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一個「ちゃん」字,各自表述

作者:米蕾莉雅│2023-07-09 03:52:12│巴幣:0│人氣:110
閱讀注意:
  1. 大量個人設定世界觀,強烈角色OOC
  2. 主要以燭台切光忠、福島光忠、實休光忠和自創女主角的對話互動為中心,最後有自創男審和另外四把太刀出沒
  3. 日常向、稍微的乙女向、無CP
  4. 第三人稱,沒有特定視角
  5. 有大量日文稱謂,尤其是「醬(ちゃん)」


P.S. 這篇主要是普通的閒話家常,沒有什麼劇情也沒有戰鬥,對話內容含有大量的個人設定,介意者還請三思。


==================================================================


某天的某時刻一一

軒想要請教燭台切光忠一些事情而來到某個房間,站在敞開的門邊探頭往裡面一看後輕喊:「光忠桑。」

說完後才發覺到這叫法不太好,因為福島光忠和實休光忠也在房裡,他們也是「光忠」。

果不其然,三位太刀付喪神同時看向自己,軒只能露出尷尬的微笑。

「呃......那個......我......」軒試圖尋找一個不失禮的解釋,但短時間內想不到一個簡潔又好的說法。

軒原本都是用「燭台切桑」、「福島桑」和「實休桑」的稱呼,但自從發生了一些事情後,燭台切光忠特別要求軒用「光忠」的叫法,或是像太鼓鐘貞宗一樣用「小光(みっちゃん)」也可以,雖然軒對叫法和稱呼這種事不太在意,但用「ちゃん」這個稱謂對一位成熟的男性非常不妥,所以也就順他的意改口為「光忠桑」。

「啊、沒關係,我懂,軒醬指的是燭台切,對吧!」福島光忠首先開口緩解這尷尬的場面。

知道自家兄弟和軒的一些曲折後,福島光忠可是了解那個稱呼背後所隱藏的含意,對自己來說燭台切就是光忠,所以這樣也不錯。

「嗯......我還是晚點再來好了。」雖然聽到福島光忠這麼說,但是軒還是有點躊躇,看著他們穿著休閒的內番服圍繞在架高的小圓桌,各自身前的桌上擺著茶杯,總覺得打擾到他們的休息。

