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死神篇第十四章:金妮.衛斯理的戰爭

作者:苦楝樹│2022-05-29 01:00:36│巴幣:16│人氣:185
目錄
  第十四章:金妮.衛斯理的戰爭

  雖說黑魔王的宮殿是建造在山壁內的陰暗潮窟,但黑魔王基於自己的喜好,讓內部多了不少霍格華茲風格的裝潢,能夠顯示外面天氣的天花板正是其中之一,而外面的天氣,是由黑魔王的魔法決定的,現在包覆著天空的濃厚黑雲,時不時落下響徹曠野的雷電,以及密集的讓人看不清四周的豪雨,強烈的難以站穩腳步的暴風,無一不明示黑魔王此刻的心情。

  「哈利波特?」不喜歡被人察覺心理狀態的黑魔王,即便努力的克制自己的語氣,也不難讓人聽出他聲音中夾雜的恐懼和憤怒,他瞪向綴歌,綴歌趕緊低下頭,不敢與對方四目相對。

  當聽說哈利波特沒死的時候,黑魔王第一個反應就是被愚弄了,但隨後他自己打消了這個念頭,破心術檢查過綴歌的內心,牙克厲和貝拉也沒有幫綴歌隱瞞的必要,但這也代表黑魔王必須面對比被愚弄還要不能接受的事實。

  第三次了,哈利波特從索命咒下逃過一劫,已經第三次了。

  黑魔王是個很自大的人,但他的自大是有極限的,即便他自認騙過死神,達到近乎永生不朽的境界,在這個世界上魔法也有登峰造極的程度,但他依然把自己當作是人,沒有跨過那條界線,既然是人,就會受到世間規則的約束。

  例如「被魔法部神秘部門收錄的預言,絕對會實現」這條規則。

  到底是絕對會實現的預言才會被神秘部門收錄,還是因為被神秘部門收錄才會被實現,一直是占卜學的爭點,就像時間廳真的有時間控制和死亡廳真的有死亡之門一樣,預言廳的存在也不只是為了記錄預言而已,它具有「實現」的魔法。

  當綴歌殺死哈利的消息傳來時,黑魔王以為預言廳的實現能力只是傳說,但顯然現在不是如此,不然無法解釋哈利波特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反常現象,更讓黑魔王覺得頭痛的是,哈利波特每一次死裡逃生,他的實力就躍進一步,變成越來越可見的威脅。

  只有自己能殺了他,但自己也只可能死在對方手上,該不該冒著死亡的風險去面對哈利,成為黑魔王眼下急需解決的問題。

  他有分靈體,不可能這麼簡單的死亡,就算肉體死了,他也能快速的恢復肉身,加上「那個東西」明年就會完成了,到時候他就能在肉體和靈魂兩種層面上,達到完全的不死。

  沒錯,不用急於一時,想通了之後,黑魔王的臉上露出冷笑。

  看著他殘忍的笑容,不明究理的僕人們全都低下頭,沒人想成為吸引黑魔王注意,成為他消氣沙包的倒楣鬼。

  「綴歌。」黑魔王的呼喚,讓綴歌和魯休思都寒毛直豎,他們戰戰兢兢地抬頭看著黑魔王,出乎意料的,黑魔王的臉上沒有一絲怒意,「妳的任務沒有完成,去做妳該做的,把哈利波特殺了,這次我要妳把他的首級帶回來給我。」

  砍下哈利的頭……綴歌不小心想像到的畫面讓她覺得噁心,她強忍者噁心感,再度把頭低下,「遵命,主人。」

  聽起來多麼簡單的一件事,自己內心絲毫沒有罪惡感和牴觸的感覺,順其自然地接下命令,然後執行,這比看到血腥的畫面還讓綴歌覺得噁心。



  散會後,貝拉的臉上帶著不滿的走向自己的房間,居然只是這樣,沒有任何處罰?黑魔王對綴歌的態度太過溫和了吧?貝拉內心不平衡的想著剛才謁見廳的事情,到底憑什麼,所有人,包括自己,任務執行的不夠完美,就要承受黑魔王不悅的怒火,但現在綴歌別說完成不夠,她根本失敗了,沒要她的命也應該承受一兩發酷刑咒吧,到底憑什麼她能平安脫身。

