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化妝師

作者:Tacit│2008-01-30 20:01:26│贊助:0│人氣:563
常與顏色相伴的人,是沒有色彩的。我遲至今日,才略為了解這句話。

回家途中路過一家法國餐廳,大片的玻璃落地窗擦得好亮。餐廳裡的光亮和談笑,與窗外的世界有著一種奇妙的不搭調。我看著映在窗子上的自己,心裡那種怪異的驚奇又出現了。縱使我為此,大清早就失手打壞了一面鏡子。

幾乎以為那是阿姨又回來了,我意外地發現,有些遺傳似乎並不是經由血液。我看起來是如此蒼白,而且不只是臉。洗澡時,我發現我的身體真是白得詭異。縱使學生時代的我常在陽光的曝晒下奔跑跳躍,卻絲毫無法影響我的肌膚。我曉得,阿姨生前也是如此。

我的父母也是如此白皙嗎?從為數不多的照片上看來並沒有,而且我長得和他們一點都不像。我悲哀的想著,他們在世上什麼也沒有留下,除了我之外。而和阿姨越來越像的我,算是一種背叛嗎?
  
我從未看過阿姨化妝,她總是維持一張樸素的臉容。她替人化妝,卻從不為自己而畫。男孩子是很少有人從事化妝的,但阿姨詳實的教了我她所有的技術,讓我幾乎不得不踏上這條路。對於如何刷睫毛膏這件事,我懂得比我認識的所有女孩都多。

阿姨對我很冷漠,應該說她對所有人都是如此。除了工作,似乎沒有其他事能引起她的興趣。她對工作並不是普通的熱情,而是難以名狀的狂熱。她似乎傾她畢生的心力和情感在化妝上面,她的手指是為眉筆和口紅而生。有時候,一整個漫長的晚上,我和阿姨就這樣默默的讀自己的書,屋裡保持著徹底的靜默。我讀的是推理小說,她讀的是化妝品型錄。

她開口,說的也都是化妝技術。剛開始,我並沒有多大的興趣,但除了這些時候,我聽不到阿姨的聲音,看不到她的笑容。她那張恬靜沉穩,卻沒有任何表情的面孔,只有在談論她的工作領域時會流露出興味,縱然只有嘴角不著痕跡的微微勾起。在入殮那刻,我才驀然想起,我從未聽過她的笑聲。

她一開始就是如此嗎?還是我和她認識得太晚了?我只知道,我認識的阿姨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從未改變過。我並沒有問過關於她的任何事情,就如同她也不曾問過我。我明白,我的任何言語,喚回的只有沉默。阿姨教會我的,除了化妝,就是不開口。

也許阿姨懂得像一尾魚般在寂寞中漫遊,亦或是她並不懂得這是一種寂寞。但我始終不能夠懂得如何去適應,我的心一直都是憂傷的。我做過無數次溺水的夢,沒有人會來救我,我很清楚這一點,但我還是會掙扎呼喊,直到一身冷汗的驚醒。午夜時分,在人們安穩甜睡之際,我卻是何等的戚惶。

只是,沉浸在一件事物中久了,你不免會被逐漸滲透,縱使非你所願。在那些阿姨去美容學校參加講習的日子裡,我偶爾會拾起她的化妝品,思考化妝這件事本身所帶有的吸引力。慢慢的,我對著面前的鏡子畫起了妝,模仿阿姨的動作,然後細細回想她曾提過的眾多細節。我永遠也無法像阿姨那樣,彷若是先天因素的熱衷,但我確實是慢慢喜歡上這門奇妙的藝術了。當某日早歸的阿姨凝視著鏡中來不及卸妝的我時,我看見了她眼底閃過的一絲訝異,隨即像談論化妝品時那樣微笑起來。她在我身旁坐下,帶著她慣有的不匆忙。從那時候起,我成了阿姨唯一收過的學生。
  
在很多年之後,人們問起我的技術是從哪裡學的?我答了阿姨的名字,而他們總是很驚奇。啊,那個有名的化妝師!他們說,但她從來也不為自己化妝。那些業界的朋友總會添上一句:沒聽過她收學生。你如此幸運,必是因為你是她的外甥。

