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空綾】這次,我會帶著她一起旅行

作者:ジェントリネコ│2023-06-11 15:00:03│巴幣:4│人氣:236


前言





抱歉,拖了這麼久⋯⋯

前些日子因為家裡跳電,結果一大段尚未存檔的稿子全得重寫了⋯⋯

加上故事越寫下去,感覺邏輯就越錯亂⋯⋯

結果就拖到現在了,實在是非常抱歉。


那麼,正片開始吧。





『千般錘磨,素振亦無人可當。』
- 神里華代 -





高貴的浪花





天使的餽贈很是熱鬧。

甚至是太過於嘈雜了。

樓下聚集了一堆舉著酒瓶大肆揮灑唾沫的居民們,畢竟在這個年代,一個拯救了蒙德的英雄的真實身份是提瓦特的叛徒,實在是值得大侃特侃的。

誰不喜歡落井下石呢。

這件事會給誰帶來如何慘痛的後果,自然不是平民百姓們所要考慮的,能成為自己佔據道德制高點揮斥方遒的基石,就是它最大的用處了。

紛紛擾擾,讓在二樓獨自喝酒的優菈有些煩躁。

煩。

好煩!

好煩!

為什麼,會是他⋯⋯怎麼會是他呢,不應該是他⋯⋯

不可能的。

優菈自小便是勞倫斯家族的天之驕女,聰慧機敏,縱使沒有什麼實際的證據,優菈也知曉空應該是無辜的。

無論是從理性還是感性的角度。

那個為蒙德奔波了那麼久,放晴了蒙德天空的少年,怎麼會想著毀滅這個世界呢。

更何況⋯⋯他還救贖了自己。

這個罪人的後裔。

在空的幫助下,自己好歹是不會再遭到任何的白眼,甚至路邊也會有對自己友好的問候。

就比如現在,一樓的酒客醉醺醺地朝二樓嚷嚷著。

「喂!勞倫斯家的小妞,你覺得榮譽騎士是叛徒嗎?」

優菈喜歡喝酒,但優菈討厭醉漢。

但⋯⋯他們又是蒙德的民眾。

自己活在蔑視中,實在是太久太久了。

從懵懂時的那些惡語開始。

自己⋯⋯一直討厭那種感覺。

一頂深黑的王冠在自己的頭上扎了根,刺出汩汩獻血。

被強加以家族的惡名讓優菈晝夜難安。

而近日生活的平淡與美好,確確實實地是讓優菈有些眷戀了。

浪花亦平靜。

「⋯⋯」

「真沒意思。勞倫斯家族的末裔竟然還想庇護他!」

他們又在碰杯。

蒙德的民眾到現在為止都還不知道。

空已經被證實是無辜的。

如今整個社會的風向都還是朝著逼死空而去。

或許,從琴宣佈了通緝令的那時。

優菈早已經對騎士團、對這個世界、甚至對自己產生了懷疑。

自然也不太相信騎士團就這麼輕易宣告他的清白。

在酒精的催眠下,更是加深了這個結果。

優菈感覺自己就像蒙德城門外的蒲公英。

賣力卻無用地頂著洶湧的風。

自己⋯⋯

自己,究竟是要相信他,還是要⋯⋯放棄了他。

此時此刻⋯⋯

他究竟是否得到了清白,已經不重要了。

社會,蒙德,騎士團,需要一隻替死鬼。

而他⋯⋯

那個,肯對自己笑,聽自己語,望自己舞的他⋯⋯

誰家的知更鳥,斷了喉⋯⋯

自己,或許也只能⋯⋯

繼續在迷茫中徘徊了嗎。

實在是聽不慣樓下人熙熙攘攘的嘲弄聲了。

優菈背起松籟,走出了門。

夜色深深,寒風瑟瑟。

優菈感到有些冷,但自己⋯⋯卻看見了⋯⋯

「安柏,是妳嗎?」

「安柏,是我啊,優菈。」

平日,都是安柏主動來找自己的。

自己表面不大樂意,實則也不忍心拒絕她的種種請求。

在遇到空前,安柏幾乎是自己唯一的心靈寄宿了。

優菈想攀住安柏的肩膀,卻被少女纖細的手冷冷打去。

「安柏,妳怎麼了⋯⋯」

「優菈,我看到了,妳在酒館裡⋯⋯妳⋯⋯是不是猶豫了?」

「妳難道忘了,稍早琴團長向騎士團宣稱空的無辜,他已經被證實是清白了⋯⋯稻妻的白鷺公主在摘星崖已經救下了空⋯⋯而琴團長也打算引咎辭職⋯⋯」

「裡面的那群臭酒鬼,明天或許會跟被雷劈到一樣錯愕吧⋯⋯」

「我⋯⋯」

「我以為,在琴團長完全辭去職務之前,我能和妳一起⋯⋯一起去找空。」

「是我,看錯了妳。」

