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插曲之一:聖杯騎士團

作者:苦楝樹│2023-11-03 18:10:19│巴幣:6│人氣:87



  在大陸最強大且唯一的帝國,神聖奧古斯塔帝國南方,是領土內諸多山脈、沼澤和森林,居住著全大陸最多非人種族的亞歷斯諸部落聯合王國,在這兩國邊境線上,有一棟軍事化的莊園。

  莊園約駐軍一千人,每一個都是配備重裝備的騎士,莊園最高處升起一面有十二顆白星以圓形圍繞著金色高腳杯的旗幟,那是聖杯騎士團的軍旗。

  聖杯騎士團,隸屬於掌管全大陸教會,負責所有獨立國家加冕儀式的教廷國,但同時在人選和資金方面由帝國挹注,因此同時對兩個國家負責,教廷方面,負責調查與回收裝有神體的聖遺物,帝國方面,則以調查聖遺物為由,協助帝國對國外進行武力投射。

  歐特琳德,正是其中的副團長,第二騎士,當團長不在莊園的時候,全權處理騎士團的相關事務。

  她在自己的房間內,脫下軍裝,換上居家的長裙,紫色的長髮批在身後,坐在常以上,梳著頭髮,聽著從魔法森林被趕回來的黑白騎士,關於追殺約翰的報告。

  「兩個廢物!」歐特琳德氣憤地將梳子丟在黑騎士的頭上,黑騎士低著頭,動都不敢動一下。

  「請大人恕罪。」白騎士連忙緩頰的說,「這攸關到我們與五角院的關係,如果大人准許,我倪傑和布蘭格,一定會拚上性命,殺到五角院內,把大人的心腹大患趕盡殺絕。」

  歐特琳德瞪著白騎士,對方提出一個她根本不可能同意的請求,而且對方也很清楚,以歐特琳德的立場,不可能公開和五角院起衝突。

  「對了,大人,我們在追殺約翰.蘇摩的時候,不巧被大人的弟子撞見了。」白騎士補充說,「她在保護約翰.蘇摩。」

  聽到這件事,歐特琳德錯愕的看著白騎士,「她知道約翰的身分嗎?」

  「應該不曉得,如果知情,怎麼可能保護他。」

  黑騎士信誓旦旦的說,但歐特琳德卻不怎麼肯定,從小帶她長大的歐特琳德很清楚奧菲希亞的個性,即便厭惡或仇視對方某個人,但那個人的生命面臨危機時,奧菲希亞絕對會伸出援手。

  畢竟當年,她就是因此被歐特琳德救了一命。

  「你們可以解散了。」歐特琳德煩躁的擺手。

  黑白騎士行禮後,離開歐特琳德的房間。

  遣走黑白騎士後,歐特琳德撿起地上的梳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的梳頭,知道那年暗殺真相的,除了只剩策畫的自己,協助的黑白騎士,就只剩執行者約翰而已了,將約翰滅口,再將剩下兩個人處理掉,那件事就能永遠成為祕密。

  應該是如此才對,歐特琳德的手不安的發抖,如果……如果奧菲希亞知道那件事,那她就必須將奧菲希亞列入滅口名單中了。

  拜託讓她維持一無所知的模樣吧,歐特琳德的內心祈禱著。

  碰碰碰──

  突然出現的聲響讓緊繃狀態的歐特琳德嚇了一跳,她看著沒有其他人的房間,愣了幾秒後才意識到有人敲門。

  「誰?」

  「報告,團長剛才回到莊園了,他現在正在房間內休息。」一名騎士在門外對歐特琳德說。

  「怎麼不先跟我說一聲?」歐特琳德埋怨的問。

  「團長擔心副團長代理騎士團的事務太過勞累,吩咐其他成員不可以打擾到副團長。」

  「真是……」歐特琳德披上大衣,整理了一下頭髮後走出房門,「虧他說得出怕我太累這種話,我看那傢伙大概又在房間裡加班了吧,我去陪他一下,別傳出去。」

  「是,明白了。」



  莊園內最高級的房間中,一名黑髮,五官立體,鼻樑挺拔,眼神銳利如鷹的男子,剛拖下盔甲和軍服,穿著單薄的襯衫,坐在房間的沙發上,手中端著蒸餾酒,原本應該是要放鬆一下的,但他進來房間幾十分鐘,杯中的酒精都快蒸發掉了,他還是一口都沒喝。

