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第三部》第四章:看不見的真實與謊言

作者:夜梓的臨殃│2022-05-20 19:20:02│巴幣:358│人氣:242
  往前早些時間,且在亞倪爾家客房裡,有一位剛睡醒的白髮女子躺在床上,因頭部隱隱作痛,皺起了眉頭,口中發出深吟,代表這痛苦使她極為不適,將頭緊緊埋入溫暖柔軟的枕頭之中,讓自己能夠好受一些。

  在假死的這三年之中,她又換了一個身分活在這世界裡,使用了「玥」這個假身分蒙混過去,使世人都還活在她死亡的悲傷中,只有少數特定人士,是知道「莎緋兒.夏芙月思」還活著,努力的活著。
  
  「使用這個身分三年了……到頭來我都做了什麼,似乎也沒幫上他什麼忙……我還欺騙了『他』,還是『他』已經發現了……」

  雖為了暫時能完美隱藏自己的假死,在父母同意與亞倪爾的幫助下,她暫時住進了亞倪爾的家。

  雖說是暫時的,但其實也莫名住了三年之久,又因為自己的身體狀況並未解決,還要多次往返醫院,常需在亞倪爾家跟醫院(自家的私醫)之間來回跑。她已經累了,不想再麻煩更多人了,她又將頭埋進更深,自己真心想要的只是美好與健康的生活著。

  她像是想起了什麼,哭意再次湧上心頭,眼淚濕透了枕頭,留下一個池塘在上面。

  對了,她記起了,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呢……
       
       也是「里諾.柏格勒斯」的忌日,而他正是莎緋兒在十幾年前因空難意外失蹤的哥哥。

  『小莎緋兒要乖乖的在家裡等我回家呦,等我回來再陪妳玩好嗎~』

  『好~哥哥一定要快點搭飛機回家喔~今天是哥哥的生日,哥哥早點回來一起過,莎幫哥哥買準備好驚喜了~就等哥哥回來~』

  『一定會的~我等等就要搭飛機回去了,在等哥哥一下,打勾勾跟小莎約定好了~』

  『打勾勾~』

  回想著當時美好記憶,莎緋兒簡直不敢相信里諾已經死亡了,就算這那是父母親口告訴她的:『對不起莎……哥哥他再也回不來了……他的班次墜入到海裡…他已經回不來了……』

  他們忐忑說的,像是在隱埋什麼事情,且新聞是混亂又吵雜的報導,她始終堅信著哥哥只是迷路或是暫時消失了,就跟她一樣,或者跟愛麗絲一樣在抓兔子不小心掉入坑洞,暫且回不來,她看向船頭上擺著白色藍眼的兔子,那是某年她生日,哥哥送她的禮物。

      低語說道:「哥哥,兔子你已經給我了,可以回來了嗎……」寂寞與扎心的痛苦佔據內心。

  坐起身來,走下床,她很清楚此時亞倪爾與她的家人,都在外處理事情,暫時回不來,所以她悄悄的,移動身子離開了房間,再三確定真的都沒人時,她偷偷前行到亞倪爾的房門前,想要去尋找今日消失的謎團。

  「亞倪爾,對不起了。」嘴型無聲的與對方道歉,默默地打開並未鎖上的門,在進入到房間內後,就沒有在乎她會不會被發現的問題,四處翻找,東找西找,看看能否發現什麼。

        而在那之前,亞倪爾為了保護莎緋兒,怕她知曉一些事故原由,而再次受到傷害,走火入魔,在她住進他家的前幾天,就把所有關於一切的線索都焚燒,不讓她碰觸到。

  但莎緋兒知道他不會消毀的太徹底,一定保留一些在房子裡,不讓她接觸到而已。

  這習慣她已經看九年多了,他還是沒變,就像記事本裡藏的那些話,就算用白色的筆塗上,但還是看得出痕跡,只是讓這一切更加引人注目,更好奇話中的背後人是誰。

  她站在床頭櫃擺放的本子,拿起來看了看上面註釋,邪魅一笑,眼神黯淡,他終究還是不告訴自己,是不是自己誤解了什麼,就算她已經愛上其他人了……

  她拉開了床頭櫃,在翻找床底,最後在走到書桌坐了下來,開始尋找能否挖掘到什麼,結論除了桌面正下方的被鎖起來外,沒有任何線索可循,可撇除直接破壞也沒其他辦法,就先暫時擱置著。

  她緩緩地起了身,走向其他書房,毫不猶豫的打開,沒在給它客氣的,大搖大擺的走進去。

  看看擺在右邊的整牆書櫃,她將書櫃裡的書一本一本翻開、尋找,檢查裡面有沒有藏著什麼,果真在一本不起眼的牛皮書裡找到了!

