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127(冥府的守衛XXI) 黑暗的邀約

作者:亞爾斯特│2022-06-03 07:19:11│巴幣:26│人氣:301
前情提要:伊迪亞給第二組的成員很好的評價,也解析出眾人身上的祝福的來歷,然而當歐爾德提議要和大家一起玩遊戲的時候伊迪亞不但否決而且也說眾人也會被洗去記憶,同時格利姆在黑暗中,內心擔憂的他感到害怕再也見不到眾人……

  「奇怪?這裡是……」鶇緩緩地睜開雙眼,她最後的記憶是在與眾人討論要如何前往嘆息之島,但是陌生女聲的出現,與盧克還有吉普森他們那慌張的神情,而等到她回過神來她就已經來到這個地方,這個宛如古希臘的世界,同時鶇也稍微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發現自己原本的校服已經不在自己的身上,取而代之的是希臘的長袍,鶇看完自己的衣服後就無奈地垂下頭說道:「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呢?」

  不過鶇也在嘆氣後開始調查此地,所幸她所在之處一座瞭望台,要看到周圍的場景不是難事,而當她看著底下的廣場時,感覺到所有人露出非常高興的笑容,看到這些笑容鶇的內心也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填滿一樣,鶇也很快想到這裡或許是和之前一樣的預知夢,不過奇特的事情是平常的狀況都是她以旁觀者的身分去看待所謂的記憶世界,但是這次彷彿她好像就是這個世界的居民一樣。

  「妳還有閒情逸致看風景呀?」忽然,一個熟悉且又帶有著嘲諷意味的話語傳進了鶇的耳裡,聽到這裡鶇就緊張地轉過頭,但是等到她轉頭映入在眼簾的主人更是讓鶇心中的恐懼放大到數倍以上,因為那個人就是之前無情無義,狠心傷害索拉的少年,看到這位少年鶇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不斷地顫抖,因為白髮少年為了目的心狠手辣的手段實在是叫她感到恐懼,而少年似乎是查覺到鶇心中的恐懼就露出冷笑,「怎麼?幹嘛那麼怕我呢?我好歹也算是妳的恩人與夥伴。」

  「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鶇強忍著那個想要立刻逃跑的念頭,鼓起勇氣詢問眼前的少年,不過對於少年口中的恩人與夥伴這點感到不解,少年也毫不避諱地對鶇開口說道:「DECADE踏足這個世界已經將近兩個月,距離『九星連珠』時日無多。我是來幫黑帝斯傳口信,第一階段計畫無用,這次他需要妳就近埋伏,找尋海格力斯的弱點。」

  聽到少年的話,鶇的內心開始出現恐懼,不過一聽到DECADE這個關鍵字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可能性,之前在斯卡拉比亞的事件中鶇就有遇見龍與索拉在沙漠大賢者所在的城市中冒險,所以這次可能也和沙漠大賢者也是一樣,龍也有來到死者之王所在的世界,只不過和上次不同的是她扮演某一位角色,鶇也在穩定自己因為少年的存在惶恐不安的心靈後發出質問,「為什麼……我必須非得做那種事情?」

  「可笑,妳忘記妳當初栽在黑帝斯跟我手裡的原因了嗎?為了救妳那命危的可悲前男友,不惜將靈魂賣給黑帝斯做為代價,但那個負心漢之後怎麼回報呢?他跟別的女人跑了!接下來妳強烈的仇恨心使妳滿腦子想毀滅他,而我助妳一臂之力,他現在仍飄盪於冥界的深淵裡永世不得翻身呢。」

  少年的嘴角微微上揚,臉上的神情表明自己對這次的交易可是相當有把握的,這時鶇的腦海中浮現出了本不屬於她的記憶,在那個記憶中有一位身材瘦弱,彷彿隨時都會倒下的青年,還有願意與她握手的死者之王,以及看著那位青年與另一位女子遠走高飛的背影,少年響應了她內心的憤怒來到她的面前,而看著倒臥在血泊之中的青年,湧上心頭的雖然是愉悅,但是內心卻有了罪惡感。

  自己的人生就這樣被那位青年踐踏了,雖然奪走自由的是黑帝斯與這位少年,但是她為了這位青年奉獻出自己的一切,但是換來的卻是背叛與利用,這是相當痛心的事情,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就算看到少年慘忍殺害青年,內心的痛快也就只有一瞬間,緊接而來的是無盡的空虛,雖然並不是自己的經歷,但是那些記憶卻讓人感覺不到虛假,反而真實到讓人的內心好像被什麼東西給抓住然後緊緊扭曲,鶇的面孔也顯得相當痛苦。

