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魔女咒蠱篇第十七章:殘局殘留

作者:超假面·和人妻控│2022-06-26 19:48:06│巴幣:8│人氣:82
  
  「現在仔細想想才發現……當時機場的小鬼,應該就是天宮華凜吧?」

  一直以來都沒什麼在乎,然而仔細想來確實有那麼點相似。

  所以洛伊這是叫什麼來著,光源什麼東西的?

  我這樣想著同時看著窗外,此時我很巧合地看到幽靜跟他兩位妻子在路上散步。

  是因為做了不習慣的事情(直播)導致睡不著嗎?只見幽靜溫柔的抱緊了兩位妻子。

  而他的兩位妻子,也溫暖的抱著幽靜。

  幸福的、溫暖的。

  「這三個人肯定很快就會有孩子了吧?畢竟是東方龍可是以好色出名啊……不同種族的人都能抱下去…………

  我覺得五年內大概肚子就會大起來了吧?」

  而且還不是其中一個女性,而是兩邊都會大肚子。


  幽靜大概會是那種很寵小孩的傻父親吧?

  肯定是那種小孩稍微出門就一定要配備一大堆護衛的類型。

  而站在魔法的角度來看,古龍跟"蛇神"以及精靈之間的後代我還是挺好奇的。

  後者的話大概就是單純強化吧?畢竟東方龍從很多層面上都跟精靈很像,但是前者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反正用現在年輕人的語言,大概就是那種生下來註定就是外掛的存在吧?

  不過,畢竟是忽然竄出頭的殿下。還是會有很多人對他不爽吧?

  雖然陛下大概有做些什麼,但成效八成不彰。

  還需要,一個明顯的、不可動搖的功勞。


  「但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才對。

  至於洛伊啊,難得都來到這種觀光勝地就不會多用點心陪伴天宮華凜嗎?真虧他一直都以我們的大哥自居,這種時候就應該認真的引導人家啊。難得把到一個墮落天使的繼承者欸,而且還是日本人…………」

  雖然,我能理解啦。

  我們這些騎士團成員,跟華凜那種會常相廝守的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肯定還沒抓到訣竅吧?

  但是…………這樣就好,洛伊。

  保持這樣繼續下去就好。

  「你是整個第六騎士團的旗幟、大看板,繼續保持這樣就好。

  保持這樣,向前進。

  不要把自己跟幽靜比較,畢竟你們本來道路就不同。

  你也有不輸給幽靜的優點的你這傻野豬,好好珍惜吧。

  話說…………墮落天使繼承者,日本人,天宮華凜那麼適應這裡,從現在的角度來說第六騎士團可說是取得最多先機的團隊啊。

  洛伊也好幽靜也是,明明康莊大道擺在眼前卻還不走。」

  我不斷吐槽著這兩個傻蛋,

  「…………真的是,如往常呢。」

  老是讓人操心的兩大傻蛋,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然而,等待著這兩人的必定是光輝燦爛的未來。

  幽靜殿下肯定能指引出一條,在黑夜的絕望之中如同月光一般照耀道路的世界。

  而洛伊團長,則肯定能在這世界中點亮火光。讓人能夠前行。


  「然而這樣的世界,我肯定是看不到了吧?」

  因為說了很多話,所以我打開了旅館內的冰箱。

  拿出了內藏的冷酒。

  「雖然很想到那個世界跟妳道歉………但我殺了那麼多人,肯定不能跟妳去一樣的地方吧?」

  對吧,天宮琴音。

  我開啟了冷酒,繼續沉浸在回憶之中。

  現在還在日本流竄的詛咒遊戲,是我的錯誤。

  並沒有任何冤枉,也沒有其他理由。

  這一切都是我的責任。

  而我跟天宮琴音的相遇,首先來到的地方是家庭餐館。

  日本的家庭餐廳是個好地方呢,吃的東西種類繁多且每樣都很精美。

  重點是價格也還算便宜,我打算接下來旅遊的時間只要是牽扯到吃飯的部分就全部都找家庭餐廳處理。

  剩餘的開銷,我能全部用來買禮品上。

  「請容我再次跟妳道謝,真的太感謝妳了。」

  「不了,多虧妳我也找到了這樣一間有趣的餐廳、也找到一間不錯的旅館。」

  「雖然這是因為女兒的要求才來的………」

  「因為爸爸跟小花去吃好吃的炒飯,只有我跟媽媽要回家吃不公平!」

  當時還不知道名字,年幼的天宮華凜這樣說著。


  妳也不想想是誰走丟才導致這樣的結論啊,我看到天宮琴音彷彿在這樣說著。

  總之事情的經過大概是這樣的。

  本來這家人預計回國之後一起找一間餐館吃晚餐→沒想到眼前這小朋友走丟→為了不讓另一個妹妹擔心所以由父親先帶著回去,並且由母親來尋找(雖然對這個分工有點好奇不過算了)