  裡面住著一個鐵盒,盒子上印著兔子,也是鎖著的,從任何角度都找不到鎖頭,只能等等慢慢摸索。而她順著這個運氣,在其他地方翻找著,將半層家找個遍,也就只找到剛才的盒子和放在餐桌上可能忘記帶走的平板。

  或許原有人也沒有想那麼多,就只隱瞞這些而已,莎緋兒在內心不停向管家道歉,拿著這兩樣東西就又回到了房間。

  她看著盒子上的兔子發呆,手則不停的撫摸著,像是想要找尋什麼密碼似的,但最後她還是放棄,而是拿起平板,輸入她所知道的密碼,每一次借用平板,輸入這密碼她還是會心痛一次。

  他沒有打算換的意思嗎……。莎緋兒是這麼想的。

  她隨意拿起滑了滑,可上面資訊刪了太乾淨了,從任何層面都無法破除,就連垃圾桶,也沒能復原什麼資料,唯獨顯目的只有瑪麗死亡的新聞,大大的被標示在上面。

  內心的不甘心隨之而來,她立刻取消了關注,並用其他國家新聞掩蓋住,防範他再看著這則新聞發呆,在花那麼多的心思在上面。

  她關上了平板,擺到桌上,看了看剩下的鐵盒和鎖上的抽屜,她先是嘗試了盒子看看有沒有其他辦法破解。

  在把玩的順手中,她碰觸到了一個特殊回饋的地方,就隱藏在枙子花中,埋的很深,如不注意,是無法察覺那地方陰影有與其他花不同。

  她慢慢的將食指在往裡面伸入一些,奇蹟出現了,那盒子自動打開了,而盒子的密碼竟然是她的生物辨識!這讓她有點嚇到,亞倪兒那傢伙到底何時取得到她的指紋?在不安中,她還是把半開的盒蓋全打來,瞧瞧裡面放了什麼……

  莎緋兒本猜想是一些帶有字的紙張,或者一些磁碟這類的東西存放在裡面,可超乎她預期的,裡面沒有存放線索,而是放著她用過的東西,包括之前閻墨送她的書籤——還有她在變回身份前,達芙妮使用的通訊器。

  基本上應該是不能用了,可她還是默默拿起來那耳飾型的通訊器,輕輕地點開,看著畫面雖稍有點閃爍,但很快又恢復如初,立刻就跳出聯絡欄。

  看著上面的名子,嘆氣道:「原來我還沒刪掉...」她就將它放回盒子中,沒有再拿起過。

  她又回去看了看裡面是否有其他東西,而從反光看來幾張類似照片的物品藏在底下,她笑著心想:『都這個年代了,還有人印照片。』

  伸了手從中摸了出來,正當她想取笑到底誰那麼幼稚時,可她看到後,手卻是顫抖的,眼睛痠痛讓她不眨眼。

  那的確是照片,雖然因時間的關係,有些許模糊,但可看的出來,裡面的人物是一男一女,而男生略約十幾歲,女生則看似八、九歲的樣子,兩人都笑的非常開心,站在一片白色花叢前,他們都手上都拿著冰淇淋,且那小女孩眼睛可依稀看到透著藍光。

  「那時還剪著短髮呢……」

  沒錯,照片中的女孩就是莎緋兒自己,則男孩是她的哥哥,自從他出事後,自己就沒再剪過短髮,就因為他隨口那一句:「莎,妳留長好不好,柔柔軟軟的很好摸,剪掉多可惜呀~」

  『哥哥,我留長了,你能不能回來再摸摸我的頭呢……』她將照片隨意丟進回收桶,這已經不重要了。

  該看的她也看了,唯獨那張桌子她還沒動,她並不想報廢了整張桌子,所以看向了自己的手,輕輕比劃了幾下後,使用能力朝鐵盒試試看,將它舉起,然後摔在地上,沒有任何心痛的意思。

  確認自己有足夠能力後,就再次發動能力,往桌底下的鎖頭,用基本解鎖公式解開了抽屜,裡面只擺放著一個螢幕版,看似跟其他沒什差別,它的特殊處也只有亞倪爾知道吧?但現在她要成為第二人。

  它沒有跟平板一樣上鎖,莎緋兒很順的就打開了,板子畫面也只有一個畫面跟一個文件夾,且沒有任何命名,但點開卻是附加密碼文件。

  可這卻沒又勸退她,她閉上雙眼,思索一下,又睜開眼,輸入「RYNO520」,一個閃爍的畫面從她眼前閃過,打開了,內容沒有讓她去點選,而是跳出一個又跳一個,不給予她選擇的機會。

  這些訊息直接超乎她能接受的範圍。

  莎緋兒雙手握緊板子,深深要把它折斷似的,看得如水滾出的真相,想起之前被說過的話語,不停地在她耳邊迴盪,包括之前那些數不清的噩夢,恐懼蔓延到身上,爬上了大腦,佔領了理性,她崩潰了,不斷如機器一般跳針的說道:「不是的、不是的,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這不是我想知道的!!」

