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塞維拉.石內卜鳳凰會第十六章:塞維拉的祕密

作者:苦楝樹│2023-09-26 21:38:59│巴幣:1,014│人氣:148
目錄



前言:最近狀況不太好,更新可能會變得比較慢



  第十六章:塞維拉的祕密

  張秋的事件落幕了,雙方沒有記憶,塞維拉的治療也沒讓毛莉有任何後遺症,這件事情就這樣順利的結束了,哈利內心的石頭放下一塊,但另外一件煩心的事情,變成新的壓力,壓著哈利的內心。

  「根本不行!」塞維拉氣急敗壞的瞪著躺在椅子上的哈利,「你根本沒有練習!還有那個夢是什麼?你沒有阻止黑魔王和自己的連結,反而加深了,這幾個星期你到底在幹嘛?」

  哈利無辜的看著塞維拉,他這幾天的夢境被塞維拉發現了。

  他看見佛地魔想要開啟一道門,亞瑟當時就是守著那扇門才會被攻擊,他也很想知道門後到底有什麼,這樣的好奇心讓他無法抗拒佛地魔的意識,甚至開始期待起每天逐漸往門靠近的夢境。

  塞維拉生氣的走到書桌前,把今天上課的內容記錄在教學筆記中,她已經盡可能去配合哈利的程度調整教材了,但哈利根本沒有心在鎖心術的課堂上。

  沒有練習,睡覺之前也沒有淨空內心,連塞維拉提供的參考書都沒有翻過。

  「休息十分鐘,把你的心淨空,然後我們再繼續。」塞維拉生氣的闔上筆記本,就在這時,房間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石內卜教授,代理校長有急事找妳。」馬份的聲音在門外傳來。

  塞維拉困惑的看著門口,她打開門上的小窗問:「什麼事情?」

  「我們學院的蒙塔,他被發現在四樓的廁所裡面,神智不清。」馬份說的是被雙胞胎塞進消失的櫥櫃裡的人,他消失幾天了。

  「我明白了。」塞維拉關上小窗,看著椅子上的哈利,「今天先到此為止,明天繼續過來上課。」

  說完後,塞維拉就離開了辦公室,留下哈利一人。

  哈利沒有急著走,他好奇的看著塞維拉的筆記本:「集中力低落、注意力渙散、情緒化、賀爾蒙過剩、做事不顧後果……導致難以專心淨空心靈……解決方法……無。」

  「拜託。」哈利不悅的闔上筆記本,他也沒這麼差吧。

  哈利的注意力被房間內的儲思盆吸引了,他確實如塞維拉所說的,注意力渙散,特別容易被別的東西吸引注意。

  儲思盆內是十五歲的塞維拉,讓哈利感到意外的是當時的塞維拉跟現在沒有太大的不同,她一直都是這樣,成熟、知性又厭世。

  哈利的臉上洋溢著笑容,跟自己同年齡的塞維拉,這是他從來沒見過的樣子,哈利好奇地將身體往前傾,想看得更清楚點,結果一個不注意,他整個人跌落到儲思盆內。

  當哈利回過神來時,他發現自己正在餐廳內,原本的長桌換成了獨立的桌椅,一群學生專注地寫著考卷,這是在進行普等巫測吧,哈利確定了情況後,立刻循找塞維拉的身影,不用多少時間,塞維拉就在他轉身之處。

  學生時期的塞維拉身上穿著老舊、滿是補丁的長袍,頭髮上帶著一絲油膩,但臉上的倔將跟現在沒有兩樣,她的眼睛死盯著考試卷。

  考試鐘聲響起,塞維拉看著自己的考卷,露出滿意的微笑,哈利知道對方現在看不見自己,索性靠在她的面前,欣賞塞維拉的笑臉。

  真棒,哈利真希望自己能帶相機,把這一幕的塞維拉收藏起來。

  考卷收完後,塞維拉走出教室,她的一舉一動看起來都像個男孩,這讓哈利覺得有趣,哈利跟在對方的身後,和與自己同年的塞維拉並肩而行,要不是記憶,哈利都想去牽對方的手了。

