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2 GP

《地平線》輸給了《艾爾登法環》?—萬字解析開放世界的探索感營造

作者:泛可│艾爾登法環│2022-05-15 15:54:18│巴幣:2,317│人氣:9404



本文會藉由對比《地平線:西域禁地》與《艾爾登法環》、《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這些作品在開放世界設計上有什麼不同,梳理設計師在營造探索感時需要注意的大量設計細節。

這篇文章的起因來自於近日玩完《艾爾登法環》後,儘管很清楚同期的《地平線:西域禁地》依然是那套Ubisoft的清點式開放世界,但基於我對前作《地平線:黎明時分》優秀的戰鬥設計、高度自洽的科幻世界觀有著很大信心,最終還是毫不猶豫購入,但在歷經數個小時的遊玩後發現內心產生了巨大作業感,並且在戰鬥以外的時間都讓我提不起勁。
加上前陣子著名的新聞:《艾爾登法環》評價太高?《地平線:西域禁地》等開發者批評遭網友圍剿刪文,《西域禁地》的開發者批評《艾爾登法環》缺乏任務引導。

都讓我下定決心要好好梳理究竟他們在開放世界設計上的那些差異,造就了如此不同的體驗。

※如果文章中途你認為我對《西域禁地》批評太過偏頗,忽略了它的優點,那其實並不奇怪,詳情歡迎你下拉到文末進行了解。



正文開始

首先需要釐清一點,《艾爾登法環》與《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等開放世界作品之所以備受推崇,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探索感的營造,它們成功讓玩家自發的探索遊戲世界,挖掘遊戲中的秘密,而要營造探索感不可或缺的就是要讓玩家在遊戲世界中,不斷對某個未知地點(下稱興趣點)產生好奇心。
而這個好奇心則受到幾個面向影響:引導系統、地形設計、獎勵設計、敘事與事件,並且環環相扣。

一、地圖上揭露了多少資訊給玩家


首先要注意到的就是遊戲在地圖上提供了什麼資訊給玩家,它們對探索感有著極大的影響。

A.地圖對興趣點的揭露


《西域禁地》與《艾爾登法環》、《曠野之息》都存在著瞭望塔或是地圖碎片,它們的共通點是都可以揭開部分區域的地圖迷霧。

而我們可以先來看看他們的瞭望塔各自揭露了多少訊息。

《西域禁地》揭露了地貌、營火、營地、野怪等,對應類型以及位置《艾爾登法環》揭露了地貌、望遠鏡。《曠野之息》揭露了地貌、地名。

比起《西域禁地》,《曠野之息》與《艾爾登法環》都選擇隱藏起玩家未探索過興趣點的「位置」與「類型」,僅在地貌上可以讓玩家發現該處似乎有些不一樣

《西域禁地》中少部分類型會以問號呈現。半透明迷霧是已揭開但未曾到達過的部分。

而《西域禁地》不僅在地貌上沒有刻意做出暗示,還直接揭露包含未探索區域的大部分地點位置,與部分類型。

  • 興趣點揭露對探索感的負面影響

這些地圖資訊的揭露影響了幾乎所有系統,開放世界為了讓玩家有探索感,玩家必須對未知地點存在好奇心,而在《西域禁地》幾乎所有地點都是已知的情況下,玩家的移動動機從探索、尋找興趣點,變成了「現在需要風背獸的素材,直接前往棲息地」等基於特定目的的趕路,大幅減少了探索感。

同時《西域禁地》中也存在著指南針設計。

類似《上古卷軸》的指南針設計

它的功能與小地圖類似,能提供玩家對現在方位以及部分地圖上已有的資訊,而上述的興趣點揭露的問題,也因為指南針的存在變得更加嚴重,它讓玩家隨時都能知道周遭環境有那些東西,導致玩家每到一個新區域都沒有仔細探索的必要

