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第四章之二:貧民窟女孩

作者:苦楝樹│2023-11-07 17:56:12│巴幣:8│人氣:97
目錄



  狹小,昏暗,充滿惡臭的房間,這是奧菲希亞在爸爸死後,和母親一起生活的地方,母親整天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重複著「我丈夫是無辜的。」這句話,奧菲希亞每天的工作,就是到街上乞討,換取一天的食物,還得將食物硬塞到什麼都不肯吃的母親嘴裡。

  偶爾有人會基於好心,偷偷送食物過來,但殺害皇帝的罪臣這個汙名,讓人不敢靠近她們。

  有時候,奧菲希亞走在街上,會被人丟石頭或泥巴,有時候,也會有人單純看不爽奧菲希亞,就將奧菲希亞毆打一頓,甚至有些人,會把奧菲希亞拖到巷子裡欺負。

  這一切都是妳們活該。

  這是奧菲希亞聽都聽膩的話。

  某一天,奧菲希亞待在家中,用有顏色的石頭在地板上畫畫,她並沒有想要畫什麼,只是如果什麼是都不做,她就會感覺到飢餓,今天出去乞討的時候,被人踢斷一條腿,奧菲希亞知道不能再出去了,至少在他們忘記奧菲希亞的存在之前不行。

  「我丈夫是無辜的。」

  母親只會說這句話,奧菲希亞感到厭煩了,大家都說是爸爸殺掉皇帝的,就算不是,也沒人願意幫她們說話。

  忽然間,奧菲希亞聽到門外有人的聲音。

  奧菲希亞害怕的看著門,用家裡唯一的家具,奧菲希亞上廁所的木桶,堵住門口,然後將母親從床上拉下來,躲在床底下,閉氣凝神。

  她們是不會有訪客的,會來找她們的人絕對都不懷好意,奧菲希亞當初不懂事,開門讓幾個流浪漢進屋,母親被他們折磨到聲音都沙啞了。

  叩叩叩──

  敲門聲傳來,奧菲希亞害怕的閉上眼睛,希望對方以為屋子裡沒人,就這樣離開。

  「特蕾希娜,妳在家嗎?」門外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呼喚母親的名字,母親產生反應,眼睛轉動了一下,奧菲希亞立刻摀住母親的耳朵,別讓她對門外的人有反應。

  女人並不會比較同情她們母女。

  「如果妳不在,我之後跟妳道歉。」門外的女人說完後,一腳踹開破爛不堪的木門,奧菲希亞看到破門而入的人,害怕的無法呼吸。

  那是殺死爸爸的騎士。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奧菲希亞縮在床底下發抖,爸爸死前的模樣清晰的出現在腦海中,這個騎士肯定是來斬草除根的,她連母親和自己都要殺掉。

  「找到妳了喔。」騎士彎下腰,對床底下的奧菲希亞開玩笑的說。

  「啊!」奧菲希亞嚇了一跳,頭撞在床板上,本來就被白蟻腐蝕的床板直接被奧菲希亞撞出一個洞。

  「沒事吧?」那名騎士,歐特琳德將床板移開,檢查奧菲希亞的頭,「有受傷嗎?」

  許久沒有聽到的溫柔的聲音,許久沒有體會到的關心,讓奧菲希亞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

  「果然受傷了吧?等一下我找醫生幫妳看看。」歐特琳德擔心的說。

  「歐特琳德?」母親從床底下爬出來,她趴在地上,看著自己的朋友,空洞的眼睛恢復光澤,她激動地抓著奧菲希亞的褲腳,「我丈夫是無辜的!他什麼都沒做,他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

  「拜託……」母親抱著歐特琳德的腳,像是看到救命到草般的說,「拜託妳,我只能請妳幫忙了,還他清白,拜託妳……」

  奧菲希亞面無表情地看著母親,她不像母親還活在過去的幻想中,她早就對父親的冤死不抱任何希望了。

  「我知道。」歐特琳德不知道是在安慰,還是真心如此覺得的說,她難過的蹲下身,將奧菲希亞跟母親抱在懷裡,「對不起,我來晚了,以後妳們的生活由我負責,跟我一起到騎士團吧。」

  「歐特琳德……」母親恢復神智的回抱歐特琳德的身體。



  「這樣好嗎?」、「那可是罪臣的妻女。」、「要是有個萬一,連大人都會被懷疑是主謀的。」、「給她們一點錢,讓她們不要餓死不就好了嗎?」

  歐特琳德的屬下們,無不發出擔憂的聲音。

  「菲力士.克勞迪雖然罪該萬死,但他的妻女是無辜的,更別提特蕾希娜跟我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照顧她們母女是我的義務,誰有意見,就離開我的麾下吧。」歐特琳德義正詞嚴的堵住了屬下們的嘴巴。

