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極短】我們告別的方式

作者:LanTern│2022-05-15 21:33:23│巴幣:122│人氣:180
 
 


  「人為什麼要這麼堅強地活著呢?」
 
  在阿婆的告別式上,我悄聲。
 
  他以無聲代替回答,在我身旁合十。
 
 
  -
 
 
  「我們分手吧。」他說。
 
  在我倆常去的義大利麵館,雨夜。
 
  「能問理由嗎?」我試著讓嗓音平穩。
 
  「妳心裡有別人了。」他憂傷地一笑,嘴角殘留著一抹白醬。
 
  我開口,文字卻似濃痰哽在喉頭。
 
  可恨地我竟無法反駁。
 
  他最後一次送我回家,並與SV650X尾燈一同,從我生活中消失。
 
  那晚,我隨著落雨撥弄通訊錄,卻遲遲下不了手。這是自成年後第一次驚覺,我竟無人傾訴。
 
  父母兄姐遠在家鄉,和他交往後,曾經的朋友也漸行漸遠。
 
  寂靜的城市一隅,我回歸孤獨的懷抱。
 
 
  -
 
 
  我和他於大學社團相識,交往六年半。
 
  如今回首才發覺,社團的記憶模糊而稀薄,彷彿不是自己的。
 
  也許因為我在那裡多數回憶都與他有關。
 
 
  赤之心社,那是以社區服務為主、為弱勢者提供棉薄之力的社團,我們是志工。
 
  絕非因為什麼高尚的理由而參加,最初。
 
  學校將社團活動列入畢業門檻,而我架不住學姐的熱情邀約,半推半就簽下入社申請,只是如此單純的原因。
 
 
  社團活動很苦,遠非常人所能想像的苦。
 
  大聲咒罵的頻率遠高於歡笑,更多,是無法向外人傾吐的委屈。
 
  第二年仍然留在赤之心的人不到十分之一,實際參與社團活動的又剩下十分之一。
 
  「最初願意加入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我依稀記得社長這麼說,抽著煙斗,在燈光明滅的社辦。
 
  「我不怪他們。」
 
 
  我至今依然不明白,為什麼我當初選擇留下。
 
 
  -
 
 
  我和他從大二下學期開始交往。
 
  稱不上有什麼情愫,只是陪在彼此身旁的時間遠比其他人多而已。
 
  我們一起去育幼院伴讀、一起去安養院帶活動、一起分裝捐贈街友的舊衣、一起在冬夜發送愛心餐盒。
 
  不知不覺就在一起。
 
  順理成章,毫無意外。
 
 
  「妳很好騙耶,這麼說。」
 
  我記不清名字的大學閨蜜曾對我說過。
 
  「為什麼?」
 
  「這麼輕易地就跟男人牽手。」閨蜜打量著我的仙人掌盆栽。
 
  我側頭,想了半晌。
 
  「畢竟,那是一雙會一口一口餵失智老爺爺吃飯的手。」
 
 
  畢竟,那是一雙在冬夜冷雨中握著,非常溫暖的手。
 
 
  -
 
 
  與其他回憶不同,我時至今日依然記憶猶新,那天。
 
 
  午夜剛過,城市飛馳。
 
  我緊抱著他,感受SV的振動與咆哮。
 
  那時我們交往不過半年,整天黏在一起都不會膩的時期。  
 
 
  「蓉。」
 
  高架橋下等紅燈時,他喊住我。
 
  「那裡。」
 
  我順著他的細語,望向橋下陰影。
 
 
  橙黃的路燈下,長椅孤獨,佝僂的身影蜷縮。
 
  那時正值隆冬,台北的氣溫一點也不適合在室外長坐,更遑論那樣的午夜時分。
 
  他將機車駛上人行道,在他熄火時,我已經走上前。
 
 
  長椅旁放著破舊的推車、一根有缺口的醫用拐杖,以及兩大包家庭垃圾袋。
 
  老奶奶將骯髒殘破的衣物往身上裹,卻仍在顫抖。
 
  她的皮膚黝黑污濁,滿是皺紋,右眼纏著泛黃的繃帶,一口牙齒早已掉光。
 
  那是我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畫面。
 
 
  「阿婆,妳怎麼自己一個人在這裡?」
 
  我在她身旁坐下,握住她的顫巍巍的手。
 
  她咀嚼著詞彙,我卻一個字也沒聽懂。
 
  「琦。」我向他求助。
 
  他只是點頭。
 
  「我打給社長。」
 
 
  我們想聯絡警察或醫院,都遭到阿婆強烈抗拒。
 
  最終,我們只能攔下計程車,送她去熟識的社福中心。
 
  我們抵達時,社長和王小姐已經在門口迎接,早已熄燈的大廳重新為我們敞開。
 
  即使是王小姐循循善誘,阿婆仍然一句話也說不清。
 
 
  「後續會怎麼處理?」趁著社長帶宵夜回來,他問。
 
  「姑且會報警。」王小姐泰然處之。
 
  他欲言又止。
 
  「只是走個程序,警察不會想淌這渾水的。」她說,「沒意外會送去安養機構,剩下再打算。」
 
  望著阿婆顫抖地將街角買來的熱豆漿舀進口中,一陣無力的悵然自我心底湧上。
 
 
  直至天色微明,我們準備離開。
 
  阿婆睡在沙發上,鼾聲混濁。
 
  「有後續消息會聯絡你們。」
 
  王小姐送我們到門口,臨別之際,我向她鞠躬。
 
  「對不起,給妳添麻煩。」
 
  「為什麼要道歉呢?」王小姐啞然失笑,「你們做得很好,這是一份難能可貴的勇氣。」
 
  那是一句,將我心底陰霾一掃而空的話。
 
  我望向在薄曦中,和社長一同抽菸的他,忍不住笑。
 
 
  在那之後,我不只一次思索。
 
  那份勇氣,究竟是屬於他,還是屬於我?
 
