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134(冥府的守衛XXVIII) 我能做的事情

作者:亞爾斯特│2022-06-15 08:05:45│巴幣:25│人氣:270
前情提要:伊迪亞一聽到對方的目的是要為威爾送化妝品就不禁跌破眼鏡,而且也與楓之間產生不小的糾分,伊迪亞本想將眾人送回去但是礙於雷特河系統的運作所以讓所有人暫且先留下來,同時吉普森也對修拉德兄弟的秘密感到好奇……

  「大家,感謝你們所有人都在NDA上簽字,你們到達這座島的方法還有動機,能詳細告訴我們真的是幫了大忙呢。不過,這兩方面都離譜了,不知道這份數據對今後的防災預測有沒有作用。」在黑卡蒂區的一間研究設施中,歐爾德將眾人安置於此,雖然他很感謝眾人提供資料以供參考,但是這些資料實在是過於特殊所以很難當作參考,盧克聽到後也就只是輕笑的說道:「是這樣嗎?我們只是受自然而然的感情而來的。」

  「給被檢測體送化妝水的人、不能忍受單方面被毆打的人、想要來這裡討個說法的人、想要教訓隨便給自己工作的人,還有,為了見被檢測體的人。人類,真的很難理解……不,會採取難以預料的行動呢。」歐爾德看著眾人一一說道,畢竟他的行動中基本上都是依據數據來行動的,但是眾人卻可以為了一些小小的理由而冒險來到這裡。

  「但這之中最讓人感到驚訝的,是你們來到這座島的辦法……盧克.杭特先生的獨有魔法直至盡頭之箭矢。得到這個情報的瞬間,我馬上就理解你為什麼說『那怕只是一下也可以讓我們見見威爾他們嗎』。你想在威爾.席恩海德先生他們身上施加獨有魔法,好把握他們的位置。」歐爾德露出了陰險的笑容,彷彿就好像是看穿盧克的想法與計策,不過盧克並沒有做出否認,只是淡淡地露出笑容回應:「哎呀,被暴露了嗎。」

  「果然!雖然哥哥已經說過,不過對付黑夜烏鴉學院的學生真的可不能掉以輕心呢!」歐爾德一確認自己的想法沒錯就不禁露出佩服自己的笑容,畢竟如果可以使用盧克的獨有魔法的話,那麼就可以確認被抓走的人們的狀況還有位置,那麼到時候『劫獄』也就輕鬆許多了,不過既然這個想法已經被拆穿那麼歐爾德就不可能那麼輕易的讓眾人去接近威爾他們。

  「我本來要是『S.T.Y.X』對威爾他們做什麼過分的事情,稍微動用強硬手段也無所謂的……不過歐爾德詳細的給我說明情況,雖然我知道他們在負量超載後,接受賢者之島的魔法醫術師適當的正規治療……聽到他們在『S.T.Y.X』總部接受更專業的檢查與汙點處理後,就安心多了。」原本盧克的神情處於劍拔弩張的狀態,但是在經過歐爾德的講解後他所有的擔憂都可以放下,現在只要耐心的等待時間過去然後與眾人一起回到賢者之島就可以了。

  「不過話說……『S.T.Y.X』的人,為什麼要用粗暴的方式帶走威爾先生他們……呢?既然不是要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在帶走之前說明一下不就好了嗎?」耶佩爾聽完歐爾德的講解並沒有像盧克一樣感到安心,而是滿滿的不理解,而在旁邊的梅莉達也點頭說道:「沒錯,畢竟你們的入侵把整個學校搞得烏煙瘴氣,如果只是要檢查大家的狀況,根本沒必要作的那麼過火吧?」

  「沒錯!因為你們的關係,有很多人都受傷了!艾斯先生、杜斯先生、卡利姆先生以及許多人都因為你們的關係都受傷,雖然多半可能是他們自討苦吃,但是如果你們事前說明的話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楓義正嚴詞的站出來說道,她的樣子似乎還沒有辦法對昨天發生的事情釋懷,在旁的吉普森也是推了眼鏡冷笑道:「真虧那些被你們『造訪』的地方沒有打算追究責任,如果被我們的老師知道這件事,那麼你們就等著吃賠償帳單吧。」

