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2021隨筆合集】

作者:蒼夜│2022-06-25 08:54:16│巴幣:104│人氣:55
原創、同人、夢向皆有。

  抬眸迎上那滿盈笑意的赤眸,少年踮起腳跟環上那人頸項,待對方亦伸手環抱自己後,則心情頗好地於他的臉頰落下一吻,任由自己被男人的氣息包圍著,享受著那股安全感。

  他果然還是最喜歡跟鍾函谷擁抱了。


  「喜歡您是當然的啊,女士您的美貌可是讓我為您神魂顛倒呢。」

  輕輕牽起女子的右手,少年於指尖間落下輕吻,溫和且真摯的語調讓人聽不出其真實,凝視對方的視線當中夾雜著笑意,卻於談笑間留意到遠處似乎有著誰亦注視著自己。

  趁著環視四周之際瞥向那人,卻發現是自己的戀人正在一如既往的輕笑觀察著他。少年嘴角勾起抹弧度,回以微笑後,則與身邊的女人道了聲失陪,隨後則步至男人前方。

  「讓你久等了——會吃醋嗎?」


  少年討厭來自他人的身體接觸,卻眷戀著男人的觸碰。

  他總是喜歡於睡前將自己送入那人懷中,聽著那低沉嗓音於耳邊輕笑著,貪婪地希望能這段安寧時光能延續至永遠,而自己則得以於生前死後都成為那人的擁有物。



  「夜,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甚麼資格喔。」

  非人者早已見識過太多,看透世間百態的他總是於少年哭泣說著自己配不上他時,輕吻往淚珠,輕撫著對方的背,讓懷中人兒得以不再哽咽,爾後則於耳邊如此提醒著他的心上之人。


  如果有一天自己被討厭了,那應該要怎麼辦?

  少年曾思索該問題的答案上數百次,每次都會伴隨著對自身的責備一同再告訴著自己——其實他不值得被愛,鍾函谷終有一天會厭棄自己。

  然而,蒼夜早就無法離開那人的身邊了,他的惡夢因男人而消散,那顆冰冷的心亦因他的存在而回復了些許溫度,自己如今的生存意義亦是於那人身上尋覓的。但若然,哪一天他將要離開自己,想必他僅會再變得空無一物吧。

  想到這裡,他便忍不住想嘲笑自己——當初一頭熱陷入情中的是他,如今恐懼著被拋棄的也是他。被所謂的戀心掌控了大腦,以導致產生日後不必要的苦惱,是自己一手造成如此局面,他又有何來的資格抱怨?

  嘴角勾起抹輕笑,為了不讓那人看到自己的表情下的真心,他選擇以虛偽的微笑掩飾著想嘲諷自己的心,最終卻還是被那人一眼看穿。

  大手攬過少年的腰間,輕而易舉地將人抱入自己懷中,動作間仍是一如既往的溫和,興許是早已能預測到少年的答應必然為沒事,男子並沒有開口詢問,僅是於那人的耳邊落下輕吻。

  「我不會離開你喔。」


  被戀人抱到懷裡,腦海尚未來得及思忖出其意圖,少年便已被困於男人的懷抱,自願被囚禁於那由愛意形成的牢籠之中。

  淡淡的香氣讓男孩原先繃緊的思緒逐漸放鬆,男人摟住腰間的雙手仍是牢牢地抱著屬於他一人的少年,讓那細碎的輕吻落於額頭上,安撫著那人的焦慮。


  「……嗯?是先生的話,想要傷害我也是可以的喔。」

  少年揚起了討好的笑容,邊湊近男子,邊把自己愛用的蝴蝶刀遞給了對方。輕聲於那人耳邊呢喃著,看起來恍如戀人間說著調情般的曖昧。

  但只有男子才知道對方只是渴求著被疼愛而已,並且僅有痛楚才能真正滿足他——但這樣的自虐僅能讓男子感到微妙的怒火。

  他接過蝴蝶刀後放到床頭櫃上,攬住少年的力度大得讓他無法掙扎去拿起刀子,只可以暫時乖乖待在男子的懷裡。

  男子低頭吻向少年的耳側,語氣聽起來仍是一如既往的溫和。

  「是嗎?那麼,作為不珍惜自己身體的懲罰,今晚我不會抱你喔。」


  刺眼的蒼白仍然殘留於視覺中,痛楚被刻印於瘦削的身軀,無法淡去的傷痕依然象徵著青年的罪孽,彷如蔚藍蒼海般深沉的藍眸早已不見人類應有的生氣,僅餘下深不見底的混濁與憎恨。

