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死神篇第十八章:哈利的責任

作者:苦楝樹│2022-06-11 20:08:18│巴幣:14│人氣:171
目錄



  第十八章:哈利的責任

  一切都要從綴歌拜託他們幫忙那個時候開始說起。

  那時候高爾還在猶豫要不要加入,潘西卻率先加入綴歌的團隊了,多年以來,和綴歌形影不離的潘西,看出綴歌的狀況比六年級的時候還要危險,她不能袖手旁觀,和月桂商量之後,決定由她守護在綴歌身旁,高爾見潘西要支持綴歌,也義無反顧地跟了上來。

  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明確的計畫,也沒有想法,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綴歌的身邊,並且在綴歌需要作出極端決定之前,幫她完成任務。

  原本都還算順利,唯一的阻礙者只有奈威,但奈威一個人要負責所有食死人的攻擊是天方夜譚,他的阻礙也讓潘西可以適度的放水,減緩麻瓜受到傷害的可能。

  然而,一切都在那個麻煩的傢伙(哈利)死而復活之後,變了。

  更加有效率,更加組織性的對抗,讓食死人這邊完全被壓著打,即便綴歌不說,潘西也看的出來綴歌受到的壓力越來越大,她需要做出成績來,而黑魔王唯一認可的成績就是哈利的命。

  就在這緊要關頭,有人對潘西伸出橄欖枝,他能保護綴歌,也能阻止綴歌,但條件是,潘西需要賭上自己的命,甚至是高爾的命。

  當潘西被拉出火爐時,她看到的是綴歌壓抑著情感而顯得死板的臉。

  潘西也壓抑著情緒,她抿著嘴唇,瞪著綴歌,手插著口袋,一言不發。

  「過來吧,聖誕舞會要開始了。」綴歌的手死抓著潘西,不讓潘西有機會掙脫,潘西在綴歌的拉動下,走到舞池中。

  這裡是綴歌租下的酒吧,名義上是舉辦聖誕晚會,但幾天前綴歌就說要辦,卻沒有明說是什麼時候,只叫大家作好準備,然後在平安夜的深夜突然呼叫所有人,要他們立刻穿好晚禮服過來集合。

  綴歌的身上穿著一身黑的長裙,頭上的帽子遮住半張臉,讓她的氣勢看起來比平常更加可怕,潘西則一反常態的穿著白色的裙裝,和高爾交往之後,她黑色系和男性的衣服越來越少出現了。

  「各位,我們開始跳舞吧。」在綴歌的指揮下,樂隊開始演奏,綴歌兩手抓著彼此的手,不問潘西的意願,拉著潘西跟她一起跳舞。

  潘西也沒有反抗,她只是兩眼直盯著,問心無愧的看著綴歌。

  一支舞的時間結束了,綴歌將手伸入潘西的口袋,拿出一枚銀西可,語氣平靜,近乎死心的說:「是妳吧?把我們組內行動的情報告訴鳳凰會的人,是妳。」

  潘西沒有回答,也不打算辯解,她瞪著綴歌,那個過去曾經說過,無論如何都不會讓她的朋友受到傷害的綴歌,現在卻顯得格外陌生。

  「妳把高爾當成妳的棋子在用,讓他替妳做危險的臥底工作,自己則在安全的地方指揮,這樣利用高爾對妳的感情,不覺得很過分嗎?」潘西原本以為綴歌會質問自己或是高爾背叛她的原因,結果她反而是來指責自己玩弄高爾的感情。

  潘西都被綴歌矛盾的行為弄到笑了,她尷尬的掩著笑出來的嘴巴,但眼睛卻對眼前的朋友散發出同情的目光,「在聖誕節的時候設下陷阱殺他的人,到底在說什麼鬼話?」

  潘西的反問,刺中綴歌不想面對的現實,她無法掩飾自己憤怒的情緒怒瞪著潘西,潘西乘勝追擊的說:「我沒有利用他,我也沒有指揮他,他所做的事情都是自發的,在安全屋的時候故意讓奈威闖入,明知可能有曝光的危險,還是通知哈利過來埋伏,他都是自願這麼做的,而且他自願的原因,都是為了妳!」