  「汪!」在旁邊跟著被帶過來的布蘭也叫了一聲,彷彿好像是認同吉普森的看法,歐爾德聽完眾人的抱怨也就只是低頭,臉上也有很明顯的愧疚,「抱歉,我們也沒有想過把事情鬧大。只是大部分被檢測體,基本上不是在可以冷靜對話的狀態,所以為了把雙方的損傷降到最低,要優先控制目標,之後再詢問情況……不得不採取這樣的行動。」

  「就算這樣也太過火了,破舊宿舍也因為你們的關係而被毀得亂七八糟!」就算歐爾德這麼講,楓也沒有辦法降低對於『S.T.Y.X』的怨念與敵意,梅莉達也冷靜的說道:「無法冷靜溝通的人反而是你們的人吧?大家都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威爾學長他們是出於保護我們大家乃至黑夜烏鴉學院才動武的,相較之下卡戎呢?只因為對方擺出戰鬥的姿勢就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對方,你們不覺得自己的行為太過火了嗎?」

  「或許是這樣吧?但這些都是必要的手段與無可避免的犧牲,你們也應該見過那些負量超載的魔法士到底是什麼樣子?那時的他們和失去理智的怪物沒什麼兩樣,可謂是欲望與偏執的化身。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可以不擇手段,是非常危險的存在。」歐爾德說到這裡的時候,眾人都沒有辦法說話,畢竟他們也見過暴走的威爾他們是什麼樣子,楓一想起那時的經驗就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悄然消逝,負量超載的魔法士某種程度上是怪物這點是沒有辦法被否認的。

  「那又如何?你以為我會說『好,我明白,你們是正確的』這種鬼話嗎?不要開玩笑了。」即便聽了這麼多,梅莉達卻依舊不讓步,臉上的神情表明堅持己見,眾人都被梅莉達的眼神嚇到,但是梅莉達也繼續說明:「那些『必要的手段』還有『無可避免的犧牲』真的是必要與無可避免的嗎?有些事情必須要親自到現場才可以明白,還有要靠自己的眼睛還有心靈去判斷才對,如果可以靠自己的雙眼去判斷這一切的話那麼就可以避免傷害了。」

  「可是,我們也是有判斷的……」歐爾德覺得梅莉達有些強硬,甚至還誤會『S.T.Y.X』的做法這點實在是太過火,但是梅莉達卻搶先一步開口:「我指的可不是機械式的判斷,是用人類的眼睛還有心靈去判斷的,我的朋友也就是因為你們的『判斷』才傷心不已,還認為是自己的錯才會引來他們,甚至還因為你們的關係才導致她被那個叫伊麗絲的女人抓走的,稍微反省一下好嗎?還是說你哥哥接管之後這裡還會是『老樣子』嗎?真不愧是嘆息之島的守衛……真是一群冰冷且沒感情的傢伙……」

  「梅莉達.貝爾塔先生,你怎麼可以這麼不可理喻?你要知道鄰近的人短時間內就發生那麼多起負量超載事件這在過去沒有半點前例,就連像鶇.羽澤小姐這樣的一般人類都負量超載了!『S.T.Y.X』這邊也必須警戒才可以,雖然已經確認他們恢復是再好不過,但我們也有設想過最壞的狀況,不管是負量超載的人,還是周圍的人,誰都沒有喪命……這已經很幸運了。」歐爾德不悅的將最壞的狀況告訴梅莉達,不過梅莉達也氣沖沖地回應:「就說大家已經恢復正常了……何必特地跑過來翻舊帳?」

  「好了!兩邊都到此為止,在吵下去我看你們就算到了傍晚還是要繼續吵了。」彷彿是再也無法忍受這兩位年輕人的爭執,盧克決定站出來當和事佬並對雙方說道:「首先是歐爾德,梅莉達並沒有要侮辱『S.T.Y.X』和宅室君主,他只是認為應該還有更好的做法,還有對於朋友的忠誠心讓他無意間懷疑你們做法是否正確,如果有錯誤我會替他向你道歉;另外梅莉達,你應該還記得威爾負量超載的時候發生的事情,那時的我們也真的差點出事了,如果不是你和杜斯覺醒獨有魔法,那麼當時的下場根本想都不敢想。『S.T.Y.X』會警戒是當然的。」

