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3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第三部》第五章:爭奪

作者:夜梓的臨殃│2022-06-17 23:52:55│巴幣:378│人氣:184
  『為……為什麼妳會在這!!!』這是此刻兩人的心聲。

  他們兩個同時大眼瞪小眼,根本不敢置信看著眼前這本不該出現在世上的那人,內心的情緒,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害怕。

  與他們倆不同的當事人,完全狀況外地笑著看著兩人,覺得他們的神情有些古怪,笑容更加燦爛,疏不知,自己才是最有問題的那一方。

  自己早就在三年前,以「莎緋兒」之名死去,埋葬在家族之墓的土裡。

  她的出現使氣氛直下冰點,沒有受到原有的熱情,以及男友的關愛,這下讓她受不了,感到有些氣憤,不悅的說道:「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我好不容易逃脫出來,只是為了找你們吶~」

  「莎…達芙妮?你是達芙妮嗎?!」史凱拉馬上緩和下來,並從對方的說話與舉止,立馬分辨出現在那邊的人,並不是莎緋兒,而是達芙妮。

  還搞不清楚狀況是如何的她,只是順著自己的話,皺起眉頭,語氣充滿疑惑的提問下去:「妳為什麼還活著?妳不是應該......」

  還未等史卡拉說完,達芙妮硬是打斷她接續的話,裝可愛加一點無辜的又說道:「咦?怎麼這麼說!!窩當然還活著呀!!尼怎麼可以這樣說拉~」說完後,小小跺了一下腳,表示她現在對史凱拉的話感到非常生氣。

  在一旁故意觀看的贊,看到心心念念的人出現在眼前,已經感到非常開心了,在發覺她的記憶裡沒有那男人後,內心顧不得現在是什麼情況,一個箭步如飛的動作,上前就直接將達芙妮緊抱入懷中,並用固定著她,不讓她移動。

  就算受不了這力度的達芙妮,想要反抗、掙脫他的擁抱,但贊沒有放開她與放輕的意思,反而是加大力度,抱得更緊,不給與她任何空間,使她無法離去,並帶著哭嗓說著:「我真的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你知道這三年我是怎麼被他欺負的嗎……」

  則經幾次拉扯後,達芙妮累了,她也沒能從贊口中問出「他」是誰,始終選擇放棄了,靜靜地讓男朋友埋在胸膛哭泣,使淚水用溼她的胸口,時不時給予安撫。

  而史凱拉原本順著意想上前拉開,但被這一幕的畫面,內心產生波動,身體則是佇立在原地,呆愣住,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這男女。

  無法消化的情緒,只好用手摀住眼睛,不要再接觸更多並退讓,不去打擾這對難得相遇的情侶,可翻湧的內心,卻在小小摩擦中打著算盤,思考著該怎麼通知閻墨這件事情的發生。

  ❖

  (與在樓下閻墨會合的亞倪爾)

  亞倪爾很慌張地從大門跑了出來,從閻墨眼裡看到的是一位男子,鞋子還沒穿好,衣服皺皺巴巴的,就連平常他都會穿在身上的那件外套,也不見蹤影。

  這樣子出現,讓閻墨感到很不行,眼神上下打量後,注視著亞倪爾眼睛,直狠狠地對他說:「你就這樣想出去?」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接著說道:「給你三十秒把你的服儀整理好。」