  →聽到找到人之後妹妹跟父親這邊放鬆了心情,同時妹妹開始說肚子餓。拗不過小孩吵鬧的父親先行讓她吃了飯,導致母親這邊落單。

  (最後經過圖書館跟我碰面嗎?)

  「雖然我沒有批評的意思,但忍耐一下不就能一起吃了嗎?」

  我的推理應該沒錯,說實話對一個行動之前會經過計畫的人來說這簡直是胡鬧。

  「這年紀的孩子就是不懂得忍耐啊………」

  但,只見天宮琴音她滿足著摸著開心吃著兒童餐的女兒如此說著。

  明明是責罵的話,但卻感受到她無比的疼愛、以及珍惜。

  所以——

  (應該,只是巧合吧?)

  我稍微看著天宮琴音,更正確來說是看著"貼在她肩膀上的,細微的詛咒"

  魔法師死亡所留下來的殘留物嗎?

  我看著肩膀上那攤黑色的泥濘,剛才感受到的死亡氣息就是這麼來的嗎?

  雖然是詛咒但不礙事。三天內大概就會自己消失吧?

  (有細微的血腥味但看起來也不像是有殺過人的樣子,大概是跟屍體有關的行業吧?

  比方說葬儀社或者是醫生之類的?)

  八成是死在外面的遊離者,然後這傢伙碰到才會沾染上?

  為什麼魔法師死後會產生詛咒………還是不要隨便惹事吧,無論是巧合還是有意。

  這裡是遺骸都市之外要使用魔法可沒那麼容易,我也沒興趣對一個不熟的人的生命負責。

  當時的我認為天宮琴音的死活不甘我的事情——


  活下去喔,用我的身體活下去。我唯一的●●

  一瞬之間,我的腦海裡閃過了對我來說最開始的那個畫面。

  或者該說,我希望自己這樣想。

  (………心煩意亂。)

  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時的心情,只要看到天宮琴音的臉。

  我腦海中就會不斷回憶起當時的事情。

  回憶起我決定加入第六騎士團的那天。

  「啊我也真是的,老是說自己的事情。為了答謝小姐您這頓我請就好。」

  「不必了,畢竟照顧小朋友的人不是我而是我朋友。我只不過是陪同的那個而已。

  這次也只是單純的背包客旅行,能找到一間這麼精美的家庭餐廳也算是賺到了。」

  我吃著眼前的餐點這樣說著。

  這頓飯請給洛伊也就算了,我個人倒是沒那麼不要臉。

  真的不必在意,當我正想這樣說的時候——


  「天宮醫生?您怎麼在這?」

  「!?」

  當時的我遇到了人生的轉折點。

  那股氣息、那份波長,現在就近在咫尺。

  「………」

  我為了掩蓋自己臉部的表情甚至咬傷了自己的舌頭

  我遇到了那個女人。

  「诶?御門院長?」

  御門千景,土御門家的遊離者。

  這個人就是目前,日本詛咒遊戲事件的罪魁禍首。

  同時,也是持有我一直在尋找的"詛咒"的人。

  要說起這起長達十年的詛咒遊戲,必須先說說我的 或者該說阿戴爾家族的事情。

  我的名字是蘇菲亞·阿戴爾,這樣的說法或許不太準確。

  我是霸占、並且得到肉體、已成形的詛咒。

  突變質詛咒系列 融合·魔女型T-359。

  這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阿戴爾家族是魔女世家。是第六轄區之中代代都是管理著詛咒、以及禁忌物品的家族。

  本來的用意應該是不要讓危害世間的詛咒散播出去,但八成是某天開始被權力所蠱惑了吧?

  我的家族開始嘗試著研究詛咒,試圖染指更高的位置。

  是的,她們試圖得到三大貴族的稱號。

  而當時的他們想到的是透過詛咒強化自身的方式。

  這個想法一般人,或者該說正常的魔法師之中大概都只有一個反應吧?

