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翻譯】戰艦大和、沖繩特攻餘話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22-07-19 15:24:09│巴幣:102│人氣:789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yamatotokou-yamane.html

作者:山根 真樹生,驅逐艦『花月』航海長
翻譯:幽影


驅逐艦『花月』,昭和19~20年

出處:
1/700 冬月 前マスト(18)

花月(はなづき、仮称艦名第366号艦)

1944年12月26日、舞鶴海軍工廠にて竣工。1945年5月20日付けで海上挺進部隊に編成された。7月15日の第十一水雷戦隊解隊後は、第52駆逐隊(杉、樫、楓、梨、萩、樺)も三十一戦隊に編入されて海上挺進部隊に所属した。同隊の松型駆逐艦は艦尾に特攻兵器の人間魚雷回天を1基搭載したが、花月は回天8基登載とされた。天一号作戦のため出撃した第一遊撃部隊を豊後水道まで護衛する。戦後復員輸送に従事。1947年戦時賠償艦としてアメリカに引き渡され、青島で調査された後、1948年2月3日に五島列島沖で実艦的として処分された。本艦以降竣工した艦は艦隊行動はほとんどおこなわず、瀬戸内海や日本近海より離れることはなかった。

中譯:

驅逐艦『花月(はなづき,暫稱艦名:第366號艦)』

1944年12月26日,舞鶴海軍工廠完工。

1945年5月20日,被編入海上挺進部隊。同年7月15日,第11水雷戰隊解散後,第52驅逐隊(杉、樫、楓、梨、萩、樺)也併入第31戰隊,成為海上挺進部隊所屬。該隊之松級驅逐艦在艦艉配備1枚人間魚雷回天,『花月』配備8枚回天。

護衛實施天一號作戰之第1游擊部隊(坊之岬組)至豐後水道,但未隨行前往沖繩。(就是這篇回憶錄的內容)

戰後從事復員運輸工作。1947年作為戰爭賠償艦移交美國(舷號DD-934),在青島接受調查後,1948年2月3日,在五島列島附近作為靶艦擊沉處分。本艦自完工以來,幾乎沒參加過艦隊行動,戰時活動範圍從未離開瀨戶內海或日本近海。

出處:
秋月型駆逐艦,Wiki



帝國海軍時代的山根爺爺


執筆當下的山根爺爺

看到標題,一些要好的朋友或許會想:是怎麼了?戰後近60年的今天,仍不時聽見旁人提及『大和』,於是我決定寫這篇文章。

在下的拙文裡,沒有以『大和』為中心的作戰場景,也沒有敘述她悲慘的沉沒景象,而是描寫筆者出擊前的戲劇性遭遇,此事被放置在海軍官方戰史的角落,出乎意料地不為人所知。

其一是,海軍74期候補生從畢業到退艦的這1個禮拜,在命運之神的捉弄下,徘徊在鬼門關前,令我涕淚直流的真實故事。

身為候補生的一員,也是當時經歷此事,並存活至今的見證人之一,希望將我等之悲痛付諸筆墨、流傳後世。

其二是,花月戰友會當中,對於第31戰隊(以下簡稱31S)在豐後水道前脫隊反轉之謎,至今真相不明。從當時血氣方剛的年輕下士官們,絕對服從司令官與艦長的氣氛來看,這也是理所當然。

如後所述之詳情,他們在前日出擊之訓示後,每個人都寫好遺書,準備隨同『大和』直奔沖繩,卻在半途折返。長久以來,他們懷疑司令官、艦長與航海長早已知悉,卻未坦誠相告,據說他們至今仍無法接受。

與『大和』相關的書籍鮮少提及此事。雖然很煩惱,究竟該不該寫這些,但若不寫下,真相將在時光的奔流中風化,而遭永遠埋沒。為了不讓這種事情發生,我這個還在世的見證者,必須挺身而出。

長篇大論的序言就此打住。

筆者在19年晚秋,空母『瑞鳳』殞命於雷伊泰灣海戰後,在母港的佐世保渡過一段久違的平靜時光,但沒多久,我奉命成為驅逐艦『花月』航海長兼通信長,開始苦戰的時光。

以驅逐艦來說,『花月』塊頭挺大的。公試排水量3470噸,公試全力最高航速34.2節,長10cm砲塔4基8門(仰角90度、俯角負10度)、對空連裝機槍7座,乃近代之防空驅逐艦。艦長是帝國海軍資歷最老的百戰磨練之士,『東 日出夫』中佐(52期),我這個跟他搭檔的航海長,是剛開始在驅逐艦服役的新手。晉升中尉的2個月以來,將人事局管收支籌措的要職交給我這菜鳥,實在頗為苦惱,而另一方面,也重新燃起『好!我要上了!』之鬥志。

