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細胞神曲》人物談:セオドア‧リドル

作者:saiki│2023-08-31 21:15:08│巴幣:2,208│人氣:990
大家好,我是成功兌現發文承諾的Saiki,在八月最後一天發布這篇以セオドア為主題的文章。這篇文章和初鳥創人物談不同,並沒有要談セオドア的心路歷程之類,而是整理幾個與他相關的主題,性質上更像遊戲內容探究文,將遊戲中看到的資訊經過穿針引線,形成各個推論。

事前考慮要不要寫文時,我在腦內稍微規劃大致內容,估計頂多花個兩星期就能寫好了。結果,該說是果不其然嗎,邊寫邊確認線索的過程中,還是忍不住開始鑽研,然後又想出了更多推論,如此這般,又寫成大長篇了……

由於文章冗長,這裡列個目錄大綱,可以先大致了解將會談到哪些部分。

目錄大綱
──
【楔子】一次看完セオドア其人其事
 ‧對セオドア推論的所有結果,按照時間順序串成一篇簡介文。
一、Theodore、セオドア與賢者之石
 ‧ライムアジュール是賢者之石
 ‧Theodore和セオドア是不同人格
 ‧賢者之石與複製品
二、為何是英語讀法的セオドア?
 ‧セオドア這個名字含有的因子:連接點
三、テオドール=「神的贈禮」因子
 ‧セオドア擁有的另一個因子:神的贈禮
四、七片碎片與聖靈的七種恩賜
 ‧七碎片與七種恩賜的對應
 ‧關於七海いづ的操作性因子賦予
 ‧セオドア是第七碎片
五、1954年電鋸事件
 ‧三起異變的時間點為同一日
 ‧造成異變是賢者之石力量爆發
六、セオドア的目的
 ‧干涉神之愛的具體內容是讓賢者之石消失
【延伸1】神之愛的接受器廣布世間
 ‧宇津木藍桐與至高天研究所的行為殊途同歸
 ‧廣布接受器為的是找出具有高度可能性之人
【延伸2】鳥姬與七位幽靈的其他解讀
 ‧「鳥姬」最大嫌疑者:阿藤春樹
 ‧繪本版故事所揭示的未來
【結語與後記】


先行告知:
1.本篇文章出現的契機來自這則噗浪偷偷說,我以匿名帳號celery4283參與討論,因而激發出寫這篇文的動力。文章中會有引用這則噗浪內容的部分,屆時將以截圖呈現。

2.由於近期較為忙碌,沒時間玩漢化版,也沒時間完整重溫劇情,僅能重點式的回顧影片、擷取關鍵資料,可能會有疏漏之處,歡迎留言指正。

3.透過原典材料進行研究,較能避免受到翻譯的影響而造成解讀方向偏誤,儘管當初是透過中文實況主們口譯來得知作品內容,一旦要寫成分析文,即使我的日文能力有限,我都會盡量靠自己去查詢與揣摩原文的意思,而非直接跟隨某個翻譯版本走。
為了避免我的能力不足造成誤判語意,然後又連帶影響到閱覽者,本篇文章大多引用原文,附上由google翻譯+查字典揣摩後所潤飾的簡單譯文,閱覽者們可自行判斷對錯。







【楔子】一次看完セオドア其人其事





Theodore Riddle,義大利資產家的三子,1912/4/15在運送展覽品(ライムアジュール)從美國至英國的途中,隨著搭乘的客船沉沒,消失了蹤影。後來毫髮無傷地出現在義大利,卻失去了所有記憶以及常識。

那顆名為ライムアジュール的礦石其實是被稱為賢者之石的神奇物質,Theodore Riddle與它一起落入海中,吸收了賢者之石,使得Theodore Riddle這個人格與記憶徹底消失,新誕生了擁有不老不死特性的セオドア‧リドル。

一般大眾的理解是,Theodore Riddle受到船難造成的衝擊失去記憶以及常識。因此,受託照顧セオドア的ルメルト,帶他去找醫師治療失憶症,結識了當時在國外留學的日本人原田無諦和宇津木藍桐。

1914年,セオドア和ルメルト策劃了一場綁架撕票的戲碼,讓世人以為兩人已死亡;實則兩人跑到某個偏僻的小村莊安靜度日。セオドア擁有不老不死的特性,迥異於一般人,然而ルメルト一直都堅定的告訴他「你是人類」,セオドア因此得以認定自己為人類。兩人共同生活了四十年後,ルメルト於1953年逝世。

1954年4月,藍桐與無諦與セオドア會面,藍桐為了獲得賢者之石而向セオドア提出請求,卻因此造成セオドア情緒大爆發,憤而拿電鋸試圖砍自己頭自殺,結果他仍然沒有死,卻因此散失六塊碎片。當時同在現場、試圖近身阻止的無諦受到波及,當下人間蒸發;站位稍遠的藍桐則是受到精神傷害,意識時好時壞,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最終在1978年逝世。

セオドア在這場爆發過後,新得知一些關於世界的真相。他所愛的這個世界,ルメルト曾經存活、並且死去的這個世界,必將迎來終焉。他希望能保全這個世界,為此他決定前往神之愛,改寫記錄──將自己的存在自始抹消。

為了達成目的,首先他進行操作性因子賦予,讓自己擁有大天使加百列的因子,並來到初鳥海未的面前進行「受胎告知」。初鳥海未的孩子初鳥創,即是セオドア第一個發現的碎片。

1955年,初鳥創出生,セオドア暗中進行觀察;在1970年,初鳥喪失父母之時,主動出面成為他的監護人,在日後協助初鳥了解其體質,拉攏贊助成立組織,研究至高細胞。

這時的セオドア並不清楚要如何對待「碎片」,也不知道要如何回收──殺死他能回收嗎?他不確定,而且畢竟有些感情在,不忍心直接殺了初鳥,於是他試圖探索出能夠共存的方式,一同到達神之愛。然而由於各種原因,兩人最終不歡而散。

1984年,初鳥借宇津木之手安排空難事故,欲致セオドア於死地,セオドア索性順水推舟,假裝自己已死,而後不知受到什麼啟發,在義大利成立LDL這個組織,對外以靈異調查團的名義進行各種活動,暗中則是以追求神之愛為目標的團體,似乎同時在找尋某些東西。

1997年,趁著原田實開始疏離至高天研究所的機會,セオドア接觸了這位擁有因子的重要人物。此舉間接造成1999年的動亂發生,初鳥採用激烈手段對付セオドア,セオドア也真正動了殺意,卻被宇津木德幸所阻止,錯失回收初鳥的機會。不過在這場動亂後,他成功拉攏了原田實(磯井實光)及麗慈加入LDL。

2015年至高天研究所事件,セオドア以大天使的力量透過紫字引導,最終成功使阿藤春樹(和玩家)享受神之愛,見證三光環。這個成果似乎對セオドア而言是很重要的一步,他得以進行一個新的嘗試──探知「框架外的存在」。

2018年7月19日,セオドア如往年慣例前去給ルメルト掃墓,並預告「我將不會迎來2019年的夏天」……


※以上敘述主要目的是讓閱覽者先簡單獲得セオドア其人其事的整體概略,其中包含許多筆者個人推論以及線索尚不足的推測,請見以下各節分論。







一、Theodore、セオドア與賢者之石




Theodore這個名字源自古希臘Theódoros,意為「神的贈禮」,語出同源的變體相當多,其中需要注意的是作品中出現的四種型態:
  • テオドール → Theodore的德語、法語、荷蘭語型態
  • セオドア → Theodore的英語型態
  • Seodore → セオドア的讀音[1]

