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外傳故事:血戰阿德拉海灣「守望傳說(Guardian Tales)」

作者:飄泊筆尖│2022-05-23 18:23:07│巴幣:24│人氣:77

獨眼的海軍司令還有著雙眼、獨臂的戰爭狂人還有著雙手時候的故事。

(此為重製板,內容根據「天堂堡壘漫畫」第六集的劇情進行了部分修正。)



「英雄的罪過罄竹難書」
────銘刻在裝有膠製人體工學握柄的黑色"CZ 75 SP-01手槍"「盜賊遺產(Rogue Legacy)」生物鎖內的「電子銘文」。




背景,是一片烽火漫天的景象。

爆炸的聲響伴隨著濃密的黑煙此起彼落。


在皇家艦隊的白色旗艦上,站著一名頭戴船長帽、身穿純白色海軍制服的女性,正在有條不紊的發號施令。

她戴著優雅白色手套的手持著一把野太刀、身披白色的海軍大將外衣,有著一對葉綠色的雙眸與一頭如金絲般亮麗的長髮。

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金色的領帶扣與皮帶扣也閃耀著傲人的光輝,一塵不染的純白大衣與水藍色的領帶也海風的吹拂下隨之飄盪


「開砲(Fire)!!」

「阿德拉王國」所屬海軍大將,同時也是整個皇家海軍的第一艦隊總司令(Grand Admiral)"瑪麗娜(Marina)",威風凜凜的向船員們揮手下令。


「注意,開砲!!」

伴隨著船員們的怒吼與巨大的聲響,黑色的砲彈盡數向前方齊射而出。

轟鳴聲就似如幾頭海中巨獸正在互相廝殺時所發出的一般,令人感到心驚膽戰。

「報告,命中!」


而在漆黑砲口所對準的彼端,則是一整群由黑色船艦所組成的鋼鐵洪流。

他們來勢洶洶,就算在猛烈砲火的不斷洗禮之下,已有幾艘船開始冒煙起甚至起火,但這漆黑的艦隊卻仍然如不可阻擋似的,依舊在向前不斷推進,且整體速度竟像是連一點都沒有減緩,依然整齊劃一的在不斷前進著。


「司令!敵軍依然在不斷向前推進,我們該進行退避嗎?」

一名觀測手大聲的請求瑪麗娜進行指示。


「要退去哪裡?」

瑪麗娜大聲的斥責對方。

「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


「但是、要是再不退後的話......我們就要直接進入敵方的砲擊範圍內了!」

另一名士兵則絕望的說道。


「全軍注意,我們必須堅守陣地,繼續以砲火壓制敵艦!!」

儘管面露難色,但瑪麗娜依舊以那不容置疑的威嚴再度下令。

「絕對不能在這裡退縮,我們的身後就是阿德拉!!」

她高舉手中的長劍向眾人大喊。

「以阿德拉之名,決不退縮!」



「是!以阿德拉之名!!」




「時間會慢慢抹去那些銘刻在歷史上的死亡」
────銘刻在"ASH-12"突擊步槍「暴虐之碑(Stele Meltdown)」生物鎖內的「電子銘文」。




晴朗的天空早已被黑色的硝煙所遮蔽。

蔚藍的海洋更是被廢油與鮮血所污染。


和平早已消失無蹤,若說面前的景象實際上就是地獄之海的樣貌,那一點也不為過。

炙熱的空氣中滿是火藥燃燒過後的氣味,以及隱藏在潮濕鹹味當中的某種鐵鏽異味。


那可不只是船艦的殘骸落入水中時所產生的氣味,更是喪生於這片地獄之海中、那無數亡魂的死亡氣息與哀怨的無聲嚎哭。


經過一段時間的交火後,雙方船艦開始了近距離的混戰。


「卡爾森(Karson),這裡是"自我(EGO)"

就在眾人無暇顧及之時,戰場各處不知何時出現了好幾艘陣營不明的小型充氣艇,上面載著身穿相同黑色作戰服的軍事承包商精兵,並各自穿梭在混亂的戰場當中。

「炸彈已經裝設完成(Bomb Has Been Planted),D小隊準備進行撤離」


「收到,做得好!」

而在其中一艘小艇上,一名黑色短髮的帥氣青年,有著「手術刀(Scalpel)」外號的"菲利浦·卡爾森(Phillip Karson)",正在與D小隊的隊長進行通話。

「我會轉告給長官知道,祝你們一路順風!」


「你也是,旅途愉快!」

通訊另一邊,隊長輕笑回應。

「"自我(EGO)",結束通訊(Out)」



「我們很接近目標了長官(Chief)

而這邊的卡爾森剛結束通訊,同船的另一名光頭成員便立刻指了指前方說道

「目標就在不遠處,雇主的船艦也已經準備完畢,我想我們隨時可以行動!」

而在漫天漆黑的硝煙當中,一艘白色的旗艦身影更顯得特別搶眼。


「收到,做的好

領頭的女性,「戰爭狂人」"奧爾卡(Orca)"點了點頭,她左手抓著船緣、右手則拿著一把特製的左輪手槍「復仇者(Nemesis)」,並轉而對卡爾森大聲呼喊。

「卡爾森,其餘小隊的狀況如何?




