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貓貓散步歷險記-山中流水>>

作者:心之行方│2022-05-22 13:33:45│巴幣:54│人氣:95
小黑貓簡介

愛吃貓罐罐
夢想是有無限的貓罐罐吃到飽
且繼承了德喵克屬性
路過的遺跡
都會發生意外
( 來源於 秘境探險的遺跡破壞者 )


小黑貓
[ >A<  喵嗚  沖涼涼 ]
[ 配貓罐罐~~~ ]

作者
[ 別看我  午餐罐罐已經給你了 ]

小黑貓
[ OAO 我在看平行世界的你 ]
[ 看作者有沒有打算幫平行世界的自己 交出貓罐罐 ]
[ 喵嗚 ]

作者
[ ...... ]
[ 好吧  給你國王的薛丁格罐罐 ]

小黑貓
[ QAQ   嗚嗚 ]
[ 作者學壞了 ]

-
-
-

今天沒什麼想說的
窩在鯊魚抱枕腹部睡覺超舒服的
真心望能買一車鯊魚回家



每周一圖原本應該是這張
不過覺得畫面太無聊
就開始亂撇了  ( 攤   

-
-
-

王國篇 05   ( 2022 05 22 版本 )

故事內容和歡樂的小黑貓不一樣
不喜歡的可以無視下面內容

-
-
-

侖匣目送泉叔
進到信管所後
便回到厄爾泰的辦公室

她悄悄地  推開了房門
向隻貓一樣
踏著輕柔的腳步  沿著牆邊走向角落的沙發
並攤了上去
[ 軟綿綿的沙發  好想你  嗚嗚嗚 ]

此時厄爾泰的聲音傳了過來
[ 出去混了幾日 終於知道要回來了阿 ]

侖匣
[ 有回來啊 ]
[ 只是睡在屋頂上而已 ]
[ 吹著拂面而來的風  很舒適的 ]

厄爾泰
[ 沒出事就算了 ]
[ 那泉叔目前的態度呢 ]

侖匣簡述了
這幾日的狀況

聽完了侖匣的報告
厄爾泰陷入的沉默

侖匣
[ 老師  你剛剛有再聽嗎 ]

厄爾泰
[ 當然有  現階段事情交給泉叔就行了 ]   
[ 不過我蠻訝異  他居然會拿逆行陣開玩笑 ]

侖匣
[ 還以為老師吃驚的理由是  泉叔能擺平隱部呢 ]

厄爾泰
[ 這點可以預料的到  所以不至於會驚訝 ]
[ 不過我想他應該是和隱部 做了某種交易才對 ]

侖匣
[ 那為何老師會訝異  泉叔會使用逆行陣呢 ]

厄爾泰
[ 我意料不到的是  他會用這東西開玩笑 ]

侖匣
[ 嗯? ]

厄爾泰
[ 你有想過 為什麼一位信使 ]
[ 要到快退休時 才分配後輩給他 ]

侖匣在沙發上滾了半圈
[ 這我倒是沒想過 ]
[ 難道說 ]
[ 直屬的後輩死了 ]

厄爾泰點點頭
[ 詳情我不是很清楚 ]
[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
[ 他親手將自己的徒弟  關入逆行陣之中 ]
[ 讓他在魔法世界中  被侵蝕而亡 ]

侖匣倒抽一口氣
[ 親自...... ]
[ 為什麼...... ]
[ 那老頭雖然討人厭  但我不覺得他會...... ]

厄爾泰
[ 我說了 我也不知詳情 ]
[ 十年前的泉叔  大家對他的印象 ]
[ 只有孤冷與肅殺 ]
[ 徒弟死後  他受到很重的打擊 ]
[ 返鄉沉寂了兩年 ]
[ 當他再次回到王城後   個性與做事風格  大幅的轉變 ]
[ 歷經八年的時光  成了現在的樣子 ]
[ 我不清楚他那兩年體悟了什麼   但我不覺得他會如此輕鬆地拿來開玩笑 ]
[ 至於泉叔殺死的弟子 有消息說  他是"界神" ]

