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曲仙境 124(冥府的守衛XVIII) 面對心魔

作者:亞爾斯特│2022-05-27 08:11:05│巴幣:26│人氣:249
前情提要:眾人接受了『S.T.Y.X』的檢查,率先接受檢查的是威爾、阿祖爾、里德爾,而在檢查的過程中眾人也遇見了各自的副宿舍長,而這些副宿舍長也對自己刀刃相向……

  「威爾學長!」里德爾注意到威爾瞬間消失的時候感到吃驚,因為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就突然消失不見是不太可能出現的狀況,不過特瑞那奸詐的笑聲把他從吃驚的現況拉回現實,「你還有閒情逸致擔心別人嗎?里德爾!」

  聽到特瑞的笑聲,里德爾也注意到特瑞已經召喚出一團半透明由氣體組成的球體,那個球體就如同大砲一樣筆直地往里德爾的方向飛行,里德爾注意到也就只能往旁邊躲閃,球體在撞到附近的牆壁的同時出現一個巨大的凹洞,看到這一幕的里德爾就不禁吞下一抹口水,畢竟要是真的硬吃下那一擊的話,就算不會死掉也恐怕會剩下半條命左右。

  「怎麼了?如果被人知道你對上我只能落荒而逃,想必會讓人貽笑大方吧?」特瑞那蔑視的笑容讓里德爾相當的不適,心中對於特瑞的不爽與惱火湧上了心頭,把手中的魔法筆對準特瑞說道:「要不是因為我的魔法被封印了,我怎麼可能會淪落到這樣的局面?而且等到時間結束,我就會把你的頭砍下來!」

  沒錯,雖然在這裡已經沒有項圈的束縛,但是在特瑞的獨有魔法下,里德爾的魔法全部都變成只會變出花花草草這類沒什麼殺傷性的魔法,不過里德爾也明白特瑞的魔法的持續時間並不如自己的魔法長,所以等到魔法效用結束,那麼里德爾就要好好的教訓特瑞,特瑞一看到里德爾惱火的神情就不禁捧腹大笑,「哇哈哈!那麼我就在魔法失效的時候在重新加上去就好了,因為這是你母親沒有教過你的事情,所以你自然就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嗎?」

  「你說什麼?」特瑞的笑聲刺激里德爾的神經,使里德爾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特瑞也在這個時候露出嘲諷的笑容面對里德爾,「你還不明白嗎?我的獨有魔法與你的獨有魔法是截然不同的類型,你是把不守規則的傢伙的頭砍掉來保護規則,但是我可是會把你最重視的規則都搞得亂七八糟,而且在你被你母親責罵的時候我可是很高興的!」

  「什……這種玩笑話可不好笑啊!」特瑞的話語如同刀槍一樣刺進里德爾的心中,里德爾因為這句話而顯得些許的火大,但是那個惱火之中也帶有著很明顯地動搖,特瑞看到里德爾的動搖,臉上的笑容也更讓人覺得這並不是以往的特瑞,他也好像是抓到機會一樣就不斷地開口說道:「我應該沒說錯吧?你和我們是不一樣的,畢竟你是被優良的父母教育出來的存在,不過呢~你只要失去父母與規則的指引,你就會迷失方向,不管怎麼樣你永遠只是一個需要父母的小寶寶而已,只要想到這一點,我就不會覺得我輸給你了!」

  「你這傢伙……可不要太得寸進尺了!」里德爾的內心因為特瑞的關係而被憤怒給填滿,剛好對玫瑰的塗鴉的時間也已經到,里德爾頓時之間召喚出了無數顆高掛在天空中的火球,火球的熱量與光芒讓人有一種天空上出現了好多顆太陽的錯覺。

  為了不給特瑞施展對玫瑰的塗鴉的時間,里德爾毫不猶豫地將火球丟了出去,面對這密密麻麻的火球,特瑞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閃避的空間,面對這樣的攻擊特瑞也只好使用防禦魔法試著防禦,但是在強力的攻擊下,特瑞感覺自己的生命都快要少掉那一大半了。