  在潘西看來,綴歌根本沒有資格生氣。

  簡直就像笑話,明明是自己的戀人,內心卻在擔心另外一個女人,甚至不惜賭上性命,就是為了讓她可以被另外一個男人拯救,更可悲的事情是,潘西自己和高爾一樣,想做的事情敢做出來的事情,都一模一樣,兩人都無可救藥的在乎綴歌,才會在一起。

  綴歌心裡有愧的移開視線,潘西繼續追問:「綴歌,妳覺得這樣真的好嗎?妳現在做的事情,以及之後會做的事情,妳做了之後真的能安心嗎?」

  「我別無選擇!」如果不服從黑魔王,她的父親就會受罰,甚至會被處死,她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我只能這麼做。」

  幾名食死人從人群中出現,包圍住潘西,綴歌不敢再看朋友一眼,背對著潘西說出讓她後悔不已的話:「殺了她。」



  當高爾的手碰到陸地時,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摸到什麼,不知道游了多久,體力幾乎耗盡的他,狼狽的爬到岸上,他作夢也沒想到,自己居然能死在陸地上,他看著岸邊不遠處的燈火,他已經沒有力氣過去求救了,他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大概上不了天堂,眼前一片漆黑,還感覺到不斷的搖晃,原來地獄是不斷地震的地方,高爾心想,同時身體也非常溫暖,不知道是不是太冷了,他才把地獄的炎熱當成暖氣。

  幾分鐘後,高爾再度張開眼睛,他發現自己看的到天空的滿天星斗。

  他激動地起身,發現自己被人綁在一台雪橇上,身上的衣服被烘乾,還披了好幾層厚棉被,高爾看著眼前的一切很長一段時間,才意識到自己沒死。

  「你終於醒了,因為你昏睡不醒,所以無法用現影術把你帶走,我只好用雪橇拉著你,看能不能拉到我們的基地,聖誕節的下雪天去冬泳,不愧是你。」雖然看不到臉,但說話的人,拉著雪橇的人,聲音十分耳熟。

  「奈威?」

  「是,是我,原本負責在岸邊接收你的走私貨物的人,在寒冷的聖誕節在海邊等人等不到,差點回家的人,你運氣不錯,再晚幾分鐘,我就打算回漢娜家吃聖誕大餐了。」

  「我被抓到了……」因為自己太過躁進了吧,他心想只要綴歌落網,就不用再做臥底了,才會中了綴歌的陷阱,也是因為他的躁進,才害到跟自己一起的潘西。

  「是的,潘西在最後一刻的時候通知哈利了,哈利現在正趕過去救她。」

  「哈利要去救她?」聽到奈威的話,高爾機動的爬起來,「怎麼可以讓哈利去做這種事情呢?萬一……萬一哈利……」因為無法對綴歌下手而又一次被綴歌殺了,綴歌該怎麼辦?高爾擔心的是這點,但他又不好在奈威面前這麼說。

  「他早該面對了,這是他的職責。」奈威的語氣異常的嚴厲,但隨後又補上一句話來安慰高爾:「不用擔心,他早就有所覺悟了,他可是死過一次的人,不會蠢到犯下同樣的錯誤。」

  高爾還是不放心,但他也不可能讓奈威帶他過去,奈威的腳步沒有停下,高爾好奇的問:「我們要去哪裡?」

  「去見你的訪客。」奈威神秘的說。

  奈威將高爾帶到一棟木屋前,並意識高爾先進去。

  高爾困惑的轉開門把,進入木屋,一進去,他就看到他的父親做在客廳等帶著他,兩父子四目相對,狼狽的模樣不相上下,都知道彼此過不太好。

  「對不起,爸,我……」高爾說到一半,老高爾站了起來,看著眼前高大的父親,高爾有些退縮,「我連累你了,對不起……」

  老高爾伸出手,巴掌伸向高爾,高爾閉上眼睛,準備承受父親的巴掌,但老高爾的手卻反過來搭在高爾的肩膀上,「做得好,這是我們高爾家本來就欠馬份的,你做得比我還要好多了……抱歉,是我連累你了。」

