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創作】《荒潮》──第四十五話──八潮

作者:霽嵐雪芛(´・ω・`)│2022-05-16 03:37:45│巴幣:12│人氣:76

──八潮──

  「不過讓人苦惱的是,就算有了肖像畫,要在都心把人找出來也像是稻草堆裡找針一樣,雖然十二夜也沒辦法提供更精準的訊息了沒錯,但難道我們要一個一個找嗎?我們這些四大貴族的當家可以說是不幸的結晶體,一個一個找肯定沒辦法很快找到。」
  
  八月一日把咖啡喝完後,遠遠的將紙杯拋向可燃垃圾桶。
  
  咖啡杯經過劇烈的縱向旋轉後,在即將精準落入垃圾桶中的前一刻,一隻烏鴉突然降落下來,鳥爪碰到了正空中劃出弧線的紙杯,紙杯被打落在地烏鴉也受到了驚嚇,長啼一聲後一頭撞向了垃圾桶再狂撲翅膀逃離了這裡,周遭的烏鴉也跟著慌忙的一哄而散。
  
  雖然烏鴉的重量沒有大到可以掀翻垃圾桶,但也不少垃圾被彈了出來,而且滿地都是烏鴉羽毛。
  
  八月一日撿起了咖啡杯:「看吧。」
  
  「看個鬼!妳給老娘自己想辦法打掃。」
  
  「是~」
  
  五分鐘後八月一日撿完垃圾回來,鳳凰寺比了比自己的左邊:「這樣的話老娘往左手邊查起,妳往右手邊查起,多少能節約一點時間,就可能的範圍來說,大概五天能排查完所有居民吧?」
  
  但八月一日對這樣的提議似乎並不領情,一臉狐疑地盯著鳳凰寺。
  
  「不要別人提了意見妳又不滿啊,不想幹可以不要幹。」
  
  「才不是這麼回事,妳在騙人吧?」八月一日鼓起臉頰表現自己的不滿:「這種挑戰詛咒似的方式不是炎緋小姐的作風,既然說出了要做,那就肯定已經知道要去哪裡才能找到人了。」
  
  鳳凰寺事不關己的回應道:「這是沒有一開始就發現的妳的問題。」隨後逕自往左走,八月一日只能緊隨而上。
  
  走過一個街區後,鳳凰寺慢悠悠的開口說道:「從頭仔細想想吧,我們可以確實知道的事情是有關物怪的流言是存在的,否則物怪是不會醒來,這點可是大前提。」
  
  「除此之外的第二個事實是──『警察們對此沒有反應。』如果這是流傳於不特定多數人間的傳聞,以警視的效率不可能還沒得到這個線索,雖然內容可能是不值一提的無稽之談,但重視兇殺事件的警方不可能去追查。因此可以確定這個傳聞是這在相當特定的群體間流傳。」
  
  八月一日托著腮思考道:「家族……之類的嗎?」
  
  「如果只看這點那家人確實是很有可能的選項,但是考慮到要構成讓物怪甦醒的話,家族內還嫌流傳過窄。因此這時要去聯想目擊者和死者的關聯點,死者死亡的地方有相當的偏僻性,那麼會和死者出現在相同地方的人,生活型態極可能也很接近,妳認為死者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經過案發地點的?」
  
  「死者是住在附近的工人,會通過這麼偏僻的地方應該是要回家吧?死亡時間推估是在凌晨的話,也就是說大概是在居酒屋之類的地方喝完酒要回去……」話說到一半,八月一日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喔,原來是這樣嗎?」
  
  「沒錯,如果目擊者是個會在居酒屋喝酒到凌晨的人,那麼傳言也就有可能會是酒席上的流言蜚語,而酒友這個封閉群體不但確保了流傳的廣度,還能解釋為什麼警察不知道這件事。不管聽的人信或不信,都很難一本正經地告訴來問話的警察吧?」
  
