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135(冥府的守衛XXIX) 蒼色烈焰的詛咒

作者:亞爾斯特│2022-06-19 07:38:53│巴幣:18│人氣:229
前情提要:被安排到黑卡蒂區的眾人接受了歐爾德的訪問,但也因為『S.T.Y.X』的處理方式導致梅莉達與歐爾德之間起了糾紛,最後糾紛也透過盧克出面解決,但是歐爾德對於盧克口中的『唯有自己能做到的事』與負量超載其實與過敏是一樣深感動搖……

  「我回來了,哥哥。被檢測體F的測試與鑰匙刃的調查結果怎麼樣了?」歐爾德笑著回到指揮室想要知道關於格利姆與鑰匙刃的調查結果,聽到這裡伊迪亞就略顯平淡的說道:「關於鑰匙刃的解析已經完成百分之八十二左右,雖然不算是完全解開,但是基本上還是有些線索,那麼就先說關於鑰匙刃的資料吧。」

  伊迪亞緩緩地開口解釋,而歐爾德也對所謂的鑰匙刃感到好奇,畢竟鑰匙刃和一般的魔法道具不一樣,不但可以讓作為一般人的鶇得到與魔法士相同的力量,甚至有能力對魅影造成傷害,還可以對那些負量超載的魔法士施加特殊的祝福,這些完全超出了一般魔法道具的範疇了,搞不好鑰匙刃就和擺放在『S.T.Y.X』最底層的神器是一樣層級的魔法道具。

  而為了了解鑰匙刃的秘密,伊迪亞和歐爾德也是拜託鶇將鑰匙刃借給他們,所幸鶇願意將鑰匙刃交給他們調查,於是伊迪亞也在處理格利姆事情的同時也在處理關於鑰匙刃的相關調查。

  「總體來說鑰匙刃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東西,也不是現今的魔法技術就可以打造出來的,如果有可能的話就是在很久以前或是某個世界所誕生的產物,他不但可以施放各類屬性的魔法,甚至使用魔法也不會產生汙點,但是最主要的作用似乎是讓『心』具現化。」伊迪亞將所有的資料展現給歐爾德看,一看到鑰匙刃的資料歐爾德的雙眼瞪得又大又圓,沒想到這個魔法道具居然有這麼厲害的實力,甚至也可以不產生出汙點,所以就讓歐爾德心中不禁萌生出想要見見打造出鑰匙刃的人的想法。

  不過聽到鑰匙刃可以將心給具現化這點,歐爾德的腦海頓時被無數個問號給佔據,於是看著伊迪亞緩緩地說道:「哥哥,我記得沒錯『心』應該是相當抽象的概念,那麼具現化到底是要怎麼做到的?」

  「關於這點在下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這些被鑰匙刃具現化出來的『心』必須是與汙點截然相反的正面情緒,而且似乎會對負量超載的魔法士造成有效的影響,也就是喚回他們的心智,威爾氏也是因為這樣才在負量超載下短暫地找回自我。」伊迪亞緩緩地說明情況,同時為了確認這點也詢問了威爾還有鶇,確實鶇的鑰匙刃射中了擁抱住威爾的梅莉達胸口所以才具現化出一顆心,那顆心壓制住威爾的破壞衝動,這是超乎眾人想像的,歐爾德聽到後就笑著說道:「所以如果有那些『心』的話,就可以阻止負量超載的案件嗎?」

  「關於這點並沒有明瞭,畢竟還沒有太多證據與案例,也不知道那些心的出現條件是什麼,不過之後再說就先提格利姆氏,嗯……還真是全方面的弱者呢,『檢測出高濃度汙點的怪獸』這點倒是與事前調查的結果一致。而檢查結果也表示,他是怪獸與某種動物融合後所創造出來的存在,擁有與人類一樣的思考能力,魔法能力也是肉腳,不過……他的汙點容量可能異於常人地高。」