安柏向來是熱情似火的。

此刻看向優菈的眼神卻比什麼都要冷。

那副眼神⋯⋯

和往日那些居民,看向自己這個勞倫斯的罪人的目光如出一轍。

優菈心中一梗,有些難言語。

讓這個,剛剛違背了自己內心,以求再沒有偏見的女孩心亂如麻。

「安柏,安柏,妳要怎麼去找他?安柏?」

優菈想拽住安柏的手,但小兔子比誰都決絕。

抿了抿嘴。

「妳明明和我說過,要對他好的⋯⋯」

「那些人和空說,不要接近妳,會遭遇不幸時,空,義無反顧地選擇妳!他當時甚至還不認識妳!」

「而妳,卻還在猶豫是否要相信他!對妳那麼好的他!」

「優菈,我現在⋯⋯還能相信妳嗎?」

安柏一點一點地拉開了距離。

點點淚珠也無法多聚在眼眶一刻了。

撒滿了漆黑的夜,安柏一步一步的遠離。

優菈只能無助地舉起手,看著安柏崩潰地轉身離開了蒙德城。

安柏⋯⋯

那個相信著空的安柏,多像以前的自己啊⋯⋯

而如今的自己,給空早早判了死刑的自己⋯⋯

不正是⋯⋯

優菈感到胃裡一陣翻湧,幾乎快要跌倒,用松籟撐住了欲墜的身子。

摯友的離去讓優菈感到心被一圈一圈地用針線縫起。

越來越緊,越來越疼,越來越⋯⋯

難以呼吸。

安柏,走了。

空⋯⋯也被自己拋棄了⋯⋯

如今,自己還能依賴誰?

那群,打心眼裡看不起自己的民眾們?

還是那些⋯⋯

已經知道真相,正在商討如何對民眾交代的西風騎士?

自己,該怎麼辦……

該,怎麼做,才能⋯⋯

才能不徬徨⋯⋯

優菈不知道該去哪裡。

夜色太深、太濃、太過黑暗⋯⋯

以致於讓那些本沒有光亮的地方,都顯得少了些煙火氣。

不知不覺間,優菈來到了蒙德的監牢。

這裡本應毫無人煙。

優菈往裡面走,沒有目的的往裡面走,在燭光暗暗閃爍的樓道裡⋯⋯

一直走。

一直走。

突然。

「優菈.勞倫斯?」

一聲熟悉的呼喚。

優菈無神地抬頭。

一位男人身處監牢內。

哪怕困於囹圄中,他的禮儀也一如往常地端莊,他的穿著也一如往常地正式。

舒伯特.勞倫斯。

他是勞倫斯家族的人,他是,貴族。

「叔父⋯⋯」

「優菈,看起來妳把妳的叔父送進這裡之後,並不得意。」

「⋯⋯是的,叔父。」

「哼。」

舒伯特捻了捻鬍子。

「是因為那個小子,對吧?」

「這裡的獄警很碎嘴,我全都聽說了。」

「呵,叛徒?如果他真是叛徒,他當時也不會和妳一起阻止我和愚人眾聯手進行的偉大計劃了。所以,蒙德的愚民在獲得了所謂自由後,終究也只能幹出這檔蠢事!」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身在獄中的罪犯,反而看透了一切。

「優菈,妳⋯⋯現在能夠看清了嗎?」

優菈低著頭。

她向來無懼於家族內的閒言閒語。

而如今在這個企圖復辟勞倫斯家族往日榮光的舒伯特面前,卻有些難言。

不搖頭,也不點頭。

「哼,妳還年輕,什麼都不明白。」

「勞倫斯家族想要再次興盛,不能只單靠一次次的容忍與退讓。」

「罷了,妳一時半會也不會明白,那位古倫希爾德家的代理團長對妳有恩,妳的心向著西風騎士團,我也能理解。」

「但是,處於妳長輩的身份,我還是要給妳一些勸告。」

舒伯特擦拭著手指,系緊了領帶。

「不要放棄妳的心愛之物!不要捨棄你的高貴!勞倫斯家族從不屈服!妳要比誰都看得清,優菈。」

「然而妳對於是非的判斷,屈服於世俗了。妳丟盡了勞倫斯家族的臉。」

「那小子⋯⋯雖然他毀了我的計劃,但不得不承認,他不僅彬彬有禮,而且能力卓越,哪怕是現在,我同樣也欣賞他。」

「我能安安心心地呆在這裡,就是因為我覺得,妳和他的結合,同樣能使勞倫斯再次輝煌。」

「只是我沒有想到,優菈,妳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懦弱了?妳竟然開始畏懼那些流言蜚語,開始畏懼那些愚民再次抨擊妳!」