  鳳凰寺說著停在一家不起眼的居酒屋前面,雖然現在是下午,不過裡面已經有少許的客人了。
  
  「的確,我想大概沒有人有勇氣跟警察說:『我聽認識的醉漢說在案發地點看到了怪東西。』警方沒有聽過相關的傳言也說得通了。雖然說這是猜測,不過要說這些能被串起來都是巧合實在缺乏說服力。」八月一日興致勃勃地往店裡探了探頭。
  
  「最後的問題就是這裡畢竟是工人多的地方,居酒屋可是很多,雖然酒友可能是穿梭在各個酒館中,應該不至於很難打聽,但考慮到是我和妳的話,大概還是需要到晚上才能找到本人。」
  
  「啊……」八月一日原本亮起來的眼神死了一半,原本淡山吹色的瞳孔現在顯得像錆色一樣:「算了,這樣的線索能只花半天找到也算可以了。」
  

  
  就結論而言,的確在反覆打聽下在十五分鐘前找到了十二夜所描繪的人,和預估的一樣已經是晚上了。
  
  但是那位目擊者一看到她們兩人便拔腿逃出來了酒館一溜煙便不見蹤影了。
  
  「所以說為什麼要穿這麼顯眼的衣服出來?」鳳凰寺從酒館裡買了瓶蕎麥燒酎走了出來,靠在門邊的柱子上打著哈欠:「工人可是特別怕惹麻煩的,妳看他這不是因此覺得有異樣了嗎?」
  
  八月一日則索性坐上了門口外的等待席:「明明是因為凶神惡煞的黑道而逃啊。妳的臉還有頭髮還有眼神還有衣服正常人看了都會怕吧!畢竟哪會有人看到動人的少女逃跑的?真可憐呢,明明對我很有性趣卻被妳給嚇得落荒而逃。」
  
  「真敢臉上貼金,對工人來說美少女的價值還比不上一合枡的酒,哪怕妳脫了衣服他們也不會想對妳幹嘛,只會試圖搶奪了衣服去賣錢而已。所以說,只要去買點酒他就會把知道的事情悉數奉上了。」
  
  「時間也差不多了,從靈絡來看,他也逃了兩公里多,這麼拚命應該也夠累了,抓回來不會咬到舌頭。」
  
  鳳凰寺說著,靠在柱上的身影憑空消失,不到一秒便一手搭著目擊者的右肩回道八月一日的眼前,那位工人一時間甚至還沒察覺發生了什麼事。
  
  兩公里多的距離、並且全是平面,要來回對鳳凰寺的瞬步來說足以在他人視力反應前就能完成。不過具體有多八月一日快也不得而知,因為的她五感也不無法很清楚地捕捉到她是的速度。
  
  不過八月一日很清楚,作為巫女世家的鳳凰寺的人柱製法是四大貴族中最為古老、可追溯至東梢局誕生伊始,連年紀最大、甚至只是家族二代目的深雪和他們比起來都顯得相當新銳。
  
  也因此鳳凰寺成為人柱後,身體機能理應衰退得比任何一個當家都誇張,即使如此她的瞬步依然有著人智所不及的本領。
  
  發現自己肩膀被抓著的工人猛地回過頭,先是一臉驚慌隨後變得洩氣再來顯得不悅,也就是發現自己被帶回來而驚訝,理解自己怎麼逃都沒用所以無奈,最後用表情抱怨為什麼窮追不捨。
  
  「別著急,剛剛已經跟店家說好內用三位了。」鳳凰寺舉了舉自己手上的燒酎:「久珠,而且是古酒,遠敷酒造的燒酎裡也是數一數二的極品,一起進去的話全部讓你喝並帶回家也沒關係喔,當然你也要回答我們的問題。」
  
