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魔法演武【序篇】第7話:天地無情

作者:剎那之間│2022-06-30 10:06:08│巴幣:10│人氣:75
森林欲泣
天地無淚
何處容情?
 
 
 
==========================
作者前言:因應久未更新,本篇將會稍稍張貼前段劇情,幫助讀者閱覽。
 
前情提要:青年布萊茨因奇特的原因無法使用魔法,但他始終嚮往,並以此為目標努力。
 
在一次委託中,布萊茨不敵暴走的”古代種獅虎,險些命喪爪下。危機之際,前來馳援的凡、茱莉等人及時趕到,救下了命危的布萊茨。
 
在布萊茨與兩人交談時,意外得出了極富希望的結論:其實布萊茨體內擁有魔力,並可以稍微控制,極有可能是因為不知來由的封印而無法使用魔法。
 
重燃信心的布萊茨,決定前往大城鎮”沃爾特”所屬的資料塔收集情報,因路徑相差不大,三人一同出行。
 
在即將分道揚鑣之時,布萊茨意外”套話”出少女茱莉其實思戀凡許久,勾起興致的他決定傳授對方”致勝密技”......。
 
 
========================
「你不是想多看看魔法嗎?」茱莉抿唇一笑,從隨身袋中拿出數顆礦晶。

「現在剛剛好。」茱莉攤開手掌,一大四小,共五顆晶瑩剔透的礦晶映入青年眼簾。

「有一顆特別大啊。」布萊茨忍不住伸出手指輕戳,把玩起來。

「那顆才是正常魔法師用的,其他的是紀錄礦晶。」茱莉伸手一抓,將最大顆的拿起,湊近右手食指佩戴的戒指上。戒指中間有個凹槽,凹槽的邊緣則多了一條卡準。

只見少女熟練的將礦晶一壓一推,”咖鏘”一聲,礦晶完美的鑲進了戒指的凹槽內,終成一體。

「化型,風蝶。」茱莉食指上的礦晶開始微微泛出翠綠色的光芒,掌背上隨著她的詠唱,逐漸湧生出風元素,並開始聚攏、化成了數隻蝴蝶的模樣,雙翅甚至還會稍微拍動,看上去無比生動。

「釋放」伴隨少女的輕盈一笑,風蝶雙翼翩翩起舞,緩緩飛離她的手上,圍繞著兩人飛行,化成了一道環繞的風牆,布萊茨能明顯感受到四周都有微風吹來。

但都是冷風。

「那個……茱莉小姐?這樣更會著涼吧?」這下連青年自己都覺得鼻腔稍微有些發癢了。

「呵呵呵,還沒呢。」現在的茱莉就像是位向人展示心血的收藏家一般,眼裡散發著閃亮的光芒,舉手投足都難掩她的興奮。

布萊茨微微一笑,不再打岔對方。畢竟對方也是正值花季的少女,難得能向同輩展示自己擅長的事物,想來也是十分高興的事情。

「這些小顆的,是『紀錄礦晶』。是有人事先將元素輸入進去的,這樣只要用魔力啟動它,就能使用不同屬性的效果。看!」茱莉雙手展開,將四顆礦晶平均擺了上去,展示給青年觀賞。

「打火石。」礦晶透出焰紅光芒,上半部開始緩緩冒出火焰。

「湧水石。」話音剛落,另一顆礦晶立刻化為一枚水藍寶石,開始滲出水來。

「喚風石。」其中心發出翠綠的光芒,與茱莉食指上的如出一轍。

「鑿土石。」雖然這顆礦晶並沒有比較耀眼的色澤,映照出的是微微有些風塵的土黃,但卻直接產生了一塊石塊。

「這樣,大地四屬就都可以方便的使用了。」茱莉食指輕勾,喚回一隻風蝶,停留在兩人的中央,將打火石輕輕的放置上去。頓時,四周的空氣瞬間溫暖起來。如沐三月春風,讓人身心都充滿暖意。