  他的眼睛直盯著隨從上交過來的名單,仔細的看完之後,拿起筆,將名單上的幾個名字劃掉,又重新寫上別的名字,然後將公文交給身後的隨從,「內閣新進成員,改成新的名單送到元老院代理執政的手上,要他們馬上執行。」

  「是。」隨從沒有多問,點頭回答。

  「還有,德米弗家族跟赫馬斯家族的土地糾紛訴訟,我來的路上整理好了判決書,交到雙方手上,把他們對結果的態度回報給我,如果雙方沒有異議,就以和解的名義通知仲裁官結案。」

  「是。」隨從點頭回答。

  男子再度拿起酒杯,正想品嘗一口,又突然想到有事,「元老院之前說要修改民法典,在他們開議之前,把法案的提案書送一份過來。」

  「我想想看,還有……」

  「沒有了。」歐特琳德出現在男子身後,雙手叉腰,面帶不悅的瞪著男子,「回來之後就別管那邊的事情了,你想把他們養成廢人嗎?」

  面對歐特琳德的怒顏,男子苦笑的對隨從擺手,「你可以離開了。」

  「是。」

  隨從走後,歐特琳德立刻脫下大衣,躺在男子的大腿上,臉上不再有第二騎士的威嚴,像是溫順的貓,任由男子撫摸自己的頭髮。

  「這次回來會待多久?」歐特琳德問。

  男子停下手,沉默了一會後,「盡量多待久一點。」

  「上次的盡量你只維持了兩天。」歐特琳德嬌嗔的嘟起嘴,用手指戳著男子的臉頰,「日理萬機到連騎士團的工作都丟給別人,真是偉大呢,團長尤利西斯.卡西烏斯大人。」

  「我這是信任妳啊。」尤利西斯牽起歐特琳德的手,撥開歐特琳德臉上的頭髮,在嘴唇上吻了一下,看著歐特琳德發紅的臉頰,尤利西斯露出貪婪的笑容,「回家真好。」

  「你這是違反戒律的行為。」騎士團的成員都有獨身的戒律,最起碼在檯面上,必須維持獨身。

  歐特琳德本想板著臉警告尤利西斯,但嘴角卻不自覺地揚起。

  「所以我沒有結婚。」尤利西斯嘴巴上這麼說,但卻牽起歐特琳德的左手,撫摸著她空無一物的無名指。

  「既然這麼在意帝國的事情,現在上位應該也可以吧?你可是先皇的哥哥,接他空下的皇位名正言順。」歐特琳德不甘心的問,「而且要不是當年為了照顧在戰鬥中受傷的我,拖延回去帝都的時間,受到加冕應該是你,現在也只是回到正軌而已。」

  「我在意帝國,那是因為帝國是我弟弟的國土,現在已經是他的遺產了,只要元老院選出下一任皇帝,我就撒手不管了。」尤利西斯與歐特琳德十指相扣,歐特琳德將臉靠在尤利西斯身上,聞著他的味道。

  「我並不後悔,不管是因為妳,把皇位讓給我弟弟,還是為了避免有心人士利用我,對我弟弟舉起反旗,放棄世俗權力加入騎士團,我都不後悔。」尤利西斯摸著歐特琳德的臉,「妳呢?」