就算玩家仍選擇自行探索,也會因為系統揭露興趣點類型的判定範圍並不小,導致玩家在老遠就提前被指南針「劇透」前方地點是什麼,失去了在前進路上猜測前方未知的神秘感。

就算是2015年的《巫師3:狂獵》,也知道要用問號來避免圖標對興趣點類型的揭露。

二、任務設計


關於任務引導這點相對被更多人討論到,大部分觀點都與我類似,在此就不花太多時間贅述,僅寫出個人在其他方面的觀察。

A.任務引導的強度


任務引導並不像是興趣點與大地圖的探索感息息相關,而是事關任務執行時的玩家體驗,但兩者造成的影響與帶來的感受非常類似。
先來看看他們各自的任務引導方式:

《西域禁地》會將該去的地方顯示在指南針
並且會指向預定好的路徑
而《艾爾登法環》中賜福的指引是最常見的引導方式,僅會指出主線的大概方向以及讓玩家自行在場景中設置光柱,且會被遮蔽。

只要對這兩部作品有基本認識的玩家都知道,在引導強度上兩者有著巨大的差異,而《西域禁地》中,不管是主線、支線、標記點的引導方式都是大同小異,基本上完全依照指示就能上山下海,中間不需要做什麼決策,只有在少部分節點才會提供一個開放範圍,讓玩家自行探索觸發位置,而觸發手段基本上都差不多。

雖然這相比《艾爾登法環》明顯指引更清楚,大幅減少玩家A到B之間迷路的機會,但同時也產生了幾個問題:

  • 玩家不需要思考A到B之間應該使用什麼手段,以及路線是否正確。


在《艾爾登法環》中,玩家並不會總是所見即所得,設計師可能會在路線中間放入某種阻礙或是獎勵,甚至是一個你明知道目標位置,但中間卻存在著一連串的敵人、謎題與地形考驗,在運用得當的情況下可以在開放地圖就營造出一層層攻關的體驗
前往火山官邸的路線被刻意放在這座斷橋後方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前往火山官邸的路線,設計師刻意將玩家追求的地圖碎片放在了這座斷橋後方,迫使玩家思考該如何到達目的地。


  • 清晰的指引大幅減少玩家不小心走錯路、走過頭、走岔路而發現意外地點的機會。

我想大部分《艾爾登法環》或《曠野之息》的玩家應該都同意,在路途中隨著某些微小線索,找到某個壯觀靈廟,是遊戲中最妙不可言的時刻之一,這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受,可以有效帶來驚喜感,且更加強玩家未來的對探索的意願與期待,是這類作品最重要的核心樂趣之一。

從啜泣半島初次來到永恆之城的瞬間,充分感受到設計師為了給玩家驚喜有多用心。

另外並不一定是玩家不小心走錯路才能發現這些意外地點,更多時候是關卡設計上的隱性引導讓玩家偏離原本道路,是設計師刻意而為之的。這部分在之後關卡設計的部分會再談到。

  • 缺乏不同形式的引導方式帶來驚喜或是敘事體驗


《西域禁地》的任務大絕大多數時候都是要求玩家尋找場景中的某樣東西,並且都會幫玩家標記清楚該注意的地方,過程中的挑戰非常少,就算有也只是考驗眼力,極少需要玩家的推理、假設、想像。

《西域禁地》雖然要玩家尋找線索,但線索總是會被清楚的標示

而《艾爾登法環》的任務引導在隱晦的同時,也會以許多不同形式呈現,例如將提示藏在玩家需要購買的文件中。

《艾爾登法環》在文件中提示玩家如何與漫步靈廟互動

《艾爾登法環》的引導方式很明顯就提供了玩家在遊玩體驗上的多樣性,並且考驗玩家的推理與聯想能力,並從中獲得成就感,同時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讓任務如同許多沉浸式模擬(Immersive Sim)遊戲,暗中提供多種解決方式。

不過同時《艾爾登法環》也因為與NPC有關的任務引導太過隱晦而遭受批評,個人其實是站在贊同立場,但並不是認為它應該像《西域禁地》提無微不至的引導,而是保持現有的模式,但在提示的量與完整度都需要有所以強化。

