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死神篇第二十章:獅子阿爾法

作者:苦楝樹│2022-06-22 00:26:32│巴幣:18│人氣:176
目錄



  第二十章:獅子阿爾法

  跟著飛龍,查理將艾瑪和水仙帶到偏遠鄉下的木屋,諾貝塔停在木屋外的棚屋,查理從她身上下來,看著跟著自己過來的兩個女子,「今天在這休息一天,我先連絡哈利,明天應該能從這裡的呼嚕網連通我們的根據地。」

  水仙聽了查理的話,點頭之後,優雅的鞠躬,「感謝你做的一切。」

  看到昔日的雇主這樣說話,查理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他看向水仙身旁的艾瑪,艾瑪一言不發,低頭發呆,「我帶妳們去房間。」

  查理帶著兩人到木屋的二樓,木屋看起來老舊,但照料的很好,家具看起來都完好無缺,就是濕氣偏重,整個房間瀰漫著濕冷的不適感,但用魔法點燃火爐後,它唯一的缺點也被彌補了,查理從隨身的背包中拿出兩個肉罐頭,「我只有這些東西可以暫時墊墊肚子,今天晚上就忍耐一下吧。」

  水仙接過罐頭,恭敬的舉起,然後才用魔法將罐頭打開,雖然廉價食品的味道讓她皺起眉頭,但她還是面帶笑容的回應查理,「謝謝。」

  艾瑪接過罐頭,一句話也沒說,默默地吃著食物。

  安頓好兩人後,查理到木屋的外面,在上面施加好幾道防護魔法,才安心的回去。

  幾個小時後,守夜的查理發現艾瑪不在房間內,他緊張的在木屋搜尋艾瑪的身影,卻也不見其人,查理的手上豎起寒毛,他檢查了一下偵測咒,沒有被人入侵的跡象,他又跑到木屋外面,聖誕節的積雪上沒有看到任何腳印,飛天掃帚也安穩的放在棚屋內,查裡還因為吵到諾貝塔睡覺而被抗議了一下。

  查理懊惱的在木屋周圍徘徊,思索艾瑪可能會去那裡,卻在轉身之後,發現他剛才著急尋找的人,就坐在木屋的屋頂上,身上只穿著一件連身睡衣,單薄的身影在十二月的夜空中瑟瑟發抖,寒風吹著她的臉頰,使她的臉白裡透紅,雙手為了取暖合十,像在祈禱似的看著天空。

  查理跟著爬到屋頂上,將身上的大衣脫下,批在艾瑪身上,「妳會感冒的。」

  依然一句話都不說,艾瑪用查理的大衣包著自己,像被查理本人抱著的感覺,讓艾瑪安心不少,她靠著身旁的查理,眼神沒有過去的幹練,而是迷惘,不知所措。

  「我幾乎是從小就在馬份家長大的,雖然我父親死在魯休思先生手上,但他死前交代過我,要聽魯休思先生的話,乖乖待在他的身邊,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過活的,貫徹父親死前交代我做的事情,留在魯休思先生身邊,盡可能幫助他做事,成為他最完美的助手。」

  聽著艾瑪的訴說,查理猶豫的看著艾瑪,他牽起艾瑪的手,對方手上的冷感讓查理握得更緊,「艾瑪,我想令尊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艾瑪打斷查理的話,「我不是笨蛋,我當然知道,魯休思先生和水仙夫人也說過,叫我只要好好當他們的女兒就好了,但我做不到,我覺得我真的融入馬份家中,成為他們的一員,那父親在這個世上就真的什麼都不存在了,連最後的女兒也是,那感覺就像是……我親手殺了他一樣。」

  「原本想著,把父親忘掉的那天,叫魯休思先生爸爸看看,想知道他的表情,結果直到最後都沒有辦法開口……」艾瑪回想起魯休思最後的那句「沒事」,跟她記憶中父親最後說的話,感覺完全一樣,魯休思對自己的愛,和父親對自己的愛,是同等份量的,但直到最後,他都沒能得到艾瑪的承認。

