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明日方舟—隨風飄蕩的燭影(15)

作者:修斯│2022-05-21 09:40:11│巴幣:15│人氣:125
隨風飄蕩的燭影(15)

前面章節請點開我的頭貼

—————————————
架設在天台上的大型弓弩將附帶鋼索的強化橡膠彈俐落的固定在目標所居住的房間邊牆上。

透過滑索我以極快速度的滑了過去,在高速氣流下,我臉頰上的肌肉被吹的凹陷了下去,但我的工作還沒完。要是一根筋的直接去踢十公分的強化玻璃,那我不還直接變成一攤血紅色的肉泥。

早以上膛的圓盤切割器率先發射落在預演時預劃的位置上。

切割器啟動將強化玻璃切割了一個人可通過的完美圓環,上頭的機關啟動透過重量將切割開的玻璃向外翻開同時被吸盤吸住,避免掉落引起注意。

滑索脫手躍入圓環,進入目標房間,一氣呵成!


「⋯⋯還真是誇張的登場方式呢。」

「什麼,有誰進來了嗎?」

我望向了聲音來源,發現了博士。

博士此刻正坐在生活區的沙發上而身旁有一位粉色長髮的女性伸出一隻手遮住了博士的面罩。

「博士,還請不要睜眼。」

「如果您看見了無胄盟殺手的模樣,那恐怕您別想安然離開卡西米爾了喔?」

「好吧好吧,剛剛就說都聽妳的了。」
博士還真的雙手遮住了面罩。

看著對方手上的武器,我有些意外。

「軍刺⋯⋯少見的武器。妳,不是普通的征戰騎士吧?」

「四階騎士·礫,還請多指教。可從來沒有只允許無胄盟當刺殺者的道理啊。」

刺耳的金屬對撞身響起,軍刺與匕首撞出了火光。

我一臉凝重跟她對峙,兩把匕首與對方的軍刺相抵著。

「可以讓開嗎?我不是要找征戰騎士的。」

礫卻搖了搖頭。

「那可不行,哪怕付出性命,我也不能讓妳威脅到博士的安危。」

我眯了眯眼睛冷笑。

「只是一家境外企業罷了,值得妳一個騎士付出性命?」

我突然看到了礫的手臂,那上面有一個黑色類似紋身般的標誌。

奴隸的條碼印記。

「妳胳膊上的條碼,呵⋯⋯被買來的奴隸,有必要這麼忠心地保護一個外人嗎?」

我有些不悅地問道:

「很遺憾,我現在是發自真心地想要保護博士。」

礫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那就先拿下妳!」

我一個前踏雙手下壓,然後一扭腰,雙腿猝不及防地給出了漂亮的連環題直攻對方的下盤,然而對方起跳了。

反射著太陽的冷光,優美得身姿,在高高的半空投下了詭異、肅殺而又致命的美麗剪影。

半空的影子開始向著地面降落,然後,落地的同時她消失了。

不。不是消失。她在帶著勁風落地的同時
她已經急速跑動,沿著牆壁的繞到了我的側面。

牆邊的裝飾藝術一個接著在戰鬥中引發的震動下掉落、粉碎。

身旁的碎玻璃碎片散落一地,將房間裡的陽光散成無數細碎的微光。

勁風停止,高揚的衣擺也漸漸垂了下來,

鋒利尖刺對準了自己的腹部,軍刺的前端幾乎已經輕點在我的肌膚上。

但她即時停下了,因為她也注意到只要再往前一點點,我的匕首會優先一步刺穿她的脖頸。

「監正會安排了妳這樣一個跟班跟著羅德島,是從一開始就打算借羅德島的手調查零號地塊嗎?」

「請別把我們的關係說得像是在利用一樣。」

礫的眼底突然閃過一絲憤怒,軍刺還挑釁的向前推進了一點,但我的匕首尖端也已經劃破了她的皮膚。

「嚴格解析確實是各取所需,但我更希望妳能夠稱為「雙贏」。總之,我們都樂在其中。好久不見,欣特萊雅。」

博士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認了,還放下了雙手。

我將目光轉向這個坐在沙發上的博士喊道:

「沒錯,確實是各取所需。博士⋯⋯就如你所見,我是有意接近你的。至今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從你這獲取情報!」

「而現在你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了!你身邊應該還有一個卡特斯小女孩才對。不過我不喜歡對孩子下手,解決你就可以了吧?」

聽到這句話,博士卻搖了搖頭:

「很遺憾,阿米婭才是羅德島名目上的領導人,如果從完成任務的角度來說,單解決我是沒有用的。還有,小看阿米婭的話,是會付出代價的。」

礫看到博士似乎還打算做點什麼的樣子,頓時有些著急的喊道:

「博士,您先走,這裡有我攔著,帶著阿米婭小姐離開這裡,去找監正會的——」

「我可不是一個人來的。」

我把匕首的尖端往上移了幾分,堵住了礫的話。

「無胄盟已經秘密包圍了這裡,現在你們插翅難飛!」

礫頓時瞪大了眼睛,但立刻繼續開口道:

