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RPG公會】奧菲斯劇本備用(報名、招式文本)

作者:VC│2022-06-07 10:40:48│巴幣:6│人氣:83





【報名】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758452
LV85
寶具霜雨神恩惠
官武雙生刃界無
遺跡物
應用:怨凝紅晶尼德威阿爾寶珠
戰術:燭臺胸針
神性:梵亞斯的大亂鬥
勳章:奉獻者的發條
洪流艾璐奈
洪流四星翡翠
道具太薩的把戲、小紅帽披肩、九彩水晶

機神鏡墜(戰術)
鐵衛隊的遺念(戰術)

寄望者的花飾
(奧菲斯基本上不用)



【效果】

【淨化的泉源】:霜雨神即為淨化的泉源、清淨之神,所以受祝福的此物令使用者永久抗毒、百毒不侵——這個效果所有引導都必須承認。(毒屬性永久無效)

【進化的源頭】:登峰造極的你可如霜雨神一樣祝福勤勉之輩,當然凡人是還是要有相應的報酬才得能教導他人,即便是至聖先師也會要求束脩當學費。

(能力2在LV85後轉為"獲得額外5寶")
世界觀上是角色自行擔當教導者的角色,出書成冊或是主動教人等,因該寶具的於銀星政府認證其教導者的定位,得以在世界觀上獲得更多寶石。

傳奇的奇蹟
(需到達LV85才會解鎖該能力)

會使能力1改為:多獲得5寶(因為封頂經驗值不再計算)

太薩的把戲:將該道具配在身上承受敵人的一次技能,即可完美抄襲使用對方的該招式一次。

小紅帽披肩:可以變身成蘿莉(或正太)一回合或50串的時間。但體能或自身戰鬥力不變。

加強無害的印象(一回合內或50串)。機率性降低敵人戒備。且不會被人發現是自己使用了道具才降低了戒備。

九彩水晶:玩家握在手中,直視某一生物時,本身透明水晶就會按造對方生物和你的強弱差別,來散發相應的光色。

燭臺胸針:把胸針別在身上某處即可發揮作用。持有者可使自身於一次戰鬥中豁免恐懼、失血過多、疼痛等負面狀態所造成的動作失準或困難。

丙申猿旦:揮晃這隻香蕉,一回合內手腳靈敏度和平衡感上升,但是失去說人話的能力,開口變成吱吱嗚嗚的噪音(引導判定)需要150串才能使用,單場劇本最高使用三次。

怨凝紅晶:每經過『100#』可憑意念從該物上綻放『1次』半徑3米、不妨礙視野的火鵝紅淡然光輝,光芒範圍內者『不含使用者本身最多兩名』將感到身心像發高燒似『燥熱』

效果持續『一回合』,體內有火屬性魔力者可免疫

機神鏡墜:每經過『#300』可針對『一名』『有機質生命體』(機械人之類的無效)『高機率』再次做出『上一回合最後的肢體動作』,代價是『下一回合強制使用者也做出這個動作』

尼德威阿爾寶珠:【小巧玲瓏】

將寶珠握於掌心搓揉,使用者即會連同身上所有非生物物品一起等比例縮小至30公分高。

除此以外,使用者的各項基礎數值不會改變,只有放出來的招式會等比例縮小(如劍氣、火球魔法之類)

在15分鐘後,體型將自動恢復原狀,在劇本中恢復時間則由引導來判定,但是最短需持續兩回合,每場劇本限用一次。

梵亞斯大亂鬥:【快樂的GO】

當玩家攜帶此遺跡物並「確定死亡」時,角色周邊將會跳出GAME OVER字樣並化為光芒消失,本次劇本無法再以任何手段復活。

同時,殺害你的對象將會在下回合進入「勝利動畫」而動彈不得,在原地擺帥氣POSE或講一些勝利台詞浪費回合數,同時可被攻擊。

鐵衛隊的遺念:【不曾停歇的軍團】

被世人稱為「溫迪戈鐵衛隊」的軍團是喀爾登最強且最可怕的陸軍單位,他們不曾休息、不曾倒下、團員們合作無間,井然有序地前進,直到所有敵人被殺滅。

持有此遺跡物的玩家在劇本中死亡後,能在任何時間發動此效果,死者將短暫地以鹿盔之姿現身,並且幫隊友抵擋攻擊。

該防禦不侷限物理,有著接近「替身」的作用,不管有無成功抵擋,能力發動後玩家將從本場劇本移除。

無法進行複數抵擋,但在面對範圍攻擊時,可以選定某人抵擋。

對精神抗性、魔抗性高的敵人似乎沒有什麼用,除此以外該物品難以被破壞,可以放在胸口當護身符。

【臨終之言】︰持有者在劇本中死亡時,能在任一【我方回合】中,用1#傳遞自己的遺言。該遺言將以耳語的方式在存活者耳邊響起,或許能藉由這個方式,將自己的想法傳遞出去,除此以外無其他用途。(每場劇本限用一次)。

【為你綻放】︰在劇本中僅有一次,能代替隊友承受傷害,該傷害加倍且無法抑止(意即就算自己是無敵狀態也會受傷),而若因為承受這個傷害導致角色死亡,受保護方將恢復所有的生命值。一場劇本僅有一名玩家能發動【為你綻放】。

外觀 一把平直的單刃輕型日本刀,刀身為黑紅色金屬製成,連柄也是同一色系。
刀身長約92公分,寬約4公分,重17公斤。
附有無雕飾的刀鞘。

【操作者使用輔助】:非操作者無法使用,可飛行與依照使用者想法自主行動,但無法載人。

攻擊目標對象本身軀體,高機率性以暗屬性滲入,造成盜取些微能量(或體力,但無法恢復傷勢)轉移回暗屬性武器使用者。

【咒狩】:能夠對單一目標放出一圈,環繞其身軀散發出闇黑氣息的咒印。
咒印能限制行動能力且難以掙脫,持續效果為一回合內。(每一百串能使用一次,累積上限三次,需距離目標15米內。)

【破境】:使用界無造成的攻擊能夠針對「魔法構成的防禦」、「能量構成的防禦」加以破壞,具有高機率擊破的效果。
(如:護罩、結界等,不包含幽靈與幻術且為被動能力。)


靈魂洪流

☆4『神愛湖霜』翡翠.霜雨
「霜雨的親和」
(被動特性)

  翡翠.霜雨曾經是神愛之湖的湖神。傳說中神愛之湖擁有治癒一切病痛的能力,所以成為了西方旅客必經的歇腳之處。身為那裡的神愛湖女神,翡翠擁有神格般的親和力。

  接受翡翠憑依的冒險者,將獲得那份超乎尋常的親和力。任何中立的人物、生物都會不自覺地對你起好感,進而提供更多幫助與資訊。

  而敵對的人物、生物,如果旁邊還有其他攻擊目標的話,絕對不會先拿你下手,除非你做出強烈攻擊他的行為,你甚至可能跟敵人和解。

  在隊伍中,你的安慰與鼓勵,都能帶來魔法一般的效果。對心智受創的隊友進行安慰,就能治癒他人心中的傷口。向整個隊伍做出鼓勵,便能提振士氣,使所有隊員的能力上升。

  而你的調解,也能阻止隊伍的反目。

「翡翠的堅強」
(主動特性)