東艦長是徹底的『在職訓練(On the Job training)』教育實踐者,什麼事都想自己做一遍,口頭禪是『あと航海(再來就是航海長)』。多虧這種即時教導,到了2月底,進出港口、編隊航行這些都游刃有餘,自己也更有航海長該有的樣子。回想起來,倘若還有當年熱情學習、研究的精神,恐怕就沒辦法長年待在這間公司啦。

時間來到3月,沖繩海域暗潮湧動。當時每日操演的內容,是為了擔任『大和』之護衛艦,在廣島灣實施出動訓練。(由於制空權喪失)有時會突然遭到敵盟軍飛機攻擊,筆者當時開始採取迴避俯衝轟炸機的旋回運動,至今仍記得成功後,雙腳仍顫抖不已。

接著,我依時間順序來敘述。3月10日,『花月』被編入31S;3月18日,『鶴岡 信道』少將之將旗轉移至本艦。當下,以『大和』為中心之【第二艦隊(以下簡稱2F)】展開沖繩水上特攻作戰之構想,開始傳出些許流言,保密機制也相當詭異。

譯註:山根爺爺或許懷疑,帝國海軍高層刻意洩漏這些訊息?

美軍登陸沖繩同時,天一號作戰發動!3月28日,『大和』與31S匆匆駛出吳港,途經柱島,開往三田尻海域的泊地。

註:31S戰時日誌,驅逐艦『花月』戰時日誌稀奇地留存至今,並記述當時各艦行動

這1日之差,為74期候補生這1週的辛勞拉開序幕。這裡用稍長一些的篇幅,引用昔日在江田島時代,與我同分隊的室友,池田大輔候補生的手記,來介紹這段時光。


從海軍兵學校(江田島)畢業到登上『大和』

海軍74期畢業生共1024人(42人搭乘『大和』、24人搭乘『矢矧』),於昭和20年3月30日畢業典禮結束後,在教官與低年級生目送下,從兵學校表棧橋搭乘機動艇,前往各自赴任之處。可是『大和、矢矧』並未停泊吳港,故預定搭乘她們的候補生在江田島、小用港上岸,入宿兵學校、養浩館待機。

3月25日,美軍登陸沖繩、慶良間群島,翌26日,天一號作戰啟動!『大和』等艦為準備出擊,於28日離開吳港藏身秘處,候補生們對此一無所知。

4月1日,美軍登陸沖繩本島,我等於翌2日黃昏時分接到消息【兩艦於三田尻海域投錨中,3日下午可登艦】,並從期指導官處得知,預定於明日之神武天皇祭、遙拜式結束後,我等從表棧橋出發,到三田尻海域乘上兩艦。

4月3日,遙拜式上,候補生們自信滿滿地在教官側列隊,式後立即在表棧橋前集合,帶隊的原期指導官前田中佐訓示道:「廣島灣已遭美軍投放感應機雷,途中或將觸雷,大家做好心理準備!」

我等搭機動艇前往宮島口,從宮島口換搭山陽本線到三田尻站(今:防府站),再徒步到三田尻港,乘上『大和』派來接人的大發動艇(艇指揮:江口中尉,73期),到『大和』乘艦。但由於舷梯已收起,於是候補生們從後部舷側的小艇收納口,以繩梯登艦。

經理學校候補生在兵庫縣、垂水分校(約1個月前,從築地本校疏散至此)畢業後,到吳港的水交社住宿、待機後,也在當天從三田尻港登艦。(4人搭乘『大和』、3人搭乘『矢矧』)

此泊地位於現在的防府市、牟礼江泊山海域。泊地內以『大和、矢矧』為中心,周圍環繞著驅逐艦,以輪形陣的警戒態勢停泊。

候補生的房間位在士官次室(ガンルーム)旁邊,寢具為吊床。候補生登艦後,立即接受作戰時的崗位安排,並展開候補生教育。首先是起床後背著吊床到上甲板跑一圈,緊接著說明本艦要點、性能,以及參觀艦內等等。敵機飛臨上空同時,眾人被下令【準備展開對空戰鬥】,跑過尚不熟悉的艦內,直奔自己的崗位……如此在各種辛勞中,結束這一天。(池田候補生)