聽見命令的卡爾森不敢怠慢,立即回應道。

「長官,B小隊已到達指定觀測位置,作為誘餌的C小隊成功吸引了大部分船隻的注意,負責裝置炸藥的D小隊也已經完成任務,並準備開始進行撤離」

「現在就只等您一聲令下了!」



「很好,讓所有人做好準備

奧爾卡露出那對尖銳的牙齒笑著說道。

「然後通知船艦,讓他們展開第二輪掩護砲擊!」


「收到,長官!」

卡爾森啟動了掛在左肩上的通訊元件。

「所有單位注意,A小隊開始行動!重複一次,A小隊開始行動!」

接著,他又從身後拿出了一台黑色的無線電。

「呼叫"抹香鯨",這裡是"虎鯨01",你們有收到嗎


「"虎鯨01"這裡是"抹香鯨",訊號清晰!」

幾乎是一瞬間,帶有嘈雜干擾的聲音便立刻從中傳了過來。


「我們已經到達指定位置,請準備進行第二輪砲擊,"虎鯨01"即將開始接近目標!」

在爆炸、船艇引擎與海浪拍打的噪音下,卡爾森大聲喊道。

「請掩護我們前進!並確保"虎鯨"03與04順利脫離戰場!」


「收到,我們已經派出"藍鯨"與"座頭鯨"前去掩護03與04撤離,"長鬚鯨"則會在行動完成後負責前去接應你們」

身披黑色長袍、戴著特殊面具的「抹香鯨」艦長抽著菸斗回應了卡爾森,其語氣平靜卻又充滿了力量。

「第二輪砲擊將在五分鐘後開始,請你們做好準備


收到,"虎鯨01"結束通訊」

卡爾森收起無線電,並轉向面對奧爾卡說道。

「報告,五分鐘後開始第二輪砲擊!」


「很好,你再和"虎鯨02"確認一次我們的位置,然後都給我聽好啦,重新確認一次計畫!

奧爾卡稍微站起身來,並對其他人大聲說道。

「砲擊結束後我們上船,把其他礙事的人全部清除、然後把瑪麗娜給我找出來!」

我說的夠清楚嗎(Am I clear)?」



「是的,長官(Sir, Yes Sir)!!」




總有一天,一定會有人能將我擊敗吧......但這絕不會是今天!而那人也不會是你!!
────銘刻在特製白銀色"M4A1"突擊步槍「燦若星辰」生物鎖內的「電子銘文」。




「船隻狀況如何?」

在旗艦的艦橋內,瑪麗娜有條不紊的指揮著眾人。


「整體沒有問題,長官!」

一名軍官急忙回應。

「雖然左側────


突然,伴隨著巨大的爆炸聲響,整艘船艦用力的晃動了一下。


「發生什麼事了?」

瑪麗娜抓著窗戶旁的欄杆,才好不容易穩住身子。

「快回報損害!」


「艦長,左側船艙發生了爆炸!」

一名從椅子上摔下來的水兵從地上艱難的爬了起來。

「輪機沒有損壞,但船艙內大量進水!」


「快派人過去處理!」

瑪麗娜迅速喊了幾名軍官的名子。

「你們幾個帶維修人員去處理船艙進水,其他人去支援救難與進行損害評估」


「長官、長官!」

一名醫官用緊急通訊聯繫上了艦橋。

「船員居住區發生的爆炸造成了火災,有很多人受傷!還有很多人受困!」


「去把還能行動的士兵與醫護兵都召集起來」

還沒等其他士兵反應過來,瑪麗娜便再度下達了命令。

「我剛剛已經派人過去支援救難了,不要貿然挺進,等待後援!」


「是、是的長官!」

結束通訊後,醫官稍為冷靜了下來,並開始對旁邊的士兵說到。


「盡快撲滅火勢,我們要盡可能的幫維修人員開路,有傷者的話就快送到我這裡來!」

因為他知道,這名艦長的命令不論如何,都一定會是正確的。



回到艦橋,正在發號施令的瑪麗娜突然間注意到了什麼。

「嗯?」

她的雙眼看向遠處。

「她果然來了......」


「發生了什麼事嗎,司令?」

發現瑪麗娜突然安靜了下來,一名軍官有些不安的問道。

「船頭怎麼了嗎?」


「我要出去一趟,有幾隻老鼠偷跑上船了

她從自己的座椅上拿起白色的大衣,並用力一甩後將其披在了身上。

「接下來的指揮就先交給你了,上尉」


這時,又有一則緊急通訊被接了進來。


「報告,有身分不明的武裝份子潛入了船艦」

隨著緊張的喘氣聲,背景突然傳來了幾聲槍響。

「我們正在與敵方進行交火,但────


通訊突然中斷,只剩下大量的白噪音不斷迴響。


「難不成,您要出去的原因就是為了這個嗎?」

上尉緊張的看著瑪麗娜,但他擔心的並不是自己。

「外面現在相當危險,請您還是待在這裡會比較安全」

「我會派一支小組過去處理!」




但瑪麗娜並沒有理會上尉,她只是拿起那把藍色的太刀"阿爾瑪達",並俓直的走向門口。


「如果連幾隻小老鼠都解決不了,那我還算的上是什麼司令呢?」

然後,她打開了大門。

「我能信任你嗎,上尉?」


海風吹起了她的白色大衣,"阿爾瑪達"的劍刃也在陽光之下閃耀著光輝。

看著那彷彿勝利象徵的背影,上尉心中所有不安與疑惑,頓時間便全數煙消雲散。


「這是當然,司令!」

上尉站直身體,伸起手向瑪麗娜行禮致敬。

「祝您武運昌隆!!」




「你將這稱為戰爭,而我們則稱它為藝術」
————銘刻在"AKS-74U"卡賓槍「衝突傑作(Conflict Build)」生物鎖內的「電子銘文」。




隨著砲聲與爆炸聲不斷響起,儘管所有船艦都在負嵎頑抗、但皇家海軍卻依然被侵略者的艦隊給打的節節敗退。

而在旗艦"伊爾米娜號"的船首處,奧爾卡也領著數名身穿漆黑裝備的士兵,開始在甲板上大肆屠殺起了艦上的水兵們。


解決一個(Close one),長官(Sir)!