  在結束鑰匙刃的話題後,伊迪亞看著剛剛出爐的格利姆資料露出相當無奈的表情,畢竟他的弱小也算是預料之內,但是唯一出乎意料的是汙點的容量這一點,歐爾德聽到「可能」這個詞就相當震驚,「可能?這不是哥哥會說的話,這是什麼意思?」

  「一旦想要準確計算汙點的容量,數值就會出現很明顯的混亂。有時會和變成魅影的被檢測體一樣,甚至是超出他們一眼就會認為他們進入危險範圍的數值……但是在下一個瞬間,馬上就會變回『零』的狀態。嘗試讓他在治療是那裡減少汙點,但也是徒勞無功,你看看這個吧。」伊迪亞有些無奈的講解格利姆的狀況,隨後也開啟影片讓歐爾德觀賞,在影片中的格利姆這正在把肚子朝著上面陷入夢鄉之中,現在這個樣子完全無法讓人相信他之前凶狠的傷害了鶇。

  「嗚喵……鶇,那個點心分本大爺一口……呼……本大爺之後會還的啦……」雖然無法確認格利姆做到什麼樣的夢境,但是可以從夢話知道他正在作和鶇再一起生活的夢境,歐爾德看到後就露出溫柔的笑容說道:「看他的樣子睡得還真是安穩呢,各項數值也是相當穩定的。」

  「被神秘組織抓住,真虧他可以肚皮朝天的倒頭大睡……雖然這也不是神秘組織(偽)的BOSS該講的話就是了。」看著那個完全沒有戒心與緊張感而完全沉醉於夢鄉的格利姆,伊迪亞有些許的感嘆,畢竟只要是被抓到這裡來或多或少還是會有些緊張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剛剛說的話就不禁露出自嘲的笑容,畢竟自己剛剛那樣根本就沒有作為邪惡秘密組織的BOSS該有的樣子。

  「通過戰鬥模擬與其他的檢查……格利姆氏的身上,已經確認有被施加某種強力法術的痕跡。」伊迪亞看著眼前的格利姆的資料,他和鑰匙刃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鑰匙刃處處都是驚奇,是足以讓所有學者癲狂的財寶,但是格利姆的資料中除了他是被人工合成誕生的產物與那個法術的痕跡就沒什麼特別的了。

  「他耳朵裡冒出的青色火焰……還以為是怪獸的種族特徵,難不成他和哥哥的頭髮一樣,是詛咒具現化的產物嗎?」歐爾德看著格利姆的耳朵上面的火焰時忽然聯想到伊迪亞的頭髮,正常人的頭髮基本上是不會看起來像是在燃燒的火焰一樣,但是就只有伊迪亞與其他家族成員的頭髮都是如同火焰一樣燃燒,而這些基本上就是因為那個世代傳承的『詛咒』。

  「在下也試著用這條線索去解析這個法術,但是重複了許多複雜的魔法,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就算是以『S.T.Y.X』持有的超級電腦的處理能力,真要解析起來恐怕會花上一百年的時間,當然鑰匙刃也是一樣的道理。只不過差別在於鑰匙刃的材質與能力恐怕來自其他世界的產物,而格利姆氏身上的痕跡也是觀察了相互重疊的魔法的層級,可以得知這是很古老的法術。」伊迪亞看著數據並緩緩地撫摸自己的下巴,歐爾德一聽到這點後就疑惑地說道:「古老?到底有多古老?」

  「是一千年前的原始魔法級別。」聽到伊迪亞的報告,歐爾德也露出吃驚的神情,想不到格利姆身上居然有那麼古老且可能已經失傳的魔法痕跡,接著伊迪亞看著情報露出了些許不理解的神情,大概是因為現在還沒有辦法釐清格利姆身上的秘密,「雖然不清楚是什麼人也為什麼他要給格利姆氏施加那麼複雜的魔法……就現況而言,也不清楚施加在格利姆氏身上的對汙點抗性究竟是祝福還是詛咒。」