  不管處境有多麼糟糕,翡翠如玉石般堅強的心靈,都支持著她不斷前進。翡翠是讓黃昏謝幕的其中一人,也是救世的英雄之一。

  而這樣的翠色憑依,使冒險者沒來由地有了勇氣。面對多麼糟糕的情況,冒險者都不會喪失戰意,只要他一人能站起來,對所有人做出鼓勵,那麼最終便能反敗為勝吧。

  憑依者免疫所有「恐懼、威嚇、心靈攻擊與心靈控制。」並且,在受到「足以毀滅全隊的強大攻擊」時,你能夠重傷爬起身。

  當全隊「只有自己」還能行動時,你甚至可以喚醒體內的「奇蹟之力」。你的鼓舞將使所有「尚且生存」但受重傷的隊友恢復所有傷勢。必且激起隊友的戰鬥意志。

  雖然看似很難達成的條件,但是若真的做到了,那便是證明自己是傳奇英雄的那刻吧。

☆3艾璐奈

「未知片段」
(主動特性)

  艾璐奈擁有預言能力能夠預見未來。讓憑依者在危險將要來臨時,會看見片段畫面來迴避即將到來的可怕危險。

  秒判發動時,即便來不及反應,憑依者仍能獲得額外的1#進行應對。即死秒判不會對憑依者造成即死,但是依然會造成傷害(有可能因為重傷或是其他負面效果在之後死亡)。

  作為代價,上述能力只要觸發過一次,你在這場劇本中應該獲得的經驗會被與艾璐奈契約的惡魔取走。(兩種能力一場劇本限用一次,算在一起。)

「時間回流」
(主動特性)

  與艾璐奈簽訂契約的惡魔能夠控制契約者的身體時間。與艾璐奈的靈魂有所連結的憑依者能夠依靠這此一靈魂上的微弱連結借用他的力量......當然,需要些許的代價。

  將憑依者的身體狀況倒流回50串以前的狀態,但官武防遺跡物寶具等等的冷卻時間不會有所變動,此效果需要在憑依者仍然保有意識的情形下才能發動。

  效果發動後會惡魔會取走憑依者這場劇本中所應獲得的寶石幣來作為代價。(兩種能力一場劇本限用一次,算在一起。)



外貌為長方體的盒裝物,主要以墨綠色和白色相間、帶有些許藝術文字裝飾的包裝紙包裹著,不知道為什麼似乎帶有些許的燒焦味……

全套的森林風味香精套組,內含香爐、擴香瓶和各式小物,是標榜100%純天然的高級品。在女性市場中是相當有名氣的品牌,具有極佳舒緩情緒的療效是最大的賣點,此外典雅出眾的設計感,也使得整套商品就算僅當作裝飾品看待,也是極具品味。

使用房卡,發動質點指令。「SKILL,【尤克】一時撤退。」
使用房卡,發動質點指令。「SKILL,【尤克】光榮犧牲。」

使用房卡,發動質點指令。「SKILL,【尤克】命運裁切,現在。」
於此之時,若承受攻擊身上的【太薩的把戲】也會作用

使用房卡,發動質點指令。「SKILL,【翡翠】神愛的餘暉。」



【應對】


水術施展,凝聚大氣裡的水分子成箭矢一般飛射,約莫十道的細長水箭破空紛飛
水術施展,凝聚大氣裡的水分子成柱形沖撞,寬長的水之柱挟帶突破牆桓的動能而出
水術施展,借助附近的水資源凝成水箭、水柱
射出帶有魔力青芒的箭矢,那青光意味著水之魔力,接近對方時猛地爆裂,銀色霧氣迸放,那是水屬性法術的進階──冰之凍氣


風術施展,奧菲斯拉動弓弦,風元素轉眼生成,眨眼間無形的箭矢已劃空射出
風術施展,奧菲斯在腳下製造一小簇的氣流讓自己能騰空
風魔力流轉雙腳,加速閃避
射出帶有魔力青芒的箭矢,那青光意味著風之魔力,接近對方時猛地爆裂揚起狂暴之風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其頻率、幅度,更干涉其向性,造就出了指向性的爆音波轟掃而出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對於頻率的變化,使此聲化成人耳無法聽聞的低赫茲(頻率)音波,也就是得以讓匹夫凡身產生不適如暈眩的次聲波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對於頻率的變化,使此聲化成人耳無法聽聞的高赫茲(頻率)音波,也就是蝠類亦能使的超音波,從而探知周遭動靜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使其所能及的距離擴增,並藉由音波觸壁的反射探清空間的構造與出路,就像聲納一般
「音色的渲染使」奧菲斯具有能在聽到聲音當下,清楚從何而來、還有其音波振頻和振幅,並以改變本身聲音的能力模仿,進而讓自己像變聲器,藉以重現對方聲音

防禦/迴避

架起弓身抵禦並撥弦,以能力讓彈弦而出的聲波強烈至成為沖擊波,震退對方
彈弦而震,以音波衝擊退敵,伴隨水元素凝成箭矢飛射而出
彈弦而震,讓那音波化為超音頻的振動,形同醫學上的超音波手術刀,鋒利的無形之刃揮出
撥動弓弦奏出無數風刃如網
風魔力流轉於雙腳,加速
風魔力自腳下爆發,騰空

我的名字叫奧菲斯,XX歲。住在阿斯嘉特的高級住宅區一帶,未婚。我在四災義勇軍服務,擔任幾次小隊長還曾差點被隊員撞死。但不要緊,世上低能很多。
晚上11點睡,每天要睡足8個小時。睡前,我一定聽一首莫札特,然後看不限類型的小說,上了床,馬上熟睡。
作息健康、笑臉迎人,同事都說我很好相處、醫生說我很正常。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

我有著普通的心願,那就是見證四災,見證有理念的人。破滅的理念、墮落的理念、成長的理念,無論種族身份階級,生命因此而燦爛。
在這之後,即使不知道他是誰他在哪裡,希望能被死亡之災的代行者劃下這人生的休止符,即謂圓滿。