侖匣
[ 界神...... ]

厄爾泰
[ 人們面對害怕的事物  會尊稱他們為神 ]
[ 人們對無法觸及之人  只能敬稱他們為界神 ]

[ 人類使用鍊成術  將魔法與肉體合成 ]
[ 讓自身和魔法合而為一 ]
[ 利用魔法的特性 ]
[ 使自己達到肉身不滅的境界 ]
[ 他們的存在 已超脫了人類的認知 ]
[ 無法用正常的方式擊敗他們 ]
[ 與他們競爭  人類只剩仰望的份 ]
[ 那份恐懼  會使人們也想加入他們 ]
[ 但要完美的鍊成  機率實在過低 ]
[ 失敗的代價 便是被魔法侵蝕與折磨 ]
[ 最終再不斷的掙扎與哀號中死亡 ]
[ 就算成功了  也不一定能達到不死的境界 ]
[ 頂多只能做到憑空召喚固定的魔法而已 ]
[ 簡單來說 就是把自己變成魔法石 ]
[ 但生物構造的複雜度 使達到理想的機會 微乎其微 ]

[ 因為帶給社會負面的影響過大 ]
[ 所以用人當作鍊成素材 是被所有人類文明禁止的 ]
[ 不過依舊會有大量的人涉險嘗試 ]
[ 因為成功換來的  是能藐視一切的力量 ]
[ 人類面對他們  只有俯首跪拜 ]
[ 並稱他們為界神  以求神的憐憫 ]

侖匣
[ 不過 不一定  所以有界神都是邪惡的阿 ]


厄爾泰
[ 歷史上有太多的案例 ]
[ 因各種原因 使界神墮落 ]
[ 而每一次都是換來巨大的傷害 ]
[ 人類經不起這樣的不定時炸彈在身邊 ]
[ 所以才會明文禁止 ]
[ 不過這禁令已經被人們淡忘了 ]
[ 因為人類找到能對付界神的辦法 ]

侖匣
[ 就是用逆行陣  把他們丟到另一個世界中 ]
[ 看不到就沒事了呢 ]

厄爾泰
[ 但確實也沒有其它好的辦法 ]
[ 反正他們自願變成人形魔法石 ]
[ 丟回魔法世界  也只是剛好而已 ]

厄爾泰望著縮在沙發的侖匣
[ 怎麼依舊不願相信  那死老頭會做出那麼殘忍的事嗎 ]

侖匣
[ 沒有  我只是困惑 ]
[ 他費了很大的勁  才打開一個手掌大的逆行陣 ]
[ 是要如何把人塞進去 ]

厄爾泰
[ 應該是  是鍍鴉和雅門插手幫助的吧 ]
[ 那群會破碎魔法的怪物  最好離他們遠一點 ]
[ 最好他們和央格爾斯打個兩敗俱傷 最終都消失在我眼裡 ]

侖匣
[ 我覺得央爺  也會學老師避他們遠遠的 ]

厄爾泰
[ 亨 ]

侖匣
[ 那一步任務呢 ]

厄爾泰
[ 暫時沒有 ]
[ 所以來陪我下棋吧 ]

侖匣聽到下棋
往沙發的深處鑽
[ 不要~~~ ]

厄爾泰
[ 既然不要 ]
[ 那也該讓妳學  我多年領悟的劍術心法了 ]

侖匣
[是截空心流嗎 ]
[ 之前你出差時 偷翻看完了 ]

厄爾泰一臉尷尬
[ 痾...... ]
[ 不是阿  妳怎麼亂翻我的東西 ]

侖匣
[ 當初說好的  跟隨你 ]
[ 會讓我變強 還會傳授我  初次見面的那招 ]
[ 不過我來到這  就只是不停的在善後 陣營中的瑣事 ]