  「提到這點,盧克.杭特先生曾認為負量超載其實和過敏這個身體過度反應的症狀是相似的,不過哥哥不可能認為這個是可能的吧?」歐爾德緩緩地跟伊迪亞報備這個情報,但是歐爾德的心中依舊不認為負量超載是為了保護自己而行動,但是伊迪亞聽到後就冷靜地說道:「不,或許是這樣沒錯,負量超載是負面情緒的集合體,而這些負面情緒之中也有為了保護自己的情緒,而且如果弄不好的話搞不好會變成像瘟疫一樣糟糕的狀況呢。」

  「確實有可能,現在想想里德爾.羅茲哈德先生他們負量超載的時候沒有人因為恐懼與反感而使汙點上升進而引發『感染』,雖說這是很少見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發生了,那麼或許狀況就會更加惡化。另外關於詛咒與祝福,這兩者之間唯一的差別就只有稱呼的不同,就『給對方施加某種法術』這點來看其實是一樣的魔法,其餘不同的就是,施術者對於被施術者的正負情感。」

  歐爾德認同了伊迪亞的話語,雖然因為負量超載的案例中並沒有特別出現關於感染的案例,但是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的話,那麼恐怕這個世界將會迎接一場可怕的災難,不過提到詛咒與祝福,雖然很多人認為這兩者之間是不同的,但是他們唯一的不同就只有名稱還有對被施術者所施放的感情。

  「是啊,而我們修拉德一族代代繼承的這個,汙點產生的時候就會被燃燒殆盡的詛咒……對某些人而言這可是代表其一生都不會暴走非常難能可貴的祝福也說不定……但是對我們的祖先而言,這是為了避免二次謀反發生所施加在其血脈上面的詛咒。」伊迪亞緩緩地將自己的看法說出來,或許這句話會觸怒到那些不希望有負量超載發生的人們,畢竟負量超載就如同天災一樣是讓人厭惡且恐懼的存在,但是伊迪亞知道他們只是看到這個詛咒的『表面』而已。

  「修拉德家世世代代都被認命為嘆息之島的守衛……是因為初代當家他帶著被譽為『原初的魅影』的泰坦,毫無預警地對朱比特家實行謀反……是這樣吧?」歐爾德緩緩地將過往的歷史說出來,而聽到這段歷史的伊迪亞也無奈地點頭露出看似悲傷以及認命的神情說道:「是啊,然後,結局就是敗給朱比特家……然後作為懲罰被強硬賦予了管理封印魅影的牢籠『塔爾塔洛斯』,以及魅影的墳場『冥府』的工作。」

  「真是的……竟然想推翻朱比特家然後成為一族的領導者,這是叫人難以置信,他應該知道勝率是微乎其微才對。這種人真的是在下的祖先嗎?拜您所賜您已經給所有子孫一個大麻煩,這就是所謂沒有夢想與希望的現況。歷代的當家都認為如果這世上沒有魅影,就能從這陰森的鬼地方與職務中得到解放,於是紛紛投入對汙點的研究之中……結果,如你所見什麼事情都沒有改變,在下還在這裡……就是這樣。」

  伊迪亞在說話的時候,臉上的陰鬱也愈加沉重,不知是對於初代的修拉德當家為了所謂的權力而搭上了所有後代子孫未來這件事感到厭惡與憤慨,還是對於那些想要為後代子孫得到自由的歷代當家最後的結果卻是徒勞無功這點感到難過與無奈,隨後伊迪亞也繼續看著資料緩緩說道:「我以前也曾想『只要給全人類施加和我們一樣的詛咒就可以了!』這種事情,還試著解析自己身上的詛咒……解析不到三分鐘就發現了,這個會持續燃燒汙點的詛咒,在沒有汙點的時候會燃燒什麼?」

  「是作為汙點原料的魔力……對吧?」歐爾德聽到伊迪亞的問題緩緩地回答出答案,畢竟汙點是因為使用魔力催生魔法所產生的廢棄物,而伊迪亞也露出了憤慨的神情說道:「沒錯!我們被施加了如果不持續產生汙點,光是活著就增加MP消耗的DEBUFF,然後這還不是這個詛咒最惡劣的地方,這個詛咒……還會在我們不產生汙點的時候一點一滴地奪走我們的生命!」

