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死神篇第十九章:魯休思的末路

作者:苦楝樹│2022-06-14 23:44:53│巴幣:1,014│人氣:190
目錄



  第十九章:魯休思的末路

  天亮之後,綴歌從空蕩的床鋪上醒來,她摸了摸身旁的空位,還有一點餘溫,她貼上細聞棉被上的溫度,還殘留著哈利的味道,渴望已久,不斷忍耐的味道。

  「好。」綴歌在房間梳洗完畢,帶著綠色的髮帶,看著鏡中的自己,沒有破綻,從今以後,她要拋下過去,從新以綴歌的身分活下去。

  端莊、高雅。

  「呀!」結果她一走出房門,馬上就嚇了一跳,綴歌彷彿看到鬼般的,看著站在她房門口的人。

  「看起來滿臉春風呢。」潘西身上穿著中性的褲裝,雙手抱胸,不滿的看著綴歌,她身旁站著穿著長袍的高爾,一如既往地和她打招呼。

  「早安,綴歌。」

  「早……早……安……」面對昨天才下令要殺死的兩人,綴歌結巴的說,想到自己之前的作為,綴歌心虛的移開臉,但心裡又覺得不能這樣下去,她終究是要面對,她曾試圖殺死朋友這件事情。

  「潘西……我……」想要道歉,但話卻說不出來,此時的綴歌才真正明白,真心希望一個人的原諒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妳怎樣啦──」潘西倒是毫不掩飾內心的不滿,伸手捏著綴歌的臉,「十二月,叫高爾開船去海邊,還逼他跳海,這樣用別人的男朋友妳很開心嗎?很開心嗎?我看高爾你倒是滿開心的,你要不要跟我解釋一下?」

  「絕對沒有這回事。」被波及到的高爾,連忙撇清。

  「乖語者間寺,窩恨寶欠……」臉被捏到話都說不清的綴歌,努力的擠出她內心掙扎許久後,才說出來的話。

  「高爾你居然沒有感冒,你倒是不是肉做的啊?」潘西吐槽完之後,放開綴歌,得到自由的綴歌,大口的呼吸,像是快要窒息的青蛙,沒有任何她一開始想要維持的端莊,潘西斜眼看著綴歌,用不在乎的語氣說:「這件事就算了,其他的……我不想聽妳道歉,省得我還要找理由原諒妳。」

  「潘西……」聽到潘西的話,綴歌感動有點想哭,自己身邊明明一直有人在支持自己,但她卻從來沒有認真的看待過她們,以保護她們為由將她們推離自己身邊,到頭來,感覺只是在掩飾自己不想面對他們的藉口罷了。

  「好了,去餐廳吧。」

  潘西說完後,帶著高爾往樓梯走去。

  「DA的早餐會報時間,開始了。」

  一到餐廳,綴歌就聞到一股撲鼻而來的香氣,這是她熟悉的味道,她驚訝的走到廚房,看到哈利正收拾好餐具,一直以來都是綴歌煮給哈利吃的,她從來沒看過哈利在廚房的樣子。

  哈利其實會料理,從小他就必須跟著佩妮做家務,只是在哈利吃過綴歌煮的料理後,覺得自己從佩妮偷學來的小菜根本不能讓綴歌見到,才一直沒有下廚,直到離開綴歌後,太過想念綴歌的味道,才又想盡辦法重現回來。

  「綴歌,怎麼了嗎?」哈利原本以為綴歌會睡得更久,畢竟一整晚的休息,直到綴歌抱怨之後才停止,今天早上的時候也是看到綴歌的睡臉,才盡可能不吵醒她的離開房間。

  「沒事。」綴歌仔仔細細的把哈利身上從頭到腳看過一遍,明明才幾個月沒見到,綴歌卻感覺眼前的哈利和記憶中熟悉的樣子不太相同。

  那個總是粘著自己,依賴自己的小男孩已經不復存在了。

  「沒事的話就來吃早餐吧。」哈利收拾好廚房,牽著綴歌的手到餐廳。

  古里某街十二號自從婚禮之後,已經被鳳凰會放棄,此地也改成DA專用的基地,當綴歌和哈利回到餐廳時,DA的重要成員們也都接到訊息紛紛趕來了。

  「結果還是這樣嗎?」在外面指揮其他人和食死人對抗的阿尼,帶著不信任的眼神看著綴歌,「老大的決定我是百分之百遵從的,但馬上讓她參加會議是不是太危險了?」

  「這也沒辦法啊,雖然那個公主任性妄為、性格極端、麻煩難搞,但終究還是一個厲害的巫師。」一直以來都微妙的站在綴歌立場的榮恩,難得跟著阿尼一起捅了綴歌一刀,綴歌面對榮恩難聽但無法反駁的評價,只能掛著僵硬的微笑回應對方。