  老高爾的話,讓高爾的眼眶泛淚,他想起第一次被帶到馬份家的時候,老高爾對他所說的話:「看著眼前的孩子,那是你需要終其一生保護的對象,那是我們欠他的。」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保護好綴歌……」原本以為自己能承擔父親交給他的使命,但到頭來,他還是只能冀望別人,甚至連撐到有能力替他完成使命的人趕上都做不到。

  「我也是啊,該做的,我們父子都沒辦法做好。」老高爾無奈的說,綴歌的結局他不清楚,但魯休思的結局,老高爾倒是已經預見了。

  「我打算去法國,有人幫我和那邊的人接頭,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回來的。」老高爾說完後,看著兒子,「你呢?跟我一起去嗎?」

  高爾雙手握拳,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但他也不想就這麼放棄,「我會留在這裡,盡可能的……協助他(哈利)。」

  老高爾滿意的看著兒子,不知何時,那個只會聽著自己的命令,沒有主見的小孩,已經能獨自做出判斷了,他隨後穿上大衣,戴好帽子,「待會見。」

  「待會見。」

  說完後,老高爾離開了房子,在聖誕節的風雪中,父子兩分道揚鑣。



  「殺了她。」綴歌下令的時候,聲音帶著哭腔。

  執行的食死人從人群中站了出來,至少六個人,以圓的形式包圍著潘西,潘西張望著四周,她來不及掏出魔杖,只要她有任何動作,那些劊子手就會殺了自己。

  其中一個劊子手,走到潘西面前,他們都穿著黑色的斗篷,用兜帽遮住自己的臉,看起來神秘兮兮,像是身體健康的催狂魔,那個人對著身旁的眾人說,「在開始之前,我有句話要講……」

  他的聲音就像有魔性似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就是……聖誕快樂。」那個人突然從斗篷底下拿出一塊銀色的布,罩在潘西的身上,隨後拿出魔杖,對察覺異樣,打算攻擊他的食死人施展繳械咒,「潘西,用跑的!」

  接到指令的潘西,迅速的朝人群的方向跑去,原本圍觀的群眾被一個看不見的人影撞開。

  確認潘西走後,哈利脫下斗篷,擺出架式對著身旁的食死人們,現在不只是那些佛地魔派來處決叛徒的劊子手,所有食死人,包括綴歌的手下都舉起魔杖,數之不盡的敵人,團團將他們眼中價值十萬加隆的人頭。

  只有綴歌,還僵在原地,試圖理解情況。

  她原本抱著要殺死朋友的決心扭轉父親日益惡化的處境,但在最後關頭,那個老是讓他內心紊亂的人卻突然出現,將她的決心徹底地粉碎了。

  「你來……這裡幹嘛!」都說過好幾次了,叫他不要靠近自己,明明以前自己說什麼都會聽的,現在卻老是跟自己做對,完全不顧綴歌的立場和自己的處境,一而再再而三的,將綴歌逼到必須與他刀劍相向的地步。

  『就這麼想要與我為敵嗎?』

  綴歌的咆哮讓哈利看了一眼綴歌,但他現在沒時間回答綴歌的問題,當他將視線移開的那一瞬間,包圍網迅速的施展魔法,哈利連忙使用屏障咒抵銷那些魔法攻擊,同時利用身法逼近攻擊的人。

  一拳,將眼前的巫師擊倒。

  一人想要施展索命咒,準備時間太長,哈利看準時機抓住對方的手,扭斷之後,摔倒在地,將對方的魔杖搶奪過來。

  又一人,趁著哈利背對他的時候,想要將哈利昏擊,哈利感覺到背後有股殺氣,看也不看,將手中搶來的魔杖往後射去,魔杖準確的插入對方的眼睛,使那個人在哀號中痛苦的倒地。

  全身鎖咒,鎖住眼前看到的任何人。倒倒吊,將人吊起的數量多到有如鐘乳石。昏擊咒,為了最大化威力,哈利在與人近身搏鬥的時候,直接貼著對方的腹部,零距離射擊,這下不只是昏迷,腸胃大概幾個月沒辦法好了。