  等待亞倪爾把服裝全部整理整齊、鞋子用好,準備起身時,閻墨就走到他的身旁,手輕推了他側邊肩膀一下,又淡定的對著他說:「放心,一定會找到的。」

  亞倪爾站起身,看向閻墨的側臉,雖然話是冰冷的,但心中卻感到一陣溫暖,嘴角不自覺上勾一下,但很快他又恢復成原本的狀態。

  「一起?」

  對於閻墨的疑問,亞倪爾點了點頭回答:「一起找好了。」

  「跑嗎?」

  「對。」

  話才剛說完,兩人就相識一眼,相互的雙腳開始起步,彼此心有連繫的配合對方步伐。

  在人潮來往的路上,亞倪爾都保持著慌張的情緒,撞擊著人群,內心深怕她有個任何萬一,而相反的,閻墨則是冷靜太多了,努力回避著面向而來的人。

  閻墨邊跑,邊再次與亞倪爾詢問:「去哪?」

  「帕克森公園……」

  「有點遠,不合適。」

  「怎麼不合適了,因為玥很喜歡那座公園的噴水池雕像,所以比起慢慢找,那邊機率更大。」

  閻墨沒有繼續提問,而是放慢腳步,並看著跑在眼前亞倪爾的背影,眼睛瞇了起來,且像是想的什麼,隨口問了一下:「她們真像……」

  「等!!」

  聽到閻墨這一句話,亞倪爾馬上停下動作,身體僵硬的轉頭看向閻墨,則閻墨見狀他的異常,也跟著停下來,站在大街上。

  人們對於他們停下的腳步沒有多問,只是避開他們,讓出了一個空間。

  原本已經夠慌張的亞倪爾,手忙腳亂在空中亂筆劃一通,眼神對到閻墨時,也略帶幾分著急,他慌亂的極力否決對方剛剛所說的話:「玥和莎緋兒她們兩個人一點也不像!!她們興趣完全不一樣,不……!她們什麼都不一樣!」

  閻墨眼看亞倪爾的怪異行為,雖然還是那副面容,但他隱約察覺到事有蹊蹺。

  他冷笑了一聲,並暗了眼色說道:「呵,我有說她們是誰嗎?你為什麼要這麼緊張?難道你隱瞞什麼事情,不讓我知道?」

  亞倪爾自覺自己好像不小心透露了什麼,他深知閻墨的聰明,或許對方早已從這幾句話推敲什麼事出來。

  但現在要在反駁,好像又不對,心裡的苦楚只能含在嘴裡,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這樣的他,只能尷尬與閻墨乾瞪眼,相互不讓誰,又回到了原點。

  「我們也很像啊……而且這還有人說過!!」在這僵局下,也不是辦法,亞倪爾為了轉移閻墨的注意力,他隨口說了這句話。

  「喔!是嗎?真是諷刺。」

  「欸欸!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告訴你喔!這是莎緋兒說的!!你不能去否定它。」亞倪爾堅定的回答閻墨的質問,又再一次說出那個名字。

  「……」

  聽到這裡,閻墨皺眉頭,選擇不發言,並眼神死瞇起來,臉色更加暗沉,沒有給與亞倪爾好臉色,低語:「你是不是真有什麼事隱瞞我?」

  亞倪爾這次也選擇閉上嘴,什麼也沒再回覆,深怕一個不小心,又吐露出太多訊息,在這邊被閻墨打,也不是好主意。

  他只好看了看時間,算了算莎緋兒【1】逃離的時間後,並對閻墨說道:「玥應該到了,我們得快一點。」

  轉過身,不再與他交談,跑進人群中,留下閻墨,讓他選擇是否要跟上他的腳步……

  ❖

  切回史凱拉這邊。

  她已經默默把訊息打好,只差傳給閻墨,可她還是想要在等一下,她相信他已經在路上了,比起自己的通知,她認為閻墨靠自身力量找到這,才是最好的。

  雖然不確定閻墨會不會出現在這裡,但直覺告訴她,他一定會到的,所以她選擇先關注著贊的行為,生怕他一個過度激動的舉動,讓達芙妮受了傷。

  再加上,就算閻墨沒有出現好了,在剛才達芙妮有提到鳳蘭,那鳳蘭就確定會來了,畢竟她是大姐姐,經驗都比他們來的多,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的,至少能拖住贊也說不一定。

  依現在的贊來說,他對於她的愛慕已經太過於瘋狂,太過於佔有,眼底透露出自身的慾望,這對達芙妮來說是禁不起的傷害,她不能這樣害了達芙妮,自己一定要想辦法讓達芙妮逃脫贊的手掌,得想個辦法才行。