  猶豫了一會,男子直勾勾盯著燒酎的眼神還是將他拖進了店裡面,鳳凰寺也不廢話,一入座直接倒給他了整整一枡的久珠。
  
  廉價啤酒以外的酒,他通常都只能點一瓶和好幾十個同事、酒友們一起分,然後每人喝個一兩合,現在一整枡放在他的面前,還不用湊近聞酒香,光看著色澤就讓他要飄上天了。
  
  尤其剛剛連著跑了十多分鐘,正口乾舌燥,男人豪不猶豫地一口氣將酒干了下去,然後大口的哈了一氣。
  
  「別客氣,不過燒酎酒雖然可以單喝,但更好的喝法是加上冰塊並兌點利口酒或果汁,甚至可以比一瓶萬環的大吟釀還好喝。」鳳凰寺雖然嘴上說著別客氣,手掌卻只輕輕地搭在瓶身旁,絲毫沒有動手給對方倒酒的跡象。
  
  「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回答我們幾個問題,回答後你就能體驗到比剛才精彩數倍的美味了,利口酒和果汁當然也是我來請。」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見對方沒有馬上答應,鳳凰寺緊接補充:「放心,我們不問你的姓名,這只是陌生人間問點話、請點酒的事情而已,不會深究你是誰的。」
  
  當然這有一半是騙人的,的確不會問名字,但這是因為他的名字早在瞬步抓他回到居酒屋這裡時,便已經偷偷拿了他的員工證看了一遍,已經記下來的事情當然沒有問的必要。
  
  她拿過男子的枡倒了一半,並留在自己的前面不還回去。
  
  「我知道了。」男子屈服於鳳凰寺一步一步的軟硬兼施,臉色有點蒼白地點了點頭:「你們是想問早上殺人案的事情對吧。」
  
  「今天………」鳳凰寺看了眼手腕上那已經跨越十二點的時針:「不對,是昨天,你在案發的位置附近看到了什麼對吧?」
  
  「是妖怪啊!」他的情緒突然有點激動了起來,神情從蒼白變得發青:「我只是從巷口經過,沒有看到什麼殺人,但是我當時真的看到了妖怪,那不是什麼喝醉後的錯覺。」
  
  「果然嗎。」
  
  大概是從鳳凰寺那種預料中的態度得到一點冷靜,工人的神情稍微平復了一點,但依舊非常恐懼:「聽說死者身上的傷非常詭異,那個人肯定也是被那個妖怪殺死的,看到妖怪的我說不定也會……」
  
  「素戔嗚尊斬八俁遠呂智是在出雲,讓足名椎命、手名椎命做八鹽折之酒醉大蛇繼斬之,這是日本中酒的起源。足名椎命、手名椎命的意思是穀物成熟,且出雲盛產的穀物就是蕎麥。」鳳凰寺掏出一張符咒放進枡裡面:「酒吞童子也是死於酒,酒這種東西對於妖怪來說有相當的辟除用處,尤其是蕎麥蒸餾成的酒,泡著符礼喝下去,妖怪是不會輕易接近你的,但別把符給吃進去了。你回去後也能把一張符燒了弄在酒裡倒在門口。」
  
  雖然這麼說,但並沒有把酒交還,而是對好不容易露出喜色的男子繼續問話:「你知道你看到的是什麼樣的妖怪嗎?」
  
  「是般若!絕對是般若。」工人拚了命的點頭,顯然十分確信自己的所見:「我們這裡有一個很耳熟能詳的傳說『般若殺人從不用刀』!」
  
  「據說般若原本是個名叫久鶴的女孩子,在忌妒中含恨而死,她的靈魂遍纏繞著影子變成惡鬼的面孔從而成為般若,會唱著幽怨之歌惑幻人,被迷惑的人會被歌聲從體內碾碎,所以不會留下外傷。」
  
  「歌聲……有名的傳說……」鳳凰寺低頭思考了一下,隨後叫來了店員又結帳了一瓶利口酒和果汁。
  
  「那別的問題了,你好好保重啊。」
  
  離開居酒屋,鳳凰寺向八月一日問起:「彩羽你怎麼看?很奇怪對吧?」
  
  「對他們來說耳熟能詳的都市傳說,而且十分完整,我卻完全不知道……有很強的地域性,只有這裡的人知道,這太詭異了。我覺得基本上可以確定是人為目的性製造的傳說,而當然只有可能是能面那夥人幹的吧?」
  