  "腦子沒問題嗎?"

  我不會很意外,畢竟詛咒就像是毒品一樣。吃下去大多時候不會有好事。

  但詛咒也像是禁藥一樣,一般人長時間鍛鍊成效未必顯著的情況下、嗑藥強化不僅時間較短、同時成效也比長時間鍛鍊強。

  唯一的問題嗑藥之後的後遺症,這是最大、也是最嚴重的問題。

  因此鍛鍊詛咒的人毫無疑問首要的課題就是克服詛咒體系副作用、後遺症的影響。

  因此阿戴爾家族換了一個構想,人類的身體承受不住副作用。

  那就讓詛咒本身 成為身體的主宰者不就好了嗎?

  用一句漫畫的台詞就是"我不當人類了!"之類的這種話。

  也不知道這家人是怎麼想的,但總之就是培養詛咒、並且把適性高的肉體餵給這個詛咒吞掉,讓肉體本身突變。

  進而讓魔法跟血統產生飛躍性的進化、以及成長。

  這看在幽靜、或者洛伊眼中應該是很殘酷的事情。

  但實際上很多古典類型的魔法師都會做這種事。

  我想直到現在類似的事情也存在於貴族世界之中吧?

  然而阿戴爾家族的這項計畫卻在幽靜的父親 幽刃那時代慘遭夭折。

  當時我還沒有被製造出來,從紀錄上推測是因為戰火導致培養出來的幾個詛咒被盜走。

  而也正如我所猜測的那樣,盜走這些詛咒的是革命都市 或者該說十之八九是項鬼。

  畢竟其中一個詛咒,被用在五院景人那白癡的跟班之中啦。

  雖然之後望月家跟某個"不知道是誰"的傢伙插手,但總歸我回收回來了。

  但那詛咒開發不完全,照理來說詛咒吞噬肉體之後應該會維持本來的人形而不是醜陋的模樣。

  我是這個實驗唯一的、或者該說是僥倖成功的個體。

  透過阿戴爾家族的獨生女 蘇菲亞·阿戴爾的犧牲下成功的個體。

  我不是很清楚蘇菲亞為何願意把肉體給我。

  因為我是詛咒,除了憎恨天地、憎恨所有的一切之外我不會有任何感情。

  詛咒無論是哭是笑,內心的一切都只有憎恨。

  擁有七情六慾,是我得到肉體之後的事情。因此之前的事情我一蓋不知道。

  只是………得到肉體之後我第一個感情………


  不希望像我這樣的存在繼續增加了。

  我不清楚這是這具肉體本來的主人強烈的思緒,還是其他原因。

  但因為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憎恨以外的情緒,為此,我踏上回收詛咒的道路。

  這途中我被艾絲卡團長 艾絲卡大人看上而加入第六騎士團。

  因為對方允許我在遵守固定規則之下能夠自由行動,我想幹什麼都可以。

  考慮到幽刃那代跟我的時代時間相去甚遠,回收詛咒確實不能單打獨鬥。

  因此我加入了。

  換言之,我跟幽靜那種不希望熟悉的人死去、或者洛伊那種不想讓孩童失去父母這種有著崇高精神的傢伙不同。

  我是個徹頭徹尾的自私鬼、徹頭徹尾的魔女。

  我只為了自己的目的行動、只為了自己的願望而活——


  阿戴爾,不要衝那麼前面!多仰賴我們一些啊!

  妳很厲害呢阿戴爾,總是能做出這麼大範圍的攻擊………跟我不同。

  但是跟著幽靜和洛伊一起的時候,嘴角總是會上揚。

  一起衝向前的時候內心會無比高昂、拳頭相抵的時候會覺得十分滿足。

  而當我察覺到對一個初次體驗所謂情感的詛咒,這個地方過於舒適。


  舒適也無所謂吧?