「不用在意,先進來吧。」實休光忠接著開口,看來有事找自家兄弟,不能讓對方一直站在門口。

實休光忠也是知曉那些曲折,若是要談論私事的話,到時自己和福島光忠會離開留空間給他們。

「打擾了。」既然都這麼說了,軒乖乖地進入房內。

三位刀付喪神也稍微移動一下空出位子給軒。

「軒醬,有什麼事嗎?不過在那之前,先喝點茶吧。」看著來到桌邊的軒,燭台切光忠一邊說一邊拿出新的杯子。

「花茶如何?」福島光忠指了指自己的杯子提議。

「也有藥草茶。」實休光忠提供其他的選項。

雖然嘴上如此說,但兩位太刀其實都知道軒的喜好,而燭台切光忠早已著手準備。

「還是奶茶,對吧!」剛好燭台切光忠喝的是紅茶,所以能立刻準備好,確認好溫度後就把紅茶倒入杯中,再加入適量的牛奶和糖,並輕輕地用小湯匙攪拌後把杯子擺放在軒的身前。

「嗯,謝謝。」軒道謝後輕啜一口,連牛奶和糖的喜好都被掌握得一清二楚,在自己說出選擇之前,不愧是燭台切光忠。

「合胃口嗎?」內心有十足的把握,但燭台切光忠還是想要確認,為了能夠掌握對方任何的改變。

「嗯!剛剛好。」軒露出滿足的笑容,再次品嚐一小口只為了延長味覺上的享受,不想太快喝完。

「軒醬有什麼事情要問的嗎?」燭台切光忠腦中有幾個可能性,如果是私事的話軒的態度會更加明確並詢問何時有空。

被好喝的奶茶勾引以致忘記原本的目的,軒這時才回過神:「對齁!其實也不是什麼急事,只不過想要確認一下。」

軒簡短地口頭列出待確認的項目,而燭台切光忠則一一回答,福島光忠和實休光忠偶爾會提出疑惑並加入討論。

討論完畢後,軒拿起一個不知何時出現在圓桌中間的馬卡龍開始啃食。

看著軒小口小口慢慢食用喜愛的食物,就像小動物一般惹人憐愛,三位太刀付喪神不禁露出了溫馨的微笑。

就在此時,福島光忠率先發動攻擊:「軒醬,順便問一下。」,同時兩肘放在桌上,上半身微微傾斜讓自己的視線盡可能跟軒平行。

「嗯?」軒把視線從美味的馬卡龍移到自己左邊的福島光忠。

「私下只有我跟軒醬的時候,可以叫我『光忠』嗎?」福島光忠臉上掛著平常的笑容,用著平時的語氣說出很普通的請求。

「嗯,好。」軒也沒多想就很爽快地答應。

福島光忠笑容輪廓加深,在另外兩刃的眼裡擺明就是得逞的表情。

在「實休桑」和「光忠桑」的選擇中,實休光忠直覺上比較喜歡第二選項,也跟上問道:「那我也可以拜託嗎?」

軒轉頭看向右邊的實休光忠並點頭回覆:「我知道了。」

畢竟軒對於稱呼一事並沒有很在意,對方有什麼要求自己都會盡量配合。

福島光忠乾脆一鼓作氣,乘勝追擊:「吶,軒醬,平時叫我『小福(福ちゃん)』也沒問題喔~」

「呃......沒辦法。」從原本的滿足笑容變成苦惱的表情,軒停下咀嚼的動作並果斷地拒絕。

「欸,軒醬不覺得這叫法很可愛嗎?」就算在普通場合,福島光忠想要增加一點親近和獨特感,畢竟「福島桑」的稱呼多麼生疏啊。

「是很可愛啦......但總覺得有點彆扭,對我來說,『ちゃん』的稱謂是指可愛的或小小的......」軒說完後停頓一下抬頭掃過三位太刀,視線回到茶杯,最後再補了一句:「你們的身高和身形一點也不可愛也不小。」

誰叫在場的三位刀劍男士外型上都是至少180公分起跳,各個都是寬肩配上有力的臂膀,怎麼看都不可能入的了可愛的範疇,更不可能歸類為小小的。

聽到此,他們也能理解軒是用外型當基準來搭配該使用的稱謂,這符合平時軒在本丸裡的做法,燭台切光忠和實休光忠不會否定軒的想法。

然而,福島光忠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搖晃,不打算完全肯定軒對可愛的定義,而對方偏頭表示不解。

福島光忠自豪地挺起胸膛發表:「軒醬不懂,光忠和實休都是我可愛的兄弟,長船的後輩們也很可愛,號醬和其他的同伴都很可愛。」

聽到開頭言論的燭台切光忠臉上的笑容有點僵硬,而實休光忠則是從頭到尾都非常認同地點頭。

「當然,軒醬也超可愛喔。」如同陳年紅酒一般的紅瞳,深埋著濃厚韻味的眼神對上軒的雙瞳,福島光忠特地把這段話留在最後,外加故意稍微把聲線壓低、帶有磁性的語調,卻又巧妙地把真意包裝成花言巧語。

那一段話讓另外兩名太刀付喪神感受到一絲的危險,但身為獵物的軒沒有理解到最後其中的含意。

從福島光忠的言論中,軒只知道他對於可愛的定義在於內在或個性,跟自己不一樣。

「我?有嗎?」軒只是單純又理性地採取對方字面上的意思,內心很佩服福島光忠對可愛的廣泛定義,連自己無趣又麻煩的個性也能列入其中。

看軒的反應代表電波沒對上,不過也算是有收穫,接下來只需要反覆嘗試,福島光忠打算見好就收,這種場合也不好進攻,等到只剩一刀一人獨處的時候再說,畢竟有些樂趣就是要秘密享受,所以刻意地轉移話題:「話說回來,光忠也有可愛的暱稱對吧,太鼓鐘那孩子在用的。」