  「我好後悔,不管是過去一直冷漠的和魯休思先生相處,還是最後沒留在他身邊,自己為了活命離開,都很後悔。」

  「我想就算妳不說,魯休思先生也知道妳的心意的。」查理回想起他第一天到馬份家任職的時候,魯休思臉上的表情,那是一種真心想要為某人的幸福行動而有的表情,「不管什麼人,都不可能在感情得不到回饋的情況下,無條件付出這麼多年的。」

  「真的?」艾瑪懷疑的看著查理。

  「真的……吧?」查理察覺到自己似乎竟是他剛才那段話最佳的反例,心虛移開視線,「對不起,我不會再離開妳了,永遠不會。」

  艾瑪凝視著查理困窘的表情,許久之後,她露出在魯休思死後第一個笑容,雖然是苦笑,但她的眼神中卻帶著甜膩的幸福,隨後她板起臉,不領情的說:「我不想成為你放棄夢想的藉口。」

  「這才不是什麼藉口,這是我的選擇。」查理蹲下身,舉起艾瑪的手,「我原本想要等到更適合的場合再拿出來的。」

  當艾瑪意識到的時候,她的無名指已經被帶上一枚戒指,「我們結婚吧。」



  新的一年開始了,豬頭酒吧也隨著霍格華茲的新學期,校內DA的運作,開始忙碌起來,暫時酒保艾寶先生拿出波特快報,聽著電台的波特觀察,為在外面奮鬥的人獲取最新的情報。

  不管是波特快報還是波特觀察,都提及了燃燒馬份莊園的惡魔之火,根據DA的總指揮官,也就是波特本人的說法,食死人的重要幹部魯休思馬份,已經在食死人的內鬥中死亡了,他的遺孀將由DA進行秘密保護。

  艾寶回想起多年以前,陪女兒去馬份莊園參加晚會的時候,那華麗的莊園,堪稱是英國巫師家族的頂點,沒想到一把火就將它燒得一乾二淨,「戰爭……能吞噬掉一切,血統、家世,在戰爭面前都如此不值一提。」

  艾寶感慨的說著自己的感想。

  門口的風鈴響了,艾寶朝門口看去,卻看到一個陌生人走了進來,他帶著兜帽,看不見臉,但肯定不是現在能進來豬頭酒吧的人,艾寶警戒的舉起魔杖,「把手舉起來,這裡只接待熟客。」

  陌生人乾脆的舉起雙手,並回答:「我是酒保推薦來的。」

  所謂的酒保,當然是已經離開豬頭酒吧,但還是酒吧守密人的阿波佛,艾寶懷疑的看著對方,陌生人就舉著手,對酒保說:「能來一杯嗎?威士忌之類的。」

  雖然內心充滿懷疑,但見對方沒有敵意,艾寶也放下魔杖,「這裡只有奶油啤酒。」

  畢竟會來這些消費的,現在只剩下那些受到庇護躲在萬應室,或是DA成員,絕大多數都是學生,但艾寶還是拿出自己珍藏的酒來跟對方分享,畢竟躲在這裡的他,鮮少有和自己年齡相仿的人互動的機會,而且他很好奇對方的身分。

  陌生人坐在吧台,摘下兜帽,結果底下卻是繃帶,滿滿的繃帶,不只臉上、脖子上甚至是手上都纏著繃帶,要是這是埃及,艾寶肯定懷疑對方是從金字塔跑出來的木乃伊。

  「你受傷了?」而且看起來傷得很重,距離斷氣只有一步之遙了。

  「還不會死。」陌生人的語氣沙啞,聽起來半死不活。

  就在這時,艾寶注意到陌生人手上的項鍊,他的項鍊很有趣,是由好幾個古老的戒指串起來的,「那是……」

  「啊哈。」陌生人顯然對艾寶的提問很滿意,他炫耀似的拉起項鍊,艾寶從那些戒指上看到他非常熟悉的家徽,「看來你很識貨,這些是我花了很多時間蒐集來的,神聖二十八家的紋章戒指。」