  史凱拉一邊想著如何幫助達芙妮解脫贊的擁抱,一邊畏懼著贊,不要讓他反擊。好在,這個抱沒有持續太久,有可能是她的存在、可能是贊自身感到不好意思,也說不定。

  贊放開達芙妮後,第一件事情不是關心,而是抓著她的肩膀責罵她:「妳都去哪裡了,這三年都不給我任何通知,妳竟然還跟那人跑了,還不記得我們關係是嗎?我是哪裡對不起妳,妳說呀!!」

  沒有這段時間記憶的達芙妮,不知道該怎麼回覆他的問題。

  她也很無奈,一睜開眼,是帶有熟悉氣息,卻是陌生的房間,而且得到的訊息先是自己老了三歲,朋友也因反抗政府被處死,自己一整個處於茫然中,逃出之後更是一個問題,自己沒有在這個陌生地帶迷路,已經很厲害了。

  自己親愛的男友,一上來先是對自己哭哭啼啼,也沒跟她說自己未來跟誰走了,現在還來質問她,她的頭非常痛,完全無法面對她的男友。則在一旁的史凱拉,只是在旁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也沒有要上前的意思,等等問她,贊可能會更不高興,看來只能自己解決這個局面。

  她看了看滿是憤怒的贊,只能嘆了一口氣,無奈說道:「尼看~我不是出現了嗎~生氣什麼啦~再說,我一醒來就發現我來到陌生的地方,也沒有人…沒有人陪,是你該哭……還是我該哭,而且窩根本不知道……窩跟誰跑了呀…尼是不是該幫…幫窩才對……」

  說到後面,原本還是笑著的達芙妮,到最後止不住自己的心情,開始哭了起來,越哭越傷心,斷斷斷續續才把話說完,這讓原本還在憤怒的贊,瞬間感到心痛。

  他立刻用衣袖擦乾他的淚水,以自責的眼神看著那發紅大眼,舉起手開始拍打臉龐,並且說:「是我不對、是我不對,是我不該對你發脾氣,是我不好,妳能原諒我嗎?」

  說完沒有停止,而是繼續打他自己的臉,這舉動讓達芙妮驚嚇到,她沒有想到三年過後,自己的男朋友變得如此脆弱不堪,是什麼的遭遇,讓他放棄自己的自尊,這讓她好心疼。

  達芙妮看不下去了,硬是想拉開他的手,想去阻止他這種舉動,可是贊卻是甩開了她,力道大到可以讓她跌坐在地上,幸虧史凱拉動作快,扶了一下,沒讓達芙妮受到太大的傷害,只是手小小擦傷。

  看在史凱拉眼裡,這一切都不應該發生,她直接擋在達芙妮中間,生氣的怒罵贊的舉動:「你在做什麼!!為你行為得到諒解嗎?可從到尾達芙妮就沒有讓你道歉,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現在好了!你看她都受傷了,你能不能停止這些舉動!!」

  她從未想過自己有這勇氣在贊面前大吼,她也沒想過她能講出這些話,或許出自於她對於達芙妮的感情,也可能是覺得自己虧欠達芙妮……

  贊沒有被這些話打醒,反而用手推開史凱拉的身軀,讓她直接趴在地上。而看著坐在地上達芙妮,用力拉起她的雙手,看著磨破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吹掉塵土,接著對她說:「答應我別再離開好嗎?」

  史凱拉真的受不了了,她不能眼睜睜看著達芙妮再次被這個男人的愛所打動,贊已經不是原先的他了,他改變太大了。

  所以她假裝起身,手往後,假裝拍了拍衣服,可實際上,是在給閻墨發訊息。

  雖然這聯絡人是「白元」,但應該不會錯太多,頂多來的人可能是夢洛也說不定,只要能阻止他們再次在一起,誰來都已經無所謂了……

  ❖

  在回到亞倪爾他們那邊,雖然閻墨在後續沒有多問什麼,但他的內心卻很煎熬,心上像是放了一顆重石,狠狠的壓在上面,逃也逃不掉,他只好利用尋找莎緋兒蹤跡的方式,排除他自身的顧慮。