「勞倫斯家族從不畏懼那些,妳,更不應該畏懼!」

「優菈.勞倫斯,回答我,現在,妳要選擇誰?是那群妳永遠滿足不了的蠢貨?還是那個陪著妳一起對抗妳自己家族的少年?」

夠了⋯⋯

夠了⋯⋯

「夠了!我選空!他們⋯⋯誰都不重要了⋯⋯」

「叔父,您說的對⋯⋯雖然我不認可您的計劃⋯⋯但勞倫斯家族,優菈.勞倫斯,不該失去自己的高貴。」

「空⋯⋯我⋯⋯我要去找他,告訴空,他已經是清白的,告訴空,就算這個世界不接納他,我也會接納他!」

「對!優菈.勞倫斯,做得對!」

舒伯特握緊了欄桿,睜滿目,端起嗓。

情深時的高昂同樣是貴族所鍾愛的禮儀!

「優菈,雖然法爾伽帶走了大部分的騎兵,但在我們勞倫斯的舊址,還有我馴養的一匹駿馬!屬於勞倫斯家族的駿馬,代表了勞倫斯榮光不滅的千里馬!」

「優菈!去騎上牠,去把屬於妳的愛,帶回來!」

優菈劈開了浪潮!

朦朧的晨光擋不住翻湧的浪花。

真正的貴族怎麼可能不會騎馬?

優菈能馴服一切桀驁。

包括那個不肯面對世俗的她自己。

伏下身,夾緊腿。

嘶鳴聲揚。

向著初生的太陽⋯⋯

和一群不分黑白的初生奔去!

至於有沒有找到那劃開蒙德陰影的風?