  「看看這個。」陌生人秀給艾寶一個畫有沙羅曼達的紋章,「這是福林家,他們家族跟火元素有密切關係,但家道中落,家裡面沒多少人懂它的意思,還有這個……」

  陌生人又拿出另外一個畫有十字圖案的紋章,「柯羅奇,對,就是那個最近才絕嗣的柯羅奇家族,不說可能沒什麼人知道,他們是英國最早受洗的巫師,我敢說他們家最後一人小巴提.柯羅奇也不知道。」

  「弗利、塞溫、諾特、艾佛瑞、剛特、奧利凡德、沙菲克、布洛德、伯克、普瑞、崔佛、隆巴頓、麥米蘭、羅爾、牙克厲、布萊克、馬份……家道中落或是絕嗣的純種紋章比較好蒐集,黑市上面肯定有貨,只是需要花點心力去找,那些家族健在就很麻煩了,像馬份家那樣整家燒光可以去燒毀的遺骸上面撿便宜的機會可遇不可求呢。」

  「你為什麼要蒐集這些東西?」艾寶困惑的看著陌生人,即便立場不同,但看到過去的朋友,代表家族的紋章被一個來路不明的人當成戰利品蒐集,還是感覺不太好。

  「為什麼呢?」陌生的聽到這個問題,臉上露出邪魅的笑容,他抖了抖項鍊,紋章戒指互相碰撞發出悅耳的喀喀聲,「不覺得我這樣,就像是把那些自以為歷史悠久的純種家族,把玩在手掌心的感覺嗎?」

  無法認同,艾寶禮貌的微笑後,假裝忙碌的擦著杯子。

  「我今天是來找你的,艾寶先生。」不知何時,陌生人舉起了魔杖,艾寶看著繃帶之下,對方藍色的眼眸中充滿狂熱的殺意,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他想握魔杖,但手一動,陌生人就揮動魔杖炸開他手碰到的地方,「出個價吧,艾寶家的紋章,也是我蒐集的目標之一。」

  艾寶緊張的看著陌生人,他的手隔著褲子,握著口袋裡面,形影不離的族長紋章。

  「反正你們這些人,壓根不懂它的價值。」



  自從綴歌、水仙和艾瑪來到古里某街十二號,已經過去好幾天了。

  從報紙和廣播裡聽到魯休思的死訊,綴歌意外的發現自己內心沒有太大的波動,也許是早就知道會有這個結局,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DA的作戰會議上提到的目標,是找出食死人的根據地,因為露娜被囚禁在裡面,需要救她出來,再不出手,羅夫就要放出奇獸在英國地毯式搜索了,這個暴躁的自己人感覺比敵人還要可怕。

  另外一個目標,是哈利私底下只對綴歌說的,當聽到只對自己說的時候,綴歌的內心綻放了無盡的花海,直到她發現只對綴歌後面還有榮恩、妙麗和奈威……

  找到分靈體,破壞掉它們,分靈體可能是由霍格華茲創辦人的遺物,目前知道外觀但不知道下落的有兩個,赫夫帕夫的金杯和史萊哲林的小金匣,小金匣的收藏地點被鄧不利多找到並破解,但小金匣已經被人拿走了,屬名RAB的人,需要找到這個人,並從他手上拿到小金匣。

  「說是這麼說,人海茫茫,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找到人。」打掃房間的時候,綴歌忍不住抱怨,原本她應該是要和哈利同一間的,但水仙來了之後,哈利不知道在裝什麼紳士,硬是安排了綴歌的房間。

  哈利住的是天狼星的房間,那裡充滿著麻瓜的產物,對哈利來說就像回到家一樣,綴歌住的則是天狼星的弟弟獅子阿爾法的房間,獅子阿爾法就是典型的純種巫師,蒐藏的遺物也很有綴歌所熟悉的類型,一堆意義不明的魔法小道具。