  這一路上他思索著,這些到底為什麼不能讓閻墨知道。

  難道他是仇人?也不是。

  是有利之人?也不是。

  他只不過是她的愛人,她的……而已。為什麼要把這些秘密埋藏著,其實自己早就忘記為什麼要這樣做了,只不過是順著本意罷了……

  雖說是找,但此刻亞倪爾的心思恐怕只有在面對閻墨上,顧慮根本沒有辦法那麼多,向著公園方向跑,明明是他最熟悉的路,反倒現在成為迷路的羊,不停轉錯路。

  現在在他背後的閻墨就成為那頭領頭羊,有多次都是被他拉回來,不然就要花更多時間,在這段路上。

  則對於閻墨來說,他沒有很知道事情的背後,雖然知道自己可能受到欺騙或隱瞞,但對他來說,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畢竟這三年他已經學會放下一切,就算理想與現實是有差別在的,但至少他糾結在事物上沒有那種必要,他寧願選擇默默接受別人給他的資訊,也不是很想自己從中挖掘。

  再說,現在最重要的不是糾結在玥是不是那早就已在三年前死去的莎緋兒,而是先找到玥。

  預計的時間隨著亞倪爾的恍神以及路上的人群逐漸被拉開,在這樣下去,就算他們到了,人早就都跑走了,也說不一定……

  正在煩惱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耳環式的通訊器其中一顆響起【2】,而提示音告訴他,這是來自許久未聯絡的友人——史凱拉。

  內容告訴他,她在帕克森公園,然後跟莎緋兒在一起,贊也在,趕緊來,接著還陸續傳出幾則,大概都在表達,要他相信她,又告訴他不是莎緋兒,任何表現都是達芙妮。

  字面上很難猜出她想表達什麼,透露的訊息也很模糊,但閻墨馬上從種種訊息了解到,玥就是莎緋兒,而現在的莎緋兒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記憶回到三年前還是達芙妮的時候。

  聽到這邊,原本頭已經很痛的他變得更加劇烈,讓他一肚子的火在燃燒,想要當場緊抓著亞倪爾,逼問他為什麼要把事情鬧大了才來找自己,難道自己不是他所信任的人嗎?

  一陣陣的酸從咽喉冒了上來,但他還是選擇了沈默,加快了腳步,與亞倪爾並肩,並且告訴他,他的想法是對的,然後就在加快他的腳步,這次換他留下背影給他追,且在擦身而過的瞬間,說道:「你是對的。」。

  ❖

  當他們抵達帕克森公園的噴水池時,贊一直拉扯著達芙妮的手,並且在他的雙頰上有明顯的打痕,知情者都知道,那一定不是達芙妮打的,而是相對贊來說弱小的史凱拉。

  亞倪爾看到這個場景,他想要衝到那邊阻止贊的行為,卻先被閻墨的身軀擋住,不讓他過去,反而放任史凱拉去打掉贊的手,並環抱著達芙妮,不讓她受到更多傷害。

  「你為什麼要阻止我!!」亞倪爾憤怒用對方不意察覺的聲音說道。

  閻墨只是冷淡看著前面事情繼續發生,並回答他的問題:「時間還沒到。」

  亞倪爾不知道閻墨心底在打什麼牌、他想要得到什麼結果,但絕對不是他想看到的,可依照他現在的能力與精神,要跟閻墨對抗,這更不是好的選擇,他只能在一旁惡狠狠的看著贊做出更多無理的行為。