  「總而言之,無論用何種方法達到我們的目的,事成後把妳的心給我,黑帝斯也會銷毀契約,妳就能獲得前所未有的全新生命,比起一時堅持個人原則,還是仔細思考自由後能有多愉快,沒什麼好需要感到罪惡的。」

  少年的話語就如同惡魔的低語一樣不斷誘惑著鶇,確實比起被人束縛,擁有自由的生活或許才是最好的,而且只要失去心靈就可以不用再因為某些人的背叛而感到痛心,但是鶇可以明確地感受到自己,抑或是自己正在飾演的人,很明顯不想要為虎作倀,也不想要再繼續違背自己的良心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但是對方手上還是有自己的把柄,就算不想要也依舊得要給對方一個答應。

  然而就在鶇要跟隨記憶做出答應的舉動時,世界瞬間被黑暗給覆蓋,在這片黑暗之中可謂是伸手不見五指,而在這片黑暗之中鶇唯一看到的是一位留著一頭咖啡色長髮且穿著剛剛和鶇一樣服飾的少女點頭答應了少年的要求,或許她才是那個記憶與少年還有死者之王黑帝斯做交易的人,而看著這位少女鶇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少女是為了救回自己最重要的愛人所以才與死者之王簽訂契約,但是之後的結果卻一個背叛,被背叛的怒火召喚了少年,但是這樣卻讓對方抓住了自己的把柄,而想當然的如果不是那麼深愛那個人,被背叛時所誕生的怒火絕對是無法輕易熄滅的。

  鶇也當時回想起索拉被那位少年砍一刀與自己被格利姆傷害的事情,但要把那件事情稱為背叛好像有點不對,畢竟格利姆當時也並不是故意的,但是……如果鶇所重視的人們給予那樣慘痛的背叛,鶇也沒有自信可以說自己不會怨恨對方,搞不好內心的怒火就會變成像少年一樣的怪物……

  不知道在黑暗中待了多久的時間,光芒再一次地進入鶇的眼中,只是這一次的景色也讓鶇大為震驚,因為映入在眼簾的並不是希臘的城市也不是黑夜烏鴉學院,而是日本的商店街,整條街道都暴露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格外漂亮,但是這並不是讓鶇大為震驚的原因,而是因為這條街本來就是她從小到大生活的街道。

  看著這條街,鶇內心的懷念之情不禁湧上心頭,在黑夜烏鴉學院差不多已經待上了半年左右的時間,但是在這裡的一切卻絲毫都沒有半點改變,這樣的一切讓鶇快要流出眼淚,因為她感覺自己終於回到自己的故鄉了。

  「鶇,終於找到妳了,我找妳找的好久喔,等等我們要去練習喔。」熟悉的聲音悄悄的在鶇的耳邊環繞著,鶇緩緩的轉過身,看到的是一位留有一頭緋紅色的少女面露溫柔又爽朗的微笑的看著自己,鶇看到這個少女內心感到五味雜陳,因為她是自己最要好的童年玩伴,也是AFTERGLOW的鼓手,宇田川巴,雖然看到巴讓鶇感到高興,但是一想到之前在被格利姆襲擊後所做到的惡夢,她就沒有辦法鼓起勇氣與巴對話。

  「鶇,妳沒事嗎?感覺好像是做了惡夢一樣。」看到鶇的神情,巴也不禁上前去擔憂,看到巴的舉動,鶇內心的擔憂似乎減輕了不少,因為巴在AFTERGLOW中也算是最照顧大家的人,完全沒有辦法與夢境中那個對人冷淡的巴相提並論,看著眼前為自己擔憂的巴這樣鶇就不禁搖了頭並露出微笑,「沒事的,我的確是做了惡夢,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

  「這樣嗎?如果沒事的話那就好,不過要是真的有什麼事情的話就要和我們說,知道嗎?」看著巴那如同把自己看待為妹妹的態度,鶇內心的陰霾也被掃去了一大半,畢竟作為獨生女的她也是有過希望有像巴或紗夜這樣姊姊的願望,她面露微笑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那麼我們快點出發練習吧。」

  鶇緩緩地邁開步伐,或許扭曲仙境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場夢境也說不定,艾斯與格利姆他們也只是在夢境中出場的人物,紗夜或許沒有被帶走也說不定,但是在扭曲仙境度過的一切感覺並不是像是一場夢,紗夜被鏡子吸進去也是自己親眼見到的,而且也在沒有向格利姆他們鄭重道別的情況下就這樣回到現實世界,鶇的內心也出現一點落寞。