  「確實是這樣,抱歉,我好像說得太過火了……」梅莉達聽完盧克後就低頭誠摯的向歐爾德道歉,歐爾德也馬上向梅莉達道歉:「我也是,我不明白人類的情感與判斷方式,所以才會引發那樣的誤會,如果當時我們採取更好的做法,或許就不會發生那麼多的問題。鶇.羽澤小姐也不會變成那個樣子。」

  「嗯,其實如果我們所有人都各讓一步,並且多為對方的心情著想的話,那麼就不會傷害到他人的心了。」盧克看著和解的雙方就露出微笑,不過也有感而發地講出這句話,畢竟世上有很多的糾紛就是源自於不理解與不退讓所產生的,聽到這句話的楓不禁也陷入思考之中。

  當時的她因為認為鶇被伊迪亞侮辱,且認定伊迪亞就算重要的家人與朋友被傷害也會坐視不管所以才生氣的,但是從伊迪亞生氣的那個樣子來看,他似乎不向是那種會對重要的人坐視不管的類型,只要仔細想想的話那麼就會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理解伊迪亞的想法與過去,或許自己之後也要向伊迪亞道歉才可以。

  「不過確實如歐爾德所言,我們能站在這裡真的是萬幸了。我在夢到威爾負量超載的那一天的時候,因而從睡夢中驚醒。我明明是站在比鏡子,和他五百萬的魔法照片粉絲更近的地方注視著他,我到底在他的身邊,注視著什麼東西?」盧克他一回想起那天的經歷就不禁顫抖著,被汙點控制的威爾四處破壞,周圍都是倒地的夥伴們,而他看見倒映在威爾襲擊自己那張癲狂的笑容的雙眼中的自己就瞬間感到恐懼。

  負量超載,確實是比常人所想的還要可怕的事情,若不是梅莉達與杜斯覺醒的獨有魔法是與威爾截然相反的消除附加魔法的魔法和能夠將承受的魔力釋放回去的魔法,或許楓就不會站在這裡,或許眾人都會在那場戰鬥中犧牲。

  而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在於阿魯魯的蠱惑與威爾對自己的不自信,原本這一切應該在梅莉達開導威爾下落幕才對,但是卻沒想到阿魯魯卻從中作梗,讓本該和平落幕的事情付諸東流,若是自己更早點注意到阿魯魯的存在,或許就可以阻止她對梅莉達與威爾做出來的傷害,耶佩爾看到盧克那張自責的神情就不禁感到擔憂,「盧克先生……」

  「抱歉,我知道事到如今後悔也沒有意義,況且……就算我伸出援手,也未必可以阻止他的負量超載,或許本來就靠我可以救他這種想法,就很多方面而言也太過自負了。他的怒火,絕望,全部都是屬於他的東西……其他人也是一樣的。不了解的人在那邊說三道四也只是火上加油,所以只有真正了解他們的內心,才可以從他們的噩夢之中把他們救出來。」盧克他緩緩地將自己的想法傾訴而出,眾人聽到後就不禁默默地點頭,畢竟那些負面情緒是自己的東西,要將其化解也就只有自己的力量,而他人能做的就只有推一把。

  「那麼,既然如此了解他們,盧克.杭特先生為什麼還要來這裡呢?」聽完盧克的話語,歐爾德對此感到相當的不解,畢竟不管怎麼想既然負面情緒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那麼根本就沒有旁人插手的餘地,那為什麼還要去幫助他們呢?盧克聽到歐爾德的問題也就只是淡然回答:「我是為了能親口說出『我已經做到我能做到的事情』這句話才來的,當然鶇也是一樣的。」