因此——


「時間的長河啊,此刻——逆溯了。」

人們常說,逝者如斯,不捨晝夜。
然而,正是此刻、正是現在。

https://imgur.com/q8aqLso.gif
靈魂洪流「時間回流」,ON。


於此,寄宿體內的靈魂作動,那惡魔將生體時間的指針回撥;
靈魂洪流「時間回流」,據此奧菲斯身體狀態回到#50前。

生活

奧菲斯專注傾聽,將四周的聲響收入耳內,包含那存於人體中的生命悸動,一般情況下無法聽見的心跳聲,從其的心律急緩判斷對方情緒

奧菲斯身為傳奇冒險者,不提過去殺手時光而為了取命下毒,對於製作毒物固有知識,冒險的歷練也使其有相當的野外求生的知性,藉此積累的經驗,判斷眼前所有

音波是具有「向性」的波動,奧菲斯使其的向性僅針對敵方,如同線般筆直,而不波及並非在這路徑上的對象

聲波特定的振幅和頻率能產生共振,反之也有相銷,稱為破壞性干涉。以本身能力聽悉對方音波,撥弦而奏,相同振幅卻相異相位的音波隨之而揚,進而抵銷

普攻

搭箭揚弦,脫弦之鏃破風疾射

取出腰際佩劍,劍柄外型殊異,似笛身般而有多孔,流水般魔力的清藍光華驟綻,柄孔隨之像笛鳴般發出悠悠響聲,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此聲



【招式文案──弦鳴調(弓)】


【變奏,星之花】(對複數單位)

弦揚,豐沛魔力青芒的一箭應手射出,半空爆散為一束束細長的冷光。
如崩裂的星隕、如紛散的花般,劃出寒氣的銀軌──「變奏.星之花。」
蒼星的冰之光,沿著避開友軍的曲線精確迎擊。

【奏鳴十七.風雨】(線性破壞

「天空的吐息、大海的音律。」
弦上指端挹注魔力,蒼若穹水的光輝覆滿。
風吟遊水流轉,雙元素縈繞生姿,滄冥之矢於焉共譜而出。

「直達穹彼之端,降臨塵土之末。」
引吭術式詠唱,操音異能共奏其中。
「繆思在此歌舞,辯才天女的美貌倒映歲月中。」

風遠播、水流動、聲傳遞。
神名的詠唱指揮,令三者共奏交相輝映。

弓弦之上,驟然迸出一道蒼紺的寬廣之箭,燦光映襯奧菲斯臉龐,魔力激盪的氣流拂曳了他瀏海。上位法術的歌詠結合將音色渲染的才能,高歌了這聲

「『奏鳴十七,風雨』。」箭矢化為海天一色,萬象沁於蒼洋、一切皆繚亂在空之聲,狂風暴雨襲捲了放眼所及

【奏鳴十七,風雨】將風和水魔法,複合操控音波的異能而成,狂風中無數水箭,風摧折一切,風騰聲帶有魔力能產生只向對方的次音波效果;風中大量水箭能沁透而消耗其能量,更能自內爆發

簡短版:

「天空的吐息、大海的音律。直達穹彼之端,降臨塵土之末。繆思在此歌舞,辯才天女的美貌倒映歲月中。」術法詠唱將風、水元素結合,伴隨音色的渲染異能

弦上頓生三者合一的蒼光之箭,化作狂濤暴雨般而騁,充斥視野的水箭奔馳於暴烈風中。正是奧菲斯消耗大半魔力,將風的遠播水的沁透聲的傳遞三者併合的決勝招。「『奏鳴十七,風雨』。」

「爆。」【奏鳴十七】的水箭沁透體內,能在奧菲斯的意志下由內爆發,創傷對象內部

【奏鳴十七變調,風雪】和原版的風雨差不多,只是多了將水元素轉化為冰,讓暴風雨箭化成凝封萬物的暴風霜箭,而一樣能讓箭從對象體內爆發而加以冰結

【震怒之日】(線性破壞

「啊啊啊啊啊——!」
奧菲斯弦撥急促,彈動的手指瘋狂起落。
不再平緩與悠然,就像搖滾樂手似激情。

哐啷。
迸碎聲接連響起,大氣綻放裂痕漫佈。

奧菲斯能夠渲染音色,讓聲音各式各樣。改變音色,即是改變音波,振頻、振幅等。
而音波即是空氣的振動——換言之,這是無限接近於控制振動的能力。

空氣破碎,龜裂急驟向前擴張。
哐啷啷啷——!如怒鳴、如悲嚎般。
裂痕所及盡如被輾壓似,在劇烈的震波浪潮中粉碎。

因此,這一曲如此名。

「震怒之日(Day of Wrath)。」

【鯤鵬之音】(空對地

只見奧菲斯仰天射箭。
如鯨起如鳥飛,脫弦之矢躍九霄。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
 遨遊雲海,其身覆空。
 鯤躍九天,鵬搏九萬。」


正如此詩、正如他的吟誦。
直上雲霄的箭型幻化,天際如可見那記載詩篇的巨魚。
那是水屬魔力構成的幻影,然這一招的重點在於後續。

巨大的鯤魚幻影如泡影倏碎,重聚為巨箭之形而落。
嗚──悠長的聲吟彷如鯨而叫,爆音波震搖大氣而墜。

貫穿大地的水壓,伴隨轟鳴的風暴。
即是水魔法和音之異能結合的一箭。

「逍遙曲──『鯤鵬之音』。」



【招式文案──音色渲染(歌唱)】

『淨土往生贊』(對暗屬性)(需要聖屬性)

悲嘆如潮,音之使者悉數盡聞。
如是哀切,願以此歌送往彼岸。

namo amitābhāya tathāgatāya
tadyathā
amṛtod-bhave
amṛta-siddhaṃ bhave……

咒唱響起了,陣陣音波夾帶煦煦聖芒如晝遍照。
炙如三昧火、耀似金菩提,往生咒音頌揚全場。

透過XXX,奧菲斯音之異能染色聖潔。
且聽如是梵唱,予那XXX脫冥安寧。

gāmine gagana……

拔一切業障、願往生淨土。
脫於XXX苦、離塵世厄難。

皈依無量光如來──

「Amitābha(阿彌陀佛)。」

這是僅僅針對特定條件的族群,也就是自幽冥而生。
唱聲無遠弗屆,無分彼此、無鎖定誰,如佈施三千的佛。

『水精搖籃曲』(安撫、鎮定)

(待補:理解生命的意義)



【招式文案──劍詠曲(劍)】



「好吧,我不善使劍,只能獻上一闕,還請聆聽──這劍詠。」
他將弓再次揹起,腰上的刀劍轉而在握


奧菲斯使弓,卻不拘泥,優秀的殺手俯拾皆能為凶器。
他弓轉瞬背負,腰間利鋒旋即拔出,緊接是劍詠奏響。
一步踏出御風而奔,形如東洋縮地神技,迫近敵人之際順勢斬擊呼嘯。


此刻慣用的弓已不適合,故他拔出腰上的刀劍,意味劍詠即將奏起


【基本招】

『嘆韶華』(連刺)