  「好了,你們不要整天耍嘴皮子了,尤其是榮恩,你最近似乎太得意忘形了。」一旁的妙麗看不下去的說,同時拿出一副眼鏡戴上。

  「我哪有。」榮恩不滿的反駁。

  「妙麗什麼時候近視的?」看到熟人不同的裝扮,讓綴歌十分意外。

  「她沒近視。」真正近視的哈利,不滿的推了一下眼鏡,「那是好看的,因為她說身為參謀,必須給人高深莫測的感覺,所以戴了平光眼鏡。」

  眾人吃著早餐,只有作為會議主持人的妙麗忙著將黑板搬到餐廳,並在上面寫下今天的日期以及會議的流程,一切都要從型式開始,重視規矩的妙麗如是說。

  「那麼在會議開始之前,有誰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嗎?」

  「我有。」潘西拿出一個紙袋,交給哈利,「斗篷還你,真的很好用呢。」

  哈利接過斗篷,一旁的妙麗突然想到什麼的問:「隱形斗篷可以借我嗎?」

  哈利和綴歌狐疑的看向妙麗,又看了一眼對方,不約而同的說:「妳要拿去幹嘛?」

  「鄧不利多交代給我的任務可能需要,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任務,可能會在我這裡滯留很長一段時間,你們有用斗篷的需要嗎?」

  要說有沒有需要……哈利看了一眼綴歌,彷彿綴歌才是斗篷的主人。

  「我沒有需要。」那一瞬間,綴歌明白哈利想問的問題,她紅著臉,強烈的反駁,「沒有任何需要用到的時候,永遠不會有!」

  「唉──」哈利失望的嘆氣,隨後對妙麗說:「目前沒有,暫時先放妳那保管吧。」

  妙麗也從兩人的反應,知道這件斗篷可能的用途,她決定帶回家的時候,先把這件斗篷徹底洗過一遍。

  「鄧不利多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啊?」榮恩好奇的問,雖然他跟妙麗一起領了鄧不利多的遺物,但信的部分只有妙麗一人看過,而且她看完之後還直接燒毀了,事後他問了很多次,但妙麗始終保持著天機不可洩漏的態度,一個字都不對榮恩透露。

  「與其說是任務不如說是預言了,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留下這麼奇怪的遺言,但為了避免不可抗力,我還是保留一下內容吧。」

  聽到妙麗的回答,榮恩失望的撇過頭。

  「既然沒有其他問題,那就來談談今天的重點吧。」妙麗在黑板上寫下綴歌的名字,然後兩眼直盯著綴歌,隔著鏡片,態度強勢的問:「綴歌,妳有辦法告訴我們任何關於佛地魔根據地的情報嗎?」

  綴歌原本以為這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當她想說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失去了那段記憶,明明感覺根據地的位置如此清晰,卻又無法準確地描述,「不能……奇怪……」

  「果然啊。」妙麗倒是早就料到,但又難掩失望的說,「畢竟是佛地魔,根據地會像霍格華茲那樣,設下外人無法透露情報的魔法也不意外,不過這也證明一件事了。」

  妙麗說話的同時,視線掃過阿尼,「代表她已經不被他們當成自己人了,她可以信任。」

  聽到妙麗的話,綴歌感激的看著她的朋友,妙麗也默契的用眼神回應綴歌。

  「但她也有可能是為了不洩漏情報,故意假裝自己無法說的啊。」阿尼不死心的反駁。

  「綴歌不可能說謊的,他們情侶之間無法明說情趣另當別論,像我這種直接具體的詢問,沒有辦法說謊。」妙麗斬釘截鐵的說,讓與會的同伴們疑惑的看著她,而在一旁感覺到不妙的榮恩,已經開始懷疑的摸自己的舌頭,「我在早餐加了吐真劑,大家都有。」

  「喂!」在其他人還驚訝的不知如何反應時,經驗豐富的榮恩率先提出抗議。



  依稀記得,那天下著雪。

  艾瑪原本在外面玩雪玩得很開心,卻突然被爸爸帶回家裡,自從媽媽死後,一直和自己很疏遠的爸爸,難得的抱著艾瑪,摸著艾瑪的頭,爸爸的臉已經模糊不清,但他手掌傳來的溫暖,卻從來沒有忘過。

