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魔動人偶安46 前往核心

作者:亞爾斯特│2022-05-17 08:05:30│巴幣:116│人氣:140

  「剛剛的震動到底是怎麼回事?」麥西摩對於剛剛的震動不知所措,驚慌地看著周圍環境,心裡想著是不是發生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了。

  「如果剛剛的震動只代表一件事的話,那就是搞不好亞歷山大已經甦醒了。」弗里亞恐懼的話語讓麥西摩頓時難以相信,不過剛剛的震動確實好像是某個東西起來一樣。

  「可是,如果亞歷山大真的甦醒的話,那麼在外面的大家不就……」麥西摩一想到亞歷山大若是真的甦醒了,那麼在外面作戰的戰友絕對會陷入非常大的危機。

  所以為了避免那樣的狀況,必須盡快打倒亞歷山大才可以,不過在那之前就得要先解決掉這隻擋在他們兩人面前的貝塔爾特。

  不過貝塔爾特完全不讓他們有攻擊到他的機會,總是會在自己的身體被攻擊之前迅速閃避,這樣就讓弗里亞和麥西摩他們對此有些不快,再這樣拖拖拉拉下去海爾希爾和米爾特斯卡都要完蛋了。

  不過弗里亞在觀察貝塔爾特的行動後就突然靈機一動,便對麥西摩說:「麥西摩,拜託你對抗這隻笨狗,我有一個辦法。」

  「好,雖然不知道妳想做什麼,但我明白了!」麥西摩露出認真的神情便衝上前與貝塔爾特展開戰鬥,雖然麥西摩拚死命地發動攻擊,但是貝塔爾特卻可以靈活的閃開並且對麥西摩一點一滴的傷害。

  而麥西摩明白再這樣下去貝塔爾特遲早會把自己的身體搞得破破爛爛,可就在貝塔爾特要繼續發動攻擊的瞬間,一顆球形物體拋在半空之中,接著強烈的煙霧瞬間瀰漫於整個走廊。

  就在那一瞬間,貝塔爾特根本看不清周圍到底怎麼樣了,而麥西摩也藉著這個機會用力地撞了貝塔爾特。

  貝塔爾特承受那樣的撞擊使身體無法自由行動,而弗里亞也趁機破壞了貝塔爾特的核心,也因如此貝塔爾特頓時停止了運轉。

  「真有妳的,弗里亞,沒有想到妳居然會有那種東西。」麥西摩把自己的視線轉移到弗里亞的身上,認為剛剛的煙幕彈是弗里亞的傑作,而弗里亞也露出了非常有自信的神情。

  「哼哼,如果那隻笨狗把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那麼他就不會注意到我會丟出煙幕彈了,總之不論結果如何,總算是解決掉這隻笨狗了。」弗里亞看著貝塔爾特的殘骸露出了笑容,當然這一切不可能只是把貝塔爾特解決掉就落幕的,必須要破壞亞歷山大的核心才有辦法去解決,於是弗里亞認真地對麥西摩說:「總之我們先繼續前進,先跟安他們會和再說!」

  「也對,不曉得安他們是不是已經到亞歷山大的核心了,總之我們也快點趕過去!」麥西摩同意了這點便趕緊和弗里亞加快步伐,雖然因為與貝塔爾特的戰鬥消耗了一些體力,但至少還是可以繼續前進。

  不論如何他們都必須要趕過去協助安他們才可以,不然大陸一定會被西格瑪給搞得烏煙瘴氣。


  「嗯……怎……怎麼了?」安不解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剛剛在地震下被巴法爾的炮彈擊中,想到這一點的安就急忙看著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的身體並無大礙,可是一看到眼前的傑諾斯她就整個人大為震驚。