「沒關係的,博士,只要有我在,我—」

「怎麼一個個都這麼血氣方剛的,這對妳們女孩的肌膚可不好。」

博士像是感到麻煩似的,嘆了口氣,接著,他站起身,按了按護脖上的扭。

鋼盔發出洩壓的聲音,接著開始收攏,鋼盔不可思議的縮小並收攏至護脖之中,一副清爽的生面孔就此浮現。

「⋯⋯⋯」

他走到我們身邊,用手擋住了我的匕首。

「博士?啊,謝謝。」

礫驚訝地喊道,然後接過了博士遞給她的毛巾止血

我皺了皺眉,搞不懂博士此刻的用意。

「反過來擋在護衛的身前,是什麼意思,你要以自己的性命來保護其他人嗎?真是令人感動,但我也是有任務在身的。」

博士手並沒有移開,也沒有慌亂甚至漫不經心地問道:

「是嗎,那請問是誰發佈的任務,常務董事會嗎?」

我沒有開口做任何回應,但我內心卻震驚無比。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董事會並沒有給妳下達直接命令。」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把匕首往裡面稍微推了一下,刺破了博士的手套,血一點點流淌在地板。

但博士不慌不忙,甚至開始說出了一些名字。

「梅什科工業?太陽草制藥集團?還是雲端藥業?」

博士每說出一個公司的名字,我的匕首就越加用力一分。他⋯⋯是怎麼知道的?

「當然,羅德島威脅到了他們。」

「但是一家境外企業,得知真相又如何?我相信,他們有能力抹消羅德島的聲音,所以並不會將我們放在心上。」

「他們真正害怕的,是在同一張桌子上,盯著他們的餓獸。他們害怕的,是自己人。」

「所以呢?」

我只能盡可能用冷漠的語氣說道。

「妳要殺我,易如反掌。妳急著動手嗎?妳的工作時間是彈性制的嗎?有考慮換工作嗎?羅德島其實很不錯的。」

博士收回了手,拉住礫,讓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倒了三杯茶。

「坐下來喘口氣吧。」

「你真的明白你在做什麼嗎!?」

我看著博士這毫不畏懼的動作,有些生氣,直接把博士遞過來的茶水打飛,匕首直指博士眉梢。

「就算有這個征戰騎士攔著,我也能——」

「不,妳不能。」

博士收回了手將自己茶杯上冒出的熱氣吹散,打斷了我的話。

「昨天,發言人親眼見證了羅德島與合作方簽訂合同。當然,關於這件事,馬克維茨可幫了不少忙。」

「妳想知道羅德島現在在卡西米爾法律上的名義嗎?」

「現在的羅德島制藥是商業聯合會臨時加盟組織。對我們出手,即是對聯合會出手。我相信總有人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我放下了匕首,看著博士,些許寒意從腳尖直達頭頂。

「你們中的某些人當然有繞過法律的本事。但是你們繞不過文明的表象之下,那些貪婪的自相殘殺。」

「其實沒人在乎羅德島制藥,他們只是在乎有沒有這樣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能滿足他們心中的貪婪。」

我腰間的通訊器突然響起。就像是演奏家在最適當的時候拉高的音符。

這個鈴聲,是絕對服從通訊。

就算當下不接也會在經過二十秒後強制開啟通訊傳達通訊。

「通訊?」

礫驚訝地喃喃道。

「呼⋯⋯請吧,欣特萊雅。或者該稱呼妳工作時的階級,白金大位呢?」

博士有禮貌地朝我點了點頭,抿了一口杯中的香茶,贊嘆不已。

「聽聽文明的聲音吧,欣特萊雅。」

「然後,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們還是可以一邊喝茶,一邊聊聊有趣的事情。就想之前一樣⋯⋯」

我沈默地按下通訊,甚至直接開啟了擴音。

電話那頭的聲音讓她無比熟悉:
「欣特萊雅嗎?」

我的呼吸忍不住一滯。

「用不著吃驚,白金大位。」

「我該慶幸,妳還沒有對羅德島的領導人下殺手。」

「收隊吧,命令傳達有誤。那些急於求成的蠢貨,竟敢繞過董事會對無胄盟下命令。」

「也讓零號地塊停止對無用感染者的處理。羅德島讓我們明白,這些人還有價值,他們還能創造很多的價值。就這樣。」

我有些僵硬地把通訊放回原位,這一切都發生的太過離奇。但對博士而言仿佛理所當然。

「你都算計好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忍不住喊了出來。

博士卻是有些謙虛地笑了一下:

「拉攏一些人,對付另一些人。」

「這並不是什麼難事。只是大部分人,甚至主動找到自己的老闆提出想法都很困難。」

聽到這話,我忍不住咬了咬牙。

但博士似乎並未意有所指,只是接著說道:

「真正的難點在於,判斷應該拉攏哪些人,應該對付哪些人。在這件事上,所幸我還有一位能說得通的友人。而此刻我現在也還是想跟妳重修於好,下次還能約會嗎?我號碼還沒改,以前妳留給我的號碼還能用嗎?」

我把匕首放回大腿上的掛著的鞘中,伴隨著入鞘的鋒利聲,惡狠狠地問道:

「我該就這麼放過你嗎?你已經得知了無胄盟的存在。」

礫現在倒是放鬆了下來,主動又倒了一杯茶推了過來,笑道:

「別這麼糾纏不清,很難看喔?白金大位。」

我看了看熱氣騰騰的茶,強硬地扭過頭去,表現出了明顯的拒絕之意。  

就在室內氣氛逐漸僵硬的時候,一陣輕快的小跑打破了寧靜。

「博士!關於今天的物資輸送——」

目標之一卡特斯小女孩一把推開大門,猛然間看到了我,灰褐色的耳朵因為自己魯莽的行動而彈了一下:

「唔?博士有新的客人?抱、抱歉⋯⋯」

說著,阿米婭就準備關上大門,但我不知怎麼想的,卻突然伸手叫住了她:

「沒關係,請進吧。」

看到我那異常難看的臉,礫居然忍不住「噗嗤」地笑了一聲,對著博士抹了抹眼角:

「竟然讓無胄盟和征戰騎士坐在一起喝茶,博士,你還真是讓人意想不到。」

聽到這話,阿米婭的腳步不禁頓了頓,隨後咳嗽一聲,把幾份文件放到了博士面前:

「那,博士,請過來一下,這份文件你也要簽字確認。另外今天騎士競技的醫療戒備工作還請博士多幫忙了,今天我實在走不開⋯⋯」

「沒事,沒事。現場工作交給我,我會替妳跟瑪嘉烈打聲招呼的。」

我凝視著那個小女孩,腦海中琢磨著。

那就是羅德島的領導人,如果是現在動手的話⋯⋯

我猛然起身,拔出匕首,用一條手臂作為代價擋住徵戰騎士的軍刺,一刀將這個幼小的卡特斯捅穿,然後反手將武器被控制的徵戰騎士抹喉、穿心,最後輕鬆解決博士⋯⋯只是想象而已。

連近在咫尺的礫都沒有察覺到任何殺氣,依舊在用崇敬的目光看著博士。

房間裡什麼都沒有發生,連一滴鮮血都沒有。

因為,這畢竟只是自己的想象而已。

可就算如此,我還是猶豫了,隨後,也突然感到一陣慶幸。

慶幸自己沒有一根筋地把任務進行到底。

因為她在轉瞬之間從那只嬌小的卡特斯身上預感到了一種可能性。

動手的話,自己真的能安然無恙地拔出箭矢嗎?

還是在那之前,自己就會被——我感到有些許的恐懼爬上了自己的後背。

上次的最高出價,能擋下玄鐵一箭的薩卡茲,加上這個高深莫測的卡特斯,以及⋯⋯博士。

羅德島⋯⋯到底還有多少怪物?

阿米婭收起文件,突然看到了抿著嘴唇,微微發抖的我,不禁有些擔憂地問道:

「姐姐?妳怎麼了嗎?」

我從恐慌中回過神來,連忙朝她點頭,趁著這個機會迅速起身。

「不,失禮了。」

「剛才不小心打碎的玻璃與其他東西,我事後讓人補上,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灰褐色的卡特斯少女動了動耳朵,這才發現周遭真的是一片狼籍,只有沙發區的部分猶如淨土。

她一臉狐疑地轉向坐在沙發上,和諧得彷彿一家人般的兩位。

「博士,礫小姐,剛才這裡發生了什麼?」

礫只是搖了搖頭露出了微笑:

「只是一起喝了杯茶而已。」

博士也點點頭附和著:

「只是喝了杯茶而已。」

博士和礫對視一眼,隨後,又默契地笑了起來。

卡特斯小女孩看著這兩個莫名其妙的人,稍微鼓了鼓腮幫子,但很快,她也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那就當是這樣吧。只要大家沒事就好了。」

這份和樂融融,重重擊打著自己的內心

「博士⋯⋯」

在走之前,我惡狠狠地又看了一眼博士,仿佛要將他現在脫下鋼盔的模樣刻進腦海深處。

「我記住你了!」

「我的榮幸,欣特萊雅。」

隨後,我從剛才自己割開的玻璃洞口上,一躍而出,按下控制器斷開了鋼索抓著末端向下盪去。

逃離⋯⋯撤離了現場。

奇恥大辱,真的是奇恥大辱!

———————————————
(後記線)
好的,閱讀至此的各位辛苦了。

危機合約第二天,遺跡地塊開啟,我立刻放棄15件的合約,還是老實打8件就好了。

我就是見好就收!

依舊努力為未來的新幹員,貢獻自己的肝。

遊戲實況至此說說本篇。

開頭我得跟大家道個歉,因為自身文筆不夠俐落,導致本應該一篇結束的段落硬是分開了兩段。

希望不要就此影響到大家的觀賞體驗才好。

接下來,我會繼續努力,為了能讓車車劇情變得既正常又合理(恩??

感謝各位的觀看請各位踴躍留言告訴我您最真摯的感想,我是修斯,我們下次再見。

———————————————
(圖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53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05-23 16: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e101501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明日方舟—隨風飄蕩的燭影... 後一篇:明日方舟—旭日東昇的起點...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