「我有個疑問。」眼看展示似已結束,在茱莉精心營造的溫暖天地中,布萊茨開口發問道。

「嗯?」

「我先前有意外聽到一些魔法師在交談,那個內容大概是指,沒有辦法開拓第二種屬性,一個魔法師最多只能精通一種。」

「是,是這樣沒錯。我就是風屬性的魔法師唷。」茱莉眨眨眼,好奇地盯著布萊茨答道。

「這樣的話,先前妳說的那些紀錄礦晶……」

「嗯。」茱莉立刻會意過來,雙手微微向前擺動,示意布萊茨自己已經理解。

「這個,只能用在一些生活中,戰鬥的話…有其他的體系。但是……」茱莉欲言又止,看著青年的目光逐漸閃爍。

「啊。沒事,當我沒問。之後我去資料室再看看吧。」布萊茨看著少女略帶遺憾與抱歉的表情,立刻反應過來。很可能這些是魔法師才能體會到的。自己身為一般人,光用解釋可能無法立即理解。

茱莉自然是體諒自己,不希望自己再度因為無法使用魔法這件事而神傷。兩人雖面對面,但都緩緩低下頭去,氣氛略為有些僵化。
 
布萊茨再度稍微觀察與自己面對面的少女,一頭烏亮的晶瑩黑髮、隨意向後扎,卻顯得十分可愛的單馬尾、微微化過妝的紅豔朱唇,身上若有若無的體香,儼然也能算個美人胚子。
 
但那雙透亮的眼睛,卻時常注視著一人,並展露出微微的悲傷。
 
布萊茨想明白了,自己現在與這兩人畢竟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或許沒辦法給他們什麼實質的回報。
 