  貝拉走在陰暗的走廊上,剛好與一起謁見的巴坦,看見丈夫的弟弟,貝拉感覺像是遇到盟友似的,將內心的不滿傾訴給對方,「不覺得很離譜嗎?當了食死人這麼多年,根本沒人有她那樣的待遇?陛下到底為什麼對綴歌這麼寬容?」

  「啊──」巴坦瞇起眼睛,臉像狐狸般的打量著哥哥那不忠的妻子,說實話,他不討厭貝拉,因為他也不喜歡他的哥哥道夫,在這方面兩人算是有多年的同盟情誼,但他還是忍不住嘲諷對方:「壞心眼的母后開始吃公主的醋了?」

  「誰是她媽啊?」

  「好啦好啦,敬愛的嫂子,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妳的心情,畢竟大家在陛下恢復力量後,都得到了一部份被賦予的權力或寵愛,本來就很受寵的妳心裡不平衡也很正常嘛。」巴坦對貝拉揮手,貝拉好奇的跟著對方往其他房間走。

  「大概是夏菲害的吧,現在陛下做事特別喜歡追求平衡,不讓某個人獨自知道太多秘密,不讓某人擁有太多權勢,這是陛下避免第二個夏菲出現的手段。」他們走到一間用施加魔法的大鎖鎖住的門,巴坦拿出古老的鑰匙將鎖解開。

  「那個婊子。」想到夏菲,貝拉還是心有不滿。

  房間內沒有燈,無數條地上的導管流著銀色的液體,那些液體照亮了房間,導管通向中心的一個透明圓柱體培養槽,在那容器裡泡著的是一個……胎兒。

  貝拉的視線被胎兒吸引,巴坦對貝拉的反應很滿意,帶著炫耀的語氣問:「很美吧。」

  貝拉點頭,她不喜歡小孩,也不覺得嬰兒有什麼可愛的地方,但此刻眼前的生物,卻讓貝拉無法移開眼睛,那是魔法的結晶,高度魔法技巧的產物。

  「陛下用尼樂的手稿完成的東西,他每天都會親自指導我該如何培育這個孩子,地上那些全都是獨角獸的血,當作她的三餐,弄到這麼大的量可是費了不少心思。」巴坦陶醉的摸著培養槽,「跟賢者之石並稱煉金術的兩大頂點,人工生命體,這東西將會成為陛下的『半身』。」

  「半身?」對鍊金術沒有研究的貝拉,不解的問。

  「是的,綴歌和陛下的血混合在一起的產物,一年之後,當她發育完全時,黑魔王將在肉體上達到不死,即便發生十六年前那樣的意外,也能直接從這個身體恢復,不用再忍受那段連靈魂都不算的狀態,還能得到比上一次更強的力量,她能從血脈的連結,從綴歌身上得到保護咒的效果,只要綴歌還活著,陛下就所向無敵。」

  貝拉驚訝的看著胎兒,但內心同樣產生酸意,那個胎兒,廣義上來說是綴歌和陛下的孩子,憑什麼的疑問再度從貝拉的腦海中浮現。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八月底,從來沒有這麼冷清過。

  那些擔心孩子在霍格華茲有危險的人們,那些因為家裡有事必須休學的人們,以及那些已經察覺到危險,先一步離開這個國家的人們,當金妮親自見到人數稀少的學生,才能意識到,現在的世界對其他人來說,多麼危險。

  冷清,對衛斯理家也是如此,每年總是手忙腳亂,必須負擔一堆孩子開學的衛斯理家,終於走到只剩一個人還在學的時候了,唯一陪著金妮的茉莉,在金妮上車前一把抱住金妮,「別讓我太擔心了。」

  金妮苦笑地看著母親,「我又不像榮恩他們。」

  茉莉放心地看著女兒,隨著火車的汽笛響起,金妮才上火車,看著茉莉目送自己離開。

  金妮隨便找了個空車廂,靠著窗戶,心不在焉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第一次這麼安靜的坐車,一年級的時候有露娜,二年級開始,身邊總是有榮恩和他的朋友們,以前總覺得他們很吵,但當他們不在身邊時,金妮才發現自己不是很能容忍死寂的人。

