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柏德之門3] 《小石子》

作者:舊世界的遺物│柏德之門 3│2023-09-29 03:27:42│巴幣:2│人氣:187
  • 內含柏德之門3第三章的主線劇情內容
  • 文中描述的事件存在於遊戲中但遊戲事件未有一定發生順序且未必有觸發
  • 玩家角色使用自定義角色的預設名字─塔夫

  今天是個異常折騰的一天,作戰計畫一路從破壞鋼鐵守衛工廠,演變成人質救援,再發展成鐵手地侏和貢德信徒誰死誰生的局面。所幸雙方的衝突沒有立即引爆,這著實讓塔夫一行人鬆了口氣。
        然而「這一天」還沒有打算放過他們。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同伴手中的銀光一抹,女孩發出令人椎心的喊叫。接著,變形者顯現自己真實的姿態,留下以被他替換的那名同伴的性命為價的交易。
        塔夫抱起耶娜尚有餘溫的遺體,他不需要確認,他很了解這種傷口。耶娜死了,一個可能剛失去母親、試著依靠所學在世上爭取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堅強的孩子,就這麼死了。一隻手搭上塔夫的肩膀,潔希拉勸他去進食、休息,留守的同伴們可以處理這些。塔夫接受這位老練豎琴手的建議,替逝者闔上含冤的雙眼後,將他交給了潔希拉。
        熱騰騰的食物暖和不了內心,酒也是。勉強自己吃完餐點,塔夫找上潔希拉,詢問耶娜在哪。他指向這片廢棄區域裡的一座禮拜堂,但不准任何人進去。潔希拉堅持天色已晚,所有人都該整頓思緒、充分休息後再有任何行動,包含送耶娜最後一程。
 
        夜還很漫長,眾人懷抱各自的情緒呼喚睡意來訪。這點對於從今早就忙得焦頭爛額的人沒什麼問題,除了塔夫。他的雙眼拒絕闔上,神智拒絕平靜,身體中有一股能量在翻攪,拒絕躺在睡袋裡靜止不動。塔夫只得起身,在營地尋找能發散能量的事情。最後他走到碼頭,朝著水面漣漪扔石頭。
        「我能加入你嗎?」
        丟了幾顆小石頭後,一個低沉的聲音向他搭話,塔夫感到一絲暖流竄過心底。或許是同為自然之友的緣故,每當與哈爾辛接觸的時候,總會讓塔夫心中綻現一瞬的林地風景。塔夫將手中的石子拋給哈爾辛作為邀請,此時此刻,他真的很需要這位德魯伊的陪伴。
        哈爾辛掂了掂石子的重量,振臂投擲。石子劃出漂亮的弧線,隱沒於遠處的水面。徒手投出這樣的距離,激起塔夫作為遊俠對於投射物距離的較勁心理。他沒有如同哈爾辛那般的體魄,於是他仔細挑選了一顆扁平的石子,以貼近水面的角度低拋。扁平石子在水面上彈跳了數次才沒入水中,恰好越過了哈爾辛的紀錄。
        「技巧不錯。」哈爾辛誠摯地鼓掌,接著也揀了扁平的石子試著打水漂。生澀的動作只讓石子跳躍了一兩次。
        「記失誤一次,再來吧。」塔夫遞出兩種石子:扁平和不規則的。哈爾辛選了後者。稍稍轉動肩膀,平時沉穩的德魯伊似乎也感染了求勝心,站穩腳步後以全身將石頭投出!石頭拋射的角度更像是箭矢,這漂亮的弧線令塔夫雙眼放光。在飛行速度趨緩之際,一道黑影劫走了石頭。哈爾辛沒有漏看點綴在黑影末端上的螢光藍,他一臉好笑地看向一邊無奈搖頭,一邊咯咯笑的塔夫。
        「抱歉,我以為牠已經睡了。」塔夫讓渡鴉停在手臂上,取走牠銜來的石頭後指揮牠離開。「牠從小就喜歡在我練弓時這樣鬧我。」
        「也許是你們之間的連結,讓他感知到你想掩埋的情緒。」
        被哈爾辛點破的塔夫,任由心底的情緒爬上他的臉。
        「耶娜……我不該,我不該把他接進營地來的。」塔夫別開視線,不自覺成拳的手越握越緊。直到小石子提示了自己的存在。他攤開手掌,那顆小石子不知為何讓他想到耶娜。或許是他們同樣微小,也同樣因著自身讓塔夫注意到他們。「如果我不讓耶娜留下,他或許還能在利文頓活下去,又或許我們可以拜託古爾人收留他。一切的選擇中,我偏偏選了……」
        剩餘的話哽在塔夫的喉嚨,他咬牙強忍著淚水,頹喪地讓自己縮坐在地上。
        「不是你選擇的,是我們所有人。」哈爾辛倚著塔夫因悲憤而顫抖的身軀坐下。「我本以為我們能保護好他的安全。」
        愧疚感緘封兩人的口,只能靠陪伴給予彼此些許的慰藉。
 
