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魔女咒蠱篇第四十章:正面對撞

作者:超假面·和人妻控│2023-09-10 20:53:30│巴幣:6│人氣:111
(諾雅爾視角)

  我的名字是幽靜,既然兩位是尋求以戰鬥訴說願望之人。那我也只好認真以禮相待。

  (果然,幽大人終究是幽大人,嗎?)

  雖然語調很稚嫩,動作也很粗糙。

  然而,不管是動作也好、還是神情也罷,我仍把他跟我如今最深愛的丈夫身影重疊了。

  或者應該說,本就會重疊了吧?說到底就是本人啊。

  而我們則是——


  「諾雅爾小姐,芙蘿拉小姐。請問,身體還豪嗎?」

  小巧的幽大人有些擔憂地看著我們,同時刻意用接近敬語的方式說話。

  而且還吃螺絲了。

  從表情上來看能明顯看出不太適應這種說話方式。但是這比較接近於我認識的幽大人。

  (看來小時候是需要刻意去調整,是成長之後才變成自然而然的說話方式嗎?)

  我這樣想著,這瞬間讓我確實意識到,眼前這個幼小的孩童確實是幽大人年幼時期的姿態。

  是幽大人的肉體重組。

  先不說人格到底為何會變成這樣,總之記憶是不會消失的。

  而幽大人,並沒有同時跟我們兩人進行契約型態過。


  所以會擔心我們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明明這時候最該擔心的,就是幽大人如今那幼小的身體對於輸出給我們這麼龐大的魔力應該會很難受才對。

  實際上,現在的幽大人就已經在冒冷汗了。

  但是,他仍然比起自己。更在乎他人。

  無論到哪裡、無論是怎樣的時候,這點都不會改變。


  「嗯,我們沒問題的喔。不如說主人給我們的力量讓我們活力滿滿呢!」

  比我更快對幽大人做出回應的,是芙蘿拉。

  我也是蹲了下來,撫摸此時小巧的,幽大人的臉。

  所以我也回答到:

  「沒錯,我們沒事喔。所以請不要擔心。」

  這顆溫柔的內心,是他的起點。

  所以,他才會對自己當時的畏懼跟退縮………

  我看著目前被鷹爪叼著的漣漪,露出微笑。

  這微笑確實是給漣漪這位小姐看的。


  「?」

  剛才,小巧的幽大人說的沒錯。

  因為幽大人自身的失誤,讓隊友全滅。僅僅只有自己一人苟活。

  哭泣著、懊悔著,甚至在身體被烙上了無法抹滅的恐懼跟傷害。


  如果這種時候,妳還活著呢?

  無論是怎樣的形式也好,如果能出現並且陪伴在幽大人身旁。

  那,將會是多大的救贖啊。

  我為此感到不捨、同時也為此感到幸運。

  因為妳放棄了,所以我跟芙蘿拉站在這裡。

  我們的道路,都有過不同的選擇。

  我曾經,能帶著我的前夫遠走高飛 度過與世無爭的生活。

  而漣漪小姐妳,也曾有過能親自鼓勵幽大人的未來。

  但,我們都做了選擇。

  要說我們之間的差距,或者該說我們遺骸都市跟革命都市之間的差距。

  大概只有這個吧?

  「我們至今所走過的道路,絕對不輕鬆。我們懊悔過、憎恨過,但我們從未想過要放棄。」

  「而這,就是我們跟主人、和你們之間的差距。」

  芙蘿拉一邊說著一邊緩緩的走了上前,更正確來說是站在幽大人的正前方。

  而我則說著………

  「幽大人所說過的話,我說的更詳細點好了。你們這群質點所做的事情乃是前後矛盾。想拯救所有遊離者,妳們早就能做到了。

  正如幽大人所言,革命之超越者 聖女貞德有的是時間。

  包含現在日本在內,她有時間湊齊全部的遊離者 並帶領他們返回革命都市。

  這樣一來會變成怎樣呢?相信也不必多作說明了。

  革命都市想必會從根本上改變的吧?