「風雨催落花,花落舞紛紛。」
氣流捲於劍刃之上,風流轉於柄端笛般的孔。
切割旁物的風捲中,樂奏般的音律隨之悠揚。

劍詠已起,奧菲斯步踏疾出,腕震而刺擊接連。
劍捲風似雨,花盡落、殘雲散,目不暇給的連刺使敵手辨識徒然。

正是劍詠之——

「雲煙過眼散——『嘆韶華』。」

『花容太息今更易』(冰屬性連斬)

「花容太息今更易,彼身虛度秋雨中。」
再繽紛的花容也將為之失色,人眾唯有一聲太息枉然。
秋日的風雨吹來顫寒,正如同他的執劍——奧菲斯斬勢如風,挾帶凍氣如冷雨臨身。

『花已殘』(爆音波+連斬)

「殫思臨驟雨,此刻嘆徒然。」
風穿梭於劍上笛孔,奏起了一陣如雨滂沱。
奧菲斯通過異能將那空氣穿孔而發的聲音轉化,形成了轟鳴般的暴響。

那大雨聲中,他的劍勢騁舞,過境繁花盡數凋零!正是「劍詠」之──

「奈何──『花已殘』。」

『哪堪三尺秋水』(次音波+連斬)

「櫻花失了殘紅,今宵嘆然如夢。」
櫻色凋零遍野,這一刻好似身在夢裡。

「歲月流逝無情,唯見滿地落英。」
鋒芒像那過隙的白駒,生靈為此逝去。

奧菲斯將穿過劍孔的風聲轉變,形成人耳不可聽之的次音波。
次音波攪亂對手神志同時,他的風之刃疾速連斬,正是「劍詠」之——

「『哪堪三尺秋水』。」

『紅葉狩』(需要血)

「葉紅風吹散,秋滿三室山。」
「飄蕩如錦繡,織染龍田川。」

赤血飛灑,恍如深秋風飛朱葉,便在山川間織匹紅繡。

手持的劍似揮灑筆鋒、似引線穿針。
以水元素操作為基礎,在歌詠間血液循劍舞去。

1、那如作畫上的一抹紅彩,唰地染過對方身姿。
2、血流剎如楓葉迷亂眼,紅葉狩異聞於此成真。

漫天飄血,紅舞劍引。
「紅葉狩」——在東洋故事裡有一則紅葉之鬼的奇譚。
於今他歌詠、他更如將之重演,灑出的血隨心意而變,動向更在一念間。

血珠如鋼鐵之堅、如寒鋒之利,更像楓飛而出恰似紅葉狩。

(將血液凝聚、硬化如刃,貫穿敵人)
(將血液操作、硬化如刃,飛射敵人)

『雪鶴之章』(冰+風屬性)(線性)

奧菲斯刀橫身側,風與冰的魔力蓄勢欲吐。
吹雪濡鷺時,情積若霜,胸懷重思焉盼憐。

刀尖點霜,勢如流水綿延、如逐風逶迤。
刀風挾雪奔,似那銜霜白鷺,高雅、清冽。
晴雲伴月夜,芳姿初綻,為君一舞訴別離。

寄情過客的芳心暗抑,翩然後願作揮羽而去的白影,有緣再會。
滴雫濡羽曇華逝,白鷺踏水莫曾怨。

「劍詠.雪鶴之章——『如霜凝華、如鷺在庭』。」
https://patchwiki.biligame.com/images/ys/4/4c/myv58b5g7qhjtfzc1dzjwktkcjj1zs2.gif

『一蓮托生雨』(空對地)

掌心冰蓮凝生而成,如被吸引般懸浮上空。
那名男人掌豎劃下,彷彿揮著無形指揮棒。

清亮一聲如啼響蕩,白蓮清心瓣瓣翩落臨。
冰蓮瓣似傾雨而降,無瑕之姿淨普世諸穢。

此即是──

淨蓮由穢生、穢盡而成淨。
生死一念間、魔胎能涅槃。

https://patchwiki.biligame.com/images/ys/7/79/k5lt89fg241snzmsl8j5db2ydsff0ve.gif
「劍詠.歌雨八庭──『一蓮托生雨』。」

『留情雨』(空對地)

奧菲斯拋劍上空,而後,下雨了。
是因積蓄劍身的水屬魔力傾瀉,化作花瓣。
花雨的前奏響起,籠罩他為中心方圓數米。

那漫天花雨是水之魔力,奧菲斯手捻劍印。
水色飛花沾身為媒介,他的冰之術式展開。
細雨矇矓的美麗,將化為銀晶飄零的冷酷。

https://i.imgur.com/lGFGdid.gif

「劍詠,歌雨八庭——『留情雨』。」

鳴る神の、少し響みて、さし曇り
雨も降らぬか、君を留めむ

濡雨為引,將那留人心意傳遞,就像這首詩歌。
在這飄雨後的冰冽中,願君的步履能為之停留。

(水系的魔力範圍性降下、以自身為中心五米內、並避開我方
 接著以此為媒介,傳導而冰凍被魔力雨沾身對象)

『五月雨』(空對地)

奧菲斯凌空,捻指滑過劍身。
幽幽的青光,化作劍影繚繞。
劍佈於天際,劍雨之詠響起。

五月雨を、集めて早し、最上川

但聞濤聲急來,卻見川覆濁雲。
他遂如此吟道。

「朱風起、意瀟瀟、霪雨落不盡。
 誅念起、意凜凜、殺心人不歸。」

凝意為劍、凝水為鋒。
如綿長、如滂沱、如那芳菲凋盡的無常雨。
水劍疾墜而下,XXXX,XXXX

「劍詠,歌雨八庭——『五月雨』。」

『天女真言凈世雨』

(待補:理解生命的意義)

『月落烏啼霜滿天』(突擊)

奧菲斯屈膝、手撫刀柄,壓低之姿形如所謂「居合」。
氣流鼓動於雙腳,可見的風魔力沛發縈繞,蓄勢已足。

——!
轉瞬,即出。
一步但聞無聲、二步已凌越音、三時送往無間。

瞬眼皆猶不及——拔刀。
近乎居合的態勢,在奔馳間拔刀斬擊。如風馳、如電掣——

一刀過後,只見滿目蒼白,滴珠鮮紅不存。


讓月半分隕落。
在淒絕鳥鳴破空之中。
紛飛漫天冰華,致予無聲弔唁。

「一刀居合——」

賦予「破境」的斬擊先至,將對象一分為二。
挾帶的魔力化為風雪呼嘯,冰封而不存落紅。

這即是,至快、至絕,亦至美的一刀。



          「『月落、烏啼、霜滿天』。」


鏗。
刀應聲還於鞘中,周遭只存漫天雪晶、只餘瑩冰凋落。

『白夜行』(定點、反制)