我真的是幸運的嗎?還是因為我太不知足才產生這樣的懷疑呢?但我總是隱隱渴望著另一種幸福。從事這個行業,讓我感到非常孤獨,我的手越忙碌,人也就跟著越沉默。縱使我為一張嘴細細塗上唇膏時,嘴唇突然咧開露出一個微笑,那也絕對不是要獻給我的。我所化妝的對象,總是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待在自己所想像出的夢幻泡泡裡。當那些我添上妝的新娘在讚美歌聲中步上紅毯,與新郎交換誓言的時刻,我總是一個人守著梳妝台,聽著那些不屬於我的熱鬧與喧嘩。

也許我適合的是另一種職業,寫一本書吧?我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在求學時代,我除了課本和克莉絲蒂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再也沒看過其他書。也因為如此,我連打入班上「書迷」的圈子也沒有辦法。連老師點名時都會叫錯我的名字,我又能期待其他同學記得我嗎?也許他們以後翻著畢業紀念冊時,會將目光停在我的照片上片刻,嘴裡咕噥「有這個人嗎?」,然後翻到下一頁。我在化妝這條路上走得越遠,就越是像隱藏一種不願公開的疾病般離群索居。我默默的走路上學,默默的走路回家。一個班上總會有一兩個因為某種與眾不同而被冷落或欺負的學生吧?與其說我是被遺棄,不如說我是自己離開了比較恰當。雖然如此,我的心不免感到有些憂傷。

因此,我看到那個同學被壓倒在走廊上毆打時,我也不知哪來的勇氣衝上前去。我聽到自己的叫喊,和揮拳時的風聲。我當時並不認識那個被毆打的學生,也不知道他們為何要欺負他。我的衝動,全因為他有著一張和我一樣的蒼白憂鬱的容顏。他的眼神飄忽,我確信那和我一樣的茫然,也曾讓他在半夜驚醒。
  
我的力氣並沒有很大,我想他們會被我打跑全是因為驚嚇,而那個被欺負的男孩卻對我產生了我難以想像的依戀。他一天到晚待在我附近,在只有幾步之遙的地方默默凝視著我。我難以分辨他的目光究竟是表達何種情緒?有感激、有好奇,而我最希望忽略的部份卻也同時存在著。

也許我那時就應該把他趕走,免得造成日後他更大的創傷。但我不懂得如何去拒絕,或是說我並不願意。那種被需要的感覺,讓我心中生出一股奇異的飄然,我從未體會過這種感覺。我仍然盡可能保持冷漠,但並不成功。唉唉,我怎能欺騙自己呢?他像得到什麼鼓勵似的,越來越挨近我。
  
是我傷害了他呀!我該在一開始就將他推開的……他親吻我的那個午後,我從他的擁抱中掙脫了。為什麼?為什麼?他的眼神只留下疑問,而我們的距離又回到了原點。後來,他像一朵白雲般越飄越遠了,但我還是守在那個地方。他每年都會給我寄來賀年片,從不同的國家。他說他後來就沒有再談過戀愛了,我說我也沒有。「那我還有機會嗎?」那張賀年片上淡淡的字跡我還沒有回應,那是去年的事。他會一直等待我的回覆嗎?我突然有點希望他能夠忘記我。

阿姨去世也有許多年了,至今我仍然難以置信。在我眼中,她從未真正的老去過,而仿若一朵花甫盛開就凋謝了。我也不能明白,怎麼會有人沒得任何病,就莫名奇妙的死去了呢?我的耳畔縈繞著她對化妝時的我的種種叮嚀,我怎能做其他事情呢?我提起她的化妝箱,突然想起這應該就算出師了吧。我在工作上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而是穩妥的一直做到現在。我的收入頗豐,這應該是阿姨所樂見的吧?但我沒有再將化妝品往自己的臉上抹,我每次想再為自己上一次妝來回憶年少,就會想起在阿姨回來時來不及卸掉的失敗的妝,然後說不清是不是一種愧疚的止不住淚。阿姨從未替自己上妝應該也有一段我無從過問的過去吧?只是我本來就是一個男子,人們並不會因為我不化妝而感到奇怪。

我的面貌隨著年齡越長,和阿姨也就更加相似,成了她的在世上的延續。不,不僅如此,我的神態和舉止也難以維持原本的樣子了。我總是慢悠悠的逕自沉默著,只有在扯到化妝時如同一隻初春驚蟄的小蟲,熱切而渴望的鑽出禁錮我的土壤。我和阿姨彷若漸漸合而為一,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她的生命在死去的那一刻又重新開始了,在我執起她留下的那些工具時,我就更加確信這一點。