也許,浪花再次遇見了風,成了驚濤世俗的駭浪。

又或者,再次回歸平靜。

那都是⋯⋯另外的後話了⋯⋯





晚宴與夢境





為了慶祝劍魚二番隊隊長的歸來。

心海特地在望瀧村擺設了慶功宴。

反抗軍和海祇島的居民們也藉此緩解連日來的辛勤。

社奉行、荒瀧派、長野原父女,以及先前忙碌於運送物資的死兆星號成員,和奔走各國去證明空是無辜的夏洛蒂、平藏、綺良良。

都受邀參加這次的宴席。

「喂.放牛的,那塊肉是我的,別跟我搶!」

「什麼叫做是妳的?那是本大爺盯上的美食,區區飛行矮菫瓜還想跟本大爺搶?」

主桌上,看著跟一斗互相搶食的派蒙。

空的嘴角又抽了一下。

早知道就跟綾華說,別把這個見食忘友的應急食品給帶回來了⋯⋯

不然哪天海祇島的經費都被她吃光了也說不定⋯⋯

但是⋯⋯

現在的自己,好像⋯⋯也沒什麼資格說派蒙的壞話。

「夫君,啊~~~」

「啊⋯⋯」

喂⋯⋯醉到對自己的稱呼都變了是吧⋯⋯

我們都還沒結婚呢⋯⋯

空無奈地看著眼前已經被酒氣薰陶的女孩。

喝過酒的綾華拿起她特製的紅爐一點雪。

從未碰過酒精的她,此時臉上卻帶著醉意的紅暈。

對著心愛的男孩表演起了餵食Play。

在眾目睽睽之下。

身為慶功宴的主角卻成了被白鷺公主餵食的一方。

空的羞恥心開始作祟。

甚至差點有了從這裡跳進淵下宮的衝動⋯⋯



經過了一番折騰,綾華終究還是不勝酒力。

將醉倒的綾華交由綾人和托馬來照顧⋯⋯

逃離社死現場的空,在宴會場地旁的草皮找了個大石頭坐在上面。

「呦,空兄弟,不陪自己的小女友,一個人在這裡幹什麼?」

狂野,且豪放不羈的聲音在空的耳邊響起。

來者,是死兆星號的船長,北斗。

「大姐頭⋯⋯」

老實說,空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北斗。

雖然自己知道北斗、萬葉等人在這段期間,一直幫忙維持著海祇島的物資需求。

但是,看到身為璃月人的北斗。

就不免想起了⋯⋯

那段在璃月被千岩軍通緝的日子⋯⋯

「你⋯⋯還在恨璃月嗎⋯⋯?」

北斗自然是知道所有事情的經過⋯⋯

也知道七星為何選擇下達通緝令的理由⋯⋯

在得知空已經回到海祇島後,北斗選擇和心海合作,幫助封鎖中的海祇島維持當地的生活物資。

既然自己沒有辦法去阻止當時追緝空的千岩軍。

那就用另類的方式代替璃月人為空贖罪。

⋯⋯也是在為自己的無能贖罪。

「這件事情的確是璃月的錯,夜蘭正在調查當時散佈謠言的相關人士⋯⋯七星和民眾也都被降魔大聖狠狠地訓斥過了⋯⋯」

「刻晴還差點因自責就⋯⋯幸好白朮先生把她救回來了⋯⋯」

「大姐頭。」

「老實說⋯⋯我已經不知道該恨誰了⋯⋯也沒有力氣,再去恨了⋯⋯」

「現在我已經知道自己是清白的,也知道現在到璃月已經不會有人再來找我麻煩⋯⋯」

「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表情去面對她們⋯⋯我想⋯⋯她們也還不知道⋯⋯該怎麼來面對我吧⋯⋯」

「在海祇島生活也蠻愜意的,有支持我的人,也有愛我的人⋯⋯以及,我愛的人。」

「所以,大姐頭,我暫時⋯⋯還沒有想去璃月見她們的想法。」

北斗笑了。

雖說沒有得到令自己滿意的答覆。

至少知道,眼前的少年。

沒有在怨恨璃月,怨恨這個世界。

沒有⋯⋯在怨恨自己。



雖說空在宴席上也喝了不少酒,但平時就有接觸過酒精的他。

至少還能保持清醒,背著女孩一步一步地走回家。

下次絕對不能在公眾場合讓綾華再沾到任何一滴酒精。

這是空在慶功宴後所總結出來的教訓。

背著已經醉得不醒人事的綾華,以及睡得跟豬一樣的派蒙。

「空⋯⋯愛你⋯⋯」

她的耳語、她的呼吸、她那淡雅的櫻花香。

一直在挑起空內心的慾望。

為了不要吵醒在背上的綾華,他竭盡所能的保持自己的理智。

空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回社奉行的辦事處。

走回塵歌壺。

走回屬於他們的家。

阿圓告知桌上有一封署名給空的信件。

只不過,空的身心已經有些勞累。

而且得盡快讓背上的兩個小傢伙送回房間。

空只是隨便應答阿圓的話,便逕自朝房間內走去。

安置好派蒙。

繼續背著綾華走回屬於他們二人的。

愛的小窩。

取下她戴在頭頂上的草帽。

小心翼翼的將綾華輕放在床鋪。

就如同對待易碎的寶玉。

脫下她的卡其色長靴。

熟練地為她擦汗。

解開她鬢角的蝴蝶髮結和麻花辮。

卸下她身穿的洋裝與點綴幾朵櫻花的白絲襪。

更換上她的睡衣。

畢竟早已跟眼前的愛人坦誠相見過。

空自然而然地對綾華那唯美的身材有了抵抗力⋯⋯

才怪勒。

在酒精和綾華那淡淡體香的催情下。

從慶功宴結束後背著綾華的那瞬間。

空其實一直都在產生想要對眼前的美少女『好好疼愛』的念頭。

只是一直努力用理性來催眠自己。

這樣做是對綾華的不尊重。

空才一次又一次地強壓下自己的邪火。

攤開了棉被,側臥在綾華的旁邊,靜靜地欣賞著愛人的睡顏。

肩膀輕輕地依靠在綾華那嬌柔的身軀,櫻花香飄進了空的內心。

輕撫著她柔順的秀髮,感受著她沉穩的呼吸。

真好啊。

沒有來自此世之惡的紛擾。

只有身邊那充滿愛的溫度。

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累了。

睡了。



他,做了一個夢。

夢到了當初。

和唯一的血親一起。

離開提瓦特前的那一刻。

陌生的神明自諸天而降。

磅礡的力量將妳我隔絕。

當再次相見,她的樣貌和當時一模一樣。

相同的髮色,相同的琥珀瞳。

以及那⋯⋯因提瓦特的髮飾。

和自己相同的眼瞳映照自己的模樣。

但自己卻沒發現。

妹妹早已走入了那道深淵。

黑色的誘惑如同盤旋的蛇。

『哥哥,我會在旅途的終點等著你。』

旅途的終點究竟是什麼?