另一方面,從艦隊這邊敘述的話,5日、1403,大本營對在三田尻海域待機之2F與31S,發出GF電令作第605號。

「命1YB指揮官將31S所屬約4艘驅逐艦,編成掃蕩隊至九州南方洋上,承擔海上特攻隊之防空、反潛哨戒任務。」

註:GF是連合艦隊,YB是戰隊。

接著,1500,GF電令作第607號,對實施海上特攻之相關海軍部隊、陸軍沖繩部隊,以及航空部隊,通告作戰目的與出擊時間等,詳細的作戰命令送至。

(電文篇幅較長,故在此省略)

簡單說,就是命令2F的『大和、矢矧』與麾下8艘驅逐艦(磯風、霞、浜風、朝霜、冬月、涼月、初霜、雪風)組成沖繩突入部隊,31S奉命擔任先行之防空、反潛掃蕩隊。總之,作戰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忽然陷入慌張,但發給『大和』的補給命令是特例,本艦往返德山一趟,籌集所需燃料。

2F方面亦提出軍議。當天深夜,從鶴岡司令官處得知,參加的所有驅逐艦長,似乎一致反對。要用全無航空支援,光溜溜的艦隊大戰幾百架敵艦載機,成功抵達沖繩的可能性基本為零,只是徒然折損艦船與人命。就我估計,『大和』的命運恐怕就跟葬身錫布延海(Sibuyan Sea)的姊妹艦『武藏』一樣。(遭高密度空襲炸沉)

議論紛紛中,時間來到傍晚。最後的會議上,即使草鹿參謀長特地從東京搭水上機過來說明,伊藤長官也沒有同意,GF方面只好拿出最後的底牌(最後の切札):

『貴艦隊は一億総特攻の先駆けになってもらいたい』
(懇請貴艦隊成為一億總特攻之先驅)


或許早就料到,對方會這麼說了。伊藤長官立即回答:「好吧,我明白了。」

註:雖然在此僅簡要敘述,但兒島讓先生在《戰艦大和》下卷寫得相當詳細,各位可參照他的大作

話題換到『花月』這邊。

1500左右,『花月』橫靠在『大和』左舷,準備轉移重油。我不記得詳細時間,但根據《花月戰時日誌》(負責記錄者:『花月』主計長,足立 暢也,經33期),時間為5日1815~6日0200,也就是傍晚時分,將重油移交給『大和』。儘管如此,這些似乎還不夠,6日天亮後,『花月』再跑一趟德山,追加轉運500噸過來。

5日,1700,完全出乎意料的『大和』的艦內廣播。

『候補生総員退艦用意』
(候補生全員準備退艦)


他們都鼓起勇氣,準備去沖繩了,這意想不到的命令,讓眾人震驚、騷動起來。關於他們的心情,或許我根本講錯了。由於筆者的遲鈍與忙碌,當時並不知道,『大和、矢矧』上的候補生這麼多。由於戰訓中記載,德國海軍200名候補生搭乘的戰艦遭擊沉一事,因此我認為在決定實施海上特攻的時間點,人事局局長不會發令讓這些年輕人一起踏上不歸之路。對此善意地解釋為,人事局方面也未被告知此事。

總之,與筆者同分隊的『矢矧』乘員,『鈴木 昭二』候補生的勤務錄當中,有如下記述。5日,1500,伊藤長官訓示:

『諸士国家存亡の時機に当り、ようやく海軍兵学校を卒業し戰に間に合い慶賀に堪えない。よろしく本艦隊の任務を解し、全力を挙げて任務に邁進すべし』
(諸位於國家存亡之際,好不容易從海軍兵學校畢業,就要上戰場實在無從慶賀。此刻當投身本艦之任務,全力以赴勇往直前)


就這一點來看,我很自然地認為,最起碼在這個時間點,伊藤長官還沒打算讓候補生退艦。而在接下來1小時裡,他們的命運就截然不同了。

戰後的記錄中,2F之森下參謀長與『大和』之有賀艦長協議,一致同意不讓候補生參加本次行動,並提交伊藤長官,長官也同意了。

就我個人觀點,長官心裡肯定很複雜。他的長子『伊藤 叡』在筆者的班上,時為零戰特攻隊隊長,可以說已時日無多。見到面前70多位年紀差不多的候補生,或許也會跟他兒子的形象重疊在一起。像這種狀態,身為父親的他,又會怎麼想?

