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第三章之四:可愛的男孩子

作者:苦楝樹│2023-10-31 18:38:56│巴幣:6│人氣:106
目錄



  入夜後,約翰靠著窗邊,欣賞著天空的明月,抽著阿鼻葉,這本來作為酷刑之用的毒草,在吸入之後會從皮膚開始發疼,一直疼到骨頭之內,約翰就這樣一邊忍受著疼痛,一邊反省自己今天的所作所為。

  把奧菲希亞送回家中,幫她換掉沾上血的衣服後,約翰便離開了,回到占卜店,約翰才冷靜下來,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他大口的吸菸,疼痛感讓他抓著頭髮,靠著牆壁扭曲的掙扎。

  明明自己都已經不打算再殺人了。

  阿格尼那傢伙雖然令人厭惡,可是罪不該死,說話雖然難聽,但多數是事實,至少對不知內情的人來說是事實,但當約翰看到奧菲希亞毆打的瞬間,他就失去理智了。

  「罪臣之女啊。」約翰口中呢喃著阿格尼稱呼奧菲希亞的話,他在帝國流亡的時候,偶爾也會聽到有人這麼稱呼她,原本以為來到五角院就能算了,但事情顯然沒有約翰想的這麼簡單。

  約翰自責的又抽了口菸,這是奧菲希亞不應該承擔的罵名,是約翰造成的罵名,或許,約翰找到自己在死前,能夠拚上性命去做的事情了,他要幫奧菲希亞的父親洗刷汙名。

  但這麼做,就必須把當年的真相公諸於眾,還必須取信於人,當初雇用約翰的那位大人肯定是不會允許約翰這麼做的,她勢必成為阻礙,以她在帝國和騎士團的威望,約翰一個通緝犯不是她的對手,約翰需要拉攏足夠強大的盟友,還需要有說服那個盟友的證據。

  證據……或許有,至少有證明當年那瓶酒沒有被下毒的證據,但要交給誰,有能力對抗那位大人,又願意相信約翰的人。

  傷腦筋,約翰想不到辦法,他不由自主的吸著阿鼻,思緒全在如何突破目前的困局,甚至忘記阿鼻帶來的疼痛。

  要不乾脆回十人會請他們幫忙算了……

  約翰的腦袋靈光一閃,但很快否定掉自己荒唐的想法。

  十人會從不管自己工作會不會殃及無辜,也不會冒險做出這種事,更重要的事,叛逃的約翰一但落入他們的手中,就只有祈禱自己早點斷氣的份了。

  無能為力的煩躁感讓約翰熄了菸斗,心想也許當時沒遇到奧菲希亞,反而是最好的結果,他不會因為罪惡感叛逃,繼續在十人會的組織下工作,當個毫無自我,溫順的殺人工具。

  沒有人會怪罪的工具。



  一天中午,約翰在學校的餐廳吃著午飯,多瑪走到約翰的桌子前,「可以一起用餐嗎?」
  約翰擺手,多瑪坐下,吃了幾口後,佩服的看著約翰,「真有你的呢,居然打敗了阿格尼。」

  約翰沒有回答,引人注目或對阿格尼造成無法恢復的傷害都不是約翰在理智狀態下會做出來的決定。

  「那傢伙也算是受到報應了吧,左手被砍掉,身體據說還殘留著當時的後遺症,擅長的雙劍無法使用,魔力也大受影響,我看不管是騎士團還是儒略家,他以後都待不下去了。」

  「真慘。」約翰敷衍的回答,約翰對阿格尼還是有一絲同情的,但想到奧菲希亞被他對待的遭遇,他那一絲同情又蕩然無存了。

  「你有興趣收小弟嗎?」多瑪期待的看著約翰。

  「沒有興趣。」約翰冷淡地說。

  多瑪理解的點頭,然後又問:「那有興趣交朋友嗎?」

  「也沒有。」

  「那……」多瑪的臉上出現一絲紅暈,他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注意自己,才向臉伸向約翰,小聲地說:「男朋友呢?」

  約翰無言地看著多瑪,他居然兩眼放光的看著自己,約翰一把將多瑪的臉推離自己,堅定的回答:「沒有任何興趣。」

  「唉,你以前就是獨行俠嗎?」多瑪失望的坐回位置上,「沒有朋友或戀人,都是自己一個人行動?」

  那當然不是,約翰心中否定了多瑪的提問,他以前身邊的人可多了,除了教自己技巧的養父母,還有一起長大,一起接受訓練的兄弟姊妹,還有傳授經驗的前輩們,更重要的是每次執行任務,從事前的布局,事中的執行到事後的收尾,都有組織的助手相助。

  以前的約翰身邊除了正常人,什麼人都有。

  見約翰沉默不語,多瑪以為約翰生氣了,「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刺激你的,我只是想多認識你這樣,有正義感又強大的人而已。」

