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翻譯】自由之下才有和平:麻薩諸塞(BB-59)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22-09-11 22:05:55│巴幣:618│人氣:600
今天是2022年9月11日,《艦これ》2022年夏活後段作戰【大規模反攻上陸!トーチ作戦】已在今天凌晨維護後實裝,在下同樣發布手上的翻譯資料。

話不多說,總之希望各位能喜歡在下與老師的女兒『北安普頓、蘭利、麻薩諸塞』她們!

先前:

【翻譯】美利堅巡洋艦史話:北安普頓(CA-26)

【翻譯】我們會堅持到底:蘭利(CVL-27)

※      ※      ※      ※


戰艦『麻薩諸塞(BB-59)』徽章

※大媽咪(Big Mamie)是她的綽號,除了諧音還有乘員們以艦為家(home)的含意。英文『home』意為情感上的家

20221018補充:

[美妙的艦學時間]從大西洋一路拆到日本本土—— “Big Mamie” USS Massachusetts(BB-59)艦史

說起來,對岸也有人科普『麻薩諸塞』,關於『Big Mamie』這個綽號,翻作『大媽咪』並引申為以艦為家確實有腦補的成分,由於這種腦補也廣泛存在美軍圈子,於是在下採用這個翻法。


【翻譯&字幕】不死的驅逐艦:拉菲(DD-724)

譯註:《英雄艦:拉菲》的影片裡,老兵談及『拉菲』時,也有講到他們以艦為家的羈絆,是保存『拉菲』的一大動力

這位講的【Mamie(瑪米)源於希伯來語,是一個非常小眾的女性人名。由於其音律,會給初聽的人會帶來不好惹、狠角色的感覺】也是對的,並也很能對應新女兒『麻薩諸塞』中破的眼神!

(所以這兩個都有採納,並反映在語音裡)


麻薩諸塞州州徽

座右銘為【她仗劍尋找長眠於自由之下的平靜(Ense Petit Placidam Sub Libertate Quietem)】※

※翻譯為英文時通常譯作【通過刀劍尋求和平,但只有在自由之下才有和平(By the sword we seek peace, but peace only under liberty.)】

或譯【用利劍尋求和平,但真正的和平則來自自由】【我們以武力尋求和平,但和平只存在於自由之下】【我們用刀劍爭取和平,我們所要的是在自由之下的和平】

出處:
Massachusetts IV (BB-59)
1942—1947


翻譯:幽影


1944年7月11日,『麻薩諸塞(USS Massachusetts,BB-59)』在華盛頓州、威爾遜角(Point Wilson)外以15節航速行駛。美國海軍官方照片,美國海軍歷史與遺產司令部收藏,NH 97255。

1788年2月6日,經過憲法批准,『美國精神之州(Spirit of America)』麻薩諸塞州正式成為聯邦最初的十三州之一。

第四代

1939年7月20日,昆西、伯利恆鋼鐵公司開工建造第4艘『麻薩諸塞』。1941年9月23日下水,查爾斯‧法蘭西斯‧亞當斯夫人(Mrs. Charles Francis Adams)贊助。1942年5月12日,在波士頓編入現役,法蘭西斯‧E‧M‧懷廷上校指揮。

試航完成後,1942年10月24日,『麻薩諸塞』駛離緬因州、卡斯科灣(Casco Bay),4天後與西海軍特遣艦隊(Western Naval Task Force)會合,準備在進攻北非的行動中,擔任亨利‧肯特‧休伊特(Henry Kent Hewitt)上將的旗艦。


『麻薩諸塞』開往卡薩布蘭加途中,攝於1942年11月8日

11月8日,離卡薩布蘭加還有段距離時,她遭到法軍戰艦『讓‧巴爾(Jean Bart,黎塞留級)』的15吋砲攻擊。0740,她動手還擊,轟出美軍向歐洲軸心國勢力發射的第一批16吋砲彈。數分鐘後,她擊毀『讓‧巴爾』的主砲,接著將砲口轉向參加攻擊行動的法軍驅逐艦,並擊沉其中2艘(暴躁/Fougueux、齒鷹/Milan)。

譯註:驅逐艦『齒鷹』遭『麻薩諸塞』砲擊命中並身負重傷後,強行擱淺以避免沉沒,但本文將她記為擊沉

此外,她還砲擊漢克砲台※,擊毀1座彈藥庫。盟軍與法軍達成停火協議後,11月12日,『麻薩諸塞』航向美國,準備執行太平洋戰場的任務。

※漢克海角(El Hank)為卡薩布蘭加的一處海角,蓋在上面的燈塔與沿岸的砲台,都得名於它

1943年3月4日,『麻薩諸塞』抵達新喀里多尼亞、努美阿(Noumea)。接下來幾個月,她在南太平洋海域執行任務,保護運輸航線並支援所羅門群島的作戰。

11月19~21日,她與1支空母群同行,襲擊吉爾伯特群島(Gilbert Islands)之馬金環礁(Makin)、塔拉瓦環礁(Tarawa)、阿貝馬馬環礁(Abemama);12月8日,她砲轟諾魯(Nauru)島上的日軍陣地。

1944年1月29日,她護衛在吉爾伯特群島海域,對塔拉瓦環礁發起空襲的空母群。合眾國海軍,正平穩地橫渡太平洋。

1月30日,『麻薩諸塞』砲轟瓜加林環礁,並於2月1日掩護登陸作戰的灘頭。2月17日,她與1支空母機動部隊同行,空襲特魯克環礁的日軍據點。本次突襲不僅摧毀日軍的航空與海軍戰力,更對士氣造成極大的打擊。

2月21~22日,美軍突襲塞班島、天寧島與關島期間,『麻薩諸塞』協助擊退敵日軍對特遣艦隊的猛烈空襲。

3月下旬,她參加襲擊加羅林群島的行動,以及4月22日進攻霍蘭迪亞(Hollandia,今:查亞普拉)的行動,讓6萬名士兵登陸島上。離開霍蘭迪亞後,她所屬的特遣艦隊向特魯克發起另一波攻擊。

5月1日,『麻薩諸塞』砲轟波納佩島(Ponape Island),這是她返航西雅圖、普吉特海灣(Puget Sound)前的最後一次任務。回到本土後,她接受大檢修並更換已磨損的砲管襯裡。8月1日,她駛離珍珠港,重返太平洋戰區的行動。10月6日,駛離馬紹爾群島,開往雷伊泰灣以支援登陸行動。

為阻止日軍在進攻期間空襲雷伊泰島,她於10月10日加入空襲沖繩的艦隊。10月12~14日期間,護衛空襲台灣的艦隊。10月22~27日,她作為『TG 38.3』的一員,參加雷伊泰灣海戰,作戰期間,她所屬艦隊的艦載機群,在恩加尼奧角附近海域擊沉4艘日軍空母(瑞鶴、瑞鳳、千歲、千代田)。

『麻薩諸塞』在烏利西環礁短暫停留後,返航菲律賓,成為12月14日空襲馬尼拉的特遣艦隊一員,該艦隊也支援進攻民都洛島的行動。12月17日,『麻薩諸塞』駛入呼嘯的颱風中,風速估計為120節。3艘驅逐艦在颱風最猛烈的時候沉沒。

1944年12月30日~1945年1月23日,她加入『TF 38』,空襲台灣並支援登陸林加延灣(Lingayan Gulf)的行動。期間,她駛入南中國海,所屬特遣艦隊摧毀西貢至香港的運輸航線,並以空襲台灣、沖繩作為行動的落幕。

2月10日~3月3日,所屬之第5艦隊空襲日本本島期間,『麻薩諸塞』擔任空母的護衛。進攻硫磺島期間,這支艦隊也空襲該島。3月17日,空母群空襲九州,『麻薩諸塞』則開火擊退敵日軍攻擊,並擊落數架飛機。7天後,她砲轟沖繩。4月的大部分時間,也就是參加沖繩戰役時,她多在對抗空襲(神風機),並於6月返回該海域。6月5日,她穿過風速100節的颱風風眼。6月10日,砲轟琉球群島之南大東島(Minami Daito Jima)。


1945年8月,砲轟釜石市(Kaimaishi)


1945年8月9日,『麻薩諸塞』砲轟釜石,這是二戰期間最後一次戰艦開火。攝於『印第安納(USS Indiana,BB-58)』。美國海軍官方照片,現收藏於國家檔案館『80-G-339333』

7月1日,『麻薩諸塞』從雷伊泰灣啟航,加入3d艦隊(3d Fleet-s final)對日本的最後一波攻勢。她護衛的空母群空襲東京後,7月14日,她砲轟日本本島的釜石市,這是二戰期間,日本第二大的鋼鐵重鎮。2週後,她砲轟濱松(Hamamatsu)的工廠,並於8月9日再度砲轟釜石市。正是在這裡,『麻薩諸塞』打出可能是二戰期間最後一枚16吋砲彈。

獲勝後,歷戰之戰艦『麻薩諸塞』駛向普吉特海灣,並於9月1日接受大檢修。1946年1月28日,她離開該處,前往加利福尼亞沿海操演,直到離開舊金山,開往漢普頓錨地,於4月22日抵達。1947年3月27日,她退役並編入諾福克的大西洋後備艦隊,並於1962年6月1日,從海軍登記冊上移除。

1965年6月8日,她移交『麻薩諸塞紀念委員會(Massachusetts Memorial Committee)』而免於遭拆解時,人們親切地稱她為『大媽咪(Big Mamie)』。1965年8月14日,她被保存於麻薩諸塞州、福爾里弗(Fall River),作為麻省(Bay State,直譯:海灣州)的紀念館,銘記二戰期間為國捐軀的將士們。

『麻薩諸塞』因其在二戰中的服役,獲頒11枚戰鬥之星。

發佈時間:2020年10月14日星期三,12:59:52,美東時間


Naval Legends: USS Massachusetts | World of Warships

※感謝『b11817(茶葉貓)』提供

===================================

官方臉書&實體書資料:

出處:
measure 12 modified

Measure 12 (Modified)
Graded System
(Source: Ships-2 Rev. 1 September 1941)

譯註:本文摘自合眾國海軍(USN)在1941年9月1日出版的《Ships-2》手冊

各垂直面(Vertical Surfaces):

可用於推定航向角的表面,以及和表面的轉折角,可能會被漆上大面積的油漆斑塊,以破壞其視覺感。這些(油漆斑塊)不應小於期望形成混淆效果的範圍內,肉眼的分辨能力。

在白天,人眼分辨弧度的能力,約為2~3分(minute,角度單位,1度的六十分之一),具體取決於顏色對比度。色塊太小是無效的。迷彩圖案覆蓋的總面積,不應超過水上面積的三分之一。斑塊形狀可規則或不規則。倘若板12(Plate 12)與水面顏色形成對比,則斑塊顏色應從3種藍灰色(Blue Gray)裡選擇。

因此,若海面為海藍色(Sea Blue),則斑塊為朦朧灰(Haze Gray),反之亦然;若海面為海洋灰(Ocean Gray),則斑塊為海藍色。斑塊的邊緣可能保持銳利,也可能模糊為還面顏色,亦可能部分銳利、部分模糊。無法指定斑塊的確切形式。板19給了一些示例。上述尺寸、相對面積與顏色對比度的限制範圍內,幾乎任何隨機設計的斑塊,平均起來可能所有圖案的效果都一樣。


各水平面(Horizontal Surfaces):

水平面,甲板藍(Deck Blue),20-B。


各木甲板(Wood Decks):

潛水艦與空母以外之木甲板,應暗化為甲板藍。為此,應使用甲板藍漆取代斑塊式塗裝。


帆布外觀(Canvas Covers):

艦外可見之帆布罩,應染成與甲板藍相對應的顏色。


註記:

迷彩塗裝不用畫得很精確或延伸到轉折角。小齒輪、電線、索具和永久被陰影覆蓋的區域,例如艦底等處,無需上迷彩。(海軍)並不反對精確或仔細的繪製,或許為了近距離觀看時的良好外觀,而有這麼做的需要。

所有明亮、閃亮的物體,無論多麼微不足道,都應上漆、覆蓋或移除。玻璃窗應蓋上或拆除,尤其是在陽光明媚的白天,以及預計會遭探照燈照射的夜間。情況允許下,對觀測機的鏡頭,也應採取類似的預防措施。

關於迷彩,這篇講的只是大方向,即使一樣是『Measure 12 (Modified)』每艘艦船的塗裝也各有千秋,例如『弗萊徹』歷史上也採用這個迷彩方案,可是外觀跟『麻薩諸塞』差得可大了!(而且老師的弗萊徹也沒上這個迷彩)

總之只要想參考歷史照片畫迷彩時,知道繪製規則就好^_^

===================================

1942年11月,我們在卡薩布蘭加與維琪法國海軍作戰

出處:
We engage the Vichy French Navy at Casablanca, November 1942

作者:塞繆爾‧莫里森(Samuel Eliot Morison)
翻譯:幽影

譯註:本文摘自莫里森提督於1966年出版的《History of the U.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二戰的美國海軍戰史,全15卷),『S. E. Smith』彙編


空母『遊騎兵(USS Ranger,CV-4)』攝於1938年4月8日

從環境亮度足以出動飛機的那一刻起,直到敵軍停止一切抵抗,海軍艦載機展現最大的戰鬥力與進取心。TF34的1艘空母『遊騎兵(CV-4)』停駐在卡薩布蘭加西北方約30英里處,0615,天色還很暗時,開始出動他們。

她的第9戰鬥機中隊(隊長:約翰‧拉比少校)的9架野貓,收到『Batter Up!(擊球員就位!)』的通報,也就是飛機在摩洛哥、拉巴特的 拉巴特-塞拉機場(Rabat-Sale),也就是法國空軍總部上空,遭到防空火力攻擊。於是他們毫不猶豫地,在其中一處擊毀7架停在地面的飛機,在另一處又擊毀14架轟炸機。

譯註:『Ranger』在棒球用語有『游擊手』的意思,所以這裡才出現棒球用語

0845,4架飛機在起飛的第2架次中,擊落1架敵機。當天的第3架次中,摧毀在 呂蒂港機場(Port Lyautey field)加油的7架敵法軍『地瓦丁520(Dewoitine 520,簡稱:D.520)』,但折損『T. M. Wilhoite』及其座機。1145,第4架次起飛往東飛行,未發現敵蹤。

1300,第5架次出擊,掃射岸基砲台;1515,第6架次出擊,4架飛機掃射4艘法軍驅逐艦,另有5架飛機掃射並轟炸,卡薩布蘭加附近的1座防空砲台。

0700,第41戰鬥機中隊從『遊騎兵』起飛,直奔卡薩布蘭加附近的 卡茲機場(Les Cazes airfield),發現10架D.520、6架H.75-A在巡邏。在隨後的混戰中,前者的3架、後者的5架遭擊落,14架敵機在地面被摧毀,4架野貓未能返回。

※柯蒂斯鷹式75型(Curtiss Hawk Model 75-A,簡稱:H.75-A,美軍稱:P-36)

當天稍晚,同一支中隊又升空數次,摧毀停在機場的飛機,並於法軍驅逐艦群首度從卡薩布蘭加出航時掃射她們(其實是他們的軍官允許的)。

『遊騎兵』麾下SBD無畏中隊包含18架該機,0700,飛行在卡薩布蘭加上空1萬英尺處,得到命令『Play Ball!(比賽開始!)』,便將掛載的所有炸彈傾洩在停靠碼頭的『讓‧巴爾』與防空砲台上,這批飛機還轟炸內港的潛水艦基地與各種設施。即時返艦並短暫休息後,1000,該隊再度出擊,以攔阻出擊之法軍巡洋艦『普利莫蓋(Primauguet,或譯:普利茅居特)』。

與此同時,著名的印第安切羅基族艦長『喬克‧克拉克(Jock Clark)』指揮的護航空母『蘇萬尼(USS Suwannee,CVE-27)』繼續為主力群(Center Group)提供空中戰鬥與反潛巡邏。她唯一的困擾是,行動日(D-day)只得微風,迫使她必須時常在海上移動,尋找風較強的位置好起飛艦載機。

譯註:切羅基(Cherokee),第一個可用母語讀寫的印第安文明部落,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的埃文斯艦長,也有切羅基族血統

她的大多數飛機,是在甲板上空風速僅22節的場合返艦,這讓我們明白【天氣太好也會妨礙航空作戰】。另外,她麾下TBF復仇者加入『遊騎兵』的機群,執行轟炸任務。

這些都是海軍艦載機奮戰不懈的典型案例。我軍(美軍)抵達當天,摩洛哥可能有168架法軍飛機可出動,我軍172架飛機是由4艘空母運來的。這些飛機在空中擊落約20架敵機,並摧毀許多地面上的飛機。

海軍航空兵迅速、有效的進攻能力,加上相當一部分法國空軍歡迎盟軍登陸,令卡薩布蘭加海戰在這方面的作戰,差不多是一面倒的局面。只是,給登陸部隊提供的航空直掩稱不上完備,也沒可能完備。

11月8日,法軍戰鬥機至少5次飛越費達拉(Fedhala)海灘,掃射我軍部隊;9日,高空轟炸機(high-level bomber)在艦船與灘頭上空展開空襲。

然而整體來說,空中對抗發揮了良好的保護效果。戰艦與巡洋艦上空沒有敵機干擾,也沒有航空炸彈命中運輸船。由此得證,飛機能為兩棲作戰提供有效的保護,看到天上飛的是我軍飛機,而非帶著敵軍標記的飛機,將大為振奮陸軍官兵們的士氣。

除了摧毀、擊退敵機,海軍飛行員還在11月8~10日的海戰中,對法艦與沿岸砲台施以有效的掃射與轟炸。

※      ※      ※      ※

卡薩布蘭加海戰(Naval Battle of Casablanca)是一場戰艦與戰艦之間,古典的對射交火(fire-away-Flannagan),敵軍發起數次魚雷攻擊,我軍也發起空襲。從黎明開始,幾乎持續到11月8日下午稍晚,從日出以前,『艾克‧吉芬少將(Rear Admiral "Ike" Giffen)』率領的掩護群(Covering Group),與卡薩布蘭加港部署的法軍砲台之間,飛行隊就已開始行動。

這支艦隊(掩護群)包含還在試航期的戰艦『麻薩諸塞』,重巡洋艦『塔斯卡盧薩(CA-37)、威奇塔(CA-45)』,唐‧P‧穆恩上校(Captain Don P. Moon)率領的第8驅逐群負責護衛。

第8驅逐群:

溫萊特(USS Wainwright,DD-419)
梅蘭(USS Mayrant,DD-402)
蘭德(USS Rhind,DD-404)
詹金斯(USS Jenkins,DD-447)


戰艦『麻薩諸塞』所見之作戰光景

她們(掩護群)的任務,除了護衛整支特遣艦隊,抵禦可能從達喀爾(Dakar)出擊的強大法軍艦隊外,還包括迎戰卡薩布蘭加港內敵艦,在對方投入作戰時將之摧毀,並癱瘓卡薩布蘭加港內或附近的沿岸砲台。

11月7日進入戰場時,掩護群航行在主力打擊群西南方約10英里處的航線,大致方向為指向卡薩布蘭加。

自古以來,海軍傳統就要求艦長在上戰場前,向部下發表演說(日軍稱:訓示),此舉如今是通過艦上的廣播系統完成,而非直接演講或拿擴音器講,因此……

11月7日,1415,吉芬少將麾下各艦的艦長,都重複了一遍這段話:

The time has now come to prove ourselves worthy of the trust placed in us by our Nation. If circumstances force us to fire upon the French once our victorious ally let it be done with the firm conviction that we are striking not at the French people but at the men who prefer Hitler's slavery to freedom. If we fight hit hard and break clean. There is glory enough for us all. Good luck. Go with God.