在作品中可見到セオドア不只一次表達出排斥Theodore/テオドール這個名字,甚至連衍生的簡稱テオ、テディ都不接受,感覺有什麼特殊意涵。

這裡引用噗浪偷偷說spider4620的想法:


我想到晴己的死因是溺死,和發生海難的Theodore情況雷同,依照細胞神曲的編劇手法,以及因子賦予的概念,對這個推測格外感到可能。

另一個有類似情況的是いづ。從幕間可推知,いづ原名いづみ,但現在的いづ看起來完全沒有いづみ(前人格)以及麗慈(身體原主)的感情與記憶(或者雖然有,但他並不在乎),他也相當排斥別人叫他いづみ,就像セオドア排斥テオドール一樣。

基於以上線索,可假定與賢者之石融合前的Theodore Riddle和融合後的セオドア‧リドル,是不一樣的人格。

以下是出自隱者之間SoundFile.1954/04的部分內容:
俺はセオだ
ルッツにこの40年近くずっとそう呼ばれてきた
俺はTheodore‧Riddleじゃない、セオドアだ

簡譯:
我是セオ
ルッツ已經這樣稱呼了近 40 年
我不是Theodore‧Riddle,是セオドア

我很在意這裡不是寫テオドール‧リドルじゃない,而是Theodore‧Riddleじゃない。特意使用英文和日文兩種語言來表示,總感覺這兩個名字之間,不只是開頭Th和S的差異而已。

セオドア提到ルッツ(應指ルメルト)40年來都叫他セオ,然而身為德國人且不諳日文的ルメルト,怎麼想都應該叫他Theodore才正常,也許用德語型態的Theodor稱呼,不然至少也是用德語型態的日文記法テオドール稱之,沒有道理以英語型態的日文記法セオドア稱呼他。

於是我有一個猜想:セオドア是他本人取的名字。或者更準確的說,他生來(=被賢者之石奪舍後,新人格誕生的瞬間),就莫名排斥被叫做Theodore/テオドール,潛意識認為那是「另一個人」的名字。於是取同義的另一種表記法セオドア。當然,也有可能是ルメルト在知道這點後幫他取的,因此他格外珍惜。

接著來談談賢者之石。

根據資料,賢者之石能夠將卑金屬轉變為貴金屬,以及讓人成為不老不死的存在[2]

就我記憶所及,作品中並沒有決定性的證據指出那顆名為ライムアジュール的礦石就是賢者之石,不過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有許多線索可以指向同一個推論。

1912年セオドア時年25歲,往後便停滯在25歲,並且擁有不老不死(或者說重生)的特性,這點與賢者之石的特性相符。此外,從DLC中可知無諦及藍桐皆擁有賢者之石的碎片,並傳給後代子孫,而他們與セオドア關係匪淺[3]。儘管目前並沒有足夠的證據顯示他倆的賢者之石碎片來自セオドア,但在1954年發生的衝突事件,相當有可能是為了賢者之石而引發,這部分在第五節中會做詳細討論。

總之,當初與セオドア一同掉進海裡不知所蹤的礦石ライムアジュール,它便是賢者之石的機率很高,而セオドア吸收了這顆賢者之石後,可以說他現在就是一塊會走動的賢者之石。

除此之外,稍微談一下關於L、Lapis與賢者之石的關係。這部分的資訊來源為DLC宇津木篇,藍桐的舊書房內資料。彙整之後大致可知:
1. Lapis是從「原石的碎片」複製出來的東西。
2. 可從Lapis中抽取ラピシン,藍桐將ラピシン加入藥品中販售給世人。
3. Lapis有壽命期限,抽取出的ラピシン越來越少。
4. 藍桐表示他能從原石碎片複製出Lapis,但現在卻為了無法繼續複製Lapis而困擾→意指手邊沒有原石碎片。
5. 藍桐在最後一封信中提到他將「最後的L、賢者之石的碎片給孫子」。
6. 根據前後文意,『L』意指Lapis。

關於L究竟是指賢者之石,還是複製品Lapis,我反覆研究許久。主要癥結點在第5點,如果標點符號前後是同義詞的概念,那麼L=賢者之石碎片。但這樣的解讀又會和第4點打架,如果藍桐手邊有碎片,為何前面會苦惱無法複製的事呢?

後來我發現了一個玄機,在藍桐的書房內,「賢者之石的碎片」僅被提起一次,其他共出現兩次「原石」、一次「原石的碎片」,還有一次是「最強力的碎片」[4]

我突發奇想,如果說「原石」和「賢者之石」是不同東西呢?思來想去,最終暫時認定:

原石=ライムアジュール=與之融合的セオドア
L=Lapis=賢者之石(的碎片)=原石的複製品
原石是最高位的存在,可能是「賢者之石的原石」的簡稱。

依此為基礎推測:
藍桐手中並未持有原石,而是從原石複製出來的Lapis,他將最後剩餘的Lapis傳給孫子德幸。
至於無諦持有的「最強力的碎片」,有可能指的是原石的碎片;或者同樣是Lapis,無諦不像藍桐一直抽ラピシン出來,所以力量還很強。後者比較有可能,因為要是無諦持有原石碎片,藍桐跟他借來複製就好啦。

再以前述為基礎往回推測:
當初無諦和藍桐可能是有某個機緣,接觸到了還是單純一顆礦石的ライムアジュール,藍桐從中複製出Lapis,將Lapis分成兩份,其中一份給無諦。後來藍桐自己持有的Lapis耗能太大,又沒辦法直接從Lapis複製新的Lapis,於是他決定找尋原石的下落,循線找到了セオドア。

由於此番推論容易造成名字上的混亂,為了行文方便,本篇文章還是用「賢者之石」來稱呼最上位的石頭。


------------------------------------------
[1] 相關資料主要參照維基百科,結:Theodoreテオドールセオドア
至於Seodore,這個拼法並不常見,在網路搜尋大多數結果都是找到細胞神曲的這位仁兄,我認為這個寫法背後也有某種特殊意涵存在。
作品中出現Seodore的地方有兩處,一是DLC結尾セオドア寄給玩家的訊息,其檔案名為ReCODE:Seodore_01;另一是出現在幕間的對話框,幕間對話框都會標註人名(多數為漢字)以及讀音(多數為片假名),セオドア的標註為Seodore-Riddle。

[2] DLC原田實篇,至高天研究所,圖書室的書。

[3] DLC宇津木篇,老家,藍桐寄給無諦的信件。

[4] 這四個詞分別出現於:
賢者之石的碎片:藍桐表示已讓孫子吃下去。
原石:一次是在說要自己身體強健可以去找原石,一次是書信告知無諦找到原石(推定)。
原石的碎片:敘述從原石的碎片複製出Lapis是可以辦得到的事。
最強力的碎片:詢問無諦是否將它傳給子孫。






二、為何是英語讀法的セオドア?




在上一節中,我提出一個說法,主張是因為セオドア潛意識中排拒舊人格的名字,才另外取一個意義相同的名字。在這一節,我想將討論層級往上提升,從神之愛、或者因子賦予的角度來看,為何要安排使Theodore轉換成セオドア。

從隱者之間的檔案Report02可看到,失憶的セオドア表示不知為何總覺得很久以前就熟悉日文這個語言;在DLC磯井實光篇他也展示出很熟悉日本日常生活的言行。重複強調セオドア莫名熟悉日本與日文,顯然別有用意──我在想,是否因為《細胞神曲》是個日文遊戲?