「嗯,不過也只有貞醬肯叫我『小光(みっちゃん)』,伽羅醬就不肯了。」當提到大倶利伽羅後,燭台切光忠的笑容參雜一些苦澀,內心一點都不介意讓親近的晚輩對自己用「ちゃん」的稱謂。

「實休那邊呢?」福島光忠把話題拋向另一位兄弟。

「唔......好像有又好像沒有,不太記得了。」實休光忠望著杯中略為混濁的暗色水面,深思一下後回答。

實休光忠是真的一時想不起來,腦海深處的記憶一直都是模糊狀態,也沒有一定要想起所有細節的執著,就繼續放任過去的畫面和話語停留在朦朧中。

「那無所謂啦,現在取一個就好。」福島光忠保持正面思考並提議。

「跟福島桑一樣用第一個字?」軒幫忙出主意。

「那就是『實醬(じっちゃん)』囉!」福島光忠試著組合。

聽到發音後軒反而覺得不對勁輕喊:「啊!」

想通了之後軒忍住不笑出來,而他們早在軒出聲時就一致地望向軒。

「還是不要第一個字好了,因為獅子王桑也是用『じっちゃん(爺爺)』。」軒笑著解釋。

三位太刀瞬間理解軒的意思後也輕笑出聲,畢竟聽過夥伴的那個叫法是指「爺爺」,自己最初的持有者。

「也就是說,第二個字?」換燭台切光忠接下去。

「『休醬(きゅうちゃん)』啊!不錯耶。」福島光忠非常贊同這暱稱。

「聽起來不錯,軒醬覺得如何?」對自己稱呼也不是很在意的實休光忠只要大家開心就好。

「『きゅうちゃん』嗎?這樣就跟我重複了。」軒想起有些人會這樣叫自己。

「嗯?」

「欸?」

「哦?」

三位刀劍男士皆發出驚訝的反應,畢竟這是第一次聽到對方有「軒」這以外的稱呼。

因為主上都是用「軒」,所以本丸裡大家皆用這叫法,現世裡有來往的熟人們也是如此。

軒能夠理解他們的疑惑,畢竟都是獨自一人出本丸到時空政府處,而眼前三名刀劍男士也都沒有被安排演練對戰,所以不知道其他審神者如何稱呼自己是很正常的。

「你們也知道『蒼穹(そうきゅう)』是師父作為審神者的代稱,但是卻由我出面跟政府和其他審神者接觸。」軒回想起那時候的糾葛,放下手中的茶杯,一邊注視著那晃動的液體趨於平穩,一邊繼續解釋:「誰叫我只是個代理,並不是真正的審神者,更不是屬於我的代稱,所以我都直接請他們用單一個字的稱呼。」

因為平時的行為和戰績,深知自己在審神者圈被當成異類,所以也沒有多少審神者願意跟自己交流,體會過大多數人心的冷漠和少數的熱情,軒露出苦笑開口道:「有些認識的審神者叫我『蒼醬(そうちゃん)』,或者用『穹醬(きゅうちゃん)』。」

看著軒的表情變化,三位太刀略有耳聞對方的處境,每次想要純粹地陪伴對方出門都會被回絕,軒也不會主動分享跟其他審神者的互動,就算問了也不願意透漏內容。

這次很難得分享這些,他們感到非常欣慰,看來軒並沒有完全被孤立,有機會的話真想見見那些審神者們,順便確認那些人是否是真心的。

對於能夠跟軒擁有和共享同樣發音的暱稱,就算漢字寫法不一樣,就像建立起一絲獨有的連結,或許微不足道但也讓實休光忠感到很開心,微微彎腰並靠向對方,一直注視著自身虛無的眼瞳有別以往,泛著柔和淡紫光望向身外之人。