  她跌坐在地上縮成一團抱著頭一直發抖,眼神也會變得恐懼,這時候跟她說話她會什麼都聽不下去,也聽不見。整個人變得超級害怕、焦慮又自閉,呼吸變得急促,淚腺也沒受控制的一直流。

  她開始用手去抓自己的臉,事情的最後,她尖叫叫著:「哥哥不回來了。」、「為什麼要丟下我,大家都討厭我嗎!!」等語詞不廷重複。【1】

  接著慢慢地拖著身軀,趴倒在床墊邊,這些症狀直到她到全身無力,昏睡過去……

  ❖

  絲絲竊語從我耳邊響起,煩躁吵鬧聲傳進耳膜中,頭又陣痛了起來,讓我無法沉靜在睡夢中。當我受不了,睜開眼睛,是刺眼的陽光打在我臉上,我本能的舉起右手,看著稚嫩的小手映入眼前,使我有點迷茫了。

  莎緋兒睜開眼時,首先闖進眼簾的是她的小手。

  「緋緋,妳怎麼睡在地板上?小心等一下掉到湖裡呦,快點起來~我們一起來玩吧!」莎緋兒朝著聲源回頭,是幼時的亞倪爾趴在地板戳戳她的臉頰,被戳到的壓力感覺,讓她清醒了起來。

  她從地上迅速爬起,看了看身邊的環境,讓自己趕快進入狀況。

  無意中看見湖面倒影的自己也是幼時的她,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只能默默的從地面坐起,朦朧記憶中分不清現在是現實還是剛剛才是現實。

  她抬起手拉了拉(幼)亞倪爾的臉——是有真實觸感的,而且還聽到對方因疼痛發出聲響,就放下手看著他。

  「緋緋我做錯什麼嗎?!為什麼要拉人家的臉啦~」

  「因為你剛剛戳我臉,還詛咒我掉進水裡,要玩什麼?」在她半信半疑之際,先是毫無頭緒的回問著(幼)亞倪爾。

  「吃蛋糕!」(初白)

  「雪雪白……這不是遊戲吧?!」(亞倪爾)

  「可是我肚子餓了嘛~」(初白)

  聽著(幼)初白與(幼)亞倪爾的對話,她隨手往口袋伸了進去。憑模糊的印象,此時的自己都會在口袋放零食備著,果不其然,摸到了三個餅乾包裝。

  也在這時,注意到(幼)閻墨也站在她旁邊,意識到這件事的莎緋兒忍不住一直盯著他看,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她不知道確切的感受是什麼,是同情,是關懷,還是期盼。

  看著打打鬧鬧的(幼)初白與(幼)亞倪爾,莎緋兒趁他們沒注意時偷偷地從旁邊溜走,可是(幼)閻墨一直跟在她身後,就算快步走了,還是可以感受到一直跟著她,且他還跟上她的速度,伸手拉住她的衣襬,讓她有往後的跡象,幸好她站的很穩,沒有跌倒。

  小男孩主動開了口,聲音跟記憶不太一樣,沒有沉悶,沒有寒冷,取而代之的是天真與稚氣,更加讓此刻的莎緋兒混淆:「緋緋妳要去哪裡?」

  「……」

  莎緋兒沒有回應(幼)閻墨的話,她稍微想起之前他們四個人都是叫著彼此綽號,從來沒變過,可剛剛……此刻的她頭再次痛了起來,並告訴自己,這一切不是真的,剛剛也不是真的。

  她是緋緋,閻墨是小墨墨,亞倪爾是小倪,初白是雪雪白,他們從記憶開始就是很要好的青梅竹馬,常常玩在一起,看看電影,連吃飯有時也會聚在一起,聚會時相互約定,沒有分離過。

  但也因為這樣,她的腦中閃過一些零碎的畫面,好像看到了(長大)閻墨與(長大)亞倪爾爭執,就如同她剛剛在樹下睡夢中的故事一樣。

  則長大後的她與(長大)初白吵架,和與其他人產生不同的意見在爭吵的畫面,甚至出現黑影,非常模糊記不清。

  反倒現在的她,卻非常記得昨天做了什麼,這個月,這一年,她都記得清,使她頭又感受到更強烈的疼痛,而且是非常的痛苦的感受。

  她已經搞不清楚了,被記憶玩了一場遊戲,還不如就直接演一場,到最後哪裡是真的醒來。

  莎緋兒把剛摸到的餅乾拿出了兩包,左右顧盼,再三確定(幼)初白和(幼)亞倪爾沒跟上來後,就把其中一包餅乾強塞給了(幼)閻墨,微笑且倔強地說:「一包我的,一包給你的。」