  「艾瑪,仔細聽好。」父親蹲下身,和只是個孩子的艾瑪平視,艾瑪從未見過父親的表情如此嚴肅,他捧著艾瑪的臉,強迫艾瑪盯著自己,「等一下魯休思叔叔會來接妳去他們家,妳要乖乖聽他的話,留在他身邊,聽到了嗎?」

  艾瑪被父親的態度嚇到,呆滯的點頭,父親將艾瑪帶回到房間,在關上門的時候,看了艾瑪最後一眼,「艾瑪……」

  「嗯?」

  父親的眼神,帶著無奈和不捨,他原本想說點什麼,但最後還是說出不口,尷尬的笑了,「沒事。」

  要那個不喜歡說話的父親,對孩子說「愛你」,大概是永遠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也下著雪。

  艾瑪攙扶著魯休思到客廳的沙發上,每天一小時的酷刑咒懲罰,使他幾乎無法生活自理,不管做什麼事,都只能依靠艾瑪。魯休思看向窗外,寒風讓玻璃蒙上了霜,落在屋簷的雪融化之後沿著屋簷垂下成冰椎,那些落網之雪則堆積在窗台上,形成美麗但麻煩的風景。

  一切都是如此相似,就像命運的輪迴。

  「艾瑪……妳有什麼打算嗎?」魯休思的語氣平淡的問,平淡的讓艾瑪一時間無法理解魯休思想問的問題。

  綴歌被擄走了,大概只有幾個小時,這是魯休思最後的時間,他看著養育了十幾年,卻始終無法對自己產開心扉的女兒,眼神中帶著無奈和不捨。

  「我……」艾瑪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自從進入馬份家之後,艾瑪就沒想過離開的那天,也許是父親的遺言,也許能說是對魯休思的感情,艾瑪始終無法弄清哪一部分更重要,對感情的模糊,是他們家的遺傳。

  「我在外面聯絡了一個人,他可以把妳接走。」魯休思雙腳交叉,即便身體不便,他也依然維持著一家之主,久遠家族的威嚴。

  艾瑪看著魯休思,這位養育她十幾年,雖然從未開口承認,但被艾瑪當成父親的男人,難得的,露出他全盛時期,自信又神秘的風采。

  幾分鐘後,一個男人從呼嚕網進入馬份家。

  魔法部的崩塌轟炸,因為在外執勤而逃過一劫的鈍力,順理成章的成為食死人的一員,也因為他正氣師的身分,佛地魔任用他擔任鞭刑者,負責非死刑以外的懲罰。

  「這不是私人恩怨,別恨我啊,魯休思。」鈍力走到魯休思面前,舉起魔杖。

  魯休斯拿出手帕,塞在口中,然後跪坐在地上,背對著鈍力。

  「咒咒虐。」酷刑咒特有的閃電狀綠光,從鈍力的魔杖連結著魯休思的身體,靈魂的疼痛,讓魯休思咬緊口中的手帕,他雙眼佈滿血絲,頭上冒出青筋,滿頭冷汗的忍受著。

  執行酷刑咒的鈍力,看著以前高高在上,跟部長和高階官員同席,自己只能卑微的在一旁護衛的魯休思,在自己手上任其宰割的模樣,臉上忍不住露出的笑容。

  但他快樂沒有維持多久,他突然感覺到頭上傳來劇痛,接著視線模糊,鬆開了魔杖。

  他困惑的轉頭,那個安靜的女僕,不知何時手中拿著一個花瓶,花瓶上面還沾著鈍力的血,鈍力來不及反應,艾瑪又一次將花瓶砸在鈍力頭上,這次直接鈍力的頭被打的滿頭是血,他踉蹌的扶著魯休思,魯休思則將他安穩的放在地上,並拿走他的魔杖。