基於種種跡象,可知這個作品含有打破第四道牆的元素,應該說,這個作品建構出如俄羅斯套娃般的世界觀,鱶尾工業在其中也占據了某個位置(outsider from System N.H)。雖然還無法解釋背後的原理,但我就是直覺感應到《細胞神曲》文本語言為日文,主要舞台在日本,這個設計是有意義的,不只是製作者是日本人而已[5]

這次漢化版發布,有特別標註:
本作雖經過了漢化處理,但實際上原作的製作前提,仍然限定為「基本全部使用日語」 by System.NH
這樣的聲明,加上以System.NH署名,感覺也是別有意義。

回到セオドア的話題上,用上述的想法來思考Theodore與セオドア的區別,就有了另外一種涵義──當セオドア成為セオドア,他才能立足於《細胞神曲》中。用因子賦予的概念來談,可以說是原本的Theodore被賦予因子,接收到神之愛,成為セオドア,才能在這個故事中活躍。

接下來談另一個面向的問題。
依上述的假說來看,Theodore變成テオドール不也符合了日文表記的名字了呀?為什麼還要轉成英語型態的日文記法セオドア呢?

關於這個問題我苦思了一陣子,驀然想出的答案意外簡單:因為要連結日、義、美三地。

《細胞神曲》基於某種必然性,故事主舞台在日本;而義大利是但丁及《神曲》的誕生處,會與之有關聯是相當合理。至於美國,目前我還不清楚這個地方有什麼特殊意義,但目前我們可知初鳥出生於美國,トラジキッド研究所也很可疑,而且說起來賢者之石(ライムアジュール)當初就是在運離美國的過程中遺失的,不知是否代表它的產地來自美國?總之,可以隱約感覺到,美國也是個重要之地。

リドル家族發起於義大利,在美國淘金熱時期有一半的族人移居美國。リドル財團是在美國所成立,トラジキッド研究所亦是其資助的對象。也就是說Theodore Riddle的出身,原本便有連結義大利、美國的意涵在,再加上熟習日本,他就能在這個故事中,發揮連結點的作用。

セオドア將初鳥從美國帶來日本,並且使トラジキッド研究所支援至高天研究所,榎本一惠也因此來到日本;另一方面,セオドア將磯井實光與麗慈帶到了義大利。更放大來看,LDL的聚集中心是セオドア,碎片們延展出去的關係網也可以將源頭歸回セオドア身上。可以說他被因子賦予的項目是「連結點」,從神之愛的運轉來看,セオドア會散失碎片也是必然的發展。

總而言之,Theodore之所以轉成英語型態的日文記法セオドア,我提出的假說為:這是因子賦予的結果,使セオドア被賦予了「連結點」這個因子,使他成為《細胞神曲》中的登場人物,並且有將義大利、美國兩地(甚至更多地方)與主舞台日本連結在一起的效果。這是我目前的推論,除了連結點之外,セオドア身上尚有其他因子,下一節會繼續討論。


------------------------------------------
[5] 除了直覺感應之外,其實最主要是我個人的強烈希望啦!期待看到作者能夠
把「主舞台在日本」、「使用日語」等等也納入世界觀中做出合理的解釋。






三、テオドール=「神的贈禮」因子




來到第三節,依然要繼續探討名字的部分。在上一節我提出了セオドア的名字之所以是英語讀音表記法,乃是基於因子賦予的緣故,在這一節則想討論テオドール除了是Theodore的其中一種表記型態之外,在作品中有什麼意涵。

テオドール就我記憶共出現四次:
1. SoundFile.1954/04中,藍桐稱呼セオドア為「テオ」。
2. DLC初鳥篇,初鳥初次得知セオドア名字時,他的反應是:「Theodore(テオドール)?<神的贈禮>嗎?」
3. DLC初鳥篇,1999年的動亂中,初鳥在得知セオドア擁有大天使加百列的因子後,他換了個語氣質問:「那回答我吧……『神的贈禮<テオドール>』」
4. DLC結尾動畫快速閃現的大事年表,1912年客船ポラリス號沉沒事故,下方寫著「抱歉啊,テオドール」

特別引起我注意的是第3點,初鳥在那個時間點刻意稱他為「神的贈禮」,並且標註了「テオドール」,表示這兩個詞是同義詞。理論上セオドア這個名字究其源頭同樣是「神的贈禮」的意思,這裡初鳥卻是選擇了「テオドール」,似乎彰顯了這兩個詞的連結性更高。

回頭檢視第2點,初鳥雖然是說Theodore,後頭的括號卻也是テオドール,並且也是同時提到神的贈禮。儘管不明白背後原理,但就觀察結果來看,「テオドール」不只是單純的人名,還包含了更多「神的贈禮」的意涵在。

換句話說,可以把テオドール當成是個稱號,以及因子。

用這個想法來檢視第1點,為何セオドア在聽到藍桐叫他テオ會這麼激動呢?從幕間來看,セオドア原本只是對自己不老不死的體質感到困擾,似乎並不清楚自己體質特殊的原因,此時也看不出他有什麼對神或對神之愛的敵意,單純想和ルメルト過生活而已。

在隱者之間SoundFile.1954/04中,除了第一節引用的內容之外,還有以下這段:
貴様らみたいな奴らに一片もやるものか
ルーは俺を人間だと言ってくれた、全部解った上で!!
だからお前らにやるものなんてないんだよ!!

簡譯:
像你們這種傢伙,我連一片(一部分)都不會給
ルー在了解一切後,告訴我我是人類!
所以我沒什麼可以幫你們的!!

這段話中提到ルー(應指ルメルト)把他當人看待[6],這顯然不單只是厭惡別人叫錯名字而已,還顯示了セオドア之所以那麼激動地回絕藍桐的請求,與他「身為人類」這點有關。

依此推論,藍桐稱呼セオドア為「テオ」,是將他當作「賢者之石」來對待,才會惹怒セオドア,並且大力否認自己是テオドール(神的贈禮)。

根據第一節的推論,藍桐和無諦早已知曉セオドア與賢者之石的關係,在這場會面中告訴セオドア這個真相,而此時的セオドア就和45年後的初鳥一樣,聽到自己的特殊體質乃是出自於一個荒謬的真相,知曉自己「只是個道具」而難以接受。所以在1999年的動亂時,セオドア才被初鳥激起情緒。

おもちゃじゃ、ない、だあ?
そんなの俺だってよく分かってる!!!
俺は、俺たちは、遊び道具じゃ、ない、
生きてる、生きてるんだよ、
生きて死んでいくんだよ!!!

簡譯:
不是玩具?
這種事我當然非常明白!
我、我們,不是他人遊玩的道具,
我們活著,是有生命的啊
是有生也有死的生命!