  繫在碼頭的小船,在夜風中搖曳著,發出像是老舊搖椅般的聲音。規律、平緩的節奏引導年輕精靈的情緒走向寧靜,緊繃的肩膀逐漸放鬆。
  「你知道嗎?哈爾辛。當人的聚落足夠龐大的時候,就會自然產生像是幽影詛咒那樣吞吃人的東西。」塔夫抬起頭,稍稍撇向哈爾辛所在的位置。「它隨著城市的陰影擴張,成長到一定程度就會被修剪。然而誰也無法根除,它由城市蘊生,它就是城市的一部分。」
  「過度茂盛的大樹。」
  「過度茂盛的大樹。」塔夫以覆誦贊同哈爾辛的比喻。「但是吞吃耶娜的,不是大樹和它的幽影。詭詐的寄生蟲藏在它的影子中壯大自己,並蛀蝕著大樹。」
  「不論活了多久,我永遠無法習慣充斥著這個世界的殘暴。」哈爾辛的視線從塔夫身上轉向遠方。在月光映照的水面後頭多遠的地方才會有他熟悉的荒野?「允許這樣的邪惡與我們同生共息是一件令人憎惡的事。」
  「給任何人三百五十年,都一樣無法習慣。頂多心力憔悴。」說話的同時,塔夫的思緒中浮現出潔希拉的容貌。整個營地最有資格心力憔悴的人非他莫屬。「在那之前,也只有盡力而為了。」
  「不能再出現下一個耶娜了。」
  「是啊─啊啊!」
  突來的疼痛令塔夫忍不住放聲哀號,他身旁的哈爾辛也一樣吃痛地喊出聲。
  「我是怎麼跟你們說的?去‧睡‧覺!」潔希拉揪著兩名精靈的尖耳,雖壓低了聲量仍充滿威嚴。兩個成年精靈在他手裡只能像個小孩般求饒。「現在,回你的帳篷,躺下。別跟我說什麼『精靈不需要睡覺』。躺下,直到早上。明白嗎?」
  一聲「好的」和「是的,夫人」後,潔希拉放他們自由。確定他們都老實地躺平才返回自己的帳篷。
 
 
  一早,大夥們在用餐中討論該如何送耶娜最後一程。所有人都同意最好不要有任何宗教儀式以示尊重。安葬的地點原先不外乎是在柏德之門或利文頓的墓園,但哈爾辛提議讓耶娜在城鎮之外長眠,不論是柏德之門或是利文頓,對這個孩子來說都太過沉重。塔夫點頭附議,並表示自己希望透過素葬的方式,讓耶娜的生命融入土地中,而不是作為巴爾的犧牲品畫上句點。阿斯代倫打趣地說『我們現在有三名德魯伊了。』,雖然說著玩笑話,但他同意這兩個想法很不錯。
 
  事情在沒有其他意見的情況下定案。耶娜被藏在木箱裡搬運,他們設法繞過了飛龍關的檢查哨點,找了一處能眺望遠方的高地作為他旅程的最後一站。
  小小的身軀被安放在窄而深的坑洞中,身上的血汙已經清理乾淨。眾人俯視長眠的耶娜,在心中默念自己的祈福或送別的話。塔夫想起那顆小石子似乎被他隨手塞進口袋,將它翻找出來後,決定和耶娜一同埋葬。
  一鏟接一鏟,坑洞很快填成了土堆。卡菈克拆解木箱,立了幾支木條在四周。完事之後他想回來向耶娜說一聲,這樣就不用擔心之後會找不到。其他人也同意,不論是奧林,還是整起至上真神事件,結束之後就過來回報他一聲吧。




這是我自己第一輪觸發綁架事件的過程改寫而來,我經歷的綁架事件是營地觸發,被綁走的人是萊埃澤爾。
雖然系統上可以挑戰說服,但我過不了骰。當時我是真的在猶豫自己該不該相信,明明之前就已經確定萊埃澤爾會是被綁架的對象,我還是懷疑了。(聳肩
我之前有看過BG3的實況,對方是下水道觸發的,這跟我知道被綁的人是萊埃澤爾無關,而是和你需不需要親眼看到耶娜被殺有關。
那次長休結束後,我帶著隊友在街上到處亂晃。我沒有任何想法,我沒有任何打算,就只是到處走,到處點東西,我不打算把包包清理乾淨,也沒想要去添購任何資源。
失魂落魄就是這種感覺嗎?我是真的被打擊到了,很難過,所以寫下這篇。

本篇的選角,潔希拉一是因為整個營地應該就屬他最有辦法在這種時候穩住場面,二是因為他紮營的位置就在碼頭旁邊。雖然威爾看起來比較近?
至於哈爾辛,他是我在耶娜被殺和確定萊埃澤爾被綁後,對話中唯一一個有與耶娜相關的隊友,基本上坐下後的台詞就是出自遊戲內。不過大樹的比喻是另一段對話,與本次事件無關。

「素葬」,應該是沒有這個詞,我這邊是指遺體直接入土,不安置於棺材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020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柏德之門 3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impish59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前來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oopdar1345我的GP超人
每天百分之一的進步,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