B.任務清單的形式

另外任務清單的設計也會影響玩家體驗,我們先來看看他們各自揭露了哪些訊息。

《西域禁地》的任務清單提供了任務的分段式目標、獎勵內容、對應等級、任務分類。這是《艾爾登法環》的任務清單。

《西域禁地》的做法顯然不像《艾爾登法環》,會讓玩家幾乎無法掌握任務的狀況,但同樣存在幾個問題。

  • 任務類型與獎勵讓玩家可以提前知道任務大致內容,並且讓玩家對遊戲能提供的變化失去期待。


《西域禁地》貼心的任務類型分類,恰恰讓玩家可以藉由先前經驗大致推測同類任務的流程,再加上它在任務流程上的變化度著實不出彩,來來去去都是哪幾種流程與操作,很容易定型各個種類的任務帶來的體驗,甚至連獎勵都讓玩家一清二楚。

以上原因嚴重讓接下來的任務內容失去神秘感,而失去神秘感就意味這玩家失去探索這個世界的一大動機。

  • 讓任務有工作清單的感覺


將所有任務以清單的形式排列固然方便,但也暗示玩家像是清理代辦任務一樣的心態來遊玩,容易讓玩家將開放世界體驗變成了單機線性體驗,玩家只需要在各個任務的出發點間移動,中間有的僅僅是趕路※,容易降低探索的比重,這點就算是《曠野之息》,也會在體驗完大部分內容而回頭清理支線時感受到。

但是也有不少玩家在相關討論中提出《艾爾登法環》應該還是要有一個類似筆記本的功能存在,能讓玩家紀錄許多重要訊息,否則這麼多資訊玩家根本記不住。
個人其實也蠻認同的,只是這個功能的許多細節呈現為了保持核心體驗,都需要被反覆調整、拿捏。

由玩家Ste Pickford自行繪製的冒險筆記。

※事實上一款開放世界如果不那麼注重探索感,也還有另一方向可以嘗試,就是為遊戲的移動系統設計MiniGame,例如《漫威蜘蛛人》的擺盪系統,《Grand Theft Auto》系列的駕駛系統,都為玩家在任務與任務之間提供操作空間,而《西域禁地》的操作空間比起前者基本都是搖桿一路推到底。

  • 遊戲能提供的內容被「任務」定義了


我在《艾爾登法環》喚水村下方的河流,遭遇了一個非常小型的事件:當我走到河流源頭時看見一隻熊,走近後會聽到一聲狼嚎,接著一群狼會出現並圍攻這隻熊,事後也可以在地上發現一隻白狼的屍體,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內容,甚至沒有什麼特殊的獎勵。

以上遭遇並不屬於任何任務的流程,或是與任何興趣點相關,它僅僅是一個地圖上可觸發的事件,網路上也很少人會提及此事。

它很好的打破了所謂「任務」的概念,往往其他遊戲的內容量都會全然存在於任務系統中,玩家只要依循著任務清單,就必然能體驗完全部內容,但這麼做除了會減少沉浸度之外,像是上述這種小型事件只適合在探索地圖時遭遇,因為它的內容量太少,不足夠被視作一個支線任務放到遊戲中,如果玩家大老遠跑來的只有這些內容,體驗並不好,所以《西域禁地》也沒有將這些遭遇放到任務清單之中

C.探索工具過度與主線綁定


《西域禁地》存在四種探索用的特殊裝備

《西域禁地》中存在用於與開放地圖互動、解謎的「特殊裝備」,所以它並不像《艾爾登法環》將解謎都保持在原本系統的範圍內,類似於《曠野之息》需要通過主線才能獲得對應的裝備。

但不同於《曠野之息》將用於解決遊戲中絕大多數謎題的裝備,都放在了新手教學、新手區域,同時又能保持良好的學習節奏與體驗,《西域禁地》選擇將裝備放在了主線中,而且各自都要經過不少時間才能拿到,導致玩家如果不一開始就刻意衝刺主線,那他將會獲得較差的探索體驗