以上是針對テオドール所代表的意涵進行的推論,我認為テオドール在本作中並不是Theodore這個名字的表記,而是「神的贈禮」此一因子的名稱。我自覺其中有不通順之處,但是セオドア本身具有「神的贈禮」此一因子,我認為是具有高度可能性的。

下一節將針對「神的贈禮」與「セオドア及從他身上散失的六個碎片」兩者的關聯性進行推論。


------------------------------------------
[6] SoundFile.1954/04這段音檔並不長,然而卻出現了「ルッツ」和「ルー」兩個不同的稱呼,頗為引人疑竇。只是依照幕間的劇情,セオドア平常都稱呼ルメルト為「ルッツさん」,也有提到ルメルト認為他是人,都能與這段音檔核對得上,儘管可疑,還是推定「ルッツ」和「ルー」都是指ルメルト。






四、七片碎片與聖靈的七種恩賜




早在DLC發布後,就有神人發現碎片數量與姓氏中含有數字之人的關聯,並推理出一些人選。而到了幕間發布後──感謝梟的唱名,一口氣揭示了大部分的碎片,加上由玩家視角可得知的第二碎片,即可湊齊所有的名字為:初鳥創、二城龍、三輪帝太、四阿轍、五十嵐大娛、六鹿視澄、七海いづ。

然而,六鹿視澄和七海いづ明顯有奇怪之處,他們僅各自有一半的紫髮赤眼。加上從DLC與幕間看到的隻字片語中,可推測七海いづ原本是視澄的兄弟いづみ──是兄是弟我覺得還有待商榷,為了行文方便,以下就稱為弟弟[7]

我的推測是:原本第六碎片在六鹿視澄身上,視澄把自己的碎片分一半給弟弟。為了符合因子,他為弟弟找來帶有因子的肉體──原田家系的血脈,並讓他姓「七海」,讓新生的七海いづ佔據「第七碎片」的位置。

之所以有這樣的推測,主要基礎來自織江真理的繪本《鳥姬與七位幽靈》。從故事中可以看到,七位幽靈是神聽到鳥姬的祈求後,派下來幫助她的存在。前六位幽靈是逝者的亡靈,各自擁有在世時的掛念,從他們的職業中可以對應到前六位碎片的身分。這裡我就不一一詳列了,基本上六位幽靈與六位碎片的呼應性已是無庸置疑,在幕間結尾動畫中,甚至在每位幽靈的台詞後放上人物剪影或代表性標誌[8]

繪本故事中,第七位幽靈並非逝去的亡靈,而是被詛咒的王子的生靈。不管是亡靈還是生靈,他們七位是一起「奉神之意」前來幫助鳥姬,可以理解成,七位擁有同樣的部分──都是「碎片」。

既然前六位都有明確的對應者了,那麼第七位或可推定為セオドア本人。雖然聽起來有點弔詭,他應該是發散出碎片的本體,怎麼會變成碎片之一?換個角度來想,當セオドア失去部分碎片,他也已經不再完整而成為碎片之一,是最大的一塊碎片。

支持我這個推論的證據在DLC原田實篇,至高天研究所某資料室的一本書《七つの賜物》(暫譯:七個贈禮),利用網路搜尋得知,其所指為「聖靈的七種恩賜」(Seven gifts of the Holy Spirit)。這本書中,第一頁以英文列出七種恩賜的名稱,接下來每一頁介紹一種恩賜。值得注意的是第一頁的七種恩賜的排序,與後面頁數的標號是不同順序,顯得別有用意。

先前在初鳥創人物談中,我便提出初鳥的天性之一為Fear of the Lord,即是從這本書得來。除了編號一的恩賜與初鳥相符,而編號三的Fortitude及編號六的Understanding,感覺也與三輪帝太及六鹿視澄相符。其他幾位由於不太明瞭他們的人格特質還無法肯定,但乍看是沒有明顯違背的。也就是說,可以推定七種恩賜是對應到七片碎片的特質。

接下來來看編號七的恩賜:
七 Wisdom
上知。真実の想起、己を知る。

簡譯:
大智慧。憶起真實、認識自我。

我認為這項恩賜與セオドア的相符程度很高,至少比七海いづ還要高,セオドア顯然知道不少關於他所處的世界的真實。這個觀察結果可以作為セオドア是第七碎片論點的佐證。

而且進一步聯想,「聖靈的七種恩賜」與「神的贈禮」,不覺得意涵接近嗎?
或許能這麼解釋:他們七人結合在一起,才是全套的神之贈禮。

話題回到七海いづ,假設セオドア是第七碎片,那麼七海いづ就是假冒的第七碎片,是他們藉由操作性因子賦予,使七海いづ擁有第七碎片的因子。於私,是視澄想要保存兄弟(いづみ)的存在;於公,可能是賢者會作為能對付セオドア的策略之一。

之所以能成功,我做了一個可能的猜測:
由於セオドア使用操作性因子賦予,賦予自己大天使加百列的因子,使得第七碎片的因子減弱。而他們則用原田血脈加上帶有數字的姓氏七海,使得七海いづ身上的第七碎片因子增強。

但我不認為第七碎片的因子就此轉移到七海いづ身上,真要說的話七海いづ身上的成分還是第六碎片,這個操作性因子賦予只是為了讓七海いづ能夠作為足夠有力的「登場角色」。也就是說,第七碎片的因子目前是曖昧不清的同時存在セオドア和七海いづ身上。

以上推論有個未能解釋的部分,就是第六碎片如何分成兩半?我想碎片絕對不是說想分就可以分開,個人盲猜和視澄的碎片特性有關。視澄在對上二城龍的時候喃喃說了一句「吸收型嗎?」,搞不好視澄是分裂型啊,那初鳥大概就是增殖型了(胡言亂語)。


------------------------------------------
[7] 關於六鹿視澄與いづみ為兄弟的推論,在此簡單說明。線索主要來自DLC宇津木篇,視澄特別索討一名兒童,宣稱是「為了不方便出門的弟弟找玩伴」。我想包含宇津木在內應該沒人相信真的是當玩伴,但好的謊言總要參雜些事實,我認為視澄確實擁有一位親兄弟。此外在幕間中,視澄對於二城龍口口聲聲叫他兄弟而不爽,直言「我的兄弟一直以來都只有一位」,與前述的推測相符。
同樣在幕間,台下慣性的稱呼いづ為「いづみ」,讓いづ立刻不耐煩地反駁自己叫做いづ才對,可以推測出他的前身應該是叫做いづみ。這時我們來檢視六鹿家族目前出現過的人名:六鹿勝見(かつみ)、六鹿視澄(みすみ),可以看到兩位名字中同樣擁有與「看見」相關的元素,並且同樣以み結尾。いづみ這個名字,結尾音み符合原則,雖然漢字不明,但從いづ擁有的能力是「千里眼」來看,可以很容易聯想到這是源自六鹿家的因子。
基於上述線索,いづ原為六鹿家人、並且是視澄親兄弟的可能性很高。

[8] 幕間的結尾動畫,到了第六位幽靈的部分,既沒有剪影還出現雜訊,接下來也沒能公布第七位幽靈,而是顯示資訊:《鳥姬與七位幽靈》的繪本版與原作有內容上的差異。就這樣的演出來看,第六和第七碎片可能另有什麼額外的發展,但繪本版為了讓故事簡單化,更動了這部分。目前尚無法知曉原作究竟是怎樣的故事,因此暫時仍以繪本版作為分析的材料。






五、1954年電鋸事件




我在《楔子》中,將セオドア碎片散失、原田無諦失蹤以及宇津木藍桐精神失常,此三則變異全都歸因於1954年4月所發生的事件。由於該事件的記錄音檔有出現類似電鋸的聲音,因此以電鋸事件代稱。