  「鼻涕卜。」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吸引哈利的注意,哈利居然看到十五歲的父親,詹姆波特,還有當時才十五歲的天狼星、路平跟彼得,意料之外的重逢讓他開心到沒注意塞維拉在聽到聲音的時候,身體微微顫抖,手握緊魔杖。

  塞維拉無視對方,繼續往前走。

  「鼻涕卜,你聾了嗎?噴噴障。」詹姆身旁的天狼星手揮動魔杖,將塞維拉半倒在地,哈利難以置信地看著天狼星,天狼星像是詹姆的搭檔般與詹姆並肩,彼得則有些膽怯的躲在詹姆身後,路平與三人隔了一段微妙的距離,他看了倒在地上的塞維拉一眼,然後雙手抱胸,面無表情的移開視線。

  塞維拉沒有回答,她兩眼瞪著天狼星,舉起魔杖。

  「去去武器走。」詹姆冷靜的使用繳械咒,塞維拉的魔杖飛到遠處,「想都別想。」

  塞維拉想去撿,但隨後天狼星又用一次障礙惡咒將她絆倒。

  騷亂引來的路過的人圍觀,有些人好奇,有些人緊張,有些人則帶著看好戲的笑容,但沒有一個人出聲阻止詹姆他們。

  「考得如何啊,鼻涕卜。」詹姆問。

  「我有在觀察他,他幾乎把臉都貼到考卷上了,羊皮紙上面一定都是油,他們說不定連一個字都無法閱讀。」天狼星刻薄的話,讓圍觀的群眾發出笑聲,看起來塞維拉很不受歡迎,哈利無法理解,他責難的看著圍觀的人,然後看向詹姆和天狼星,他從小就想念的父親以及他現在最重要的親人,現在卻讓他感覺得外陌生。

  頭痛,哈利的頭不舒服的感覺到疼痛,小時後被達力和他朋友欺負的記憶浮現,使他煩躁的抓著頭髮。

  一定會有人來幫她的吧,一定會有。

  塞維拉無視周圍人的嘲笑,她顯然很習慣這種情況了,她的眼睛直盯著魔杖,和現在的她一樣堅毅,手在詹姆的惡咒下努力的掙扎,試圖往前靠近,「等我拿到魔杖--我就--」

  「就怎麼樣?」天狼星將手靠在耳朵旁,「聽不到,大聲點,鼻涕卜。」

  塞維拉怒視著天狼星,隨後罵出一長串的髒話,快速但清晰,流利的像是在課堂上不顧學生吸收速度般講課的她。

  「你嘴巴該洗一洗了,滅滅淨。」天狼星揮動魔杖,肥皂泡沫從塞維拉口中湧出,使她無法發出聲音,不斷得咳嗽。

  她的模樣讓周圍的笑聲更大,無法反抗,連用口頭掙扎都無法的塞維拉,表情逐漸從憤怒變成委屈,在一旁的路平揉了揉眼睛,嘆了口氣,拉住天狼星的魔杖,「差不多夠了吧?」

  詹姆乾脆的收起魔杖,但天狼星還意猶未盡的感覺,他看向路平,想說服自己的朋友,迎來的卻是路平冷漠的眼神,天狼星心虛的聳肩,「當然,我只是想給他點教訓而已,我不會把事情鬧太大的,級長。」

  就在兩人說話之時,塞維拉撿起魔杖,一道閃光,鮮血四濺,詹姆的臉上出現一條明顯的傷痕,詹姆摸著臉上的傷口,面露凶光,對著塞維拉也揮動魔杖。

  塞維拉想擋,但魔杖又一次被天狼星繳械,詹姆的魔法將塞維拉倒吊起來,長袍下垂,露出塞維拉的大腿和灰白色的男性內褲。

  「我還以為你只是外表看起來像男的,沒想到連『內在』都跟男的一樣啊。」天狼星諷刺的說著,笑聲再度四起,隨後他用跟塞維拉一樣的魔法,將塞維拉的長袍撕碎。

  長袍碎裂之後,塞維拉身上的衣物只剩內褲,她慌張地想要遮住自己的身體,遮擋的不是她發育不良,看起來跟男生沒有不同的胸部,而是掩蓋在布料之下,多處讓人覺得可怕的傷痕。