拿著黑色的"眼鏡蛇步槍",卡爾森在隊伍最前方開槍射倒了一名水兵。




而在他身邊,還有一名留著大鬍子的光頭中年男子,正在幫忙掩護他的背後。

「我幹掉一個(I got one),長官(Chief)!

被稱為「光明頂(Bald head)」的"威廉姆·雅各布(William Jacob)",手持一把黑色的"沙漠獵人步槍",愉快的射殺了一名倒在地上的水兵。




「別玩過頭啦,雅各布先生

卡爾森認真的巡視著周邊。

「你有看到"頭號目標(HVT)"了嗎?」


「哈哈,這些水手真是有夠不堪一擊的!」

雅各布笑的都皺起了眉頭,滿臉都是嘲弄的表情。

「沒!先顧好你自己吧,我還在找!」



「那裡,就是她!」

此時在甲板的另一端,幾名全副武裝的水兵迅速地趕了過來,其中一人指著奧爾卡大喊。

「快,幹掉那個女傭兵!」


「啊?」

「就憑你們?」

領著數名蒙面士兵的奧爾卡露齒笑道。

「有種就試試看啊?」

右手抄起一把反曲砍刀,左手的「復仇者」槍口則直指敵軍。

「放馬過來!!」


「砰」、「砰」「砰」


伴隨著三聲槍響,帶頭的兩名水兵立刻應聲倒地

「唔噁!」、「啊─────!!


儘管雙方之間有著一段距離,且還有著吹拂的海風與不斷晃動的船身干擾,但這一切卻完全沒有影響到奧爾卡精確的射擊。


「有人倒下(Man down)、有人────嗚喔!」

連倒地的友軍都來不及救起,便又有一人慘遭左輪爆頭。


「不行!快迴避!!所有人快迴避!!」

緊接著,在其他蒙面士兵的猛烈射擊下,又有幾名水兵也被無情的子彈給奪去了性命。

「不要站在空曠地帶,敵方的武器全部都是自動槍械!!」

在其中一人的指揮下,水兵們紛紛散開,並各自躲進了遮蔽物當中。

「千萬不要把身子露出去,他們打的奇準無比!」



「全員突擊!」

奧爾卡揮動手上的大砍刀。

「分兵包圍,把他們給我一網打盡!!」


「是!」

接到命令的蒙面士兵們迅速散開,以整齊的L形不斷向前包圍突進。


「注意炸彈(Fire in the hole)!」

奧爾卡稍微向前推進,並對著前方撒出了幾顆感應式地雷。

接著她靠在一座砲台後方,並從腰間解下了兩顆藍色的特製炸彈「低溫手榴彈」。

「擲出手榴彈(Grenade out)!」


「鐺」、哐啷

手榴彈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水兵們的腳邊。

「嗚喔!大家小心手榴彈!!」


「轟隆」兩聲,隨著藍色的霧氣竄出,有的水兵抓著自己身上凍結的部位躺在地上哀號、有的則在衝出掩體時觸發了周邊的感應式地雷,並直接被炸了個粉碎。


大量的爆炸過後,蒙面士兵們一擁而上。

「快上!快上!快上(GO)!」

而成功躲開爆炸的水兵們,則接連慘遭子彈的無情射殺、因被炸傷而無法動彈的傷者也被蒙面士兵們補槍殺死,至於那些身體部分凍結的傢伙們當然也沒有成為例外。



「一群廢物!」

奧爾卡向前方翻過掩體,並順勢將一名水兵給踢倒在地。

「去死!」


那名水兵似乎還想求饒,但立刻就被奧爾卡開槍擊中膝蓋。

「等、等────嗚嗚嗚啊啊啊啊啊!!!

抱著自己滿是鮮血的左腳,水兵試圖開口。


「碰」、「碰」兩槍,腦袋開花。



「不!!」

一名水兵看到同伴遭到處決殺害,他憤怒丟下凍結的步槍,並拔出軍刀向奧爾卡發起了不要命的衝鋒。

「給我納命來啊啊啊啊!!!!」



她稍微轉身,只是將右腿向前一掃便輕易的將來者給踢倒在地。

「真是笑話......」

低頭俯視著那最後的水兵,奧爾卡用力踩住了對方的脖子。


「咳......唔喔!咳噁────


看來......我們就到此為止了(We're done here)

將身體重心放在右腳上用力一踩,頸椎發出了「喀擦」一聲後,水兵便再也沒有了動靜。


「所有敵人死亡(All Target down)

收回右腳並重新裝填左輪,她對著左肩上的通訊元件下令。

「有人看到目標了嗎?」



「長官(Boss)!」

一名頭戴黑色的軍用鴨舌帽、臉上戴著紫色墨鏡、手持"MM20突擊步槍"的男性士兵。

「黑帽(Black hat)」山姆森·古斯塔爾伯(Samson Gustalbe),來到了奧爾卡的身邊。

「士兵回報,在右側甲板發現了頭號目標的身影!」




「總算!」

奧爾卡翻了翻白眼。

「召集所有人,直接發動一波總攻擊!」


「是!」

山姆森點了點頭,轉頭準備使用通訊元件。


「還有一件事情......」

奧爾卡將砍刀靠在肩上,並有點無奈的看著對方。


「是?」

山姆森沒有遲疑,立刻望向奧爾卡。

「您還有什麼要吩咐的嗎?」



「你們幾個統整一下對我的稱呼行不行?」




對沒真正上過戰場的狂熱份子而言,戰爭就是最為甘醇的佳釀呢
────隱藏在特製的黑色"突擊兵防彈背心"「連環殺手(Serial Killer)」內的一段銘文。




「喔,幹(Oh, Shit)!」

一名蒙面士兵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威風凜凜的海軍大將。

「與敵方接戰(Enemy contact)!!