厄爾泰
[ 哀......  我也不想這樣 ]
[ 帶你回王城的那天  領袖在亞爾迪戈被殺害了 ]
說著說著 厄爾泰繃緊了臉上的皺紋
憤怒的神情線露的出來
[ 被那該死的央格爾斯密謀殺害 ]

侖匣聽到此情緒也隨之落寞
低聲的說著
[ 果然是這樣阿...... ]

厄爾泰
[ 妳剛剛說什麼 ]
[ 果然 什麼? ]

侖匣
[ 自言自語而已  沒什麼 ]

厄爾泰
[ 那妳翻完那本心法後  也可以自己抽空練習阿 ]

侖匣
[ 恩...... ]
[ 該怎麼說呢...... ]
[ 雖然看得懂上面寫的字  但讀不懂傳達的意思 ]
[ 老師應該也知道我的語言很差吧 ]

厄爾泰
[ 我怎麼覺得  此狀況和某繼承家紋的人很像呢 ]
[ 要我教妳讀書嗎 ]


侖匣站起了身
做起了暖身與拉筋
[ 這不需要 ]
[ 我習慣用行動 讓身體直接去記憶 ]
[ 可以請老師用實戰 讓我體會嗎 ]

厄爾泰
[ 實戰 ?  妳忘了初次見面時的慘敗嗎 ]
[ 不過這種態度我喜歡 ]
[ 就過過幾招  讓你感受一樣我的劍術心法吧 ]


侖匣邪媚的一笑
甩動左手
一把短刃從衣袖滑入手中
她身子往前一躍
翻過桌子
連貫的動作在眨眼間
已朝厄爾泰揮出刀刃

厄爾泰轉換站姿
壓穩下盤
身形向後傾
躲過侖匣揮出的第一刀

侖匣藉著揮空後的慣性
右手從衣領抽出另一把細刃
戳刺而下

厄爾泰見狀
速迅穩住身姿
用手彈了配戴於腰帶上的劍
因手上凝聚著力量
經手指傳於劍中
灌於力量的劍 彈出劍鞘
劍首剛好抵住匕首的劍身

因下刺被阻斷的侖匣
身體的平衡被打破
她藉此用腳一蹬
躍起旋身
在空中穩住身形的平衡  並揮動左手的刀刃
繼續她的攻勢

厄爾泰接過彈出的劍
朝斜上揮擊
砍在侖匣刀上的劍格

連續三次攻擊失利
侖匣藉著兵刃互擊的勢
向後抽身
與厄爾泰對峙著

厄爾泰收回配劍
[ 除了被我避開的第一刃 ]
[ 後面兩刀有什麼感想 ]

侖匣稍微思考了一下
可能是在想辦法
將剛剛的戰鬥
與之前偷看 似懂非懂的心法內容作連結
[ 兩刀都是在沒做出完整的攻擊時  被擋下 ]
[ 且最後一刀的位置  很接近手 ]
[ 帶給手很重的壓迫 ]
[ 如果不是凝聚著力量  手腕可能已經受傷了 ]
[ 老師的心法就是不斷的截斷對方的攻擊  讓對手失衡 受傷 ]
[ 接著再給予最後一擊嗎 ]

厄爾泰拍著手
[ 妳說的只對了一半 ]
[ 妳說的是魔法還未發現前的東西 ]
[ 因為你武器並沒有嵌入魔法石 ]
[ 或是先繪製魔法陣 搭配武器一同進攻 ]
[ 所以只能得到那樣的結論 ]

侖匣
[ 所以我只要使用魔法石 ]
[ 老師剛剛那兩刀  會變成非常厲害嗎 ]


厄爾泰
[ 痾...... ]
[ 也不會 ]
[ 基本上  還是與你說的相同 ]
[ 但現今力量與魔法的理論 已經有一定的基礎 ]
[ 所以我的心法就是在舊有的基礎上  融入新的概念 ]

侖匣有些失望
[ 所以不是嶄新的密技阿 ]