  則史凱拉這邊,其實在甩開贊那戀戀不捨的手後,就發現閻墨他們來到現場的存在。

  原先抱持閻墨他們能夠幫助自己,可在看到閻墨擋在亞倪爾的面前時,她就秒懂了,閻墨並不想馬上處理這件事情,反而想要在觀察一陣子。

  這舉動當然沒讓她感到太多訝異,畢竟閻墨的個性就是這樣,就是這樣的「冷漠」。

  她只好心想更多籌劃,繼續在撐一陣子,讓贊做出更多失格的動作,並且能讓他們了解現在「莎緋兒」的狀況。

  「你在這樣做,她只會受到更多的傷害,不要再這樣了!!」她用身體抱著達芙妮,繼續對贊大聲說。

  贊沒有為這些話清醒些,反而加劇他的動作,甚至對史凱拉出手,只因她阻擋在她面前,嘶吼說:「是不是你也認為我跟他比起來,什麼都不是,是個廢物!」

  邊說邊舉起腳,直接踹在史凱拉的背上,她則沒有做出抵抗,只是讓達芙妮的頭埋在胸膛裡,摀住她的耳朵,不讓她在聽更多。

  對於達芙妮,她只能弱小的躲在史凱拉的懷著,瑟瑟發抖。

  這畫面看在亞倪爾眼裡根本無可忍受,可閻墨一直拉著他,不讓他去阻止這一切的發生,讓他感到無力,就像當時瑪麗一樣,明明能解救,卻只能讓它發生。

  他的肌肉像是被抽了骨頭,癱軟在閻墨的腳邊,並且依靠著他的小腿,給與自己還有一點支撐力。

  奇怪的是,閻墨沒有去嫌棄,反而讓他乖乖靠著,還蹲了下來,用手扶持著他,讓他的頭能夠注視著前面,雖然動作很溫柔,但對於亞倪爾來說這跟酷刑有什麼不同!

  他閉上了眼,轉頭看著閻墨,笑著對他說:「其實你什麼都知道對吧,你是故意的對吧……」

  閻墨這次反而選擇沉默那個,不打算多說什麼,但亞倪爾對這種沉默,早已習慣、無奈,繼續笑著說道:「你都一個人忍受這些嗎?現在的莎緋兒?也包刮你妹妹嗎?」

  閻墨轉了頭,看向笑得難看的他,冷漠回覆:「她不是緋緋,她是達芙妮。」

  亞倪爾對他這樣的回答,笑得更燦爛,也難看許多:「真是有你的……」

  接著他就像贊一樣,推開了閻墨,起身向達芙妮的方向走去,直接使用能力將贊往後打一大步,不要讓他靠近她們。

  先是看了看史凱拉的狀況,才去上前關心懷中的達芙妮,檢查了下她手底的傷口,並從口袋拿出手帕,輕輕擦拭、擦拭掉髒污,邊擦邊安慰:「別害怕……沒事的,會痛,忍一下。」

  雖然口上那麼說,但還是時不時注意她臉色,痛了,他就輕撫過而已,根本不敢用力,且看差不多後,輕拎著手帕,走到附近的處理桶,丟了進去,毫不給與贊任何臉色。

  受到亞倪爾針對的贊,也沒有給與他好的臉色,應該說,他從頭到尾都沒有給他們臉色看,而是咆哮的說:「你是誰?【3】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亞倪爾沒有回答贊,反倒是達芙妮看了看亞倪爾後,回答贊的問題:「你是亞倪爾,對吧……窩不敢確定……」