這是妹妹在那次臨別時,對自己說的話。

空一直想不透。

看向眼前那唯一的血親。

她在笑,但眼眸裡含著莫名的情感。

那是和自己相同的情感。

不捨裡含帶著幾分決意。

她選擇,一步一步地向後走。

「熒,不要走⋯⋯」

空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

想抓住她的手,卻什麼也沒抓到。

別走⋯⋯

不想放棄的他繼續嘗試著各種辦法。

胡亂地揮著手。

恍惚間,好像抓到了什麼。

他⋯⋯似乎感受到了來自她的溫度。



她,做了一個夢。

母親總是坐在自己的對面。

棋盤擺在自己的眼前。

灑進來的陽光帶着細細條紋,是被竹簾切割的模樣。

葉起清風,好像有和自己相同髮色的男孩在庭院玩耍。

他揮舞著木刀,身旁站著高大的男人。

看得有點模糊不清⋯⋯

大概⋯⋯是父親的模樣?

『王手。』

小女孩側著頭微笑。

她忽然愣住了。

女孩穿著潔白的和服。

手起棋落,結束了這場對局。

她的母親撫著臉頰。

女孩笑得如沐春風。

自己卻只能在一旁靜靜地看著。

原來如此,自己⋯⋯

只不過是一個旁觀者啊⋯⋯

她淡淡地笑笑。

這裡是心底的某處,在椿花開放的時節。

當時還年幼的自己⋯⋯

那份和家人無憂無慮相處的時光。

或許在某處⋯⋯

仍舊在持續著吧⋯⋯令人無比安心。

但花謝花開,終有夢醒時分。

一切開始如風沙般飄散。

她有些迷茫地伸出了手,想要試著去抓住什麼⋯⋯

卻依然空無一物。

畫面轉換。

周圍的一切不分黑白。

她的眼前站著一位女孩。

一個她從未見過的女孩。

但是女孩的樣貌,卻令她感到無比的熟悉。

她的面容與自己深愛的男孩極度相似。

與他如出一轍的金色髮絲和琥珀色眼瞳。

綻放的兩朵因提瓦特是女孩的髮飾。

她早已從愛人聽聞過關於眼前女孩的故事。

那是他唯一的血親,也是他在提瓦特旅行的意義。

如今卻在夢裡見到了女孩的真容。

『神里綾華。』

『謝謝妳,救了我哥哥。』

『但是在哥哥還沒抵達旅行的終點前,我不能見他。』

『所以,這段期間,還請妳多多關照他。』

『嫂子。』

然而她尚未完全理解女孩說的話。

女孩卻轉過身,身形卻漸漸地在她的眼前消散。

她伸手,想試著抓住女孩。

卻忽然間被什麼東西握住了。

她⋯⋯似乎感受到了來自他的溫度。

於是,她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順意而為





「嗯⋯⋯」

綾華輕嘆著,帶有些小小地驚訝。

清晨的空氣隱隱約約。

淡金色的陽光如同一張張紙薄片。

鋪撒在白絨被的表面。

男孩的臉頰掛著半邊金霞。

夢境的余溫依舊,他緊握著她的手。

十指交扣。

時間應該還很早,綾華感覺還不到七時。

她平常總是這個時候起床。

當時送給他的髮簪擺在不遠的書桌台上。

一塵不染的表面反射著陽光。

空真的有在好好地珍惜它呢。

綾華笑著,看向枕邊人的睡顏。

現在想來,和他相處時的點點滴滴就像是一場夢。

第一次見面。

一同對抗眼狩令。

一同尋找母親的蹤跡。

一同遊覽夏日的祭典。

在那小溪上,表明自己的心意。

與他相互愛戀。

與他相互擁吻。

與他跨越那道禁忌的線。

所有的回憶,顯得那麼地彌足珍貴。

都是獨一無二的第一次⋯⋯都是令人無比地回味。

「空的睡姿⋯⋯真是怪怪的呢。」

綾華在心底笑笑。

空與她面面相覷,閉著眼睛神色安逸。