  傑諾斯的身體受到了非常嚴重的毀損,接著他硬生生地倒在地上,安看到這件事便急忙查看到傑諾斯的狀況究竟怎麼樣了。

  仔細看到傑諾斯的身體,安頓時認為被砲擊直接命中的傑諾斯身體受到了非常嚴重的損壞,不過最重要的魔術核心並沒有受到毀損,這讓安稍微多少放心。

  「呵呵,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活下來,真是叫人感到驚訝。」聽到了巴法爾的聲音,安立刻收起了放心的神情便認真的面對巴法爾,不過巴法爾對於安的表情仍面不改色,「也罷,就把你們所有人通通解決掉,之後再好好地破壞一切。」

  「為什麼?」聽到安的這句疑問,巴法爾有些不理解,然後安就認真地質問:「為什麼你要做出這種事情?為什麼你要殘害無辜的生命!」

  「為什麼?我只是想要得到他人的認同而已,讓所有人都認為我是真正強大的魔動人偶,可以隨心破壞自己看不順眼的東西,可是有一件事情讓我非常不解,那就是妳的存在,安!」巴法爾他憤怒地用手指著安憤怒的說:「為什麼西格瑪看中的人是妳?為什麼妳擁有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呢?」

  面對巴法爾的質問,安也不明白把法爾到底在說什麼,而在巴法爾說出那句話的瞬間,他回想起了自己加入希格瑪麾下的那一天。


  那一天,巴法爾獨自一人待在自己的牢房,而且聽到牢房外面似乎傳出了戰鬥的聲音,不過巴法爾並沒有管那些,只是默默地等待自己的銷毀,何況他的手腳都被枷鎖拘束,現在連動都沒有辦法動。

  忽然,牢房大門緩緩地打開,接著有個人走進了巴法爾的牢房之中,巴法爾注意到進入牢房的人便把視線放在門口,看到的人居然是西格瑪本人,巴法爾看到他的瞬間就認定他是來處決自己的,於是便心平氣和地說:「哼,您來這裡是為了親自處決我的嗎?」

  希格瑪並沒有在乎巴法爾的問題,而是緩緩地拔出軍刀攻擊巴法爾,然而巴法爾並沒有因此被破壞,破壞的是限制他行動的枷鎖,對於這點巴法爾感到困惑,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希格瑪要這麼做,他這麼做的意義究竟何在,這些都是此時的巴法爾不明白的問題。

  「巴法爾,將你的力量借給我,然後打倒安。」然而在巴法爾還沒摸清頭緒之前,希格瑪卻對巴法爾提出這樣的要求,這讓巴法爾頓時一頭霧水,然後西格瑪也繼續說:「這是為了確定我們魔動人偶的未來與我們的進化,我們將會成為這片大陸上的支配者。」

  「哼,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很有趣的話……那個只會猶豫的丫頭到底能做什麼?」巴法爾對於西格瑪的請求嗤之以鼻,並認為像安這樣只會在緊要關頭猶豫的魔動人偶根本不成什麼氣候,為什麼還要將她打倒。

  「對,她會猶豫,這是其他魔動人偶無法做到的事情,猶豫可以使她能深思熟慮,思考到底怎麼做才是最佳方案,這是其他魔動人偶所沒有的,但是安並沒有展現她體內的潛能。」西格瑪不但沒有生氣還反倒非常冷靜的對巴法爾解釋所擁有的潛能,而希格瑪也冷靜地說:「她的潛能和可能性說不定會給我們魔動人偶意料之外的進化也說不定。」

  「所以你為了那個所謂的可能性才自願成為狂亂者嗎?」巴法爾聽了這些後就出於試探的問了希格瑪,面對這個問題的希格瑪毫不猶豫的回答沒錯,然後巴法爾他又再問了一句:「所以你才會要借助我的力量?」

  「所以我才來這裡的。」

  聽到希格瑪的回答,巴法爾仍顯得興趣缺缺便不解地說:「你還真是個瘋狂的傢伙,為什麼非得要選我?在這裡的狂亂者多的是,就算不找我也沒關係吧?」

  「你要不要來是你的自由,畢竟這可不是誰都可以做到的事情。」希格瑪他把該講的都講完後就走出去,可是在走出前對巴法爾露出了意義深長的笑容,「除非對方是一個生性狂暴的人。」