我也不能長久年輕吧?在為另一位模樣快樂的女子細細修飾時,我驀然想起這件事。縱使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很多,我的外貌也不再稚氣。我想起來,我該收一個學徒,一個能學到我所有化妝技術的人。但是我不願再收一個男孩子,一個不能為自己添妝的化妝師是悲哀的。我和阿姨都無法為自己上妝,但是我希望未來那個繼承我們的孩子,能在早晨對著鏡子為自己畫眉。

雨就這樣來到了我的身邊。她十分明朗,總是微笑,卻有著這樣陰鬱的名字。她非常努力的學習,但她的手並不靈巧。她看著自己短短的手指嘆氣,然後又很快的振作起來。

「你怎麼都不笑,也不說話呢?」她問我。雨一天到晚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像是在填補我們之間因沉默造成的空白,本來她還有點怕我,但是很快的就同我親近起來。我告訴她,我跟我阿姨一樣。但你並不是你阿姨,她沒有說出口,她沒有。但她的眼睛會說話的,我知道她想這樣說。我又能有什麼辦法呢?雨很快的就像忘了這回事似的跳跳蹦蹦起來,但是我每回想起她問我這句話的神情時,阿姨的臉龐就彷若在我眼前,疊到雨那張青春活潑的臉上。我本來是安於這份職業的,但是當我將另一張臉變得溫柔安詳時,我想起阿姨的遺書。她要我為她上最後的妝,但我還是畏怯了,我沒有辦法做到。當我想起殯儀館森冷的氣息時,我就恐懼不已,本能似的想逃開。

我沒有做到阿姨最後的要求,我很清楚沒有人會怪我,但我每次想起阿姨那張不上妝的臉容,我就難過起來。隨著雨漸漸學得我的技藝,我曉得該是我放下我的化妝用具的時刻了。我一直希望我沒有愧對阿姨教我的那些技術,現在還是一樣。
  
夜裡接到一通電話,是他打來的,嗓音有著明信片上讀不出的顫抖和滄桑。他說他要回國了,我表示理解,也沒有反對他提出的,我們應該碰個面的提議。我告訴他,我不想再化妝了。

他沉默了半晌,沒有問我原因,只是說:「那你想要做些什麼呢?」

「寫一本小說吧,雖然我只看過東方快車謀殺案。」我想起那本我看了不下一百多次的書,還四處找尋著不同版本的原文書和譯本。

「那就寫一本推理小說好了。」他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76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Tacit
這是我獲得本屆台北文學獎佳作的作品。
跟大家分享一下。

01-30 20:08

__雪‧狐狸。
囧...
我看到荻葉自己的回應才發現...
原來這是小說阿...Orz
我以為是荻葉自己的事呢XDD

01-31 20:29

Tacit
怎、怎麼可能XD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02-02 13:34
短腳小烏龜
好強!
不過我好像找到一絲腐味? orz
這是小說組的對吧?
真是太佩服了!
一年的時間進步好多

02-01 11:06

Tacit
謝謝。
不過這是台北文學獎,就是貼在公車上那個。02-02 13:35
馨若冰心
真是佩服荻葉的文筆,在那個網站中看到荻這個字的出現時,
就驚覺,應該是你了。

我也有參加那個活動呢,很可惜落選了。
不過看到荻的文章後真是覺得心服口服,

02-01 17:18

Tacit
謝謝您的誇獎,大考還順利嗎?
馨姊是台北人?02-02 13:36
馨若冰心
我不是台北人呢,只是有親戚在那,偶爾會上去玩一下XDD

大考算順利嗎...嗯...
只有國文順利吧 哈哈

02-04 10:41

涼絆
荻葉好厲害喔,說不定是將來的編劇大大或知名小說家
實在是太佩服了......
我覺得牧場版你寫的文章最好看惹

02-05 13:00

Tacit
謝謝你的讚美。03-01 08:21
zebra教授
看起來很有趣啊0.0"

這讓我想到一個很好的問題...

替自己的心靈畫上妝但是臉蛋不化妝的男性



不替自己心靈化妝 至於臉蛋應該也沒有的男性

結果是?

08-10 22:52

zebra教授
很有趣

08-10 22: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721142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學姊們,學測要加油啊!... 後一篇:悲慘的除夕前一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卍^o^)卍
歡迎喜歡閱讀/創作故事的同好入內閒聊加友!同場加映薔薇口味的玄幻小說〈時空魅影〉,每週三、六播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