十指交扣的小手。

看來是在睡著的時候翻了身子,額間的距離不足半尺。

綾華靜靜地看著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那份暖意的氣息。

他的睫毛纖細修長,卷翹著微微地顫抖,眼角流著昨夜的淚痕。

「看來是想起什麼不好的事情了⋯⋯」

這讓綾華回想起昨天下午他在墓碑前的失落和悲傷。

那個名為哲平的青年,因戰爭而消逝的生命⋯⋯輕輕地嘆了口氣。

同時也讓自己認識到空的內心,那脆弱的一面。

或許是這件事激起自己想要幫他分擔憂愁的決心,導致昨天的慶功宴上⋯⋯

碰了自己在這一生中從未碰過的酒精。

啊⋯⋯

這時,昨晚的酒後餘勁開始刺激了她的大腦。

綾華似乎想起了什麼。

昨天晚上⋯⋯

自己為了要幫空擋酒⋯⋯

然後⋯⋯

⋯⋯

綾華總算發現身上的不對勁。

自己,是什麼時候換上了睡衣?

難不成⋯⋯

她頓時羞紅了臉。

鬆開空握住的手。

拉開與他的距離。

檢查自己有沒有被非禮的痕跡⋯⋯

沒有⋯⋯

襯衣還是昨天穿的那套⋯⋯

「呼⋯⋯」

她鬆了口氣。

但綾華的心底並沒有感到高興,反而她卻感到有點難過。

雖說她的愛人沒有趁著酒醉時偷襲自己⋯⋯

但自己的身材,卻沒有讓他感到興趣嗎⋯⋯

於是賭氣的小公主決定,要趁著空還在熟睡的時候。

好好地『玩弄』他一下⋯⋯

她開始摸了摸他的腦袋。

空的金髮質感有些許堅硬,卷翹的發梢卻相對柔韌一點。

大概是睡姿不太正規的緣故,像叢生的雜草般凌亂。

還挺好塑性的⋯⋯

綾華忍不住輕輕地撥弄,把發束彎曲成金色的半月牙。

再稍稍地稍微按壓一下,呆毛彈彈跳跳的模樣像只金小蟲。

嗯唔⋯⋯不行,不能笑,會吵醒他的。

接著她開始伸手在空的面頰上戳了戳,他的肌膚也有彈彈的感覺。

白皙得像女孩子一樣⋯⋯

臉頰的兩旁酒窩處帶著點嬰兒肥。

再戳一下⋯⋯就一下。

綾華眨了眨眼睛,貝齒著輕咬下唇。

「嗯⋯⋯」

空的眼眉跳了一下。

綾華回過神來,像是觸電般地收回手。

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好像有點燙燙的⋯⋯而且越來越燙了。

綾華心想自己在幹什麼?實在是太失禮了⋯⋯

說好只是玩弄他一下,反倒是自己沒有忍住。

畢竟空的睡相實在是太可愛了。

在昨日酒精的餘韻下讓她突然有了一種。

想親吻他的衝動。

一下⋯⋯一下就好。

綾華下定決心,撅起她的櫻唇,慢慢地⋯⋯

慢慢地⋯⋯

朝著空的嘴唇靠近。

男孩的臉近在眼前。

鼻尖輕觸。

鼻息在二人之間繚繞。

距離已經無限趨近於零。

只是綾華還不知道⋯⋯

早在她掙脫空握住的手⋯⋯

空其實就已經醒過來了。

身為一個旅行者,就算在晚上睡覺時都必須保持對周遭的警覺性。

畢竟魔物、丘丘人、盜寶團、愚人眾都有可能在晚上的睡覺時間來襲擊自己。

得益於空在平時對自己的訓練。

現在只要一點風吹草動就可以讓自己從睡眠狀態中醒過來,並對周圍採取警戒措施。

空當然知道,現在是處在什麼樣的空間,也知道是誰弄醒了自己。

只不過⋯⋯

當枕邊人調皮地開始玩弄自己的頭髮、用她那纖細的手指戳自己的臉頰時⋯⋯

自己就想知道,這個小妮子究竟在打什麼鬼主意。

順便⋯⋯來個將計就計。

然而,當自己感受到了屬於她淡雅的櫻花氣息。

空微瞇起眼,看到了幾根來自她的雪白髮絲。

女孩的臉近在咫尺。

哦~想玩這招啊?