電鋸事件的紀錄見於隱者之間SoundFile.1954/04,從聲音與對白中,可以得知當時藍桐似乎對セオドア做出某個提議,造成セオドア情緒崩潰,憤而拿電鋸試圖砍頭自殺。無諦則想要安撫セオドア,似乎離他較近而有被傷及的危險(藍桐出聲要無諦小心)。

首先讓我們檢視這三起變異發生的時間點:
  • 初鳥的生日是1955/4/1,往回推估受孕時間,セオドア理應在1954年對初鳥海未進行「受胎告知」,也就是說碎片是在1954年跑到初鳥海未身上的。
  • DLC宇津木篇,織江真理提到「家父失蹤已經三十年了」(原文:父もかれこれ三十年間行方不明。)往回推估是1955年以前失蹤[9]
  • 宇津木藍桐的書信提到:「從那一日,也就是你(無諦)消失起已經■年過去了(中略)而我也受到那一日的影響,能保持意識的日子不多。」言下之意似乎指藍桐的精神異常與無諦消失是同一天發生的事[10]

綜合上述三段資料,我認為1954年的電鋸事件,有可能同時造成了セオドア散失碎片,距離セオドア較近的無諦瞬間從這個世界消失,而站位較遠的藍桐則是精神意識受到影響,也許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現象(總覺得克蘇魯感濃厚)[11]

至於造成這三人異變的實質原因,有可能是セオドア情緒過於激動而引發賢者之石的力量。這個說法來自於噗浪偷偷說spider4620:



由於賢者之石的情報過少,目前唯一稱得上能夠作為佐證的只有宇津木對上セオドア時,現場情況確實符合宇津木情緒激動而爆發賢者之石的力量。原田實與宇津木對戰時,儘管同樣是情緒激動,是否使用賢者之石的力量仍有待商榷[12]

不過畢竟初鳥創是セオドア的碎片,至高細胞某程度與セオドア的細胞有相像之處,因此若以至高生命體作為觀察對象,強烈的意念與情緒都是造成能力波動的因素,或者該說當有強烈意念時多半情緒會相當激動。以初鳥首次能力失控──1978年神知大學研究所事件──來看,反推セオドア也會因情緒激動而造成能量失控,感覺也頗為合理。

接著來看另一個線索,出自隱者之間,隱者所說的話:
あの時の現象、果たして枠を守ろうとする神の裁きだったのか。
それとも彼の一生命、一存在としての嘆きに石が応えたのか。

簡譯:
當時的現象,果然是為了保護框架而降下的神之裁罰嗎?
或者是,石頭回應了他作為一個生命和存在的悲嘆?

在隱者之間的隱者就是原田無諦,有許多線索都可以指向這個論點,應該幾乎是定論了,為求簡便這裡不再論證。

這段話中提到「石頭」,又有「他的生命、存在」等關鍵字,很容易就能聯想到是在指セオドア,那麼所謂的「當時的現象」應該就是指當セオドア砍頭的瞬間發生的異變。

無諦認為產生異變的原因有兩個可能:神的裁罰,以及賢者之石的回應。個人覺得這種並列的疑問句,要不就是兩者皆是,要不就是兩者皆非,我傾向於兩者皆是。

是否為神的裁罰不好證實,但從神之愛的觀點來看,我是覺得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是神之愛推動的啦,所以要說這是神的意思也沒錯;至於賢者之石的回應,與前述關於情緒波動造成石頭力量爆發的推測相符,可作為互證。

下一步,來進行「當時的現象」究竟是什麼的推論。無諦提到「為了保護框架而降下的神之裁罰」,其中的「保護框架」頗有意思。

除此之外他還說過:
私のいた世界は、”全て消されてしまった筈”だ。
辿り着いてしまった「彼」によって。

簡譯:
透過到達了(某處)的「他」。
我所在的世界「應該已被全部抹消」。

另一則線索來自DLC初鳥篇,セオドア激動表示:
だからこそ、俺は絶対に普遍的な救いを手にすることは許されないし、
”あれ”を認識<し>られる手段が存在するなら消さなければいけない!!

簡譯:
這就是為什麼我絕對不被允許接受一般的救贖,
如果有認知到「那個」的方法存在,就必須消除它!

從這些語焉不詳的話中,我進行了一些揣測:
隱者所言的「他」若是指セオドア,可知這個世界之所以會消失,契機來自セオドア到達某處,而這個某處未必是具體的地點,而是到達了某個境界──接觸到「框架」,或者概括稱之為「世界的真理」。

隨後保護機制啟動,消除セオドア和無諦的存在,無諦就此逐漸失去形體,變成了「隱者」;セオドア則由於因子(神的贈禮)的存在,沒有直接被抹消,而是散失碎片,不再完整的石頭已無法再次到達該處,所以還是可以說保護機制已達到成效。

前述的保護機制層級顯然低於神之愛,セオドア擁有的因子足以讓他繼續在這個世界存在,並且由於知曉部分世界的真理,他順水推舟進行操作性因子賦予,使自己成為「傳達上帝話語的告知者──大天使加百列」,在最終審判到來之前,找出到達神之愛並進行干涉的方法。他四處奔走,為保存這個世界而努力至今。

當時同在現場的藍桐僅是精神混亂,相較之下顯得輕微,我以此結果反推,提出乃是因為他當時離現象中心(セオドア)較遠之故。然而,我覺得這個說法是略顯薄弱,畢竟就事情經過來推測,他們就算有距離也隔沒幾公尺,真的就因為那幾公尺而有這麼大的不同嗎?

因此我另外尚有想到兩個可能,一是根據他們身上的賢者之石大小強弱差異,藍桐所剩不多,他能接觸到的世界真理不多,所以影響最小;二是他們三人承載的因子不同,所以最後呈現的效果不同。

根據他們名字來發想的解釋:
セオドア:名字意為神的贈禮→分成七塊,成為聖靈的七種恩賜。
無諦:自稱名字意為揭示虛無之人[13]→變成虛無的存在。
藍桐:在信中自嘲藍桐寫亂文,藍和亂是同音字(らん)→精神混亂。

雖然有點硬凹,但比起站位遠近造成的差異,這個名字因子的解釋說不定還比較有道理。說起來,三種說法彼此並沒有牴觸,也可能是以上皆是呢。

以上是關於電鋸事件我所做出的推論。由於時間與精力的限制,我這次沒有認真地全面研究隱者所說的話,只大概匆匆看過,抓取幾個用得到的資訊,若靜下心來整個細細思量,可能還能獲得什麼想法也說不定。

牽涉到世界真相的部分,是我後期對《細胞神曲》著迷的主要核心,但是由於情報過少,可見的情報又都是我所不熟悉的領域,這方面就難以做什麼推測。

像是セフィラ(質點)、da'at等知識我還沒能研究。三年前我記得就有看到神人進行了關於卡巴拉、生命之樹的科普,以及推測セオドア是其中一個セフィラ。我是有看沒懂,若CoM有再進一步透露更多資訊,再來研究吧。

就無諦透露的隻字片語,世界之所以沒有按照原本預定消失,可能是有セフィラ從中干涉,換句話說,セフィラ是能影響到世界運行的存在。

這個世界之所以還沒消失,是セオドア的影響嗎?セオドア是否因為獲得大天使加百列的因子而成為セフィラ呢?或者相反過來,是因為セオドア原本就具有セフィラ的地位,所以才這麼輕易就能獲取加百列的因子呢?