厄爾泰
[ 概念  理論 技術  這些都是不斷經過學習 進化而來的 ]
[ 都是不斷地在舊有的事物中 融入新的想法達到更高的境界 ]
[ 想要有一套全新的技法  是不可能的 ]
[ 人腦是有極限的  那極限的寬窄 局限於他的見識 ]
[ 而那些見識 也是經由他的經歷 ]
[ 最終融入自己的腦中 ]
[ 我的心法或許不是什麼獨創  但那是種進化 ]
[ 它脫離的舊世代 符合於現在 ]
[ 怎麼看你滿臉的失望 ]


侖匣
[ 沒什麼  我只是對當初那刀很期待而已 ]
[ 看到全貌後有些失落罷了 ]

厄爾泰
[ 那招可是終結技阿 ]
[ 可沒寫在書上  現在失望還太早阿 ]
[ 不過需要先把完整的心法交會妳 ]
[ 有沒有開始興奮期待拉 ]

侖匣搖搖頭
[ 沒有 ]
[ 我只怕到時候會更失望 ]
[ 那招真的那麼厲害  央爺應該已經敗給老師了 ]

厄爾泰
[ 喝 ]
[ 那是因為王國還是有一定的規矩要遵守 ]
[ 不然早就將他壓在地上磨擦了 ]

侖匣笑著說
[ 那老師快教我吧 ]
[ 我們一起將央爺壓在地上磨擦 ]

厄爾泰
[ 別揶揄我了 ]
[ 央格爾斯也是握有王國家紋之人 ]
[ 且目前沒能查出那顆家紋有持有的魔法 ]
[ 有傳言是火焰屬性  但從來沒見他用過 ]


侖匣
[ 恩...... 有家紋卻不使用...... ]
[ 不過我聽說王國家紋的力量  不能用來殺死王國的人 ]

厄爾泰
[ 是阿  但妳真相信  當初格林是因為那條律法而被判死的嗎 ]
[ 消息全部來至隱部 ]
[ 來至那個  已被BOSS掌控的隱部 ]
[ 他們說的話  千萬望別相信 ]


侖匣
[ 所以討人厭的老人  擺平隱部也不能當真了? ]

厄爾泰
[ 痾...... 這...... ]
[ 這沒辦法  暫時也只能先相信了 ]

侖匣
[ 老師你的氣勢弱掉了 ]

厄爾泰
[ 扯遠了  別扯那些了  心法我還沒教完呢 ]

[ 現今的魔法 主要由兩種手段召喚 ]
[ 這兩種方式都需要借助力量才能觸發魔法 ]
[ 一是  力量凝聚在指尖  在空氣中劃出法陣 ]
[ 二是 直接將力量灌入魔法石中 ]

[ 所以經由此兩種方式召喚出的魔法 ]
[ 都會沾染上施法者的力量 ]
[ 當施法者 能有意識的操控自己的力量時 ]
[ 便能藉由操控自己的力量來操作魔法 ]

侖匣
[ 我雖然不怎麼用魔法 但這些我還是知道的 ]
[ 老師能加速解說 ]

厄爾泰
[ 好吧 ]
[ 截空心流的精隨在於  每一次截擊 都要將自己的力量 ]
[ 打入對方的魔法中 ]
[ 讓力量互相抵消 或瓦解對方的力量 ]
[ 藉此崩解對方的魔法 ]
[ 當自己的力量強於對方時  有機會奪下對方魔法粒子的操控權 ]
[ 但這些粒子被打散了  無法用來反攻對方]
[ 不過它們會飄散在空間中 只要能保持著沾染上的力量別消散 ]
[ 只要多幾輪的截擊  便能在周圍空間中殘留下大量的魔法粒子 ]
[ 接著...... ]
厄爾泰露出得意的笑容
從腰包抽出一把短刃
[ 接著就是妳所期待的終結技 ]
[ 妳不需要高超的魔法控制技術  只需將魔法聚集於這把武器上就行了 ]
[ 此時自己再灌入新的力量與魔法 ]
[ 這樣能比對方快的速度  展開毀滅性的一擊 ]
[ 目前被此刃劈過的對手  不死也半殘  ]