奧菲斯身姿微伏,掌心業已握柄。
同時,他的方圓氣溫驟降,冰晶半空飄落。

是雪——下雪了。

冰屬性的魔力展開,籠罩他的周圍。
就像「居合斬」是有必殺範圍的反擊之劍。
五步——只有五步,是他的領域、是他的世界、是他的「心」。

五步——這一刻,時盤的指針回撥,回到那千年風霜的冰河世紀。
五步——這一刻,他不再是弦音奏者、他不再是「奧菲斯」。
五步——這一刻,他取回那埋葬於鮮紅色的童年,最初之名。

如那因怨而生的嗟嘆之鬼——那男人名為「般若」。


什麼是愛?什麼是生命的意義?
你無須體會、你無須理解,因你不為愛而生,而是為殺戮而孕育。

恨恨恨恨恨恨恨,為什麼是我?
殺殺殺殺殺殺殺,這即是宿命。

冰菊飄蕩淚墜,凍寒恨鎖四方。
在這五步之內,屬於他的世界。

絕對零度——不提生命,即使是能量體也會因凍氣而窒凝。

這一刀過後,不會有任何生命的鮮紅。
就像他的心,也沒有任何的生命存在。

只有「白」。


無心、無情、只有空白——即使身在夜幕下,刀出剎那亦見滿目煞白。
生靈禁絕,而他命定孤身行走於這「白夜」下。

他的心空白、他的命無情、他的劍肅殺——這一劍就是這男人的寫照。

因此,此劍之名——

五步人蹤絕、白夜不留行。


          「一刀居合——『白夜行』。」


(冰屬性魔力營造五步的絕對領域,生命、甚至能量將因龐大冷氣凝結、窒礙
 奧菲斯一刀居合,能朝任何角度展開攻勢)



【招式文案──四災歌(四期的成長)】

『戰爭』(線性破壞)

「哈──」
奧菲斯鼓腹一吶,周遭空氣如被吸引而流動聚至。

下一刻,魔力如河災暴漲,象徵風屬性的魔力色彩如烽煙直上天空。
虛空在震顫如嘶吼、大地動鳴著如擂鼓。開始了,軍勢集結的前兆。

躬身傾聽號令,迅疾到來吧,戰士們啊。敕聲已落,於是狂風大作。
風勢呼嘯不止,它們吶喊著,以弓為首、以其為瞻,響應而共謁見。

──劇烈、猛烈、狂烈的氣流,圍繞在了奧菲斯弓弦上,成軍已畢。

風捲殘雲,干戈鋒利、戰火無情般席捲周遭遍地殘碎。
皮帽飛揚、執弓的手遭刈裂而血珠紛飛,但他在笑著。

出征的號角隨之響起,即是此刻、即是現在,戰吧、踏平吧、怒吼吧!

──就像那一天的城慶,就像那見證之一。


吟遊詩人,傾聽、見證故事、然後譜寫,一首首詩歌因而傳唱。
奧菲斯不為如此,卻將見聞與體會,弦與劍譜寫成四首「歌」。

而每一首,皆必須使魔力瀕臨殆盡地譜寫。
無論弦或劍,「四災歌」使出後非死即殘。

甘之如飴,此即歌頌命運、歌頌災厄代價。

而如今呈獻,即是其一:


啊啊,塵埋的巨鱷歸還大地,他含淚仰望已遠去的太陽。
啊啊,冷豔的貓神掙扎抉擇,血淚之中以智慧劃破災殃。
啊啊,古老的決斷埋下遺憾,百般的糾葛於塵沙中解放。

烽火沸騰高呼,築沙而成的行軍開始,聽啊!那昂揚大地的蹄聲。
怒火無以流逝,不掌刀柄卻緊握執著,瞧啊!命運之箭貫穿其愛。


          「弦鳴,四災歌——『戰爭』(Obsession)」



咚咚咚咚──千軍鐵蹄高亢踏響,殺心再也無法按捺。
那麼,前進吧,化成火海吞沒、化成風暴攀咬那天日!

轟!群風的軍勢轟然直奔,千軍萬馬於此開拓征服之路。
弦已斷、弓亦折,奧菲斯兩臂寸寸血肉飛綻,雙手既廢。
何其可笑,正如戰火終將逆襲、暴君殺心招來反噬末路。

風之軍團橫掃一切,征途所至僅有沙塵般殘骸。
描摹戰爭之災的呈現,奧菲斯弓式融入在第一災的見聞。
九神衛軍以殺伐開闢,這風暴的百騎亦讓前途灑血成流。

『瘟疫』(線性失能)

「呵。」
弦音驟顫,如那撥動的男人唇角笑意倏逝。

下一秒,水魔力潮漲如泉,撩撥大氣的悠然樂聲應和。
舞會將要開始——敬請參與啊,美麗的Ὠκεανίδες。

邀請已經遞出,於是她們如期蒞臨。
湛藍的波光洋溢於弓,她們相繼到來而層層疊疊。
溪與河、湖泊與泉、深洋之中,她們是水的化身。

就像在太陽神的宴會載歌載舞、亦如同在酒神的身側嬉戲。
那樣地歡快、那樣地可人,但勿忘那份摘下妖鳥翅翼編冠的殘酷。

男女老幼、抑揚頓挫,不同類型的聲由那深淵之蒼響起。
舞會、宴會——狂歡開始,惡毒亦將在雀躍之歌中漫延。

──就像那一天、那在深淵之中的見證。


吟遊詩人,傾聽、見證故事、然後譜寫,一首首詩歌因而傳唱。
奧菲斯不為如此,卻將見聞與體會,弦與劍譜寫成四首「歌」。

而每一首,皆必須使魔力瀕臨殆盡地譜寫。
無論弦或劍,「四災歌」使出後非死即殘。

甘之如飴,此即歌頌命運、歌頌災厄代價。

而如今呈獻,即是其一:



啊啊,弔詭的預言揭開起始,嘲弄愚者的嗤笑潛伏幽闇。
啊啊,真實的揭曉高歌絕望,狂信者們在街上流竄氾濫。
啊啊,惡性根植於萬物本能,自我與反思訴說一體兩面。

早已開始的毒患漫延大陸,污染的靈魂迷失自我聽啊!沉溺者的歡唱。
面對巨浪的英雄無力崩潰,救世的百合灑落淚花瞧啊!那謊言的劇作。


            「弦鳴,四災歌——『瘟疫』(Drowning)」



妳們的名是Ναϊάδες、是Μουσαι,是流傳的使者。
詩文因妳們而捎向未來、歌舞又因妳們而隔世謳唱。
無人能比妳們更美、更動人——於此讓人們見證、體會吧。

——而後,沉淪在妳們的絕豔。

奧菲斯身在海中,彷彿那已被飢荒之獸輾碎的景色。
那是水之力簇擁的幽深蒼芒,聚集於弓、又逸於身。

盡情起舞吧、盡情高歌吧,讓妳們的美永恆地銘記於世——妳們名為Μουσαι(繆思)。
他如是說,於是潮湧一般、蝶紛飛似,蒼色幽光脫弦躍舞。


「水」象徵滲透、佔據、覆蓋、還有奪取。

水魔力幻化蝶舞紛揚,艷麗的青藍讓一切沉浸於這美。
描摹瘟疫之災的呈現,奧菲斯弓式融入第二災的見聞。
繆思掌管文藝靈感,她給予、更能剝奪。就像那從幽深甦醒的始源海神。