但他可以利用自己多年來與許多不同類型的人所交流出的心得,推這對令人著急的鴛鴦一把。這樣一來,也算是不愧對把自己從絕望中拯救出來的恩人。
 
「凡那傢伙,怎麼到現在都沒回來。明明搞了那麼多麻煩,自己都不知道。」思緒至此,布萊茨付諸行動。若有若無的抱怨起對方在意的伊人。
 
「誒?不至於啦。雖然他總是少根筋,但還是挺體貼人的。」茱莉聞言,有些訝異的抬起頭接話道。
 
上鉤了!布萊茨的嘴角微微揚起,但現在可還不是笑場的時候,他強壓住自己的笑意,準備進行第二輪計畫。
 
「但是妳看,他從來也沒顧及到其他人,自己跳下河之後就溜了,也都不管我們的狀況如何。」
 
「疑?沒有這麼嚴重啦,我也有辦法讓我們暖和起來呀。這...這樣不像你啊,布萊茨,怎麼會說這種...」茱莉話未說完,猛然察覺到了話題的不對勁之處,連忙定睛一看。
 
「哼哼──果然~是這樣嗎。」果然,布萊茨早已按捺不住笑意,正滿臉壞笑的看著茱莉。
 
「你,你套我的話......。」瞬間,少女覺得自己的耳根子燙到都快冒煙起火了。
 
「你喜歡他,對吧?要不要我教你幾招?」布萊茨微微收起笑意,略為正經的注視對方問道。
 
「你…你剛剛耍我,我不理你了,哼。」未想到少女竟似完全不領情,起身將頭一轉,背對布萊茨坐了下去。
 
「確定不要嗎,到時候別後悔唷。」布萊茨笑嘻嘻的試探道。
 
「……」對方完全沒有回應。
 
「必勝喔,一定可以得手喔。」布萊茨絲毫不受影響,持續追加誘人的條件。
 
「什……什麼必勝?」對方雖然回頭,但隻言片語間已透漏了她的動心。
 
「我跟妳說……」見對方不再排斥,布萊茨靠近茱莉,將嘴湊到她的耳邊,將他的計畫細細說來。
 
「這這這……這……這也太大膽了吧?!」茱莉聽完,俊俏的小臉從臉龐到耳跟全都紅得像是熟頭的蘋果。也顧不得其他了,連忙回頭反駁道。
 
「大膽嗎,我倒覺得不會,很浪漫啊。」青年單手托腮沉思道。
 
「不然這樣,妳試試這個……」布萊茨再度湊近茱莉的耳。
 
「這不是比剛剛更大膽了嗎?!」窸窣之間,只見茱莉不只像熟蘋果,彷彿頭上都有蒸汽要燒開。
 
「所以我才說第一個計畫不會大膽,是吧。」布萊茨逗趣著對茱莉眨了眨眼。「還是用第一個比較好吧,妳說是不是?」
 
「你……」人在做選擇時,往往內心會偏向選比較好實行的,如今的茱莉正是如此,在聽到以自己的羞恥心而言近乎不可能執行的計畫二後,的確隱隱有選擇計畫一的意思。但她本人卻愈想愈不解,自己為何必須做這種選擇不可?不知不覺間,已經踏入了布萊茨的誘導循環。
 
「在講什麼好事啊?這麼隱密。」話題未完,一道宏亮的嗓音卻強行結束了它,是凡打獵回來了。只見他肩上扛著兩隻野豬,長戟尖端打獵的痕跡也未乾。
 
「哦?故事的男主人回來啦。」本來就久未進食,加上一陣的等待,布萊茨也感到了一點飢餓,起身稍微活動之後,便著手幫忙凡處理食材,過程仍不忘調侃。
 
「蛤?男主人?」凡拔出腰間的短劍準備剖開獵物料理時,冷不防聽到這麼一句,忍不住停下動作提出疑問。
 
「哦,跟你說,剛剛啊……」

「停────!」為了避免被驚擾到古代種,能感受到茱莉已經盡量克制了音量,但還是能察覺出聲音裡的驚慌。
 
「茱莉她說……嗚啊」布萊茨微微調整位置,刻意站在凡的旁邊,以凡的身軀跟茱莉分隔開來,本想多打趣兩句就收尾,卻未想到一道超越知識範疇的衝擊逕直而來。
 
『碰!』
 
望著飛出去的布萊茨,凡歪著頭,冷汗直冒。至於為什麼歪著頭呢?因為茱莉的拳頭就杵在凡的大頭旁邊,只要他沒有閃過,這拳就會直直的槌在他的後腦上。
 
「我說……茱莉啊。」凡指了指彼方。「布萊茨飄在河上耶。」
 
茱莉呆若木雞的看著被她打飛到河裡的青年,目光遠處,似乎還隱約看見他翻著白眼。
 
「獅虎沒做到的事情,妳做到了。」凡意味深長地拍了拍茱莉的肩,拍下的那一刻,少女才猛然回過神來。
 
「誒────────────────────────!」

數個小時之後,營火劈啪作響。
 
布萊茨左手扶住臉頰,敷著精心調配好的草藥,面無表情的咀嚼凡遞來的串燒。他的身邊飄逸著與方才相同的暖風蝶。剛剛過完一遭,不只身上的衣服再度濕透,臉還腫了好大一包。
 
「啊…哈哈哈…哈哈……」在青年的不遠處,茱莉正滿頭黑線、六神無主的在樹旁畫著圈圈。
 
「我說,不用給她幾串嗎?」用牙用力扯下最後一塊串燒,布萊茨擦擦嘴,轉身詢問正在辛勤料理的凡。
 
「啊,我會留一點給她的。」凡小嘆了一口氣,望著少女說道。「她一旦變成那樣,誰都勸不了的。她總是這樣,把很多事情都歸結在自己身上,到頭來就是這個樣子。」
 
“唉唷?”布萊茨心中微微訝異,難道這木頭男心裡也有戲嗎,這可好辦多了。
 
「哎,來!你過來!」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一向是布萊茨的教戰守則。思緒未落,便一把搭過凡的肩傳授戰術。
 