空覺得時機已到。

他張開雙臂擁抱了自己的枕邊人,把她嬌柔的身軀依靠在自己胸前。

「空!?」

溫暖的潮流從四面八方忽地湧來,受到驚嚇的綾華本能地掙扎了一下。

空抱得更緊了,雙手環繞在她的腰間,身體成弓狀的凹位把綾華圍在臂彎裡面⋯⋯

力度卻剛剛好地不至於傷害到她。

右手掌趁機扶住她的後腦勺。

「唔⋯⋯!?」

女孩頓時睜大了雙眼。

空迅速且霸道的將自己的唇印在綾華那柔嫩的櫻唇上。

輕柔地撬開她的城門。

舌尖交織,空汲取著城池內的甘露。

將自己對她的愛,完完全全地釋放。

綾華的大腦突然感到一片空白。

本來只是單純地想整整他,卻被愛人反客為主。

身體好像變得奇怪了起來,軟榻榻的沒有力氣⋯⋯

眼神逐漸迷離,自己⋯⋯也開始在享受這段甜蜜的時光。

誰都捨不得將嘴中的甘露吞下去。

畢竟,每一次的交心。

對他們來說都是最甜、最深情、最含愛的一次吧⋯⋯

最後,依依不捨地分開了緊貼的雙唇。

「哈⋯⋯哈⋯⋯」

綾華感到腦袋暈暈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似乎還在享受剛剛的餘韻。

「我的小白兔,請問您對今天的早安吻是否滿意呢?」

他用那『計畫通』的神情看著枕邊的女孩。

綾華那迷離的眼神似乎讓自己感到很滿意。

「空⋯⋯繼續⋯⋯」

「那⋯⋯我就不客氣囉⋯⋯」

看樣子,昨天的酒後餘勁似乎是挑起了她的慾火了⋯⋯

既然綾華已經發起了信號。

那麼忍耐一個晚上的自己。

似乎⋯⋯也不需要再繼續壓抑了。

動人的樂章在屋內繚繞。

甚至在屋外也能聽到些許的餘音。

究竟是令他感到沉醉的桃源仙境。

又或是令她感到熾烈的燎原烈火。

可能,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看樣子⋯⋯得跟阿圓說一下要追加些隔音設備了⋯⋯」

「確實如此⋯⋯真是太小看他們⋯⋯」

「順便還得採購一下育兒用品了。」

正在庭院悠閒地吃著早餐的某家主、某家政官和某應急食品如是說。





請求





「宮司大人,請慢用。」

酥炸的油豆腐,但坐在天守閣大殿的神子卻無意品味。

「怎麼樣了?」

「宮司大人,老實說,我也沒想到將軍大人竟然會做這種事。」

「不過居民們本身就對空懷抱歉意,大多順水推舟地同意了。」

「那些鷹司家的激進分子,我也都處理好了,天領奉行同樣出了不少力。」

裟羅臉上的血跡未乾。

神子點了點頭。

「辛苦妳了,小天狗。」

「宮司大人,不辛苦,將軍大人才辛苦。她真的是,一家一戶求過去的。」

「我看著,心疼,社奉行不在,將軍大人竟然會親自操辦這些事。」

「現在才知道,時常在視察民情的神里小姐,究竟有多辛苦。」

「唉⋯⋯讓影給自己償償罪吧。不然,她會愧疚一輩子。」

「儘可能偽裝成,一切如初。」

「記住,不用太過掩飾,反而會讓人感到虛假。」

「只要讓空看到,大部分的稻妻人都信任他就好。明白了嗎?」

「是,宮司大人!」

神子看著裟羅遠去。

嘆了口氣。

自己,該不該告訴小傢伙這件事呢。

自己無疑與他是好友。

老實說當時也有為他準備了退路,雖然並沒有派上用場。

但於情於理,小傢伙不會對自己太苛刻才是。

不過⋯⋯

自己畢竟是影的眷屬。

還不知道小傢伙是否會從海祇島回到鳴神島。

嗯⋯⋯寫封信給他好了。

不過在這之前。

先讓影,安慰好自己吧。

她哭很久了。



恩愛的小情侶經歷了一場巫山雲雨。

一同整理了稍稍凌亂的房間,順便也洗了澡。

兩人都換上了居家用的和服。

空在手掌聚集了風元素。

溫柔且熟練地吹拂著綾華那冰藍色的秀髮。

「走吧,別讓綾人等太久了。」

「嗯。」

收起風元素,兩人十指交扣,走出了房門,走到了庭院。

迎來的是在矮桌上的二大一小。

「空,早啊。」

「綾人早。」

「還有綾華。」

「兄長大人、托馬、派蒙,早上好。」

嗯?氣氛,怎麼好像怪怪的?