  但是比起特瑞,里德爾的內心卻更加的難受,雖然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誤解與隔閡,但是特瑞是他人生中第一位朋友,若不是他與切尼亞的邀約,或許他的人生就會跟隨自己的母親所準備的道路,而那段時光也是里德爾最重要也是最快樂的時光。

  盡管過去曾經發生過那樣的事情,但是在進入黑夜烏鴉學院與特瑞重逢,自己也因為那起事件感覺自己的內心那顆空洞已經消失了,但是特瑞的蔑視與說出自己家庭出現變故的時候的嘲笑都讓里德爾深感自己被特瑞背叛的想法,這讓他完全怒不可遏,他沒有辦法壓制住內心由衷的憤怒與絕望。

  但是就在里德爾下定決心要把特瑞給徹底打垮時,里德爾的胸口中忽然浮現出一絲閃光,伴隨著這道閃光的閃爍,也有無數的記憶湧現,與特瑞還有切尼亞開心的玩槌球,一起享受草莓塔,而在來到學校後每一次的沒什麼日特瑞也會陪伴在里德爾的身邊,每一個時刻,他的笑容都是如此的真誠,絲毫沒有任何一絲謊言與蔑視,而且在處理凱特的成績的同時,特瑞也向自己道歉了,那個絕對不是虛假的,不管怎麼樣他不會相信特瑞會對他說這些過分的話。

  茅塞頓開的里德爾解除了魔法創造出來的火球,特瑞看到里德爾這樣的舉動露出的並非感恩的笑容,而是嘲諷與蔑視的微笑,就在特瑞要發動魔法的時候,里德爾早已將魔法筆對準特瑞,「砍下你的首級(OFF WITH YOUR HEAD)!」

  魔法的枷鎖已經在特瑞的脖子上顯現出來,特瑞感覺到自己的魔法已經被封印起來,面對這種情況特瑞也沒有多做抵抗,只是用嘲諷的笑容面對里德爾,「哼,因為我的行動不合你的意,所以你就砍下我的頭了?還是老樣子沒有改變呢。」

  「你錯了,我會慢慢地改變,而且我之所以會砍下你的頭並不是因為你不合我的意,而是你用特瑞的臉來打擊我的心!」里德爾他義正嚴詞的對特瑞說道,臉上也已經沒有被背叛的憤怒與絕望以及悲傷,而是滿溢而出的決心,特瑞看到里德爾這樣也知道自己詞窮,於是他就化為肉眼看不見的數據消失。

  「原來如此,這是伊迪亞學長他們搞出來的把戲嗎?如果可以回到黑夜烏鴉學院,那我一定會把他的頭給砍下來!」里德爾在看到特瑞消失內心也已經明白自己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一想到自己是被伊迪亞玩弄在手掌心中,他就不由自主露出連惡鬼都會畏懼三分的神情,而他的身影也已經從這個空間中消失。


  「怎麼了?阿祖爾,沒有契約書,你就一事無成了嗎?」傑伊德如同深海的獵殺者一樣追逐著阿祖爾,面對傑伊德的嘲諷阿祖爾並沒有多做回應,而是用冰之魔法創造牆壁想要阻擋傑伊德的追擊,但是傑伊德毫不猶豫使出火之魔法,火之魔法的火焰如同野獸一樣將冰之牆壁啃食殆盡。

  「哈哈,你到底還可以逃到什麼時候呢?說起來你就是這樣吧?遇到害怕的事情就用謊言來逃避,黃金契約書也是一樣的,你大言不慚的說他是無法被破壞的,但實際上他的強度就和普通的紙張沒什麼兩樣呢。」傑伊德的話語緊緊捆住阿祖爾的內心,聽到逃避這個詞彙的時候阿祖爾便用火之魔法攻擊傑伊德,傑伊德也不慌不忙的使用水之魔法的牆壁抵銷阿祖爾的攻擊,阿祖爾神色冷峻的說道:「你說我逃走了?這是什麼意思嗎?」

  「呵呵,看樣子阿祖爾你的理解能力似乎還不太夠,難道你忘記了嗎?你在元素國小的時候你總是在被人嘲笑或欺負的時候就會躲進章魚罐子裡面,如果我們沒有與你搭話的話,那麼你到現在應該還會繼續待在章魚罐子裡面吧?」傑伊德那看似禮貌卻帶刺的話語讓阿祖爾的眼皮稍微跳動了一下,阿祖爾也不悅的推動自己的眼鏡抱怨,「哼!都已經那麼久的事情了何必再提出來?就算沒有遇見你們,我也還是可以自己走出來的。」