  「哼哼,鶇,走路的時候最好看一下後面,不然被什麼人攻擊可就不好了……」巴的話語雖然像是提醒鶇要注意後面的事情,但是這樣的話語卻讓鶇內心中警戒感甦醒,那樣的感覺就好像是面對宿舍長們負量超載的樣子,她猛然的回頭,看到巴手中拿著當時攻擊索拉的少年手上的劍,現在的巴宛如化身為一頭猛虎一樣準備把鶇給撕裂。

  面對巴那兇猛的攻擊,鶇反射性的滾到旁邊避免自己受到傷害,雖然樣子相當狼狽,但是至少沒有受到攻擊,因為鶇的下意識告訴她如果被砍中的話那麼絕對會受到重傷,甚至是死亡。

  「真是的,居然這麼不乾脆接受自己的命運,妳在這方面還真是頑強呢,真不愧是鶇。」巴剛剛死裡逃生的鶇出言誇獎,但是冰冷的話語還有笑容卻讓人深深的感受到這其中的貶低的意味,鶇心有餘悸地看著剛剛打算取走自己性命的巴,嘴唇雖然因為恐懼而不斷的震動,但她還是想要將自己的疑問給說出口,「小巴……為什麼?」

  「為什麼?我不過只是在清除垃圾而已,沒有什麼問題的,蘭她們也同意我的行動了。」巴那毫無愧疚的笑容彷彿化做鐵鎚一樣,把鶇心中的某個東西給狠狠的敲碎,過往大家在一起和樂融融的回憶瞬間被列火吞噬,在那個笑容下鶇感覺到自己被大家背叛,而這種感覺也化做針刺一樣不斷的扎進鶇的全身。

  但是鶇現在沒有多餘的功夫去質問巴的意思,因為巴不打算繼續等鶇的詢問就不斷發動攻擊,鶇面對這樣的巴也只能落荒而逃,這樣的畫面就如同當初索拉與那位少年之間的戰鬥的翻版,只不過這次鶇沒有辦法召喚鑰匙刃,她只能像是無法掌控自己命運的船隻一樣,只能夠想辦法不讓自己沈船,沒有任何閒功夫去思考別的問題。

  鶇對於現在的情況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巴要攻擊自己?為什麼鑰匙刃無法召喚?這些種種都在不斷的打擊鶇的內心,至今為止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是因為有大家還有鑰匙刃的幫助下才可以度過,但是這次沒有艾斯他們也沒有鑰匙刃,鶇在這種時候更加明白自己是多麼依靠他們的,只靠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這次的事情。

  在巴的不斷猛攻下,鶇的身軀也漸漸的佈滿傷痕,這片街道也被渲染上鮮血的顏色,街道的建築物與裝飾物就像是被颱風尾掃過一樣顯得相當破碎,但是看到鶇與街道的慘狀,巴不但沒有要停手的意思,而且臉上的笑容更顯得猖狂與邪惡,「啊哈哈!鶇,妳現在這個樣子簡直就符合給我們帶來屈辱的垃圾呢~現在想想妳根本就不配待在我們身邊,如果妳沒有我們的話妳什麼都做不好不是嗎?而且如果不是妳,AFTERGLOW也不會被說成是冒牌貨。」

  巴的話語就像鏟子一樣,硬生生的把所有埋入在鶇內心深處的黑暗全部都挖出來,她明白自己和其他人相比實在是太過於普通,大家都閃耀著鶇所沒有的光輝,所以鶇就想要拼命的追上大家,但是不盡人意的結果也還是有很多,恐懼與疲憊還有自責也漸漸的拖慢鶇的步伐,彷彿自己的身體被銬上沉重的枷鎖,同時巴的劍鋒也已經到鶇自己的眼前了。

  望著眼前將會把自己一刀兩半的劍,鶇雖然感到恐懼卻也沒有辦法自由的行動,因為身體疲憊與剛剛的精神打擊已經讓鶇徹底失去行動能力,鶇彷彿事任命一般閉上了雙眼,打算讓巴就這樣終結自己的生命。

  然而緊接而來的並不是身體被砍成兩半的觸感,而是由兩把鋒利的劍打造出來的節奏,聽到這個聲音鶇猛然睜開眼睛,發現有一位少女擋在巴的面前保護自己,雖然沒有辦法看到她的面孔,不過那頭略帶點偏暗色澤的紅色短髮相當的顯眼,同時她身上的那套裝備鶇一看就知道,那是沙朵霓他們所穿著的星衣,手中的蘇格蘭大劍也頑強的擋住了巴的進攻。