  雖然我認為我們還是不會輸,但至少不是像"當時那樣"。


  讓魔法又一次重現於這個世界,不必再隱匿的過活著。

  這個想法固然美好,雖然我不能接受但至少能理解。

  然而,既然是這樣就不要給我打著那種奇怪的口號。

  打著拯救遊離者的稱號,卻放下了最該立刻實行、同時也最能減少傷害的行動。明明可以很輕鬆這樣做的。


  「但妳們卻沒有這樣做,不但如此還又反過來在日本幹出——」

  「諾雅爾小姐,請不必多費唇舌喔。」

  而我想說的話,被幽大人給制止了。

  「因為啊,當一個人選擇了以戰鬥、以武力來訴諸理想啊。從那刻起,就僅僅只剩下成王敗寇的結局。

  接下來,只有戰勝對手的人才有資格訴諸理念跟理論,除此之外的,絕對沒有任何的意義的喔,啊不對………語法用錯了,因為母親大人說過。男孩子吵架只要去公園打一架之後就會變成朋友了,反正就是這樣。」

  「前半段,倒是可以認同啊………後半段我難以苟同。」

  芙蘿拉吐槽著,話說幽大人您的說話方式又………算了,畢竟這狀態年紀還小。

  「總之,兩位就是把我們關在這邊。試圖傷害父親大人不讓父親大人去醫院的壞人對吧?

  都被打成這樣了還不願意放開,那肯定就是有你們的理由………

  然而,這跟你們想傷害他人、讓父親大人不能定時看醫生那是兩回事。

  尤其阻礙傷患,不能原諒。」

  隨著幽大人的手一揮,冰虎跟鷹王 幽大人的兩位化身就這樣鬆開了理解的天使以及式神漣漪。

  退回幽大人的身旁不說,還直接解除了。

  「我願意給予最基本的尊重跟兩位戰鬥。雖然這邊有三個人。但那邊的人妖天使好像會召喚一堆奇怪的東西,這樣人數應該對的上吧?

  總之放你們一馬,有意見就從正面來吧。」

  「刻意裝出成長之後的語氣啊,但如果是正常的你剛才就會為了任務而把我給殺死了。

  而這將會是你的敗因。」

  理解的天使 亞傑夫有些嘲諷的說著。

  「我算是理解了該如何應對你了,你是變質能力乃為我的理解能力的高階版本。那自然低階的我是不可能勝過你的。」

  不知何時開始,亞傑夫手上拿著一把劍。

  「但總歸來說,你高於我的部分也就僅此而已。就是不要用解析正面對決就是了對吧?儘管這瞬間我認為身為理解的質點,我彷彿失去了什麼。

  但為了獲勝——」

  「理解自己的對手,說到底本身就是沒意義的事情吧?要理解要等把對手打爆吧?」

  「我認為我跟閣下之間對於這個話題不是一個平行線上喔。」

  這句話的開始,就是信號。

  「就讓閣下見識一下,我透過理解人類歷史之後所創造的劍術!」

  「化身‧招來!」
  
  「白牛、驚蛇!」

  隨著幽大人的呼喊,又有兩隻巨大的動物出現了。

  分別是巨大的牛以及蛇。

  幽大人跟芙蘿拉坐在牛的背上高速狂奔,而我則是配合著蛇一同行動。

  至於我的對手漣漪小姐,好像沒什麼鬥志……

  也是呢,畢竟被當事人直接說了根本不需要妳這樣做。

  而或許有其他的原因,但暫且不管了。

  當前這場戰鬥,很遺憾我暫時只能打輔助。

  並不是不想打,而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契約型態會使用到幽大人體內的鮮血。

  我畢竟是阿茲特克人,魔法之中使用鮮血的成份其實很高。但因為我會把魔力轉化成體內的血液所以基本沒事。

  但其他人就未必是這樣了,這個體格的幽大人,應該不能抽血吧?

  至於另外一個原因,我就暫且先不提起吧。

  畢竟這裡正忙著呢。

  而且我剛才沒看錯的話——


  「白牛,獸人形態‧牛頭鬼怪!」

  我的思考中斷,幽大人指揮著化身,這瞬間巨大的公牛變成了如同牛頭怪人的存在。

  那姿態有著人類的形體,只見他舉起了自己巨大的拳頭朝著理解的天使 天使亞傑夫砸了過去。

  乍看之下這是猛攻,然而我有意識到我旁邊的蛇之化身 驚蛇緩緩地張開了嘴。

  從口中吐出了無色的麻醉藥煙霧。

  「小小年紀手腳就這麼不乾淨!」

  但也只見亞傑夫彷彿意識到眼前的攻擊只是幌子,真正的目標是蛇的毒霧。

  然而這煙霧的擴散速度很慢,對方大概意識到因此很快就退了一步之後正面接下了白牛的攻擊。

  攻擊的瞬間,亞傑夫整隻手臂被凍結了,但相對的白牛攻擊的手臂也出現裂痕。

  而化身的傷口就意味著…………

  「!?」

  幽大人的左臂也出現傷口。

  「主人!」

  「我不會有事的啦,芙芙姐、芙蘿拉小姐請繼續瞄準!」

  果然,跟我猜想的一樣。

  (這個時期的幽大人並不會重奏,這樣的話很糟糕了。)