  「不要。」(幼)閻墨看著(幼)莎緋兒的表情,把頭撇到一旁,無心的拒絕她的好心。

  「你不要我就給小倪了囉~」莎緋兒沒有難過,反倒調逗起了他,半舉起餅乾在他面前揮了揮說著。

  (幼)閻墨聽見莎緋兒提到要給亞倪爾後,就一個直接搶過那包餅乾,且拉著她坐在一旁草地上,等待亞倪爾和初白找到他們,並在她面前撕開包裝,暗示她一起吃餅乾。

  「緋緋,妳剛去哪裡了?我們都找不到妳,初白甚至快哭了。」

  雖然(幼)閻墨眼神專注在手中的餅乾上,她知道表面是那樣,但他內心是擔心她的,就跟剛剛記憶裡長大的閻墨一樣,永遠都在注視著她。

  「只是睏了,沒…事。」「髒!」

  莎緋兒說著說著,就將手伸到眼邊想要去揉,但這舉動卻被閻墨警告勸阻,拉住她的小手,痛覺再次傳了上來,可卻不是疼痛,而是刺痛,像是被什麼尖銳的事物劃過。

  「哈!我找到緋緋跟小墨墨了~」聽到話這句話,才被亞倪爾在遠處說完,就看見(幼)亞倪爾跟(幼)初白跑過來了。

  (幼)閻墨見狀後,立刻放開(幼)莎緋兒的手,一口氣就把餅乾吃完,很明顯的,顯示出不想讓他們兩個知道莎緋兒只專門給他,而且特別是亞倪爾那傢伙。

  「我說你們在這裡呀~」

  一陣很熟悉的聲音從她的背後傳來,她再清楚不過是誰這聲音的主人是誰,因為他都與自己相處許久。

  可她還是不敢置信,朝著聲源回過頭看去,是一位擁有米色短髮千草色【2】眼睛的少年,漸漸從遠方走來,走到他們這邊,笑咪咪蹲下來在他們身邊,並且摸摸他們的頭,抱著他們。

  這次他的回來,她只想在跟他多撒嬌幾次,深怕之後抱不到。

  『奇怪她怎麼會那麼想呢……』莎緋兒疑惑的看著她臉龐,皺起了眉接著想:『哥哥能去哪裡,哥哥不就一直待在家裡,為什麼我會那麼難過?』

  可莎緋兒什麼也沒說的鑽進里諾的懷裡,滿臉委屈地將頭埋在哥哥的胸膛,而里諾也察覺到莎緋兒的不安,手掌溫柔的摸摸她的頭頂。

  「緋緋的哥哥!你也要來跟我們一起玩嗎~」(初白)

  「好哇~你們要玩什麼呢?」(里諾)

  「小倪說他想打破人體學會自體飛行這件事~」(初白)

  「我沒有說過!!」(亞倪爾)

  「誒~這個我也想玩耶~你說好不好,倪?犧牲一下又不會怎樣,再說了,你昨天就告訴我你想要,不是嗎?」(閻墨)

  「誒誒!!我哪時候說過了啦!!」(亞倪爾)

  「哈哈哈,好了別再捉弄亞倪爾了~還是你們想去看梔子花呢?這時期已經開花了,很漂亮。」里諾說著,就用手指比著前方純白的花海,向其他四位小夥伴提議著。

  梔子花……

  莎緋兒在這時又想起不安的畫面,臉色瞬間默默的暗沉幾分,但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幼年的閻墨,悄然牽起她的小手,溫暖傳達了,或許藏在記憶中的那些,都只是一場噩夢吧?

  莎緋兒抬頭看了一下小她幾歲的閻墨,而在目光的注視下,向她點了點頭,就像姐姐帶弟弟一樣,手拉手,一前一後往花海走去。

  則在里諾眼裡,看到他們的小互動,只是淺淺一笑。

  『能一直這樣子下去就太好了,果然之前在樹下的都是噩夢一場……』她是這麼想的。

  ❖

  「嗚…呃……」

  當現實中的「莎緋兒」睜開雙眼時,眼神跟之前大不同,沒有雜亂,沒有悲傷,更沒有憤怒,取代的是朦朧,以及發愣。

  她環顧四周,看著與記憶端點不同場所,她本能的發出了害怕,雖然是熟悉的氣氛與環境,但她還是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

  她雙手抓著頭髮,懊惱到崩潰的不停問自己說:「我怎麼在這裡呢?我怎麼會在他的家?!發生什麼事了!我怎麼躺在這邊??到底睡了多久了啦?!」

  她突然從跳了起來,遊走在房間裡,想尋得一絲線索,可她好像想到了什麼,驚訝大叫著:「糟糕、糟了……學校報告,我好像還做完呀!還有考試!!那可是會影響到我幾個月後的畢業成績呀!!完蛋了!!!」