  「這不是私人恩怨,不過我想你還是恨我吧,知道手上的人命對自己恨之入骨,這樣我睡覺比較安穩。」

  鈍力被魯休思壓制在地上,他瞪著眼前的男人,但身體卻無能為力,連對他叫囂黑魔王會把他全家趕盡殺絕這種叫囂都說不出來。

  「晚安,鈍力。」魯休思沒有多說廢話,用索命咒取走鈍力的性命。

  解決礙事的人後,魯休思坐回沙發上,只做這點事,對現在的他來說就耗盡心力了,他有氣無力的艾瑪說:「去倉庫拿掃帚出來,拿兩支就好了。」

  魯休思的命令讓艾瑪遲疑了一下,但她馬上照做,當她把掃帚帶到客廳的時候,在房間的水仙也因為剛才的騷動出來了,當她看著艾瑪手上的掃帚時,皺起眉頭。

  「好了,妳們該走了。」魯休思揮動魔杖,打開客廳身後的窗戶,寒風吹進客廳,讓室內的溫度驟降。

  艾瑪猶豫的看著水仙,水仙也不滿的瞪著丈夫,「那你呢?」

  「我必須留在這裡,當作誘餌,同時阻止他們追上你們。」魯休思看著陪伴自己多年的妻子,臉上露出苦笑的說:「妳知道的,我們做事的風格向來如此,主要追殺目標得手後,次要的目標就不重要了。」

  「我當然知道。」水仙別過臉,將剛才的不滿吞回去。

  魯休思的話,不只是提醒水仙食死人的行事手段,同時也提醒著水仙他們的所作所為,一路走來,殺戮無數,本來就不可能的到善終。

  無須言語,水仙認命地拿起飛天掃帚,走出陽台。

  艾瑪也跟了上去,走之前,她不捨地回頭再看一眼魯休思,魯休思正背對著她,握著魔杖,調整心情,讓自己能在最佳狀態下戰鬥。

  艾瑪跨上掃帚,就在她要離開之前,魯休思突然叫住她:「艾瑪……」

  艾瑪驚訝地轉頭,那段熟悉的語氣,以及隨後那段熟悉的沉默,和最後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擠出來的尷尬笑容,使艾瑪忍不住流下淚水。

  「沒事。」



  艾瑪和水仙在熟悉的馬份莊園上空飛行,很快的,監事馬份莊園的食死人們便發現有人逃走,他們迅速的組織隊伍,也騎著掃把追了上來,艾瑪拿出魔杖,想要以一敵多,將那些追兵擊退。

  就在這時,宅邸的頂端出現數發綠色的索命咒光束,雖沒有打中任何追兵,但有效的干擾他們飛行,拆散了追兵的隊伍,讓艾瑪和水仙可以拉開距離。

  一離開馬份莊園的範圍,一隻飛龍就出現在他們身後。

  艾瑪反射性的舉起魔杖,但駕駛龍的人,卻發出艾瑪十分懷念的聲音,「是我。」

  「查理?」水仙意外的看著騎在龍背上,戴著護目鏡的男子。

  「沒錯。」查理將護目鏡摘下,艾瑪看到久違的戀人,臉上出現一絲欣喜,但他馬上注意到自己剛才因為魯休思而哭得滿臉都是淚痕,倔強的別過臉不讓查理看到。

  「你怎麼會在這裡?」水仙好奇的問。

  「羅馬尼亞淪陷之後,我就和這個孩子一直再附近紮營了,原本想闖進去,但周邊的防護太強,導致我只能在外面徘徊,直到幾個小時前才收到這傢伙的信。」查理指著龍頭的角上,站著的貓頭鷹,那正是馬份家的雕鴞,它拍動翅膀,興奮地和主人寒暄。

  和水仙寒暄完後,查理才認真的看著艾瑪,雖然現在完全看不到艾瑪的臉,但剛才那一瞬間,臉上的細節查理一個都沒有放過。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妳哭呢。」明明即使和自己交往的時候,臉上也很少有情緒,查理甚至一度以為艾瑪的臉是石膏做的。

  「人會哭是很正常的吧?」覺得自己被查理輕視的艾瑪,不滿的反駁。

  查理想起弗雷離去那天的自己,難得沒有和她拌嘴,而是坦率地承認:「是啊,會哭,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艾瑪驚訝的看著查理,查理卻只是控制著龍飛到兩人面前,「跟我來吧,我幫你們安排了藏身地點。」



  擊退追兵,確定水仙和艾瑪能平安逃離後,魯休思坐回沙發上,他的思緒被帶到很久之前的日子,那天,也下著雪。

  奉命追殺背叛佛地魔的食死人,當收到名單的時候,魯休思非常驚訝。

  那個人是在魯休思宣誓效忠之後,協助魯休思度過剛加入時的新手階段,同時也見證了自己的「儀式」的前輩,對黑魔王言聽計從,雖私下常有怨言,但總是能完美執行任務,為黑魔王剷除無數反對者和叛徒的執行人。

