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小說翻譯「境界線上的地平線 第六十七章」

作者:只成一事│境界線上的地平線│2023-08-07 12:47:41│巴幣:0│人氣:160
兒少保護的境界線
把這篇當作都市系列的總結(無關)
作者:川上稔

閱讀上注意:
.追加註釋用段落後用※綠字作表示。
.專有名詞、原文有旁注的單字,會在該單字後方用()作注釋。同時為了避免認知偏差,在某些翻譯單字後方也會追加注釋。英拚不代表英語。
.原文旁注的..用""代替。


第六十七章 『各方向的加速者們』

「姆......」
 如此,變成在上面的赫萊森,皺眉了。
 托利已經是被用筆來把失去的殘機數給寫在肚子上的狀態,
「欸? 熟謀? 怎嗎了嗎赫萊森」
 糟糕,口齒不清。大概有一大堆腦內麻藥正在流出,這樣子。
 可是赫萊森,打開幾個表示窗(Sign Frame)後,
「──彌托黛拉大人他們也開始了的樣子。不可以輸」
「啊咧啊咧,這是次數勝負?」
 不,如此說的赫萊森把攝影術式朝向這邊之後說了。
「戰後,要交換看紀錄片,然後給彼此打分數。──好的,是很好的表情呢。那麼請發表中途經過的感言,托利大人」


 彌托黛拉,一邊躺在棉被上,一邊發覺了一個事實。
「......嗯?」
「啊咧? 果然仰臥會害怕?」
「不是,仰臥已經靠廣義的精神訓練來克服了......,這個,是有人在做著什麼呢」
 因為靈魂正在共享,所以基本上會產生一定程度的感覺循環。可是,那個會作為包含感情等等的感覺來巡迴,是因為自己位在中間。
 王從剛才開始,就對這邊的捲曲狀態的頭髮,用手糾纏的玩弄著,
「那個,不要再玩,我們也開始做會比較好嗎?」
「不,我覺得王做自己想做的就可以唷?」
 我自己這邊,是代替內衣的泳衣裝備,並且埋在自己的頭髮裡的模樣的狀態。可是,王把那些頭髮給稍微分開,把我這邊給挖出來,
「有什麼要求嗎?」
「是什麼意思呢?」
「涅特,就我回憶之前的情況,好像會有味道會挺重要的時候,我在想,是不是要重視那個會比較好」
 而且,被如此接續言語的說了。
「而且這次,畢竟是一個晚上?」
「之前是,基本兩個禮拜以上,是這樣子的基準線─......」
「還有,涅特救我,這種感覺的,會是妳比較積極對吧?」
「這次會全部交給吾王唷? 我」
「那,就相反的來做嗎?」
「相反?」
「我來敖嗚敖嗚叫」
「那又是......」
 要怎麼辦,在這麼說的時候,王把身體沉入的靠近了過來。接著,
 ......啊。
 額頭被親吻之後,舌頭通過鼻樑的往下而來。
 被做了。


 鼻子聞到的是王的唾液的味道。雖然是正在磨著牙齒,還是咬著香袋的王,但是乾掉的話,一般會變成是不愉快的東西。可是,自己的情況是,
「啊」
「──哦,好像在顫抖著,還好吧,涅特」
「啊,我,我沒事,的」
 並不是害怕。
 是在神界"發生過"的事,一口氣閃回(Flashback)了。
※閃回 過去的經歷(心靈創傷)鮮明的回想起、出現在夢裡。
 對,在那個地方也有味道,王親吻時的香氣,那個是重複過好幾遍,已經沾染在記憶之中。
 而那個過去一口氣撲過來,於是就變得不知道是可以否定,還是可以接納了。
 神界的自己並非實體。
 所以以"第一次"來說,否定是可以的吧。
 如果可以作為經驗來想的話,會是有助於享受現在的時光吧。
 那樣的難以抉擇其中一邊的心靈變成空隙,於是推輸了龐大的記憶。
「哈」
 如此喘息之後,發現王的臉就在眼前。會看起來扭曲,是因為正在浮出淚水。
 因為有被做什麼都可以接納的氣概,所以點頭。於是,
「────」
 被交疊了嘴唇。不是單純的合上,舌頭過來了,
 ......啊。
 王的唾液的味道,來到自己的嘴裡,通過鼻子。
 變成和自己的唾液混雜了的味道之後,奇怪的喜悅到來了。


「......嗯」
「欸? 妳、妳發明了什麼嗎赫萊森!?」
「假定這裡有大瓶的牛奶瓶」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感覺太快了! 才剛開始三十分鐘而已,我覺得廣義的凶器攻擊是不是會有問題」
 不是那樣,赫萊森如此說了。輕輕地把手指放到嘴邊,
「有某人,打開了開關的樣子」