藍蝶的大潮覆蓋所及,生命的官能不再作用、能量的流轉為之停滯。
因萬物已沉浸、已忘卻,正如溺於瘟疫洪水的人群。

盈溢的魔力使弓崩解,出招同時泡沫而逝。
奧菲斯的雙手也已「沉溺」,剝奪而癱瘓。
何其諷刺呢?正如真相就在驀然回首之處。

『飢荒』(無差別範圍技)

奧菲斯身姿微伏,掌心業已握柄。
同時,他的方圓氣溫驟降,冰晶半空飄落。

是雪——下雪了。

冰屬性的魔力展開,籠罩他的周圍。
就像「居合斬」是有必殺範圍的反擊之劍。
五步——只有五步,是他的領域、是他的世界、是他的「心」。

絕對零度——不提生命,即使是能量體也會因凍氣而窒凝。

這一刀過後,不會有任何生命的鮮紅。
就像他的心,也沒有任何的生命存在。

只有「白」。

無心、無情、只有空白——即使身在夜幕下,刀出剎那亦見滿目煞白。
生靈禁絕,而他命定孤身行走於這「白夜」下。

他的心空白、他的命無情、他的劍肅殺——這一劍就是這男人的寫照。


奧菲斯最強的劍式「白夜行」,是貫徹居合斬的「被動」的反擊之刃。
為了使出這招,他必須佇立而營造五步的絕對領域。

然而,此刻——

空白的領域,屬於他的世界,如迎接般地前進了。
天上天下、天地之間,至極凍氣如幕降臨五步內。

他放足而奔,同時保持釋放的寒氣,形成了「蒼白」的暴風圈。
就好像是那曾吞噬、更使受害者化為其一部分的黑色的暴風雨。


吟遊詩人,傾聽、見證故事、然後譜寫,一首首詩歌因而傳唱。
奧菲斯不為如此,卻將見聞與體會,弦與劍譜寫成四首「歌」。

而每一首,皆必須使魔力瀕臨殆盡地譜寫。
無論弦或劍,「四災歌」使出後非死即殘。

甘之如飴,此即歌頌命運、歌頌災厄代價。

而如今呈獻,即是其一:



啊啊,世人敬仰的太陽其為虛假,她的假面下蘊含陰影。
啊啊,無辜的羔羊少女其為祭品,晦暗的災厄因此誕生。
啊啊,戲謔的命運其為玩弄因果,可悲可泣可笑可嘆可憐!

飢苦、悲痛、怨憎,集結黑暗的巨艦游移開始,聽啊!那持續譜寫的哀歌。
荒蕪、傷慟、孤寂、淒絕的淚如墨如大雨降下,瞧啊!湮滅的亡靈群聚著。


          「劍詠,四災歌——『飢荒』(Nothingness)」


零度凍氣冰結途徑萬物,接著粉碎如散華凋零。
描摹飢荒之災的呈現,奧菲斯劍技融入在第三災的見聞。
飢荒的黑方舟渴求而荒蕪,白夜之行亦讓所及歸於虛無。

痛楚伴隨寒意徹骨,雙手已被冰結,正如少女深陷寂冷之痛。

『死亡』(自殺)

「呃啊啊……啊哈哈哈……」
低鳴般、悲吟般,又似讓人膽顫的喪心淒笑。
橫刀的奧菲斯轉眼紅染於身,那生命的色彩來自他的身體。

雙目滲血,赤豔滿佔於目──此後,他不見紅塵。
鼻腔淌血,唯有鏽般腥味──此後,他不辨酸苦。
耳畔汨血,諸般雜音莫入──此後,他不聞靡聲。
唇角垂血,峭冷笑容未改──此後,他不道誑語。

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然混沌無有,故其嘗試鑿之。
日鑿之一竅,是故混沌死,神以六天完成世界,在第七日休息。

七日而混沌死去,七日而眾生安息。
結合這東方傳說和預言的共通點,最終的歌譜寫完成。

──絕唱。


吟遊詩人,傾聽、見證故事、然後譜寫,一首首詩歌因而傳唱。
奧菲斯不為如此,卻將見聞與體會,弦與劍譜寫成四首「歌」。

而每一首,皆必須使魔力瀕臨殆盡地譜寫。
無論弦或劍,「四災歌」使出後非死即殘。

甘之如飴,此即歌頌命運、歌頌災厄代價。

而如今呈獻,即是最後:

(待補)


七竅而渾沌死,正因其失去了那純粹的秉性。
陰與陽、生與死,天道即是原初、即是純樸。

然因人有七竅,故能感其辛酸、見其不潔、聽其刺耳,訴其虛妄。
喪失七竅,意謂反璞歸真,而乃見天地原相,死和再生本是毗鄰。

這一刻,他心境昇華、劍意至極,本無牽掛、此時更是回歸大道。

他的劍,就是「道」。


斷七竅、摒雜思、入天道。

奧菲斯固有的異能「音色渲染」,能讓他呈現出世間任何的聲音。
現在他撒手自己的官能,換取入道的這一瞬間,使劍技能載萬象。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道無情,卻也一切兼容,道將包羅萬象。
乾坤巽震坎離艮兌、天地風雷水火山澤,還有四時皆盡入他的劍。

轉眼之間,他手中已然無劍,只因那成為了「道」。
道即萬物,天上天下盡是其劍、盡為道,卻無可視。

最終的馬蹄敲響喪鐘,僅此一劍、僅此一瞬,此後,他亦將安息。

(奧菲斯斷棄七竅、捨棄五感、以死為代價,回歸原初而入道
 道即一切,因此他的劍已在天地間,換句話說,上天、下地
 無量、無倫、無可視的劍氣,即是無所不在,含八卦四象)


『死亡』(第二版本)

(待補:視死亡之災的呈現or理解生命的意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795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VC
【報名】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758452
LV85
寶具霜雨神恩惠
官武雙生刃界無
遺跡物
應用:怨凝紅晶、尼德威阿爾寶珠
戰術:燭臺胸針
神性:梵亞斯的大亂鬥
勳章:奉獻者的發條
洪流艾璐奈
洪流四星翡翠
道具太薩的把戲、小紅帽披肩、九彩水晶

機神鏡墜(戰術)
鐵衛隊的遺念(戰術)

寄望者的花飾
(奧菲斯基本上不用)