  以他的身分和資歷,他應該比誰都清楚背叛黑魔王的下場。

  魯休思前往他家時,原本以為會有一場激烈的決鬥,但對方卻壓根沒有和自己戰鬥的意思,當他看到處決自己的人是魯休思時,安心的放下魔杖,甚至坐在椅子上招呼魯休思,彷彿魯休思只是像平常依樣來找他聊天似的。

  「為什麼要這麼做?」見對方沒有戰鬥的打算,魯休思趁機把內心的困惑問出來。

  對方笑了,但笑的很苦澀,當他收為笑容,想要像眼前的朋友辯解自己的行為時,他突然覺得這根本沒有必要辯解,他做了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隨後,他問了一句纏繞在魯休思內心多年的疑問:「如果你發現你有機會,能夠打敗他,你會這樣白白浪費掉嗎?」

  「沒有人有辦法打敗他!」當時的魯休思,激動的否定了他的提問,但他卻沒有發現,自己是認可對方的動機的,只是沒有成功。

  「我想也是。」那個人無奈的攤手,「就算有,那機會也不是我們這些凡人的。」

  「你最後還有什麼想說的嗎?」聽完遺言,或許幫他完成心願,這是魯休思對幫助自己甚多的前輩,唯一能做的事情。

  而他,彷彿早就料到魯休思會這麼問,「我的女兒,要拜託你照顧了。」

  魯休思點頭,前輩閉上眼睛,魯休思用索命咒將他的生命送上盡頭。

  執行完任務後,魯休思感覺到身後有視線,他緊張的轉頭,只看到房間被打開了小縫,那個孩子就這樣隔著小縫,見證了父親的死亡,魯休思無奈之下,呼喊對方。

  「艾瑪。」

  那個最受佛地魔信任的男人,在接到任務之後,毫不猶豫的趕到馬份家。

  魯休思原本想至少帶走一兩個食死人,但當他看到奉命處決自己的人時,他卻鬆了口氣的放下魔杖,「聖誕快樂,賽弗勒斯。」

  「你最後還有什麼想說的嗎?」那張被人生磨去情感,不再有表情的男人,手中握著魔杖,毫不猶豫地指著自己。

  「這麼說可能很過分,我也不覺得你有辦法做到,但我還是想把希望放在你身上。」說到最後,讓魯休思牽掛的,也只有一件事了,「我的女兒,能拜託你照顧嗎?」

  賽弗勒斯面無表情地看著魯休思,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兩眼直盯著他,光看他的眼神,魯休思就放心了,「多謝。」

  綠光閃過,房間內只剩石內卜一個活人。

  待佛地魔來檢視魯休思的屍體之後,石內卜在馬份莊園點火,將這位級長,罪大惡極的食死人,不擅和女兒交流的父親,連同馬份家八百多年的歷史,一同化為塵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857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綴歌|OOC|哈利波特 系列|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留言共 6 篇留言

影子
魯休斯的命運,看來就是如此,到最後也只會死在信任的人手裡

06-14 23:59

苦楝樹
能夠死在信任的人手裡,對他來說也算善終了吧06-22 00:18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魯:女兒拜託了!
石:她在她未婚夫那別擔心。
魯:你等等!
石:(放咒)

佛:你會不會太狠最後都不讓他放心
石:但好玩欸

06-15 00:21

苦楝樹
老石終於被玩壞了06-22 00:18
Hamano-沉默
欸...本來還希望看到哈利和岳父的交流的
看來魯修斯還是沒辦法跨過,這就是命運力的差距嗎?

06-15 07:42

苦楝樹
出來走,總有一天要還的啊06-22 00:18
Reineke
樓樓上,看來石內卜已經深得阿不思的真傳了XD

06-15 16:56

苦楝樹
感覺像是歷代校長的詛咒06-22 00:19
Reineke
另外妙麗在早餐裡放吐真劑讓我想到某個GGAD同人的阿不思在蠟燭裡放了氣體的吐真劑以揪出忠於葛林戴華德的正氣師。

06-15 16:57

苦楝樹
葛林戴華德:葛來分多的勇氣是勇於下毒嗎?06-22 00:19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隱形斗蓬:我終於逃離那淫亂夫妻了!

06-15 19:28

苦楝樹
跑得了一時,跑不了一世,終究是會成為野外PLAY的道具的06-22 00: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9051035404大家
歡慶中元!更新日本怪談翻譯-師匠系列:葬祭。歡迎來我的小屋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