中譯:

此刻,就是證明各位值得我國如此信任的時候。倘若形勢迫使我們必須向昔為盟友的法軍開火,就讓我們堅信,我們並非針對法國人民,而是針對那些比起自由,更樂意給希特勒當奴隸的傢伙。若我們奮戰、擊破強敵並掃蕩敵軍,必能獲得相應的榮耀,願神祝福你,我們與神同行!


『麻薩諸塞』的懷廷艦長補充道:

We commissioned the Massachusetts only six months ago; never have I seen a more responsive and hard-working ship's company than this one. You have met every demand I have made. We have the finest ship's spirit possible. We are ready.

If it becomes our duty to open fire tomorrow never forget the motto of the Commonwealth of Massachusetts whose name we proudly bear. That motto is: "Ense Petit Placidam Sub Libertate Quietem" With the Sword She Seeks Peace under Liberty. If we wield the sword do so with all the strength in this mighty ship to destroy quickly and completely.

中譯:

我們的『麻薩諸塞』服役至今才6個月,我從未見過比這裡更積極響應、更勤奮的艦船團隊。各位已滿足我提出的每個要求,我們擁有最好的艦船精神、我們已準備好!

倘若明天我們必須履行職責開火,永遠不要忘記我們驕傲地擁有麻薩諸塞州的座右銘:【她仗劍尋找長眠於自由之下的平靜(Ense Petit Placidam Sub Libertate Quietem)】

若我們揮動這把劍,這艘強大的戰艦將全力以赴,迅速、徹底摧毀敵人。※

※原文『If we wield the sword, do so with all the strength in this mighty ship to destroy quickly and completely.』,懷廷艦長所言當為象徵『以劍履行格言』的『麻薩諸塞之劍』


衍生自州徽的『麻薩諸塞之劍』,意象為【劍與格言】

出處:
Ense petit placidam sub libertate quietem


11月7日,2215,吉芬少將的艦隊轉向西南方,在夜間開過一條梯形航線,底部與海岸線平行,離岸約21英里。

11月8日,0515,通過梯形的最後一個拐角後,艦隊繼續沿168度航向,開往『漢克燈塔(El Hank Light)』西北方偏北14英里處的18英尋淺灘,航路轉向西方,0610,彈射9架飛機執行偵察與反潛巡邏。

費達拉海灘的沿岸砲台已經開火,吉芬少將距離還太遠,沒接到報告。0626,無線電收到休伊特提督發令【主力群、比賽開始!(Play Ball in Center)】但這不是給掩護群的命令。

晨光中,飛機從巡洋艦或戰艦上彈射,是現代海軍最美麗的景象之一。飛機停在彈射器上,藍色火焰從一對排氣管噴出。艦船行進著將飛機射入風中,艦橋與艦艉的『飛機簽派員(plane dispatcher)』有節奏地揮舞手臂,打出旗語。

飛行員點了點頭,飛機進入彈射器,就像某些潛水員的惡夢般,飛機離開滑道時,傳來一聲巨響,機體往水面墜落幾碼,再直直飛走。

『麻薩諸塞、威奇塔、塔斯卡盧薩』彈射飛機後立即升起戰旗(battle ensign),以25節航速推進,並擺好陣型。4艘驅逐艦在旗艦前方約3000碼處,以半月形列陣航行,2艘巡洋艦以1000碼的間隔排成一列,她們【細長的8吋砲管呈三列從砲塔伸出,就像筆直的死亡手指※,用無法抵擋的必然,指向令她們憤怒的對象】

※原文『rigid fingers of death』,在下聯想到《龍與地下城》系列經典的七環死靈術『Finger of Death(死亡一指)』!《魔獸爭霸》《劍與遠征》也都有這招^_^


《爐石》『Finger of Death(死亡一指)』!




《劍與遠征》伊莎貝拉&死亡一指!

※      ※      ※      ※


卡薩布蘭加港&戰艦『讓‧巴爾』

出處:
Naval Legends: USS Massachusetts | World of Warships

0640,艦隊到達卡薩布蘭加西北方約18000碼處,距離戰艦『讓‧巴爾』在港內的泊位約20000碼時,編隊開始往東航行,保持相同距離。

10分鐘後,旗艦的1架偵察機通報【2艘潛水艦駛出卡薩布蘭加港外】

0651,無線電通報【1座防空砲台從海灘向我軍開火,其中1次爆炸距離在12英尺內。擊球員就位!】

0652,另一架偵察機表示遭遇『bandits(美軍術語:敵意目標)』並通報【本機從右舷艦艏處飛入,幾架敵機咬著我的尾巴,把它們打下來……我是最前面那架!】

0701,大船們用5吋砲向這批飛機開火,並擊落其中1架,其餘作鳥獸散,幾乎同一時間,戰艦『讓‧巴爾』與漢克砲台開始砲擊。

岸防砲群第一次齊射,對『麻薩諸塞』打出跨射,『讓‧巴爾』第五或第六次砲擊的水柱,落在距離她右舷艦艏約600碼處。


『讓‧巴爾』未完工,但她的巨砲可以向我軍開火

吉芬少將毫不猶豫地發令艦隊『Play Ball!(比賽開始!)』

0704,『麻薩諸塞』打出她的第一輪16吋砲齊射!相反地,『讓‧巴爾』正在向巡洋艦的艦艉開火,她大概沒看到,或從未認出我們的『麻薩諸塞』,因此我們這艘強力戰艦的處女秀,在維琪法國提交納粹德國的報告裡,被記為『袖珍戰艦(pocket battleship)』。

法國海軍新銳戰艦『讓‧巴爾』長度接近800英尺,噸位與『麻薩諸塞』相當,但未完工。雖然無法從卡薩布蘭加港內,她停靠的『Mole du Commerce』碼頭出航,但她在前砲塔的4門15吋砲與現代化測距設備已可使用,令她成為一座強力的沿岸砲台。


圖左:漢克砲台
圖右:費達拉砲台

出處:
Naval Legends: USS Massachusetts | World of Warships

港口西邊的漢克海角上,設有4門194mm(約8吋)岸防砲和另一門面向東邊的4門138mm砲。港口的另一段,朝向費達拉海灘的位置,有個叫做『Table d'Aoukasha』地方,設有1座比較老舊的岸防砲台。

我軍曾假設,維琪法國會在這些航路上鋪設機雷,但結果沒有。然而通往卡薩布蘭加港的航路,此刻已充斥橫飛的砲火。

幾分鐘內,『麻薩諸塞、塔斯卡盧薩』向『讓‧巴爾』集中火力,在24000碼距離內開火同時,拉開距離至29000碼。0706,『威奇塔』以自己的艦載機展開觀測射擊,向21800碼處的漢克砲台開火。


『麻薩諸塞』率領之掩護群突入卡薩布蘭加!

出處:
Naval Legends: USS Massachusetts | World of Warships

『麻薩諸塞』向『讓‧巴爾』打出9輪16吋砲齊射,每輪發射6~9枚砲彈,取得5次命中,第1次擊穿空的彈藥庫。第2次貫穿後控制室(after control station)下方,將之徹底摧毀,並在水線下的艦體開了一個大洞。第3次、第4次命中的阻力不夠引爆穿甲彈,造成過度擊穿。(可能打在無裝甲的未完工區塊)

0720左右,第5次命中前部砲塔(當時還在向『麻薩諸塞』開火),未爆彈從砲塔頂部彈開後掉進市區,然後被回收並當作戰利品,擺放在維琪法國海軍部大樓。這枚砲彈對砲塔的衝擊,造成瞄準器卡住,『讓‧巴爾』的主砲因此沉默了大概8小時。

如上,卡薩布蘭加港的主要防御設施之一,以極限距離開火,甚至能將砲彈打到費達拉海灘附近,運輸船團所在海域的『讓‧巴爾』,被我們在16分鐘內予以排除。

整個交戰過程中,不斷有沉重的玩意從『麻薩諸塞』上空呼嘯而過,並在附近炸出水柱。吉芬少將與懷廷艦長不屑於躲在有裝甲保護的指揮塔內,而在開放的戰鬥艦橋上指揮作戰。當敵艦齊射的砲彈從頭頂掠過時,他講:

『If one lands at my feet I’ll be the first to line up to make a date with Helen of Troy!』
(隨便1顆掉在我腳下,咱就會第一個排隊去跟特洛伊的海倫約會!)


