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異能智鬥】福爾摩沙 第二章:考試,然後狩獵

作者:Jojorin(990)│2022-11-21 12:55:59│巴幣:8│人氣:346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個月後的羅森。

  黃昏。參天巨木構成的都會區裡,有一個靜僻的小廣場,小廣場周圍是一圈低矮的針葉林圈成的圍牆。

  這就是福爾摩沙中僅此一家的學校了。

  教室內,一群玩家正各自坐在位子上。

  和國小到高中的班級桌位不同,這裡的桌子是環狀的,以年輪的造型一階階疊上去。

  在大學生眼裡這很熟悉,對多數還沒有高中畢業的玩家來說,這裡則看起來像是視聽教室,有股新鮮感──但這是過去式了。畢竟他們已經來這裡報到了幾十次。

  每個人的面前都有一個顯示螢幕,正在播放函授課程──可以自己選定要聽哪一科以及哪堂課,也可以重播、倒轉和調整播放速度。

  儘管有這麼方便的設備,空間又寬廣,阿嘎卻覺得這比在現實的學校裡更壓抑。

  明明是暑假,而且在遊戲裡,卻要坐在這邊念書──如果你以為這就是他感到壓抑的理由,那可就想得太簡單了。

  遠遠不止如此。

  筆尖劃過紙張和翻頁的聲音佔領了教室。

  窗外,夕陽勉強從厚厚的烏雲堆擠出頭來,黑黑的一大片映出絲絲暗紅,看起來就像灰燼似的,連照進教室的餘暉都顯得虛弱。

  終於,一聲長長的鳥啼響徹校園。這是校園裡最高、代表禮堂的那棵樹上棲息的「報鴞」發出的啼聲,也是這所學校的鐘聲。

  阿嘎深深嘆了口氣,揉揉眼睛,將筆記本上已經複習完的科目一一劃掉。

  (魂器概論……魂史……魂師心理學……魂師生理學……英文……嗯,還剩下數學、俄文和機械概論嗎……)

  他伸了個懶腰,走出教室。夕陽已經沉入樹林之後。當然啦,作為台灣的學生,入夜後繼續念書也不算什麼稀奇事。

  (啊~~好累。先去自習室佔個位子吧,晚餐的話……)

  因為心不在焉加上疲倦,他在經過轉角時,跟人撞了個正著。那人的襯衫和褲子到處都是破洞──

  「抱,抱歉……!」

  (天啊!怎麼會這麼倒楣……!這位大哥高抬貴手啊!)

  阿嘎嚇得頭都抬不起來,緊緊閉著眼。

  沒想到傳進他耳朵裡的是一個熟悉的聲音:「……你這是在演哪齣啊?」

  「……啊。」

  他抬起頭。一個頭髮蓬亂得簡直像是遊民的傢伙正皺眉看著他。庭葦的朋友──莊星骨。

  「沒,沒什麼啦……」

  (誰叫你穿成這副德性,我還以為是哪個凶神惡煞哩……)

  「你還真怪。」莊星骨聳了聳肩。

  (……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啊。)

  莊星骨不止看起來像遊民,聞起來也差不多。有一次阿嘎在學校附近,看到他直接往樹下一躺就閉上了眼睛。他到底有沒有住過遊戲裡的旅店啊?就算是為了省錢,也不至於這樣吧。

  恐怖的是,外表並不是他最奇怪的地方。

  莊星骨看了看阿嘎掉在地上的筆記本,「怎麼,還要念啊?」

  「……是啊。明天又要考試了,你不多準備一下?」

  「埋頭苦讀不適合我啦。要賺晶碧不還有很多CP值更高的辦法嗎?掰啦。」

  莊星骨說走就走,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

  看見這一幕的路人向他投去鄙夷的目光:

  「那傢伙跩什麼啊……」

  「哼,拿著那種廢物魂器還好意思說大話……」

  「髒死了……」

  「莫名其妙,怪胎一個……」

  阿嘎聳聳肩,撿起掉在地上的東西,繼續走向自習室。

  (……是啊。筆──藝術品型魂器,怎麼看也不是戰鬥用的。)

  就他所知,莊星骨的魂器能夠藉由書寫文字,在目標上附加各式各樣的buff或debuff──比如強化友方的體能,或減速敵人之類的。

  輔助性的魂器在遊戲中並不常見,他的魂器看起來效果也不錯。可是──

  (就算輔助效果再厲害,也不能單打獨鬥。但那傢伙怪里怪氣,又獨來獨往的,怎麼會有隊友呢?