 淺間,得到了意料外的感覺。
 當要打開東照宮的拜殿的時候。不自主的,像是力量從膝蓋消失的感覺到來了。
 ......哦哦嗚。
 胸口的內側,有些深處的地方,不同於心跳的其他溫暖東西灑了出來。有了那種感覺。
 緊接在那之後,突然來了像是發燒的感覺,表示窗在自己的周圍立即展開。不管哪個都是抑制急遽的身體狀況變化的東西,
「那個,托利那邊也有感覺對吧?」
「欸? 這個,不是酒的那個嗎?」
「大概,我想是不是來自彌托那邊的閃回......」
 如此,低語之後領悟了。恐怕赫萊森也正在突入到廣義的"享樂時間"。那樣的話會一波接一波的有浪潮過來。
 ......嗯─。
 正在被大家推著走,這種說法對自己而言會是藉口嗎。
 我不愧是蓋子......,如此,一面想著這種事,一面拉起他的手。
「托利,請到拜殿一下」
「欸? 不是這個油錢箱的後面嗎?」
「就說那是神界的梗......」
 那個事淺間神社,拜殿還有本殿都是咲耶的東西。就算是模造,而且借用著場地,淺間的巫女還是不可以把神所居住的場所給弄髒。可是這次是,
「因為這裡是托利的神社,在裡面」
「啊啊,是那麼回事」
 然後,進到裡面。這裡是四疊左右的空間,
※疊 約1/2坪。
 ......嗚哇啊。
 雖然是自己準備的,可是舖著大被褥的話,畢竟還是會"有感而發"。


 結束之後就兩個人一起睡覺,一起起床嗎,如此,也有過思考那種事情的瞬間。
 做準備要在心情開朗的時候。於是一不小心就想像了那種事情的輕鬆的快樂時間。
 ......不行呢─......。
 晚上來看是超露骨。看起來好像什麼的範本,於是不自覺的也有想要拍照,再上傳到神通帶(Net),但是給納爾傑做成檔案也是無濟於事。可是,
「我想想」
 兩個人進來,在被褥上正坐。因為已經打過招呼,所以小心不要低下頭的,
「總之,這裡是托利的空間。已經,不管其他神明說什麼,發生什麼,就算這裡被物理性的破壞,在還有"型"的時候,這裡就是托利作為神明所在的地方,其他神明不能出手的場所」
「私人房(My Room)那樣?」
「是呢。好了,所以」
 同時,周圍幾個表示窗出現之後,消失而去。
「因為咲耶已經對托利進來做過確認,認可了,所以這裡會漸漸變成托利的神域。雖然有些聲音,不過請不要介意」
 朝向外頭,拍打空氣的聲音,或是灑水一般的聲響接連發出。偶爾神社也會震動,不過實際上並沒有搖晃。因為流體或地脈的相正在急遽地改寫著。然後,
 ......啊,我的權限被限制了吧。
 因為淺間,進到了東照大權現的地方。雖然是作為異常份子來看待,不過原本的松平是淺間神社的由來,咲耶也是管理者。限制很快就附帶條件的解除了。
.鐵火女:『要是要危害那邊的笨蛋,還是想從基礎平衡狀態來打壞內部設定的話就會停止喔? 要注意啊?』
 只要把所屬變更到東照宮那一邊就行了的意思吧。可是,
「我說,淺間? 也就是說,要在這裡?」
「啊,是的,嘛,會是那樣。──裡面的本殿,因為管理者是咲耶,所以不是那邊,是這裡」
「啊咧? 那,本殿會變成怎樣?」
 對提問,我把手放到自己的胸口。
「我成為托利的巫女,我給托利做奉獻之後,在本殿會誕生托利的神格」
「我不用在那邊也可以的意思?」
「是的。我給托利做過奉獻後,咲耶就會把配合了那個的神格的基礎的"型"給留下來。因為那個"型"跟托利是連繫著的,之後只要我奉獻托利下去,拜氣就會充滿到"型",拜殿會產生功用」
 所以,
「為了累積一點拜氣來使其產生功用,在年末的"月之指環"的前一刻做的話是不行的呢」


「......姆?」
「怎麼了嗎赫萊森,又要攝影什麼?」
「拍攝托利大人的臉的表示窗,要再增加一個方向嗎」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該不會變成可以用VR來重現? 我說!」
 好了好了,赫萊森如此說並且用手制止笨蛋。
「剛才, 雖然有引擎發動了的感覺,可是還有一點跨不過去的樣子......。這個恐怕,難道不是淺間大人進入了解說模式嗎」
「啊─,蓋子蓋子,確實有那種感覺」
「沒辦法,托利大人,為了援助淺間大人的發情迴路,請用快速播放」


 啊,淺間如此的感覺到了廣義的援助。
 ......應該是一成的交換,可是會滿直接的傳達過來呢!
 可是嘛,有不得不先確認的事情。是的,這是工作。是職責。
・鐵火女:『......妳,為什麼那麼忠實職務呢?』
 因為是巫女! 因為是巫女!
 雖然因為閃回的關係而有變得有一點退卻,
.淺間:『那個,咲耶? 我可以拿奉獻的時候的指南嗎?』
 和他,要怎麼進行,有必要取得同意和共識。總之,首先把那些基礎給做好,時間和體力有餘裕的話才是余聞。我那麼想。
 於是,纏繞著多到不必要的神氣的表示窗來了。一看之後發現畫面寫著"一開始的私位.貢獻法入門",就各種含意,確實是"位"呢,如此的接受了。
「那麼,那個,托利,就照這個上面寫的,做一遍」
「感覺沒有什麼頁數呢」
「不是,畢竟是給第一次的人用。而且是自古以來的儀式,就算有各種準備,也只是設立會場,我想做的事情是簡單的」
 說完,把頁面轉到了下一頁。於是在畫面的中央有文字出現了。
《靠創意和下工夫來做到接受》
「............」
 是什麼呢這個。是標準話嗎。
「是章名頁嗎......」
 翻到下一頁。於是,
《完畢》
《去睡覺》