  我不能參加戰鬥的真正原因在這裡,從剛剛就意識到了。

  幽大人的化身輸出跟正常規格一樣,這並不合理。

  照理來說,這些動物的巨大軀體。應該是要有龐大的魔力支撐才對。

  但總量卻跟體內變化幾乎沒有兩樣,這就意味著眼前這些東西只是會動的冰塊而已。

  攻擊是沒問題,但結構本身就很脆弱。

  說難聽點,這是虛有其表的化身。

  「九種魔力的波型會配合著自身的魔法、環境本身以及對手的魔力進行變質。要解析的話就算是貴為天使的我也無法追上

  但…………果然,輸出的總量就是不夠。」

  「糟糕…………!?白牛解除!」

  「我沒想到正大光明居然比認真去解題來的簡單啊。」

  儘管幽大人很迅速地指示化身解除魔法,但還是晚了一步。

  輸出不夠,這意味著威力也好、執行魔法的速度也不足夠。

  化身的解除,慢了一步。

  白牛的身軀被砍了好幾刀,同時幽大人的身體也跟著出現一樣的傷害。

  如果這是一對一的話幽大人大概輸定了。

  然而——

  「「白牛顯現!(強襲之矢)」」

  然而,這並不是一對一。

  幽大人握緊芙蘿拉的手,同時施展魔法。

  頓時之間,芙蘿拉的魔法被活化了。

  箭矢化為剛才幽大人使用魔法的白牛,筆直地朝著亞傑夫那邊撞了過去。

  但這次的攻擊,卻並非虛有其表。

  「什麼、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這次的攻擊,才是符合應有標準的一招。

  亞傑夫用盡全力也無法擋下這次攻擊,就只能用盡全力改變軌道。

  然而幽大人她們根本就不會給對方喘息的空間。


  「主人,這次用雪兔!」

  「我知道了芙芙姐姐!」

  兩人又一次握緊了雙手,但這次芙蘿拉本來一直待命在高空中狙擊的炮台也跟著出現了。

  兩人詠唱了招式的名稱。

  「雪兔顯現!(幻象弩座!)」

  如果說剛才的攻擊,如同大砲一樣的話。

  那這次的攻擊就是散彈。

  芙蘿拉的箭矢高速分裂,形成了鋪天蓋地,如同我最擅長的地毯式轟炸那樣。

  然而,不單純只有這樣而已。

  這些散彈………全都是有追蹤功能的跳彈。

  會為了狙擊對手,以四面八方的建築物殘骸當作跳板不斷彈射。

  而且這或許也是幽大人最常使用化身的關係吧?每一次的彈射速度都會加倍。

  藉此形成天羅地網的無死角攻擊。

  (果然,幽大人的魔法性質層面還是輔助比較擅長呢)

  正如亞傑夫所言,幽大人的魔力是處在隨時隨地會變化、變質的狀態的。

  而這個變質會隨著他發動的魔法、或者該說他本人當時想做什麼而產生改變。

  處在攻擊的狀態時,幽大人的魔力會去適應對手的魔力。這跟理解解析之後產生抗性的能力類似。

  簡單來說就是變成讓對手的魔力難以應對的狀態,因為九種波長都能同時變質並且混合,所以能力會比理解的快上整整九倍之多。

  這樣的話幽大人就算攻擊力很低也會直接………不,是無視防禦力進攻。

  這種應對方式不單純只是針對防禦,應對如同某種寶具的加護其實也有效。

  實際上月虹 幽大人的化身就曾經直接應對聖劍的加護,硬生生讓其加護無效。並把對手的腦袋敲到腦震盪………可悲至極的輸出啊。

  都突破了加護了,卻連一個人類的頭蓋骨都沒敲碎只有腦震盪。

  這主要是因為幽大人儘管能無效防禦力,但那效果跟其輸出成正比。

  所以幽大人不使用重奏來增幅的時期才會以毒素攻擊為主要攻擊手段。因為這種適應能力也能一定程度上阻礙對手魔法的發動。

  本來,幽大人的應對特性應該是能夠作用於防禦上的,但似乎因為靈魂有傷的關係導致沒辦法這樣做。

  然而這只是攻擊層面,要說輔助層面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如果說應對的能力是毒,那輔助的能力就是藥。