06-07 10:41

VC
【效果】

【淨化的泉源】:霜雨神即為淨化的泉源、清淨之神,所以受祝福的此物令使用者永久抗毒、百毒不侵——這個效果所有引導都必須承認。(毒屬性永久無效)

【進化的源頭】:登峰造極的你可如霜雨神一樣祝福勤勉之輩,當然凡人是還是要有相應的報酬才得能教導他人,即便是至聖先師也會要求束脩當學費。

(能力2在LV85後轉為"獲得額外5寶")
世界觀上是角色自行擔當教導者的角色,出書成冊或是主動教人等,因該寶具的於銀星政府認證其教導者的定位,得以在世界觀上獲得更多寶石。

傳奇的奇蹟:
(需到達LV85才會解鎖該能力)

會使能力1改為:多獲得5寶(因為封頂經驗值不再計算)

太薩的把戲:將該道具配在身上承受敵人的一次技能,即可完美抄襲使用對方的該招式一次。

小紅帽披肩:可以變身成蘿莉(或正太)一回合或50串的時間。但體能或自身戰鬥力不變。

加強無害的印象(一回合內或50串)。機率性降低敵人戒備。且不會被人發現是自己使用了道具才降低了戒備。

九彩水晶:玩家握在手中,直視某一生物時,本身透明水晶就會按造對方生物和你的強弱差別,來散發相應的光色。

06-07 10:43

VC
燭臺胸針:把胸針別在身上某處即可發揮作用。持有者可使自身於一次戰鬥中豁免恐懼、失血過多、疼痛等負面狀態所造成的動作失準或困難。

丙申猿旦:揮晃這隻香蕉,一回合內手腳靈敏度和平衡感上升,但是失去說人話的能力,開口變成吱吱嗚嗚的噪音(引導判定)需要150串才能使用,單場劇本最高使用三次。

怨凝紅晶:每經過『100#』可憑意念從該物上綻放『1次』半徑3米、不妨礙視野的火鵝紅淡然光輝,光芒範圍內者『不含使用者本身最多兩名』將感到身心像發高燒似『燥熱』

效果持續『一回合』,體內有火屬性魔力者可免疫

機神鏡墜:每經過『#300』可針對『一名』『有機質生命體』(機械人之類的無效)『高機率』再次做出『上一回合最後的肢體動作』,代價是『下一回合強制使用者也做出這個動作』

尼德威阿爾寶珠:【小巧玲瓏】

將寶珠握於掌心搓揉,使用者即會連同身上所有非生物物品一起等比例縮小至30公分高。

除此以外,使用者的各項基礎數值不會改變,只有放出來的招式會等比例縮小(如劍氣、火球魔法之類)

在15分鐘後,體型將自動恢復原狀,在劇本中恢復時間則由引導來判定,但是最短需持續兩回合,每場劇本限用一次。

梵亞斯大亂鬥:【快樂的GO】

當玩家攜帶此遺跡物並「確定死亡」時,角色周邊將會跳出GAME OVER字樣並化為光芒消失,本次劇本無法再以任何手段復活。

同時,殺害你的對象將會在下回合進入「勝利動畫」而動彈不得,在原地擺帥氣POSE或講一些勝利台詞浪費回合數,同時可被攻擊。

鐵衛隊的遺念:【不曾停歇的軍團】

被世人稱為「溫迪戈鐵衛隊」的軍團是喀爾登最強且最可怕的陸軍單位,他們不曾休息、不曾倒下、團員們合作無間,井然有序地前進,直到所有敵人被殺滅。

持有此遺跡物的玩家在劇本中死亡後,能在任何時間發動此效果,死者將短暫地以鹿盔之姿現身,並且幫隊友抵擋攻擊。

該防禦不侷限物理,有著接近「替身」的作用,不管有無成功抵擋,能力發動後玩家將從本場劇本移除。

無法進行複數抵擋,但在面對範圍攻擊時,可以選定某人抵擋。

對精神抗性、魔抗性高的敵人似乎沒有什麼用,除此以外該物品難以被破壞,可以放在胸口當護身符。

06-07 10:44

VC
【臨終之言】︰持有者在劇本中死亡時,能在任一【我方回合】中,用1#傳遞自己的遺言。該遺言將以耳語的方式在存活者耳邊響起,或許能藉由這個方式,將自己的想法傳遞出去,除此以外無其他用途。(每場劇本限用一次)。

【為你綻放】︰在劇本中僅有一次,能代替隊友承受傷害,該傷害加倍且無法抑止(意即就算自己是無敵狀態也會受傷),而若因為承受這個傷害導致角色死亡,受保護方將恢復所有的生命值。一場劇本僅有一名玩家能發動【為你綻放】。

外觀 一把平直的單刃輕型日本刀,刀身為黑紅色金屬製成,連柄也是同一色系。
刀身長約92公分,寬約4公分,重17公斤。
附有無雕飾的刀鞘。

【操作者使用輔助】:非操作者無法使用,可飛行與依照使用者想法自主行動,但無法載人。

攻擊目標對象本身軀體,高機率性以暗屬性滲入,造成盜取些微能量(或體力,但無法恢復傷勢)轉移回暗屬性武器使用者。

【咒狩】:能夠對單一目標放出一圈,環繞其身軀散發出闇黑氣息的咒印。
咒印能限制行動能力且難以掙脫,持續效果為一回合內。(每一百串能使用一次,累積上限三次,需距離目標15米內。)

【破境】:使用界無造成的攻擊能夠針對「魔法構成的防禦」、「能量構成的防禦」加以破壞,具有高機率擊破的效果。
(如:護罩、結界等,不包含幽靈與幻術且為被動能力。)

06-07 10:44

VC
靈魂洪流

☆4『神愛湖霜』翡翠.霜雨
「霜雨的親和」
(被動特性)

  翡翠.霜雨曾經是神愛之湖的湖神。傳說中神愛之湖擁有治癒一切病痛的能力,所以成為了西方旅客必經的歇腳之處。身為那裡的神愛湖女神,翡翠擁有神格般的親和力。

  接受翡翠憑依的冒險者,將獲得那份超乎尋常的親和力。任何中立的人物、生物都會不自覺地對你起好感,進而提供更多幫助與資訊。

  而敵對的人物、生物,如果旁邊還有其他攻擊目標的話,絕對不會先拿你下手,除非你做出強烈攻擊他的行為,你甚至可能跟敵人和解。

  在隊伍中,你的安慰與鼓勵,都能帶來魔法一般的效果。對心智受創的隊友進行安慰,就能治癒他人心中的傷口。向整個隊伍做出鼓勵,便能提振士氣,使所有隊員的能力上升。

  而你的調解,也能阻止隊伍的反目。

「翡翠的堅強」
(主動特性)