  看著逐漸離去的希格瑪,巴法爾此時產生出了一個想法,若是希格瑪掀起叛亂,那麼自己也就可以隨心所欲地破壞自己想破壞的東西,於是他便跟隨著希格瑪的腳步繼續前進。


  回到現在,巴法爾看著現在的安露出了質疑的神情,雖然至今為止他都不把安放在眼裡,認為就算放著她不管,她也成不了什麼大事也沒有辦法阻止亞歷山大。

  但是時至今日,安正在變得比之前還要更加堅定且堅強,雖然不曉得安到底有什麼樣的潛力,但是巴法爾認為安說不定有可以破壞的價值。

  「好了,安,讓我見識一下為什麼希格瑪會看中妳吧!」巴法爾在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就立刻對安發動猛攻,安見狀也立即展開反擊,雖然不明白巴法爾的話到底有什麼含意,但是現在也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

  雙方彼此誰也不讓誰對彼此發動攻擊,巴法爾也在試圖找機會對安發動最強大的炮擊,安則是尋找可以打倒巴法爾的機會,兩邊互不相讓且尋找對自己而言最有利的攻擊機會。

  不過安也同時在意著外面的情況,如果亞歷山大真的甦醒了,那麼在外面的戰友們究竟怎麼樣了,這些問題開始讓安無法專心對付眼前的巴法爾,巴法爾也藉著這個機會對安發動了強大的炮擊。

  巴法爾的炮擊瞬間讓安回到了現實,不過由於因為剛才都還在擔心外面的狀況,所以安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炸飛了。

  「怎麼了?妳就只有這點程度嗎?」看著現在疲憊的安,巴法爾便開口詢問,接著他用嘲諷的語氣說:「確實妳比之前還要強悍了,但是現在的我也不是乖乖任人宰割的存在,妳就這樣乖乖被我打倒吧!」

  巴法爾將炮口對準了安,想要趁安還沒有調整態勢之前將她徹底擊潰,可是在那一瞬間槍聲響起,巴法爾肩膀上的大砲被一發魔力彈擊中,也因此產生了劇烈的爆炸。

  「趁現在!安!」傑諾斯的話傳遞到安的耳中,而安也毫不猶豫的拔起太刀並且用力插入巴法爾的胸口,巴法爾的魔術核心也因此被徹底破壞。

  巴法爾在倒下之前就注意到了舉起手槍的傑諾斯,這才注意到原來剛剛的槍擊是傑諾斯搞的鬼,原本以為傑諾斯這樣已經沒有辦法行動所以就忽略了他,不過巴法爾並沒有因此覺得悔恨也不會覺得不甘,只是用帶有無奈的語氣說:「呵呵,沒有想到最後居然會被半死不活的魔動人偶攪局。」

  「巴法爾,可以請你告訴我嗎?你知道希格瑪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嗎?真的只是為了支配整個世界嗎?」安看著倒下的巴法爾露出了悲傷的神情,口中吐出來的疑問也是想要理解希格瑪至今為止的所作所為到底有什麼樣的理由。

  「呵呵,為什麼會突然想問這個理由?難不成妳想要勸希格瑪改過向善嗎?」巴法爾用嘲諷的語氣反問了安,心想著安該不會是想要勸希格瑪懸崖勒馬,改過向善。

  「我只是單純想明白希格瑪這麼做的理由,雖然他一開始有跟我說他想要做什麼事情,但是事情快要結束了,所以我想要確認希格瑪這麼做真正的理由。」

  安的回答讓巴法爾頓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確實誠如安所言,這的確是最後的戰鬥了,所以就算說出來也沒什麼關係,於是巴法爾他用僅剩的最後一點力氣對安訴說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希格瑪到底想做什麼?我並不是很清楚,我只不過是想要讓這世界承認我的力量所以才跟隨他的,世界會怎麼樣我才不在乎,我的名字是巴法爾……我是……我是……」

