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RPG四期創作】【饑荒章.之五】夜談、心思

作者:司徒然│2022-06-09 00:09:20│巴幣:1,012│人氣:37




「別老想的別人的事情了、妳呢?」


好在唯不是那種會因為看到同性內衣就害羞的類型。當河浪坐在她身邊時,只是溫和地對她笑了笑,直到被對方戳了臉,她才不好意思地稍稍垂下頭,「嗯,大概江是對的……」

「什麼對的錯的、我還想聽妳吐槽呢!」河浪笑了笑,雖然沒有真的認為唯會有吐槽人的本事,不過真要有這麼一天說不定她還會感動涕零呢

聽到黎瑟安的名字,唯才稍微從原本的疲憊、消沉中脫出,她納悶地看向河浪問:「黎瑟安?我以為和世界樹與諾亞方聯手後,她會因為不必再與米迦勒敵對而安心一些……她發生什麼事了麼?」

「我才想問妳呢,上來方舟這段時間我還沒跟她見上幾次面,也是因為知道這層面、才會對這段時間敵友變化的轉折有些擔憂」看來會提到黎瑟安也是出於河浪對友人近況的一點擔憂、而非是真的知道些什麼

「我們剛收假,黎瑟安回到阿斯嘉特城,自然會想先回LiYan,她看到那景象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我們多少也能猜想出一些。」河浪是放火者,肯定也聽得出唯沒有明說的部分。唯有些無奈地笑說假期短暫、四災也還未結束,所以重建房屋的工程得等四災全部結束後再慢慢處理。

「嗚...」雖然知道唯並非刻意提及,但在聽到這件事時河浪還是皺眉輕嘆了口氣、這假日間發生的事情可是相當嗆辣而難搞的;話雖如此、既然是接受了慕華,接受了黎瑟安兄長的請託,那她當義不容辭、即使事後的問題層出不窮

「我會多找些時間陪陪她,如果能問出什麼,屆時再跟江報告一聲。」唯微笑說。黎瑟安如果知道河浪也關心著她,應該會感到高興吧

「那就拜託唯了、若有什麼我也會去找她聊聊的」河浪真正擔心的是反覆的變化陣營間,咱們也出手傷了不少的基路伯、曾出手傷害基路伯的事實、是否又會影響黎瑟安看到米迦勒的心情,畢竟這才是飯局浮現出來的、最表層的事態


「現在陣營變來換去又分又合,即使多知道些什麼也可能轉眼就沒有作用了、而對抗群的方式則是還在找尋的共同課題,與之相比,我更在乎的是伸手可及的你們是怎麼想、是什麼狀況?」

「而不久前才被基路伯轟出個大窟窿的貴族又是怎麼看待眼前的狀況,比起諾亞有些什麼想法,反而更令我在意」說著,她這次改伸手按在唯的側腹,那個她猜想中的、被基路伯給弄傷的位置

最先起衝突的那位老兄可沒辦法輕易接受跟前一刻的敵人共處、而這樣的想法的人在義勇軍中更不是少數

「對於目前現況……」她的神情又黯淡下來

「雖說世界大樹的處事風格,我們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從處理『群』方面來看,如果權能者沒有適合的方便能力,我們鎖定『群』的具體座標是對接下來的行動較有利的做法。吉埃伯艦隊和義勇軍的戰力有限,先前兩戰我們已經充分體認,之後我們若想減少無謂的犧牲,就得期待諸國集合軍備戰力,以及權能,集中火力遠程攻擊『群』。攻擊目標越明確,對狙擊越有利。這表示我們最少得再闖那黑雨一次,諾亞方的基路伯們就像過去我們遇過的九神衛軍他們,是確定可以快速重生的特殊生命體,應用他們的這種特性,可以提升探索效率、降低義勇軍的損耗——這方面我晚點會整理企畫書向特拉希爾提案。」

「只是……救世層面的問題,我本想問出原本諾亞要執行的方舟計畫細節,想了解方舟是不是有備份世間眾生卻不奪其性命的辦法,但諾亞說她懂的與特拉希爾相差無幾,幾乎什麼也沒有透露,只說因為她缺少三名質點者所以無法再使用方舟。我想問出質點者有否替代方案、想了解方舟是否在更早以前就留下任何形式的生命備份等,當然也沒有結果。短期內我們無法再對生命備份期待太多,這表示對抗飢荒方面,我們已經沒有餘裕。那些在戰爭、瘟疫中犧牲的生命……必須之後在考慮其她方法。克利風、塔夫托和克沃都復活歸隊了,世界樹本身隱藏的秘密值得我們繼續調查,並且先前在丹國的武鬥大會上,我們看過那位國師使用過復活的權能……我想即使永生神目前已經長眠,應該還有其他辦法挽回因四災而逝去的生命。」