  「嘖!不要來攪局!」巴對於眼前這位程咬金的出現感到惱火,但是這位少女憑藉著強大的實力將巴用力的推到旁邊去,而少女也立刻抱走鶇往另一端跑走,而不知道少女在跑了多久後就停在一間大樓裡面,少女把鶇緩緩地放下並露出溫柔的神情說道:「妳沒事吧?身體有沒有大礙?」

  「不,我沒事,謝謝妳。」鶇緩和了因為在生死關頭走過一圈的情緒後就向這位少女道謝,同時鶇也可以從少女那雙金色的眼瞳中看出純真的善意,不過鶇有些不理解這位少女的身分,但是依據楓之前的話語還有她身上的星衣,或許她就是楓口中的美紀,不過鶇也不敢馬上篤定少女的身分,猶豫片刻後她鼓起勇氣詢問少女的身分,「那個……妳就是,星月美紀對吧?」

  「美紀?呵呵,不是的,我的名字是酒出茉莉,妳可以叫我茉莉。」少女在聽到美紀這個名字的時候少女只是輕輕一笑並報上自己的名號,鶇一聽到這點就不禁露出苦笑說道:「是這樣嗎,對不起,因為之前聽熟人說除了她還有另外一個人以及他們的理事長,就沒有其他人了。」

  「沒關係,不過剛剛那個人到底是誰?把妳打成這樣實在是太過分了。」茉莉看了看鶇身上的傷後真心為鶇打抱不平,畢竟不管怎麼樣隨便打人實在是太過分,鶇聽到這點就有些無奈地低下頭,「她是小巴,是我的童年玩伴。」

  「怎麼會!明明是童年玩伴為什麼要對你做出那麼過分的事情!」聽到對方的身分,茉莉顯得相當驚訝,鶇聽到這點後就露出悲傷的表情,不過她很快就露出堅強的笑容說道:「不用擔心的,我想她應該是被什麼東西控制了,所以只要想辦法……」

  「妳真的是這麼想的嗎?」茉莉的話語打斷了鶇接下來要說的話,鶇聽到後就不禁露出驚愕的表情看著茉莉,茉莉也絲毫沒有半點猶豫地說道:「她的行動不管怎麼看都是有意的,根本就是真心想要殺掉妳的……這樣的她……真的是妳的好朋友嗎?」

  「可是……我……」

  「妳就不用找藉口了,妳應該也有其他的朋友們吧?但是他們在哪裡呢?根本沒有出手幫助妳吧?在妳陷入危機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人願意幫助妳,真的可以算是好朋友嗎?」

  「這……」面對茉莉的話語,鶇頓時啞口無言,確實在這個世界中沒有任何人來幫助自己,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將奪命的兇刃指向自己的身上,這些打擊實在是太大了,而鶇也不知道茉莉眼中的那充滿善意的光芒頓時已經黯淡,留下的就只有讓人背脊發寒的氣息,茉莉似乎就好像是找到獵物一樣,開口詢問:「那麼……妳願意把妳的心交出來嗎?」

  「诶?」鶇對於茉莉的提議感到不解,但是茉莉絲毫沒有給予鶇一絲喘息的空間,繼續開口說道:「妳想想看啊,就是因為所謂的心才會讓妳如此的痛苦,只要妳把心交出來的話,妳就不會感到痛苦了,當然我也不會讓妳只是做白工,也會給予妳相對應的力量……」

  「力量……」聽到這個詞,鶇的眼神的光輝也逐漸的消散,力量這個詞如同掠食者為了抓住獵物一樣而放出的誘餌,在來到扭曲仙境後鶇也更加明白力量的可貴,只有自己擁有力量,才可以保護自己珍愛的事物不受他人傷害,茉莉也繼續說道:「那個巴不是說妳沒有她們妳就什麼都做不好嗎?那麼只要有力量的話,那麼就可以繼續待在她們身邊不是嗎?」

  「只要有力量……小巴……就會原諒我了嗎?」鶇有些迷惘的看著茉莉,茉莉聽到鶇的問題也就只是露出笑容並伸出手說道:「那是當然的,不過妳得把心交出來才可以喔。」

  「好,我知道了……」內心的恐懼與渴望,迫使鶇向茉莉伸出手臂,彷彿眼前的茉莉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茉莉也在握住鶇的手的瞬間,一股黑色的氣息就把鶇團團包住,街道上頭因為夕陽被渲染成黃橘色的天空瞬間被血紅色給覆蓋,茉莉也緩緩地說道:「很好,就是這樣……」