  鞭打、鈍器、銳器、刀傷、燒傷、燙傷、穿刺傷,雖然都已癒合,看得出來是舊傷,但數量多到身上無一不是傷痕,哈利難受的移開視線,哈利這才意識到,不論天氣如何,塞維拉總是穿著高領的衣服,長到過手的袖子以及幾乎能碰到地板的長袍,除了臉和手之外,不露出任何皮膚。

  塞維拉的傷痕絲毫沒有引起旁人的同情,嘲笑和討論聲四起,天狼星仔仔細細的看著塞維拉全身,不屑的說:「你的身體真是醜到難以直視,難怪你一直要扮成男人的樣子,你要是女的,大概沒有男人會想碰你吧。」

  「走開--走開--都給我走開--」塞維拉已經無法理會天狼星的嘲諷了,她瘋狂的咆哮,她的敵人從詹姆四人變成圍觀的所有人,她怒瞪著四周,比起被人怒罵、羞辱,她更不能接受有人看見自己的傷。

  「放開她!」另一個女孩的聲音出現,哈利看到莉莉從人群中鑽出來,用身體擋在塞維拉和其他人之間。

  「嗨,莉莉……」看到莉莉的當下,詹姆的態度卑微了很多,他故作鎮定的和莉莉寒暄:「考得如何啊?考完之後要不要和我約會。」

  莉莉沒有回答詹姆,而是冷漠的舉起魔杖對著詹姆,「放開她。」

  「莉莉的要求,那當然沒有問題,不過我要強調一下,是他先招惹我們的。」詹姆將塞維拉放下,殷勤地說:「莉莉,可不可以跟我約會?我保證只要跟我約會,我就再也不會碰鼻涕卜了。」

  「就算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你和大烏賊可以選,我也不可能跟你約會的。」莉莉說完後,眼神掃過圍觀的學生們,「你們看夠了沒有?」

  在她的怒斥下,圍觀的人三三兩兩的離開。

  「莉莉……」詹姆還不放棄,他想繼續跟莉莉搭話,但天狼星和路平兩人卻拉著詹姆離開。

  「該走了,詹姆,繼續死纏爛打就太難看了。」天狼星說。

  路平則一言不發,拉著詹姆的手甚至用力道感覺能把詹姆的手扭斷。

  等人都走後,莉莉擔心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塞維拉,當她看到塞維拉的傷口時,害怕的移開視線,但還是忍著恐懼感,搭著塞維拉的肩膀,「塞維拉……妳沒事吧?」

  塞維拉將長袍用魔法修好,原本就破爛不堪的長袍經過這次折騰,變得連衣服都不算,只是塊破布,但塞維拉卻不在意的穿在身上,只要能遮住傷口就好,除此之外對她來說,一切都不重要。

  「妳有其他的制服嗎?沒有的話我可以借妳……」

  「同情我嗎……為什麼?」塞維拉甩開莉莉的手,冷眼的看著莉莉,「這樣讓妳覺得自己是個好人?覺得自己很善良?還是妳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好處?應該沒有吧,史拉轟俱樂部魔藥學的高材生莉莉伊凡小姐,能從在霍格華茲被脫光衣服都沒人理會的垃圾身上得到什麼利益嗎?」

  「不是!」塞維拉的話讓莉莉很受傷,她眼眶泛淚的看著塞維拉,「因為我們是朋友。」

  「是嗎?」莉莉的眼淚沒有喚起塞維拉跟她的友誼,她心如死灰的看著莉莉,「朋友會跟對我做出那種事情的人交談嗎?朋友會要我別接近霍格華茲內願意保護我的學長姊嗎?朋友會要我別研究我能保護自己,反抗他們的手段嗎?」