「那,我就是軒醬的『きゅうちゃん』。」

說者沒有想太多就脫口而出,聽者被拗口的複數「ちゃん」字給迷惑住,也不懂話裡的「きゅう」代表哪個漢字。

一旁的兩位兄弟先是震驚後覺得有趣,不約而同地心想:『真有一手。』

不強求對方給予回應,能夠表達出來實休光忠就心滿意足,退回原位後輕啜一口藥草茶。

突然,福島光忠靈機一動,在這「ちゃん」字滿天飛的話題中,說不定能夠偷渡成功,達成心願。

「叫我『葛格(お兄ちゃん)』也可以哦,光忠。」福島光忠期待地看向自家弟弟。

這邊也有同樣小小心願的實休光忠抓準時機附和道:「普通的『哥哥(兄さん)』也好哦,光忠。」

被點名的燭台切光忠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無視兩位太刀請求,直直面向正前方的軒提問:「軒醬,要再來一杯奶茶嗎?」

知道自己被扯進這強制轉移話題的行為裡,軒先低頭看著還有半杯的奶茶,再望了望燭台切光忠,不論是笑容還是氣勢都讓軒感到非常強硬不容他人拒絕。

軒只好拿起杯子一飲而盡,遞出空的杯子說道:「拜託了,謝謝。」

被無視的兩名太刀付喪神雖然感到惋惜,但聳肩表示不以為意,要不要稱呼自己為兄長一事本來就不強求。

不過朝著正面思考,露骨的無視是僅次於口頭回絕的抗拒,待人處事十分圓滑的燭台切光忠怎會在有外人的場合下採取這種不給人面子的態度,也就是說,燭台切光忠認定在場的都是自己人,可以稍微耍點小脾氣,這樣也不賴。

另一邊,軒很佩服福島光忠和實休光忠那不屈不撓、只為了聽到一聲兄長的精神,但自己是不會插手,因為站哪邊都不對,所以默默地拿起食物塞住自己的嘴巴。

忽然,軒想起來聽過看過的事,順便緩和這尷尬的局面,於是開口敘述:「對了,我有聽過其他審神者用『小福(福ちゃん)』和『小光(みっちゃん)』稱呼自家的近侍,這樣的話,可以拜託師父換個叫法喔。」

軒認為身為他們的審神者有絕對的底氣用可愛的暱稱呼叫眼前三位高大又帥氣的刀劍男士。

然而,理想總是跟現實背道而馳,軒自認無害的話語一結束,三位付喪神的動作戛然而止。

打算要喝一口茶而拿起的杯子停在半空中。

已經喝完茶要放下的杯子卡在半空中。

彷彿會被正要傾倒而出的茶水燙傷,而硬生生地拿正茶壺在半空中。

軒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局面一點都沒被緩和,反而氣溫驟降,三位太刀緊繃的神情讓軒的壓力飆高。

『我是不是那時就該乖乖閉嘴吃東西.....』心裡如此想的軒再次默默地用馬卡龍堵住自己的嘴,假裝剛剛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至於那三位太刀,原本都還面帶輕鬆笑容聆聽其他本丸的溫馨互動,但聽到最後一段話時,他們的表情驟變,由嚴肅和覺悟取而代之。


『被主上如此稱呼,那是何等的難堪和恥辱,應當切腹自我了斷。』


這是三位刀劍男士不約而合的心聲。

立刻察覺到自己露出可怕的表情,他們紛紛望向軒,看到對方受到委屈一般低頭靜靜地啃食甜點,看來自己的反應嚇到對方了。

非常懊惱的他們認為這事必需講清楚才行。

已拿起的杯子被放下。

正要放下的杯子照原本預定。

茶水被倒入杯中並用牛奶和糖調和。

燭台切光忠遞出沖泡好的奶茶同時也釋出歉意:「軒醬,對不起,剛剛嚇到你了。」

軒接過杯子後搖搖頭一臉抱歉地說道:「我才該道歉,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看來雙方的認知上有很嚴重的分歧,福島光忠想要確認一些事情,特地放柔聲調詢問:「那個,軒醬,可以問個問題嗎?」