  「『做了能做到的事情』?還有鶇.羽澤小姐也是一樣的?」歐爾德對於盧克的話語感到不解,然後盧克也就只是簡單的說明:「沒錯,智多星小姐她對於自己的定位感到些許的迷惘,所以她也想要找出只有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也有想幫助他人的願望,如果這樣的話那麼她或許就可以肯定自己。至於我的話,我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的美學,不過講那麼多,我和她或許都是同類也說不定。」

  「你們還真的是奇怪的人類。」歐爾德聽到盧克的見解感到疑惑,因為這是他自己沒有辦法理解的東西,而在旁邊安靜許久的吉普森也開口說道:「奇怪又怎麼樣?那就是人類,偶爾會做出超乎常理又不可理喻甚至是與自己的想法相互矛盾的事情。但是,那樣反而很有趣不是嗎?」

  「有趣嗎?我還是沒有辦法理解,但是今天得到了很多有趣的數據,謝謝你們。那麼,我差不多該回到總部了,雖然午餐與晚餐基本上都是安排在十二點和十九點,不過如果想要變更時間,可以使用門邊的設備與工作人員聯繫,跟前方螢幕說話,就可以啟動虛擬助手……有各種遊戲還有電影可供消遣,如果需要打發時間的話還請自便!」

  雖然無法理解盧克的想法也沒有辦法馬上理解吉普森對人類的看法,但是歐爾德依舊還是用自己的笑容感謝眾人提供的情報,同時在離開之前告訴眾人一些重要的事項與知識,隨後耶佩爾出於好奇就稍微打開了一下選單,發現琳琅滿目的電影資訊和遊戲介面,看著這樣的清單耶佩爾不禁吃驚一下,「哇,好厲害!連最新的電影都有。」

  「連我想看的電影都有,正好可以省下我的零用錢。」吉普森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電影的時候就不禁露出著迷且認為自己賺到的眼神,楓透過吉普森的神情馬上就猜想到他現在的想法,於是不禁無奈地說道:「吉普森先生,我們姑且還算是在敵人的陣地。」

  「算了吧,既來了則安之。雖然這些待遇好到會讓人感到有些懷疑,不過正好可以讓我們好好消遣一下,希望檢察早點結束,我也挺擔心鶇還有威爾學長的狀況。」梅莉達看著眼前的螢幕也不禁露出苦笑,畢竟也不知道檢查什麼時候結束,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只能選擇乾等也實在太過於痛苦,所以就好好地接受對方的好意。

  「MERCI!感謝你的關照,歐爾德。不過我有些事情想要說,可以稍微耽誤你一點時間嗎?如果可以的話也希望你將這份討論內容傳達給伊迪亞知道。」盧克他雖然感謝歐爾德的照顧,但是基於自己得到的想法,所以他想和歐爾德討論這件事情,也同時想要讓伊迪亞明白接二連三的負量超載事件的線索,歐爾德聽到盧克的想法雖然感到困惑,但還是點頭說道:「嗯,還是有些時間的,所以請說吧。」

  「那我就開門見山地問了,你真的認為負量超載的魔法士是因為慾望與偏執而行動的嗎?」盧克豪不避諱的切入主題,這讓眾人也感到些許的困惑,當然歐爾德也一樣感到困惑,「诶,難道不是這樣嗎?大部分的魔法士都在負量超載的情況下想要完成自己的慾望,難道這個說法有誤?」

  「沒有,只是……我在得知某個人的過去後,就對負量超載有新的看法,那就是負量超載和過敏是一樣的現象。」這一句話的出現,馬上就讓楓想到自己昨晚就與盧克聊過關於詩穗的話題,而盧克或許就是從詩穗的身上看出關於負量超載的事情,不過這樣的想法馬上就被歐爾德否決了,「過敏:是因為身體接觸到無害的『灰塵』、『花粉』與其他物質所導致的免疫系統過當的結果。不過我覺得和負量超載完全八竿子打不著,畢竟汙點和灰塵與花粉不一樣,是對人體有害的。」