『塔斯卡盧薩』集中砲擊卡薩布蘭加港的潛水艦停泊區,然後轉而攻擊『Table d'Aoukasha』的岸防砲台,『威奇塔』則向漢克砲台打出25輪9砲齊射,然後暫時停火,0727,佔據港口的潛水艦停泊區,當時距離為27000碼。


『威奇塔』突入卡薩布蘭加海戰

0746,掩護群改變航向至270度,往西航行,越過目標向漢克砲台、『Table d'Aoukasha』的岸防砲台與港內艦船開火。

0835,此行動在被中斷,原因是岸上陸軍發來電報【看在上帝份上,別開火了……你正在殺死自己人的部隊】以及【陸軍表示……你正在射殺這裡的居民,岸邊沒有敵軍】

後來的調查證明,上述傷亡是費達拉角的砲台向『Beach Red 2(代號)』的我軍開火所致。

直到此時,雙方造成的確定損傷,都在『讓‧巴爾』身上。法軍砲擊雖然打出數次跨射與極近彈,卻未對掩護群打出直擊,其中1枚砲彈貫穿旗艦的試航三角旗。

0745左右,我軍轟炸機與艦砲,擊沉卡薩布蘭加港的3艘商船、3艘潛水艦『Oreade、La Psyche、Amphitrite』……總之有人在她們停泊時將之擊沉。

然而,儘管掩護群與艦載機群全力以赴,0710~0830之間,仍有8艘潛水艦成功出航,其中一些潛水艦很快被探測到。

『Table d'Aoukasha』的岸防砲台……1名法軍軍官稱她為『tout ce qu』……只是暫時安靜下來,而更先進的漢克砲台,仍運作良好。

掩護群如此熱衷於打擊『讓‧巴爾』與漢克砲台,以至於忽略了壓制卡薩布蘭加港內敵艦的任務。

0833,她們暫時停火當下,『麻薩諸塞、塔斯卡盧薩、威奇塔』已開到港口入口處的西北方約16英里處,距離我軍在費達拉海灘卸載部隊的運輸船團有25英里。


菲利克斯‧米歇爾(Félix Michelier,1887年2月8日~1966年5月23日)

維琪法國海軍指揮官,米歇爾中將估計,往西航行便能與我軍大船保持安全距離,於是命令麾下驅逐中隊從卡薩布蘭加港出擊,並沿著岸邊悄悄開過去,以破壞我軍在費達拉海灘的登陸行動。

這是他可能擊潰我軍攻勢的,一次拼命的機會。

※      ※      ※      ※


地圖:登陸北非,1942年11月

0815開始,下列法軍艦船駛出卡薩布蘭加港:

2500噸、423英尺長、5門5.5吋(138.6mm)砲、4座魚雷發射管、航速36節的驅逐領艦(Destroyer Leader):

齒鷹(MILAN),艦長:Fregate Costet
信天翁(ALBATROS),艦長:Fregate Peries

1400噸、331英尺長、4門5.1吋砲、6座魚雷發射管、航速36節的驅逐艦:

翠鳥(L'ALCYON),艦長:Corvette de Bragelongue
布雷斯特(BRESTOIS),艦長:Fregate Mariani
布洛涅(BOULONNAIS),艦長:Corvette de Preneuf
暴躁(FOUGUEUX),艦長:Fregate Sticca
投石(FRONDEUR),艦長:Corvette Begouen-Demeaux

譯註:此時港內法驅『惡毒(Le Malin)』尚未出擊,就在停靠的碼頭中彈,因此未與美軍交戰



雷蒙德‧熱瓦伊斯‧德‧拉封(Raymond Gervais de Lafond,1890年10月31日~1968年5月11日)

這支驅逐中隊由『齒鷹』艦上的總司令,拉封提督統籌指揮。

0900,巡洋艦『普利莫蓋』最後一個出擊。

拉封提督後來向我軍的休伊特提督表示,他帶隊出擊時,仍不知道自己奉命作戰的敵艦是哪國的。其他軍官也證實了,這個令人驚訝的事實。

0818,早在此時,偵察機就向我軍主力群通報:對方出擊了!運輸船團緊張的20分鐘就此開始。『遊騎兵』麾下F4F野貓、SBD無畏掃射並轟炸這批法軍驅逐艦,但她們繼續前進,並打下其中1架轟炸機,該機飛行員全數陣亡。

費達拉海灘距離卡薩布蘭加港僅12英里的航程,對於航速36節的驅逐艦來說並不算什麼。只要達陣,運輸船團就是魚雷或艦砲的眾多活靶子。

0828,法軍驅逐艦開始砲擊在費達拉角西邊,尋找『Beach Yellow(代號)』的登陸艇,並直擊其中1艘,此外還向在海角西方數英里處巡邏的『威爾克斯(USS Wilkes,DD-441)、拉德洛(USS Ludlow,DD-438)』開火!

『拉德洛』首先向『齒鷹』齊射,隨後以最快速(flank speed)退避,0834,她遭1枚砲彈命中,這一砲命中軍官活動室,並在主甲板上爆炸,引發火災,導致她3小時無法行動。水柱和跨射緊隨她至24000碼範圍內,『威爾克斯』也退回到巡洋艦群的位置。

法軍水兵們肯定相信,他們已擊退我軍。

休伊特提督立即下令『奧古斯塔、布魯克林、威爾克斯、史旺森(Swanson,DD-443)』出動,攔截法軍驅逐隊。

運輸船團的焦慮被他們當中1名軍官所說的【他見過的最美麗的景象(the most beautiful sight he ever saw.)】所驅散。

4艦展開行動,就像群被釋放的猛犬:『威爾克斯、史旺森』她們的主砲狂吠,像2隻『獵狐梗(fox terrier)』般在前面跳舞,緊隨其後的是頗有女王風範的『奧古斯塔』,她的艦艏波猶如一頂高高的白色波浪捲髮,8吋大砲轟隆隆地發出深沉的『汪汪』聲;最後是冷漠卻好鬥的『布魯克林』,像十對『獵鹿犬(staghound)』般,用6吋砲問候法軍驅逐隊,而且腳步快到必須300度轉彎,才能站到她的長官後面。

0848,敵艦距離我軍運輸船團不到4英里。距離18500碼處,行動開始,並迅速拉近至17600碼。法軍砲彈令人不安地落在近處,但未命中。0900左右,敵法軍艦隊往卡薩布蘭加港撤去,引誘我軍到沿岸砲台下方。

0900,休伊特提督下令吉芬少將【靠近並處理法艦!(close and take care of the French ships)】

得令,掩護群以27節航速突入,0918,在19400碼處開火,再將距離拉近至11500碼。『奧古斯塔、布魯克林』離開並回頭護衛運輸船團,負責火力支援的驅逐艦,則與費達拉角的港口砲台交戰,該砲台已再度開火,而我軍很快地令它第3度沉默。


我軍部隊登陸費達拉海灘

與此同時,法軍驅逐艦拉起濃密的煙幕,並採取出色的防守戰術:衝出煙幕攻擊強大的我軍後,再度躲入煙幕區以甩掉我軍的觀測機、測距儀。

「我們的敵人值得讚許。」『塔斯卡盧薩』的砲術長在報告裡說:【由於精湛的航海技術,她們這支輕量艦隊能保持連續的火力,而僅付出短暫露頭的代價。觀察到的其中一個應對適當的策略為,1艘驅逐艦在敵對巡洋艦還不夠接近時,往艦艏拉煙,而有效掩蓋我軍的視線,完畢!】

譯註:塔菲3號遭遇栗田艦隊時,也有用像這樣的【拉煙戰術】,但要注意若敵方也擅長【拉煙戰術】或精擅夜戰時,煙幕可能會被反過來利用!例如『羽黑』的淺井秋生砲術長,就利用塔菲3號的煙幕,成功暗算了『約翰斯頓』一砲!埃文斯艦長大概也在這時認出,栗田艦隊裡有他當年發誓,下次見面絕不會逃跑的『羽黑』!

法軍驅逐隊確實打出一場令所有人欽佩的戰鬥。掩護群無法輕易解決她們,向這批靈活的輕型艦投射8吋與16吋砲彈當下,感覺有點像試圖用石頭打草蜢(grass hopper)。

0935,【由於行動範圍受限】,吉芬少將將航向改為280度,並再度往西行駛,與法軍驅逐隊、漢克砲台交火。

1000左右,交戰進入白熱化階段!好幾件事幾乎同時發生,漂亮的法軍輕巡洋艦『普利莫蓋』(7300噸,600英尺長,8門6吋砲、12門魚雷發射管)出擊協助驅逐艦作戰,同時其中2艘衝出煙幕,往北疾馳並向掩護群發射魚雷。

此時『麻薩諸塞』與對方相距約11英里,『塔斯卡盧薩』較近些,她們一同向法軍驅逐艦『暴躁』齊射數次。該艦於北緯33度42分、西經7度37分處爆炸沉沒,位置大概在卡薩布蘭加港防波堤北方,約6英里處。大概同一時間點,漢克砲台的1枚砲彈命中旗艦的主甲板,並在下方爆炸,所幸無人受傷。

3分鐘內,『麻薩諸塞』發現4枚魚雷在她的左舷艦艏外,以大概60度的方位拖著航跡,距離不到1000碼。她在3號與4號航跡之間做機動規避,險險閃過,4號從右舷外約15英尺處落空。

4分鐘後,來自潛水艦『美杜莎(Meduse)』的4枚魚雷以毫釐之差掠過『塔斯卡盧薩』;1021,發現另一道雷跡,位於左舷外100碼處……這些差不多可說是法軍對我軍擊沉『暴躁』的復仇行動。

掩護群向西推進,擊沉敵艦並閃躲魚雷時,3艘法軍驅逐艦開始沿著海岸線逼近運輸船團。從船團區看去,我軍大型艦現在跑到海平線下,所以0951,休伊特提督命令麾下【2艘巡洋艦、3艘驅逐艦,快去攔截敵艦!】

『布魯克林』接到命令當下,正行駛在船團區東邊。德納布林克艦長(Captain Denebrink)匆匆以直線航路疾馳15分鐘,並在1010來個90度轉彎,閃躲從距離大概3000碼的潛水艦『亞馬遜(Amazone)』發射的5枚魚雷。

『奧古斯塔』正在給1架飛機加油,準備將巴頓將軍與幕僚群送上岸。她彈射飛機後,拋下一旁等待的登陸艇,衝去支援『布魯克林』,她的砲口噴出橙色閃焰,亮麗得宛如新娘捧花。

1008,爆發早上的第二次衝突!當時1艘法軍驅逐艦向『布魯克林』開火;1020,『奧古斯塔』加入戰圈。

這場交鋒,我軍這邊為上述2艘巡洋艦,以及前來護衛的3艘驅逐艦『威爾克斯、史旺森、布里斯托爾(USS Bristol,DD-453)』!維琪法國那邊是:輕巡『普利莫蓋』、2艘驅逐領艦、4艘驅逐艦。

『奧古斯塔、布魯克林』採取迴避航向※:以橢圓形、蛇形與8字形航行,每隔幾秒就閃掉1枚砲彈,步伐快到讓護衛的驅逐艦們必須艱難地採取相應走位,以免擋到她們的航路。

※迴避航向(evasive course),戰鬥航海術的一種,通常用於敵眾我寡的場合

『奧古斯塔』的1位觀察員在報告裡寫【……『布魯克林』作戰的姿態令我印象深刻。她的砲擊包含用1至2基主砲做測距齊射,緊接著一次或多次全砲齊射、測定方位(雷達測距),再來1分鐘左右的高速射擊】

而她的對手正轉向西北並拉開距離,她的火力因此更佔優勢。距離7.5~9英里外的敵軍,只能看到黑色的艦影不斷從煙幕中冒出,但很快又淹沒在煙幕中,砲口閃焰在煙幕中閃現不已。(宛如大雷雨前夕,雷光隱現的暗雲)


重巡『奧古斯塔』,休伊特提督在行動期間的(主力群)旗艦

1046,『布魯克林』遭受這2艘巡洋艦的唯一一次中彈,1枚5吋砲的啞彈。

『布魯克林』如此專注於當前的作戰,以至於她忘了掩護群的存在。此時,3艘艦船的上層建築出現在西方的海平面上,正在開火射擊。巨大的綠色噴流,從她的右舷艦艏旁竄起,比先前閃躲的任何砲擊造成的水柱都要高得多!