  這不要說特效藥,根本就是禁藥等級的加成。

  只要幽大人處在配合他人的位置,他內心也產生需要幫助他人的自覺的時候。

  幽大人的魔力就會變化成專門配合他人的能力,進而將魔力產生次方等級的增量。

  魔力總量一高,那威力跟效果就會大幅度增幅。

  這是硬生生把制式手槍的火力拉高到坦克、或者導彈等級的加持。

  這之中,最能配合幽大人的人不是別人就是我跟芙蘿拉。

  或許該說不需要使用鮮血,且能有效壓制化身副作用的芙蘿拉比我更適合。

  「多少,有點忌妒呢………不過………」

  我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理解的天使拿著他手上的那把劍。將四面八方的散彈都打落了。

  「我們質點,是象徵人類歷史的存在。而我的理解,就是解析、學習人類歷史之中文化的能力。

  而人類的歷史本身,很遺憾其"絕大多數"都是殺戮的堆積。儘管我無法對閣下的魔法產生應對性質,但其他的部分就未必如此了。

  至少,兩位戰鬥的習慣我已經能應對!?」

  亞傑夫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他有些痛苦的跪在原地。

  應該,差不多了吧?

  幽大人此時,則是指著半空中說:

  「從剛剛開始,我就沒有解除驚蛇喔。」 

  不過這個聲音跟語調………………終於結束了。

  畢竟,我雖然不能參與戰鬥。

  但我可沒說我不會做事。

  這裡歸根究柢,還是我的世界啊。

  既然丈夫的肉體目前處於非正常的情況,那輔助他、治好他就是我的責任喔。


  「就算考試的題目會寫了,考試的時間過了還不是沒有分數。你現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吧?

  嘴上說著理解了我會了,但你還是趕不上也沒用吧?」

  「怎麼可能,居然這麼快就回復!?」

  體格,逐漸回復成我能輕鬆靠在肩膀上的身高。

  聲音,也逐漸變回能讓我腰部酥軟的那種語氣。

  「因為我兩個老婆,都比我優秀啊。」

  雖然,小時候的幽大人也很可愛。

  但果然還是正常版的幽大人比較棒。

  「終於,回復過來了。」
(幽靜視角)

  「真是厲害的精神打擊啊。不愧是理解的使徒,侵犯他人隱私的能耐簡直世界第一。」

  我稍微握緊了自己的雙手,對剛才的攻擊感到不寒而慄。

  「嘴上說著一堆幫助我的冠冕堂皇之理論,實際上則是想辦法讓我的肉體退回精神年齡尚淺的幼年狀態,進而想辦法打倒。」

  「嚴格來說剛才那樣子就算是身為理解的質點的我也是完全沒——」

  「這個招式確實很厲害呢,畢竟小時候的我是那種完全不管身體狀況有多差就自以為天下第一的蠢貨。

  剛才也是很危險呢,謝謝妳們。諾雅爾、芙蘿拉。」

  我露出微笑跟兩位妻子道謝,都是多虧她們。

  我才能擺脫那個噩夢,話說妳們現在這種溫暖的微笑是怎麼回事。

  然而正當我對此感到疑問的瞬間,我注意到了殺氣。

  「………看來閣下是想把剛才那種突發狀況當作是我有意而為之啊。」

  理解拿著武器衝了過來,無論是時機還是動作基本都無懈可擊。

  或者該說到這瞬間我才意識到。

  這個人的打法,跟我屬於同類型。


  「………月龍九子‧雪兔!」

  我也進行了化身,跟剛才那種很破的大怪獸不同。這次是肉體的變化。

  以雪兔的聽力以及腿部的爆發力,我靠著速度硬是跟對方僵持著。

  (透過百鬼式神篩選出亡靈,並以他們生前的體格以及經驗、篩選出相應的劍術、槍術等武術進行鍛鍊以及使用嗎?)

  這樣的招式確實了得,也就是說只要他想戰鬥的方式要多少有多少。

  他說自己理解並融會貫通了人類的歷史,這點或許並不是虛假的。

  應該說都中了驚蛇的毒了居然還能跟上雪兔的速度——


  不對,是我變慢了。

  剛才因為白牛的化身而導致的連帶傷害影響到了我。

  「儘管變化能力是閣下高過我,但手段方面是我略勝一籌呢。」

  天使拿出了剛才對抗洛伊的,組合型人肉砲彈亡魂(這種的他還有啊)