 完了。完了之後還有要睡覺的指示。
「............」
 淺間不發一語,拉動頁面再拉回去。雖然嘗試做了幾次,不過之間沒有其他頁面。
※拉動頁面 拉,看電子書時下面可能會有的橫條,移動橫條上的圓圈到指定頁面的那個。
 因為有點介意起來,於是把表示窗做傾斜的來窺視,可是沒有其他頁面。


・淺間:『我們家的主神──!!』
・鐵火女:『哈? 什麼啦,我這邊正在做回鍋肉,不要搭話』
・淺間:『戰、戰後拜託做四人份! 是說,這是怎麼回事!』
・鐵火女:『沒有啦因為,我說妳,這種事情是有個人差異的吧』
・淺間:『不是,有一些順序還是圖解也可以吧?』
・鐵火女:『我說啊』
・淺間:『是』
・鐵火女:『就算是神明呢? 過了中年之後,也會有覺得做不來的人唷』
・淺間:『......還以為會說尺寸之類的事,結果是年紀嗎』
・鐵火女:『其他也有因為性癖,明顯不能做成指南的。建御之類』
※建御,建御雷。
・淺間:『十分感謝您洩漏諏訪相關的情報』
・鐵火女:『不是,所以說,靠創意和下工夫來做到接受是很重要的。懂嗎?』
・淺間:『雖然非常不想懂,......不過,勉強......』


 ......真是敗了......。
 眼前有在正坐的將來的主神。這邊總之不做引導不行,
「我說托利。......指南,那個,我想想,沒有了」
「啊─,剛剛的,那樣就結束? 真的?」
「對,對,對,所以呢。那個,變成要靠創意和下工夫來接受之後」
「之後」
 想了一下。熱度一下子就來到臉上,做出有點小困擾的臉之後,有正在垂頭的自覺。是說,這個,是那個,
「請給我一些勇氣」
「要把淺間的全部都變成是我的巫女,不變成這種感覺是不行的對吧?」
「再,再來一點!」
「那就全部都做一遍」
 全部。什麼都有。全套(Full Couse)。All OK。完.全.同,意。如此,連續聯想到那樣的單字之後,
 ......好、好......!
 給臉頰拍響一次之後做好了覺悟。總之在神界已經有預演過。
 所以作為前置,
「我想想,就算在搞了各種大事之後也是。名天早上,到太陽出來之前,都要待在這裡才行。靠那樣做,會準沒錯的變成是"日期變了",在那個時候透過我在這裡和托利在一起,所屬就會改變」
「啊─,也就是說要從淺間神社來睡走妳嗎」
 因為說得太直白了,所以先稍微搥一下胸部。可是,
「托利,可以,請你站起來一下嗎?」
「欸? 啊,嗯,要去哪裡嗎?」
 不是。在他的面前正坐,把手放到了寢衣上。
 窺視他之後,啊,就被用做出這種表情並且被別過了臉,我就一邊把腳絆部分的固定給解開,一邊輕輕拉動,讓他拉回視線。
※腳絆 綁在小腿的護具。
 拿下。在他的長和服之間,並沒有神之馬賽克(God Mosaic)。
 ......嗚哇。
 啊─,他如此說並搔頭。
「我說。從剛才開始就因為酒,還是其他人的"推動",所以狀況正好」
 應該說睽違許久又見到嗎,還是說記憶的美化......,我,我沒有誇大,如此心想。
 因為我這邊的呼氣碰到了嗎,他在顫抖的樣子有一點可愛。可是,
「是呀,那個,因為是做到接受,說是這樣......,所以那個,就做到接受」
 我說。
「考量到萬一,總之我會全部都做」


.鐵火女:『為什麼那麼不死心啊......。這不會有點厲害嗎?』
.淺間:『不、不是,是萬一! 考慮到萬一!』


 把嘴唇放上去,舔舐,嘗試兩、三次之後放進了嘴裡。
 ......啊。
 下巴比設想的要打不開。
 記憶與現實的差異。
 在神界發生的事情並不會閃回到實體上。跟回到這裡之後跌倒是相反的,理解到也有不會依照記憶順利進行的部分。
 只不過,只要知道那個的話,就會有記憶的引導。不勉強自己的,先從嘴唇拉離開一次,把發亮的唾液的線給用舌頭舔起來之後,
「我要開始了」
 雖然感覺已經開始了,不過還是放到嘴裡,吸允了。到喉嚨深處,用嘴巴的肉來輕輕地咬,
「嗯」
 調整好氣息的隨後。突如其來的走火了。


「欸,等一下赫萊森,什麼!? 什麼?! 突然用手指把我的嘴巴打開還倒牛奶進來是,哦哦哦噗噗噗,我會喝哦─,這一點的話我會喝哦─。怎樣! 是說妳那個好像什麼都知道的鄙視的表情是什麼......!」