也可能不是セオドア的緣故,無諦又有說以前有人曾經來隱者之間喚起他,他想起來是三個人影。說到三個人,就會想到System N.H呢,也許他們三人是セフィラ?

不好意思,話題扯遠了。
在這一節推論到電鋸事件後セオドア觸碰到世界的真理,因而知曉了他所在世界的終焉。下一節將會討論セオドア為了保護這個世界,究竟打算採取什麼行動。


------------------------------------------
[9] DLC宇津木德幸篇,與織江真理的通話。當時為1985年5月,往回推算30年,為1955年。雖然與電鋸事件還差1年,但仍符合語境。

[10] DLC宇津木德幸篇,藍桐的書房,給無諦的最後一封信件。原文為:
あの日から、そして君が消えてしまって■年近く
(中略)
それにあの日の影響で 正気でいられる日も少ないんだ

[11] 關於時間點的推測,這裡其實存在兩個疑點,在此列出:
a.以十月懷胎或是280日來計算,初鳥降生在媽媽子宮該是1954年6月左右,但電鋸事件發生在4月,有1-2個月的時間差。我硬是做了個解釋是要等因子賦予,例如初鳥海未是在6月才與善貴訂下婚約,或者碎片必須等到受胎告知才會開始成人等等,這些解釋沒有線索支持並不夠力,但本篇文還是暫時忽略這1-2個月的時間差,主張碎片是在4月飛散。

b.在DLC片尾跑馬燈快速閃過幾個重大事件,其中之一為:
1954:「二例にあける■■の拡散」
『君に蒼を、我が子孫に翠と赤、そして虹色を』
加上在隱者之間無諦提到他的遺產(アーティファクト)繼承者們,兩者可以互相呼應。假設跑馬燈顯示的是無諦,這個時間點是在電鋸事件前還是後呢?如果是電鋸事件前,莫名其妙開始分遺產也太怪了吧;如果是電鋸事件後,依照我的推論他已經在這世上消失了,那麼他是在哪裡把「蒼」交給對方,以及把其他三個交給子孫?若是電鋸事件後無諦暫時還沒立刻消失,似乎比較合理。
這個疑點我目前的解釋是,無諦是在異空間將遺產交給那位神祕對話者。同樣這部分尚未明朗,本篇文暫時忽略這個疑點,主張電鋸事件當日無諦即消失在世上。

[12] 我在先前寫的文中有進行過實光的能力推測,以及賢者之石發威的時間點在哪,不過證據過少不足以下定論。而後我買到了設定集,其中對於實光的能力相當語帶保留,我個人暫時不將其納入考量。特此註解,周知手邊有設定集的閱覽者們。

[13] 出自隱者之間,隱者自述在人世的名字的涵義。「照らす」通常是翻譯成「照亮」,但辭典中它也有「比較、參照」的意思。另外我直接查了「諦」的字義,有「揭露、超脫、總括、領悟」等等,沒有與照亮相關的意涵。再來我參考「照らす」的英譯「illuminate」,這個英文單字有照亮與闡明兩種含義。最終採用揭露、明示,翻譯成「揭示」。
額外一提,原來「諦」的解釋那麼多種,搞不好「無諦」的意思根本不是「無を照らすもの」。雖然這篇文中我都將隱者說的話預設為真實不假以作為線索,但我背後時刻記著Code: Dante的警告:「不要相信原田無諦」。






六、セオドア的目的




延續上一節的推論,セオドア在電鋸事件後,他開始為了保有這個世界的存在而努力。首先他進行了「操作性因子賦予」,使自己擁有大天使加百列的因子。

大天使加百列的其中一項為人所知的事蹟是「吹響號角宣布最終審判來臨」,或許セオドア以獲得這個因子為手段,延續了最終審判日的時間點。或者是「傳達上帝話語的告知者」這個職責,讓セオドア得以用紫字提示玩家通往正確的道路,這個世界因此尚未走到盡頭。

其實我並不太能釐清セオドア為何要讓自己擁有大天使加百列的因子,像是紫字提示的部分,セオドア說這是「職責」,似乎是他獲得加百列因子後不得不做的工作,而非他想獲得的立場。

話雖這麼說,使阿藤春樹(與玩家)順利享受神之愛,看來似乎是セオドア希望的走向。像是在DLC開頭自言自語說終於前進了一步,以及DLC結尾給玩家的訊息,他特別提起「從『汝,享受神之愛嗎?』那句話以來」,似乎意味著他現在之所以能寄訊息給玩家,是因為阿藤春樹(與玩家)接受神之愛的緣故。

這個世界是由神之愛所轉動的──說起來,玩家應該也是神之愛的一部分。セオドア最終目的是干涉神之愛,訊息若能成功傳達給玩家,也就代表干涉神之愛有望了吧。所以他才會做這個實驗。

關於加百列與紫字相關的推論就到此,接下來要推論的是セオドア最終目的。

セオドア最終目的是保護這個世界。關於這部分的推論主要來自DLC初鳥篇,他明確的對初鳥表示他喜歡這個世界、想要保護ルメルト存在過的這個世界。這部分我認為不需要額外多想,他已經很誠心且明白的告知了,偏偏初鳥往錯誤的方向解讀。

我這裡要討論的是,セオドア保護這個世界的手段是什麼,具體而言他要改寫神之愛的哪個部分?

セオドア曾對實光表示:「找到神之愛後要做的事情,以結果來說會讓過去改變」。不是要改變過去,實際上卻會發生過去遭到改變的結果──我想出的解答是:「讓自己的存在消失」,也可以說是「讓賢者之石自始不存在」。

世界重新來過,1912年以後Theodore還是Theodore,不會在1954年因電鋸砍頭而造成世界異動,不會產生碎片們。初鳥不會誕生,也就沒有徬徨,1999年的動亂不會發生,還有很多很多事……
所以セオドア在2018年對實光如此言道:「以結果來說會讓過去改變。」

關於這部分的推測,有個佐證來自於隱者之間,在玩家將離開之時,無諦請我們幫忙轉告「他」(明顯是指セオドア)一些話,然而話說沒多久便受到外力干擾,部分文字無法顯現,其中幾句經推測為[14]
消えないでくれと、戻ってきてくれと。
その方法では、それでは君は、ルメルトの存在も時間も、情も投げ捨てることになる。
君も、報われるべきだ──

簡譯:
不要消失,回來吧。
用那個方法的話,你對ルメルト的存在、時間以及投入的感情都可以捨去。
你也值得擁有報償。

無諦的言下之意似乎是希望セオドア捨棄那個世界,セオドア可能是能到其他次元的存在,無諦認為他沒必要執著在那個注定要消失的世界,而且採取某個方法的話,就連他至今為止執著的理由(ルメルト)都會失去,屆時他也不會感到痛苦或失落什麼的。

從中可以看到無諦說「不要消失」,我將其作為セオドア打算讓自己消失的佐證,也是唯一的線索。坦白說實在太過於簡單粗暴的直指結果了,要是後來揭曉セオドア真是如此打算,我反而會感到失望。

雖然這一大長篇文章推論下來,賢者之石似乎是造成這一切亂象的源頭(包含有某人亂複製做藥),但轉念一想,又怎麼能確定賢者之石消失,這個世界就能保存下來呢?根據セオドア的態度,我認為他是基於非常明確的想法在行動,不曉得他是否掌握到保護世界的確切方法。

就如原田無諦的《想像鄉》,一個故事到了結局,前方就是一片虛無,究竟有什麼方法能讓故事永不結局?或者是從其他角度切入,用另一種方式來達成即使結局也能持續讓世界存有?我目前還真想不到。


------------------------------------------
[14] 由於部分文字被遮蔽,我的日文能力不足以推測,這裡是仰賴實況主而得知全文可能是什麼。在此附上我所參考的三位實況主的影片紀錄連結:蛋塔レイ(台)、射命丸★文(中)、きのチャンネル(日)。有三個人都是一模一樣的推測,應該是正確的吧!