艦橋上的指揮幹部群思索了幾秒,認為這是維琪法國的圈套!趁著我軍掩護群被引開、主力群與法軍驅逐隊纏鬥的大好時機,達喀爾那邊的法艦:戰艦『黎塞留』帶著2艘拉‧加利索尼埃級輕巡洋艦『光榮(Gloire)、蒙卡爾姆(Montcalm)』殺過來了!

但他們錯了!

原來,綠色水柱來自漢克砲台的砲火,還數次跨射『布魯克林』,而那3艘艦船,當然是回來支援作戰的掩護群,艦橋上眾人頓時大鬆一口氣!

1035左右,『麻薩諸塞』藉由向『布洛涅』開火,宣告她重新加入戰圈!1112,這艘法驅遭『布魯克林』全砲齊射命中後,翻覆沉沒。

1100,『麻薩諸塞』已消耗掉約60%的16吋砲彈,並決定她最好保留這些殘彈,以防『黎塞留』真的殺過來。因此,她帶著3艘護衛驅逐艦脫離戰圈,『塔斯卡盧薩』的吉列艦長(Captain Gillette)遂承擔指揮2艘重巡與驅逐艦『蘭德』,解決敵法軍艦隊的任務。對方接近至14000碼,比和我軍輕巡交戰時更近。

1100左右,規模縮減的掩護群開始行動前,輕巡『普利莫蓋』遭『奧古斯塔、布魯克林』集火重創。水線下3度中彈,3號砲塔中了1枚8吋砲彈,她向港口撤退,並倒在羅切斯諾雷斯(Roches Noires)。緊接著『齒鷹』5度中彈,其中至少3次是8吋砲打的。

幾乎同一時刻,驅逐艦『布雷斯特』遭『奧古斯塔』與另一艘驅逐艦命中,她設法逃進港口。『遊騎兵』的飛機以0.50口徑的機槍掃射她水線附近,但效果不大。直到2100,她才因為水線下損傷而沉沒。

當下,僅剩3艘法艦在港外行動:驅逐艦『投石、翠鳥』,以及驅逐領艦『信天翁』。1115左右,她們集結起來,顯然打算對(掩護群)巡洋艦施以魚雷攻擊,但很快就在『塔斯卡盧薩、威奇塔』的猛烈火力壓制下,被迫以之字航行躲到煙幕後面。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之字航行

然而,她們得到漢克砲台的全力支援。經過多次跨射與極近彈,1128,這座岸上砲台對『威奇塔』取得1次命中,第二甲板的起居室遭引爆,造成14人負傷,但都只是輕傷,火勢很快就被撲滅。

10分鐘後,同一艘巡洋艦(威奇塔)閃過1艘法軍潛水艦發射的3枚魚雷。然而,『威奇塔、塔斯卡盧薩』的戰果遠超過她們承受的損傷。『投石』歪歪斜斜地從左舷艦艉開始沉沒,跟『布雷斯特』一樣,飛機掃射給了她最後一擊。

1130,『信天翁』2度中彈,一次在前方水線下,一次命中甲板;僅剩3座主砲可用的她,以之字航行躲到煙幕後面,向『奧古斯塔』開火。

就在那時,『遊騎兵』的轟炸機展開行動,向她【下了2顆蛋(laid two eggs)】。造成鍋爐艙與1個輪機艙浸水,隨後第二輪機艙又被『奧古斯塔』的另一次砲擊打爆、浸水。

『信天翁』失去戰力。

※      ※      ※      ※


『遊騎兵』甲板上的F4F野貓

1145或1150左右,由於2則謠言,其一為虛構,另一為誤導,作戰因此中斷。

其一、休伊特提督從一架飛機上得知,在卡薩布蘭加西南方發現1艘敵法軍巡洋艦,遂下令『威奇塔、塔斯卡盧薩』開往沿海找她。

其二、從岸上我軍的1支通訊隊傳來消息:【陸軍軍官在費達拉角與法國陸軍軍官會談,會談期間必須停火】


會談真的正在進行,可是維琪法國海軍在這裡的最高指揮官,米歇爾提督對此一無所知。鏡頭轉到會談現場,法軍最高級軍官是個中校,除了交出已停止所有抵抗的費達拉角,沒有任何決策權。

今早的兩軍交鋒,投入作戰的8艘法艦,僅1艘『翠鳥』完好地返回她的泊位。但是米歇爾提督手上還有好幾張牌,並且他的牌還打得很好。

11月8日,這是個美麗的藍金色秋日,頭上有明媚的陽光,平靜的海面,似乎沒有被微弱的海風吹動,陸地上空籠罩著一片陰鬱,不絕於耳的砲聲、拉煙戰術造成的團團煙霧,令陰霾更甚。

長著黑色尖翼的海鷗掠過海面,整個動作流暢如常,顯然對人類這些奇怪、滑稽的舉動毫不在意。

1245,『布魯克林、奧古斯塔』在運輸船團周圍巡邏,她們的乘員已在戰鬥崗位待了12小時,此時正打算吃點冷便當午餐(cold lunch)。

巴頓將軍總算從旗艦登岸了。

米歇爾提督選擇這個合適的時機,此時掩護群正往西追擊1艘不存在的巡洋艦,他下令卡薩布蘭加港內艦船第3度出擊,帶頭的是1艘通報艦『拉‧格朗迪埃爾(La Grandiere)』。遠遠看去,她就像艘輕巡洋艦。

※通報艦(aviso-colonial),用於在艦隊之間、或艦隊和陸上基地之間傳遞訊息的小型艦

緊跟在後的是2艘630噸,配備3.9吋高射砲的小型沿岸巡邏掃雷艦『La Gracieuse、Commandant Delage』。3艦沿著海岸航行,彷彿要往運輸船團駛去。

※沿岸巡邏掃雷艦(avisosdraguerurs),噸位與日軍海防艦相當,專攻掃雷的小型艦(美軍的掃雷艦多為舊型驅逐艦改造而成,因此叫作:掃雷驅逐艦)

正如事後確定的,法軍只是試圖從沉沒的驅逐艦那裡帶回倖存者,但她們的航路看起來很有威脅性。與此同時,2艘未出擊的驅逐艦『雷暴(Tempete)、薩姆風(Simoun,或譯:西蒙)』留在港口的入口處附近盤旋,試圖引誘我軍艦船闖入漢克砲台的火力圈。『信天翁』尚在港外,但失去行動能力。

『布魯克林、奧古斯塔』再度出擊,驅逐艦與轟炸機也去救援運輸船團。1312,行動開始,從距離17200碼處,迅速拉近至14300處。敵艦再度拉煙,巡洋艦無法隔著煙幕鎖定目標。(可是我軍有空母、有飛機)『拉‧格朗迪埃爾』遭其中1架轟炸機炸傷,但安全返回港口,她的2個小跟班都沒有中彈。

短暫的行動中,有人注意到1艘小拖船明目張膽地開過去,試圖曳航『信天翁』,但在途中遭我軍轟炸、掃射,最後在羅切斯諾雷斯,也就是『普利莫蓋、齒鷹』附近擱淺。對法軍來說,這是個糟糕的舉動,因為那裡很容易遭到從海上飛來的艦載機攻擊,而港口的防空火力,基本拿這些飛機沒辦法。

當天下午,『普利莫蓋』遭『遊騎兵』的艦載機多次猛烈轟炸、掃射,前半部全毀。她的艦橋遭直擊,導致艦長、執行官與其他7名軍官喪生。拉封提督在交戰中身負重傷,但有救回來。

1340,掩護群再度從西邊火速趕來,當天第3次,休伊特提督將與敵艦交戰的職責移交吉芬少將,埃米特艦長(Captain Emmet)的指揮部回去負責巡邏。

『麻薩諸塞』向這些小型艦開了一砲,漢克砲台立即與她交火,但10分鐘後,她就為了節約彈藥而停火。『威奇塔、塔斯卡盧薩』在港口附近,對上『拉‧格朗迪埃爾、信天翁』。


SOC海鷗(Curtiss SOC Seagull)彈射起飛

交戰最激烈的時刻,我國陸軍的威爾伯上校(Colonel Wilbur)在法軍嚮導與蓋伊上校(Colonel Gay)陪同下,由F‧M‧羅傑斯少校駕駛,二度駕車前往卡薩布蘭加,希望能阻止法軍繼續頑抗。前線崗哨要他們解除武裝後,掛著停戰旗過去。

他們先拜訪駐守卡薩布蘭加的陸軍總部,確定上校的朋友,安托萬‧畢索阿特將軍(General Antoine Béthouart)被關在監獄裡,而指揮作戰的是米歇爾提督後,便前往海濱的海軍部。他們通過卡薩布蘭加的街道時,車上高掛美國國旗,人們見狀揮手歡呼,每當他們停下來問路,就會有群友好的人聚集起來。