  最重要的是,就算賺到了足夠供應日常生活和維持魂器的晶碧──)

  「嘿,阿嘎!」

  一個聲音打斷阿嘎的思緒。

  「阿……阿賢。」他抬起頭,勉強叫了一聲。

  聲音依然是熟悉的聲音,人卻已經不是熟悉的人了。

  阿賢的身邊站著幾位髮型奔放、吊兒郎當的傢伙。他們都戴著耳環、鼻環之類的廉價飾品,有人身上還有刺青。

  最讓人難過的是阿賢和他們站在一起,卻一點也不突兀。以前阿賢也許不愛念書、喜歡搗蛋,界線卻一向和這種人劃得很清。可是現在……

  「我們幾個要去賺點大的,正好還缺一個,你也一起來吧!」

  阿賢對他的態度倒是和以前一樣。

  但想到上次勸他別再跟那些人混在一起時,他不屑地轉頭就走,還罵了不少難聽的話,阿嘎就感到一陣彆扭。

  阿嘎勉強笑了笑,「啊,可是,那個……明天就要考試了,我還要複習……」

  阿賢嘆了口氣。「唉,整天就是念書考試的,你到底是不是來玩遊戲的啊?」

  跟班也搖了搖頭。「就是啊,很遜欸!」

  一個看起來最高大,嘴裡還叼著菸,染著金髮的傢伙站出來。

  「欸,你們別這樣啦,都嚇到人家了!」他朝其他人喝斥,接著換上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唉,阿嘎,我說句老實話,我們也是為了你好啊!拚死拚活念個半天,最後還不是只拿到那一點,跟著我們賺可快多了!」

  他掏出一顆黑色的寶石在掌上一拋一拋,只看得阿嘎兩眼發直。

  (那不是「黑鑽」嗎……!)

  A級寶石「黑鑽」──能夠發動一次持續三小時的隱身法術。

  雖然它的稀有度不是最高的S級,但因為效果無可取代,現在已經漲到150萬晶碧了。

  (就算把我進遊戲以來賺到的晶碧全部堆起來,也買不起那種東西啊……)

  另一個跟班追加攻擊:「再說,我們老大跟雪幫的大峰很熟,跟著我們,以後出去外面都有人罩著,沒什麼好怕的啦!」

  阿嘎不禁痛恨自己的猶豫。他真的開始考慮跟他們一起走。

  如果不是想到他和阿賢當初隨便就被錫奧說動,最後卻被狠狠坑了一筆的事,說不定他已經同意了。

  另一個跟班說:「阿嘎啊,有句話說近墨者黑,你再跟著庭葦那種廢柴混的話,早晚會被刷掉喔!」

  幾個不良少年笑了起來。

  有那麼一刻,阿嘎愣在原地。

  接著,他下意識緊握了拳頭。

  「謝謝你們,」他提高聲音說:「但還是讓我再考慮一下吧。我先去佔位子了,不好意思。」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留下不良少年在他身後錯愕的呼喚。



  但阿嘎終究沒能進去自習室。

  來到這裡時,四名隊友已經站在門口等他。

  「啊,來了來了。阿嘎,你怎麼這麼慢啊!」

  一個肥壯的大個兒大老遠就朝他揮手。用流行話來說,這人是個活在二次元的肥宅──他給自己取的遊戲ID實在太拗口、太尷尬,大家都簡單地叫他「疾風」。

  「抱歉,路上有點事情耽擱了……」阿嘎困窘地笑笑。

  「就是啊,再慢一點我悶就不等你了的啦!」

  一個皮膚黝黑,身材結實的少年露出一口白牙。他叫王宏恩,是個一派樂天的原住民。雖然講話不甚標準,但大家都很喜歡他。

  「你好像很累的樣子。」

  另外一人說。通常人們會用「竹竿」形容這種體型的人,但看著他,你想到的詞彙會是「鐵棍」。

  他叫「冰睛」,那雙銳利的眼睛總是可以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要不先送你回宿舍休息一下?」庭葦擔心地問,「我們會帶一份晚餐回去,等你好點了再吃……」