「嗯。」軒輕輕點頭。

「主上最初是如何稱呼軒醬呢?」福島光忠提出第一問,為了證實他們對自家審神者的想法是否正確。

「我記得在說出全名後,師父直接叫我『軒』單一個字。」軒回憶起那時的情況後回答,那是第二次見面的時候。

「那鎮裡的那些人類呢?」實休光忠也擔任過近侍跟審神者一起去山下小鎮逛,雖然次數稀少但也遇到一些居民,印象中自家主上都用同樣的態度。

「跟我的情況稍微不太一樣,是直接喊他們完整的名,師父是不會叫姓氏,畢竟都認識同個家族內好幾代的人。」軒很清楚這點,自己是得到他們的許可後才使用他們的名加上稱謂。

「對短刀那些孩子,主上也是直接喊名字。」燭台切光忠點出本丸裡的常態,更不用說那些青年和成年的刀劍男士們。

詢問到此,軒還是一臉困惑,不懂他們的重點。

其實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重點,畢竟樣本數太少,根據自家主上的性格和對部下及其他人類的應對方式,三位付喪神心理已經有個底,只是從未被證實。

燭台切光忠正色問:「除了我們以外的非人呢?」

「是指其他的神明或妖魔鬼怪嗎?」軒想要確認自己是否理解有誤。

三位太刀一臉正經地點頭表達肯定。

這下範圍可廣了,軒先是陷入思考,有了大致的例子後,開始一一列出,同時運用左手手指幫忙計數:「若是妖怪的話,就看認不認識,不認識的用種族名,認識的就喊名字,不過看它們對師父的態度,感覺師父的資歷比較高。」

「其他神明的話我就不清楚了,師父不會主動跟祂們交流,祂們也不理會師父的樣子。」軒說完後頓了一下,再補充一句:「印象中好像有一位,但我沒聽到他們的談話,然後師父就把祂趕走了。」

軒敘說的事情三位太刀都暗記在心裡,畢竟這是很重要的情報。

軒突然想起不同於上述的特殊例子:「對了,還有幾位被師父稱為孽緣的對象......」

面露難色不知道怎麼說下去,雖然只是陳述,但自己這樣叫總覺得很沒禮貌,軒還是決定還原真實情況:「若是面對面,師父都用『喂』和『你』,連名字都不屑叫,跟我對話的情況下,都用『那個狐』和『那個蛇』,或者省略成『那個』當代名詞。」

聽到了不得了的情報,在軒未注意下,三位刀劍男士迅速地交換眼色,能讓主上用上這種不客氣的稱呼,聽來並非等閒之輩,對方應該是跟主上有對等實力,若是單獨對上的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個問題,擁有那兩個稱呼的對象成了他們的首要警戒目標。

不過這下他們的想法都被證實了,在自家主子的標準裡,不論是疼愛的弟子、有緣的人類還是本丸的下屬,對主上來說都是平等的存在。

面對疑惑的軒,作為刀劍男士資歷最深的燭台切光忠解答道:「軒醬,我覺得主上對『ちゃん』這個稱謂的定義跟你和我們相同,但是只用在特殊情況。」

看著軒有聽沒有懂的表情,燭台切光忠點出他自己未曾發覺到的事實:「軒醬有聽過主上對誰用『ちゃん』的稱謂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被這麼一說軒開始搜索腦內過往的記憶,還真的沒有一項符合條件,更確切的說法是師父不曾對誰使用過任何稱謂,更別說對長輩的稱謂了,比師父還要更年長的對象存不存在都是個問題。

「軒醬的定義是外表,我的是不局限於外觀。」福島光忠幫忙總結一開始的討論。

「但是主上卻沒有對既可愛又小小的軒醬用那稱謂。」實休光忠把要素帶入公式裡,但結果並非像普通的理論所預期一樣。

「按照軒醬剛剛的說法,主上對後輩的稱呼是一視同仁。」燭台切光忠說出結論,停頓一下後接續道:「若是刻意使用那稱謂代表一一」


「羞辱鄙視的意思。」


三位刀劍男士同時說出一模一樣的最終答案。

那不只是身為長船派之祖的恥辱,既是身為長船派的屈辱更是身為這個本丸的刀劍男士的羞辱。

「......原來如此。」軒沒想到會是那麼糟糕的結果。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一個「ちゃん」字,各自表述?