1400左右,我軍求見的訊息,被發送給米歇爾提督。1名副官走出來,敬禮、立正後,宣布提督拒絕接待他們。羅傑斯少校用他最好的哈佛法語爭論時,漢克砲台向『威奇塔』全砲齊射。

【瞧,這就是我們的回答!(Voila votre reponse!)】提督的副官說道。

米歇爾提督的最後一個計謀得逞。『威奇塔、塔斯卡盧薩』雖然沒有中彈,可是因為時常遭漢克砲台的砲火跨射,導致她們在1450中止作戰。『遊騎兵』的俯衝轟炸機也與這座岸防砲台交火,但未造成致命損傷。

1530,吉芬少將向休伊特提督發出信號:【我有7門上膛的火砲,砲彈將在漢克砲台上空再通過幾次(Have seven loaded guns and will make one more pass at El Hank.)】因此,當天的激情對射,最終以我軍對『老漢克』當之無愧的致敬告一段落,我軍還送給這座法軍沿岸砲台一個綽號『藍衣隊』。

譯註:藍衣隊(bluejackets)一詞源自南北戰爭期間,聯邦軍(Union,或稱:北軍)穿的藍色外套,這種外套多由俄亥俄州生產,並且出身該州的聯邦軍,人數將近32萬,遠超過其他州,因此這個稱呼除了『奮戰不屈的勇士』之含意,本身也體現俄亥俄州在合眾國歷史上的榮耀


《艦これ》『約翰斯頓』的聯動T恤似乎也致敬『藍衣隊』


卡薩布蘭加海戰的最終結算非常片面。我軍驅逐艦『墨菲(USS Murphy,DD-603)、拉德洛(USS Ludlow,DD-438)』;巡洋艦『威奇塔、布魯克林』以及戰艦『麻薩諸塞』各中彈1發。

『墨菲』的3名乘員死於夏基風砲台(Sherki battery)的砲火,約25人負傷。登陸艇約40艘遭敵方擊毀,其中大部分是在灘頭遭飛機掃射所致,當天岸上的陸軍,傷亡非常輕微。

法國海軍損失4艘驅逐艦,8艘潛水艦沉沒或失踪;『讓‧巴爾、普利莫蓋、信天翁、齒鷹』4艦遭我軍打成重傷。

11月23日,法國戰爭部聲稱,法軍的全體傷亡人數為490人陣亡、969人負傷。登陸行動結束時,費達拉角的所有沿岸砲台都落入我軍掌控,但卡薩布蘭加港的岸防砲台(漢克砲台)仍在法軍手裡,並且運作良好。

米歇爾提督仍保有2項主要戰力:

『讓‧巴爾』的4門15吋主砲
漢克砲台的4門194mm岸防砲、4門138mm岸防砲

有這些,加上卡薩布蘭加港四周幾門75mm口徑,有些可移動,有些為固定的砲台未損毀,他就有跟我軍談條件的資本。

是役,法軍在摩洛哥的海空戰力,遭到不可挽回的破壞,可是我軍的主要目標【確保卡薩布蘭加港的安全(securing Casablanca)】遠遠稱不上達成!運輸船團駛入卡薩布蘭加港以前,極易遭潛水艦襲擊、軸心國軍空襲,並且還要面對惡劣天氣的威脅。

譯註:這段講的應該是黑坑(Black Pit),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電影】《怒海戰艦》(Greyhound)



載運士兵與補給開往英國的船團
是盟軍作戰的關鍵
船團在U艇面前十分脆弱
尤其是身處大西洋中央,失去航空直掩時
這片海域被稱作 黑坑(Black Pit)



【電影】《怒海戰艦》(Greyhound)

總結來說,考慮到這是我軍大西洋艦隊的第一次大型作戰,可以說戰果可觀,但就我軍從美國本土拉過來的,佔據優勢的火力與航空戰力來看,這不過是可以合理預期的結果。

戰局的推進,並未出現任何狀況,能夠打破沿岸砲台在砲擊方面,比海軍的艦砲更具優勢的基本原則。我軍可以肯定地說,『布魯克林』對抗夏基風砲台時表現出色,但即使如此精湛的砲術,仍無法讓一群堅定且訓練有素的砲手安靜下來。

海軍航空戰力的價值,在這一戰得到充分體現。由於法軍飛機很快就遭我軍摧毀、擊落(制空權確保下),巡洋艦的觀測機能自由觀測砲彈落點(彈道觀測射擊),艦載轟炸機、戰鬥機可聯手攻擊艦船與沿岸砲台(戰爆連合攻擊)。

相較於美艦的奢侈揮霍,法艦按她們的傳統,精打細算地使用彈藥,但各位要考慮到,我國大西洋艦隊母港,漢普頓錨地(Hampton Roads)可沒辦法補給法艦的彈藥庫。※

倘若戰力可觀的達喀爾艦隊,在第二天加入戰局,那麼『麻薩諸塞』率領的掩護群是否還有足夠的砲彈,擊敗『黎塞留』率領的法軍艦隊,將是個嚴峻的問題。

※後來美軍特地開了生產線,給以『黎塞留』為首的法艦供應彈藥


SOC海鷗被吊回艦上

各自行動的作戰期間,『布魯克林』的表現是經典的靈活指揮與勇氣十足的奮戰。11月7日、2215~11月8日、1433,她的乘員一直待在崗位上,僅中午有個40分鐘的間隔,作戰期間沒有沒有熱食,但眾人完全沒有沮喪或疲勞的跡象。

該艦的團隊精神與士氣非常出色。即便階級最低的食堂服務員,因為作戰時他負責搬彈藥的高射砲並未開火,而被問起當時在做些什麼時,他說:【我都在讓路給其他人,閣下……我需要這麼做的時候可多了(I mostly kept out of people's way, sir—but I did an awful lot of that!)】

『布魯克林』配備最新的設備,讓她保持主砲瞄準目標同時,以33節航速採取迴避航向,打出一片驚人的連射彈雨,當她以之字或旋回航行時,主砲15門齊射仍連續、快速射擊,她的英姿,從她的6吋主砲噴出的巨大閃焰與硝煙,即使不用耳朵去聽,光看就能令我軍賞心悅目。

『布魯克林』在本次作戰中,超乎預期地證明輕巡洋艦是最有用的全能軍艦。在這個作戰的大好日子,她打出近1700發6吋普通彈,以及約965發6吋高爆弹(High-Capacity,HC),1枚啞彈都沒有!

當天結束時,休伊特提督向德納布林克艦長發送這條訊息:【恭喜你的砲術優秀如斯,令夏基風砲台沉默,以及一整天表現出來的積極進取,就是最好的證明(Congratulations on your gunnery as evidenced by silencing Sherki battery and on your aggressive offensive action shown throughout the day.)】

『奧古斯塔』亦表現出色。儘管她的大部分空間與通訊設施,都被艦上2位提督、2位將軍及其幕僚佔用,但戈登‧哈欽斯艦長(Captain Gordon Hutchins)仍巧妙而出色地指揮他的愛艦作戰。當然,她的8吋砲無法像『布魯克林』的6吋砲那樣快速射擊,但命中的話,可造成更大的傷害。

掩護群摧毀戰艦『讓‧巴爾』,驅逐艦『暴躁、布洛涅』可能也是她們的戰果。

『麻薩諸塞』在試航期間,充滿鬥志、士氣高昂。她的砲塔人員在連續數小時處理16吋砲彈方面,展現非比尋常的耐力。艦上113名軍官、2203名乘員,僅3人作戰期間待在病房。

倘若各位有所疑問,為何她幾乎沒有擊毀漢克砲台上的砲?問題出在她的彈藥。她原本預期要與與敵法軍戰艦作戰,所以僅攜帶16吋穿甲彈(AP)。

眾所周知,穿甲彈用於岸轟的功效不大,這種場合要用高爆弹(HC)配合瞬發引信才對,休伊特提督的幕僚竭盡全力為她取得這些砲彈,可是當時軍械局無法供應。

穿甲彈僅能將漢克砲台的砲手們暫時趕去掩體,只有直擊其中某座砲台,才能令該砲台徹底沉默。

驅逐艦也幹得很好。她們自眾多場合,發揮自己的多才多藝。例如在靠近沿岸砲台的危險位置,引導登陸艇至 攻擊發起線(line of departure),向艦船與沿岸目標提供強大的火力,還有護衛主力艦與運輸船,免於遭受魚雷攻擊。

許多她們艦上士官的名字,此後一再出現於太平洋戰場的戰史上。這批艦長稱讚有加的其中一位是『梅蘭』砲術長,小富蘭克林‧D‧羅斯福上尉(Lieutenant Franklin D. Roosevelt Jr. USNR)。小羅斯福上尉【在極其不利的偵察條件下,憑自己的技巧與優秀的判斷能力,操控主砲並做好瞄準工作】會有這些情況,部分是由於飛行員欠缺經驗※,部分則出於我軍艦船與砲擊目標之間,反射在海面的刺眼陽光。

※執行火炬行動的艦船裡有許多新造艦,參與人員也包括眾多新兵

這場作戰中,最棒的故事或許來自驅逐艦『威爾克斯』,『布魯克林、奧古斯塔』與法軍輕巡『普利莫蓋』、法軍驅逐隊交戰當下,這艘驅逐艦承擔護衛任務。輪機艙內的士官接到電話,要求進一步提高航速。

「上面發生了什麼?」他問道。

「敵巡洋艦在追擊我們!」另一邊答道。

沒多久,航向忽然改變,讓他差點摔倒,並接到電話,要求更快的航速。

「現在怎麼了?」他問。

「我們在追擊敵巡洋艦!」


『讓‧巴爾』身負重傷,攝於1942年11月16日

隨著北非作戰完成、突尼西亞戰役(Tunisian campaign)開始,擴張盟軍勢力範圍的意圖已然明確。儘管在卡薩布蘭加的激戰要持續到11日,但我軍已突破軸心國的『軟肋(soft underbelly)』,踏上通往勝利的漫長道路。