侖匣
[ 可以感覺的到終結技的破壞力 ]
[ 不過老師 是不是都找弱的劈呀 ]
[ 不然討厭的老頭 應該受傷退休去了 ]

厄爾泰
[ 痾...... ]
[ 雖說泉叔不算很強  但如果他拿出"迷船問津渡" 並掛上"魂牢" ]
[ 一招"大道恆星"  我不死也是半殘 ]

侖匣
[ 雖然不知道老師說的那些名詞是什麼 ]
[ 但感覺你們在互相傷害呢 ]

厄爾泰
[ 不  魂牢具有很強的精靈之力  且能展開魔法結界 ]
[ 太強的力量  是無法被截擊的 ]
[ 對付那種只能硬拼或是閃遠點了 ]

侖匣
[ ......  聽得有點矇 ]

厄爾泰
[ 那不是重點 ]
[ 知道心法的原理  也該繼續練習了 ]
[ 這應該是妳最期待的吧 ]

侖匣把玩著手上的匕首
[ 當然 ]

厄爾泰
[ 那就開始吧 ]
[ 我會不斷地向妳揮刀 妳要將我所有的攻擊都擋下 ]
[ 並且試著將我注入的魔法截下 ]

侖匣
[ 呵呵  全部都要擋下來嗎  有點硬呢 ]


厄爾泰
[ 我觀察過妳的動作 ]
[ 對方的攻擊  九成妳都是選擇迴避 ]
[ 或是脫出戰圈 ]
[ 妳發揮妳速度的優勢  減低自己受到的傷害 ]
[ 不過正面纏鬥 顯然是妳的一大弱點 ]

這些話語激起了侖匣
一些過往的回憶
模糊的畫面浮現於侖匣腦中

她曾經揮動匕首
擋下對手 正面的劈砍
強勁的衝擊  壓迫著她
突然間一股莫名的感覺  灌透了手腕
使其的手瞬間失去知覺
接著伴隨而來的是整隻手臂的強力痛感
這使的她 瀕臨絕境
好再此時同伴過來支援
她才活了下來
從那之後
避開與對方正面拼搏
變成她優先的選項
所以加快自己的速度
以主動攻擊代替防守
暗殺目標  
武器上塗抹毒藥
變成她的常用的手段

侖匣
[ ...... ]
[ 老師說的沒錯呢 ]
[ 我確實一直在逃避 正面防禦隊方的攻擊 ]
[ 因為手如果受傷的話  可能會把命也搭進去了 ]
[ 但...... 現在是練習 ]
[ 老師就做好覺悟吧 ]
話語剛落下
侖匣便再次發動攻勢

厄爾泰也朝著侖匣揮刀
[ 氣勢不錯  但我只准妳練習截擊 ]
[ 不是朝我亂砍 ]
[ 我才是攻擊方阿 ]

-
-
-

一個上午過去了

厄爾泰氣喘吁吁地靠在辦公桌前
[ 侖匣  先休息一下吧 ]
[ 人老了 沒辦法陪妳這樣練 ]

侖匣
[ 老師這樣不行啦  我還沒玩夠 ]

厄爾泰
[ 妳先自己練習吧 ]
[ 妳力量的控制  還不成熟 ]
[ 截住我的揮刀是辦到了 ]
[ 但我附於武器上的魔法  一次也沒有被化消掉 ]

侖匣
[ 恩...... ]
[ ...... ]
[ 好吧 那先中場休息 ]
[中午了 我也想去排隊買兒童餐了 ]


厄爾泰
[ 哀...... ]


侖匣
[ 不過 我對終結技還是有些問題 ]

厄爾泰擦拭著汗水
[ 怎樣的疑問呢 ]