結論就是,與先前的訓示完全相反的退艦命令。

然而,令人悲哀的是,伊藤叡於4月28日突入沖繩、伊江島而戰死。另一方面,直到終戰,我等候補生都沒有戰死者,並在戰後活躍於各界,為祖國日本之重建做出許多貢獻。此外,不僅候補生,病患、高齡補充兵也接到命令,5天內全部都要退艦。

池田候補生的筆記如下:

1700,發令:候補生全員準備退艦。

能村副長向集合在『大和』艦上神社前的候補生們諄諄訓示。候補生先任者,阿部一孝代表全體候補生,爬上40公尺高的艦橋,兩度懇求艦長讓他們同行,但未能獲准。

1800,酒保開張。候補生們應邀參加在士官次室舉辦的酒宴。這場給全體乘員振奮士氣的酒宴,同時也是候補生的餞別宴。毋庸置疑,此刻的士官次室內,士官們幾乎全體陣亡,接到退艦命令的候補生們,則倖存至戰後,面對殘酷的命運。

2100,酒宴結束(依副長指示)

2200,就寢(在吊床上小睡)

5日,夜幕降下,但『花月』仍在為『大和』補給重油。『大和、矢矧』的候補生們,要在6日日出時分退艦,並搭本艦的便船前往德山,為接納候補生,艦長下令航海輪班人員各就各位,做好萬全準備,相關事宜交由寺部水雷長(71期)指揮。

當時,『大和、花月』之間的交通手段已被撤去,故這邊並不清楚『大和』內部的狀況。雖然已做好充分準備,但候補生沒來。原因就如池田候補生的筆記所述,餞別宴開得挺久的關係。時至深夜,『花月』艦橋人員仍嚴謹值班,但顯然可見連日以來累積的疲勞,艦長遂命令疲累不堪的三井通信士(73期)等人躺在艦長休息室裡小睡片刻。

候補生沒有上來,鶴岡司令官看似閒得沒事幹地獨自登上艦橋。在我心目中,司令官是個和藹可親、守信重諾,並十分照顧我的人。我們開始聊起來,記得司令官畢業的43期裡面有堀江儀一郎少將(已故的堀江太郎之父,20年2月16日戰死)、小原義雄少將(已故的小原正義之父,20年3月21日戰死),因此他對72期生似乎特別親切,可能將筆者當自己的兒子看待。

鶴岡司令官用追憶的語氣說道:

「伊藤長官的長子也跟你同期,去了特攻隊,長官的心情可能也很複雜。航海長,這些話我只跟你講,今天也有舉行軍議,所有驅逐艦長都反對。據稱本次行動的成功率基本為零,我也這麼認為。艦長們絕非貪生怕死,而是這種毫無道理的作戰,不是海軍的做法。也有艦長表示,為什麼要讓1艘『大和』去『光榮戰死』的時候,還要帶上幾千個年輕人給她陪葬!?

然而,GF的K參謀長也是個麻煩人物。去年6月塞班島淪陷後,他認真考慮要將戰艦『扶桑、山城』等艦開上塞班島,成為戰艦砲臺,並向各方向遊說,卻被跟我同期的『中澤 佑(階級為少將,時為軍令部第1部長)』反駁說【這種作戰根本沒有勝算!】方才撤銷這個想法。

這回又是『大和』成為陸上砲台的理論,如此絕非理性的作戰,故提出【成為一億總特攻之先驅】之精神論以自圓其說。這種作戰根本就是邪魔歪道,給我記住!明天一大早,出擊時31S必須先一步開出豐後水道,你也睡一下吧。」

語畢,他走下艦橋。


移交重油終於將近結束時,發來連絡表示候補生來啦。沒有交通工具當下,不知道是誰的點子,將幾根青竹綁起來,從高低差約3公尺的『大和』上甲板,往下放到『花月』中央部機槍座。這批候補生的遭遇實在挺可憐的,登艦時用繩梯從後部的小艇收納口上去到任,退艦時用青竹當溜滑梯下來,以往從未有過這樣的前例,所幸他們全員安然無事。之後收支籌措的部分,由寺部水雷長等人全權負責。我記得候補生代表,阿部一孝來艦橋拜會過,但已經不記得當時的談話內容了。