  「這點你是指魔力與精神力以及生命力息息相關的論文,對吧?」歐爾德看著伊迪亞憤怒的神情不禁露出悲傷的神情,伊迪亞也繼續看著螢幕所投射出來的自己那不斷燃燒自身的藍色火焰長髮露出不知是憤慨還是放棄似的嘆氣。

  「一點都沒錯,在使用魔法的時候必然一定會對身體與精神造成某種程度的負擔,所以魔法士培育學校中才會有像瓦爾卡斯老師這樣的肌肉笨蛋在,目的就是為了讓魔法士在使用魔法的時候不會因為魔法的反作用力而受傷。遠古時代被人忌諱的禁忌魔法也是,他們的破壞性實在是太超乎常人,但是代價並不是靠一般的MP就可以支付的,必然一定會從HP與SP那裡抽取必要的成分,在使用那種魔法狀況下如果不是一整天都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再不然就是減了好幾年份的壽命甚至是當場一命嗚呼。」

  伊迪亞的言論也是沒有錯的,畢竟這世界上並沒有輕而易舉的力量,就和買賣是一樣的道理,若是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要付出什麼,魔法士發動的魔法的時候就是支付了魔力的代價,而伊迪亞也看著資料繼續說道:「如果只是因為詛咒失去魔力而變成一位普通人那應該就是最好的結局,但奶奶還有其他人也是因為這個詛咒的緣故而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如果這個詛咒只是單純燃燒體內的汙點,那麼修拉德家早就是積極向上&魔力炸裂的英雄一族。但是奶奶和爸爸,他們使用魔法都是用魔導設備做輔助,而且都是超絕悲觀思考主義者的消極類型。從這層面來看這已經是最糟糕的『詛咒』了……小時候的在下,未免太晚察覺了吧?這個不斷燃燒汙點的我們的身體,在這嘆息之島的地下深處……管理負面能量爆棚漩渦的魅影墳場『冥府』是再適合不過的工作,真是最強的詛咒啊!不愧是在被譽為『諸神時代』的古代所施加的詛咒啊!區區的在下還能做什麼呢?」

  伊迪亞開始緩緩地抱怨了自己的祖先,同時他也露出了笑容,但是那份笑容並非稱讚而是嘲笑與怨氣,抱怨這個從過去的時代就一直逼迫自己生命的詛咒,以及對那個自以為可以對抗這個詛咒的歷代當家與自己投以嘲笑,而這份笑容之中也早已失去真正的『笑容』。

  「哥哥是天才,所以,拿出真本事就一定可以改變現狀!而且,鶇.羽澤小姐的鑰匙刃也不是破除了那惡劣至極的負量超載嗎?如果向她借用一下的話或許就可以破除這份困擾修拉德家的詛咒!」歐爾德似乎不願意看到伊迪亞這樣自暴自棄的頹喪模樣,於是就出言鼓勵,同時他也願意相信以鶇手上的鑰匙刃就有能力改變這個從上古時代就束縛修拉德家的詛咒。

  「確實,在下或許是很優秀?但是……祖先們世世代代都無法解決的詛咒,不是在下可以解決的,就算認真也是沒用的。而且鶇氏的鑰匙刃不是說借就可以借的……鑰匙刃也像部份魔法道具一樣是有自我意識,雖然有可能會依據情況將力量借給他人,但是它早就已經選定了鶇氏是它的持有者,雖然以『S.T.Y.X』的技術或許是能將其分開,但是結果不但有可能會使鑰匙刃出現破損,甚至會讓鶇氏變成廢人,就算上述的情形不會發生你認為鑰匙刃真的會認同在下做他的主人嗎?」

  伊迪亞聽到歐爾德的稱讚不但沒有打起精神,反而將所有不好的可能性都說出來,畢竟他知道要是強行奪取鑰匙刃就有可能會變成殺雞取卵這種完全沒有利益且損失較大的行動,然後又看著歐爾德本人緩緩說道:「而且,歐爾德你應該還沒忘記,想從這裡出去的時候,『歐爾德』發生什麼事了……」