【延伸1】神之愛的接受器廣布世間




這個主題是當初我在寫初鳥創人物談的過程中所思考的內容。我在揣摩初鳥如何看待セオドア,為何要血洗至高天研究所,以及要讓所有至高細胞滅絕等行動,得出的結論是:初鳥認為自己被セオドア騙了,將至高細胞移植到其他人身上是對神之愛的褻瀆。

セオドア在初鳥15歲之時與他約定要一起前往神之愛,他對初鳥表示細胞研究是必要的事,先是帶著他到神知大學進行研究,結果不幸發生初鳥情緒失控能力爆炸。後來顯然是記取教訓,改為成立小團體「阿卡夏之民」,藉由宇津木家族的供應,以及有力人士(例如國會議員六鹿勝見、トラジキッド研究所)的贊助,開始進行細胞研究。

後來セオドア也相當積極奔走,籌措資金成立至高天研究所。雖然他在研究所正式成立前就被初鳥除掉了,不過我想在細胞研究方面的目標應該沒有改變,就是解明細胞的特性並且試圖普及化。這裡就產生一個大疑問,為什麼要讓細胞普及化?

讓我們從較低層的理解來檢視,蛇淵認為至高細胞是用來篩選能夠登上方舟的純淨之人,擴大解釋來說就是被神選中的人、能接受神之愛並獲得淨化的人。而從高位來看,初鳥本人對自我的認識是「神之子」、「神之愛的發信器」(至少在1985年以前是如此),他作為神之子的任務就是要將神之愛帶給眾人。

上述兩者都可以導向,信徒/一般大眾為「神之愛的接受器」,按照這個邏輯來看,初鳥或許認為只要至高細胞能夠普及化=他作為神之子的任務達成,自然會開啟前往神之愛的道路。

到此我解釋了初鳥要進行細胞普及化的動機,接著要討論的是セオドア,他早就知道初鳥不是神之子,但他一直都很積極在協助初鳥進行細胞研究與普及化,顯然另有動機。

最一開始我想到的解釋是,セオドア本人也想了解細胞。在DLC初鳥篇中,セオドア說他當初不曉得怎麼回收碎片,應該對碎片的性質也一無所知,所以他才協助初鳥研究。但這無法解釋普及化的動機。

於是我轉個角度來想,儘管兩人詮釋的方式不同,或許セオドア想要達到的結果和初鳥是相同的──也就是至高細胞普及化,將會開啟前往神之愛的道路。

這時讓我們把鏡頭轉到宇津木藍桐這邊,在藍桐的舊書房筆記中提到:
複製した『L』も多くは無い。足掻いて三十年分。
(中略)
十二分に”受信機”は世界に浸透した筈だ!!
ならば効力が失効するまでに事が成されば良し!

簡譯:
複製出的『L』也不多了。努力掙扎也就三十年的份量。
(中略)
充足的「接受器」應該已經滲透到這個世界了!
既然如此,如果能在效果結束之前把事情辦好就好了!

這份筆記主要在敘述藍桐對於Lapis存量不足而感到苦惱,我們可以依此推論,這段提到的「接受器」和「效力失效之前」,乃是指吃下含有ラピシン成分藥品的人將會成為接受器,但這個效果是會消退的,他希望能在那之前達到目的。

雖然不確定藍桐寫下這筆記的時間點是何時,但從第五節的推論而言,會是在電鋸事件發生前所寫。假設訂為1954年,30年後即是1984年,此時已經有成功的至高生命體Host產生,至高天研究所差不多要成立之時──這個時間未免太過於剛好。

移植細胞聽起來就比起吃藥擁有更高強度的接受器功效,難道セオドア是為了延續宇津木藍桐的計畫,在藥品失效之後,以另一種方式來「使接受器滲透世界」?這似乎再次證實讓接受器普及世間與到達神之愛很有關係。

然而,在1984年飛機事故後,セオドア便離開至高天研究所,後來在1999年回去一趟也只是陪原田實,似乎對於至高天研究所的細胞研究不感興趣,既沒有協助卻也沒有干涉。即使在那之後,至高天研究所的研究明顯走歪也沒再理會。這似乎推翻了前述的假設──倒是未必,因為他找到了原田實。

我回頭重新思考「接受器普及化」與「到達神之愛」的關聯何在,然後得到了一個想法:重點其實不是普及化,這是個撒網捕魚的概念!

藍桐也好,セオドア也好,他們透過各自的手段去「激發」人們擁有因子的可能性,然後從中找到某個可能性最高的人。

在DLC磯井實光篇,セオドア對實光表示:血緣是很重要的因子。顯然也只是一個因子而已,他都對織江真理如此關注了,要是他想,絕對能找出原田無諦所有的後代一個個檢視。但在透過初鳥知曉原田實之前,他並不知道原田實的存在,可見得他原本並不在意原田因子,或者說對原田家的在意範圍僅限於「出產的作品」而已。

同理,セオドア明知德幸是宇津木家人,還和詩人維吉爾同天生日,但他對德幸看起來也沒有特別關注。所以我這麼推測:宇津木德幸雖然擁有複數的因子,但不是セオドア想找的因子,他想找的,應該是有可能擁有「但丁」因子的人,在《神曲》中登上至高天的旅人[15]

セオドア想必是從原田實身上感應到了什麼──雖然我至今仍想不透「實」這個名字到底含有什麼因子,讓セオドア光是聽到就顫慄啦,就因為含有「成果」的涵義而已嗎?

在DLC磯井實光篇,他坦承:
君の可能性は大きいと思っているよ。
だから接触した、これは事実だ。

簡譯:
我認為你的可能性(擁有實現某事的前景、潛在的發展性)很大。
這就是我接觸你的原因,這是事實。

拉回原話題,或許セオドア當初曾想要參考宇津木藍桐的做法,讓多些人成為接受器,好找出擁有較高可能性的人,但是當他知曉原田實的存在後,發現他的可能性高過其他人。尤其在1999年的動亂後,實覺醒了能力,又改名為實光,總覺得又賦予了新的因子。

這解釋了セオドア後來就不理會細胞研究的原因,而且至高天研究所後來基本上靠著宇津木的執念在運行,已經從單純的研究設施變成邪教了,セオドア可能覺得遲早會崩潰,就不去理會了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要是當初沒開啟細胞研究,初鳥沒陷入迷惘導致Ark成分減少,至高天研究所也就不會致力於研發origin α;沒有セオドア的刺激導致初鳥發瘋,磯井來請求初鳥拯救晴己,也不會有如今接受神之愛的阿藤春樹。這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啊!