  「對的,達,我是亞倪爾,我們先回家好不好,然後在看看要怎麼處理,好嗎?」 他收起對贊的瞪眼,向達芙妮笑著輕說。

  達芙妮一聽到「家」,就開始尖叫,並說道:「我不想回家,我不想回家,那個家好可怕,我不要!!」甚至逃離亞倪爾,往贊的方向向他抱去,求安慰。

  這樣的舉動讓贊感到非常開心,這下意味著,已經挑撥起亞倪爾和達芙妮之間關係,且他順著史凱拉的眼神看去,發現其實閻墨也在場。

  只是對方選擇當旁觀者,看著他們發生這一連串的事件,完全沒有想去阻止的意思,也沒有要搶奪的意思,這樣的舉動讓贊有點心慌。

  他先開口挑撥,表示主權:「你就站在哪邊不動嗎?還是你選擇棄權,是我贏得這次獎品,對吧閻墨,還是白元?」

  則達芙妮也順著方向看去,她看白髮紅眼的男生淡定的站在那。

  他……還是那個氣息,心中傳來熟悉的依賴感,而記憶中常笑的臉孔,變成無顏,且眼底堆積起厚重的眼影,像是與他無關站在一旁。

  但從贊的口中得到的名字,與亞倪爾對他發出無助的眼神,可以知道這個人在這裡扮演很重要的位置,只有她不懂。

  閻墨聽到這裡,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達芙妮,且看似回答贊後面的問題,但其實是在告訴她:「你要叫白元,還是閻墨都可以,畢竟他們都是我。」 明明感覺不是那麼重要的資訊,可在達芙妮心底卻掀起小小的波瀾。

  發覺眼神的贊,把達芙妮擋在側邊,不想要讓閻墨再多看一眼,這舉動只是讓他冷笑說道:「你放心,我不會搶,我沒那麼無聊,我可以向你保證。她現在眼裡只有你,就像她聯絡你一樣,你可以不用這麼做,尤其是那些幼稚的行為。」

  聽到這邊,亞倪爾只是瞪大眼睛,因為誰都知道,閻墨的佔有慾是非常高的,他和莎緋兒在一起時,是防止亞倪爾親近的,連拿東西給莎緋兒也不行,可現在他卻選擇放手,完全不可思議,尤其這件事情是對贊這個人。

  雖然閻墨這麼說,亞倪爾卻沒有想要放下手,反而是想要上前去把達芙妮拉回來。

  只是正當要出手時,他的身體直接僵持在地上,動也動不了,而且身體從上有股力,壓了上來,力道非常大,想要張嘴也被限制住。這是閻墨無形的能力,閻墨在制止他上前,他想看贊帶走達芙妮。

  這舉動讓亞倪爾內心非常掙扎,並想著為什麼閻墨要這麼做,閻墨則只是看著大家沒有任何發言後,接著用同樣的語氣說:「我給你時間,極短時間,讓你把達芙妮帶走,並消失在我們眼前。」

  聽到這,史凱拉同樣感到不知所措起來,她的身與心也想上去阻止贊他們離開,一樣也認為閻墨會搶回達芙妮,可她沒資格發言,亦沒能力反抗閻墨的決定,只好選擇在旁看著。

  贊聽到閻墨這麼一說,抓著達芙妮,憤怒的說:「你在同情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這一切原本是我的!是你搶奪的!」

  閻墨聽著這發言,抱著肚子笑著說:「我同情你?我搶奪?告訴你贊,是我先的、是我放手,你才有這一切。再說了,我從來都不會對任何人產生同情心,你想太多了,我只想告訴你,趁我還沒改心時,離!開!這!」

  說到後面,閻墨加了重音,有警告的意思,讓贊帶著達芙妮離開這個場所。贊聽到後,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拉著達芙妮快速離開這裡,並上了自家的車,遠離去。

  被贊拉著的達芙妮,並沒有看著贊,而是看著白元,看著被男友叫閻墨的男子。

  他給予自己的感覺,跟亞倪爾不一樣、很不一樣,有點親,但卻不是家人,又有點類似贊,卻也多了是陌生,有點神奇。看著那身影消失時,她內心多了一種苦澀,只想跟他說:「對不起。」

  ❖

  留下的三人相互看來看去,閻墨也選擇放開亞倪爾,讓他跟自己吵,可亞倪爾像是學乖了,沒有再去抵抗閻墨的選擇,反而是史凱拉扮演這個角色:「你為什麼放他們走!!你知道贊是怎麼對達芙妮的嗎!他就是一個……」

  「不需要,而且多此一舉。」她還沒說完,閻墨只是冷淡的回答。

  這樣的回答,使史凱拉完全不知道怎麼跟閻墨對話。

  她看向亞倪爾,希望他能發言,可他只是站在那,什麼也不說,反倒一個帶成熟的女性聲音,從三人外傳出:「因為她現在是達芙妮,妳也看到了她的反應,贊帶走是最好選擇,放心我已經先聯絡貝卡了,讓她盯緊她哥,不要讓他亂來。」