空看這三人對自己的視線感到疑惑。

「這氣色,看來二位在昨天晚上都睡得挺『舒服』的。大清早的還可以做做『運動』,不錯不錯。」

特地在舒服跟運動這四字加了重音。

綾人一語。

旁邊的一大一小也跟著開始姨母笑。

空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完蛋。

稍早的晨間運動被發現了⋯⋯

而且還是一群最不該被發現的人。

「那個⋯⋯綾人?」

「嗯⋯⋯你確定還要這樣叫我嗎?」

「那個⋯⋯大舅哥?」

「這才對嘛。」

坐在一旁的綾華早已羞恥的低下頭。

不敢對上綾人的視線。

紅通通且滾燙的臉就像番茄。

頭頂上還冒出了些許的蒸氣。

原本只是稀鬆平常的早飯時間。

空這時卻有了想牽著綾華的手,一起逃離塵歌壺的衝動⋯⋯

「空,我知道你在顧忌什麼,我也沒打算現在就要你和家妹結為連理,只不過⋯⋯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

「請說吧,如果我能做到的話⋯⋯」

「『千般錘磨,素振亦無人可當。』這是母親大人在生前對綾華說過的話。」

「老實說,我一直很後悔讓綾華待在社奉行,我知道雙親早逝對她的影響太大了⋯⋯讓她必須捨棄童心,成為獨當一面的神里家大小姐。」

「但從她成為白鷺公主的那一刻起,也就代表著自己和其他同齡的孩子間有了『地位』的隔閡,沒有知心的朋友,一生被家規、禮數、地位束縛的她,就像是一隻被囚禁在牢籠裡的鳥兒。」

「所幸,家妹遇見了你,在和你相處的這段日子,我看到家妹漸漸找回她失去的自己。那個純真又貪玩的小綾華。」

「以至於當家妹決定要違背稻妻的民意去救你的那刻起,我也認為,是時候該解開束縛她的鎖鍊,讓她走出這個名為社奉行的牢籠了。」

天空,才是白鷺應有的居所。

「空,可以讓綾華跟著你一起尋找你的親人嗎?讓她,去見見稻妻以外的世界,好嗎?」

「這⋯⋯」

一向果決的空,此時卻猶豫了。

身為男友的他知道,對異國的嚮往是她內心一直以來的願望。

身為兄長的他知道,綾人這麼做是為了讓她遠離官場間的是非。

他當然想帶著自己心愛的小女友一起周遊列國。

只不過⋯⋯現在的稻妻需要她,需要白鷺公主。

況且⋯⋯旅途中有許多未知的危險,自己⋯⋯能好好地保護她嗎?

這時,柔嫩的手心握住了空的手。

綾華沒有言語,只是深情地注視著他。

也不需要言語,畢竟綾華那清澈的冰藍色雙瞳已經告訴他一切了。

於是,空下定了決心。

「我答應你,大舅哥。」

「這次,我會帶著綾華一起旅行,一起遊歷這個世界。」

綾人笑了。

自己果真沒看錯人。

家妹的幸福,就交給你了。

綾華笑了。

自己兒時的心願,就要實現了。

而且⋯⋯還是和心愛的他一起⋯⋯

空笑了。

看著眼前如櫻花般動人的女孩。

這個世界,自己曾經愛過,也曾讓自己失望過。

但是⋯⋯

既然妳曾不顧一切,只為了讓我逃離世界的惡意。

那麼我也會為了妳,帶著妳逃離妳所厭惡的牢籠。

「往後,也請你(妳)多多關照。」





後記





說真的,最近我的腦子開始有點怪怪的。

先前不是說,因為綾華跑去救空的關係導致世界線發生了變化。

結果,寫到現在卻不知道要怎麼去收這條線了⋯⋯

不管怎麼想就覺得邏輯上都有一定程度的問題⋯⋯

唉⋯⋯好想擺爛啊。

可是下一話就要把稻妻線收掉,不然後續的劇情都不用玩了。

不過,要參考的資料要比前幾話更多,下一話更新的時間還真不敢保證。

那就先跟各位說聲抱歉啦,欸嘿~

至此,請先容許我暫且告一個段落。





ジェントリネコ
2023.06.1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7341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里綾華|派蒙|神里綾人|九條裟羅|托馬|安柏|優菈|八重神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eister0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空綾】這次,我與你一起... 後一篇:【空綾】你的白鷺公主,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
看到的人會變得幸福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