雖然對手只拿著一把水藍色的太刀,但他們依舊不敢有一絲鬆懈,而是謹慎的試圖合作,並一同將其剿滅。


哼......

看著敵人向著自己一擁而上,瑪麗娜只是冷哼了一聲。

無能鼠輩!」

她高舉左手,並用力甩出一條掛著小型船錨的鐵鍊。

「吃我這招!」


「注意襲擊(IN COMING)!!」

帶頭的士兵甚至都來不及說完話,就被船錨給一把勾住。

「喝啊啊啊啊啊──────!!!!!!


只見瑪麗娜的左手輕輕一甩,便將那名士兵用力的甩到了另一人的身上。


「唔、等────────

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

「友軍倒下、友軍────────哇啊!!」

幾乎整群蒙面士兵都在一瞬間內,就被船錨與鐵鍊給用力撞倒在了地上。


「快、快反擊!快反擊!」

其中一人才剛想起身拿槍,瑪麗娜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來到了他的面前。

「該死────噁啊!!

但手都來不及碰到大腿上的槍套,士兵的胸膛就被"阿爾瑪達"給刺穿了。

「不過如此而已」



拔出刀刃、抬起腳步。

瑪麗娜舞起"阿爾瑪達",迅速俐落的開始了砍殺。


鐵鍊的撞擊聲與水藍色的刀光在戰場上不斷閃爍,她就如同在鮮紅色的簾幕下優雅起舞一般。

伴隨著士兵們的慘叫聲此起彼落,致命的舞蹈只在轉瞬之間便無情的奪走了複數的性命。



「發現敵蹤(Enemy spotted),確認為頭號目標!!」

突然,從不遠處射來了幾發子彈。

「砰!砰!」、「砰!砰!」



「嗯?」

瑪麗娜向身旁望去,綠的雙眸閃爍著冷酷的光芒。


右手用力一揮,伴隨著「鐺、鐺」兩聲響起。

射來的子彈立刻就被刀刃給彈了開來。



「切!什麼?」

雅各布瞬間呆住了。

「她把子彈給彈開了?」


「雅各布,小心!!」

看到瑪麗娜向前甩出左手,在他身後的卡爾森大聲警告雅各布。


「哈啊!」

只見船錨迎面而來,但雅各布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咳────

伴隨著血肉碎開的聲響,雅各布的腦袋瞬間就少了一半。


「啊......」

卡爾森被濺了一臉的鮮血。

────雅各布!!

看著同伴的屍體倒在了地上,他才終於反應了過來。


「唔喔!!」

翻身躲過再度襲來的鐵鍊聲響,卡爾森震怒的嘶吼起來。

「瑪麗娜啊啊啊啊啊────────!!!!」



「哼!」

看著卡爾森試圖對自己開槍,瑪麗娜只是隨意將左手向後一鉤,便輕易的從他手中奪走了步槍,並將其給扔進了海裡。

「沒有了槍,你還能幹什麼呢?」

收回鐵鍊,她用輕率的眼神看向對方,並冷哼一聲說道。



沒了槍,就拔出背後的黑色砍刀。

「不要小看我啊!!」

向前邁開腳步,卡爾森決定與對方進行近身纏鬥。

「吃我一劍!!」



「打算和我單挑嗎?」

站穩腳步,瑪麗娜擺出架勢接受了對方發起的近身決鬥。

我接受你的挑戰!




「所謂的戰爭,就是正義與正義之間的激烈碰撞啊!!」
────銘刻在"HK416A5"突擊步槍「麻煩精(Trouble Maker)」生物鎖內的「電子銘文」。




「長官(Boss),B小隊的空中偵察回報!」

山姆森的語氣帶著一絲急促,但說到一半卻又停了下來。

「與頭號目標交戰的士兵全數陣亡......」


「話不要講一半!」

奧爾卡的又手用力一拔,將卡在水兵腦袋上的反曲砍刀給拔了出來。

「怎樣?」


「"光明頂"倒下、我們失去了雅各布,還有......」

咬著牙,山姆森的臉上滿是緊張。

「卡爾森現在正一個人在和她交戰」

「────他正在和那個瑪麗娜近身單挑!」


「那個白癡!」

奧爾卡用力將腳邊的屍體一腳踹開。

「竟然給我逞英雄!!」

然後暴怒的她邁開腳步,並開始向前奔馳。

「那個該死的女人可是我的獵物!」



此時回到右側甲板,兩人的決鬥地點。

儘管卡爾森早已遍體鱗傷,但他還是堅持著向前繼續揮刀。


而毫髮無傷、純白色的大衣上甚至連一點髒污都沒有的瑪麗娜,則是輕輕一躲便閃開了對方的攻擊。

接著她回身用力一斬,就連卡爾森身上的高級別防彈衣都被砍出了一道巨大的傷痕。


儘管身上早已血流不止,但毫不放棄的他依舊收回了手,並再度往瑪麗娜的腰間橫砍而去。


「你很勇敢......」

但瑪麗娜卻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輕易向上一挑便擊飛了卡爾森手中的黑色砍刀。

「但你還是太弱了!」



「糟糕───────」

儘管心中暗叫不妙。


但失去重心的卡爾森,依然只能眼睜睜地望著那藍色的巨大刀刃,毫不留情的落下。

「噁噁噁────噁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爾瑪達"深深陷入了他的左肩,砍穿了大半個身軀,且劍刃幾乎砍到了腰間處才停了下來。