  「不……不用啦。我們一起回去吃吧。」阿嘎笑了笑,喉嚨卻一陣發酸。他眨著眼,吞嚥了好幾下,好不容易讓自己的聲音恢復正常:「對不起。還有……謝謝。」

  「……?為什麼道歉?」

  「……沒什麼。」阿嘎深吸一口氣,露出大大的笑,「走吧!」



  一個樹樁造型的大矮桌上,一大鍋湯水翻滾著,發出令人愉悅的啵啵聲,味噌的香氣彷彿是從搖曳的燭火裡飄出來的。

  庭葦小隊盤腿坐在桌邊,溫馨的燭光在他們眼中跳動。

  公寓的這一層樓,全被五個人租了下來,而這裡是他們常常開伙打發晚餐的飯廳。

  現實裡這個條件的房租,絕不是五個未成年人負擔得起的;但在遊戲中,一週只要5000晶碧。

  得慶幸,雖然遊戲風氣日漸惡化,不過暫時還沒有人能打炒地皮的歪主意。

  「喂,阿星,要過來和我們一起吃嗎?」庭葦對手機說。

  電話另一頭──莊星骨──顯然沒有答應,因為庭葦接著說:「這樣啊?好吧,你忙你的。不過我們不小心煮了一大鍋吃不完,你晚點過來幫我們處理一下好嗎?嗯,謝啦,掰掰。」

  大家都很納悶,為什麼庭葦老是要拿熱臉去貼他的冷屁股。儘管庭葦解釋:「老朋友了。你們不要看他那樣子,其實他是很有才華的人。」,也沒什麼人信服。不過時候長了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

  吃過晚餐,小隊成員們都懶懶地半躺著,有人甚至打起酣來。

  (如果明天要忙的只有考試就好了……)

  抱著這種心情的人不止阿嘎一個。想到未來像堅固的壁壘擋在眼前,誰也不願意起身。

  最後是庭葦最先收拾起碗筷來。儘管沒有催促,見到他開始行動,小隊成員也很快重振精神,起身幫忙。

  幾分鐘後,他們已經動身前往自習室。

  考題像陰險刁鑽的詭雷,筆記如繁雜破舊的拆解工具。

  儘管有庭葦這個經驗豐富的老兵領隊,這場演習還是讓眾人有種不妙的預感:明天的正式排雷,恐怕要傷亡慘重了。

  直到晚上十點,灰頭土臉的士兵們才拖著身軀離開演習場。

  一回家,他們就看到莊星骨睡倒在飯廳的木樁旁,原先還有兩人份的火鍋已經被吃了個底朝天。

  (這傢伙可真是隨遇而安啊……)

  眾人不禁搖頭失笑。

  庭葦豎起食指噓了一聲。他們沒有打擾他,逕自洗漱、上床。



  第二天所有人都起得很早,但他們來到飯廳時,卻沒看到昨晚睡在這裡的人。

  「他的作息還真奇怪……」

  「上次窩還抗到他半夜在寫東西哦。」

  「啊,對對,之前有一次半夜睡不著出去散步的時候,我看到他在河邊練劍呢。」

  「劍?他的魂器不是……」

  「那個是模型劍的樣子……可能只是在練體能吧。」

  「……練體能?他有在自己打怪解任務的嗎?」

  「這我哪知道啊。」

  小隊隨口閒聊幾句,就去忙他們該忙的事了。



  轉眼間來到了隔天中午,考試結束了。

  小隊成員待在一間空教室,每個人都緊張地盯著自己的遊戲介面。

  考試的成績很快就伴隨系統提示的音效出來了。頓時,悲嘆、抱怨和惋惜此起彼落:

  「啊~~!就覺得怪怪的,果然『最可能導致魂師力量減弱的精神疾病』不是『思覺失調』嗎!!」阿嘎抱頭大叫。

  疾風的嗓門也不輸給他,「欸,屁啦,我明明就選ACE好不好!幹這系統是三小啦!」

  一直保持沉默的宏恩忽然引吭高歌:「『我是一隻小小小小鳥♪ 想要飛呀飛 卻飛也飛不高♪』」

  「這傢伙已經開始逃避現實了嗎……」疾風吐槽。

  「果然這題保留『貝加爾湖』和『塔什干』沒選是對的啊。」

  「嗯,這邊這題我也想了很久,最後照一開始的直覺選了『虹絃霧須津──靜止』、『空橋龍河──質能轉換』。」

  至少冰睛和庭葦沒有像那些惹人厭的「學霸」一樣故作謙虛。

  他們沒有討論題目太久。和成績比起來,真正重要的是透過考試得到的東西──

  「疾風488分,阿嘎534分,宏恩399分,冰睛612分,然後我是744分……」庭葦無視眾人對他超高分數的驚嘆,繼續說:「我們得到的晶碧全部加起來大概是300萬。」

  「其中大概有200萬是你貢獻的。」冰睛指出。

  「滿分也不過800而已,你是怪物嗎!」疾風吐槽:「為什麼身邊會有這種羽川翼(註)啊!」



  註:西尾維新《物語》系列的人物,代表性的人設就是「班長中的班長」。



  「別損我了啦。」庭葦困窘地摸了摸眼鏡,「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事情,擅長念書的我考得好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倒是你們不擅長念書,卻能夠在短時間裡進步這麼多,我覺得才厲害呢。」

  「不,我們能夠考這麼好,不都是托你幫我們準備的福嗎。」阿嘎說。

  「沒那回事。」庭葦說。「我只是幫了你們一把,如果你們自己不努力,也不可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啊。」

  「謙虛過頭就太假囉。」冰睛微笑,大家也跟著繼續調侃庭葦,只弄得他靦腆地連連擺手。

  (不過仔細想想,我們真的很厲害呢……居然能夠在高級考試裡拿到這麼多分。這樣一來──)