  整理完後,綴歌走到門口,看著那張年代久遠已經退色的房門名牌,綴歌原本想拿下來換成自己的名字,但怪角不知為何,堅持獅子阿爾法的名牌不能拿掉,甚至以死相逼,反觀天狼星,在他離家出走那天,名牌就被摘掉了。

  「就算不改名字,好歹也換一塊新的上去啊……」看著已經幾乎看不見文字的名牌,綴歌內心追求完美的心態很難忍受它的存在,但怪角就是死都不肯讓她動名牌,連換一塊都不行,根據怪角的說法,他要把小少爺的房間保持在他離開家的樣子,這樣小少爺回來才不會找不到房間。

  至於綴歌住在裡面,怪角表示沒關係,小少爺很喜歡帶女孩子回房間。

  當聽到這件事的時候,綴歌的內心是震驚的,沒想到那張布萊克家五兄弟姊妹的合照裡面,笑容靦腆可愛的獅子阿爾法,是個肉食動物。

  綴歌拿起抹布,擦拭獅子阿爾發的名牌。

  「獅子阿爾法(Regulus)……中間名是大角星(Arcturus)啊,是天狼星的祖父吧,以前聽他說過,是個很純種的老頭子。」擦拭完畢,雖然已經退色了,但名牌的質地很好,擦拭完後,能看出耀眼的金屬反光,綴歌對自己的勞動非常滿意,她隔了一段距離,欣賞著自己努力的成果。

  不用魔法做出來的感覺真不錯,綴歌開心的笑了,笑著笑著,她的笑容就凝固了。

  幾分鐘後,在客廳看著各地的情報的哈利,聽到綴歌的大叫,以及急忙的跑步聲,「哈利──哈利──你看──」

  哈利從綴歌手上接過獅子阿爾法的名牌,「我的天哪,妳居然把獅子阿爾法的名字扯下來了,怪角會氣到上吊的,別擔心,我會在他發現之前黏回去。」

  「不是這個,你看他的名字!」

  哈利仔細的看著獅子阿爾法的名牌,「怎麼了嗎?」
 
  「用你的腦袋啊!」綴歌忍不住抓著哈利的頭腦,原本以為自己離開他之後,哈利的頭腦或多或少有變靈光一點,但不知道是不是綴歌的心理作用,感覺他們重新在一起後,哈利的腦袋也變回去原本的山怪了,「仔細看他的名字,獅子阿爾法(Regulus)大角星(Arcturus)布萊克(Black)!」

  哈利再次看了一眼獅子阿爾法的名牌,「怪角。」

  聽到主人的呼喚,怪角現影到兩人面前,當他看到被扯下來的獅子阿爾法的名牌,激動地想要從哈利手上搶過來,「怪角,別動!」

  哈利的命令讓怪角站在原地,他瞪著哈利手中的名牌,哈利也將名牌秀給怪角看,「怪角,獅子阿爾法,是不是會用RAB的暱稱?」

  「那是小少爺的習慣,布萊克家是小少爺的驕傲,簽名的時候,小少爺一定會附上去。」主人的遺物被破壞,卻無法搶回來的怪角,兩眼不甘心的流下淚水。

  「怪角……」哈利將獅子阿爾法的名牌還給怪角,怪角接過名牌後,緊張的抱在懷裡,「他是不是有留下什麼東西?」

  怪角摀著嘴巴,哈利記得那個動作,多比想要違抗主人的命令,身體卻不得不照做的時候,反抗的舉動,「算了,不想說就別說吧。」

  得到許可後,怪角鬆了口氣,哈利從口袋裡拿出假的小金匣,當怪角看到的時候,神色慌張的消影離開。

  「走吧綴歌,去小金匣的位置。」哈利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綴歌詫異的看著哈利,很顯然不涉及綴歌的時候,哈利的腦子還是很好用的。

  哈利和綴歌來到怪角的房間,他們在門口看著怪角慌張地尋找,最後拿出小金匣,確定它安然的躺在自己房間內後才鬆了口氣。

  「你願意跟我說,為什麼那個東西會在你手上嗎?」當哈利的話從身後傳來時,怪角緊張的渾身發抖,他將小金匣藏在身後,儘管他知道,哈利只要命令,他就不得不交出獅子阿爾法死前給他的遺物。