談到北非戰役(North African campaign)的另一個層面之前,先給各位簡單講下,此時的國際政治局勢。馬歇爾將軍(General Marshall)的官方評論中肯地說:

「艾森豪將軍(General Eisenhower)曾宣布,吉羅將軍(General Giraud)將承擔北非的民事與軍事事務,但當地的法國軍官被發現仍效忠貝當元帥的政府。羅斯福總統曾照會法國元首,並向貝當元帥保證我軍對解放法國的渴望,但維琪法國的答復令人失望。

我國大使已於11月9日交出他的護照,維琪法國下令法屬非洲部隊,抵抗我軍部隊當時,我軍已達成除了卡薩布蘭加以外的任務。

出乎意料的是,貝當的指定繼任者兼法軍總司令,弗朗索瓦‧達爾朗提督(Admiral Jean Darlan)在阿爾及爾(Algiers)被保護性拘留。得知法軍指揮者忠於維琪政府時,他立即召開一連串會議,目的為阻止卡薩布蘭加附近的法軍,抵抗巴頓將軍與我軍特遣艦隊。

11月11日上午,德軍進入未被佔領的法國領土時,達爾朗提督拒絕偽獨立的維琪政府,以貝當元帥的名義統治北非,並向北非的所有法軍指揮官發令,停止敵對行動。這一命令在美軍於11月11日凌晨,準備發動最後一波進攻前幾分鐘,送至卡薩布蘭加。」

譯註:戰役結束後,卡薩布蘭加港內尚有戰力的2艘法驅『惡毒、翠鳥』隨同『黎塞留』率領的達喀爾艦隊,加入自由法國海軍




亨利‧奧諾雷‧吉羅(Henri Honoré Giraud,1879年1月18日~1949年3月11日),法國陸軍五星上將。二戰期間指揮法國北方的軍隊,1940年遭德軍俘擄,1942年逃脫後在北非任職法軍總司令。1943年成為法國民族解放委員會主席,1944年因與戴高樂發生分歧而引退。羅斯福總統曾想支持吉羅將軍,取代戴高樂成為自由法國的領袖。

※      ※      ※      ※

『麻薩諸塞』在維琪法國的報告裡被記為『袖珍戰艦』這條,或許可以在語音裡講下?

設定麻薩諸塞喜歡棒球,在下覺得也很好啊,因為有波士頓紅襪隊(Boston Red Sox)

麻薩諸塞首府就是波士頓,波士頓紅襪隊主場芬威球場就在這裡,是美國大聯盟最老的球場喔!


芬威球場(Fenway Park)

FENWAY PARK

譯註:波士頓紅襪隊是紐約洋基隊(New York Yankees)的世仇,兩隊交手時有『基襪大戰(Yankees–Red Sox rivalry)』之稱

===================================

你知道『麻薩諸塞(BB-59)』三號砲塔的砲叫什麼名字嗎?

出處:
DO YOU KNOW THE NAMES OF BB-59’S TURRET THREE’S GUNS?

翻譯:幽影

二戰期間,『麻薩諸塞』的16吋砲用於砲轟敵艦或敵部隊,她的照顧者正在尋求幫助,以找回失落的歷史片段。

『大媽咪(Big Mamie,麻薩諸塞的綽號)』於1942年服役,克服艱苦的戰役而獲頒11枚戰鬥之星。她強大的16吋/45倍徑主砲(口徑為16吋,砲口口徑為45倍徑,或720吋),讓摩洛哥、卡薩布蘭加港內,維琪法國戰艦『讓‧巴爾(Jean Bart,黎塞留級)』陷入沉默。然後她砲轟瓜加林、硫磺島、菲律賓乃至日本本島。事實上,她的砲管磨損程度,嚴重到戰爭期間必須至少更換一次的程度。

『麻薩諸塞』於1947年退役,1965年以來,她一直在麻薩諸塞州、福爾里弗(Fall River)、戰艦灣(Battleship Cove)對外公開,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正在努力為她三號砲塔的3門巨砲,找出失落的名字。

各位看,朝向艦艏的一號砲塔,3門巨砲以女性命名:克拉拉(Clara)、珍妮(Jeannie)、莉迪亞(Lydia)

二號砲塔的3門巨砲,得名自戰爭期間喪生的,擁有悠久歷史的美軍艦名:亞利桑那(Arizona)、猶他(Utah)、文森斯(Vincennes)

至於三號砲塔的砲,指向大媽咪的艦艉?這就是開放大家參觀的地方。

「就三號砲塔的砲名,尋求協助。」上週,博物館的官方,在社群媒體(FB)上發文:「以前的乘員留下的一些照片,或第一手資料也許能幫助我們。」

例如,一號砲塔內部:



『克拉拉』是一號砲塔的一門主砲,最近接受檢查,以確保她的保護塗層完好無損。懂大口徑主砲的都知道,她必須保持清潔並充分潤滑。



後膛內部一瞥。考慮到自杜魯門總統(第33任美國總統)上任以來,她就沒有發射過砲彈,所以這個狀況還不錯



『莉迪亞』,一號砲塔的另一門主砲,注意圖片底部的巨大後膛

當下,博物館知道三號砲塔的砲管,都是1941年在 華盛頓海軍工廠(Washington Navy Yard)製造的,編號非常接近(#301、303、304),這可能意味著它們幾乎是同時『出生』的。雖然暱稱可能還存在,但字樣早已被數代人刷上的油漆所覆蓋。

與此同時,讓一艘頗有年分的浮動鋼鐵戰艦,能在惡劣的鹹水環境中繼續保存下去的忙碌工作,至今仍在繼續。

備註:


第33任美國總統,『哈瑞‧S‧杜魯門』的白頭鷹(白頭海雕)彩繪專機
正式名稱:獨立號總統專機(Douglas VC-118, The Independence)
暱稱:杜魯門的大雕?鷹醬?(純屬口胡,勿怪)

※      ※      ※      ※

出處:
Turret Three's gun names

翻譯:幽影

麻薩諸塞(BB-59)
2018年8月29日

這篇貼文,關乎『大媽咪(Big Mamie,麻薩諸塞的綽號)』主砲的一些歷史與事實。就三號砲塔的砲名,尋求協助。以前的乘員留下的一些照片,或第一手資料也許能幫助我們。



肯‧欣德森(Ken Hindersinn)
我最近回了另一則貼文,該貼內容為一門上刻『WNY』的戰艦主砲※。我在那貼講,它是紐約州,與我唸大學的特洛伊(Troy)一河之隔的,沃特夫利特兵工廠(Watervliet Arsenal)所製作。

於是我被『教育(schooled)』了,對方講『WNY』是華盛頓海軍造船廠的海軍艦砲工廠……顯然如此沒錯。有人進一步告訴我,沃特夫利特兵工廠只給陸軍造大口徑砲,而不會給海軍造武器。那麼……至少根據您分享的這張圖,那人講的顯然有誤,因為圖上顯示,沃特夫利特兵工廠明顯有造了一些海軍的最大口徑砲管。哈哈哈!

※原文『BB rifle』直譯為『BB槍』……可是根據前後文,這是『戰艦主砲』的意思喔(笑)

麻薩諸塞(BB-59)
『WNY』是華盛頓海軍造船廠(Washington Navy Yard)的縮寫無誤

肯‧欣德森
您說的是……不過沃特夫利特兵工廠真的有給『麻薩諸塞』生產了幾根艦砲!

麻薩諸塞(BB-59)
是的,『大媽咪』確實拿到一些沃特夫利特造的砲管,但原來的外罩(the original housings)來自華盛頓海軍造船廠。戰爭期間,她的砲管有被拆卸、更換過。

肯‧欣德森
有道理!我們都學到了一課!我用NROTC見習官的身份加入RPI,參觀軍火庫時,去過沃特夫利特兵工廠,所以我認為美國海軍的重型火砲,也是這裡來的。加入這個論壇之前,我從未聽說過『海軍艦砲工廠』,很酷耶。

鮑勃‧博伊爾(Bob Boyle)
我記得,曾在艦上服役的爸也告訴我,他們開火次數太多,乃至必須多次更換砲管。

約翰‧謝里丹(John Sheridan)
他們通常不會更換整支砲管,但會更換砲管內的『砲管襯管(barrel lining)』。在海軍造船廠內,整支砲管被拆卸後,送去艦砲工廠加熱並推出襯管。再來他們插入一支新襯管,並將其送回艦上安裝。

韋恩‧羅(Wayne Rowe)
『麻薩諸塞』甲板上,現在是『機組人員』的空間,倘若需要更換,會在砲塔外面設置幾座40mm砲。

邁克‧羅斯克(Mike Rosek)
二戰期間,我爸在左舷艦艉的40mm四連裝砲座服役。誰能告訴我,這些是否還是原裝的砲與砲座?如果我能去旅行並拜訪這艘戰艦,這將是我想弄清楚的資訊。

我想知道,16吋砲的砲管是否都是原來的?或者是否某個時候都被更換過?(根據謝里丹的說法)她們可能都是原裝貨!?

麻薩諸塞(BB-59)
這是個問題沒錯,但我認為美國海軍艦砲廠造的砲管是原裝的,而其他部分有替換過。

補充:

講到『BB槍』就想到『BB戰士』,由於萬代SDV系列的BB戰士,編號為『BB』開頭,於是在下就想,編號『BB-59』是何方神聖呢?答案是……


指揮官鋼彈(Command Gundam)

臉書的討論翻好啦,老師還有找到什麼感興趣的原文資料的話,在下也會盡力幫忙^_^

這已經超夠用了

※      ※      ※      ※

20220808討論:

BB-59 USS MASSACHUSETTS



好像試航旗……就美國國旗阿?