「咳噁......嗚喔────!!」

鮮血如同泉湧一般,滴滴答答的撒落在甲板上。

「我────我不能......死、死在......在、在────這裡!」

卡爾森雙眼朦朧、嘔出鮮血,但他那藍色的雙眸中卻依然散發著堅定的神色。



「我承認,你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

瑪麗娜用敬佩的目光看著面前瀕死的男人。

「你叫什麼名子?」



「卡爾森......"菲利浦·卡爾森"......」

他喘著氣,用盡最後一絲氣力說出了自己的名子。



「"卡爾森"嗎?」

瑪麗娜平靜的吸了一口氣。

「我記住你的名子了」


接著,他握住刀柄的右手開始發力。


「就在此處,光榮的死去吧!!」

向後一躍,並用力的將刀刃抽出。



「噁啊─────!!!」

鮮血伴隨著水藍色的刀刃噴湧而出,卡爾森也向前趴倒在了地上。

「奧爾卡、長官......」


「對不起......」

他感覺身體越來越冷,眼皮也越來越沉重。



「卡爾森!!」

與此同時,奧爾卡終於領著剩餘的幾名士兵來到了此處。



「"菲利浦·卡爾森",陣亡(KIA)」




「現在,這是一場全面戰爭」
────銘刻在槍身上刻有怒吼巨獸圖樣的銀色"M327-TRR8"左輪手槍「全線戰爭」生物鎖內的「電子銘文」。




「卡爾森!!」

山姆森難以置信地大吼,並憤怒的打算直接衝過去。

「那個臭女人!!」


「給我停下......」

但奧爾卡卻冷靜的將反曲刀擋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我的獵物!」


「但是、長官!」

山姆森與眾士兵都相當憤怒,因為卡爾森對他們來說都是相當要好的夥伴。

「卡爾森他────

但一看到奧爾卡的表情,所有人便都安靜了下來。


「他太弱了,所以才會死在這裡」

她的臉上沒有了之前那種輕鬆的笑容,甚至還能從中感受出一絲的慍怒。

「你們幾個,有比他好到哪裡去嗎?」



能在奧爾卡的臉上看到如此憤怒的情緒,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前所未見的。

而且那股憤怒,似乎不只來自對往日仇敵的憎恨。



「是的,相當抱歉......」

所有人屏氣凝息,只敢靜靜看著奧爾卡向前走去。



「喔欸,瑪麗娜!!」

咬著牙,她大聲的吼道。

「我說過我會回來找妳的!」


「嗯,又見面了」

瑪麗娜的身上也開始出現了之前沒有的恐怖氣勢。

這甚至讓那些本來打算前來支援的水兵們,都不敢貿然靠近。

「不過這次,依然不會與以前有什麼不同......」



「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奧爾卡做作的大笑起來。

「妳會對妳說過的話感到後悔的!」



「別多費唇舌了......」

瑪麗娜舉起"阿爾瑪達",並認真的擺出架式。

「用刀劍與火藥來向我展現出妳的價值!!」



「啊啊────

停下腳步,奧爾卡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如妳所願!!!!」




「哐啷」一聲,鐵錨迎面而來。

奧爾卡側身一閃躲過,接著抬起左手並瞬間開了三槍。


「鐺」、「鐺」、「鐺」

但瑪麗娜踏步向前,只是稍微擺動右手、便輕鬆彈開了所有子彈。


見對方依然在不斷的接近自己,奧爾卡竟直接向前丟出了三顆手榴彈,豪不顧及自己是否也有可能會被捲入爆炸。


但瑪麗娜只是輕輕勾動左手,收回鐵鍊、並用船錨便輕鬆地將所有手榴彈都給甩到了船外。

伴隨著爆炸的轟鳴聲,她依舊沒有停下。


海軍司令的步伐依然優雅、但又堅定無比。

且爆炸也沒有傷及船身,甚至是任何人。



「看來妳的確有兩把刷子!」

趁著剛才的瞬間換好子彈,奧爾卡用力向前揮出反曲刀。


瑪麗娜則順著對方揮刀的方向,順勢以刀刃偏開了對方的攻擊。

「真是無趣,不過是些雕蟲小技罷了!」

接著高舉收回的右手,並用力向前劈了下去。


奧爾卡立刻將刀刃橫舉在頭上,硬生生的接下了那沉重的劈擊。

同時,左手也再度對準了瑪麗娜的眉心,並迅速扣下扳機。


可瑪麗娜並沒有慌忙躲避,她的雙眼甚至都沒有看向槍口。

她只是伸出右腳用力一踢,就令奧爾卡失去平衡並讓子彈打偏。

同時,她側身收回刀刃,並瞄準對方的心臟瞬間突刺而去。



「媽的!」

見勢不妙,奧爾卡讓自己順勢跌在地上,躲過了這記水藍色的突刺。