  去找露娜吧,值得她回來霍格華茲的原因也只剩露娜了,心起而動,金妮開始在車廂中搜索露娜的身影,看著稀稀疏疏的車廂,金妮有種榮景不在的感慨。

  「你知道……」兩個小金妮一歲的雷文克勞學生,在走廊上竊竊私語,金妮原本想無視他們,卻聽到了讓她非常在意的話題,「謬論家停刊的原因嗎?」

  「不是總編想退休了嗎?」

  「才不是,在半月不死鳥這個作者加入之前,謬論家的總編本來就幹做不做的,情況變得危急之後才認真出刊,但……這是我聽說的,最後一刊出刊之前,謬論家總編的家裡被食死人入侵,他們還綁走他的女兒……」

  「這件事情,你聽誰說的!」金妮抓住說話的那個人的衣服,對方被金妮的氣勢鎮舍到說不出話來,金妮拍了拍對方的臉頰,又說了一次:「謬論家的女兒被食死人綁走,這件事你聽誰說的?」

  被逼問的學生吞了口口水,緊張的回答:「妳認識羅夫嗎?那個奇獸飼育的天才,我朋友跟他很熟,他說羅夫到處在找那些食死人的下落,想把那個女孩救出來。」

  露娜,被綁架了……就在她沉迷於照顧哈利的時候,她家距離洞穴屋只有幾公里的距離,她卻絲毫沒察覺到異狀……

  「該死……」金妮咬牙切齒的抓緊衣服,害對方不能呼吸,發現對方在掙扎後,金妮才將手鬆開,踹了一腳車廂的門後,才回到自己的車廂。

  一切……感覺一如既往。

  看不見馬的馬車,帶領新生的海格,熟悉的城堡和四條長桌,一切都像之前的一樣,唯獨站在台上的人,不再是能帶給他們安全感的鄧不利多,而是石內卜,他的開學致詞就像他的講課一樣簡要,但金妮卻一句話都沒聽進去,她惡狠狠地瞪著石內卜,那個曾經她無比信賴,現在卻又讓她痛恨不已的男人。

  宴會結束,石內卜像是想要逃離讓他厭煩的環境似的,宣布級長帶新生去宿舍之後,就頭也不回的離開餐廳。

  金妮也悄悄跟在他的身後,並在某個轉角對自己施展幻滅咒。

  「苦艾酒。」說出通關密碼後,石內卜順利的進入校長室,他疲倦的看著校長們的畫像,那張鄧不利多的畫像正舒服的睡覺,石內卜揉了揉眼睛,壓抑著想把畫像拿去燒掉的衝動。

  忽然間,石內卜拔出魔杖,對著自己身後直接施展無聲屏障咒,彈開了金妮的繳械咒,同時施展變形咒的解咒,解除了金妮的幻滅咒。

  金妮像看到鬼般的張大雙眼,石內卜在施展屏障咒之前,感覺不到任何對身後的提防,但就在金妮施展繳械咒的瞬間,感覺到殺氣的瞬間,身體的反應快到金妮肉眼根本看不到石內卜到底何時去握住魔杖的。

  「襲擊校長,葛來分多扣五十分。」相比金妮的驚訝,石內卜反而一臉意料之中的冷靜,殺死鄧不利多的人,卻在收買理事會後,順利坐上新校長的位置,石內卜早就料到學生和老師肯定沒人會支持他,被襲擊也是理所當然的,他只是沒想到連第一天都沒過就發生了。

  聽著石內卜的語氣,就像金妮只是對他丟了屎炸彈般,被愚弄的屈辱感讓金妮更加想要擊敗眼前的男人,她揮動魔杖,施展燃燒咒,在自己面前形成一道火牆,接著施展衝衝攻,凝聚空氣中的灰塵形成類似金絲雀的小鳥,穿過火牆,燃燒著自身,攻向石內卜。