 彌托黛拉,感覺到了違和感。
 現在,泳衣是胸部的固定被鬆開,下面是解開一邊,被翻過來著。
 相反,就像是這樣,這邊是一直被用嘴巴做,達到了好幾次,
※達到了~好幾次,原文沒有主詞,所以這邊也省略。
 ......嗯!?
 突如其來的,到了嘴裡。很突然。
 明明嘴巴裡什麼都沒有,可是在喉嚨深處,卻有緩慢的液體通過的感覺過來了。
 違和感很強烈,需要用到可以說是喝空氣的喉嚨的動作,
「嗯......!」
 喝。喝下了,放進去。然後通過食道,把那個錯覺給收進肚子。
 這是什麼。
 ......是智對吧!?
 指名道姓雖然很抱歉,不過沒錯吧。因為沒有任何事前準備還是氣氛就突然來了,大概,是走火了吧。接著發覺到,王也停下著動作。
「那、那個,吾王!?」
 抬起有一點暈了的頭來看之後,發現王慢慢地把臉給抬了起來。
「哎呀......。剛才,好危險──......。不是,雖然也是因為眼前有了太刺激的東西的關係,不過差點一下子就被拿走了」
「大概,我想是智那邊,智把蓋上蓋子又進入了說明模式,沒有自覺的給那邊的王的吊了胃口。那之後,又突然做很難受的事情」
「非常能夠想像......」
 現在的王,作為在神界的記憶,擁有我這邊和淺間的,兩邊的份。
 所以嘛,就我而言,
「那個,吾王? 不是說要配合智,不過潮水來了的話會有危險唷?」
 所以先做一個提案。
「我想要請王,給我一次,王的味道」


 沒有辦法喝很多呢,這是淺間的感想。
 神界的時候,自己等人是流體的身體,他也同樣。來得到的東西也是同樣,雖然也有過溢出來還是滿出來,不過在身體裡同化,並不會消失的東西在一五〇一回的計算之後就被除外了吧。
 一口喝乾之後,自覺到是頗多的量。
 這邊的周圍,表示窗出現好幾個,內容是消化輔助系,有點驚人。蛋白質是怎麼被消化來著......,如此忽然地想了。可是還是嘗試繼續,
「嗯」
 兩次,第三次不要逞強的讓它溢出去了。第四次,因為寢衣果然溼了,所以決定把前面打開到肚臍,用胸部來夾。可是,
「在神界嘗試之後我發覺到,這個,因為不刺激這邊的內側的血脈不行,從正面是非常弱呢......」
 效率不好,這是彼此的感想。
 ......遊戲的話就會積極的跑出來,可是現實不一樣呢......。
 因此請他躺下,從側邊來夾。這樣就能壓迫上下,把胸部全體給抱住的來搖動,並且嘴巴放到前端,
「第四次......」
 一面收下,味道還有氣味也一面漸漸習慣了。寢衣也透明得很糟糕。可是,
 ......嗯!?
「欸? 怎麼了嗎? 淺間。做了什麼失誤嗎?」
 不是那樣。對方......,這樣講也很怪,
「或許是給赫萊森和彌托,"推動了"也說不定呢這個」
「啊,啊─......。剛才就一直來的,這個」
 是的,如此說的自己,把他放到了嘴裡,和緩地摩擦之後才離開,然後躺到了被辱上。
 推了多少,就有多少回來,這邊也被推了。
 這次是一個晚上的勝負。也沒有時間。
 因此在這邊把長和服給左右的分開,把掉了各種東西出來的泳衣給鬆開了。
「那個,那麼,托利」
 張開腳,把膝蓋往上抬起一點。狠下心的暴露出來著,
「比、比起預演,我想大概,這樣會比較好」
 但是用手指遮住後,說了。
「......要做全部是確實的,先,麻煩,後面的事」


 托利,思考了被說了的言語的含意。
 過了一會兒,一邊挑選詞語的一邊說。
「......果然巫女,是那樣的嗎?」
「好像在神界沒有說過,不過單純是順序的問題」
 在那邊,這邊是後面。可是淺間像是傷腦筋的告知。
「全部,是這樣的規則的話,應該說我希望把主場放到最後嗎......」
「啊─......,嗯。好像能懂」
 因為懂了所以做回應。姑且,已經在神界做過預演。


 啊,淺間如此想了。他沒有把手撐到這邊的左右兩邊,而是抓住了腰骨的附近。
 ......為了不要推了之後,我會往上滑,是吧。
 因為在神界,會往上偏移一點,也就是物理運動呢! 雖然被迫這麼思考了,不過被這樣抓住的話又是不同感覺。自己也把腰放到了他的膝蓋上,配合角度。
 可是,這次,比起原本高一些的往上搖動腰部。
 從正面來的話應該有一些不好做,
「果然,嗚,要不要我背對呢?」
「不,要是看不到淺間的臉的話,強硬地做了的時候就會發覺不到」
 要怎麼回應才好呢。可是,沿著屁股的肉的隙縫,他振奮了起來。
「啊」
 被緊貼上來了,如此心想,顫抖的隨後,濕潤東西就已經到了裡面。
 ......嗚哇。
 要來了。很明顯的,不是對他的東西,而是對自己發出的潤滑感到焦急的瞬間。他把這邊拉過去,做了像是踏進一步的動作。
「......!」
 連同吞到根部,到深處都緊緊的接納了。


 彌托黛拉,注意到了那個。今日不知道第幾次的違和感。
 ......啊啦?
 現在,自己,是仰臥的來接納著王。仰臥也不會有事,是預演的功勞。好幾次的練習的真的做,在真的做的時候派上用場。就連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不管怎樣就是那麼回事。
 可是,事情有所謂的順序。要說前後也可以。
 基本上,時間的經過還是什麼,都是從前面向後面,會沿著這樣的行進來走。從後面向前面,我覺得就有點太過逆轉了。
 可是,我這邊現在,雖然正在做廣義的正向的行動,
 ......等等,那個,這個......!?
 有哪邊的誰把順序倒過來著。那是誰,雖然不是可以用推測來說的事情,
 ......可是確定是智唷──!?