  在羅森的學校定期舉辦的考試,是遊戲中最穩定賺取晶碧的手段之一;除了少數能把高難度任務當白開水喝的怪物,幾乎每個玩家都會來參加這個活動。

  考試又分為高級和低級;低級考試的難度不高,和國文默寫差不多,只要肯花時間就能拿到分數──不過能賺到的晶碧也就幾萬出頭,只能勉強餬口。

  相反的,高級考試雖然困難,報酬卻是非線性成長的──比方說,考200分能賺到的晶碧只有幾千,但考500分賺到的晶碧卻多達十幾萬。

  但高報酬就意味著高風險──花了一堆時間準備,最後卻只拿到低分,還不如去考低級考試的,可是大有人在。

  這次獲得的報酬遠遠超出小隊的預期;雖然,這只不過是站在了起跑線,但好的開始仍然讓他們露出了好久不見的、放鬆的笑。

  「好啦,我們得抓緊時間了!」庭葦說,然後提高聲音,好蓋過「話題轉得太硬囉!」的調侃。「現在是狩獵的時候了。」他說。

  眾人收起了笑,表情再次變得緊繃。

  他們魚貫走出教室。



  巨鷹在市郊的一處商圈降落。

  低矮、掛著參差不齊招牌的樹屋,像是雜草似的東一撮西一撮。可疑的小販在古舊的廣場上走動叫賣,更可疑的斗篷客則在錯綜複雜的小巷裡拉客。

  和阿嘎剛來遊戲時進去的那家商場相比,這裡簡直就是蠻荒之地。

  然而此地販賣的商品,對遊戲攻略的幫助卻大得多。

  庭葦掏出地圖,領著眾人來到其中一家商店前面,掛著綠色提燈的招牌寫著「獵寶」。和周圍的同行相比,它並沒有特別引人注目。

  「這裡就是……」

  「嗯。這裡是少數有在出售『般若』的地方。」

  般若是對遊戲中的生物專用的一種強力麻醉劑。

  「就像我們之前演練過的,只要能夠把『死吻鱷』堅硬的皮破開,把藥全部注入,就能夠讓牠動彈不得;接著再用繩子和推車把牠沉入沼澤,就能讓牠窒息而死。」

  「喵準牠的眼睛或嘴巴不是比蕉好嗎?」宏恩忽然說。

  「不,這兩個部位都在容易引起怪物警戒的正面,面積小又會不斷移動。」冰睛說。

  庭葦點點頭,「是啊,風險太高了,只能當作備案。」

  宏恩咧嘴,「瞭啦,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賞牠吃一發的啦!」

  眾人走進獵寶。一股皮革、油料,還有藥草的味道竄入鼻中。店裡燃著的火光和招牌的提燈一樣綠油油的,使這個像是陳年倉庫的空間更添幾分詭異。

  這間商店甚至沒有櫃台和NPC。據說遊戲中有一半的商店是自動式的,拿起東西走出去之後,系統就會從帳戶扣款。

  「我們分頭找吧。」庭葦說:「我聽說是放在貨架的頂層,看起來是一個貼著鬼面具標籤的玻璃瓶,裡面裝著紅色的液體。」

  眾人齊聲答應,開始行動。

  這項任務比想像中更困難。他們得要一邊拂去擋在臉前的蜘蛛網,一邊瞇著眼睛,試著在微弱的光線下,從貨架上的垃圾山中挖寶。有一次阿嘎還得小心翼翼地繞過底層貨架凸出來的一條像是死蛇的東西。

  經過二十分鐘,整整巡了兩圈後,疾風、阿嘎和宏恩的嘴開始不乾淨了起來。

  「不應該啊……我確認過,般若刷新的時間是今天沒錯……」庭葦皺著眉喃喃道。

  正當他們想著要不要出去抓個路人來問問時,回答問題的人就自己找上門來了。

  「你們好啊。不知道你們要找什麼商品,有沒有在下可以為你們效勞的地方呢?」

  一個穿著黑西裝,右耳戴著一枚耳環,耳環上鑲著一粒鑽石的少年,對他們鞠躬。

  雖然他笑容可掬,好聲好氣,但所有人都皺起眉頭,一時無人接口。

  他們知道他是什麼人。

  鑽石飾品和黑西裝,是當今福爾摩沙三大幫派之一的「理幫」的標誌。

  這人似乎對他們的態度不以為意,只是維持有禮的微笑,等待著。

  終於,庭葦開口:「是的,我們在找一種叫『般若』的藥。」

  「好的,我了解了,請隨我來。」

  那人又是一鞠躬,比出邀請的手勢,緩步走出商店。

  眾人面面相覷,表情彷彿在考慮今晚要不要吃蒼蠅當晚餐。但他們別無選擇,只能跟上。

  理幫的手下倒沒有把他們拐進莫名其妙的暗巷,或是從外頭看不見裡面情形的可疑黑店;他們被領到一家距離大路不遠的店舖,窗明几淨,但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只見手下走到櫃檯和老闆低語幾句,老闆就點了點頭,指示一名店員帶他們進去掛著「員工專用」牌子的小房間。

  這間看起來像員工休息室的小房間只是偽裝,再通過一條走道之後,他們才來到真正的目的地。

  整個小隊都愣在門邊。

  這裡陳列的商品全都是精品中的精品;他們要買的般若已算是高價道具,但和其他商品一比,就只能算是零頭了。

  他們就像生平只去過路邊攤和小吃店,卻忽然被招待到迷其林三星餐廳的市井小民。

  話說回來,雖然剛賺了一大筆錢,卻不需要擔心他們會管不住自己的荷包。

  原因就出在價目表上。

  庭葦顯然也注意到了,但他只朝理幫手下瞥了一眼,便轉回去盯著般若看。

  阿嘎卻忍不住,「請問……這上面的價格是不是標錯了?」

  「不,般若是50毫升30萬沒有錯。」手下微笑道。

  小隊全都變了臉色。

  般若一瓶是300毫升,商店的預設價是7萬──實際上因為高級道具有補貨CD,市場上供不應求,市價可以達到20~30萬。

  而理幫一下子將價格抬到了六倍以上。

  「各位要是嫌太貴,在下也不會勉強你們消費。相信各位多花點時間貨比三家,一定能找到讓你們滿意的貨色的。」

  手下看著他們,笑得就像盯著羔羊的豺狼。

  阿嘎氣得咬牙。

  (這傢伙……壟斷了所有的貨,還好意思說這種話……!他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在獵寶,根本是計算好的……!!)