  看著哈利熟練的在混戰中一個又一個的將敵人擊倒,綴歌手中的魔杖,不知道該不該下手,如果在這時候抓住哈利或殺了他,綴歌就再也不用擔心自己會在黑魔王面前失勢,導致馬份家失去立場。

  但殺死哈利這種事情,綴歌不想再體會第二次了。

  或許是注意到綴歌的視線,哈利在混戰中的動作停了下來,兩人隔著一群食死人,四目相對,當看著哈利的那一刻,綴歌放下了魔杖。

  果然沒辦法,婚禮當天,要不是因為被發現的緊張讓綴歌失去理智,不然綴歌也沒辦法用魔杖指著哈利,到頭來,她不過是一個好人或壞人都當不夠完整的半調子。

  綴歌沒辦法對哈利下手,不代表反過來說哈利也是如此。

  當哈利看到綴歌的當下,身體有如狂暴的野獸般,手中的魔杖不再釋放魔法,而是單純靠體術將阻礙在綴歌和他之間的所有人都撂倒,發情的狂犬,一路秋風掃落葉般,將礙事的人全都打飛出去,直到他走到綴歌面前。

  看著發狂的哈利,綴歌說不出話,身體也動彈不得,那一刻,綴歌居然感覺到和一年級的時候被山怪堵在廁所時不相上下的恐懼感,「哈利……」

  哈利沒有回答綴歌,而是一把將綴歌摟在懷裡,然後用手裡的魔杖指著綴歌,對想繼續包圍他的人說到:「誰敢再靠近一步,我就轟掉她的腦袋。」

  『轟掉誰的腦袋?』綴歌不敢相信的看著哈利,當她從哈利的身上,近距離的看到他額頭冒出的冷汗時,內心的無語使她放棄了抵抗,「還真有臉說啊,你要是做得到就做啊。」

  那些不知道兩人關係的食死人們,看到他們的首領,集團內有資格參加首腦會議的幹部被挾持,沒人敢有所動作,生怕傷害到幹部,背不起這個責任,沒人看得出來哈利胸有成竹的外表下,緊張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撲通──撲通──

  哈利十分的不安,他擔心有人聽出自己的外強中乾的態度,也擔心懷中的綴歌隨時變卦,又一次跳到他的對立面,只要綴歌下令所有人無視自己的安危攻擊哈利,哈利今天就真的完蛋了。

  單槍匹馬殺出去也是一種選項,但時隔一年多的時間,現在終於有機會近距離的接近綴歌,就算真的把哈利的腦袋砍掉,哈利也不可能就此鬆手。

  哈利小心的對著眼前的食死人人群邁開步伐,一步一驅,看似警戒看不見的人偷襲自己,實則是在擔心自己一不小心,將眼前這場拙劣的挾持戲碼演砸了。

  當哈利走出酒吧的那一刻,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做到了。

  他激動地看著身旁的綴歌,綴歌則是看著酒吧的方向,還在猶豫自己該不該回去。

  不管是以什麼型式,當綴歌決定跟哈利走的那一刻,就等於宣判魯休思死刑了,綴歌的內心,有種將父親親手送上斷頭台的罪惡感。

  「走吧。」哈利放開綴歌,然後牽起綴歌的手,在得到綴歌允許後,用現影術將綴歌送到她也很熟悉的地方,古里某街十二號。

  現影術結束後,哈利鬆開綴歌的手,他轉頭看著綴歌,綴歌也回頭望著他,哈利伸手摸著綴歌的頭髮,綴歌則靠在哈利的肩膀上,哈利吸著綴歌身邊的空氣,那久違的味道,不真實的像在夢中。

  「綴歌──」哈利抱住綴歌,綴歌的體溫,綴歌身體的觸感,原本以為再也無法找回來的綴歌,現在就在他的身邊,就在他的懷裡,哈利生怕綴歌從眼前消失似的,激動的抱著綴歌,「我好想妳……」