  黑色的天空因為沒有光害的緣故,所以還是可以看到點綴在上頭的星星與大大的銀白色滿月,大海雖然因為黑暗而沒有呈現出白晝時的蔚藍,但是黑色的海洋也顯得相當美麗,而在海平面上伊麗絲則是伸手看著自己手中的玻璃珠,雖然這幅畫面給那些不知情的人看到應該是相當美麗的景色,但是只要知道伊麗絲的身分,那麼自然就無法產生很美的心得。

  而伊麗絲的彈珠上面也浮現出了一個畫面,那就是心生迷惘與渴望進而向茉莉伸手的鶇,看著鶇傻呼呼地進入自己的陷阱伊麗絲的臉上也不禁露出嘲諷的笑容,「少年啊,你口中的希望果然是無法戰勝絕望的,不如說沒有人可以在強大的絕望下還能保住自我的。」

  「哎呀,妳這種做法還真是惡趣味呢,居然用這種類似於自導自演的做法來蠱惑人心。」聽到聲音的伊麗絲緩緩地回頭,站在她身後的是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的斗篷人,從聲音來看對方應該就是一個年輕男性,伊麗絲聽到斗篷人的話語後就有些不悅的說道:「我想做什麼應該和你無關吧。」

  「確實是和我無關,不過妳到底想要做什麼呢?」面對斗篷人的質疑,伊麗絲也就只是輕笑著說道:「我打算在這個世界引發『審判之日』。」

  「審判之日?妳到底想怎麼做?」斗篷人聽到審判之日的時候就感到不解,畢竟審判之日是伊麗絲的世界所發生的災難,當時是有無數的伊洛斯進行攻擊才迫使那個世界的居民離開他們居住的土地,但是在這個世界中伊麗絲沒有能力隨心所欲地創造伊洛斯,所以要在扭曲仙境引發審判之日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是伊麗絲那信誓旦旦的模樣讓人覺得她一定有辦法,接著斗篷人瞬間想到一個可能性,一個只能在這裡發揮的可能性。

  「沒錯,嘆息之島的守衛從眾神時代開始就不斷地捕獲在世界各地作亂的魅影,那麼從那個時代開始魅影的數量一定會很可觀,其中當然也包含著最初也是最強大的魅影,只要利用他們就可以成功在這個世界引發審判之日,到時候實驗體也可以吃下無數的扭曲之心,藉以成長成無人能敵的怪物了。」伊麗絲胸有成竹的告訴斗篷人自己的計畫,斗篷人思考了一下後就點頭說道:「原來如此,這確實是個好點子,那我就贊成妳的計畫,不過妳抓那個女孩到底有什麼目的?」

  「這個女孩雖然捨棄自己的心靈,但是基本上還沒有完全捨棄,所以……只要讓她親手粉碎對她而言重要的事物那就可以讓她的心徹底墮入黑暗。」伊麗絲的話語讓斗篷人感到些許的畏懼,斗篷人的理性告訴他絕對不可以與這個女人有所牽扯,不然下場一定會很慘。

  「好了,鶇,妳的任務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把嘆息之島變成……真正意義上有去無回的島嶼吧……」伊麗絲的眼神中帶有著期望,彷彿也可以預見鶇被黑暗吞沒的未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760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ang Dream!|迪士尼 扭曲仙境|戰鬥女子學院|大力士|奇幻|魔法

留言共 3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比起拋棄自己的心,反而要思考眼前為什麼會發生背叛的情形吧....畢竟有果會有因啊,鶇

抹殺情感確實能保證自己不再受傷,但也失去了喜悅,猶如行屍走肉,渴望再找回來的代價可是很重的

在強大的絕望下,人還是能保持自我,堅定的意志、想守護的存在,或是理智到保留心拋棄情感

06-03 07:43

亞爾斯特
放心,一定會讓鶇找回自己的心,當然也是需要夥伴們的幫忙啊。06-03 08:02
亞爾斯特
不如說鶇也明白會背叛的原因,因為某件事情鶇對於巴是有點愧疚的,所以才會想要捨棄心靈。06-03 08:07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那就好,只是....感觸有點深
端午節快樂

06-03 20:33

亞爾斯特
對了,現在才問你,你還好嗎?06-04 08:5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很好喔,只是有時候會回憶過去,但我覺得我已經過得很幸福了(。ˊωˋ。)

06-04 09:23

亞爾斯特
是嗎?祝願你可以繼續幸福下去06-04 13: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 後一篇:起源之旅二部曲劍篇第二季...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