扯到工作話題,她倒是滔滔不絕,能說得讓聽眾一個個暈頭轉向。如果不阻止她,大概還會像中邪般繼續囉嗦下去。

「唉、妳看看妳說的這麼多、肯定整晚飯裡滿腦子都是這些東西吧?」好像按到開關似的、前一刻還在支支吾吾的唯下一秒就珠連砲般的說了個沒完,然而話題裡東西沒有一個是自己的事,這讓有點而不滿的用手指用力的往她腹部上天樞一戳

河浪的問話一下就打開唯腦中煩惱正事的開關,隨後的一戳則是切斷了工作迴路。敏感的她身體縮了一縮,露出不好意思地苦笑

「唯,下班了!」河浪這麼說著

「妳自己呢?在處理這些事情前,先讓我確認一件事情,妳還好嗎?對於身邊充斥著傷害過妳的基路伯」

「我自己……」與她相處久了就知道,唯不太懂得分享自己的感受,可能是怕會壞了聚會的氣氛;如果撇除那些無解的麻煩事,似乎也沒什麼好說

還好河浪給她個方向,她藉此更清楚夥伴們關心的部分,或許這也是許多義勇軍們心裡擔心的問題。

「對於和基路伯共處的部分,冒險者……或許對傭兵而言不是太難習慣的事情。畢竟經常得和當時合作的正規軍共同作戰、生活,大家是為了討生活,如果上層沒有特別命令,就沒什麼機會以身犯險去傷害不同單位的友軍,畢竟無論成敗都會惹上麻煩。何況從基路伯的生物特性來看,我們就是手刃他們千百次,其程度多半就我們人族間甩個巴掌?不至於延伸出什麼深仇大恨吧。尋仇問題,可能義勇軍中更須要注意。」

說到這裡,唯有些後悔,就算她心中真這麼想,在軍中擴散這種猜忌、不安因子可不是好事。她不再深談,而是換了種說法:「嗯——因應任務的團體生活中,再輕鬆的休息時間最好也維持適當的緊張感,這樣無論是接獲臨時的命令或是遭遇突襲,我們都能更從容一些的。」

「不過我稍微有點意外唯會這樣去假設基路伯的,不過或許真的是這樣吧?」河浪的心思就相對簡單,不論對方的身體構造怎樣;殺了便是殺了、基路伯真有怨懟那也無可辯解、不過相比眾人、她對與基路伯同食共寝的反應則與唯接近

「嗯嗯,只要唯不是為了之後的任務而強壓下個人情感,那我就放心了」河浪露出牙齒笑著補充、如果真有什麼芥蒂、比起放在心底產生壓力,咱還是攪和進去打他一架比較乾脆

「壓下個人情感……」唯欲言又止地張口,頓了一會兒轉為無奈的微笑,「雖說是義勇軍的休息空間,但得當心隔牆有耳。」她在嘴前豎起食指,笑容不變。她沒說得太直白,不過還是對關心她的河浪透露部分真實的想法:「若能理解衝突的根本,我想,許多仇恨是可以不用流血來化解的。」

基路伯並未虐殺他們的對手,就算要恨,對象也該是最初拒絕合作一意孤行的敵方核心、上層。不只是這次的饑荒之災,他們義勇軍裡就有個選擇摧毀世上大量生靈的次神芭絲特,唯可從來沒原諒過她,始終抱持複雜的情感,儘管在軍中她們算是合作愉快,能為她分擔義勇軍行程、戰術規劃、對外交涉的唯甚至可說是芭絲特少數願意友好對待的友軍。如今成為四災的泰絲已經屠殺多國,儘管聽說那並非自願,唯倒是沒有主官和許多義勇軍那種「無論犧牲多少,也要『救回』泰絲」的打算。她不會想為了救回泰絲,就犧牲河浪、黎瑟安、夜臨婕……他們珍貴的性命,絕對不會。