  「歌聲這點老娘也有覺得可疑,被害人無外傷的傷勢加上用聲音殺人這點的話,和道行九景草子太像了。但也只是像,結果來看應該說是完全以模仿道行九景草子為目的的劣化版,大概會是鬼道之類的手法吧?兇手可能是鬼道的高手。但比起這點重點是,道行九景草子是祝歌的變化。」
  
  「他們的目的已經不是讓物怪騷亂的層級了,總不會……不,現在已經不能說總不會了,物怪騷亂、虛假的傳說、虛假的祝歌,該說只有可能是『人為製作神』吧?」八月一日眉頭皺得很緊
  
  「製作神是手段,神這種東西說到底終究是人們思想混雜起來的聚合體,而且他們這種手法不可控因素太多了,光這點不足以理解他們的目的。」
  
  「不,炎緋小姐,他們應該並非要用做出來的神怎麼樣,而是『做出神』這件事。就像你說神講白了是思想的聚合體,另一個角度講白了也可以視為是願力和靈力的團塊。」
  
  「移除思想,只留下願力和靈力本身……」鳳凰寺對於這樣的觀點顯然有點難以信任:「作為人工製神的家族,你覺得真的做得到嗎?」
  
  「我們沒有做到、也不知道怎麼做到。但我覺得他們不一樣,仔細回顧與他們有關的事情,他們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多了,甚至在四大貴族之上,如果他們真的有方法呢?」
  
  鳳凰寺沉默了一會:「也是,反正開始找人前也說過,總得阻止無辜的人被殺。」
  
  「既然如此我們當然不能只是阻止,以製作神明起家的八月一日為對手是他們最大的失算。」八月一日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說道:「能面要達成這樣的目的也得反覆的行動,因此我們要在阻止之上,一口氣抓出主謀!」
  

  
  「桂馬──角行──香車──銀將──」
  
  巡視的獄警通過伊祁禰穗的羈押室,她正在裡面平靜、普通地下著將棋,沒有其他的異樣。
  
  雖然從工作來說,這麼安分的羈押犯算是幫大忙了,但就感覺來說,她的氛圍實在平靜到的讓人有點害怕,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獄警非必要時都盡可能不接近伊祁羈押室、巡視也是匆匆看一眼完成,究竟是沒必要還是不敢他們自己也不得而知。
  
  而緊鄰的另一個羈押犯就完全不同了。
  
  獄警每次一來到她的門前便是用起百分之兩百的注意力觀察著裡面有無問題,常常一警戒就是十分鐘起跳。
  
  今天的話,要說沒問題也沒問題,人是乖乖地待在裡面……但要說有問題在另一種意義上非常有問題。
  
  「妳在幹什麼?」獄警看到的畫面太反常識了,因此極度有舉起上膛的槍枝朝向天花板對準猿田的衝動。
  
  沒錯,她面朝地的在天花板上做著像是逆向伏地挺身的運動──僅僅用被銬在身後的雙手的指力,將一百一十六公斤的全身扣在平滑的天花板上,反覆地將身體稍微降下又撐回去,並且她的軀體並沒有彎曲,全身是平行於天花板的,也就是用腹肌和背肌的力量將身體憑空挺直。
  
  「怎麼,本小姐做點小運動也不行嗎?」猿田悠悠哉哉地回應道,她清楚這種事情怎麼樣也說不上違法,因此獄警雖然很想拔槍,但是卻不能真的舉著槍強行要她下來。
  
  就和平常一樣,獄警雖然沒法把她攆下來,還是死死地盯著她看。搞不好她這其實是她逃跑的某種手法呢?
  