 ......啊咧!?
 淺間,正在一邊含有他的顧慮的被和緩地搖動身體,一邊注意到了。
 現在,自己,正在把無意間容易放到最後的行程(Task)給放到前面又放到後面。隱語太過頭不知道在說什麼,可是以現實來看的話,對自己的風評的傷害會很大,所以到這邊還算安全。不,是出局,
「......!」
 有某個不自覺的就把放到前方的那個,給放到前方再放到前方的人。雖然連自己也不懂在說什麼,不過那個正在藉由共享與循環來回饋到這邊的身體。
 ......嗚哇啊。
 來了同時被做著的感覺。放到前面的那個從剛才開始就被用手指連同泳衣的按著,因為那裡面有被擠滿著材料的感覺,也就是同時進行。
 當然,不是現實的時候,是錯覺般的東西。很弱。會知道不是真貨。
 可是,所以才會"有感而發"。小心不要去在意的,這麼心想之後這回變成是會實際感受到現實的他,
「嗯......!」
 從形狀從什麼會知道。
 這個,叫作多工處理(Multi Task)來著,雖然思考這之類的事情,可是因為行程(Task)用英國口音是指"牙(Tusk)",所以英國人也會很明白。並沒有。只不過,
「咿呀......!」
 因為來自於他的反饋,明明原本應該不可能會有的痛癢感在腰的內部深處暈染開來著,可是肚臍的內側附近,也有假想的瘙癢好幾次的粗暴地敲打過來。
 影響。
 違和感會很強,是因為姿勢不是為了那樣做的姿勢吧。所以,張開腳,不管什麼都接納的話就只是會變得輕鬆,
「淺間」
 他說了。
 什麼? 回以如此視線之後,發現他用發紅的臉,做出著像是傷腦筋的臉。
「感覺好厲害」
 被那麼說之後,明白了。現在,自己,變成跟赫萊森拿給自己看的他的SSR畫面一樣。
 確實,之前也有過。那樣的話,大概,自己,是那種類型吧。
 ......擺一副認真普通的樣子,實際一做卻是SSR......。
 一個沒弄好搞不好會是UR。可是他小小地笑了之後,
「感覺現在,好像,知道是怎麼回事。......大概,涅特那邊也有傳到這邊,跟赫萊森也有相通吧,也知道姊姊正在偷笑」
「嗯」
 忍耐一下,還是看我,以為會被說那種話。可是,
 ......不是呢。
 他不會說那種話。會那樣想,是因為是自己沒有的技能。
 所以我這邊就放下心,
「怎麼了嗎?」
 放心的做催促。於是他點一個頭,
「淺間到這裡就不行了的話,那就是我和淺間的秘密」
「────」
 雖然會洩漏給聯繫著的大家,不過還是秘密。
 或許是沒有意義的一句話,但正因為如此才會成為他與自己的關係。自己心想那種事之後,伸出手,
 ......啊啊,真是的。
 真的會變得不行。還是該說已經是那樣,剛才那句話成了決定性的關鍵。
 夠了。已經不忍耐了。
「托利」
 把手繞到他的脖子後面,把膝蓋抬到他的腋下附近,做成比較容易接納。
「我會做這種事情,......要當作秘密唷」
 說著的時候,這邊把他的一切給接納,
「──啊」
 在共享顫抖之下,在深處收到了。


 托利,注意到赫萊森又進入了深思時間。
「我想想,怎麼了赫萊森。要不要放,什麼音樂? 要放武藏音頭看看嗎?」
「不,武藏音頭,因為本年度版本是我們的歐里歐特萊歌唱,可以的話我想要放到正式進料的時候的BGM,我那麼想」
「我......,把老師裝進去的時候,要配合老師的"♪咚趴咚趴趴 主砲要叫了唷♪"來發射才行嗎......」
「老師也萬萬想不到,居然自己被進料的時候,會是自己做聲援,世界就是這樣繞一圈的......!」
 那麼,
「在變得壯大到不必要的時候,我感覺淺間大人好像發動了引擎。另外彌托黛拉大人也跑起來了。跑啊。跑啊。追啊。追啊。追上去。這好快啊彌托黛拉大人,一口氣縮短距離的模樣正是銀狼(Argent  loup)。但是淺間大人,甩開的速度已經是附有蓋子的脫逃者,會逃到最後的最後嗎」
「妳在哪一邊的集團?」
「赫萊森在次數上遠遠高於兩位,已經進入了殿堂」
 那麼,赫萊森又那麼說了。
「我想你大體都了解,因為突然就開始多工處理,於是赫萊森,雖然有點那個,不過把痛覺給切斷了一點點,可是這個,要如何是好呢」
「說如何是好,是?」
「Jud,這個違和感,我判斷基本上是只有女性才會有」
「啊啊,嘛,嗯,會是那樣吧......」
 可是,赫萊森如此說並且把手放到了下巴。
「理解一半就好,托利大人,要不要把什麼東西插進屁股呢」
「那─麼來了嗎! 那麼來了嗎! 是說,才沒有! 那種器具!」
「不,有記錄留下說在神代的時代,對於和超合金玩具還是五百毫升罐的違和感,有成功理解了的猛者存在」
「這裡哪一樣都沒有哦! 我的房間,很普通哦──!」
「不,在那邊,有用來組裝傳讚器(PC)的架子的,木槌對吧?」
 一看之後發現確實有工具。是長年,在製作還是什麼,一路使用過來的感情深的道具。
「妳的提案先放到一邊,要是從我的屁股長出木槌的話,我承認以畫面來說是很有趣,可是妳覺得我,有多少邊緣會被削掉?」
「我覺得本舖組會普通的說"覺得變化有點不足"」
「嗚哇......,雖然非常放心了,可是有什麼完蛋了呢......」
 好了好了,赫萊森如此說並且把右手掌給舉起來給自己看。用側眼來看顯示中的表示窗之後,
「不過另外兩位,都狀況絕佳呢」