  「真的是這樣嗎?我看你到現在都還在那個章魚罐子裡面喔。」傑伊德對阿祖爾的眼神中的輕蔑與嘲諷愈加明顯,明顯到阿祖爾都感到不適的地步,就好比自己的脖子被什麼動物的牙齒給咬住一樣,盡管沒有咬得很深,但是那個壓迫感依舊沒有任何一絲的減退。

  「你就算學到了許多魔法、得到了黃金契約書、得到了通過交易所獲取的能力,但是你依舊還是害怕別人可以發現你的弱點,你的過去,你的不安,所以你盡一切手段想要抹去你所留下的過去,用盡一切手段將你偽裝成完美且無懈可擊的人,也不斷誇大契約書的強大與不可破壞性,只為了保護你的章魚罐子。」傑伊德一針見血的話語化為了鐵鍬,將深埋在阿祖爾心中的恐懼給硬生生的挖出來,被人講成這樣阿祖爾也沒有辦法再保持冷靜,臉頰滑過一滴畏懼與緊張的汗水。

  「但是逃避的結果是什麼你應該心知肚明?被雷歐那先生還有鶇發現了契約書的弱點,讓你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若是你當初沒有一直逃避的話,若是你沒有誇大其詞,搞不好你還可以保有一切,是你自己把你自己的一切給捨棄了,沒有動人的歌聲,也沒有快速游泳的尾鰭,現在的你已經一無所有了。」

  阿祖爾在傑伊德的話語下不禁回憶起當初在看到契約書完全化為金黃色但卻沒有任何實質價值的砂礫,這些都讓他感到恐懼,那些是他好不容易取得的力量,若是這些力量消失了,那麼他將會回到過去的時候,過去那個只會被人嘲笑與欺辱的時候,只要一想到那種可能性,阿祖爾的內心就感到動搖。

  傑伊德看到阿祖爾露出動搖的神情時,臉上就也浮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呵呵,看樣子你已經不行了,現在的你已經沒有資格指揮我,那麼就讓我履行當時的約定,現在就是我成為歐克塔比涅宿舍長的時候!」

  傑伊德眼看自己的言語戰術成功,就朝著阿祖爾張開那張如同盯上獵物的血盆大口,但是阿祖爾卻沒有放棄召喚出了無數由冰打造出來的長槍,傑伊德看到阿祖爾這樣的反擊就立刻召喚出火焰魔法將這些帶有著殺傷性的長槍一個不留融化成沒有殺傷性的一攤水,看著被自己融化的長槍傑伊德就不禁露出輕蔑的神情,「哼,還打算做垂死掙扎嗎?」

  「才不是垂死掙扎,或許你有部分說對了,但是我還沒有落魄到需要讓你來搶走我的位置!」阿祖爾他的眼中透露出的並非絕望與自卑,而是一定要戰勝傑伊德的念頭和一定會取勝的自信,「或許你在某個地方說對,但是我並非一無所有,因為有一個很喜歡多管閒事幫助別人的丫頭說我很努力,也是很優秀的魔法士!」

  「就算這樣那又如何?這依舊改變不了你逃避過去的事實。」傑伊德對阿祖爾的蔑視並沒有因為阿祖爾的話語而減退,但是阿祖爾也擺出輸人不輸陣的態度堅決說道:「傑伊德,我想你有個地方搞錯,我並沒有選擇逃避,如果我真要選擇逃避的話那麼我大可以把他們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然後就逍遙過活,但我還是沒有把他們的臉忘掉,而是盡全力的把他們所有的弱點都找出來了,如果你真的是傑伊德那麼應該會知道這些的才對!」

  「就算說這些也應該沒有辦法幫你解決問題的,畢竟你還是那隻弱小的章魚啊。」傑伊德的笑容仍舊帶有著自信,但是阿祖爾卻只是露出陰險的笑容說道:「真的是這樣嗎?不如說如果真的是傑伊德應該不至於會使用火之魔法來破壞我的攻擊才對。」