嗯,莫里森提督的文章裡確實寫『Commissioning pennant(試航旗)』,可是照片上也明顯不是查到那種長條形的旗子……



出處:
USS Massachusetts BB-59 at the Battle of Casablanca, November 1942


戰艦『喬治亞(USS Georgia,BB-15)』使用的試航旗,1904年

根據美軍的官網資料,由於軍艦與商船外型差異越來越大,大航海時代的旗幟與三角旗都開始縮小。進入20世紀後,電子天線的普及,加速了這種演變


簡化後的美軍試航旗

出處:
Commissioning Pennant



打讓巴爾的時候是這個沒錯,但後期我不確定

他掛著兩面國旗


正在接受大檢修的『麻薩諸塞』,攝於普吉特海灣海軍造船廠(Puget Sound Navy Yard),1944年7月11日

他大修之後用的迷彩我知道是哪一種了

甲板上方的結構亮灰色,然後船身深藍色,會切一條水平線,水平線以上亮灰色



這張也很明顯 但這張前面有艘船遮住大半 但船首很清楚



出處:
USS BB-59 Massachusetts

這個我持保留,我這邊有照片,他換這種迷彩之後,主砲頂蓋是亮的


『麻薩諸塞』攝於華盛頓,1944年後

很明顯 主砲 副砲的頂蓋 都可以看到是亮灰

而船首已經是有一個水平線以下深藍色了


最後一次戰時改裝後的『麻薩諸塞』,普吉特海灣海軍造船廠給她加高主桅,似乎正從惠德比島(Whidbey Island)北端進入海峽。可能攝於海上試航期間

這張也是,朝上的面沒有明顯感覺到暗色,只是角度確實不是很清楚,但桅杆好像塗黑了



出處:
NH 46430

喔喔喔喔,但這是1946

我覺得可能一開始頂蓋沒有深色,後來又塗上,破浪迷彩的時候,頂蓋好像也是深色,砲管有切半的深色塗裝



而且 他好像還有個時期砲塔砲管的防水布沒蓋!



這張也是 砲管有切半迷彩,副砲砲管甚至可能整隻深色

他剛服役的時候砲塔真的不裝防水布耶....



出處:
NH 97254 USS Massachusetts (BB-59)

這是試航期間,雷達都還沒上的時候,就是我說砲塔上有白黑兩色蓋子,防水布沒裝的時期

看起來那兩片只是暫時擺在砲塔上,之後的照片就沒有了



後期迷彩確認,確實應該後來有在砲塔頂蓋塗上深色,可能甲板也塗了,砲管是乾淨的亮色

20220827討論:


『麻薩諸塞』右舷迷彩清晰可見,攝於1942年7月13日

應該看的出來,船身是三種顏色,我有疑惑的是,這種迷彩原本的船身灰色,到底是最淺的那個,還是中間的那個,最深的顏色和船身的灰 以外的那個顏色又是?

麻薩諸塞打讓巴爾時的迷彩是MS 12 Mod,後來一直用MS22到戰爭結束

就是三色的迷彩,砲管上也有迷彩


波士頓港的拖船與小艇護衛剛服役的『麻薩諸塞』,攝於1942年5月12日


找到一張可能是她1944年的照片

因為照片後面講『普林斯頓(CVL-23)』遭日軍擊沉一事,發生在雷伊泰灣海戰,迷彩明顯跟之前那張不一樣

我知道,他其實法國的戰役打完 有受損

艦艏那邊中了一彈,後來就回去修 換了迷彩 升級雷達,所以她前期的迷彩很代表性的就是火炬作戰的迷彩,之後沒多久就換了

20220820討論:


洋上補給中的『麻薩諸塞』,攝於1944年10月17日

※      ※      ※      ※

20220831討論:

用來區分『印第安納(BB-58)、麻薩諸塞(BB-59)』的主要不同點

出處:
Here is a way to tell the difference between BB-59 and BB-58


戰艦『印第安納(BB-58)』


戰艦『麻薩諸塞(BB-59)』

這是區分『印第安納(BB-58)、麻薩諸塞(BB-59)』的一種方法,見紅圈。40mm高射砲使用的Mk-51火控雷達,安裝在Mk-37火控雷達(Sky 4)的前方。請注意『麻薩諸塞』靠近右舷起重機的墊高平台。

約翰‧謝里丹
『印第安納』的吊艇用起重機,是不是最長的?

賈斯汀‧龐德(Justin Bond)
To 謝里丹:可能確實如此。她退役時還保持右舷單側起重機的狀態。『阿拉巴馬(BB-60)』未安裝起重機

約翰‧謝里丹
『阿拉巴馬』是唯一從未安裝吊艇用起重機的南達科他級

肖恩‧赫特(Sean Hert)





麻薩諸塞(BB-59)
嗨,天鵝,你從哪裡弄來這些照片?我需要艦艉主砲指揮儀(Spot 2)前方區塊,也就是艦艉信號艦橋與本艦指南針甲板的特寫照片

肖恩‧赫特
這些是我給美國國家檔案館(US National Archives)掃描的照片

麻薩諸塞(BB-59)
這是完整照片嗎?我需要的部分在左上角



肖恩‧赫特先生似乎跟麻薩諸塞博物館很熟,都喊起綽號了。還有約翰‧謝里丹先生也是上一篇貼文的回覆者之一^_^

其實我有找到很多,像是桅杆、艦橋形狀,不過主要是跟南達科他對比

嗯嗯,官網這篇是跟印第安納。下面還有人留言,阿拉巴馬沒有裝用來吊小艇的起重機


戰艦『阿拉巴馬(BB-60)』攝於1942年12月1日

如謝里丹先生所述,『阿拉巴馬』未安裝吊艇用起重機

我這邊其實這次就有畫出來

不是有人說麻薩諸塞怎麼頭上頂水桶?XD

其實南達科他也是,頭上都是裝甲指揮塔

但 南達的艦橋較方

而麻薩諸塞一開始的艦橋完全圍著裝甲指揮塔打造 是圓弧形的

後期則是擴建艦橋面積 變得比南達科他還大~XD 而且還讓兩側的結構一堆加強筋 這是南達科他沒有的





這個是南達科他的



南達科他後期 加強筋也沒那麼多

而且我比較過 似乎還是沒有麻薩諸塞改造後的艦橋大



===================================

譯者補充:

終於!終於!勝利了!!!



這裡也分享最近的好消息,老師打贏官司啦!在下也第一時間,將這個消息轉知史蒂芬生先生!



看到回覆的那句話,在下愣了一下,然後拿出珍藏的《超級機器人大戰F完結篇彩色劇情攻略》……這本當年愛不釋手的攻略本,就是矢吹真豪寫的。

在下也是受到洋溢在這本書中的熱情所感動,於是在日檢N1合格後,憑著一腔熱血,到漢化組當主翻做了《MOON.》《ONE》的漢化。

老師好一陣子沒直播了。

在下讀國小的時候,班上有個畫圖很厲害的小男生,記得當時《機動警察》當紅,他就畫了『英格蘭姆』……畫得很漂亮呢。

當時在下一有時間就跑去他家,天南地北的閒聊《幽遊白書》《SD鋼彈外傳‧機甲神傳說》,也很喜歡看他畫畫時的樣子。可是在他搬家後,就此斷了連絡……



看老師直播畫畫、玩《艦これ》時,在下驀然回憶起當年的那段時光。還意外看到直播畫面出現在下的LINE……


【占卜】斷捨之時已至,其為會者定離之理(大衛之星、生命之樹)

老師吃過很嚴重的虧,在下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即便世上常會的人,也必有離散之時,但在下還是希望,今後能繼續像現在這樣,與老師相伴,以上。

※      ※      ※      ※

[閒聊] 戰史相關-卡薩布蘭卡中的讓巴爾

這是《碧藍航線》以前開卡薩布蘭加海戰的活動時,PTT上『wl00669773 (Jerry shou)』的貼文。而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就是莫里森提督文章的概要式翻譯。

《艦これ》今年夏活的歐洲行,要開卡薩布蘭加海戰的活動,在下同樣搜尋到這篇文章,並將之完整翻譯。

看過完整翻譯就知道,《碧藍航線》那篇實在省略太多篇幅,諸如懷廷艦長訓示『麻薩諸塞之劍』,乃至寄託此劍之上的信念【自由之下才有和平】……

拉封提督率領法軍水雷戰隊,使用與塔菲3號類似的戰術,以弱抗強迎戰美軍艦隊。即便最終不敵而敗,仍得到美軍的讚許……

法國海軍的『老漢克(漢克砲台)』勇抗美軍的最後,得到作為敵方的美軍鳴炮致敬,並贈予『藍衣隊(奮戰不屈的勇士)』之稱……

……這些內容,皆未出現於《碧藍航線》提及卡薩布蘭加海戰的活動【光と影のアイリス】。

對於參考歷史設計內容的遊戲來說,概要翻譯與全文翻譯,價值之差距,就如種子與樹苗。種子都是論斤賣,而樹苗一向要按棵來賣。直接表現出來的差距,就是《碧藍航線》用概要翻譯做了1個關卡,《艦これ》用全文翻譯,做出3張海圖……E4是《怒海戰艦》的黑坑、E5是火炬行動的登陸作戰、E6是卡薩布蘭加海戰。

===================================

參考資料:

Massachusetts IV (BB-59)
1942—1947(原文)


We engage the Vichy French Navy at Casablanca, November 1942(原文)

DO YOU KNOW THE NAMES OF BB-59’S TURRET THREE’S GUNS?(原文)

Turret Three's gun names

Here is a way to tell the difference between BB-59 and BB-58

USS Massachusetts (BB-59),Wiki

BB-59 USS MASSACHUSETTS

Battleship Cove museum site

Ense petit placidam sub libertate quietem,Wiki

Ense petit placidam sub libertate quietem

USS Massachusetts BB-59 Battleship Patch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5558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世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遊騎兵|麻薩諸塞|讓‧巴爾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我們會堅持到底:... 後一篇:【艦隊收藏】2022年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