 用祓禊的術來擦拭一次之後,用嘴巴慢慢磨然後再收下一次。
 接著喘一口氣,對他說了。
「......感覺彌特那邊,變得有點不妙呢」
「啊─,嘛,我們就照我們的流向不好嗎?」
 忍耐,已經不做了。所以自己點頭,做出接納的姿勢。把到現在靠托利的同情來一直按著的泳衣給移開,用那個動作,做跟預演同樣的事情。
「那,托利......」
 彌托黛拉那邊也是,這樣步調應該就會一致。
「這邊,拜託......」


 彌托黛拉喘了一口氣,輕咬的來把王放到了嘴裡。
 自己與王的味道比想像之上的交錯,從剛才開始就有朦朧的感覺。小心不要吃掉的,如此做的思考,對自己而言是甚至會大吃一驚的應該禁止的想像,
 ......母親大人會沉溺在父親大人,感覺也能明白呢。
 預演的時候,有自己不是實體,那種的保險般的安心感。所以在這邊那個並不適用。姑且,損失部位的再生治療等等,包含術式或培養在內存在很多種,但是"咬了""使其損失了"的事實是不會消失的。
 對母親而言,自己是野獸呢,還是人狼的女王(Loup-garou),是這樣的測試,那點對自己而言也是一樣。
 打冷顫。
 然後這個,不過只是往後期望的話就有可能,被期望也有可能的奢侈。只不過,以現在的狀況來說,
 ......雖然,不是說要配合智......。
 自己這邊也,把全部,都交給了王。那麼,
「......吾王?」
 自己,像預演的時候那樣,展現出背部,但是隔著肩膀的傳送視線,這麼說了。
「──對狼,不把楔子全部都打進去,可不行唷?」


 淺間,朝向正面的來接納他了。
 比起記憶裡的,雖然感覺挺進入狀況,可是大概,自己這邊沒有做得很好吧。接下來會記住他的形狀,變成那個模樣。可是,
「啊」
 在途中被停下了。為何,連這麼思考的意義也沒有。再繼續深入的話,關係就會改變。
 但是事到如今沒有介意的必要,如此訴說的把個別的腳放到他的左右的膝蓋上。雖然靠那種事情來展現覺悟與引導,感覺有些奇怪,可是腰,比剛才要更用力的被抓住了。
 吸氣。彼此把視線對上,這邊放鬆呼吸。
 於是被拉過去,被押回來,
 ......嗚哇。
 有疼痛過來是確實的。像是強硬地使沒有在用的筋肉動作一般的裂開的痛感。可是比起那之上的,更對從他那裡傳達過來的自己本身的泥濘,與把親吻給多重化一般的觸感,
「────」
 在被告知自己的期待,得到近似焦急的感覺的同時,深處底部被敲打了。
 空隙消失。裡面是那樣的話,希望外面也那樣。因此,對姿勢變成像是往這邊踏進來一般的他,用空著的手來抱過來之後,就被抱回去了。
 好熱。因為汗水還是什麼而濕潤著,那個把縫隙給填滿,
「嗯」
 交疊嘴唇,緊貼上去之後,他讓身體顫抖了。像是要做定型一般的在裡面給這邊做揮動。
 事先,已經用嘴巴給予了刺激。沒有辦法撐太久。
 對好似瘙癢的痛癢,彼此用肉來互扒,感覺高昂起來。
 等回過神時,發現自己這邊也,因為現狀而感到著充實。因為被拉拔和被扒,於是跟安心也很相似的感覺好幾次的刺到頭頂,淚水掉落,
※被拉拔 原文動詞指的意思正確是一隻手緊握住細長物體的一端,另一隻手對多出部分做拉拔的摩擦動作。
 ......嗯。
 比預演要做得還不順利。不管哪邊好像都被逼到走投無路的樣子,沒有餘裕。可是,所以才有實感,從他那邊有各種東西流入到感情裡,
「哈」
 嘴唇離開,舌頭拉出了絲線的隨後。被他填滿了,自己也滿溢了。


 ......啊。
 多幸感,雖然是會多次使用這個單字的時間帶,不過那個是有如充滿沉浸在其中的狀態。
※多幸 沿用原文,非常幸福。
 要怎麼做才好呢。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是很明白。但是,
 ......嗯嗯!?
 因為意料外的感覺,自己的身體顫抖了。
 哦? 他也拉起身體一些,
「怎麼了? 淺間」
「啊,不是,有點,我想想」
 這個是那個。
 ......彌托──!?
 明顯的,後面。


 彼此都想了。
 ......又相反!!
 失誤了,到此為止我想都是一樣。


 托利,看到赫萊森停下動作,把手放到了額頭。
「那個,怎麼了嗎? 赫萊森。要放不同領域的曲子,嗎?」
「不是,因為從剛才就在播放的草津湯揉森巴的韻律感非常好,這個就這樣繼續吧」
「我,去草津的話會想起今晚的事嗎......」
「請安心,就算忘了也會讓你想起來。──不過」
「......那個會讓人有不好的預感的不過是什麼」
 Jud,赫萊森如此說並點頭,把視線移動到牆邊。那裡掛著高尾土產的木刀,
「從屁股長出木刀,不覺得這樣,有一點新穎嗎,托利大人」