  聽到這點的傑伊德驚慌地看著腳下,現在腳下已經被水漬給佔據,但是現在吃驚也已經太晚了,阿祖爾朝著腳下發出了電擊魔法,這些電流順著水漬迅速的到了傑伊德的身上,就算傑伊德在怎麼厲害,也沒有辦法依靠肉身對抗強力的電流,再受到強力的電流洗禮下最終化為一堆數據消失。

  「現在這是什麼狀況,難不成一切都是我在作夢嗎?不,的確是在作夢,換句話我並沒有回到黑夜烏鴉學院,剛剛的三人不過只是為了測試我們會不會因為壓力的關係而產生汙點,真的是有夠讓人覺得惡趣味的。」阿祖爾在傑伊德消失之後就注意到這一切都是幻覺,一想到自己依舊還是被抓去做實驗,自己的心情就整個低落。

  「如果能夠回到黑夜烏鴉學院,這筆帳我絕對會把他奉還回去的。」阿祖爾在心中下定決心後就化為星光消失,整個食堂也瞬間沉沒於黑暗之中,彷彿是這個空間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第二次測試已經完成,對模擬裝置內的被檢測體的冷卻進行即將開始。」在結束測試後歐爾德將事情彙報給指揮室的眾人,同時也停止了模擬測試。

  「被檢測體A、C、E的生命體象徵正常。汙點累積量,以確認增加,分析完成度為68%。同時也確認到被檢測體身上有特殊的『祝福』。」

  「『拉克西斯系統』同步率下降,剩下5%,4、3、2……切斷連結。」

  職員將自己看到的情報告訴伊迪亞,伊迪亞聽到這些事情就緩緩地開口:「知道了,特殊的祝福嗎……」

  「模擬裝置的冷卻作業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將被檢測體轉移到醫護室。」歐爾德的聲音打斷了伊迪亞的沉思,不過他也沒有多少怨言也只是對歐爾德說道:「好,辛苦你了。把他們送走之後,能拜託你把被檢測體B、D還有特殊案例C帶到模擬室裡面嗎?」

  「了解。」歐爾德簡單的回應了伊迪亞的要求,而伊迪亞看著剛剛眾人在虛擬世界戰鬥的資料的時候就露出看到新玩具一般的孩子才會有的笑容,「嘻嘻……名門黑夜烏鴉學院的宿舍長個體數值報告……真的是叫人深感興趣。」

  「我現在也在看你那邊的數據,檢查的結果真的很有意思呢。」歐爾德面露笑容的回應伊迪亞的說詞,同時伊迪亞也笑著將眾人的資料給放出來觀賞,而在數值方面,汙點出現劇烈變化的是里德爾,其次是阿祖爾,最後的人是威爾,看到這樣的數值歐爾德也驚喜地說道:「喔,汙點累積量出現很大的差異呢。」

  「是啊……首先是里德爾氏……總之魔法發動的速度具有極高的爆發力,論魔力量,想必是同齡層魔法士的首席,很像從小接受英才教育的運動選手……在懂事之前就重複進行大量特殊的訓練,以人為方式提高魔力量,不然數值不可能這麼高,說他是菁英天才,不如更像是運動員。」

  「他在模擬戰鬥中,一旦驚慌失措就會有傾向毫無節制加大魔力輸出的感覺。」

  「因為他有打暴擊的能力所以還好,只是效率有點低,而且……與輸出的魔力成正比的汙點累積也相當的大。」

  「從解析的數據來觀察的話他的精神狀態很容易受到外部的狀況影響,第二次的壓力負荷對汙點累積量產生明顯的影響。」

  「雖然魔法性能十分優秀,但是體力與精神面比較脆弱,是攻擊力極高,但是防禦力卻和紙沒什麼兩樣的特化型數值……如果里德爾氏他轉生到MMORPG世界的話那我想他的職業只能是遠程戰鬥的DPS。」

  伊迪亞在與歐爾德討論里德爾的數值後就開始想像了MMORPG世界中的里德爾,那個里德爾以強烈的火力橫掃千軍,基本上在他的攻擊下沒有半個雜魚能倖存,同時他也聽說他被抓住之前就站起來並發出的魔法讓卡戎感受到威脅,但是考慮到體力的問題也就只能把他安排到後方輸出的位置。