侖匣
[ 周圍都飄散著  沾有力量的魔法粒子 ]
[ 對方難道不會警惕嗎 ]

厄爾泰
[ 所以我才準備另一把短刃  用於施展終結技 ]
[ 這把短刃 嵌有特殊的火焰魔法石 ]
[ 只要注入力量  火焰會瞬間爆炸開來 ]
[ 搭配凝聚周圍的魔法粒子 ]
[ 將這些全部甩在對方身上  基本上便能宣告對方死期  ]
[ 因為能瞬間完成出招 使對方根本無法反應 ]
[ 所以才叫終結技阿 ]

侖匣
[ 老師 說著 說著  氣勢又驕傲起來了 ]


厄爾泰
[ 廢話  聚氣 接著一技大絕終結對手  可是很浪漫的阿 ]

侖匣
[ 不懂...... ]
[ 但我知道那確實很厲害 ]
畢竟初次見到老師的時候
就狠狠地吃了一技橫砍
強勁的刀壓
直接將貨車削成粉碎
我的同伴也......

為什麼
總是只剩下我活著呢......

每一次 每一次都只剩下我......

他們都是被我害死的吧
因為在我身旁的人通通都會遭受不幸......

我在想什麼呢
只是巧合拉  巧合拉

我什麼也沒做
只是那時感覺有熱浪襲來
先跳車而已

巧合  一切都是巧合
別多想了

厄爾泰
[ 怎麼  思考到當機了嗎 ]
[ 你真還想練習  下午我請人陪你練吧 ]

厄爾泰的話將侖匣拉回現實

侖匣
[ 陪練阿  但這樣對方也會知道老師的心法了阿 ]

厄爾泰
[ 放心吧  剛剛我們練習時 他在門外都聽光了 ]
[ 約克 進來吧 ]

一位男子 從門旁走出
朝厄爾泰行禮後 便走入辦公室

他是厄爾泰的跑腿大隊長
恩......
好像有其他正式的職稱
.....
阿 對了 是工具人
約克 史普魯恩斯
是專屬於厄爾泰的工具人
平時守在門外
當他行業務時
守門的位置通常會由我代替
雖然我都是把沙發
拉到辦公室門外 窩近其中

約克
[ 先生  有什麼事情交代 ]

厄爾泰
[ 剛剛我和侖匣的對話 你應該都聽到了 ]
[ 你該不會 還不清楚  需要做什麼吧 ]

約克
[ 我就只是位秘書而已  協助侖匣小姐的訓練 ]
[ 可能擔當不起 ]

侖匣
喔 對 想起來了
他的職稱是秘書
如果以後他會繼續陪我訓練
那我該認真去記下來了

厄爾泰
[我知道你的實力到哪]
[ 不用謙虛  拿出你紳士的風範吧 ]

約克深吸一口氣
[ 都說到這份上了  再推託就難看了 ]
[ 那下午二點  在此處協助妳練習  可以嗎  侖匣小姐 ]

侖匣點點頭
[ 那就兩點悠  先去買午餐了 ]
[ 希望排隊別太長 ]

約克目送著侖匣離開辦公室後
轉頭與厄爾泰對話
[ 她看起來很興奮呢 我會不會被她捅成蜂窩阿 ]

厄爾泰
[ 她力量使用的技巧還很弱  完全都是靠著輕盈的身軀與反應在蠻幹 ]
[ 會請你協助  是希望有更多的人 能綽綽她的傲氣 ]
[ 讓她更認真直視自己的問題 ]

約克
[ 那我呢 ]

厄爾泰
[ 你沒問題的  對自己多些自信吧 ]
[ 我可是十分看重你的 ]
[ 所以才會安排你為秘書  讓你知曉重要的訊息 ]
[ 且我的心法你也知道了  你還要我提供什麼呢? ]


約克默默地闔上雙眼
[ 明白了 ]

厄爾泰
[ 你先去休息吧  等等勞煩你了 ]