  「我指的並不是是否會對身體有害,而是為了保護自己這一點。自從聽到那個人的故事,我就回想起威爾與其他人的事件,我就立刻聯想到這點,與其說他們是因為自身的慾望和偏執而負量超載,不如說負量超載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被絕望與悲傷壓垮所做出來的最極端的防衛措施。」盧克的話語吸引到眾人的目光,確實,先不說別人,威爾當時就是因為不能忍受醜陋的自己所以才打算將眾人融化成醜陋的模樣,或許只要這麼做的話就可以讓威爾那顆因為罪惡感而受到折磨的心靈得到緩解。

  「當然,過敏視情況也是會引發足以致命的併發症,負量超載也是會奪走那些人的生命,這就是我的看法。」盧克他面露嚴肅的神色將自己的想法告訴歐爾德,歐爾德聽完後也就露出輕笑說道:「是這樣嗎?不過這也算是不錯的見解,或許可以加入之後的資料,那麼在檢查結束之前請大家待在這裡吧。」

  歐爾德留下這句話後就離開了研究設施,而在前往總部的道路上歐爾德不禁抬頭仰望自己頭上的天空,這片天空並不是真正的天空,而是用技術創造出來的人造天空,這點歐爾德是知道的,雖然會視情況而做出不同的天氣,但依舊還是和真正的天空有所差距。

  同時,他也回憶起了盧克還有鶇的事情,他們兩個為了找尋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而不惜冒險,就算受到危險它們也依舊還是會繼續前進,這時他的內心中出現了一個疑問,看著那片虛假的天空歐爾德不禁自言自語,「歐爾德能為哥哥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而且,我是哥哥為了不讓自己被絕望與悲傷壓垮……所誕生的存在嗎?」

  「過去曾有一位科學家想要試圖用自己的技術創造出死去的兒子,但是那個兒子終究只是仿冒品,每當看著那位兒子,科學家再也無法忍受所以就把它賣給馬戲團,畢竟小孩子的外觀很受歡迎嗎,真想不到你可以在他底下待那麼久,明明只是會讓他想起傷心事的仿冒品。」

  忽然,他感覺說出這句話的女子就靠在他的身上,她曾說出口的話語就感覺好像是在自己的耳邊低語著,那個語氣彷彿就好像是在嘲笑一樣,不過歐爾德知道那個女子不在自己的身邊,但是他還是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奇怪,明明作為機器人的自己是不可能做惡夢,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感覺,但是卻還是常常出現這種奇怪的想法。

  而歐爾德也緩緩地想起自己曾在走之前與盧克展開的最後一個話題,過敏這個狀態並不是外部的病毒或細菌引起的,而是灰塵與花粉這類完全對身體無害的東西闖入體內導致的,明明是為了保護身體免疫系統才行動的,但是身體卻因為這樣而受到傷害,明明是出於保護但是結果卻傷害到自己,那樣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

  「哥哥……我是不是總有一天,會傷害到你呢?」歐爾德他用手撫摸自己左胸口上面的火焰,臉色也漸漸的被恐懼給佔據,不過他還是將這些情緒全部都壓制在心頭,準備前往總部與伊迪亞談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859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希臘神話|大力士|魔法|迪士尼 扭曲仙境|戰鬥女子學園|Bang Dream!

留言共 2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其實和學校單位協調與溝通後,不至於會變成這樣。

阿祖爾:後續的校園建築修繕、學員精神補償費與被綁走後的課業影響可要好好支付啊

06-15 08:22

亞爾斯特
亞爾斯特:放心,一定會支付的!
伊迪亞:诶!
歐爾德:可是這才是最好的辦法啊~
亞爾斯特:說來說去也沒有用,話說關於負量超載與過敏類似這點,小精靈認同嗎?06-15 08:2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認同
過敏+瘟疫,若負量超載是一種極端的防護措施,對他人造成的傷害(不管有意還是無意)所衍生出的仇恨與反感則是一種擴散

而stxy做的方法相當於隔離與治療,避免負量超載影響他人而衍生更多負面情緒,導致大量傳染案例發生

06-15 09: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 後一篇:[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ck60412大家
電繪學徒!想找交流的夥伴!也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