  冰睛和庭葦分別攔住漲紅了臉的宏恩和疾風,不讓他們上前爭論。在三幫中,理幫也許不是特別驍勇,但也絕不是他們這種一般玩家能惹得起的。

  何況他們已經有了麻煩,現在實在不是再多樹敵的時候。

  「不了,就在這邊買吧。150毫升。」庭葦淡淡地說。

  他無視小隊成員的勸阻,從懷裡掏出玲瓏剔透的大顆晶碧。



  雖然買到了東西,眾人走出商店時看起來卻像是吃了場大敗仗。

  「這樣真的豪嗎?」宏恩問。

  「加上我們之前存下來的,勉強還有200萬,足夠我們大幅提升等級了。只要能夠成功狩獵死吻鱷,就能籌到足夠的晶碧。」庭葦握緊拳頭。

  雖然說的堅定,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逞強。

  但不可思議的是,在這一刻,他們也都想要相信自己能夠做到。

  眾人隨著庭葦握緊拳頭。

  「那個……」

  宏恩忽然開口,打破了雄心壯志的氣氛。

  「怎麼了?」庭葦問。

  「沒有啦,那個,窩是在想……」

  「有什麼話就說啊。」庭葦有些稀奇地打量他,「你是怎麼了,跟平常不太一樣喔?」

  阿嘎和疾風落井下石,跟著取笑起宏恩來。

  「好,好啦!窩是在想……庭葦你為什摸不找上阿星一起?」宏恩問。

  庭葦的笑容黯淡下來。

  阿嘎和疾風見狀也收起了笑。這其實是一件他們也早就在納悶,卻一直不敢開口問的事情。

  「他是你老碰友不是嗎?如果把窩們的情況說給他聽,他應該也會棒忙的吧?再說,他白吃了窩們這麼多頓,也該還一還惹吧。」阿嘎和疾風忍不住笑了出來。宏恩繼續說:「可是為什摸──」

  「既然他沒有這麼做,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冰睛打斷宏恩,一臉嚴肅,「我認為你不應該──」

  「沒關係,他說得很對。沒有向你們解釋,是我不好。」庭葦說。

  眾人都在等著他說下去。

  「阿星的魂器確實很有用,我毫不懷疑他如果加入狩獵,我們的勝算會大大增加。」庭葦說:「我也相信只要我拜託他一句,他一定不會有第二句話。」

  「既然這樣,為什麼──」阿嘎忍不住插嘴。

  「因為我不想利用他。」庭葦斬釘截鐵地說。「我們被捲入──不。我所招惹的不是一件小事。我很高興你們願意和我一起承擔,但是……我真的不想再讓別的人──」

  「我們可以跟他一起狩獵就好啊!」疾風說,「之後的事情他可以不必──」

  冰睛嘆了口氣,「這就是庭葦說的『利用』啊,疾風。」

  「啊……對喔……」

  庭葦摘下眼睛,揉了揉鼻樑,「雖然不會表現出來,但他其實是很重情義的人,如果知道了,他一定會奮不顧身地攪和進來。我不能夠這樣對他。」

  阿嘎和疾風暗自點頭。換成他們,確實也不會想讓自己的好友涉入這種事。

  但宏恩卻往庭葦站上一步,「對不起,但窩覺得你這樣根本沒有把他當成碰友。」

  冰睛制止道:「宏恩!」

  但宏恩沒有理會。「碰友就是應該同生共死不是嗎?碰到困難的時候卻說著『不翔給他添麻環』,只顧自己面對,窩覺得這樣是不對的。」

  疾風和阿嘎面面相覷,覺得宏恩說的倒也不是沒有道理。

  「抱歉,這是我決定好的事情。」庭葦語氣雖然堅定,卻轉過身去,整個人像是忽然縮小了一圈。「再說他根本沒有演練過,臨時加入也只會妨礙團隊運作而已。就這樣吧。」

  宏恩也只得點了點頭,讓話題到此告一段落。

  用最快的速度分頭採買完其他狩獵用的道具後,庭葦小隊再度騎上巨鷹,飛向另一片浩瀚樹海。



  雖然都以「木」為主題,但絕不會有人把這裡和羅森的城鎮混在一起。

  城鎮區乾淨、整齊,如經過精心打理的草坪。

  死吻鱷棲息的沼澤,卻像是一鍋腐壞的湯,雜亂與惡臭翻滾沸騰。

  (事前有解過降低難度的前置任務真是太好了……)