  但想來想去,她低下了頭,左右來回走動,想把記憶喚醒,可又想到什麼,抬起了頭看向房間唯一一張桌子,喃喃自語道:「可我怎麼記得……自己最後在跟鳳蘭講話…我怎麼會有這樣記憶……」

  她注意到桌上有塊平板,她慌張的連滾帶爬過去拿起平板,並打開了它,顯示出密碼鎖,是六位數,她心想:『亞倪爾那傢伙會輸入什麼密碼!!難道……』

  顫抖的手輸入「000602」,顯示出錯誤,她內心舒了一口氣,但也有點錯愕看著「請再試一次」的標語,想著竟然不是她,可她不是他最愛的人嗎?!

  但是她沒有猶豫的在輸入亞倪爾他的生日「990526」,亦是一樣的結果,她還剩下三次機會,沒有任何猶豫又接續輸入另一組密碼「94082」,但也還是錯誤。

  她已經有些不知所措,還有兩次,再輸入錯誤,自己就無法打開這個存放重要資料庫。

  這時螢幕跳出了提示「重要之人」這四個字,使她想起,之前看他常常在日記寫下的一些話,以及日記本附註,她又輕輕輸入「001024」,可也錯誤,雖然不知道這是誰,但對於他來說,是個重要的人吧……

  雖然不是這平板的密碼,但對於「」還說「」來說,都是他的重要之人,不然怎麼常常在記事本紀錄著他們倆呢……有點嫉妒呢……

  只剩最後一次機會可以輸入密碼,事實上,在輸入到第四組時,她有點反抗、想放棄,直接等待屋主回來,跟她解釋現況,並帶她回家,陪她做報告當作賠禮就好。她是這麼計畫的。

  可看著螢幕上提示,她還是保持一點好奇與忐忑,以及不安,想知道答案,又或者不知答案,她思索了一下,還是默默輸入她覺得最不可能的答案——「990718」。

  希望這是錯誤,並鎖起來的畫面,可她內心為什麼又有那一絲絲的期許。

  但天就不如她預期,密碼打開了,解鎖碼就是她的生日。

  她是驚恐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等等會見到的人,或許他的重要之人,並不是她想的那樣,她在用不同的理由去否決事情的結果,一切都只是她的幻想……

  被打開的螢幕平板在她手中隨意滑動,餘光也是隨便看過去,抓到關鍵詞就換下一張,根本沒注意有什麼不同之處,因剛剛的事件她沒有太多心思放在這上面。正打算放過這次的探查時,一篇報導的標題與內容,再次沖刷她的大腦。

  她停頓在整個畫面上,睜大雙眼,就像臉要被吸入一樣,她再看了看左上角現在時間,那一刻心漏了一拍,隨之尖叫起來,聲音大到衝破屋頂:「啊!!現在怎麼是四年後??穿越了?怎麼可以睡這麼久!!是睡美人嗎!還是誰在跟我開玩笑啦?」

  緊接著她放下平板,不管良心的勸阻,開始在房子裡到處翻找可以顯示有時間的物品,可是不管有沒有網路,所有器具上的時間都顯示出跟她在平板上看到的一樣。

  她很明白這已經不是惡作劇那麼簡單的問題,她非常不解,疑惑上升成恐懼、驚嚇。

  她有些失神的走回房間之中,先認定自己是穿越而來的,再次用顫抖的手拿起平板,再次坐在床上滑起內容,而後續的報導更是讓她直接哭了出來:「瑪麗她怎麼在四年後就死掉了啦!!到底是怎麼回事...嗚嗚…好想其他人…我要找贊、我要找贊…嗚嗚嗚……」

  現在的「」事實上已經不是「莎緋兒」,而是那個當初四年前還未換回主人記憶且停留在當時的「達芙妮」,此時她的想法是她被穿越了。

  達芙妮此刻的心情只想快點找到自己的通訊器,逃出去這個她不該待住的房間裡,心想這個房間之前已經有留下被他人翻弄的痕跡,暗算著既然都被弄亂了,再添加上她那一筆,應該不會怎麼樣吧?畢竟多與少結論都是一樣的。

  才剛下完定論的她,就馬上起身進行下一個動作,她先是把房門鎖起來,為了防止房主回來,再把房間每個一角落都翻找一遍,希望能找出有用的東西,以及她想著一定要尋找到的連絡器。

  最終達芙妮在房間地板找到一個已經打開的鐵盒中,在遍地的東西中,尋到自己的通訊器。

  只是她一直想不透為什麼東西會在這裡,在這之前究竟還發生了那些事,還有為什麼現在的時間是四年後,所有的不安一擁而上,達芙妮有一種快要被瓦解的感覺。

  她努力平靜下心境,打開自己的通訊器,首先找到自己最想聯絡的人,顫抖的手打下幾個字,然後發送:

  「贊,你今天的下午有空嗎?」

  接著她將史凱拉、鳳蘭、貝卡都找了出來也依序發送訊息出去。

  「早安,史凱拉,妳醒了嗎?還是像隻小豬繼續睡妳的大頭覺呢~」

  「安安,蘭妳在嗎?我超~級想妳(。•ㅅ•。)♡」
  
  「貝卡,早安呀~妳在做什麼呢(●´ω`●)ゞ」

  她本來還想也傳給傑克,順便問他瑪麗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私訊不了,所以她只好放棄,而所有人中最先回覆她的人是史凱拉。

  「哼哼,妳先猜猜達芙妮妳跟我的共通點是什麼?」

  這是達芙妮知道答案是什麼,因為這是她與史凱拉之間的默契,所以她快速輸入答案:「名字都是三個音節(ㅅ˘ㅂ˘)」

  「誒……對啦,可是為什麼是約在帕克森公園的噴水池雕像?」史凱拉又傳了一則訊息。

  「因為我很喜歡那座雕像呀~這妳不是知道道嗎?」

  「達芙妮最討厭什麼?」

  「我最討厭打針!」

  「妳答對了,我想想——!」

  「好可愛~為什麼變成妳考我我自己的問題呀XD」

  達芙妮與史凱拉就這麼一來一往的傳著訊息,途中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回她訊息,雖然有的人反應特別強烈這有點嚇到她,但她還是很開心其他人都還好好的,也都會回覆她的訊息,這稍微降低了達芙妮心中的不安與害怕。

  跟其他人約好時間跟地點了,接下來就是出去跟他們會合!達芙妮在心想著。

  她將外表與髮型都弄以前的模樣,將通訊器帶在耳朵上,放低腳步聲的走到房門前,仔細地聽取門外的動靜,打開一些些門縫觀察著。

  在確定完全沒有人時她才敢出去,一路上都小心謹慎的移動,深怕被人發現想抓住她。

  好不容易從二樓移動到一樓的大門前,達芙妮看見旁邊的窗外的景象也是空無一人後,就放心的直接開門走出去,把腿狂奔逃離現在的地方,趕往他們五人約定好的地點。

  ❖

  在達芙妮出門後的沒多久...…

  「處理好事情了,還買了緋緋會喜歡的麵包,等等她應該會稍微的開心一點吧~」

  在外面忙了一整個早上剛回到家的亞倪爾,看著手中的麵包流露出一點期待的笑意,希望這能讓莎緋兒恢復一些元氣。

  至從那次出任務回來後,就更少看見莎緋兒開心,連少許的快樂都被狠狠地奪走,想到這他內心只有滿滿的心疼。

  『不過今天大家都有事出去了,只剩下她一個人在這應該很孤單吧……』

  可是當亞倪爾一來到樓上,打開房門的那一剎那,眼前的景象讓他瞪大眼睛,他的房間被翻的一團亂,什麼東西都散落在地上,櫃子與抽屜都被打開,棉被也落在地面,沒有一處是安然無恙的。

  他很快意識到事情的不對,把手中的東西隨便放在桌子上,衝到隔壁莎緋兒的房間裡,但人早已不在,通訊器【3】也遺留在矮櫃上,早上他留給她的便條紙【4】有被打開過,並放在原位,代表她一定看過了紙條,並明確知道他會晚回家。

  「糟了——緋緋!莎緋兒!妳在哪裡!莎緋兒!」

  擔心莎緋兒出事的亞倪爾隨即跑遍家中各處,大喊道、尋找人影,每一個可能躲人的地方他都仔細去看過,但是都沒有半點對方的蹤跡。

  他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內,觀察著那些被翻弄的痕跡,發現自己當初經過莎緋兒的同意而沒收走的東西全部都被拿出來看過,地上的平板停留在報導瑪麗死亡的那則新聞上。

  他撿起來查閱歷史紀錄,發現前面全都是搜尋有關於莎緋兒家族跟他哥哥那場空難的事。

  「一定、一定要找到莎緋兒!!」

  深知事情不妙的亞倪爾馬上想到可以聯絡誰,但同時他又想到了一個人,只要找了那個人就表示他破壞了約定,可是現在已經大事不妙了,在晚就來不及了!