  莉莉啞口無言的看著塞維拉,詹姆不是她的朋友,黑魔法很邪惡不應該學,那些人是打算拉攏塞維拉成為食死人,這些事情莉莉跟塞維拉說的多次,她們也為此吵架了很多次,始終沒有共識。

  「我從妳身上感覺不到友情,我也沒有麻種的朋友。」塞維拉刻意往後走了幾步,和莉莉拉開距離,「請妳別來煩我,也別隨便和我說話,妳讓我在『真正的』朋友面前很難交代。」

  「既然妳這麼說……」莉莉語帶哽咽的說,「那就算了吧,既然妳不需要我,那我以後不會跟妳說話,也不會出現在妳面前,再見了,塞維拉。」

  莉莉走後,塞維拉的臉上出現一絲後悔,但她拍了拍臉頰,平復自己的情緒。

  看著塞維拉孤獨的身影,哈利想要上去抱住她,但這不可能,他很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看到這段記憶,他的父親是個英雄,他的母親和他之間有非常美好的愛情故事,這是哈利來到魔法世界之後,一直聽到的說法,但如今他眼睛所見的,和他想像中的差距,有如雲泥。

  哈利的情緒沒在哀傷中沉溺過久,一隻手突然抓住他的上臂,有如鉗子般扣得死緊,哈利驚訝的朝對方看去,現在的塞維拉抓住哈利,用她和莉莉絕交時一樣的表情看著自己,「有趣嗎?」

  哈利被塞維拉拉回現實,塞維拉的手依然抓著哈利的上臂,哈利自責的看著塞維拉,眼眶泛淚的對塞維拉說:「對不起……」

  哈利說到一半,塞維拉的臉色變得極為憤怒,彷彿要咬死哈利般瞪著哈利,「你那什麼表情?替我難過?同情我?你夠資格同情我嗎?」

  「我沒有……」

  塞維拉放開哈利的手臂,反過來抓著哈利的下巴,將哈利壓到牆上,她直盯著哈利的眼睛,哈利感覺她隨時可能會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你和你父親一樣令人作嘔,和你母親一樣虛偽,老實告訴你,你父母死的那天,我覺得死的太剛好了,要不是鄧不利多拜託我,我根本不想照顧他們的孩子。」

  「塞維拉……」我跟他們不一樣,哈利想要辯解,但塞維拉卻將哈利拉出辦公室外。

  「不許那樣叫我!」塞維拉鬆開哈利,哈利突然失去支撐,跌倒在地上,「剛才看到的,一句話都不准說出去,馬上給我滾,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出現在這裡!」

  塞維拉將門重重的甩上,哈利失落的看著大門,感覺自己的內心被掏空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8008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OOC|石內卜|哈利波特|性轉|哈利波特 系列|綴歌

留言共 2 篇留言

Hamano-沉默
我感覺我無法理解莉莉選擇了詹姆這個決定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確實不可能和石內卜在一起,理由可以有上百個
但選擇詹姆的理由卻連一個都找不出來
...也許六、七年級的時候詹姆真的成長了吧
但我還是不能理解
感情這種東西真難懂

09-26 22:44

苦楝樹
真是未解之謎呢,換成女性的閨密之後,感覺比原本更加為解之謎了09-28 01:44
ダメ人間
同上,我真的紓難想像這個世界線莉莉為什麼會選擇詹姆。只能看後續怎麼了,浪子回頭金不換吧。

每個人都有第二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但是他們真的都應該要有個道歉,但是前面天狼星登場時候的態度看起來並沒有也許還是把塞維拉當成食死人。

這裡應該會是兩人感情的轉淚點,希望哈利好好加油。

大大注意身體好好保重,身心靈狀況都要好好休息!

09-27 11:16

苦楝樹
其實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莉莉被塞維拉絕交之後,內心的空白被詹姆填補了09-28 01:44
苦楝樹
哈利真的慘,上一輩的爛攤子都壓在他身上09-28 01: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yzgdivina喜歡虹咲的LLer
我的小屋裡有很多又香又甜的Hoenn繪師虹咲漫畫翻譯喔!歡迎LoveLiver來我的小屋裡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