以上是我對宇津木藍桐的藥廠與至高天研究所,兩者進行的工作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推論。


------------------------------------------
[15] 我在檢查詩人維吉爾生日這條證據的時候,順便查找了一下但丁的生日,發現原田實的生日和但丁的忌日同樣是9月14日;而但丁據說是在雙子座的期間誕生,雙子座的第一天5月21日,正巧就是阿藤春樹(磯井晴己)的誕生日呢。知道這件事之後,感受到這兩人的可能性確實很大。






【延伸2】鳥姬與七位幽靈的其他解讀




這部分是第五節的延伸。

《鳥姬與七位幽靈》的繪本版故事結局是鳥姬與王子打敗魔女,結為連理,並生下許多孩子。當初第一次讀到這個故事時,我便對結局感到些許怪異。總覺得,一般兒童故事的結尾大概就寫「公主與王子結婚,過著幸福的生活」,或者說「他們共組幸福的家庭」,「生下許多孩子」似乎顯得很刻意[16]

由於這個生孩子的結局,是造成諾亞執念的其中一項元素,原本我以為這是作者為了達成這個效果而刻意加筆,但在寫這篇文的過程中,我發現如果融入七碎片來思考,解讀方向就不大不相同了。

我在推理出第七碎片為セオドア後,對於繪本呈現的故事要如何解讀,感到相當的好奇。假如王子=第七位幽靈=第七碎片=セオドア,那麼「鳥姬」又是在指涉誰呢?

以現有的線索來看,我認為最大的嫌疑者為阿藤春樹。

鳥姬達成了六位幽靈的願望,而獲得了他們助力,可以解釋成她獲得了六種恩賜,也就是得到了六片碎片。阿藤春樹替代初鳥成為origin,成為至高細胞的源頭,有可能即意味著他得到第一碎片。

如此這般,按照繪本故事發展,或許可以推測阿藤最終會吸收六片碎片,成為和第七碎片力量相等、甚至是高於他的存在,而做為第七碎片的セオドア將協助他「打敗魔女」。

至於生孩子的部分,當然不是單純照字面解釋。我憶起「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我的枝條」,這句話出自約翰福音,在CoE本篇中有在書上讀到,磯井實光的書也有寫到,至高天研究所包含初鳥在內也常提到這個比喻。尤其origin α最終是以葡萄為基底培育出來,使得這個比喻格外名符其實。

阿藤成為至高細胞的源頭,亦即他成為了新一代葡萄樹,而他的枝條上所結的果實,便是體內有至高細胞的人們,現存人口包括:倉知輝美、柳仁奈、熊崎花蓮、磯井實光、磯井麗慈、信濃榮治,這六人便是現在阿藤這株葡萄樹的果實,也可以說成是「孩子們」。

另一方面,在DLC揭示セオドア的細胞具有安定至高細胞的功效,除此之外應該還有其他的效果,例如アニー並非至高生命體,但她擁有セオドア的細胞而具有超乎常人的力量。儘管セオドア明言自己並不是擁有至高細胞,但能夠植入他人體內、並且造成他人體質發生變化的部分看來是相同的。

繪本故事的結尾,或許是在預示阿藤和セオドア的細胞將會大量廣布在人類之中,而這又與上一節提到「高細胞普及化,將會開啟前往神之愛的道路」的假設有所呼應。(雖然在上一節後半段我推翻這個假設了)

我對繪本故事的解讀目前大致如此,猜想的成分居多,雖然有其合理之處,卻也有許多無法解釋得通的地方。
鳥姬的遭遇和阿藤有類似之處,但用泥做成假國王王后的部分對不上。
王子的遭遇與セオドア則差異很大,王子的詛咒所代表的含意也不明。
大反派魔女究竟指誰我也毫無頭緒。

還有故事中提到的動物送的七色劍,與魔法少年帝太的勇者之劍顯然也有呼應。
根據幕間的劇情,魔王與帝太的談話中,總感覺魔王意指勇者想拯救世界的話必須犧牲自己,此時勇者手上的劍是五道光芒,是否表示勇者必須犧牲成為第六道光芒,並由擁有第七道光芒的人(=第七碎片=繪本故事中的王子角色)揮動光劍才能拯救世界?

話說回來,不管《鳥姬與七位幽靈》的故事到底該怎麼解讀才正確,我想セオドア是不想見到其預示的終焉才會幾十年來都持續不懈的行動,解讀正確也好錯誤也罷,總之我相信未來不會照著故事發展進行的。


------------------------------------------
[16] 在註解[8]有提到幕間的結尾動畫顯示:《鳥姬與七位幽靈》的繪本版與原作有內容上的差異。事實上設定集中有簡單敘述原版結局是什麼,原版的結局走向不同,而且沒有生孩子的部分,所以我在這一節進行的推測不管正確或錯誤,未來想必都不會照這個方向進行。話雖如此,既然都花時間寫這麼多了,個人覺得這解讀還挺有趣的,就還是張貼出來囉!
額外一提,為什麼我解讀了這麼多才發現原版結局不一樣?一方面是我對設定集的內容記得沒那麼熟,一方面更是因為我基本上都是從遊戲本體找研究材料,等推論完了才會翻設定集,看看有沒有什麼漏網之魚,但若是遊戲本體沒有呈現的資料就不會採納。個人認為分析的材料不應超出遊戲本體展現的內容,若是可以我希望完全不提設定集,考量到擁有設定集的閱覽者或許會感到困惑,才註解說明。






【結語與後記】




行文至此,已經把我對セオドア其人其事能推想的部分大致上都整理出來了。在前一篇文〈三年後的現在與發文預告〉中,我有敘述為何會起心動念寫這篇セオドア人物談,大抵上是源自加入噗浪一則偷偷說的討論,希望能更完整的陳述出我的想法;但真正讓我決定寫文的關鍵,其實是【延伸2】那一節。

三年前我在寫初鳥創人物談時,興奮的發現藍桐與初鳥在「讓接受器普及世間以到達神之愛」這部分有所呼應,然而那篇文已經太複雜了,要再節外生枝實在不妥,只好留存在文件夾中。我便想到藉著寫セオドア人物談,就能把當時未能發布的部分納入了。

不過當時我大致只推演出セオドア與藍桐的最終目標相同,接著就沒什麼根基的胡亂猜想「接受器普及世間」和「到達神之愛」的關聯性何在。是在這次寫文時才發現正巧與30年份的Lapis將用盡的時間點相近,以及新想到「撒網捕魚」的概念,還有想出為何セオドア後續就不理會細胞研究的解釋。

其他有幾個地方也是當初就有一些頭緒,只是卡在某個檻沒想通就暫時放置不理。結果在撰文過程中,確認資料的同時,就莫名得到靈感想到解法了,也是因為這樣,這篇文比預計來得長,含標點有兩萬字之多。

由於個人希望寫出來的分析文不僅只是呈現我的分析結果,還要呈現出分析過程與所依據的線索材料,為的是能公開讓閱覽者檢視我的推論是否合理。

若是認同則讓我的推論更具說服力,若是不認同也能夠明確看出是在哪個環節引用的材料不足、材料解讀方向不同,或者是我漏了哪個線索沒考量進去等等。當然,有的推論本身就還有疑點無法說通,我也一併記錄下來,各位便能自行判斷要採信多少。

如此這般,無可避免會讓文章變得很長,願意看到最後的閱覽者們想必是《細胞神曲》的高度愛好者,或者是太想搞懂セオドア這位神祕人物吧!感謝你們的閱覽,希望你們能從中獲得一些理解與啟發,並且更能享受《細胞神曲》為我們帶來的樂趣。

本文完成於2023/8/31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7854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細胞神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azane20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三年後的現在&發...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ghostowo大家
無職轉生的角色成長,刻劃太猛了吧,有超越的作品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