只是這樣的想法,在唯修飾過的語句下、河浪很難直接的聽出最深處的含意;不過卻能感受到唯在說出來的時候、心裡想的不是那些宏大的東西、更像是自己期許的
接著河浪同樣對唯的顧慮表示同意;但她同時也向唯表示「這裡也不是什麼公共場合、是可以讓妳休息的地方」

而她擔心走漏的,同樣對河浪來說也不是什麼需要隱藏起來的東西、畢竟就在不久前、幾次衝突所產生的裂痕才剛在飯廳內噴湧出怨怒的惡火

於是,河浪把身子靠像唯,在她耳邊小聲地說「如果真的有人偷聽、那我們就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讓他們聽個夠吧?」

接著她也豎起了一根手指放在唇瓣前面、笑著說了句開玩笑的

如果是蹭上來撒嬌,唯還能從容地摟著她,甚至摸頭表示親密,不過當河浪靠在她耳邊低喃,唯卻是一下子漲紅了臉往反方向縮去,發出輕微的抽氣音。在河浪表示開玩笑後,她才尷尬笑著,恢復原本的坐姿,心跳也是好一會兒才恢復平靜。

她便用更輕鬆一點的口吻笑說:「說起來,江在與諾亞方合作後,至今為止有讓基路伯或武天使他們刁難麼?其實除了聚餐,我沒什麼機會接觸那些新同伴,即使見面,他們對我還算客氣,所以今天在餐廳裡看到那樣的情境,我還有些意外呢。」

「刁難?我覺得他們連正眼都沒看過我呢,說起來、妳覺得他們要怎麼看人才能算是直視呢?」自顧自地笑了一下、她又繼續說到「我本來也以為這些基路伯對咱們興致缺缺、沒想到也是挺有個性的、不過也不排除是咱們這邊先挑釁人的」她沒有關注到是怎麼發生狀況的、只知道是基路伯先做出單挑宣言

「意外歸意外,不過像這樣被挑釁就幹一架的『個性』我倒是不怎麼討厭,不如說剛好讓我安心了幾分」

「戴上頭盔時,和克利風挺像呀?至於圓環的型態,就看裡頭的眼球是不是對著自己……吧。」唯聽完河浪所說,點頭回應道:「我非常能夠理解想以牙還牙的心情,如果不考慮後續的麻煩,大概也會反擊……嗯……」

唯認真想了一下,感覺諾亞方的士兵們對她而言還真不是好出手的對像,論戰力唯不認為自己單挑要吃敗仗,但只靠刀鞘、刀柄,她怎麼也想不出該怎麼贏。因為一點小衝突就動殺手,在飯局上那種公開場合肯定不適切。看來文森他們也是考慮到這點,才沒叫任務中殺敵數量在前段班的唯登台吧。

「不用真的分析啦,這樣說可能沒啥禮貌、喀爾登裡長的比他們更奇怪的也不少」河浪擺了擺手吐槽唯說重騎士的像不就只是頭盔的像嗎?

「我安心的更接近一種、『啊!原來他們也是有感覺跟情緒』吧?」誠如河浪所言、她遇到的基路伯都相當的冷淡且安靜、在無限接近人型的外貌中又有著相當突兀的頭部外觀,說真的、要把他們當成對手不難、反而是當成生活圈的一份子讓她不時起雞皮疙瘩

「不過就算不討厭打架、上層也默許這種行為,江還是盡量避免任務以外的肢體衝突吧?先前的……元神?損傷,現在已經痊癒了?」唯換了話題問。

「嘛,我跟幾個好戰份子才不一樣呢、這種擔憂我要看到千行還是洛的時候會幫妳說說的」她往唯身上靠了過來、身高的差異讓她沒有整個人貼上、而呈現斜著身子偏著頭的模樣,河浪覺得那些傢伙不主動出手、大概也會被文森叫上一輪吧、她認為文森會選定的人肯定都是手癢好戰的武痴、縱然自己跟唯的身手同樣不差、在比對過個性後也不至於被拱上台的

「其實沒有他說的那麼危急....吧?總之也是托妳跟長生的福、基本上沒有後遺症」


續、相關故事連結:


參與角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809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RPG公會|【RPG公會】|【RPG公會】

留言共 1 篇留言

司徒然
字數不含空格: 4133

06-09 0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engoy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四期創作】【饑荒... 後一篇:【RPG四期創作】【饑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0066ww0066w大家
可以來我的小屋看我的圖圖嗎,現在有繪名跟瑞希唷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