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明日方舟】眠

作者:澪淵│2022-06-13 22:53:09│巴幣:58│人氣:60
⚘鍵堊鍵無差,順序先後是個人習慣,沒有特別偏好哪一個,痛苦人類沒有挑食的餘地
⚘理所當然有部分塵影餘音劇透,還有一些我流理解、個人解讀及過去捏造(推測)
⚘是日常……沒有刀……真的沒有……只是兄弟倆普普通通ㄉ睡了一宿……


  高庭區和夕照區相隔著一段不短的距離,為了省去長途步行的麻煩和時間浪費,黑鍵提議在白堊家暫住一陣。他沒料到的是這間小小的房屋裡竟只有一張床。

  結束練習後大提琴與長笛被安放在一旁,盯著那張唯一的單人床,黑鍵不得不重新開始思考睡覺的問題。

  「白堊。」視線在床鋪上停滯良久,黑鍵開口。

  聞言,收拾到一半的白堊回過頭,「嗯?」

  「不然……我們一起睡?」

  似乎就剩這個折衷方法了。

  「欸、可是這是單人……」撇開這個問題,還有彼此的身份、身上的源石結晶都是使人遲疑的因素。

  「……不礙事,依我們兩個的體型要一起睡也不是不能。」

  「那……好吧。」

  白堊終於還是妥協了。夜色與風隱隱從窗縫透入,兩個擁有相同雙角的卡普里尼縮在不大的單人床上,肩併著肩腿貼著腿緊緊依偎,旋角尖端幾乎也要碰在一起。所幸夜晚的維謝海姆有些涼,挨著彼此倒也不至於使人不適。

  「白堊,你睡過來一點,掉下去了怎麼辦?」

  黑鍵的聲音從旁傳來,音量不大,在這極近距離下清晰可聞。

  「這樣你那邊會很擠吧?我這樣就挺好的。」

  一張簡陋床鋪讓兩個人睡還是有些勉強。

  果然還是該堅持睡地板的啊。白堊想著又往床側移動些許,思量著自己是不是該趁黑鍵睡熟時溜下來呢。

  「很擠……也還好。等我一會。」黑鍵微微皺著眉,設法又往裡挪了點。確實有點擠,但兩個人一起睡可是他提議的,再怎麼說讓屋主睡地板也實在是……即便據對方所言,他一向是打地鋪的。

  「好了,這樣應該可——喂!」

  話未說完便因恰好瞥見在床緣搖搖欲墜的白堊而打住,黑鍵下意識伸手揪住他手臂把人往回拽,避免了摔下床的慘劇。

  「啊哈哈,真的差一點點就摔下去了呢。」

  「所以才叫你睡過來啊!」

  被黑鍵這麼一撈,彼此距離貼得更近了,近得一字一句的吐息都能輕拂過面頰與髮際,彷彿還能感受到身側另一個人的溫度,與微涼夜晚截然不同的感觸。

  「你小心點,我可不希望明天醒來是在地毯上看見你。」黑鍵不放心似地又提醒了遍。

  白堊苦笑,「不會啦……我會注意。」放鬆身子,他瞇起眼睛,感受後腦與背脊觸及的柔軟。

  這是他頭一回躺上這張床。爺爺上了年紀後身體更加虛弱,他總是會把最好的休憩處讓給這個與他相伴的長輩,反正不論睡在哪兒總會習慣的。

  床鋪比起地毯確實舒適很多,身旁挨著另一個人更是種新奇的體驗:感染者的身份與血脈的詛咒使然,以往他從沒有什麼深交的友人,更是幾乎沒有與年齡相近的人這麼親近的機會。

  也許還是有過的吧?在許多年以前。只是很多事他早也記不清了,如同朝陽下的細雪消融而逝,隨時間隱沒、淡去的無影無蹤,直至再也覓不著一星半點的痕跡。

  白堊小心翼翼地側身,轉向裡側。

  相識不過數日的友人也面對著他,還未入眠,像是擔憂他又一不小心滾下床似的直盯著他的面龐不放。那雙與自己相似的紫色眼眸還帶著點無奈,但也漸漸地被昏倦睡意覆蓋。

  雙月傾落的光輝灑上床間,不辨貴族與平民、常人與感染者,平等地為黑白雙色的髮絲都鍍上一層銀閃閃的碎光。

  這樣的感覺並不壞。

  「你笑什麼?」

  話音朦朦朧朧地傳來。

  「沒什麼,只是心情不錯。」答應黑鍵的提議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那就更該早點睡,明天可還要繼續練習呢。」