  正當這個念頭閃過,獄警的視野突然被一雙瞳孔佔據。
  
  「嚇!」
  
  猛地出現在門前將臉緊貼在窗口的猿田,讓獄警嚇得慘叫一聲癱坐在地上,雖然人多少會被無徵兆卻近距離出現在眼前的東西一驚,但讓訓練有素的獄警癱倒大概指有可能是看到猿田。
  
  即便現在銬著殺氣石的手銬,人腦依舊會反射性地將她的面孔、或者說整個人識別為一種危險的形象。平常看著還好,大腦還會「像圖形錯視那樣被騙過去以為她是常人」,但突然出現的話可就不是如此了。
  
  「午報本小姐看過了,有凶殺案了是吧?」猿田滿不在乎倒地的獄警,自顧自地問起話來。
  
  「那又如何?這不是一個重大嫌疑犯該關心的事情吧?」獄警的慘叫聲讓岸根課長親自來到她的羈押室前。
  
  「陷入瓶頸了是吧?充滿疑惑對吧?反正我們也差不多洗清嫌疑了,放本小姐出去、借用二番隊來解決案件吧,驚天動地的兇殺案,你們肯定也不想最後懸案告終啊,警視的信任度可是會岌岌可危。」
  
  面對猿田的勸誘,岸根課長嗤之以鼻:「難道妳覺得報紙能信嗎?現在因為蛆蟲之巢被入侵過,媒體總是見縫插針,任何事情都先往不利政府的方面大書特書。對於案件的偵辦我們可沒有什麼需要求助的地方。」
  
  「別逞強了,相信本小姐,妳們總有一天會求助二番隊的。」
  
  「猿田。」旁邊的羈押室傳來了喝斥聲……雖然單純從聲音來說,感覺是尋常不過、沒有任何情緒的唸出了這個名字,但從猿田識相地從門前退開,對她而言應該是種喝斥。
  
  「妳太吵了。」
  
  聽到這句平淡到與內容有點不吻合的口氣,猿田立刻乖乖道歉:「對不起。」
  
  「課長。」
  
  因為叫住猿田而湊近門邊的伊祁順便喊了課長一聲,這也讓差點道謝的課長回過神來,對方同樣是個嫌疑犯,不存在致謝的道理:「怎麼了。」
  
  「有機會的話幫我跟查案的人說聲。」伊祁手上把玩著角行,不疾不徐地對岸根說道:「聰明是生命給人類的藥,但不夠聰明的話,那就是毒。」
  

  
後記:
  我先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事吧。
  
  首先我現在到了日本讀書,這就是為什麼我四月沒更,因為初來乍到日本,仙逝隔離、隔離完後又有很多事情要辦根本沒空。
  
  大家一定想問那三月呢?雖然說是長期出國,但是不可能一整個月都在打包行李吧?
  
  沒錯,但是為了出國我換了台新電腦,然後發生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我把資料從舊電腦移過去的時候,有部分的檔案用上了google雲端,結果,可能是推測可能是因為裡面有一些漢化漫畫的關係,我的帳號就這樣直接一夜被BAN死。
  
  這問題可就大條了,不說連同以前保存在裡面的東西通通消失、還有我得想辦法弄一個新的google帳號這兩件事,最大、也最耗時間的問題就是那些綁google信箱的各種帳號通通都得去處理,手動檢查所有帳號然後一一修改不在話下,最高血壓的就是有些不用信箱驗證碼你沒辦法登入的帳號。
  
  除了找客服說明這真的是我本人以外別無他法,你們想想,如果誰都可以登入前說我要改信箱的話,帳號很容易就被盜了,所以客服改信箱當然會很謹慎,因此三月處理完這些後就是剩打包行李的時間了。
  
  為了彌補這次寫了五千多字,雖然沒能到六千字有點遺憾。
  
  是說兩個月沒更這裡都沒人催總覺得有點難過(X)。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11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未来へのお守り
>仙逝隔離
先是

05-16 11: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201302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三井壽的意思是吃了三個井... 後一篇:【虹咲】十分想用這四張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1所有觀眾
目前正在連載[被學務主任喜壞的壞學生](小說),有興趣的可以點進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