  「提到特化型,阿祖爾.阿森格羅特先生的有趣結果也出爐了。」聽到歐爾德的話,伊迪亞就馬上把注意力放在阿祖爾的檢查結果上面,「雖然阿祖爾氏的魔法發動速度比里德爾氏慢,但是控制的十分精確,和將點數點在攻擊力上面的里德爾氏不同,他更多的是關注周圍然後進行輔助。講好聽點,是沉著冷靜又高效率;講難聽點,就是把別人當盾牌爭取時間。」

  「這麼說……在隊伍後方支援所有人的奶媽職業就是最適合他了。」歐爾德笑著猜想出最適合阿祖爾所適合的職業,聽到這裡的伊迪亞就笑著附和歐爾德的意思,「完全同意,即使心態出了問題他也可以很快調整回來的這點是最適合當輔助的。」

  「可是,雖然他使用的魔法較為多元,但是魔力量似乎有點跟不上。」歐爾德又重新查閱資料,在資料中阿祖爾使用的魔法確實是很多,但是根據數值的表現魔力量好像沒有辦法跟上魔力的消耗,倒不如說多種魔法反而扯後腿,但是伊迪亞卻是輕笑的解說,「正因為如此,才會更小心翼翼的使用魔法吧?魔力量的缺點,就用高速運轉的大腦來彌補……獨有魔法也是一次性魔法道具的特殊類型,阿祖爾氏就是給人一種『慎重第一』的感覺。」

  「與里德爾.羅茲哈德先生的方針截然相反呢。」聽完伊迪亞的介紹偶爾德恍然大悟,如果里德爾是注意到目標就直線往前衝刺的跑者的話,那麼阿祖爾就是縱觀八方然後根據狀況作出不同選擇的分析家。

  「沒錯,那,最後只剩威爾氏……」伊迪亞將視線放在威爾的資料上面,看到威爾的資料,伊迪亞就露出了頗有興趣的笑容,「哎呀~還真是安定啊!」

  「魔力量、具現化的速度、魔法威力,全部的數值都是在高水準呢!」歐爾德看完資料就不禁誇獎威爾,伊迪亞也露出讚嘆的笑容繼續觀賞,「雖說沒有特別突出的性能,但是攻擊與防禦都沒有給人很不擅長的感覺,我記得威爾氏在進入黑夜烏鴉學院之前應該沒有接受專門的魔法教育……考慮到這點,這還真是非常厲害的數值。」

  「不論是體力還是精神都非常安定,壓力負荷為汙點帶來的影響也很小這點就值得關注了。」歐爾德看完資料後就高興地給伊迪亞看,如果以現實的狀況來看,威爾是在這三人之中發生負量超載機率最低的人,伊迪亞也興高采烈地說道:「這個數值,絕對有義務要讓他去當坦克!」

  「我懂!坦克不僅要在前面與敵人對峙,還需要以冷靜的判斷來帶領整支隊伍,這是最適合威爾.席恩海德先生的職業!」歐爾德贊成伊迪亞的想法,同時也想像到威爾穿上如同騎士一樣的鎧甲身先士卒率領眾人對抗各種敵人。

  「威爾氏的獨有魔法錦花之毒,本身是一個持續性很高的DEBUFF……魔力量龐大,詛咒持續時間長也是得分的重點,雖然不是很想和他本人一起玩網路遊戲……不過要是有這三個人是登場角色的遊戲在下一定會玩得很開心,嘿嘿!」伊迪亞妄想自己可以控制這三人去遊戲世界打怪冒險,嘴角就不由自主地往上揚,臉上浮現的是得意忘形的狂妄笑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702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迪士尼 扭曲仙境|Bang Dream!|戰鬥女子學院|大力士|奇幻|魔法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特殊的祝福多少和鑰匙刃有些關係吧,雖然依靠科技這方法能面對與嘗試戰勝心魔...但還是先幫伊迪亞\|/

05-27 09: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羽澤鶇的扭... 後一篇:[達人專欄] 龍王的女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irsoftotaku大家
Merry最新的漫畫"為何"翻譯好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