  我這個詛咒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只要好好的生兒育女,繼續進行詛咒的研究就好。

  我最近甚至產生了這種想法,但就算是這樣我的內心之中仍然放不下。最初體驗到的那份感情。

  我沒能放下,我太過貪心了。

  魚肉跟熊掌不能兼得,因此報應來了。


  十年前的日本,土御門家的遊離者。

  帶著我朝思暮想的詛咒之人。

  「妳今天回國嗎?」

  「是啊,預計後天會回醫院上班。」

  「那真的太好了,最近的工作很忙………妳不來我快爆炸了,我說真的。」

  我盡力擺好了臉部表情,壓抑著魔力不要讓眼前這個人發現。

  是的,那天就是分歧點。

  重申一次,現在還在日本流竄的詛咒遊戲,是我蘇菲亞·阿戴爾的錯誤。

  並沒有任何冤枉,也沒有其他理由。

  這一切都是我的責任。

  當時的我,試圖同時擁有兩樣東西。

  夥伴也好、過往的遺憾也是,我都想要。

  然而我還傲慢的選擇獨自面對這一切。

  這就是原因。

  我會如此自滿也算是有個理由,起因是來自於我的魔法。

  我是擅長雷屬性的魔女,甚至能透過閃電作為觸媒產上出大量磁力操控金屬。

  我也能透過在正常的電氣之中注入魔力,進而操控那個電氣產品。

  換言之,電腦、監視設備之類的東西我能隨意的操控。

  這項能力放在魔法體系來說大致上沒什麼用吧?然而外面的科技世界就不同了。

  我這項能力領先所謂的駭客不知道多少年了。

  十年前的深夜,我坐在所謂的網路咖啡廳最內側的包廂,小聲看著電腦內的情報。

  這種地方出入複雜,因此我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不會有任何問題。

  一路上我保持著最高警戒。

  我很快透過勞工局找到了御門千景所任職的醫院,同時間我也找到了天宮琴音的工作。

  天宮琴音她是法醫,也就是那種專門解剖屍體理解死因的人。

  其丈夫天宮朧夜是有著多項醫生執照的菁英醫生,目前專職外科。

  兩人有兩個女兒。

  調查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意識到了不自然的點,剛到機場所發生的殺人案件。

  其中幾乎八成的屍體通通集中到了御門千景所在的醫院。

  而且這間醫院,某幾個時段的用電量十分詭異。 


  「親自走一趟嗎?」

  我關閉魔法這樣想著。

  目前我還沒入侵天宮琴音他們所在的醫院內部的主機,畢竟御門千景 土御門家的人在那邊。

  目前應該還沒認知到我也是魔法師,但入侵下去就不知道了。

  我的重點是回收詛咒,跟人戰鬥這點不列入考量。

  更何況御門千景這個人我也只是從騎士團的資料上知道 屬於上一個世代的人物。

  入侵下去能得到成果的話是好事,但如果什麼都沒有那就毫無意義了。

  (拜託幽靜跟洛伊他們嗎?)

  當時,是我最後一個能求助的機會。

  現在仔細想來,只要拜託他們兩人這件事情我想不到一周就結束了。

  剩下的時間,我可以悠哉地享受假期。大不了請他們兩個吃頓飯而已。

  然而,我有所顧慮。

  「嗯?」

  此時,我注意到了魔晶機傳來了幽靜跟洛伊他們住宿的飯店以及民宿的照片。

  「………畢竟是休假啊,不好牽扯他們。」

  神秘外洩的罪狀,如果有同伴的話這些同伴也會被牽連進去。

  我在這裡使用魔法一旦被發現,舉報的話那幽靜跟洛伊會一起陪葬。

  我只能獨自一人進行。

  「回到正題吧?我該怎麼得到御門千景情報呢?」

  我想到的辦法,只剩下一種了。

  「哎呀,沒想到又偶遇安妮雅小姐您啊。」

  「我也是,沒想到這麼巧合的遇到天宮。」

  我現在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透過天宮琴音下手,畢竟我已經知道了工作的地點了。

  接下來只要裝作巧遇,並且透過催眠的魔法干涉一下就好。安妮雅是我隨口扯的一個假名,

  (催眠必須適度,否則會被注意到。)

  我一邊注意魔法的力道一邊開口說:

  「天宮妳在這邊上班?」

  「是啊,我是個醫生………最近每天加班到死的苦命醫生。」

  「真是辛苦妳了,不介意的話………我能聽妳吐苦水喔。畢竟我也算是個社畜。

  這次的假期,也是我們這幫員工受不了的跑去恐嚇老闆、加上罷工等才得到的休假。」

  我這話可沒有說謊,畢竟戰爭結束之後我們這幫騎士可是整整三十五年沒休假。

  至於恐嚇老闆這句話是我胡謅的,恐嚇艾絲卡大人………我還沒那麼不要命。

  雖然這故事很扯但基於催眠魔法的影響對方很快的就相信了。

  然後——

  (這個土御門,是覺得不會被發現嗎?完全不藏的啊。)

  上次看到的詛咒,不要說減弱了甚至開始逐漸增強。

  從這一步開始確實我感受到家族的魔法,通常這個階段應該已經有稍微嚴重一些的感冒症狀了吧?