池田候補生的記錄如下:

「4月6日,0200,全體候補生在上甲板整隊,星月無光的漆黑中,在能村副長、清水少佐、臼渕大尉、值班將校、甲板士官的送行下,沿著青竹從『大和』上甲板往下滑到並排停靠中的『花月』上甲板機槍座。『矢矧』那邊的候補生則在日出後,搭乘內火艇從『矢矧』轉移至『花月』。」

接續前述,4月6日,東方的天空亮了,是時候去德山啦,此時1名候補生登上艦橋。

「伍長,再度有勞您關照了。」

現在,我已忘記伍長講了什麼,但我記得聽到鈴木昭二這聲問候,轉頭問道:「喂,怎麼回事?」

「數日前,我收到成為『矢矧』乘員的命令而來報到,昨天下達退艦命令同時,要我搭乘『花月』!」

他是愛知一中出身,一口名古屋腔的好漢。不知道他登上『花月』後,是如何找到筆者,卻規規矩矩地立即趕來艦橋打招呼【伍長,再度有勞您關照了】

那口名古屋腔,一下子緩解了艦橋的氣氛。他驚訝地發現,搭乘『大和』的池田也在『花月』艦上,實為令我無言以對的奇緣。池田是跟他同分隊的3號學生,所以這支分隊有2名候補生,本來要參與沖繩特攻。

我想跟他們好好聊聊,卻沒有那個時間。事情一樁接著一樁,根本沒那種閒功夫。筆者說:「雖然發生過很多事,但我覺得最好還是老實退艦,為將來做打算比較好。根據我在塞班島、雷伊泰灣作戰的經驗,與敵艦載機交戰的景象,宛如眼前即地獄,沒有趕緊習慣的話,下場就是死路一條。我的隨身物品都已整理好。你們也餓了吧,一起到航海長室,吃點酒保配送的鳳梨罐頭之類的東西吧。接下來我會將你們安全送到德山,請務必放心。」

戰後10年左右,舉辦了確認生還者的分隊聚會。再會鈴木、池田兩位時,他們笑著說,當時在辦公室裡吃的鳳梨罐頭,格外地好吃。(順便講下,我的分隊裡,72期的10人當中,8人陣亡,73期的13人當中,5人陣亡,74期無人陣亡。多麼可怕的戰爭啊!)

4月6日,《花月戰時日誌》記載:

【天氣晴朗,東北風9公尺秒,氣溫11度,能見度10~15海里,0600~0724,為搭載燃料返航德山;0800~1140,搭載重油(500噸);1235,駛出德山;1319,德山灣口與『大和』會合】

雖然從三田尻到德山僅短暫的航行,但我這1號學生航海長,讓候補生們到艦橋旁觀我的操艦技術、訣竅,要是出了什麼差錯,我這1號學生當場面子不保,所以心裡有些緊張,但最終還是在燃料碼頭安全靠岸。候補生們大概認為,在此一別恐怕就是永別,一個個含淚高喊【御武運を祈ります(祝您武運昌隆)】並敬禮、退艦。之後列隊揮帽告別,才結伴往德山車站走去。

0800開始,裝載重油500噸需要4小時的時間,心想總算能鬆口氣了,我想也不想地走進艦橋休息室,像死一般沉沉睡去。

【出港時間將至!】

聽見先任下士官的聲音,我一躍而起,再度回到艦橋上。

望著德山的山巒綿連,綠意盎然中盛開的櫻花,一片和平的景象。儘管軍歌裡面有一節是【未練を捨てよ(當捨眷戀)】,但我並非禪宗高僧,只是個腦袋裡雜念紛乘的凡夫俗子。但不可思議地,我一旦出港,職務優先的念頭便能祛除一切邪念。

1340左右,在德山灣口接近『大和』,等待轉交重油的指示當下,卻收到出乎意料的指示【停止轉交重油,『花月』走位至指定位置】

此事非同小可。我在當下的直覺是,『花月』往返德山時,這邊發生了一些事情。因為或許會有電報發過來,於是拜託三井通信士前去密碼室,果然一條神秘的電報進來了……

根據《31S戰時日誌》

【6日,0827發,GF參謀長,寄給2F長官(並未指定寄給31S)

(1)出擊兵力、出擊時機雖然按照貴艦要求,但燃料方面依據大本營戰爭指導部之要求,GF密件051446號電報,搭載2000噸以下。

(2)如右相關,掃蕩部隊之兵力、行動,因形勢而有所限制。】


平心而論……

(1)的意思是,『大和』特攻只要單程車票(有去無回)。此言令我心生怒意,咱們都特地去德山把油運來了耶!