  「這個……」歐爾德聽到伊迪亞的問題馬上露出相當為難的神情,畢竟他也知道這件事情,那件事情是伊迪亞和歐爾德永遠不可能遺忘的記憶,也是造就現在的歐爾德誕生的原因,所以歐爾德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伊迪亞。

  「我的命運打從出生一開始就注定好了,只能在這個陰森又黑暗的地方,和亡靈度過一生。萬一我們放棄了我們應做的職務讓封印在塔爾塔洛斯的亡靈跑到地面上的話……世界會再次回歸混沌,變成那樣的話想看的漫畫後續劇情與『崖邊MO』的演唱會都無法看成了……連打遊戲都不能心安理得,本來現實已經沒有夢想與希望,如果連支持我推都做不到的話簡直就是糟糕之中的最糟糕。」

  伊迪亞在提到這些事物的時候,眼中多出了些許的眷念,如果不是有漫畫、演唱會與遊戲,或許他可能早就選擇放棄職務了,讓這個世界回歸於混沌中,接著他看著眼前螢幕上所投射出來的所有資料釋放出了帶有著漫長無奈地嘆氣,「而且……祖先們一點一滴世代偷偷留存的所有資料在下實在是沒有勇氣按下重置按鍵,如預期的一樣。唉……地面上的傢伙根本不知道我們的辛苦,真羨慕他們能無憂無慮的活著。」

  聽到伊迪亞的自白,歐爾德明白伊迪亞雖然羨慕地面上的人們可以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他無法背叛祖先們所努力出來的結果與自身的使命,這是他忽然想起死者之王的故事,畢竟七豪傑中與伊迪亞人生最相近的人也就只有死者之王,於是便開口說道:「死者之王引導死者的靈魂,將他人所畏懼的任務勤勉的完成……真正的他說不定也和哥哥一樣,只要被迫處理強加在他身上的工作而已。」

  「死者之王?不可能吧,不過……如果真的如歐爾德所說,本來就推他的在下就會變成激推!」伊迪亞聽到歐爾德的話語先是表明不可能,畢竟他也無法想像偉人其實也和他一樣,但是他也有些希望死者之王和自己的遭遇是一樣的,這樣的話或多或少就可以感同身受了吧,而且在知道並不是只有自己有這樣的遭遇,心情也會有些好轉……

  「代理所長,被檢測體A至E,特殊案例A與C,以及持有鑰匙刃的少女的檢查已經結束了,『雷特河』準備好之前已經讓他們在各自的房間內等候了,但稍微出現問題……」

  「好好好,馬上過去。那群問題兒童,又在搞什麼飛機啊?」伊迪亞在回應了職員的話後就開始出發,同時臉上也帶著些許對於里德爾等人的不悅與抱怨,歐爾德則是悄悄地看著伊迪亞的背影,那個背影顯得孤寂讓歐爾德默默地握住自己的胸口,低頭的小聲說一句:「哥哥能做到的,一定。」

  「呵呵,原來是這樣嗎?和七美德中的勤奮其相反的七大罪就是怠惰,如果死者之王的後人不好好努力維持這裡的封印的話世界就會因此毀滅。而能促使他墮落的,就只有他的弟弟而已……」在修拉德兄弟未能注意到的角落,昨晚與他們說話的女性這悄悄的偷看這一切,同時臉上也浮現出讓人畏懼的笑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891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迪士尼 扭曲仙境|Bang Dream!|戰鬥女子學園|大力士|希臘神話|魔法|奇幻

留言共 2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冥府的工作很重要,通常一定要認真且有使命感的人才能勝任

06-19 10:06

亞爾斯特
是啊,話說回來你對於歐爾德的事情是怎麼看的?就是在故事段落最後的那一個角落。06-19 10:0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對命運無奈與妥協

06-19 10: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御龍之拳 ... 後一篇:[達人專欄] 龍王的女兒...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