  日本人都這麼喜歡勞動嗎?


  「妳也是嗎!」

  可能是得到了共鳴吧?我很快的就跟天宮琴音搭上話。

  理解到了許多事情,比方說天宮家在這一代是很出名的家族。

  自己的工作雖然繁忙,但是女兒們卻從沒說一聲苦。

  以及女兒曾因為髮色問題(遺傳自父親)而在班上被排擠等等。

  以及老公為了她的生日試圖偷偷辦個生日派對。但自己早就知道等等。

  我開始頻繁的跟她見面,而她的話題全都是自己的家族。

  (這人跟幽靜大概能聊得很開心吧?)

  我一邊跟她聊天一邊這樣想著。

  同時,這樣的談話也讓我有點懷念。

  懷念起我還是個詛咒的時期,還在跟這個身體本來的主人談天說地的時候。

  儘管當時的我只有憎恨的感情,現在想來卻十分懷念。

  同時我也意識到那份詛咒,越來越強、也越來越大。


  「等到這次的工作結束之後,我就要辭職了。」

  當我準備出手的那天,一處的公園之中天宮琴音這樣對著我說著。

  雖然有化妝但她的臉色還是很糟,有黑眼圈不說,嘴唇也有點發紫。

  但當時的我不在乎,只是擺出虛假的表情問:

  「為什麼?」

  「最近身體吃不消,也沒顧女兒。本來就只是為了讓家庭更富裕點而成為法醫的,如果因為這樣導致倒下就沒意義了。

  預計這個月………」

  這個月會辭職,這人大概是想這樣說吧?

  然而她忽然沉默不語。

  「我說安妮雅,妳喜歡奇幻故事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忽然這樣講。

  「什麼意思?」

  「比方說魔法啊、妖怪之類的………妳喜歡嗎、相信——」

  「站起來一下。」

  也是,身上扛著這種詛咒不懷疑才奇怪。

  因此我打斷這個對話,這樣說著。

  「诶?」

  「站起來,面對我。」

  我稍微加重了催眠的力道,讓她乖乖照做。

  然後,伸手一揮。

  我把詛咒給破壞掉了。

  魔法沒使用,畢竟這是我家的東西弱點在哪裡我還是知道的。

  手戳一下就夠了。


  「………诶?」

  天宮琴音大概不能理解身上發生了什麼吧?

  肯定是感覺本來沉重的身體,忽然變得輕盈之類的?

  「今天下午請個假,明天就去把辭職信交出去吧,乖乖當個賢妻良母顧家就好。這是我給妳的建議………我還有事情先告辭了。」

  我解除了催眠,同時邁步向前。

  「诶………诶?」

  果然還是有所眷戀嗎?

  我對自己的半調子感到羞恥,一直把這份初次體驗到的、不知名的感情套在琴音身上。

  「那個,安妮雅小姐!非常感謝!雖然不知道妳做了什麼,但是真的太謝謝妳了!」


  話說詛咒上面也追加了洗腦的魔法,內容是………工作內容不能說出口嗎?

  破壞的瞬間,十之八九被察覺到了吧?

  接下來無論土御門是打算隱瞞這件事情還是滅口,大概都要趁今晚執行了吧?

  「今晚,回收詛咒。」

  我小聲說著,但同時我想起剛才天宮琴音的表情——


  「道謝啊………感覺還不壞。」

  順便,把過往的遺憾做個總結吧。

  希望跟真正的蘇菲亞有一樣的表情的她能幸福快樂,我由衷的如此希望。

  「真的是藏都不藏啊,這幫人。」

  當天的半夜我很快地衝到了醫院內部,透過自己的魔法癱瘓監視系統。

  這邊我產生了第二個大意,這幫遊離者跟我們的水平差的太多了。

  防禦的結界跟紙糊的一樣,根本不必破壞鑽縫進去就好

  而且我也察覺到了這醫院內部的結構有問題。

  (人體實驗嗎?………這個先不管了)

  回去通報遺骸都市就好,目前先以回收詛咒為主。

  畢竟我也是同系列作品,所以我很快的找到放置詛咒的位置——


  「!?」

  但是下一個瞬間,醫院爆炸了。

  濃煙開始竄起,四處能見度很低。雖然不知道是否為魔法所為但不礙事。

  我往後跳躲開火舌的侵蝕。

  「雖然有考慮到這點,但是醫生的情操呢?」

  為了不讓這件事情東窗事發,因此把整間醫院炸毀湮滅證據嗎?