  多瑪的話差點讓約翰把午餐噴出來,「正義感?」

  「正義感。」多瑪肯定的回答,「不然誰會冒著被砍死的風險,和阿格尼這頭瘋狗作對呢。」

  「有沒有可能我喜歡被他欺負的人,看不過去才這麼做的。」

  「確實是有這個可能。」被約翰一提,多瑪才恍然大悟的點頭,「但就算別有私心,也是一種正義感,愛慕對方是一回事,願意為她賭上性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可惜那個對象不是我呢。」

  「你為什麼會想認識我?」看多瑪充滿意圖的接近自己,約翰忍不住問。

  「因為約翰給人很有安全感。」多瑪臉上依然掛著紅暈,嬌羞地看著約翰,然後低下頭,有些哀怨的說:「我從小就在圈外鎮長大,體弱多病的我老是被街上的流氓欺負,但我沒有朋友,也沒有力量保護自己,我很希望能成為約翰這樣的人,或至少成為約翰身邊的人。」

  「所以你是希望我在學校的時候保護你?」就這麼簡單的問題,約翰不懂為什麼會被多瑪帶到要不要跟他交往。

  「也許能這麼說吧……」多瑪語氣曖昧的說,「但我不想給約翰我在利用你的感覺,所以想說……當朋友或戀人,陪伴在約翰身邊。」

  「當朋友的話,可以。」約翰的腦袋中,浮現一個想法。

  「真的嗎?」多瑪興奮的抬起頭。

  「既然是朋友,你的麻煩就是我的麻煩,不用跟我客氣。」約翰肯定的點頭,多瑪開心的手指不斷敲著桌面。

  「不過,我的麻煩,我希望你也能當成你的麻煩。」約翰話鋒一轉,眼神銳利的跟多瑪說。

  「喔,那當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幫。」多瑪肯定的回答。

  「你在圈外鎮長大,應該對圈外的事情很熟吧?」約翰問。

  「說不上有多熟悉,不過我知道大部分圈外鎮居民的祕密,就算我不知道細節,也知道去哪裡打聽。」

  約翰拿出奧菲希亞的住址,「幫我打聽一下這所大宅的事情,我知道這間房子有問題,但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別打草驚蛇,不要讓屋主和房客知道我們在打聽房子的事。」

  「這個簡單。」多瑪接過紙條,對約翰眨眼,「我很快告訴你答案,你絕對不會失望的。」

  「多謝了。」約翰並沒有抱太大的期待,連卡珊卓這種優秀的魔法師都打聽不到的情報,很難想像多瑪能聽到更多的內容,不過姑且一試。



  幾天後,約翰同樣在餐廳中,遇到了消失一陣子的多瑪。

  「唉……」多瑪一見到約翰,便唉聲嘆氣。

  約翰看著幾日沒見的朋友,他那張連男人都會覺得可愛的面龐憔悴許多,白皙的肌膚上,可以看到許多紅腫的傷口,看來是為了調查奧菲希亞的租屋,奔走不少地方,他的衣服幾乎沒有換過,身上還混雜著許多人的汗味跟香水味,坐在約翰前,靠在椅背的時候,背上的傷口痛得讓他弓起身體。

  「你辛苦了。」約翰自責地看著多瑪,沒想到他居然為了自己,費了這麼多勁,反觀約翰打從一開始就對他沒有信心。

  「確實很難查呢,不過還是查到不少東西。」多瑪聽到約翰的鼓勵,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將一疊資料交給約翰,「不過查完之後,感覺真是可怕,學校附近居然這麼可怕的建築物,還存在好幾年。」

  約翰好奇的打開資料,上面寫著過去五年內,奧菲希亞那間房子的房客名單以及個人資料,琳琅滿目幾十個人,全都是因為死亡而停租。

  莉達.明瑪格達:頭部重創死亡。
  萊娜.維爾:過勞死亡。
  維娜.安德森:交通意外。
  霍蒂.科迪莉亞:內臟衰竭。
  利奧塔.賴特露辛達:心臟衰竭。
  莎莉.康奈爾:自殺。
  麗茲.托馬斯:墜河溺死。
  昂妮.羅得:失血過多。
  貝爾塔.史蒂文:破傷風感染。
  瑪蒂爾達.布羅德里:疑似被殺。

  約翰隨口看了最近十個人的死因,可謂玲瑯滿目,說那間房子被詛咒了也不奇怪,另外一個共同點,所有的受害人都是女性,而且從資料上來看,都是十六到二十歲左右的女性。

  「那間房子存在圈外鎮很多年了。」多瑪一邊吃東西補充體力,一邊幫看著資料的約翰解說:「至少一百年以上,但沒人知道屋主是誰,仲介那邊也只有在房客死亡的時候負責收屍和尋找下一個房客的任務,租屋規定非常奇怪,而且聽說房客都是沒有遵守規定的時候死的。」

  約翰看了一眼資料中的租屋規定,那幾條具有明顯指向性的規定,讓約翰對房子的祕密大致有了眉目。

  「不過我也在驗屍官那邊打聽過,看來是沒有收賄偽造死因,上面的死因都是真的,不過驗屍報告裡面也提過,房客死前看來都承受極大的壓力,體力和精神都比普通人更弱,造成她們死亡的原因多半是精神不濟或體力不支的時候遭遇到意外身亡的。」