  很有創意,石內卜忍不住讚嘆著攻擊他的學生,燃燒的金絲雀如果靠屏障咒來擋,可能會引發火災,直接把校長室燒起來,雖然石內卜本人也很想放火,但燒到自己沒地方睡覺就不妙了,石內卜的魔杖揮向他特地搬過來的大釜,將裡面的備用水召喚到自身面前,形成水的盾牌擋下金妮的攻擊。

  但他的防禦,恰恰是金妮想要的結果,在石內卜擋下金絲雀的瞬間,他的視線和注意力都被吸引的瞬間,金妮逼近石內卜,對著石內卜施展咒語,「撕淌三步殺。」

  但石內卜只是在心中默念解咒,就直接把金妮的殺招無效了,金妮看著近在咫尺,毫髮無傷的石內卜,場面頓時尷尬無聲。

  一股無形的力量將金妮倒吊起來,為了避免她春光外洩,石內卜還順便加了一道繩繩禁,把金妮像木乃伊一樣纏著,並施展繳械咒奪走金妮的魔杖,等到金妮毫無威脅之後,石內卜才坐在校長的位置,好氣又好笑的看著金妮。

  「妳居然想用我的咒語來對付我?」

  「露娜人在哪裡?」被綑綁起來,失去魔杖,對方是一個殺死當代最偉大巫師的惡徒,還有權力開除自己,金妮卻不甘示弱的質問石內卜,感覺不是勇氣充沛到無視自己不利的局面,就是蠢到連自己在什麼處境都沒搞清楚。

  「使用黑魔法,葛來分多扣五十分。」石內卜說話的同時,翻找著桌子,想找找鄧不利多有沒有留給他什麼東西,卻只翻到檸檬雪寶、檸檬雪寶,以及很多很多的檸檬雪寶,多到石內卜覺得已經算是病態了。

  「誰管這些啊,露娜人在哪裡?你一定知道吧?你這個靠殺死鄧不利多來求榮的小人!」金妮的語氣非常強硬,彷彿現在被倒吊著綑綁的是石內卜似的。

  石內卜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鄧不利多,他還在睡,他甚至為了證明自己在睡,發出了非常大聲的鼾聲,把上下左右的鄰居都吵醒,石內卜對天發誓,他總有一天要燒了那幅畫。

  「她在黑魔王的宮殿,算是被軟禁的狀態,畢竟他們家族也算歷史悠久的純種世家,在待遇上有特別優待,跟你們家一樣,只是要讓謬論家安靜才把人綁走,目前為止,不會對她怎麼樣。」至於之後,石內卜由衷的希望那個時候已經打完了。

  金妮沒有回答,她瞇起眼睛盯著石內卜,石內卜也大方的讓金妮解讀他的內心,但對宮殿的位置隻字不提。

  確定露娜平安無事後,金妮的態度軟化不少。

  「看夠了吧,妳該回房就寢了。」石內卜魔杖一揮,金妮身上的魔法全被解除,她狼狽地摔在地上,石內卜連看都沒看一眼的說:「魔杖自己撿,勞動服務一次,自己去找海格看他要幹嘛,下次進來記得敲門。」

  金妮撿起魔杖,她再度看向石內卜,石內卜看起來毫無防備的看著桌上的文件,但金妮覺得就算現在出手,石內卜大概也能像剛才一樣擋下自己的攻擊。

  但金妮無法理解,她的作為,就算不是對石內卜,而是對霍格華茲其他老師,也早就應該要被開除了,但石內卜沒這麼做,也沒做更過分,更符合他人物設定的行為,就這樣把金妮放走了?處罰勞動服務,負責人還是時常對他們放水的海格。

  「你這是什麼意思?」

  石內卜將頭從文件中抬起,金妮還沒走讓他覺得驚訝,他不耐煩的聳肩,然後將時鐘召喚到兩人之間,讓金妮看清楚時間,「我的意思是,現在很晚了,就算妳不想睡,我也想睡了,給我回去妳的宿舍上床睡覺,然後自己找海格勞動服務,我沒空幫妳安排。」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放過我。