  而且不是只有一隻,四面八方都是。

  「我不會讓閣下逃掉的。」

  這次跟剛才那種只是大規模胡亂掃射不同,而是精確的以自身的劍術打斷我,同時看準時機讓對方瞄準了我。

  不過………我感覺到自身的魔力有被抽取、並發動重奏的現象。

  因此我笑了。

  「別忘了還有我們喔。」

  然而這場戰鬥並不是只有一個人,剛才我說過了我的妻子比我還優秀。

  「就請您乖乖地跟我的丈夫打肉搏戰喔。」

  「而且,你是不是忘記我了呢?」

  諾雅爾打落了朝著我襲擊過來的槍砲彈藥,而芙蘿拉則是站在天使的身後。

  「主人一起上!」

  「這是當然的!」

  我施展化身的時候,芙蘿拉所發射的箭矢會跟著產生相應的追加功能。

  雪兔剛才芙蘿拉已經用過了,是能夠跳躍的散彈。

  我們配合彼此的呼吸造成了時間差攻擊,這次跟剛才不同,確實是有對這位天使造成傷害。
  
  「嘖!?」

  傷害很淺,但數量很多。畢竟我跟芙蘿拉都沒有打算靠正面戰鬥力贏過他。

  我們的目的是………


  「三打一,閣下就不會感到羞愧嗎!」

  「你剛才至少找了八隻以上的亡魂準備射我,彼此彼此吧!」

  「………………!?」

  此時,透過驚蛇的毒素確實的擴散到了這位天使的全身。


  「這,這是!?」

  這瞬間,天使跪倒。看起來十分痛苦。

  「………抱歉,雖然沒有像阿戴爾、或者天宮朧夜這麼擅長,但我也會在戰鬥中騙人。」

  我跟剛才一樣手指著半空中,在那裏………


  並不存在著我最開始召喚出來的化身驚蛇。

  只存在張開翅膀的諾雅爾。

  「!?」

  「你最開始就注意到了吧?驚蛇的毒速雖然無色無味,但擴散的很慢。你都往後退了………那你中的毒來自哪裡呢?」

  聽到我說的這句話的瞬間,天使瞪大了雙眼。

  而我則說:

  「………我的精神比我的肉體更早回復正常狀態。因為對你來說剛才我縮水是突發狀況。所以我判斷你不會刻意去釐清我復原的詳細情形。」

  我將手指收回。

  「根據我跟妻子們的契約,我的妻子能夠隨意使用我體內的化身能力。芙蘿拉似乎是配合我的化身一起同步,但諾雅爾是自己選。

  而她大部分的時候都是選擇蛇的化身,剛才的驚蛇都是她在操控的。」

  「我跟主人的攻擊只是為了讓毒素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你的體內。」

  「這種計策,什麼時候商量好!?」

  「沒有商量,因為我打從心裡絕對信任自己的妻子。注意到這點是戰鬥的中途更準確來說是看到你中毒之後………僅此而已。」


  「不愧是我跟芙蘿拉的丈夫,我們真是完美的共同作戰呢。讓這場戰鬥完美的畫上句點。虛構世界‧解除。」

  隨著諾雅爾的聲音,這個異空間解除了。

  只剩麻痺了的質點,以及——


  「那,就把你封印起來帶回………」

  「請住手!」

  「………………,………。」

  「隊長,請住手。為了您的未來,請不要破壞我們的夢想。這是我們過分依賴您的贖罪!?」

  這個異空間已經解除了。

  只剩麻痺了的質點,以及我必須清算乾淨的過去。


  而同時間,因為空間解除了所以我的感知能力也回復了。

  我注意到了阿戴爾,這還沒什麼問題。但那旁邊的………

  九條?

換了推的新小屋=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7914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爬蟲類亞森
所以我才說除了執念太深以外,基礎上你知道是敵人就不可能做這種在假面騎士被稱為送準備,在武俠小說叫白給的事。
理解本身還是沒有壓過私情的情況下,就真的只是白給,還是卑女。說起來這個傢伙真的很可悲,比甚麼都往肚子吞的「蘇菲亞」更奇怪。
我才想到,啊你是正太幽靜沒錯,你的毒呢?就出現跟大嫂的合體技能了,畢竟是精靈使又是軍人,怎麼說都會圍毆取勝的。
這裡有看出你之前說的,幽靜作為輔助會很強的端倪。只不過比喻上嘛,稍微沒有讓人那麼熱血沸騰的沉浸感。但這就是你的風格。
話說這整篇真正的事主最後出現了嗎,也對。在處理完天宮之後再不處理就沒有機會了。
蘇菲亞的態度有沒有轉變不知道,但一彌的態度會是接下來的爆點吧。

09-12 18:48

超假面·和人妻控
後半場天使就真的沒白給啦,有來回欸09-12 18:55
爬蟲類亞森
要不是選擇那個卑女當合作夥伴可能還不會那麼慘好嗎(欸)

09-12 19: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df567g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