  「抱歉,是我贏了……兄長。」

  銳利的刀刃刺入血肉之軀,赤紅的汁液慢慢湧出,最終將純白亦染上暗紅,勝利者的嗓音於耳邊響起,但青年卻已經無法再認知其話語中的意義。

  無機質的機器聲劃破原先寂靜的空間,讓青年再度於夢魘中醒來,親手殺害半身的夢過於真實,夢中的黏稠腥甜搖晃閃爍成不明確的碎片,重構成不同的畫面,刻印於視覺之中,儼如是要確實地提醒著他的罪孽。

  「我最近夢到了……很糟糕的事情。」

  青年的嗓音於僅有他一人的客廳中響起,他瞥向餐桌的對面,手上切開吐司的動作依然是一如既往的乾淨利落,正如他用手術刀割開屍體的肌膚時一樣的精準,他平淡的語氣彷如是向著誰提起了閒話家常的話題一樣。

  視線落至空無一人的座位,青年輕笑了一聲,聽見了屬於兄長的回覆後,亦笑著回答對方。

  「是喔,雖然夢到很糟糕的事……但我實際上卻不太在乎。」

  「……只要你還在就好,兄長。」


  玻璃門被墨髮青年所推開,清涼的夏日微風自街外吹入店中,掛於門框的透明風鈴隨風搖曳地傳來一陣陣清脆的敲擊聲。僅見他心情頗好地踏入糖果店,嘴裡哼著的樂調仍是他所鍾愛的電影的主題曲,身上的白袍換成了更方便行動的服裝,平日因為工作而綑起的小馬尾亦被他隨手解開,略長的髮絲散於頸後。

  他稍微圍視店內一圈後,還是於放著果汁口味軟糖的玻璃櫃前停下——嗯,雖說檸檬味不錯,但是草莓好像也不錯……她會比較喜歡哪種口味?

  腦海裡思索著女孩可能會喜歡的口味,青年最終只是隨手拿起金屬做的夾子,還有數個放糖果用的膠袋,選擇了每種口味各夾一袋。


  少年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凝視著那純白的天花板,自窗櫺映入的銀白清輝仍無法照亮那藏於赤紅下的光澤,他一如既往地任由腦海裡的思緒飄至遠方,思考著那些不符合他年紀的事情。

  他翻了個身,無法阻止自己在男人回到寢室前的胡思亂想,僅能試圖憶起前幾天的畫面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於昨晚差不多的時間,男子就在同一張床上抱了他。

  溫柔的性愛讓少年近幾乎要忘掉自己的劣根性,誤以為自己也是可以被誰所愛著、主動去愛著誰的存在,直到深宵無寐之際又想起了母親的話。

  「你永遠都會只愛你自己一個人而已。」

  ……不懂啊。

  儘管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但少年仍然不知道甚麼是愛,更不清楚是否愛著自己,他唯一所知道的就只有她實際上的意思是少年從來未愛過其他人而已。


  換上黑白相間的女僕裝,少年不禁蹙眉扯了扯由白色蕾絲邊而成的裙擺,第一次穿上自己不熟悉的服裝讓他難得地感到羞恥。僅見他無奈地眨了眨赤眸,視線落於面前的全身鏡前,踮起腳尖轉身一圈環視自己如今的模樣,然而纖瘦的身影無法讓女僕裝的魅力徹底展示出來。

  白皙的大腿卻因過短的裙裝而一覽無遺,若果有誰掀起女僕裙,藏於大腿內側的情事痕跡便會立刻被人發現——原先只是好奇自己女裝的模樣,但穿了沒一小時,他就已經想換回原本的便服。

  ……他不會喜歡的吧?