  當我倆從彼此生命中抽離後,是否還有一星半點殘存於我們之中?
 
 
  -
 
 
  仔細想來,我們的分開興許是種必然,自交往那刻起便能看出端倪。
 
  不只一人稱讚過我是個賢淑的女孩,也不只一人稱讚過,他是個可靠的男孩。
 
  但從沒有人說過我倆適合彼此。
 
 
  我是一個沒有自我的人,很多人都這麼評價過,儘管我自己不認同。
 
  但不可否認,自從交往後,我就染上了他的自我。
 
  愛上半熟麵芯的義大利麵和藍山咖啡、閱讀新發售的機車和攝影雜誌,我的書桌和窗沿也多了幾盆仙人掌。
 
  「妳以前沒有這麼常笑。也更沉穩了,氣質方面。」
 
  回老家時,大哥撐著下巴評價。
 
  「是戀愛的影響?」
 
  「也許。」我關上瓦斯爐。
 
  義大利麵瀝乾,淋上肉醬,上桌。
 
  大哥吃一口便皺眉。
 
  「好硬。」
 
  很難說這是否改變我的生活,但我卻樂於如此,至少當時是。
 
 
  時至今日,當我能以旁觀者立場看待這段感情的時候,才得以窺見其中癥結。
 
  我們太過相似,卻又太過迥異。
 
  如出一轍的內核,用完全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在愛情上是非常危險的。
 
  當時的我卻還不明白。
 
 
  也許在分手前,我們的感情就已經結束了。
 
  畢竟繃緊的弦遲早會斷掉。
 
 
  —
 
 
  分手數月的某一天,我在市區和學生時代的學姐偶然相遇。
 
  架不住她盛情邀請,在陌生的酒吧點了兩杯瑪格麗特。
 
  只是看見檸檬切片就令我迷濛,或許我一直都想大醉一場。
 
 
  「所以到頭來,知道你們為何分手嗎?」
 
  知道我倆分手的學姐並不意外,只是啜飲。
 
  「要是知道就好了。」
 
  「他說妳『心裡有別人』。」她的目光透過鏡片,「有嗎?」
 
  我慢了半晌才回答。
 
  「我根本不認識別人。」
 
  「亦或是,他心裡有別人?」
 
  「應該不是吧。」
 
  也許只是,我們終於發現沒有那麼愛彼此,而已。
 
  學姐輕輕地笑了,多了抹學生時期沒有的從容和優雅。
 
  「妳是不會深入探究的類型呢。」
 
  「這樣不好嗎?」
 
  「不,這樣很好。」
 
  她微笑著,與我輕輕碰杯。
 
  「並不是每段關係都需要有人扮演惡人。」
 
  我不曾想得那麼深遠,但那一剎那,我覺得學姐這句話說得真好,發自內心。
 
  「妳還在當志工嗎?」學姐問。
 
  「偶爾。」
 
  「是嗎。」
 
  冰塊與酒杯在她手中碰撞,清脆悅耳。
 
 
  「希望妳能從中找到弭平自身的答案。」
 
 
  -
 
 
  阿婆過世的消息,是王小姐通知我的。
 
  「我認為你們應該知道。」她在電話那頭這麼說。
 
  這麼多年,她就只打給我這麼一次。
 
  「謝謝,謝謝妳聯絡我。」
 
  「不客氣。」
 
  我問她有沒有葬禮,她說遺體火化前會舉辦簡單的告別式,並告訴我日期。
 
  我再次向她道謝。
 
  淚水從眼角滑落,直至我放下電話才驚覺。
  
 
  當天下午我便向上司請假。
 
  「請節哀順變。方便的話,可以請問是妳的什麼人嗎,艾蓉?」
 
  「是我的……」
 
  我一時語塞。
 
  「做志工認識的婆婆。」
 
  「噢,妳常常去看的那位?」
 
  「是的。」
 
  「妳真是好心,即使非親非故,也願意替她做那麼多。」
 
  我聽不出她是稱讚還是諷刺,但是我立刻回想起很多年前,我們還在赤之心社時,他曾說過的話。
 
 
  「幫助他人,並不需要理由。」
 
 
  -
 
 
  告別式很簡單,沒有複雜的流程,前來的都是安養院的工作人員和志工。
 
  當然,他也來了,我並不意外。
 
 
  「好久不見。」他說。
 
  「好久不見。」我說。
 
  除了戴著口罩的臉,他與我記憶中一模一樣。
 
 
  火化時,我擦去眼角的眼淚,在他身旁。
 
  「人為什麼要這麼堅強地活著呢?」我悄聲。
 
  為什麼,即便歷經苦難,也依然不屈不撓呢?
 
  為什麼,即便半生艱苦,也依然展露笑顏呢?
 
  他只是無聲,雙手合十。
 
 
  「也許,是為了等待。」良久以後他才說。
 
  「等待什麼?」
 
  「等待遇上某件好事。」
 
  「阿婆她,遇上好事了嗎?」
 
  他嘆了口氣。
 
  「我不知道。」
 
 
  儀式結束後,我倆在門口告別。
 
  沒有寒暄,沒有問候,平平淡淡地告別。
 
 
  看著他的背影,我忍不住衝動。
 
  「琦。」
 
  他回頭。
 
  「阿婆她遇上了我們。」
 
 
  他錯愕,隨即,露出笑容。
 
 


 




  大多時候,人類所需要的,僅僅只是一顆赤誠之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08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極短】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7411123巴友們
悶熱的夏天最適合下水消暑。新潛水影片釋出,歡迎大家來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