  「我知道、我知道。」

  黑鍵哼出細微的鼻息,低聲道了句晚安,淡紫虹膜旋即隱沒在閉合的眼簾裡。

  看來這張床不至於讓黑鍵睡不慣。見狀白堊多少鬆了口氣,是啊,就如黑鍵所說,會習慣的,他也能很快習慣有個人伴在身旁共眠的感觸吧。

  即使往後會分別,他也能透過些什麼回憶起這短暫的溫暖。縱然這抹墨黑身影終有一日也會淡化褪色,也能藉著某些紀念牢記共同經歷的一切。

  他又往黑鍵靠近了些,把披在兩人身上的薄毯拉實。

  「晚安,黑鍵。」

  即使對方大抵早睡熟了壓根聽不見,白堊仍是輕聲回應了句,這才閉上眼,任意識沉入夢鄉。

  這一夜的夢境定然不會是空洞無際的蒼白,而會添上繽紛色彩的吧。

  ⚘

  雖然入睡時間稍晚了點,隔日晨光率先喚醒的仍是白堊,睜眼時身旁人仍熟睡著,呼吸平穩得讓人不忍打攪。過一會再叫醒他吧。白堊想著,打算先行下床,然而他正欲起身,回傳至後腦的拉扯感阻止了他的行動。

  「啊,打結了……」

  睡了一夜,黑與白的綿長細絲不知不覺間彼此已纏結一塊,難分難捨。

  被這麼一扯,黑鍵也睜開了眼。撐起身子,初醒的眸凝望黑與白的交匯處半晌,很快理解發生了什麼。

  「黑鍵?吵醒你了嗎?抱歉……」

  「唔,沒事。梳子放在哪?」

  「在那邊櫃子上,你先別動啊,會扯到的。」

  黑鍵探出身子的動作一頓,放緩了些,伸長手往床後矮櫃摸索。

  「還行,幸好我們頭髮夠長。」他去搆那把梳子時還不至於連帶扯到髮絲把白堊弄疼。

  盯著彼此相纏的髮束,握著梳子的黑鍵一時有些不曉得該如何下手。以往這頭長髮的打理大多都是出自傭人之手,這會要他自個兒解開這兩束糾結髮絲,倒還真有些難度。

  見他遲疑,白堊很快反應過來,「我來吧?」

  接過黑鍵遞來的梳子,白髮的卡普里尼輕柔掬起一簇黑白絲縷,梳齒嵌入、下滑,反覆數回,將它們一點一滴分開,重歸涇渭分明的兩道異色河流。

  「好啦,分開了。」放下梳子,白堊攤開指掌,讓微捲的柔順黑髮隨著黑鍵起身的動作自指尖輕快溜走。

  這下兩人總算能分頭去打理自己,為嶄新的一日拉開序幕,規劃今日所該完成的行程。尤其得多加練習《晨暮》的曲譜,但在那之前也許該……

  「先去瞧瞧你爺爺如何?之後我們再回來練習。」黑鍵提議。

  「嗯,走吧!」

  敲定下一個目的地,黑與白的身影相伴,一同迎向夕照區被人聲與音符點綴的早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849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澪淵
我好痛苦,我好痛苦啊!明日方舟又刀我CP!(爬行)(扭動)(分裂)(扭曲)(陰暗的蠕動)(翻滾)(激烈的爬動)(扭曲)(痙攣)(嘶吼)(蠕動)(陰森的低吼)(爬行)(分裂)(走上岸)(扭動)(痙攣)(蠕動)(扭曲的行走)(不分對象攻擊)(打出高額元素損傷)(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閃避)

06-13 22:54

澪淵
我不想在內文貼海嗣體所以改在留言放,這次活動真的是我連夜逃回伊比利亞跳海……我都要崆峒了……搞到我自己下廚做飯填補心口被刀出來的大洞真的是鷹角網路我謝謝你讓我夏天也能透心涼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6/4d40b194716e30e85114ed197682937c.JPG?w=300 06-13 2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D234002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四期創作】重逢短...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飢荒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