 豐,看見了光。
 是舖著被褥的房間之中。
 照明消失,被褥,被子也舖在地上的,把毛毯蓋在身上的,四個人來睡著。
 自己、涅梅亞、嘉明、安治。
 雖是自己房間,但只有一瞬間的產生錯覺,是以前的記憶。
 是"花園(Avalon)"。
 可是不是。大家都成長了,然後,
「────」
 雖然不是,可是在胸口深處有了像是軋轢一般的痛苦。
 因為想起了,母親們消失了的日子的事情。沒有作為明確的光景來回想出來。可是心,領悟到跟大家一起睡在在這個黑暗,在條件上是相同的。
 母親不在這邊。
 那個事實聯繫到當時,產生了軋轢。
 明明現在的母親沒有消失,可是過去消失了的事實,在自己心中不會消失。
 拂拭了,那麼心想之後,有了連這將近兩個月的快樂的事情還有興奮的事情都,在這幾秒消失,被變成白費的感覺。
「嗯」
 不行。起來吧。醒來吧。保持接近睡眠的半睡半醒的話,就會被這個討厭的感覺給支配。那麼心想,於是要抬起臉的時候,
「──啊」
 是光。
 從剛才就有看見。
 在自己頭上,出現著一張表示窗。
 ......這是......。
 一看之後發現有文字能閱讀。那是,
《東照宮代表權限取得:淺間神社代表:淺間.智》


 了解到發生了什麼。
 母親,變成了東照宮的代表。因為還是維持淺間神社代表的狀態,所以報告才會來到同樣是代表的自己吧。
 而那個,正在表示一個事實。
 自己的父親與母親,
 ......First合體(Docking )......!
 血壓一下子就上升了。
 清醒了。拉起身體,
「哼嗯......!」
 父親與母親的合體是最適合用來叫醒女兒的。光是想像,意識就這麼清晰! 不對。可是,職到剛才都還在的厭惡感還是軋轢都不知道飛到哪去,明明是僅僅數秒之前的事,光是回想就會想要對多愁善感的自己用鼻子來輕笑。
 比起不存在的拂拭了的喪失的過去,實際存在的雙親的合體要更介意。
 要說哪一邊比較重要的話,肯定是後者。
 作為淺間神社代表之身也是優先合體。
 ......啊,我,好單純......。
 但是,有疑惑的事。
 父親和母親,並不是那種只要自己幸福就好的人。那樣的話,
「涅梅亞」
 用小聲音,呼喊自己的夥伴,搖晃身體。
「──妳的母親,和父親,結合了唷」


 涅梅亞,沒有很明白。
 因為想睡。
 雖然狼是夜行性,不過要說人狼是哪邊的話,是全能手(All-Rounder)。不管白天還是晚上,哪邊都行。會這樣說,也是因為白天是人類,晚上會因為月亮而變成狼的人狼。各拿人和狼的優點的另一方面,在可以安心的場所會睡得很沉。
 這裡就是。
 豐擁有一半跟自己一樣的氣味。和自己合起來就是一人份,雖然不知道這樣講好不好,可是非常放得下心。要是這是片桐,會有一點違和感這點,是因為豐和自己是同性的關係吧。雖然是相同父親的味道,可是是否有跟自己的一樣多,要說的話,是豐比較上位。
 而那個豐,正在叫醒著這邊。
 體內時鐘應該還在夜晚。可是到底是為什麼。
「......我說,妳的母親,和父親,合體了唷」
 合體。
 是隱語。A零件和B零件做凹凸結合(Erection Docking)來使合體成立。在割斷世界洪達利亞的第一季,主角的招牌台詞是「我的合體攻擊是最強的! 因為是大人!」,雖然是這樣,可是到下一季就變成其他台詞了。
 不是那種事。不對,雖然也是那種事,
 ......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
 是怎麼回事呢。心裡想希望能說得更有震撼力的時候,
「涅梅亞的母親大人一邊敖嗚敖嗚的東舔西舔,一邊在吃掉父親唷!」
「震撼太強烈了啦......!」
 血壓一口氣上升了。


 用把上升了的血壓給保持住的感覺,涅梅亞對豐詢問了。
「等一下! 豐! 是怎麼回事!」
「涅梅亞,太大聲了」
「......等一下,豐,......是怎麼回事......?」
「涅梅亞的那種地方,我,很喜歡─......」
 不然是有什麼其他做法。
「可是,豐,我的母親大人可是下任人狼女王(Reine de garou)唷? 敖嗚敖嗚的東舔西舔之類,那種好像狗的事情,我家的家系不會做唷?」


「好了,親愛的? 今天涅托和王應該氣氛正好,當作聲援,我們也要來玩敖嗚敖嗚遊戲唷? 你要把我當成狗,而我要對那個生氣然後像條狗的罵你。可以吼? 好了,已經開始囉」


「人狼畢竟還是狼。跟被豢養的狗不一樣唷?」
 嗯─,豐沉吟了。
「可是涅梅亞,這之前,你被父親他們聞味道,然後差點受到致命傷對吧」
「不、不是,那個只是單純作為群體的習性,比起狗,更像是狼唷?」
「父親,是狼嗎?」
 涅梅亞把手放到了額頭。過了一會兒,驚覺之後,
「我感覺豐的母親是狼唷。──是說豐,妳那個看起來就像"就是那個!"的表情是!」