  「我也不後悔。」歐特琳德回答,「雖然你弟弟不會打仗,腦袋又不聰明,元老院選他根本只是因為好控制,但只要在你身邊,做什麼都不會後悔。」

  感覺到歐特琳德對自己的愛,尤利西斯幸福的將臉靠在歐特琳德的身上,手在歐特琳德身上尋找獵物的游離著,並在歐特林的耳邊小聲的耳語:「今晚留在這裡吧。」

  歐特琳德促狹的看著尤利西斯,「你不怕有孩子,事情變得無法收拾嗎?」

  「我會很小心,不讓人發現他們的。」尤利西斯慢慢的解開歐特琳德身上的扣子,歐特琳德閉上眼睛,期待著接下來的事情。

  「報告!」一名傳令在門口大喊。

  歐特琳德嚇了一跳,立刻從尤利西斯身上起來,整理好衣服。

  好事被破壞的尤利西斯,無奈地嘆氣,「進來吧。」

  傳令進房後,發現滿臉通紅的歐特琳德,對此似乎見怪不怪,他拿出兩封信給尤利西斯,「有兩封急件必須交給團長。」

  尤利西斯接過信封,一封是來自儒略家族的信,另一封則是他留在帝都的探子,向尤利西斯報告他之前下達的任務。

  「我收到了,你可以走了。」看到信的尤利西斯,臉色嚴肅了起來。

  「是。」傳令回答後馬上離開。

  「什麼信這麼重要啊?」歐特琳德惱怒的看著兩封壞她好事的信。

  「儒略啊。」尤利西斯想起那家暴燥專橫的家族,煩惱的皺起眉頭,他打開信封,看了一眼信寫的內容,露出苦笑,「也不是什麼值得馬上處理的事。」

  尤利西斯的話,讓歐特琳德更加好奇,「什麼事?」

  「妳還記得阿格尼嗎?我們讓他去五角院進修的見習騎士。」

  「記得啊,很典型的儒略家,而且整天欺負奧菲希亞,但又打不過她的孩子對吧。」歐特琳德記憶猶新的回答,畢竟是欺負奧菲希亞,但背景和實力又很難動得了的孩子,她很難忘記。

  「他在五角院跟人決鬥落敗,左手被截肢,身體似乎也有後遺症,變得體弱多病了。」尤利西斯語帶同情的說,「儒略家的家主,寫信通知我,他已經將阿格尼趕出儒略家,至於見習騎士的身分和五角院的學籍要不要保留,由我們騎士團決定。」

  「不過是不能打仗了就將人拋棄掉,他對自己的姪子還真殘忍呢。」歐特琳德幸災樂禍的說。

  「對我們來說,不能打仗的人也沒有用處,見習騎士的身分就先剝奪,至於五角院,讓他繼續待在那,學到能靠魔法謀生為止吧。」

  「對他真好。」歐特琳德不滿的說。

  「好歹也是跟著我們一起出生入死的人,可惜啦,年輕有為的孩子。」尤利西斯的目光停留在信的最後,「打敗他的似乎是一個叫做約翰.馬斯米亞的平民,妳認識嗎?」

  聽到約翰的名字,歐特琳德的心臟漏跳了一拍,但她很快恢復鎮定,裝做沒事的說,「沒聽過。」

  「真可惜,是個人才,要是能拉攏過來就好了。」尤利西斯遺憾的說。

  「對了!」隨後,他靈光一閃,「奧菲希亞也在那裡,請她將我們騎士團的邀請函交給那個同學好了。」

  尤利西斯興奮地起身想要拿筆,但歐特琳德卻擋在她面前,環抱著尤利西斯,胸口貼緊對方,「這種事情就先別管了吧,你才剛回來,好好休息,邀請那個人的事,我之後處理。」

  看著歐特琳德生氣的表情,尤利西斯順從的坐回沙發,「也好。」

  「另外一封是什麼事情?」歐特琳德在意的問。

  尤利西斯將信封打開,神情嚴肅地看完信的內容,然後將信收好,「我請人調查七年前那起暗殺事件,第一份調查報告出來了。」

  歐特琳德臉色發白,她假裝不在意的問,「不是結案了嗎?」

  「確實是結案了,帝國方面也沒有提出抗議。」尤利西斯面容疲倦的靠著沙發,「我只是有些疑惑的地方,想看看能不能找出點新線索。」

  「你對我處死克勞狄的決定不滿嗎?」歐特琳德惱怒的問。

  「既然那是陛下死前的命令,那就沒有什麼好不滿的。」尤利西斯伸手想摸歐特琳德,但卻被歐特琳德拍掉。

  「那你還查什麼?」感覺到不信任的歐特琳德,情緒激動的質問。

  「我只是很在意,這一生的財富都是靠拍皇帝馬屁的克勞狄,為什麼會在功成名就的那天,決定要毒殺皇帝,他的行為不合邏輯,我想找到他的動機,如此而已。
  看著歐特琳德生氣的模樣,尤利西斯抱著最後的期待問,「還要繼續剛才被打斷的事情嗎?」

  「我沒有心情了。」歐特琳德穿上大衣,走出房間,「晚安。」

  看著歐特琳德離去,尤利西斯面帶苦笑的喝了一口桌上的酒,然後將隨從叫來,「把我還沒處理好的公文全都搬到房間裡來,我今晚很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229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奇幻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Reineke
這個女的,我希望她被吊死,不然被長劍捅死也可以

11-03 19:15

苦楝樹
只能說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命運和應付出的代價,除了這部作品裡面某個基本上是來救贖他人的存在11-03 20: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LOL~~
望德勒斯圖書館更新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