「盡給我耍些花招!!」

然後倒在地上的她曲起雙腳,瞄準瑪麗娜的脛骨用力踢去。


「切!」

為了躲開這腳,瑪麗娜只能迅速後撤一段距離,但這也給了奧爾卡重新起身的機會。


她並沒有浪費這次機會,而是邊起身、邊往瑪麗娜的身上連開數槍,試圖繼續逼退對方。

但沒能爭取到更多時間,才剛起身瑪麗娜便再度來到了自己面前,射出的子彈也全數落空。

「真會躲,跟隻老鼠一樣討厭!」


「區區無名之輩!」

瑪麗娜有些憤怒的回身用力一斬。

「放肆!!」


「終於生氣了啊?」

但奧爾卡竟然以一記劈擊,便將揮來的大刀給打落在地。

「什麼海軍司令,真是笑話!」



看著對方將槍口再度對準自己,瑪麗娜放開刀刃、並用盡全身力氣往奧爾卡的懷中直直撞了過去。


「什麼!!」

受到這突如其來的撞擊,「復仇者」從手上脫離,奧爾卡的重心也開始向後倒去。

「混帳女人!!」

怒吼發力,她的右手緊握、並將刀刃往前方全力甩了過去。

「別給我太過分了啊!!!!」



「就用這一下了結妳!

在將右手給放開之前,瑪麗娜就用鐵鍊先綁住了"阿爾瑪達"的刀柄。

「這樣就結束了!!

此時的她即刻收起鐵鍊,並用雙手緊緊抓住刀柄。

「死吧!!!!」

她站穩腳步、用盡全力將刀刃向上揮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



「咳哈!!」

刀尖狠狠的劃過瑪麗娜的左眼,鮮紅色的血液從她的眼眶中噴濺而出。



噁啊!!

因疼痛而偏離了方向的水藍色巨刃,則砍斷了奧爾卡的整隻左臂。




「唔啊─────!!!!

用左手摀住眼睛,瑪麗娜因無法形容的劇痛而跪倒在地,並以近乎崩潰哭喊的方式用力的尖叫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溫熱的血液不斷從他的指間中大量洩出,原本潔白的手套也在轉瞬之間便逐漸被染成了紅色。




「嗚噁!」

因左手被斬斷而完全失去平衡的奧爾卡,則是向後用力的撞在了船緣上。


「可惡啊啊啊啊啊!!!!!!!」


比起左手被斬斷的劇痛,造成她痛苦的更多來自於再次敗北所帶來的屈辱與不甘心。




早已沾染腥紅的"阿爾瑪達"掉落在地,原本潔白的手套也被溫熱的鮮血給完全染紅。

左眼只剩下一片黑暗,右眼的視線也變成無比通紅。

瑪麗娜只能向前迷茫的向前伸出右手,並勉強的看著前方。



左手大肆噴湧著珍貴的血液,靠在船緣上的奧爾卡狠瞪著跪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瑪麗娜。

「瑪麗......娜────

那對橘色的雙眸逐漸開始失去光彩,她的身體也失去力氣並向後一仰。



撲通。



失去意識的奧爾卡向後跌入了水中,但右手依然緊緊的抓著那把反曲刀。

而這也是瑪麗娜的眼睛在被鮮血完全遮蔽之前,所見到的最後一幕。



「長官(Boss)!!」

見奧爾卡落入水中,山姆森立即啟動了通訊元件,並拚死命地向前衝去。


「任務失敗!!重複,任務失敗!!」

「奧爾卡倒下了、奧爾卡倒下了!!」


他以最快速度撿起了奧爾卡蒼白的左手、與掉落在地的「復仇者」,並緊張的衝向船隻邊緣。


「我重複、我們可能失去了奧爾卡!!」

「所有人員盡速進行撤離,我們的任務失敗了!!」


接著他什麼也不管,便向海中縱身一躍。



看著這一幕,不論是蒙面士兵們還是船艦上的水兵們,都沒有人敢輕易動彈。



「媽的,剩我們幾個了!!」

突然,不知道從何而來的聲音終於喚醒了蒙面士兵們。

「快撤退,快去幫"黑帽"救回老大啊!!」


他們以最快的速度,開始進行了全面撤離。

而水兵們也不敢、或說是也沒有必要再去追捕或阻止他們的撤離了。



「艦長!」、「司令!」

之前的中尉、與曾在通訊中出現過的醫官驚恐的大吼。

「你們還在幹甚麼啊?快去幫艦長啊!!!!」

兩人即刻衝到了瑪麗娜的身旁,一人一邊輕柔的扶起了她。



「天哪,您的眼睛......」

中尉已經急的都要哭出來了,但他的動作依然保持在最溫柔的狀態。



「啊......看、看不見......」

嗓音已經有些嘶啞,不知究竟是在低聲哀號、或是小聲啜泣著。

瑪麗娜在兩人的攙扶下,才終於雙腿顫抖、渾身無力的站了起來。

「啊......晤嗚......我、我────



醫護兵!醫護兵還在幹什麼?快過來啊!!

看到連原本純白色的制服與大衣,甚至是那美麗的金色髮絲都有些許遭到了鮮血染紅,心痛無比的醫官也只能哽咽的小聲安慰著瑪麗娜。

沒事了、長官!已經沒事了......