  他皺眉咬牙一下,在內心與一個人道歉:『初白,對不起,我真的是逼不得已的……』,接下來他拿起放在口袋中自身聯絡器,打給那個人。

  很快的,不到幾秒鐘那個人就接聽起來,但這樣的速度這倒是讓亞倪爾心虛了一下。

  「閻墨,你現在跟我一起找一個女生!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我很在乎她,可是她現在不見了,我找過家裡各處都找不到她,而且我的房間還被翻的一團亂……」亞倪爾沒有半點停頓,開門見山的直接跟對方說出訴求。

  對面的閻墨很明顯的感到無奈,只是回答:「誰?你跟她同居?」他沒等亞倪兒回覆,又接著說:「你終於認清現實,沒有其他可能性了,乾脆願意移情別戀了,對我來說真是一個好喜訊。」

  「呃…你誤會,我和她是不可能的……是玥……而且你給我等一下,我跟她不是那種關係好嗎!!也不會變那樣!!我們只是朋友,只是朋友!她暫時有事住我家」

  而亞倪兒在內心怒喊:『誰都可以,就她不行!她是誰?她是你家未婚妻莎緋兒啦!!』他很想這麼回閻墨。

  「玥?那仔細想想確實不可能。」

  「你這個傢伙……莎緋兒到底為什麼愛上你!!」

  「呵,比起你得性格,我還比較適合跟她在一起,而且結果你也看到,最終她還是選擇我,你要怎麼說。」

  亞倪爾開始後悔打破與初白的承諾找閻墨幫忙了,但他還是壓住自己的情緒,繼續向閻墨說著:「我現在真的需要你的幫忙,單靠我一個人找不到她,我實話實說,她嚴重情緒控管障礙,類似於莎,我很怕她去做傻事,或是發生任何意外……」

  對面的閻墨安靜了一會兒,沉思著,他接受了亞倪爾的請求,但這之前,他黑暗心靈還是決定鬧一下他:「所以你要我去幫你找你心愛的人?你不怕她跟我跑了?」

  亞倪爾有點無言的扶著額頭,嘆氣說道:「怎麼可能?!你怎會這想??」他內心的確有點擔心閻墨發現莎緋兒是玥的事情,害怕閻墨後面的報復。

  閻墨斜笑地說著:「呵,一個沒有愛你的人,怎麼會突然跑掉,你說對不對?」

  亞倪爾聽到這一句後,有點想要從口中吐出鮮血,但他忍住了,假咳一聲,接著繼續說:「嗯……所以你要不要幫我,對你來說一定有好處。」

  「什麼好處?再說你有什麼理由要我幫你?」

  亞倪爾不知道是不是急了,還是什麼情緒卡腦了,隨口一句:「我愛你,這理由總行了吧!」

  在通訊器對面的閻墨又沉默許久,且比剛才還要多一點時間,淡淡說道:「行,我在你家樓下了,下來吧。」【5】就關閉了通訊,留下耳朵泛紅的亞倪爾蹲坐在那,雙手抱頭的看著地板,羞愧地回憶著剛剛的話。






to be continued



註解區

【1】:莎緋兒有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後群」,又稱「創傷後遺症」,英文全名為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縮寫PTSD。是一種精神疾病,會分為三者:過度驚覺,逃避,再度體驗創傷,我覺得這裡莎表徵為第三者。而發病原因目前我學的基本與個人環境,身體素質,以及基因遺傳等影響因素,亦造就後續其他精神疾病上的延伸。

我們不是專業,依照阿梓科目,目前也還沒學到那麼深,基本也是看看影片,學如何治療,如果後續有補充會在補上來的。

【2】:千草色:千草色(ちぐさいろ),是一種偏淡的藍色。

【3】:這裡的通訊器是指,莎緋兒假死後重新的一個通訊器,並沒有閻墨這等人的通訊紀錄,而先前一個是有匿名閻墨的,但被損毀了,怕被他人發現,計畫失敗。

【4】:紙條上寫著:

今天我跟我家人都有事外出一陣子,管家先生也不在,但我應該會比較早回來,等我回去~然後冰箱裡有蛋糕,餓了可以拿去吃:)
——亞倪爾留

代表著莎緋兒不太可能會離開,就算要出去也一定會傳訊息告訴他

【5】:其實這裡阿梓原本還想在玩,最近看到正聯的單行本,超與老爺的互動,倍感快樂,終於有主世界線是能吃的,尤其是被老爺隨叫隨到的超,我更歡樂了,所以原本討論是倪和閻討論完後,閻就出現在倪的陰影後面,看那傢伙隨時發現自己,但相信有人不能接受,最後還是改成正常版,但還是讓我想到周董那首:「我在這等鐘聲響 等你下課一起走好嗎」_(:3」∠ )_

--

殃:各位現在知道上一章出現的人是誰了吧~~

抱歉,最近阿梓有點鬧,文章沒有頭緒,再加上課業與遠距的關係,造成很多科系上的不便,超怕實習被停辦的,好不容易去想去的醫院,到最後無法去,我會很難過(╥╯^╰╥)

希望你們會喜歡這篇文章,希望前後有呼應到莎緋兒達芙妮的事物上轉變,並且套用愛莉絲的夢與現實交錯,其實裡面是有線索,很容易知道這是夢,跟之前遇神手法不太一樣,歡迎大家尋找,順便抓蟲字XD

亦稍稍提起莎為什麼馬上認識閻,並且閻馬上就可以將莎拐走,並冠上未婚妻的稱號((不是喂!!