  腦海裡沉思著自己在網絡上看到的男人似乎一般都喜歡女僕,但考慮到自家戀人的個性,恐怕應該也對這樣的情趣興趣不大——貓耳女僕?還是算了吧。


  「——給我親吻。」

  少年揚起了戲謔的微笑,直視著那赤眸的目光裡卻僅有著純粹的愛意,他跨坐於男子身上,單薄的衣服讓他顯得更纖細,溫熱的鼻息打在男人的耳邊,他輕咬著那人的耳垂,享受著這被對方寵溺著的感覺。

  男人早已習慣了少年時不時的撒嬌,僅是輕笑數聲後開口調笑了兩句,讓輕吻落於戀人的臉頰,攬住那活人獨有的溫暖身軀。
看著少年似乎尚未滿足地瞇起雙眸,蒼白的指尖觸過他的唇瓣,年長的戀人臉上仍是那一如既往看不透本意的笑容。

  「……還是說,夜比較想我親唇?」


  青年輕咬著髮圈,瞥見少女步入寢室之際則隨手束起青絲,柔軟的青色長髮讓他顯得溫和沉穩,少了短髮時的活躍爽朗,可如今模樣卻又更符合青年本身的溫柔。

  他輕易地為自己綁起高馬尾,腦海裡回想起女孩昨夜堅持要為他打理頭髮一事,原先那僅有憎恨的內心仍多了分情愫,爾後他往那人揚起一如既往的笑容,語調依然的輕快,那雙墨綠而混雜一縷赤色的瞳眸裡最終亦不再帶有無盡的復仇,僅餘下對她的憐愛。


  和煦的陽光自落地窗映入房中,為非人者的家加添了些許活著的氣息,擁有著一頭墨色漸變至朱紅髮絲的男人坐於沙發上,饒有趣味地觀賞著手中捧著的書籍,而一名赤裸的少年則溫馴地跪坐於他的身邊,頭枕著那人大腿,任由男人伸手撫摸著自己那柔軟的金色髮絲,抑或是溫柔撫過他的臉頰,輕輕拉扯揉捏著他的耳垂,就像對待自己心愛的寵物一般。

  蒼夜並不反感被如此對待,他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享受著來自男人的控制與愛意,將自己奉獻給對方,不需要再擔憂其他的事,腦海只被容許餘下他一人的身影,如今的他只要全心注視著主人就好。

————

  男人不知何時已把手上的書籍闔上,放到一邊的玻璃茶几上,輕力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望向少年的視線中仍是與平日無徉的沉靜笑意,示意讓他坐到自己大腿上,他知道少年喜歡這樣靜靜地渡過下午,但他更喜歡將蒼夜抱到自己懷裡,原因無他,僅因他仍對活人的溫暖有所眷戀。

  少年於接收到指令的下一刻,身體幾乎是下意識的動起來,坐到男人懷中。於感受到男子的雙手攬過自己的腰間後,他僅是愉悅地勾起抹微笑,安靜地靠向男人的胸膛,注視著自己最愛的主人,沉淪於他為自己帶來的安全感,等待著主人的下一個動作或命令。

  這世間,沒有些甚麼比他的擁抱更能少年安心下來,不論是男人那沁涼的體溫,抑或者是那溫和卻戲謔的語氣亦好——只要是男子的一切,少年都心甘情願地沉溺其中。


  「嗯……莎莉絲今天會來嗎?」

  墨髮青年把娃娃放在自己的辦公桌上,讓它靠著自己的筆筒坐下。隨後則環視了一圈僅有自己一人的保健室,無奈地勾起輕笑,指尖輕輕戳了戳玩偶的臉頰,看著白色小熊那與少女一樣冷漠的表情,腦海裡又憶起了她那一如既往的淡漠身姿。

  那只是他的一見鐘情。

  於暮暉透過玻璃窗映入圖書館的黃昏之時,寂靜且安寧的書櫃與書櫃間他僅能瞥見純白的身影——那是宛若人偶般的少女。

  亦是他唯一渴求之物。


  不知道從何時起,我變成這樣了。

  生物的屍體於口中咀嚼咬碎,爾後近幾乎用最快的速度吞下,讓植物與肉碎隨著食道落至胃部,進行正常人的消化過程。但當食物剛到胃裡片刻,反胃感便立刻湧上,腦海裡瞬間僅餘下想吐出一切的痛楚。