  ………算了,退而求其次吧。

  雖然不太願意,但我改變了目標。

  「破壞吧。」

  沒辦法回收我實在有點不開心,但總比繼續被惡用來的好。

  反正都引發爆炸了,我也來轟炸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集中吧,閃電」

  「………安妮雅?」

  「!?」

  這瞬間,我的腦海呈現一片空白。

  因為一片迷霧之中,我看到了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為什麼會在這裡!?我這樣想著,同時我注意到了琴音上方的天花板即將塌陷。

  放著不管吧,一瞬間我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魔法不能被人看到,這是最大的前提條件。

  詛咒的回收之後還有機會的,現在先撤退吧。

  我很清楚這個邏輯,明明很清楚的才對。


  「………………!」

  但,到底是為什麼呢?

  身體動的比手還快,我衝到了琴音的身旁。

  壓下她的身軀,施展了魔法擋下天花板的瓦礫。

  也因為這樣——

  「原來如此,還在想為什麼天宮醫生的詛咒被處理掉了。原來是阿戴爾家的繼承人來找東西阿。」

  煙霧迷漫之中。我給自己扣下了毀滅的板機。

  「剛才的魔法,很漂亮喔。雷屬性的啊……」

  火海之中,土御門的後代 遊離者御門千景冷笑的看著我。

  她的身旁,還跟著兩個雙眼無神的小孩。

  那並非琴音的孩子,但這不是重點。

  她們不會魔法,這才是關鍵。

  「但我記得沒錯的話,魔法體系之外是不能讓第三者看到魔法的吧?」

  「…………!」

  「我沒打算說出口的妳放心,畢竟這說出來可是兩敗俱傷…………但我畢竟是個遊離者不說,還是在逃難的罪犯沒什麼好失去的。

  然而妳就不同了吧?休假中的騎士大人?」

  外面,還有同伴對吧?