接著,他們開始高聲呼叫起其他醫療人員。

這時的水兵們也才終於反應了過來,並一同護送瑪麗娜進了醫護室,開始了緊急治療。




「今在、昔在、永在的女王,如今卻落得了半生不死的境地」
────隱藏在特製的暗白色圓形護膝「御前守衛(Emperor's guard)」內的一段銘文。




時間已經過去了不知道多久。


在「天堂堡壘」的旅店前,站著一名戴著紅色墨鏡、揹著一包破舊圓筒束口袋的女性。


她有著對紅橙色的眼眸與一頭黑中帶白、並稍微向後綁了起來的稍亂長髮。

穿著一件有些破舊的灰黑色背心,沒有被衣服遮住的地方則遍布著肉眼可見的傷疤,且腰間還掛著一把特製的左輪手槍「復仇者(Nemesis)」與一把巨大的砍刀。

銀色的機械手臂上拿著一罐能量飲料,包著繃帶並戴著皮革手套的右手則拿著一張有些受損的女性照片。


她望向旁邊,並往嘴裡大灌了一口能量飲料

「嗯?」

不遠處出現了一個相當引人矚目的小小身影。


「那不是"坎特貝雷"的小公主嗎?」

看著不斷在旅館周邊跑來跑去的小小身影,女性疑惑的皺起眉頭。

「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啊!」

小公主似乎發現了自己,並往自己的身旁快速衝了過來。

「嗚啊────!」


突然,她一個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唔......

但只是站起身並拍了拍膝蓋後,她就再度恢復了笑容。




揮舞著雙手,小公主總是會用最元氣的聲音來向所有人打招呼(除了侵略者)。

「大姊姊妳好啊!!」


「喔,妳好啊!」

她拿下墨鏡並稍微蹲了下來,也向可愛的小公主打了招呼。

「妳沒事吧?」


「嗯,完全沒事喔!」

小公主笑著點了點頭。

「謝謝妳的關心!」


「對了!」

突然,小公主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

「我以前是不是都沒有在這裡見過大姊姊啊?」


不知為何,但在與這名小公主相處時,就連自己的心情也會莫名的愉快起來。

「是啊,我剛來到這邊!」

女性笑著說道。


「哇喔!!」

小公主雙眼放光。

「那妳也是搭飛空艇過來的嗎?」


「哼哼,是啊!」

連自己都沒有發覺,她露出了相當和善的笑容。

「路上的景色很漂亮喔!」


「真的嗎?那就太好了!!」

小公主也笑了起來。

「話說大姊姊來這邊,是有什麼事情嗎?」


「喔,對了!對了!」

女性將右手上的照片遞給了小公主。

「我在找這個女的,妳有看見過她嗎?」


「喔,是穿鯊魚睡衣的金髮大姊姊!!」

小公主開心的笑了起來。


「鯊、鯊、鯊、鯊────鯊魚睡衣?」

她感到了相當之疑惑,不過她決定先不在意這件事情。

「我算是她的"朋友",已經很久沒和她見過面了!」

她特別在朋友這個詞上加重了語氣。


「嗯,我剛才有看到她喔!」

小公主指了指遠處的一間鬆餅屋。

「金髮的鯊魚睡衣姊姊她,好像是跑到那邊去了!」


「喔,這樣啊......」

站起身,她以一種複雜的眼神看向了那邊。

「謝謝你啊,那我要去找她了喔!」

接著,女性再次低頭望向了小公主,並微笑著對她點頭致謝。


不客氣喔大姊接!!」

向對方揮了揮手,小公主便準備轉頭離開。


「小心一點,不要再跌倒了喔!」

重新戴上墨鏡,女性揮了揮銀色的左臂向對方道別。


「好!!」

小公主也舉起雙手,向對方用力的揮手道別。



「好啦,該好好算算這筆舊帳了!」

咬著牙,她慢慢走向了遠處的那間鬆餅屋。





在鬆餅屋前,一位有著綠色雙眸與金色長髮的女性騎士,正擺著一張蠢臉並呆站在那邊,不知道是在思考著些什麼。

「喔?」


突如其來的一陣風,將飄散的綠葉吹到了她的頭上


「嗯!」

想了想,她轉身準備離開。


突然間"碰"的一聲,蠢臉被突如其來的人影給撞倒在地。

「哎呀!」

坐倒在地上的她,伸手摸了摸有點疼痛的後腦勺,並向旁邊看了過去。


「他媽的起床啦,士兵(Wake the fuck up, soldier)」

那名女性出現在她的身旁,並緩緩的蹲了下來。


「我有個問題要問妳(I have a question for you)」

她舉起那條銀色的機械左臂,並將臉上那有著銀色鏡框與紅色鏡片的墨鏡再次拿了下來。


沒錯,那正是我們的銀手強......

喔不,我是說「軍閥傭兵」"奧爾卡(Orca)"。




Nemo me impune lacessit.(無人可欺我而不受懲罰)
────淺刻在沙金色"Desert Eagle"「沙塵抬金(Sandstorm)」槍身上的「隱藏銘文」




附錄:


手術刀(Scalpel)」"菲利浦·卡爾森(Phillip Karson)"

團隊中最厲害的"擲彈兵"、通常負責的隊伍位置是「第二突擊兵」

擁有著身在高壓環境中仍能冷靜處理複雜計算的能力,因此深受其他成員信任,亦相當受到奧爾卡的重用,且本身也和其他人員相處得十分融洽,因此很受到歡迎。

同時,他也是奧爾卡最為信任的手下之一,更是被其他成員譽為「奧爾卡的手術刀」,其代號便是由此演變而來

使用黑色的"眼鏡蛇步槍"作為武器,在此次的任務中並未攜帶"M32轉輪榴彈發射器"。

最終於「阿德拉」皇家海軍的旗艦甲板上,在與艦長「海軍司令」"瑪麗娜"的決鬥之中敗下陣來,並遭到殺害。


「光明頂(Bald head)」"威廉姆·雅各布(William Jacob)"