※※※※※


跟長船派之祖,光忠們聊完天後,軒剛好需要找審神者而來到另一個房間。

被安排為今日近侍的山鳥毛正好在跟審神者下將棋,而另一名近侍鶴丸國永則是在一旁觀戰。

除此之外,房裡還有一邊喝茶一邊觀望棋局的三日月宗近和一文字則宗。

軒打聲招呼後進入房間,並來到審神者旁邊報告一些本丸事務,也不在意對方有沒有面對自己,畢竟知道師父是能一心多用的強者。

軒說完後,審神者也簡略地回答表示知道。

對棋局也不是很在意的軒突然好奇地提問:「師父有用過『ちゃん』的稱謂叫誰嗎?」

師父已經活了很久,而自己認識師父才幾年,說不定只不過是自己沒聽過但不代表師父沒用過。

對於自家徒弟忽然拋出莫名其妙的話題,審神者把視線從棋盤挪向軒問道:「怎了?」

軒搖搖頭表示沒什麼問題發生,然後補充道:「只是好奇。」

審神者想了想,突然玩心大起,給出驚爆的回應:「像是『小三日月(三日月ちゃん)』和『小則宗(則宗ちゃん)』嗎?」

想當然,審神者是故意的。

被點名的兩位太刀付喪神剛好都在喝茶,所以想當然,嗆到後一直咳嗽。

對觀看棋局感到厭倦的白髮太刀變得非常有精神,畢竟能夠在最前排欣賞這精采的驚嚇,還吹了口哨。

現任的一文字族長臉上掛著尷尬的微笑,選擇靜觀其變。

軒親眼目睹那兩位平時游刃有餘、爺爺級太刀付喪神的反應,看起來長船派之祖,光忠們所言屬實。

「哈哈哈,開玩笑的。」審神者開心地糊弄過去,然後開始感嘆起來:「為師也上年紀,年輕人那些時髦可愛的叫法老人家用起來太害臊了,老氣的為師還是用『坊主(小子)』或『坊(仔)』比較自在。」

軒認為師父故意用一些特定的詞來揶揄在場的四位太刀,就連白髮太刀臉上的興奮也稍微收斂一點。

「唔嗯,不過偶爾跟隨時尚潮流也不錯,鶴丸......不對,『小鶴(鶴ちゃん)』如何?」審神者揚起嘴角望向一旁的鶴丸國永。

連自己也中槍的鶴丸國永整個臉垮下來,面有難色回道:「主上,這種驚奇還是算了吧。」

「啊哈哈哈哈!」審神者再次開懷大笑。

與之相反,另外四位刀劍男士各個一臉極度疲勞,順便加上一臉無措的軒。

所謂的好奇心殺死貓,事後軒被三名老人太刀付喪神好好疼愛(找碴)一番又是另一回事。


------------------------------------------------------------------------------------------------------------------------


註:文中參考使用刀劍男士的遊戲語音的翻譯皆出自『刀劍亂舞審神者神社 Wiki百科 』
https://guild.gamer.com.tw/wikimenu.php?sn=9969




不知為何但是這次的腦洞很勤奮地立刻寫完,雖然又變成破五千字的短文了,畢竟塞了一堆個人設定。
仔細想想,包含還在施工中的番外邏輯下篇,我已經寫了三篇以長船派為主的文了,長船派的魅力真是難以抵擋。
但接下來又開始變忙碌,不知道何時才能填完那個下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7519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ocomint大家
自家的虛擬歌手聲庫柊雪免費配布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