 淺間,對拉起身體的他靠過來,用嘴巴拂拭了。
 接著彼此喘一口氣,
「我想想......」
 確實在那邊,是這樣子。背對過去,把腰舉起來,
「......拜託你,托利」
「被拜託了,......可是好嗎?」
「欸? 因為托利,這個姿勢,......你喜歡對吧?」
「......不是,在那邊,好像是首先被淺間拜託......」
「............」
「............」
「做、做了拜託的意思就是OK。應該說包含這個在內什麼都可以」
「我也回應了的意思就是OK。應該說包含這個在內其實挺喜歡的」
 感覺在古事記好像也有了這種對話,我覺得,嘛就是那麼回事吧。
 接著他,抓住這邊的屁股的肉之後往左右剝開,抵住壓上來,
「哎呀......,怎麼說......」
「怎、怎麼了?」
「感覺,要說看到很厲害的東西嗎,嗯,有野獸的感覺」
「不是,並沒有在展現給誰看,那些事情就不要介意的,請做」
「嗯。我請做」
 被請做了。


「就算不用看感覺也會懂這點,是我的母親的強處呢......」
「雖然說不上來,可是我覺得父母的風評的傷害很厲害唷?」
 好了好了,如此說的豐,看向從剛才就在空中迴旋的表示窗。
「這個,是那個呢」
 盡是指示語。不是隱語。只不過,父親等人的事情,在這次也會跟自己等人有關。
 雖然這個恐怕是汰舊換新會被進行的意思,
「父親還有母親,變成是把收下我們的事情,給作為前題的關係了對吧」
 Jud,涅梅亞如此說的點頭了。
「總有一天,......會抵達我們,這件事成立了」
「是啊。......母親她們,也沒有想到,會被在未來誕生的孩子們聲援吧,但是這也是現實」
「感、感覺總結很差勁唷?」
 嘛事情就是會那樣。
 只不過,總感覺,胸口深處變輕了。
 ......啊啊。
 剛才受到的軋轢,往後,會不見吧,那麼心想。
「真不可思議」
「哪個呢?」
 是,自己如此回應了。
「變強,這件事,既是自己來獲得的東西的話,也是其他的某人給予自己的東西,我,那麼覺得了」


 托利,看到了赫萊森停止了動作。
 直到剛才,一邊BGM放武藏神啟(Radio)體操第一首,一邊踏韻律的榨取,人只要習慣的話什麼都做得到呢,做了這樣的行為(Action)。
 現在也是從傳鑽器用義直的聲音,
『那麼把手臂從前面往上舉,揮到左右兩邊然後抬頭仰望天空──。一二──三四』
 如此聽到,這個步調的話會是滿慢動作(Slow)的合體,不過挺有感覺的。
 可是赫萊森又深思起什麼,
「怎麼了赫萊森。要換第二首?」
「不,嘛,是這個」
 表示窗出現著。
 一看之後發現是在說淺間神社和東照宮的合作狀態完全被連上了。
 雖然淺間的所屬還是沒有變,
「那邊的托利大人,有好好完成開始合作的樣子」
「有在循環的意思,好像和涅托也做的很順利......」
 ......好厲害。
「我,真的,變成不是一個人了」
「所有人,明天都把離婚狀紙丟過來的話,你要怎麼辦呢」
※離婚狀紙 原文是用江戶時代的稱呼。
「妳、妳又做那種困難模式(Hard Mode)的假定......!」
 說完,赫萊森就小小地吐氣了。
「會沒有認真的去思考那個假定的程度,對現狀,接納著的樣子是再好不過」
「雖然會讓妳做各種擔心,不過嘛,變成了就算悲傷也不會死掉,不覺得這樣就好?」
 是呀,如此說的赫萊森輕輕第敲了牆壁。
 隨後,牆壁的隱藏盒子打開,
「哎呀托利大人,最近偷偷買的感動遊戲有這麼多。銀髮系、公主系、巫女系、女騎士系,雖然是隨意挑選,嘛這邊就一邊從冷靜公主系開始玩,一邊來做吧。──公主是托利大人」
「欸!? 我!? 我是那邊!?」
「SE也請用嘴巴表現」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難易度一下子升高了!」
「沒問題的托利大人,現在開始會靜靜地變得熱烈起來。要說為何──」
 赫萊森靜靜地點頭了。
「因為BGM是播到現在為止的組曲(Medly)」
※Medly 接連播放(演奏)。

第六十七章完

通し道歌
貫徹的道歌
※道歌 闡述道德上人應當要走的道路的和歌。

通りませ 通りませ
請通過 請通過
行かば 何処が細道なれば
要是前去之後 發現那裡是條小路
天神元へと 至る細道
那也是通向天神大人的小路
ご意見ご無用 通れぬとても
無須多說 就算無法通過

この子の十の 御祝いに
為了慶賀那孩子十歲
両のお礼を納めに参ず
要奉納兩個平安符而前去參拜
行きはよいなぎ 帰りはこわき
去時風平浪靜 歸時心生恐懼
我が中こわきの 通しかな
這是要穿越我心中的恐懼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7701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川上稔|境界線上的地平線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humeith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說翻譯「GAIA GE... 後一篇:小說翻譯「GAIA G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
給你顆紅心,願你元氣滿滿事事順心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