  一開始的時後,只是以歐特琳德的家眷身分住在莊園中。

  衣食無憂的日子,讓母親恢復精神,但她還是會時不時的拜託歐特琳德幫爸爸平反的事情,即便奧菲希亞都看的出來歐特琳德只是在敷衍母親,她依然滿懷希望,不厭倦的一再拜託。

  「奧菲希亞之後要做什麼呢?」歐特琳德好奇的問,但當時奧菲希亞沒有想法,幾個月前,她還是個不讓自己餓死就要拼命的流浪兒,根本沒有想過未來的事情。

  直到某天,一個和自己一樣紅色頭髮的男孩,將奧菲希亞痛打一頓之後。

  奧菲希亞頂著滿身的傷,回到母親身邊,這對奧菲希亞來說根本不算什麼,那個叫阿格尼,被儒略家派到這裡來學習的小鬼,跟貧民窟那些連小孩子都下得了手的人渣相比,阿格尼粗魯的像個紳士。

  「奧菲希亞,妳怎麼了嗎?」但回到熟悉的環境,心智恢復正常母親卻不能容忍這件事,她二話不說,把奧菲希亞被打的事情報告給歐特琳德。

  「被欺負了嗎?」歐特琳德關心的幫奧菲希亞擦藥,並檢查了一下奧菲希亞被打斷的牙齒,「還好是乳牙,之後還會長新的。」

  「告訴我那個人是誰,我來處理。」歐特琳德生氣的問。

  「我沒有被欺負。」奧菲希亞倔強的說,「只是打不贏而已,如果我有能力反擊,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

  「喔──」歐特琳德充滿興趣的看著奧菲希亞,「妳的意思是,妳渴望能和欺負妳的人鬥毆的力量嗎?」

  「妳有嗎?」奧菲希亞的眼睛充滿鬥志的看著歐特琳德。

  「當然有,但妳有本事學嗎?」歐特琳德挑釁的問,「當我的弟子可是很辛苦的,就連大人也沒幾個人撐得下去,我可以跟妳保證,我訓練妳的時候,會讓妳覺得貧民窟的生活還算過得去喔。」

  「歐特琳德……」母親擔心的想要阻止,但奧菲希亞搶先回答了。

  「沒有任何問題。」

  「特蕾希娜,妳的女兒可比妳有骨氣多了。」歐特琳德滿意的拍著奧菲希亞的肩膀,然後拔出佩劍,「奧菲希亞,單膝跪在地上。」

  奧菲希亞照做,歐特琳德將劍放在奧菲希亞的肩膀上,「我歐特琳德.尤尼柯恩,將奧菲希亞.雅努斯.克勞狄收為劍術弟子,傾囊相授,將我一身的技藝毫無保留的,傳授給奧菲希亞。」

  奧菲希亞低著頭,默默聽著歐特琳德的話。

  「可以起來了。」

  「是。」奧菲希亞開心的看著歐特琳德。

  歐特琳德卻板著臉,表情像是鬼般的對奧菲希亞說,「去換衣服,到練習場集合,接下來妳就算把嗓子哭啞也不會有人救妳了。」



  練習場內,木劍交錯的聲音不斷傳來,一同來練習的騎士們,紛紛用責難的目光看著歐特琳德,他們內心不約而同的想著:「太殘忍了。」

  歐特琳德練習的對象,是一個十歲的小女孩,而且因為營養不良,比一般的女孩還要瘦弱,歐特琳德卻拿著木劍不斷敲打對方的身體,只要小女孩沒有防禦好,便毫不猶豫的攻擊她的破綻。

  「課題一:戰鬥的時候不要留情,每一招都要抱著殺掉敵人的決心!」

  歐特琳德俐落的攻擊,讓奧菲希亞手中的劍都握不太穩。

  忽然間,歐特琳德的身上出現了破綻,奧菲希亞盯著破綻,猶豫不決,她不敢相信,居然能在歐特琳德攻擊的間隙,看到反擊的機會。

  要出手嗎?還是不能出手?是破綻?還是陷阱?

  奧菲希亞猶豫的瞬間,破綻消失,奧菲希亞懊悔的想要彌補,對著早已不存在的破綻揮砍。

  理所當然,被歐特琳德擋了下來,「課題二:不要帶著迷網戰鬥,與其擔心做了之後的後果,不如先做再說!」

  奧菲希亞煩躁的聽著歐特琳德的話,她又一次看見破綻,這是她沒有遲疑,對著破綻進行攻擊。

  然而,歐特琳德的身體輕易的閃過了奧菲希亞的劍,接著對著奧菲希亞為了攻擊而露出破綻,斬落!