  但哈利沒這麼做,他走進有如垃圾堆般的房間,將那些在他眼中看起來就是垃圾的破衣服或髒東西撥開之後,坐在地板上,「獅子阿爾法已經死了,他的命令對你無效,你是發自內心的想要守護他最後的命令吧,我不強迫你違背命令,但我想知道,你可以像我們初次見面的時候那樣,陪我聊聊獅子阿爾法,最後對你說的話嗎?」

  提到獅子阿爾法,怪角精靈的大眼睛流下淚水,他坐在地上,跟哈利說起小時候獅子阿爾法跟他一起生活的過往,佛地魔借走怪角放置小金匣,又將他放在那裡被行屍攻擊,在危急關頭獅子阿爾法命令他回來救了他一命,以及獅子阿爾法命令怪角帶他去洞窟,獨自喝光魔藥後,要怪角帶走小金匣,並想辦法破壞掉它,以及不能對任何人說這件事的因果。

  像是忍受了十幾年的秘密,一口氣潰堤般,一股腦地說出來。

  「那個魔藥,連鄧不利多都沒辦法獨自喝完它,獅子阿爾法,真是了不起的人。」哈利發自內心的讚嘆著,隨後他拿出假的小金匣,「這個贗品也是,精妙的讓人看不出真假,這也是獅子阿爾法的遺物,我將它還給你。」

  怪角接過假小金匣,隨後伸出握著真品的那隻手,「哈利波特──有辦法破壞它嗎?這是小少爺最後要怪角完成的事情,怪角希望能做到。」

  哈利接過小金匣,自信的說:「當然可以。」

  他帶著小金匣走到客廳,將小金匣丟入火爐中,隨後釋放加樓羅之火,足以淨化一切的聖火,包覆著邪惡的分靈體,在火焰中,彷彿能聽到小金匣內的靈魂發出哀號,怪角站在火爐旁,親眼目睹著一切。

  直到火焰燃燒殆盡,怪角內心的重擔才放了下來。



備註一:
在查理通過馴龍師考試後,魯休思立刻大筆投資羅馬尼亞龍保護區,成為大股東之一,並指明要查理擔任他與馬份家的窗口,這使得查理不得不頻繁出入馬份莊園。

相比於他的學弟石內卜總是過度愛護,不讓其他男人靠近女兒,魯休思反而會以女兒的幸福為重,盡可能想讓女兒能安心的成家,畢竟他是沒有明天的人,必須在有生之年把該打點的都打點好,做好隨時能裡開的準備。



備註二:
艾瑪對查理的質問,是她認為自己是接受他人付出卻從未回饋的那個人,但從查理的耳中聽起來,反而是艾瑪對查理多年來重視龍遠勝過她,跑去羅馬尼亞實現夢想,將艾瑪丟在英國不聞不問的不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913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綴歌|OOC|哈利波特 系列|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留言共 4 篇留言

Hamano-沉默
被囚禁的應該是露娜喔?提醒一下

06-22 00:35

苦楝樹
感謝,不知道怎麼了,心裡想露娜打出來變漢娜06-22 00:44
Reineke
從查理的“口”中聽起來
→耳

06-22 01:06

苦楝樹
感謝,修正了06-26 01:53
Reineke
這個纏繃帶的傢伙是誰啊?

06-22 01:06

苦楝樹
服部平次(X06-26 01:54
苦楝樹
之後會有很多戲分的人06-26 01:54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佛:我原本好好的看資料結果感到強烈的焚燒感!
(另一邊)
哈:(看著燃燒並痛苦死亡的分靈體)好解決1個剩下1個和佛地魔本人。

06-22 19:49

苦楝樹
老佛應該脫離太久都無感了06-26 01: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yu15826大家
龍王的女兒已更新,眾人為了前往通道前往了蟻穴之城的地底守衛公會,同時也在那裡認識守衛利迪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