(2)的意思我不明白。寄錯對象這點很奇怪,因為這算截聽電報,我等沒理由去向『大和』求證,此事之後再行詳述。當下,出擊部隊已到齊,在此記錄當時搭乘各艦之同期生。


国本 鎮雄(くにもと しずお)


池田武邦與《艦これ》『矢矧』

2F旗艦『大和』甲板士官,国本鎮雄

二水戰旗艦『矢矧』測的分隊長,池田武邦(已故)

41驅逐隊,『冬月』航海長,中田隆保(已故)

『涼月』無

第17驅逐隊

『磯風』航海長,郡重夫(已故)

『浜風』航海長,磯山醇美(已故)

『雪風』航海長,中垣義幸(已故)

第21驅逐隊

『朝霜』航海長,深見茂雄(已故)

『霞』航海長,大谷友之

『初霜』航海長,松田清(已故)

第31戰隊

旗艦『花月』航海長,山根真樹生

第43驅逐隊

『榧』航海長,浜田秋朗

『槇』航海長,後藤英一郎

『桐』航海長,中村元一

註:『桐』為接受維修而回去吳港,故不在出擊序列,『涼月』艦上沒有同期生

(機關科、主計科略過,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1430,出港預定之信號發來。時刻已至,遂按預定順序出港,開往豐後水道。

1610,狀況突然生變。『大和』打出旗杆信號,三井通信士立即解讀。

【『大和』發來信號,命31S即刻掉頭離隊,返航本土】

艦橋上頓時亂成一團。

艦長大聲喊道:「為什麼?」

司令官喊道:「信號有沒有搞錯?快跟『大和』問清楚!」

此刻,我總算能大致理解,先前電報其(2)的含義。中村升先任參謀建言:「司令官,我等去柳井吧。」

看到司令官點頭同意,艦長發令:「航海長,左滿舵!」

得令,筆者將航路定在柳井之玄關,平群島。這趟出擊,就這麼戲劇性地終止。返航的艦上,聽到艦長的判斷:「長官或許因為擔心『榧、槇』的航程問題,故早上的電報發錯對象了。」

面對『榧』的岩渕艦長與同艦之『梶間健次郎』主計長(經32期),關於【長官前一天怎麼講】之質問,他回答:「只能說,他突然改變主意了吧。」

相關者悉數辭世,亦沒有可以確定真相如何的資料。故老常言生死有命,可是人的命運,真能輕易改變嗎?

某位禪僧曾當頭棒喝道:「死生は一瞬の風裡(生死不過風中一瞬間)!」

『花月』艦橋上,眾人自始至終相對無言,或許每個人都將自己的想法藏在心底。

1801,返航柳井。(完)


後記

這篇寫於筆者20歲的春天,也就是俗稱的成人式記錄文。執筆乃基於現存之《31S戰時日誌》《花月戰時日誌》,我認為裡面的日期、時間都正確無誤,足以讓戰友會與候補生們滿意。

最後在此誠摯感謝 寺部甲子男先生、梶間健次郎先生、池田大輔先生、鈴木昭二先生提供的眾多資料。

(『なにわ会』新聞87號,平成14年9月刊載)

===================================

譯者補充:




【艦隊收藏】2022年春梅雨活全甲通關

《艦これ》2022年春梅雨活,在下斬殺最終BOSS當時,就是一邊讀這篇文章,一邊點遊戲時,抽到北上、霞、雪風三連鎖頭斬殺的!心下大感在下的玄學果然是爺爺們的文章時,立即決定將這篇文章翻譯出來與老師、各位提督分享!



讀過這篇文章,再看到攻略E4途中這一幕,深感未能在2022年春梅雨活實裝本文主角『花月』,實在太可惜了……T_T

※      ※      ※      ※


《碧藍航線》『花月』

找資料途中,偶然發現《碧藍航線》已實裝『花月』,於是也來簡評一下。首先,艤裝佔立繪的比例不高,算是《碧藍航線》的常見問題,可是在這一小塊艤裝裡面,就出現一個明顯錯誤!