「對嘛,所以我說,她就是個……怪力女?」凡在布萊茨的”教導”下,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逐步的說出那句話。
 
「哼──你說誰是怪力女?」沒想到話都還沒說完,茱莉就像會瞬間移動一般,風一樣的出現在凡的背後並拍了拍他的肩。
 
「欸?還真的復原啦?」
 
「你看,我就說吧。」

「咦……?咦咦?」茱莉心中從未設想過兩人會這樣回應,但一看到青年那看透一切的壞笑,瞬間明白了些什麼,目光一沉。
 
「誒誒誒誒,等等!這次不是我說的啊」布萊茨看到對方的眼神又開始不對勁,連忙雙手架拳,拳眼一左一右,擺出搏擊術格擋一般的架式護頭驚慌道。
 
對方卻沒有進一步的行動,而是喪氣了一般,噗通一聲坐在草地上。
 
「好神奇啊,布萊茨。為什麼這樣她就能復原?我可從來沒成功過啊。」危機告一段落,凡倒是好奇起來了。
 
「哎唷……」這對悶騷鴛鴦可真是急壞自己了。青年已經乾脆放棄了分開引導的想法,既然雙方都有這個意思,乾脆就現在……。
 
「只要從你口中說出她的事情,就會馬上回神的。」布萊茨不再拐彎抹角,索性直接把話對凡挑明了。
 
「什麼意……」

『嗚──────────────────嗷!』一聲悠遠哀長的野獸悲嘆劃破天際,硬生生中斷了三人的話題。尤其是凡與茱莉,兩人都是一驚,本能地啟動手中礦晶。
 
「沒事,沒事……冷靜下來,茱莉。」凡定了定神,溫柔的撫摸少女的背,讓她鎮定下來。
 
「這是很遠的咆哮聲,應該是古代種狼吧。」聽著如此哀悽的嚎叫,凡心理也有些沉重。
 
「應該是同族離開了,而且是很多……。」凡尚且如此,更何況內心纖細的茱莉,此刻已經微微紅了眼眶,顫聲道。
 
「該走了,就算還想繼續聊,也不該在這個地方繼續待著。」凡一把抓住勺子將料理前撈起的河水潑向營火,揚起一陣白煙。
 
「我去牽馬。茱莉,先護著布萊茨。」
 
「嗯。」茱莉望著彼方人漸漸跑離,悶聲道。
 
「那個……茱莉。雖然這個氣氛不太好,但我還是想說。」布萊茨拍了拍茱莉的肩。「表白吧,趁早。」
 
「……」少女何嘗不想,但”情”字可不是攤開來寫就搞定的,一筆一畫得傾注多少心血,方得以一生完成?
 
「妳也聽到了。這片森林已經浸滿了悲傷。」布萊茨遞出手帕,讓少女拭去淚水。
 
「村子、人、森林、野獸,全都。」布萊茨皺眉。
 
「這塊大地已經愈來愈不樂觀了,早就已經充滿了離別。」
 
「我說句實在的,當時我被獅虎追殺的時候,要是妳們晚幾分鐘到,是不是現在也在這個地方埋葬我?」
 
「你……」聽聞對方如此大膽的舉例,茱莉忍不住張大了嘴。
 
「世界已經是這個樣子了,今天不和他在一起,明天還會有機會嗎?」布萊茨攢緊了拳頭。
 
「世界留給感情的時間,還有多少?」
 
未完待續

如果喜歡,歡迎GP、留言,我們交個朋友~
剎那的奇幻小窩永遠歡迎你
我們下回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980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奇幻|冒險|戰鬥|熱血|魔法|輕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edward0016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魔法演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laysam1隨便
小屋有日常、遊戲心得、日麻跟OSU,說自己有病會不會比較有吸引力(。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