  史凱拉聽到這個聲音後,緊張的情緒,感到安心許多,並說出那個人的名字:「鳳蘭!妳怎麼現在才來,都結束了……」

  鳳蘭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了看在現場的人後,就走向史凱拉身邊,並輕輕詢問:「妳剛剛被那混帳踢的地方,還疼嗎?」

  史凱拉被這麼一問也不太想多說,轉了轉身體,向前傾又向後傾,表示自己沒事的,不用對方擔心,結束後是可以自己回去的,最後在傻笑著。

  這樣的舉動沒有讓鳳蘭放心,反而使她更不放心,皺著眉和輕嘆一聲,叮囑史凱拉幾句話後,向他們說聲抱歉,並扶著額頭,無奈的跟他們解釋。

  「如果能我早點到就好,狀況也可能不會那麼糟糕,還有莎緋兒……現在應該說是達芙妮,她的狀況我大概了解了,我剛剛先擅自動作通知貝卡,希望沒事,畢竟他們倆兄妹最近也是鬧得很兇……」

  在一旁聽著的閻墨,沒有過問贊他們的事情,反而問起了鳳蘭,關於她家族的事情:「妳還好嗎?這三年。我記得上次看的妳,是在那次宴會上,衣服很好看。」

  這樣突然穿插的提問,她沒有因被冒犯,感到生氣或疑惑,反而老老實實的緩緩訴說,像是久遠的朋友在聊天。

  「沒有如何,都是那樣。家族那邊,要給與的都給與了,已失去的,就不要再追了,這三年就慢慢度過,雖然被管得很嚴,但東西也差不多,沒有甚麼好說的。且那天宴會,就像你看到的那樣,我穿著特製的衣服,被推上高頂,雖然沒有下決定,但我看這次我是真的逃不掉束縛了。」

  閻墨聽著鳳蘭吐出的訊息,大概了解到她家族的管理,以及對於將來的繼承人的看法,就對她說道:「在過幾天,可能會更忙,畢竟最近局勢極端,沒人能夠保證什麼。」

  鳳蘭只是輕輕看著他,並回道:「我一直很好奇,你和莎緋兒也是一樣嗎?跟我一樣,但我們同為提拔者,你為什麼能過著這麼順遂,並且對於我家那麼熟悉」,「在這幾年中,你多次向我提出建議與看法,你到底在調查什麼,瑪麗也好、達芙妮也罷,不要告訴我你沒有牽扯在其中!」

  閻墨看著鳳蘭變尖銳的眼神,且在口中再次提起那已死去的友人,他沒有為此感到虛心,或者害怕,反倒坦然道:「不是我想去踏入妳的生活,是別人的拜託,妳也不是沒聽過,我是無心的,我的好心,只是利益上對我有利,我才會介入。」

  亞倪爾和史凱拉則是看著他們一搭一唱,完全不知道在唱那出,他們選擇站在一旁,兩人相互乾瞪眼,等著他們唱完。

  鳳蘭聽完這些,有些惱火,但他說的沒錯,他們總被死盯著,是被套上線的木偶,扮演著大家喜愛的演出,沒人會去思考他們的意願,為了在家族生存,她甚至差點賠上了自己的餘生,還好當時有其他人出手,不然自己可能連出現在這的機會都沒有。

  則為了找到恩人,透過多次打聽與付出,才得知這人並不是其他人,而是以前相處過的友人,那就是閻墨。

  但他這樣的舉動,反倒讓她警戒著,畢竟閻墨是族長,並且在是歷代的大家族,這樣的行為背後一定有圖的事物,不會只有友情那麼簡單。

  想來這邊,鳳蘭的腦子更加混亂,但現在問什麼,閻墨也是不會說太多,那還不如就先到這邊吧……

  鳳蘭先是提出暫停這話題後,就轉回到剛才的正題,關於贊帶走達芙妮的事,這時他們都把頭轉向已經坐在椅子上,並低著頭的亞倪爾,等待他的解釋。






to be continued



註解區

【1】:這邊亞倪爾使用莎緋兒,是因為在他的認知裡,這裡還是莎緋兒,不知道她已經變成「達芙妮」,而閻墨是因為亞倪爾告訴他是玥,所以口中說的是「玥」,有訊息不對等~

【2】:閻墨右耳基本有兩顆通訊器,是類似黑色圓形耳釘,靠耳垂那顆使用時間較新,聯絡人只有夢落,莎緋兒,林魁,而較舊的是混合人,還保留當時白元的聯絡人,所以史凱拉能夠聯絡到閻墨XD