  聽著哈利的呢喃,綴歌眉頭緊皺,猶豫和罪惡感,使她的臉上充滿陰霾,但最後她想開了,解除眉間的重鎖,誠實的回答哈利。

  「我也很想你。」

  幾個小時之後,哈利從床上醒來,梳洗完畢的綴歌,坐在床邊,哈利爬到綴歌的身上,靠著綴歌的大腿,面對哈利的撒嬌,綴歌苦笑的拍著摸著哈利的亂髮,兩人就像十五歲的時候那樣相處著,彷彿分開的那一年不存在似的,一如既往。

  「關於魯休思先生……」開心歸開心,哈利還是知道綴歌是犧牲了什麼,才能在這和他在一起的,如果可以,哈利不希望綴歌做出那樣的犧牲,「有什麼辦法能救他嗎?」

  「放棄吧,不可能的。」如果有辦法,綴歌早就做了,綴歌心裡也很清楚,打從自己成為食死人之後,魯休思在食死人中的地位就只是用來拘束綴歌的項圈罷了,當綴歌離開佛地魔當下,那個項圈對佛地魔來說,就沒有任何用處了。

  聽到綴歌的話,以及話中失落的語氣,哈利的內心有股難以散去的愧疚感。

  看到哈利的臉,馬上就知道他在想什麼的綴歌,一把捏著哈利的臉頰,哈利疼痛的從綴歌的腿上爬起來,摸著紅腫的臉,無辜的看著綴歌。

  「別太自以為是了,這是我自己選的路。」綴歌嘟著嘴巴,臉像河豚般鼓起的說,「不是為了你,也不是為了別人,只是覺得父親那樣的日子,也該結束了,那樣不知何時會因我而被處罰的日子,根本不算活著。」

  說完後,綴歌打起精神的起身,「與其在那邊想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還不如想該怎麼幫他報仇,鄧不利多有跟你說什麼作戰計畫嗎?」

  哈利看著綴歌,一股懷念的感覺衝上心頭。

  她總是這樣勉強著自己,為了能讓身旁的人能依靠自己,裝出堅強的模樣,將所有責任都扛在身上,讓旁人過度習慣依賴她,哈利過去也是這種的人之一。

  「有,不過……」但哈利不想依循過去的路,再度將重擔放在綴歌身上了,他想要成為綴歌能夠依靠的那種人。

  哈利抱起綴歌,將她丟到床上,「今天休息。」

  「你『休息』的夠久了吧!」躺在床上的綴歌不滿的抗議。

  「不夠,我要把過去錯過的時間全都補回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830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綴歌|OOC|哈利波特 系列|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留言共 7 篇留言

Reineke
婚禮「當年」,要不是因為被發現的緊張讓綴歌失去理智
→當天
當年是幾年?民國86年嗎?

06-11 21:00

苦楝樹
寫太嗨常有這種莫名其妙的筆誤06-14 23:34
TitaniumAeolus
聖誕節的話應該是86年沒錯

06-11 23:00

苦楝樹
不過婚禮是七月底,雖然都是同一年06-14 23:34
Reineke
樓上,這是對作者筆誤的吐槽,用不著較真(苦笑

06-11 23:03

Reineke
潘西則“依”反常態的穿著白色的裙裝、想做的事情“肝”做出來的事情、背對著潘西說出讓“他”後悔不已的話、那是我們欠“他”的、老高爾“到示”已經預見了、還真有臉說啊,你要是做得“倒”就做啊
→一、敢、她、她、倒是、到

06-11 23:05

苦楝樹
感謝,修正了06-14 23:36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所以高爾潘西沒事了,綴歌救出來了,只剩魯修斯

06-12 08:48

苦楝樹
沒錯,不過沒救了06-14 23:36
Reineke
不曉得是誰說服潘西作臥底的?

06-12 14:48

苦楝樹
最後持有銀西可的人,不過與其說說服,他只是提出邀請潘西馬上就同意了06-14 23:36
Reineke
誰敢再靠“進”一步、一步一“軀”
→近、驅

07-09 17:51

苦楝樹
感謝,修正了07-11 00: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諸君,老僧製作的幾款Steam遊戲暑期特賣中,歡迎來參考 :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curator/4231554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