  多瑪擦了擦嘴巴,看著手帕上的紅色,他緊張拿出鏡子,檢查自己身上是否有沒擦乾淨的痕跡,「另外,在房客懸空的期間,圈外鎮偶爾會有與房客年紀相仿的女性在夜間被襲擊的事件,不過多數時候沒有人受傷,只是昏迷加上短暫失憶,所以沒有鬧大。」

  說到這,多瑪的臉上浮現一絲不安,「最近幾天有類似的案件出現了。」


  「真虧你能查到這麼多東西,這些靠問的應該沒辦法簡單問出來吧,你事怎麼做到的?」約翰好奇地看著多瑪,那張看似軟弱的臉龐,難以想像居然有高超的情報蒐集能力。

  多瑪尷尬的別過臉,欲言又止的偷瞄著約翰,「你真的想知道嗎?」

  約翰感覺到內情不單純,連忙搖頭,「不方便說就不用說了。」

  「其實告訴你也沒關係啦。」多瑪摸了摸受傷的背後,又一次張望四周,確定沒人在偷聽他們說話,才小心翼翼地靠著約翰的耳邊,「圈外鎮的很多大姊姊們,例如仲介和驗屍官的太太,她們的丈夫可能因為忙於工作,長時間不在家裡,所以她們很寂寞,像我這樣的男孩子只要陪她們度過一個晚上,很多東西她們都願意送給我。」

  多瑪說這話的時候,語氣毫無生命力,兩眼沒有一絲光芒,就像個空洞的人偶。

  約翰看著手中代價極大的資料,有點為剛才多餘的好奇心後悔了。

  「你不是……」約翰問到一半,多瑪便打斷約翰。

  「我是……所以陪她們的時候挺痛苦的,但能幫上約翰的忙,我很開心。」多瑪露出有如寵物般溫柔的笑容,讓約翰的良心受到重創。

  「這種事情,下次別做了。」約翰良心不安的收下資料,認真地看著多瑪,「我很感激你的幫忙,但我不想你遇到危險,也不想逼你做你不願意做的事情。」

  「約翰能理解我的感受嗎?太好了。」多瑪欣慰的看著約翰,「以前我把我的煩惱告訴別人,他們只會說我得了便宜又賣乖,如果可以,我還想跟他們交換呢。」

  約翰靠著下巴,目標是有了,問題是該怎麼釣出來。

  多瑪看著煩惱的約翰,期待的問:「你是要幫克勞狄小姐吧?接下來呢,我還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約翰看著躍躍欲試的多瑪,猶豫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看向牆上的日曆,若有所思的說,「明天晚上是赤月吧?」

  「是啊。」多瑪開心的點頭,「月神雙子中代表理性的姊姊露娜希,被代表瘋狂的妹妹阿蘭娜取代的日子,血紅色的月光照耀大地的時候,動物和魔物會陷入癲狂之中,失去理智,對一般人來說是需要避免出門,在家祭祀確保平安的日子,不過對我們魔法師來說,是魔力能大量增幅的好日子呢。」

  「有一個需要拜託你幫忙的地方,有點危險,我會確保你平安無事,願意幫忙嗎?」約翰的良心稍微受到一點點的苛責,不過沒辦法,他現在沒人可用,有個多瑪總好過沒有。

  「當然沒問題。」多瑪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感激不盡,另外還需要事前準備,這些東西你可以在明天晚上之前準備好嗎?」約翰將紙條交給多瑪。

  多瑪看著紙條,不解的皺起眉頭,「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211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退役殺手與見習騎士的同居生活|奇幻小說

留言共 5 篇留言

J.C.
殺手要兼職當獵魔士了嗎?

11-01 02:13

苦楝樹
殺手離職要找新工作啊11-01 20:57
Reineke
So… If your problems are… my problems.
Then I guess that means that… my problems, are sort of… your problems?
(發出戴夫.諾頓的聲音XDDD)

11-01 09:01

苦楝樹
約翰:潛入停屍間,我擅長製造屍體11-01 20:58
Reineke
靠…… 我還以為約翰能有個媲美某白化症非裔人士的包打聽,但是…… 這樣約翰根本不敢再拜託他了吧?(捂臉

11-01 09:08

苦楝樹
嚇死了,再也不敢讓他蒐集情報11-01 20:58
Reineke
可是扮演戴夫角色的人就是約翰啊XD
而且麥可是被政府探員堵在停屍間裡不得不殺出重圍,約翰恐怕辦不到(除非他像個「刺客」一樣「狂戰」XDDD

11-01 21:05

苦楝樹
所以他負責製造屍體(指打暈隊友和被隊友拯救)11-01 21:07
Reineke
換句話說,屍體並不是他 “ 親自、直接 ” 製造出來的?

11-01 21:09

苦楝樹
如果真有那個需要的話他是可以讓人做出假死狀態的藥的,其實不用把人打暈11-01 21: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退役殺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祝福
祝大家幸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