哈哈,先這邊預告,目前在兩章,就會選擇休刊,存稿兩個月多,主要是因殃與阿梓都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沒辦法顧到全面。而且阿梓家人不是那麼支持阿梓繼續在這時候寫小說,所以目前只能偷偷摸在房間裡打完,順完稿,造成進度其實不是那麼理想,很高興第三季能夠寫到第四章,亦告訴作者已經邁向大學文筆前進(不是!!),很高興在這快五年中有各位配阿梓度過,謝謝你們(╥﹏╥)



▲預告.下次更新時間:6/5(日)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部】: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三部】:(待之後公布)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夜梓臨殃共同創作而成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臨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下次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49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6 篇留言

矢夜
好久不見w

05-20 19:22

夜梓的臨殃
矢夜大大好久不見////06-17 23:12
喵君
[e12]

05-20 22:55

夜梓的臨殃
OUO06-17 23:1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著照片會有種懷念感,雖然當初的人已經不在了...莎緋兒肯定很難受吧(´;ω;`)

05-21 13:43

夜梓的臨殃
梓:一定會難受,而且是非常難受那種,不管心理上,還是生理上,都會受到影響的想大哭一場,發洩悲傷的情緒(ó﹏ò。)06-17 23:06
虚ろな光
原來是莎緋兒

然後這篇充滿一種意識深層和記憶的魔幻味道 非常的有氣氛

是說淡藍色還可以講千草色嗎 我長知識了

說起來.....我看到鳳蘭耶 阿斯

05-21 14:16

夜梓的臨殃
梓:哈哈哈,是莎緋兒沒錯~從頭到位都是她喔~~

鳳蘭下集一定出現,她已經準備好了(^ω^)

鳳:話說,我的出場費你還沒給我吧…

(殃:但千草色還是要看一下它是什麼樣的淡藍///)06-17 23:08
丹雀
  這文筆已經可以去投稿創作比賽了xd

  一開始的爆點、故事轉折與時空背景的切換,詮釋的很到位。解鎖的部分,也讓人感到好奇、想一窺究竟。

  不過這邊說一下,在文章中有(幼)、(長大)和對話文中有標示人名,我覺得都不太需要,雖然可以幫助讀者更加了解目前的劇情發展,不過有時讓讀者去思考,也是不錯的選擇。

  人生是自己的,偶爾私心為了自己的前途,暫時停止創作,大家都是能諒解的。

  我們不想成為妳們的壓力來源,而是能偶爾脫離現實的象牙塔。

  祝好。

05-23 20:54

夜梓的臨殃
梓:謝謝讚賞,但還有達到沒有那種程度,太抬舉我們了!!!∑(°Д°ノ)ノ

文章標示(幼)和(長大)的原因是怕摸些讀者被搞混,有想過拿掉,但因為前面有案底,怕又衍生出相同問題,乾脆這邊就全部放上,後續如果有機會出書,這邊是會拿掉的,或者有額外一章…

寫這篇文章就已經成為象牙塔的一員了,看到你們的留言,都是讓我逃離這黑暗的社會之中,你們從來不是我們的壓力來源,是這社會的期許或者發展,才是我們未來的壓力XD06-17 23:09
夜梓的臨殃
(殃:真的超級開心能再次收到丹雀大大的留言!!太謝謝丹雀大大的支持了QQ我和梓都超感動!另外等我晚點忙就來補看大大的小說~最近不小心太忙了QQ)06-17 23:24
井爵
這一章資訊量好多,很高興達芙妮還活著。 > w < /

不過是壓力創傷症候群讓莎緋兒產生達芙妮這個意識嗎?然後接受反覆的治療後,

莎緋兒的人格反而暫時被達芙妮取代?達芙妮對空白的四年不知所措也是很正常。Q w Q

不過看到達芙妮跟過去的摯友們都還有聯繫,感覺很溫暖,希望她能擺脫PTSD。Q w Q

05-31 01:52

夜梓的臨殃
梓:
對呀~莎緋兒因為受到了受創,心理生產出達芙妮這個自我保護人格,所以記憶的確沒有繼承到XD
傻傻的她回來了呢w
的確很暖,畢竟他們真的有一段時間杳無音信,再次相遇了,會有種說不出來的溫度在(つД`)06-17 23:06
夜梓的臨殃
(殃:我也超開心終於可以說達芙妮/莎緋兒其實還著XDD)06-17 23: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enacpark10喜歡輕小說的各位
原創奇幻輕小說〈尼特創造神〉連載中,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