  「啊──」奧菲希亞脅下中了一劍,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

  「課題三:攻擊之後要保持攻擊時的專注,確保敵人無法趁機反擊。」歐特琳德將一瓶藥水丟到奧菲希亞面前,「喝完之後立刻繼續,不是說沒有問題的嗎?」

  奧菲希亞忍著身上的疼痛,撿起藥水,刺鼻的味道讓奧菲希亞皺起眉頭,但一旁歐特琳德正用嚴厲的眼神瞪著自己,奧菲希亞只好咬著牙,將藥水喝下。

  苦味重到差點吐出來,但喝下之後,身體的疼痛就消失不見了。

  「很好。」見奧菲希亞已經喝下藥,歐特琳德再度舉起木劍,「繼續擋住我的攻擊,我出手會比剛才更重,準備接招吧,奧菲希亞!」

  「來啊!」奧菲希亞充滿幹勁的回應。

  幾分鐘後,奧菲希亞再度倒在地上。

  這樣的練習模式成為兩人的日常,奧菲希亞幾乎每天都被打得遍體麟傷,歐特琳德是認真的,當她的弟子,奧菲希亞傷得比在貧民窟的時候還重,但奧菲希亞的臉上卻帶著笑容,相比沒有明天的貧民窟,奧菲希亞知道跟歐特琳德的練習是有意義的,她感覺得到自己每天都在進步。

  一天,兩人練習完後,精疲力竭的躺在練習場的地上休息。

  「哈──哈──哈──」奧菲希亞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但臉上卻掛著笑容,就在剛才,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成功打到歐特琳德的身體。

  「還不錯。」歐特琳德躺在奧菲希亞身旁,摸著剛才被打中的部位,雖然只是稍微的擦到,但奧菲希亞居然能突破自己的防禦,在騎士團內沒幾個人能做到,她咬著嘴唇,眼神飄移的看著身旁的奧菲希亞,「可以打個……八十分。」

  「八十分!」奧菲希亞興奮地坐起身子。

  「看妳的表情就知道不滿意,太高了對吧,改成六十五好了。」

  「不要這樣嘛,師傅。」奧菲希亞將臉埋在歐特琳德身上撒嬌,滿身的汗味讓奧菲希亞皺起眉頭,「要不要去洗個澡啊,師傅。」

  「嫌我臭?妳自己還不是一樣!」歐特琳德聞著奧菲希亞的衣服,然後作嘔的吐出舌頭。

  「一起洗吧,師傅。」奧菲希亞面帶笑容的說。

  「唉……」盛情難卻,看著奧菲希亞的笑臉,事情就會變得很難拒絕。

  兩人一同前往莊園的澡堂,泡在浴池中,奧菲希亞還開心地哼起歌,歐特琳德看著奧菲希亞開心的模樣,內心也感到寬慰。

  「為什麼妳老是笑著臉啊,有好事發生嗎?」歐特琳德好奇的問。

  歐特琳德的問題,讓奧菲希亞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但她很快就調整好心情,再度露出微笑,「我爸爸……曾經說過我的笑容能帶給別人祝福。」

  歐特琳德感覺到一股寒意,她因為心虛,將視線從奧菲希亞身上移開。

  奧菲希亞沒注意到歐特琳德的舉動,她一邊回想著記憶中的爸爸,一邊對歐特琳德說:「爸爸已經不在了,但我想至少,能像爸爸說的那樣,用笑容把祝福傳播出去,那怕只有一個也好,我希望有人能因為我得到幸福。」

  浴池中的熱水絲毫無法驅散歐特琳德心中發寒的罪惡感,她從浴池中起身,想要逃離奧菲希亞。

  「師傅?」不知情的奧菲希亞,困惑的看著歐特琳德。

  「那很好啊。」歐特琳德言不由衷的說,「妳就照妳父親說的那樣過活吧,那也算是他活在世上的證明。」

  歐特琳德走之前,回頭看了一眼奧菲希亞,她為自己的舉動感到後悔。

  奧菲希亞用她那張溫暖的笑容看著歐特琳德,「我也希望師傅能得到幸福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252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小說|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

留言共 4 篇留言

Reineke
為了自己的戀人稱帝弒君連帶害得自己的朋友家破人亡,我說妳是自作自受

11-07 19:39

苦楝樹
確實是自作自受11-08 21:45
Reineke
其實我先前想到兩個虛構人物,不過那兩個人都比這女的好,至少他們在罪行將要被揭發時不會想要殺人滅口

11-08 21:48

苦楝樹
先打個預防針,這部作品很多人的行為跟想法未必都是一致的11-08 21:50
Reineke
我為什麼第一個想到的人會是多瑪?希望他不會因為嫉妒犯下大錯吧,別重蹈該隱的覆轍……

11-08 21:52

苦楝樹
多瑪啊,他的故事排在很後面呢……11-08 21:53
Reineke
這樣啊

11-08 21: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huLongQinHu大家
小屋更新福利插圖(??) 懂得都懂歡迎來看看VwV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