約克朝厄爾泰再次行了鞠躬禮後
倒退走出門外

厄爾泰
[ 哀  我的老骨頭真的受不了這樣折騰 ]
[ 但這也提醒我  復仇一定要加快了 ]
[ 機會可是在不斷的流逝...... ]

-
-
-

之前有說畫圖和故事
會交錯進行
所以要等下一張人物作品完成後才會寫故事

至於伽爾的圖
大概還要二到三段後才能放出來吧
雖然我已經拿去當LINE的頭貼了 XD

故事上
其實很多東西我都有埋入自己的體會與見解
像是厄爾泰再說他的心法是進步那段
我其實就是在針對的那些
看著有某項東西相似就到處說抄襲
我真的很想問他們
你所謂的抄襲定義是什麼
小朋友互抄作業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
你的定義搬到其他事情上面
有哪些不是抄襲的
既然大家對抄襲的定義不一致
那就交給法律裁判吧
多去看看法律對抄襲的判決吧
免得像厄爾泰的臭棋一樣
最後泉叔因為生氣也懶得理會
直接自備棋子收尾
反正規則大家自訂的
要亂大家一起亂

另外厄爾泰手指凝聚力量
彈了配劍後
兵刃從劍鞘中彈出
這段如果有在看布袋戲的應該不陌生
之前回覆留言
我有時會說可以把故事  
當作布袋戲再看的原因就在這  
不過我很久沒看了
我的印象只停留在羅喉那邊而已
後續雖然還是有加減看
但羅喉對我的印象實在太深了

至於故事設定上
我知道力量系統   我還沒說完
但就跟之前故事說得
系統怎樣不用知道也沒差
會使用就好
經過這次故事描寫
應該有略懂力量是如何操作的
不過之後打鬥部分我會寫得越來越簡
大家習慣能理解
他們招式運作後
有些細節的部份我就不用寫了
像是用手彈劍  
就由刀鞘中彈出
抵住對方攻擊
這邊我就不用多寫
手指凝聚力量和力量傳入劍中
所以彈出之類的

故事下一段會回到泉叔那
接著神隱一段時間的赫斯會再出場
帶完力量系統的剩下的部分

接著會聊到伽爾
這時就能放圖了~~~

再接著就有人要倒大楣了  (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63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人體練成很可怕,但是產生的力量足以讓人鋌而走險( ´・ω・`)
比起指尖,感覺使用準備好的魔法更加方便石會

05-22 14:44

心之行方
是阿
後期大家都是用魔法石
只是品質高的價格很貴且稀少
需要強大的魔法還是自己畫魔法陣比較便宜05-22 14:49
路邊的野貓
山間的瀑布形成的溪流等景色超壯觀的><
(給小黑貓瀑布罐罐

05-23 00:32

心之行方
這口味一定很瀑布 O~O05-23 17:45
夜行貓
有沒有水的風景落差也很大啊

05-23 07:30

心之行方
小黑貓路過前差別 (X)05-23 17:45
瞇眼喵太郎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絕美呀!
再來點配樂:
https://youtu.be/wF-BI_0H20U

05-23 10:20

心之行方
謝謝 O~O/05-23 17:44
千宴一夢
滿滿意外
意外的小黑貓不討厭洗澡@@
泉叔這過去也超意外,原本以
為是戰友生死經歷,居然還有
虐殺徒弟的過去。
厄爾泰也是,以為是戰力中等
的陰謀家,突然秀這一下變的
好深不可測。
侖匣撲沙發意外萌XD

05-23 12:21

心之行方
有貓罐罐小黑貓當然不討厭洗澡 OAO/

泉叔的狀況比較像是
送他徒弟最後一程
這段故事會續會慢慢填完

厄爾泰的戰力是不弱
但目前出場的人物
他能贏的確實不多
至於是不是陰謀家
可以等他和央央正式對決
就知道了
05-23 17: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ordin00ord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 貓貓散... 後一篇:貓貓散步歷險記-貓闊天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