  但金妮還沒問完,石內卜就不耐煩的揮動魔杖,將金妮連同那個時鐘一起推出校長室外。

  「真是個麻煩的孩子呢。」金妮走後,鄧不利多的畫像才說風涼話,「當你在校長的位置上坐久了,就會三不五時看到這種讓人擔心的孩子,但多年之後,回憶起擔任校長的記憶,最清晰的依然是這種學生。」

  石內卜假裝沒在聽的翻閱他的文件,他很想睡,但感覺跟理事會書信往來的公文就會讓他花上一個晚上的時間了。

  「尤其你現在的角色是個壞人,雖然你的長相已經幫你完成九成的任務,但剩下的一成還是要靠自己努力,才能在不傷害任何人的情況下,好好的當一個壞人,賽弗勒斯,辛苦你了,別擔心,這一切才剛剛開始……」

  石內卜忍不住抓起桌上的拆信刀,射向鄧不利多的畫像,鄧不利多早就料到,跑到別人的畫框裡面,還對石內卜吐舌頭扮鬼臉。

  「我可以燒了他嗎?」石內卜認真的問,鄧不利多他死後比活著還討人厭。

  被石內卜這麼問的歷代校長們,臉色猶豫的迴避石內卜的視線,正確答案是當然不行,但鄧不利多才來幾個月,那些過去的校長們就有跟石內卜相同的念頭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718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綴歌|OOC|哈利波特 系列|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留言共 13 篇留言

Reineke
放心好了老佛,哈利就是那個「不是婦人生的」XDDD

05-29 01:19

苦楝樹
一切都是註定的05-31 00:47
Reineke
這個孩子就是蝶飛吧?

05-29 01:37

苦楝樹
是的05-31 00:47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貝拉:我後院被入侵了!
坲:誰你後院
石:我要線索不是一堆雪寶!
鄧:好吃ㄟ

05-29 09:16

苦楝樹
老鄧:喜歡吃雪寶的都不會是壞人05-31 00:48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感到意外的是巴坦會那種像高科技的培育方式,裡面是 蝶非 嗎?夏瞳出來不遠了?

05-29 09:18

苦楝樹
他其實不會,完全是湯姆一指令一動作的指揮05-31 00:48
Reineke
阿不思也不是只吃雪寶吧?是說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魔法石》裡他去探病哈利的時候吃到耳屎味道的點心XD

05-29 15:21

苦楝樹
最意外的是蟑螂串05-31 00:48
Reineke
這就是代價啊石內卜,或許早知如此你當初就不應該跳反……哦不,應該是不該把預言告訴佛地魔;不,一開始你就不應該加入食死人。

05-29 15:30

苦楝樹
一失足成千古恨05-31 00:48
露米諾斯 Luminous
> 不讓某人用有太多權勢
是「擁有」吧?

05-29 21:43

苦楝樹
感謝,修正了05-31 00:49
TitaniumAeolus
老鄧:你以為我死了就不用過勞了嗎

05-30 00:06

苦楝樹
就是死了不怕被人報復才無所不用其極的壓榨05-31 00:49
Reineke
怪獸3裡雅各就被蛇院的幾個屁孩騙吃了這鬼東西XDDD

05-31 00:50

苦楝樹
完全不想知道那是什麼做的05-31 00:51
Reineke
好像柏蒂全口味豆真的有賣,就不知道那些怪味豆是噱頭還是真的XD

05-31 00:52

苦楝樹
應該是不可能兩百多個口味05-31 00:54
Reineke
感覺阿不思更像原版梅林XDDD

06-03 13:57

苦楝樹
畢竟這邊有受過G8郎的G8訓練06-04 23:46
Reineke
我的意思是阿不思比較偏向迪士尼的梅林XD

06-04 23:48

苦楝樹
原來是那個把孩子變成魚或鳥或松鼠,讓他體會大自然的殘酷的可怕巫師06-04 23:49
Reineke
哈哈哈哈哈,我完全沒這麼想過(拍桌狂笑

06-04 23: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後一篇:[達人專欄] 【哈利波特...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tudent3246巴友們
歡迎來寧風的小屋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