【3】:其實贊和亞倪爾是認識的,但因為莎緋兒假死後,就沒有在看過彼此,所以三年時間能讓人改變很多,贊此時沒意識到,他就是一直待在達芙妮旁邊那個人。而達芙妮能夠認出,是因為感覺,她記憶還保留亞倪爾的氣息,所以能夠一絲方向。

--

下一章很可能就可以知道究竟發生這場事件的原因囉wwww
這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究竟莎緋兒為什麼要假死三年呢……?

另外歡迎留言任何對於這發展或這章的感想呦~
大家的留言與支持都是我們的動力!!



▲預告.下次更新時間:6/20(一)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部】: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三部】:(待之後公布)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夜梓臨殃共同創作而成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力量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臨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下次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881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3 篇留言

井爵
好精彩的人物互動與心裡戲,辛苦臨殃大和喵夜梓大了! > w < b

章節名稱是『爭奪』,圍繞著達芙妮的爭奪有夠激烈的,不知道贊會不會變得太偏激。

Q w Q

三年間的達芙妮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假死狀態的時候又發生什麼事?

伏筆很吊人胃口,很期待下一章的解答! XDD

06-18 01:38

夜梓的臨殃
梓:
謝謝,井爵♡
這篇花了很多心思去描寫,贊,亞倪爾,閻墨這三者的關係~

贊的部分,的確讓人感到極端。但說實話,女友莫名其妙的分手,與他人在一起,是無法讓人馬上接受的結果,可如果採用這種方式,再去讓那個人愛上他,剝奪真心,沒有人是會去接受的QAQ06-24 19:46
虚ろな光
重逢的感覺在適中的細膩裡有著清晰的情感衝撞 我覺得不管是力道或節奏都相當棒

然後鳳蘭登場啦~~~~看她跟閻墨的互動感覺藏著什麼

下一章應該就是鳳蘭了 不過.....講是這樣講 下一章主題是為啥莎緋兒假死三年的原因吧ww

06-18 15:43

夜梓的臨殃
梓:
謝謝,留言~
在那部分的確花了心思去摹寫,希望能夠讓讀者深受體會,所以用很多時間塗塗改改,看到這樣的心得,真的很高興,你會喜歡這篇文章ε٩(๑>₃<)7з

至於鳳蘭她其實只是旁觀者,被達芙妮拉進來的,所以她能力有限,最多只能繼續聯絡貝卡,在達芙妮這方面有點勉強……
但她和閻墨的對話,的確藏了一些細節,透露出閻墨這三年有些不小的動作存在!!06-24 19:4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之所以選擇假死肯定是有什麼苦衷吧...
大家爭奪著達芙妮,但她會怎麼選擇呢?

被套上線的木偶而無法決定自己的人生,如果想自由就只能把線剪斷了(>口<)

06-18 19:40

夜梓的臨殃
梓:
每個人隱藏,與迴避,都是是有苦楚的,但要怎麼做才是適當的,而這樣的方式是否造成身旁多大的後果,是要去拿捏的(•̥́ˍ•̀ू)

但願如果能剪斷就好了,有些人的是銀絲線,根本沒辦法了斷,自己還是掛在那邊,一輩子的付出在上面……
但真如此話所說,剪斷了,自己擁有自由了,或許生活不會比當提線木偶好……
這都是要去選擇的(,,•́ . •̀,,)06-24 19: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3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kima55鉤子真好玩
【幻塔】解決 幻塔 注音無法選字問題(PC版)、序號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53168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