  阿嘎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

  小隊成員已換上適合在林間活動的耐磨衣服,點上「驅蟲香」。

  儘管沒有吃好睡好,他們卻精神飽滿,狀態萬全,因為不久前服用的精力藥水和「彎管雞尾酒」已開始生效。

  眾人埋伏在灌木叢中,一點聲音不出,等待死吻鱷進入這片林間的空地。

  不用主動進去死吻鱷的沼澤狩獵,是因為他們一週前已經解過一連串隱藏的前置任務,從「無名的生物學家」手上拿到了「死吻鱷費洛蒙」這一關鍵道具。

  死吻鱷的狩獵難度是最高的S級,不單只是因為牠驚人的體能。棲息地──沼澤賦予牠的地利,也是一大原因。

  據冰睛收集的情報,撇除地利之後,死吻鱷的狩獵難度會下降1~1.5級。然而,這仍然是極大的挑戰。

  為此,他們花了一個星期摸索這片空地;現在他們知道哪塊草下面藏著多少樹根,也知道要如何像鳥一樣在樹枝間跳躍,才不會摔下來,或踩斷不夠結實的樹枝。

  不知不覺間,東方已經泛起了魚肚白。這時,獵物終於顯露了蹤跡。

  最先出現的徵兆是忽然的沉默──蟲鳴和蛙聲的合唱像是被掐住似的戛然而止。

  所有人同時吞了口口水。

  然後大地開始以規律的頻率震動。震動起初很弱,但很快便強了起來。

  小隊緊張地互望了一眼。

  庭葦手一攤,一個質感陳舊但外觀完好的卷軸,憑空浮現在他掌上,往外攤開。一枝羽毛筆漂浮在泛黃的紙面上,一行文字浮現:「狩獵死吻鱷」。

  眾人依序拿起羽毛筆簽名。

  最後一人簽完後,所有的簽名同時閃過一道白光。然後簽名從黑色變成了發光的暗紅色,就像是被點燃了一樣。

  周圍的氣味忽然間變得更鮮明,草木的輪廓變得更清晰。身體像是忽然來到三溫暖似的熱了起來。

  這便是庭葦的魂器──合作卷軸的效果。在執行卷軸上所寫的任務時,所有簽名立約的人力量會被強化;目標越明確,立約者之間的關係越親密,力量增幅的程度就越大。

  宏恩縱身一躍,手在樹枝上一搭,就翻身上樹,藏了起來。這裡既能隱藏身形,視野又好,是身為主力輸出的他最佳的作戰地點。

  緊接著,死吻鱷現身了。

  遠方的灌木叢間忽然出現一個黑壓壓的身影,朝他們直行而來。油油亮亮的黑綠色鱗片,粗壯的腿,混濁而邪惡的黃色眼睛──長得像是利劍的嘴……

  (好……好大……!)

  距離還有二十幾步,阿嘎已經能看清牠身上的許多細節。這頭怪物竟然有兩台公車那麼大!

  雖然知道牠沒有發現他們,只是受到費洛蒙的引誘,才往這個方向前進,但阿嘎仍然動彈不得。冷汗如雨而下,嘴唇像果凍似的抖個不停。

  二十步……十五步……十步……

  庭葦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說:「沒事的。拿出你的魂器。只要照計畫去做,我們就能打敗牠!」

  阿嘎想要回答,喉嚨卻扯得緊緊的,只好點了點頭。

  一面厚實、大的可以讓人整個縮在後面的黑色長方形盾牌出現在他手中。

  同一時間,疾風豐滿的手裡出現了一把碩大的雙手闊劍。

  一副金邊的單眼眼鏡掛在冰睛的右眼前。

  宏恩的肩上已扛著一副刻有蛇形圖騰,大如床弩的銀色巨弓。

  眾人的臉孔如惡鬼一般猙獰扭曲,全身震顫不已。

  六步……五步……四步……

  庭葦的手往下一劈。

  疾風和阿嘎發出尖銳破碎的叫喊,率先往羅森最兇猛的怪物衝出,拉開了狩獵的大幕。



本文同步發布於角川平台,懇請各位支持宣傳,十分感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6054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寰宇|奇幻|遊戲|虛擬實境|福爾摩沙|VR|智鬥|異能戰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entering7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異能智鬥... 後一篇:[達人專欄] 【異能智鬥...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