  不管處境有多麼糟糕,翡翠如玉石般堅強的心靈,都支持著她不斷前進。翡翠是讓黃昏謝幕的其中一人,也是救世的英雄之一。

  而這樣的翠色憑依,使冒險者沒來由地有了勇氣。面對多麼糟糕的情況,冒險者都不會喪失戰意,只要他一人能站起來,對所有人做出鼓勵,那麼最終便能反敗為勝吧。

  憑依者免疫所有「恐懼、威嚇、心靈攻擊與心靈控制。」並且,在受到「足以毀滅全隊的強大攻擊」時,你能夠重傷爬起身。

  當全隊「只有自己」還能行動時,你甚至可以喚醒體內的「奇蹟之力」。你的鼓舞將使所有「尚且生存」但受重傷的隊友恢復所有傷勢。必且激起隊友的戰鬥意志。

  雖然看似很難達成的條件,但是若真的做到了,那便是證明自己是傳奇英雄的那刻吧。

06-07 10:45

VC
☆3艾璐奈

「未知片段」
(主動特性)

  艾璐奈擁有預言能力能夠預見未來。讓憑依者在危險將要來臨時,會看見片段畫面來迴避即將到來的可怕危險。

  秒判發動時,即便來不及反應,憑依者仍能獲得額外的1#進行應對。即死秒判不會對憑依者造成即死,但是依然會造成傷害(有可能因為重傷或是其他負面效果在之後死亡)。

  作為代價,上述能力只要觸發過一次,你在這場劇本中應該獲得的經驗會被與艾璐奈契約的惡魔取走。(兩種能力一場劇本限用一次,算在一起。)

「時間回流」
(主動特性)

  與艾璐奈簽訂契約的惡魔能夠控制契約者的身體時間。與艾璐奈的靈魂有所連結的憑依者能夠依靠這此一靈魂上的微弱連結借用他的力量......當然,需要些許的代價。

  將憑依者的身體狀況倒流回50串以前的狀態,但官武防遺跡物寶具等等的冷卻時間不會有所變動,此效果需要在憑依者仍然保有意識的情形下才能發動。

  效果發動後會惡魔會取走憑依者這場劇本中所應獲得的寶石幣來作為代價。(兩種能力一場劇本限用一次,算在一起。)

06-07 10:45

VC


水術施展,凝聚大氣裡的水分子成箭矢一般飛射,約莫十道的細長水箭破空紛飛
水術施展,凝聚大氣裡的水分子成柱形沖撞,寬長的水之柱挟帶突破牆桓的動能而出
水術施展,借助附近的水資源凝成水箭、水柱
射出帶有魔力青芒的箭矢,那青光意味著水之魔力,接近對方時猛地爆裂,銀色霧氣迸放,那是水屬性法術的進階──冰之凍氣



風術施展,奧菲斯拉動弓弦,風元素轉眼生成,眨眼間無形的箭矢已劃空射出
風術施展,奧菲斯在腳下製造一小簇的氣流讓自己能騰空
風魔力流轉雙腳,加速閃避
射出帶有魔力青芒的箭矢,那青光意味著風之魔力,接近對方時猛地爆裂揚起狂暴之風

06-07 10:46

VC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其頻率、幅度,更干涉其向性,造就出了指向性的爆音波轟掃而出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對於頻率的變化,使此聲化成人耳無法聽聞的低赫茲(頻率)音波,也就是得以讓匹夫凡身產生不適如暈眩的次聲波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對於頻率的變化,使此聲化成人耳無法聽聞的高赫茲(頻率)音波,也就是蝠類亦能使的超音波,從而探知周遭動靜
撥動弓弦,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在振動後產生的「波動」,使其所能及的距離擴增,並藉由音波觸壁的反射探清空間的構造與出路,就像聲納一般
「音色的渲染使」奧菲斯具有能在聽到聲音當下,清楚從何而來、還有其音波振頻和振幅,並以改變本身聲音的能力模仿,進而讓自己像變聲器,藉以重現對方聲音

06-07 10:46

VC
防禦/迴避

架起弓身抵禦並撥弦,以能力讓彈弦而出的聲波強烈至成為沖擊波,震退對方
彈弦而震,以音波衝擊退敵,伴隨水元素凝成箭矢飛射而出
彈弦而震,讓那音波化為超音頻的振動,形同醫學上的超音波手術刀,鋒利的無形之刃揮出
撥動弓弦奏出無數風刃如網
風魔力流轉於雙腳,加速
風魔力自腳下爆發,騰空

06-07 10:46

VC
我的名字叫奧菲斯,XX歲。住在阿斯嘉特的高級住宅區一帶,未婚。我在四災義勇軍服務,擔任幾次小隊長還曾差點被隊員撞死。但不要緊,世上低能很多。
晚上11點睡,每天要睡足8個小時。睡前,我一定聽一首莫札特,然後看不限類型的小說,上了床,馬上熟睡。
作息健康、笑臉迎人,同事都說我很好相處、醫生說我很正常。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

我有著普通的心願,那就是見證四災,見證有理念的人。破滅的理念、墮落的理念、成長的理念,無論種族身份階級,生命因此而燦爛。
在這之後,即使不知道他是誰他在哪裡,希望能被死亡之災的代行者劃下這人生的休止符,即謂圓滿。

因此——


「時間的長河啊,此刻——逆溯了。」

人們常說,逝者如斯,不捨晝夜。
然而,正是此刻、正是現在。

https://imgur.com/q8aqLso.gif
靈魂洪流「時間回流」,ON。



於此,寄宿體內的靈魂作動,那惡魔將生體時間的指針回撥;
靈魂洪流「時間回流」,據此奧菲斯身體狀態回到#50前。

06-07 10:46

VC
生活

奧菲斯專注傾聽,將四周的聲響收入耳內,包含那存於人體中的生命悸動,一般情況下無法聽見的心跳聲,從其的心律急緩判斷對方情緒

奧菲斯身為傳奇冒險者,不提過去殺手時光而為了取命下毒,對於製作毒物固有知識,冒險的歷練也使其有相當的野外求生的知性,藉此積累的經驗,判斷眼前所有

音波是具有「向性」的波動,奧菲斯使其的向性僅針對敵方,如同線般筆直,而不波及並非在這路徑上的對象

聲波特定的振幅和頻率能產生共振,反之也有相銷,稱為破壞性干涉。以本身能力聽悉對方音波,撥弦而奏,相同振幅卻相異相位的音波隨之而揚,進而抵銷

普攻

搭箭揚弦,脫弦之鏃破風疾射

取出腰際佩劍,劍柄外型殊異,似笛身般而有多孔,流水般魔力的清藍光華驟綻,柄孔隨之像笛鳴般發出悠悠響聲,通過音波操作的異能渲染此聲

06-07 10: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everdream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RPG四... 後一篇:[達人專欄] 【RPG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owersd各位創作者
合作小說計畫深霄學院正在放送中,歡迎各位閱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