團隊中最厲害的"醫護兵"、通常負責的隊伍位置是突破手」。

儘管是一名手藝高超的戰地軍醫,但這卻不是他被奧爾卡所看上的原因,而是因他在戰場上對敵人所表現出來的無所畏懼與毫不留情,以及在殺戮時所展現出來的愉悅果斷以及專業級別的冷靜態度,才會被奧爾卡如此重用。

使用黑色的"沙漠獵人步槍"作為武器,亦相當擅長使用各種類型的自動武器。

最終於「阿德拉」皇家海軍的旗艦甲板上,在遭遇艦長「海軍司令」"瑪麗娜"時被對方以鐵鍊船錨的遠程投擲,也就是「牽引」技能爆頭殺害。


「黑帽(Black hat)」"山姆森·古斯塔爾伯(Samson Gustalbe)"

團隊中最厲害的"偵查兵"、通常負責的隊伍位置是「後方精確射手」。

做為一名前「坎特貝雷」的陸軍特戰部隊狙擊手,他對於槍械的掌握度、埋伏時所需的冷靜表現、遠程狙擊要求的穩定性,以及自身的肉眼視力,都是無可挑剔的最高級別。

儘管身為這間「軍事承包商」最初期的成員,但卻連奧爾卡都不知道他的那個黑色陸軍鴨舌帽究竟是從什麼地方搞來的,畢竟「坎特貝雷」的軍隊可從來都沒有配發過這樣的帽子。

只知道從第一次見到他的那時開始,他就擁有這個總是相當乾淨的黑色帽子了。

每次作戰時他都會戴著這個帽子行動,而每次的任務結束之後,他也都親自用手將這個帽子給清洗乾淨,也因此才得到了「黑帽」這個稱號。

使用黑色的"MM20突擊步槍"作為武器,對各種精確射手步槍的使用亦相當上手。

後來在「戰爭狂人」"奧爾卡"落海後隨之跳入海中並成功將其救起,儘管她因此而成功的撿回了一條命、但只可惜進行手術的時間太晚,拚死命帶回來的左手也失去了用處,他還差點就在這個過程中弄丟了他的帽子。

最終於「軍閥傭兵」"奧爾卡"決定解散組織並踏上尋人之旅後,成為了唯一被她親自致謝、且繼承了她名下大部分財產的人,並在此後過上了清閒的退休生活,直到「侵略者」們的入侵行動展開,並就此下落不明。


但有某些傳聞指出,在侵略者恐怖襲擊事件結束後,有人在「聖誕老人工廠」發現了一位總是帶著黑色鴨舌帽的新員工,那個人似乎成為了聖誕老人的新幫手、兼個人司機。





在奧爾卡遭到斷手之後,她經歷了幾場大手術、並進入了一段很長時間的修養。

而在此期間,由她所帶領的「殺人鯨」軍事代理公司經歷了一場劇變。


在群龍無首的狀態下,有不少士兵認為「殺人鯨」已經失去優勢、並選擇了離開,而留下的成員們則各自分別成為了兩個派系。


有些人認為,就算奧爾卡缺席了首領位置,「殺人鯨」的一切業務也絕不能因此而停滯。

於是,以首席武器工程師「寶劍爵士」"勞斯基中校"與化學部門領導者「熔爐」"威爾森上尉"等高級職員,他們暫時擔起了領導職責(但無人敢接替首領位置),並繼續維持業務上的運作。

這些人被統稱為「陸上生物戰線」,儘管表面上是為了繼續維持奧爾卡的影響力,但當中卻也有不少人抱持著想趁機謀權篡位的愚蠢想法。


另一批人則完全放棄了所有業務,並時時刻刻守衛在奧爾卡身邊,以此保證她的安全。

因為他們知道,現在想要趁奧爾卡虛弱之時處理掉她的人、在外面可說是數不勝數,更別說在「阿德拉海灣」一戰中,他們還失去了卡爾森與雅各布這兩名重要成員。

不論是對奧爾卡一直懷恨在心的「水庫蛇」小頭目克羅姆、還是曾被入侵並奪取過伺服器資料的「卡瑪遜」企業,他們都有可能會趁此時捲土重來,並要了奧爾卡的命。

於是「黑帽」、「自我」、「寄生蟲」等人,他們以奧爾卡的安全為首要目標,甚至放棄了原本的職責、並時刻守護在她的身邊,而被稱為「海洋之子」。


兩邊的人馬時常爆發大大小小的衝突,這樣動盪不安的局勢一直持續了一年多,直到奧爾卡完全恢復,並親自阻止了這場鬧劇為止。

但兩方人馬在這一年當中,確曾有過一個完全停戰的時刻。


那天正是卡爾森與雅各布的忌日,兩邊人馬暫時放下了一切仇恨並聚在一塊,一同為這兩名最重要的成員獻上了最真誠的弔念。





備註:

根據漫畫第六集的內容來看,阿德拉的船艦應該是大航海時期的風帆戰艦,但我還是依照個人喜好而選擇沿用舊版的決定,因此在本作當中、阿德拉與侵略者雙方的船艦,都參照了第二季之後停泊在天堂堡壘右上角,魔界的那種現代化軍艦風格。

以及對於上述人物,在「商業會談」的附錄當中可以找到更加詳細的介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74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p200081723大家
今天的我將超越明天的我 意思 明天再努力Ox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