  巴法爾最終因為魔術核心被破壞所以就停止了運轉,安看著停止運轉的巴法爾也冷靜的說:「我自己不認為自己有希格瑪所謂的可能性,我和你都一樣不過是普通的魔動人偶。」

  安在幫巴法爾默哀後就去看看傑諾斯的狀況,傑諾斯在看到安過來的時候就露出了認真的神情,「安,快點繼續前進,不用擔心我的狀況。」

  「可是我也不能放你一個人待在這裡!」安認真的對傑諾斯訴說自己的想法,畢竟她不能把無法行動的夥伴留在這裡,畢竟也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現在這種時候,在外面作戰的戰友們一定都正在想盡辦法與亞歷山大拉開距離並且阻止他的行動,現在這裡也就只能夠交給妳了,安!」傑諾斯握緊安的手,希望她可以不要在乎自己的事情,專心打倒希格瑪。

  這些道理安其實都明白,但她就是沒有辦法丟下傑諾斯不管,可就在安不知所措之際,弗里亞的聲音瞬間傳到了安和傑諾斯的耳中,「安!傑諾斯!」

  聽到這句話的安不經往後面一看,發現弗里亞和麥西摩正在往這裡趕過來,雖然看起來傷痕累累,但是他們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大礙,這讓安稍微感到放心。

  而弗里亞他們這邊則看到了倒在地上已經停止運轉的巴法爾,看著他的遺骸還有受了傷的安和傑諾斯他們,弗里亞和麥西摩不用看也清楚明白安他們在這裡也經歷了一場戰鬥。

  「安,傑諾斯就交給我們,妳就儘管去與希格瑪戰鬥。」弗里亞堅定地對安說:「不用擔心,我們絕對會保護好他的。」

  「弗里亞,麥西摩,我明白了,傑諾斯他就交給你們了!」安在說出這句話後就繼續往前衝,雖然身體有些疲憊,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刻不容緩,必須要盡快阻止亞歷山大和控制亞歷山大的希格瑪才可以。


  在亞歷山大的核心處,希格瑪正獨自一人佇立於此,他似乎是在等待某人的到來,而在腳步聲逼近的瞬間,他就已經知道來的人到底是誰,於是希格瑪他轉過身自信滿滿的說:「歡迎妳的到來,安。」

  「希格瑪,終於到這個時候了。」安面對希格瑪不見當時的猶豫與困惑,只有堅定的眼神,並且認真的詢問:「希格瑪,你這麼做真的只是想要得到支配人類和獸人的可能性嗎?還是說你有別的理由?」

  「妳還是不明白?我做出這些事情的理由至始至終都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因為可能性!」希格瑪斬釘截鐵地對安說出自己做出這些事情的理由,而安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露出認真的神情面對希格瑪。

  「希格瑪,至今為止的旅行讓我看過了事物,也見證到因為你的關係而陷入悲傷和痛苦的人們,所以我已經決定了。」安一手拿著太刀,一手拿著手槍認真的說:「既然你想要實現魔動人偶支配人類和獸人的可能性的話,那麼我就用你所認為共存的可能性阻止你!」

  「哼哼,那麼就來為這場戰鬥獻上開幕的祝福吧。」在希格瑪的說出這句話的瞬間,無數的螢幕突然出現在安的眼前,安對於眼前的螢幕感到困惑與警戒,因為畫面上的就是馬吉多爾斯平原的畫面,而周圍的則是荒野蠻牛他們。

  「你到底想做什麼?」安對希格瑪提出疑問,不過她此時也回想起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

  「所以這次,妳已經下定決心了嗎?」希格瑪用嘲諷的笑容面對著安,同時安也看到畫面上亞歷山大的胸口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砲台,看到這些的時候,安已經知道希格瑪到底想要做什麼了。

  「我怎麼……我怎麼可能讓你得逞呢!」安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對希格瑪發動攻擊,而此時亞歷山大胸口發出了宛如天災一樣的光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20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魔動人偶安... 後一篇:[達人專欄] 魔動人偶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lacktor讀者
【艾爾登法環.同人中篇】《羅德爾大記事》-07:喚起風暴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50336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