驅逐艦『花月』,昭和19~20年

各位仔細看,《碧藍航線》『花月』煙囪上那條管線,再看看史實照片裡,『花月』的煙囪……發現了吧?

『花月』煙囪上的管線形狀類似『人』字,可是《碧藍航線》『花月』煙囪上就那麼一條管線。個人猜測,或許《碧藍航線》給『花月』畫艤裝的繪師沒有找史實照片來參考,而是照下面這艘畫的……


《戰艦世界》『秋月』

如各位所見,《戰艦世界》『秋月』煙囪上的管線就長這樣。此外,《碧藍航線》『花月』台詞也明顯欠缺戰爭的沉重感。為她寫文案的人,恐怕沒讀過山根真樹生爺爺的回憶錄。還有鶴岡司令官的追憶、她在戰時的活動範圍侷限在日本近海,以及搭載惡名昭彰的特攻兵器回天等等,都是能用來增加人設豐滿度的事蹟,例如這樣……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北上與回天

海燕團隊的領袖,羅伯特‧卡夫特聊起探索這些沉船時講過:「對我來說最大的滿足是,可以從中看到,戰爭中人性的一面……你知道,這會讓歷史故事生動起來。」

這是《艦これ》、在下與老師努力的目標,亦是《碧藍航線》仍有很大進步空間之處,以上。

===================================

相關文章:


【翻譯】『大和』艦橋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上)


【翻譯】『大和』艦橋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中)


【翻譯】『大和』艦橋所見之雷伊泰灣海戰(下)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雪風、宗谷:雷伊泰灣、南洋之追憶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夏日、終戰:走過兩個時代的教導隊之追憶


【隨筆】廣島遊記(01)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0)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1)


【翻譯&字幕】2017:印第安納波利斯尋獲


【自製繁中字幕】《潛水艦伊57絕不投降》


【翻譯】龍谷人偉人傳#72:松林宗惠

===================================

參考資料:

戦艦大和沖縄海上特攻作戦余話(原文)

秋月型駆逐艦,Wiki

花月 (駆逐艦),Wiki

大和 (戦艦),Wiki

豊後水道,Wiki

坊ノ岬沖海戦,Wiki

1/700 日本海軍駆逐艦 花月

1/700 冬月 前マスト(18)

World of Warships Wiki - Akizuki

碧蓝航线WIKI - 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5130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世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大和|雪風|花月

留言共 2 篇留言

茶葉貓
其實花月艤裝畫錯的這件事也反映製作團隊的毫不在乎吧,畢竟也沒有人會想注意看,
搞不好提出指正還被反唇相譏「真要這麼在乎史實,就去跟艦豚一起去被田中虐得死去活來」吧。

看到最近某個見錢眼開的youtuber只要收了錢,都能幫碧藍航線過去的抄襲洗白的行為,
個人是覺得別說官方對過去有什麼檢討,甚至搞不好還希望靠在華文界的優勢聲望竄改事實,
把過去打壓艦C的套路玩到底了,實在遺憾。


只是在自己的圈子裡這麼稱王也這麼開心,對比艦C的發展來說呢......
算了,就這樣或許也比較好吧。

07-19 19:48

幽影
https://i.imgur.com/eElr5ao.png07-22 14:11
幽影
嗯嗯,在下遇過這樣的人>"<07-22 14:11
河合艾梅莉
慶幸搭上花月的候補生們能倖免於沖繩特攻那場災難
還好花月搭載的回天魚雷也沒有真的使用
可是花月最後還是淪為靶艦

08-15 19:27

幽影
「優勢と劣勢には翼があり、常に戦う物の間を飛び交っている。例え絶望の淵に追われても勝負は一瞬で状況を変える。人それを回天と言う!」

《マシンロボクロノスの大逆襲》裡,羅姆兄貴這句話,講的是『回天』一詞的本意。現實中,以犧牲人命為前提的特攻兵器『回天』,卻只是絕望下的最後瘋狂,僅僅只是加速了帝國的毀滅……T_T08-16 14: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2022年春... 後一篇:【翻譯】我們會堅持到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in881205大家
小屋不定期更新冷門西洋歌曲推廣與Reddit鬼故事翻譯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