  我沒有任何的話語,我說不出口。

  「就讓我乖乖退場吧魔女,今天我沒有看到妳、妳也沒有看到我。這樣就好了對吧?」

  「最後的最後,我選服從對方的交易。最後我只治癒了天宮琴音內部因為濃煙嗆傷的傷害………她在火場的時候所遭受的燒傷,我沒有清理………

  就只是放任她被火海吞噬,從天宮華凜的對話來看應該是被救了出來,撐了一段時間死去了吧?」

  我看著窗外,冷笑的說著。

  「日本流竄的詛咒遊戲,是我蘇菲亞·阿戴爾的錯誤。並沒有任何冤枉,也沒有其他理由。

  這一切都是我的責任。」

  輕忽了、也大意了。

  因為對手是遊離者,所以我瞧不起對方。

  最終導致失誤、導致大意。

  導致一連串的錯誤。

  「明明是一個詛咒,卻老是想像個人類一樣。體驗各種感情、享受各種生活。

  但我也沒能完全像個人類,明明這次的事情我低頭拜託他人就能輕鬆解決。我因為身為詛咒的自卑感,導致我一意孤行,甚至讓這份錯誤一錯再錯。

  明明沒有那個能力,我卻想要同時抓住兩邊。導致兩邊都溜走………現在才會讓敵人抓到可趁之機。

  而溜走了之後我才意識到,真正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我看著窗外,笑了。

  直到那天,我才意識到什麼回收詛咒、什麼過往的心情。

  跟我失去第六騎士團的摯友相比,根本不重要。

  很多時候,某些東西都是要失去、或者即將要失去才會懂得珍惜。

  一切都太晚了,事到如今我能做到的事情只有一件。

  我苦笑著,自己的性命大概只剩一個半月了。

  這次詛咒事件是我命喪於同伴之手、死於摯友之手的日子。

  唯獨這樣,我才能夠補償。

  「傷腦筋啊,要同時死在洛伊還有幽靜之手………靠毅力撐著吧。

  那麼副團長的位置要選誰呢?還有魔法部隊的的隊長目前也還空著………職務的交接啊,這或許就是琴音當時回到醫院的原因吧?」

  死在幽靜之手跟洛伊之手,唯獨這樣才能把他們從共犯的身分扭轉成英雄的身分。

  這是我唯一的道路。

  無法述說、無法求助,也沒辦法求助。

  「或許當九條一彌在遺跡內差點觸碰這項禁忌的時候,就注定了今天是這個命。」

  幽靜殿下、洛伊團長,願你們的未來光輝燦爛。

  你們的道路從今以後不會再有任何陰霾、任何阻礙你們也肯定能夠跨越。

  你們沒有罪孽、沒有過錯………你們什麼錯誤都沒有。

  這場殘局、這些詛咒,為了我最珍惜的摯友。我會全部帶往地獄的。


好,終於更新完畢

不好意思拖了那麼久,一次更新兩回

算是我拖欠那麼久故事的賠禮吧,希望會喜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952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海馬賴皮
好了 這裡才是正篇
我就在此講正經事

隨著阿黛爾再次進入回憶
我們可以看到更多事情
(不過啊 我想朧夜才是那個最想到那個世界去向琴音道歉的人)

從這次阿黛爾的記憶
可以看到她原本是怎麼樣的人
她根本不是什麼魔女好嗎
不過琴音要是還活著 她確實感覺可以跟幽靜聊得很開
那個御門千景 明顯是幕後黑手
人根本是她殺的 雖然阿黛爾多少也有點責任在
該求助的時候就該說出口
她的自慢會害死自己跟別人

至於最前面真是說到我心聲了
[對在行動前會做好規劃的人來說,這樣根本是胡鬧]
不過小孩確實都是這樣
也不能怪他們

解咒的部分
阿黛爾沒這麼做我猜琴音最後也會死
感覺那不止是因為解剖沾上去的詛咒
很可能老太婆(御門千景)也有動什麼手腳

不過這邊只是片面
如果要讓劇情完整起來
應該至少還會加入朧夜的記憶
我自己先猜到那時很可能也會分割成上下兩篇
畢竟這種東西要一篇內講完真的有點勉強
除了回憶 還有裸奔劍哪來的問題
應該也是其他讀者會關心的

這次就到這裡了 下次更新時會是什麼劇情我會期待的
就這次來說劇情的描寫我會給10/10滿分

06-26 23:32

超假面·和人妻控
感謝滿分,聖劍的部分會在之後說明06-27 12:36
駆けるArsène
被實驗體與類似命運的人物設定近年並不少見,但也因為很常見,時常被當成作者勒索讀者的一種手段。

最簡單的說法,就是「這裡給我哭」吧?然而會淪落至此,全是因為描述功力不到家,以及不夠用心。這種以為這樣畫葫蘆就會有效的蠢材,很遺憾的正在增加。

因此,我很慶幸蘇菲亞是由和人描寫的角色。沒有多餘的形影自憐,沒有刻意的可憐營造,清晰的將詛咒遊戲,以及蘇菲亞.阿戴爾的真實一起藉由故事發揮得讓人隱隱作痛。

但實則,「蘇菲亞」也並未正視自己的願望本質。不想再看見詛咒肆虐的想法,跟想要日常生活的想法,兩者的根源實際是相同的。

那就是,「想讓蘇菲亞.阿戴爾活下去」。無論「真正的蘇菲亞」存在與否,無論是詛咒(贗品)與否,都是因為這種想法才會誕生那樣的行動。

我不會說她應得如此。

我不會說她很貪心。

絕對不存在她不能活著的理由。

06-27 15:09

駆けるArsène
我認為即便「真正的蘇菲亞」不復存在,她也肯定會記住。

或許有些貴族的自滿(但我認為已經好過本篇不少人了),但更多的應該是「這種麻煩事我處理就好了」吧?不難從阿戴爾平時的做法與應對猜到過去事件的始末。

我們也能預見那幾位第六騎士團的老友會如何應對她的這種想法(苦笑)。那裡可都是性格激烈重情義的傢伙,即便是家人第一的幽靜也不例外。另外琴音不是死於詛咒我也覺得很巧妙,是一個小小的彎可以塞入更多細節與轉折的感情。

對於土御門我沒有什麼好說的。

因為,我討厭性格小物的惡黨嘛。

06-27 15:16

超假面·和人妻控
感謝你能夠喜歡,看來非常滿意呢06-27 19: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df567g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後一篇:遺骸都市的異世界召喚檔案...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