  輕聲道了句失陪後,則狂奔般的跑出飯廳,雙手掩住嘴巴,直到自己的步伐止於馬桶前,才願意把嘔心而浪費的混合物全盤吐出,為的只是不想為別人帶來清潔上的麻煩。

  未能抑制的唾液從脣角流下,水氣縈繞的雙眸早已看不出眼前的景象,腦海裡唯一能認知的僅有著自己無比難受一事,隱隱作痛的身軀未能帶來任何安穩,只是加重存活當下的痛楚。

  直至熟悉的氣息於身後出現,穩妥地接住自己發軟無力的軀殼,隨後用手帕擦過我的瞳眸與嘴脣,任由我扯著他的衣襟,道出那些破碎卻又滿是歉意的話語。


  隨手點燃煙草,青年指節間夾著他以前一定不會碰的煙,尼古丁的味道傳入腦袋卻仍然沒有讓他變得清醒,那雙紅眸也一早失去了原先的光澤,只餘下了半死不活的頹廢。

  他習慣了這樣。

  直到無機質的電話鈴聲劃破寂寥,他才掐滅煙頭,從風衣的口袋裡翻出常用的終端,尚未沒看清打來的人是誰便因為以往的習慣而接聽,他不太滿意地開了開口,卻能聽到自己的嗓音沙啞得嚇人。

  「……喂,有話快說,沒事我就掛了。」

  「嗯,我會回去吃飯,你讓空給我隨便留點甚麼——還有,跟他說我想吃蛋糕,巧克力味的,沒有的話也行。」

  「……然後,十四你過來接我吧,我昨晚在網吧通宵忘了吃飯,現在渾身無力,最好把姚也叫上,我怕你扶不起我。」

  語畢,他毫不猶豫地把友人的通話掛斷,站了起來伸了伸個懶腰,踏著有點搖晃的步伐正要準備回去,卻發現自己連邁步的力氣也沒有,只能扶著牆慢慢向小巷的出口走去。


  「鍾老闆要吃草莓嗎?」

  小巧的赤紅果實被少年拋至口中,隨後則漠視了戀人的回答便吻往那人的脣,他故意將草莓用舌頭推至男子的口腔內,酸甜的味道於吻中漫延,赤色的汁水自少年的脣角流下,滴至純白的床單上。

  「……啊、又要換床單了呢。」


  少年從未跟男子開口訴說過關於他的過去。

  那雙儼如鮮血般赤紅的眼眸裡總是夾雜著過多的悲傷,鍾函谷卻未得知對方沉溺於哀傷之中的理由,他鮮少會開口打探對方的事,亦從不好奇那人的過往。

  他習慣以旁觀者的形式看過世間百態,卻未習慣自己如此完全參與於誰的一生。

  說到底,他們亦僅是雙方生命裡的過客而已。不死之人與尋死者間恰好於錯誤的時刻遇見,最終卻落得命運之線糾纏於一起的下場。

  但少年心知自己僅是世間的一個錯誤存在,他不應該存活。


  指尖撫過黑白相間的琴鍵,對音樂一概不曉的少年僅是按下樂鍵,清脆悅耳的琴聲瞬間自面前的樂器傳來,卻未能驅散那藏於赤紅間的憂鬱。

  黑色風衣的衣袖遮擋了白皙肌膚上的傷痕,讓他得以看起來與常人並無過多不同,僅有著熟識他的人才會得知是誰對他造成如此傷害。

  是他自己親手用著銳利的刀刃割開那柔軟的肌膚,讓鮮血自傷口中湧出,隨後任由男人在沉默間為他清洗傷口、上藥、用繃帶包紮。他知道戀人並不會說出責備的話語,但當察覺到眼神裡所包含的無奈時,突如其來的沉重壓力讓少年差點想逃離鍾函谷的身邊。

  不愛惜自己的人,終將亦僅會傷害愛著他的人,正如他如今所做的一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938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hloe06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望月秋/IF】隨筆——... 後一篇:【夢向/鍾夜】七夕20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有在用YT跟FB的人
不要相信未來實驗室的廣告: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630686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