儘管因為前述那套「Ubisoft清點式開放世界」在近年早已常受批評,所以《西域禁地》這次也像當時的《刺客教條:起源》,開放了自訂義選項,讓玩家針對上述任務與引導等功能進行調整,並且相對《刺客教條:起源》來得詳細,可以看出設計師是有接收到這些反饋的。

《西域禁地》提供了探險家與引導式兩種模式,兩者差別在於UI揭露資訊的多寡

但事實上仍然是杯水車薪,一些細節並沒有辦法完全解決問題。

一來是因為只要設計師沒有理解到探索感有哪些必要的設計,設定這些參數時終究無法全都打到痛點。
二來我不認為將調整選項下放給玩家就能完美解決這些問題,因為我自己在設定時就反覆調校了幾次才達到最好效果,一款遊戲有太多參數需要讓玩家自己研究怎麼調整才是最好的體驗方式,個人認為這有違設計師的天職。

不過更重要的是,上述地圖與任務引導的設計,如果《西域禁地》開發團隊想要修改,其實都不需要花費太多成本,但接下來我打算談談開放世界為了探索感,在關卡設計上還需要做那些努力,而這點就涉及層面廣大,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處理。

三、場景與關卡設計


A.高低差的充分運用


一般來說在3D關卡設計的案例中,一個關卡如果能充分展現出縱向立體結構的複雜度,往往更受到推崇,這是因為它確實比常見的橫向、平面關卡需要考慮更多東西。
而雖然兩者在整塊大陸都存在著高地差設計,但光是對高地差的運用,就足以顯示兩者在場景設計上的思考差異

  • 鳥瞰點設置


紅點處是《艾爾登法環》的鳥瞰點分布

如果你曾分析過《艾爾登法環》的地形設計,很容易發現開發者有意識的在每個區域都設計了鳥瞰點,而且都是位於區域入口且必經的道路上,這麼做可以自然的讓玩家以最具衝擊力的方式,欣賞不同區域獨有的風貌,對接下來的探索產生期待,並且不同區域的印象建立也讓玩家更容易理解、記憶遊戲中的地理關係
加上望遠鏡的設計也是為了讓玩家藉由俯視地圖,來規劃接下來的行動目標。

《艾爾登法環》的區域切分

但在《西域禁地》中,儘管還是存在一些經過精心設計的場景,但除了初次來到達西方時,其它時候幾乎都沒有安排讓玩家在高處一覽區域風貌的時間與地點,對區域也幾乎不存在結構上的切分,僅在地圖上點狀散佈不同的視覺風格。

  • 用高度劃分區域

《艾爾登法環》巨大的高度差,除了是為了場景恢弘感與大型敵人所設計,在許多時候也用來限制玩家的移動範圍(玩家會摔死或跳不上去),藉此達成隱性的難度區域、探索範圍切分,比起牆壁或者任何物品進行阻擋,用高度差限制探索範圍之餘還可以讓玩家預覽其他地區的風貌,增添期待感。
但在《西域禁地》中較少看到這樣的運用,整塊大陸有許多地方都是平原與小型丘陵,也幾乎不會對探索區域進行限制。

  • 與高低差有關的內容填充

如果你願意沿著《艾爾登法環》的地圖邊界觀察的所有懸崖,會發現設計師在這些懸崖中所隱藏的秘密遠比你想像的多得多,以及每個峭壁下總是隱藏了許多洞窟、湖之利耶尼亞山脈下隱藏的白金村,這些對縱軸的內容填充,都是在相同的地圖大小塞入更多內容,成功創造一個小而豐富的世界,而小而豐富的世界為什麼優於大而空曠的世界,可以參考這裡,在此就不贅述。

《Deus Ex》呈現了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開放世界

  • 將高度作為挑戰

《西域禁地》的地形傷害:枯萎病

《西域禁地》雖然存在地形傷害,但幾乎都只是枯萎病造成的持續傷害,比起《艾爾登法環》那類在斷橋或樹枝上,面對掉落懲罰步步為營帶來的緊張感,不管在沉浸感與創意上都較弱。

  • 精緻的縱向立體關卡

遊戲中是否存在精緻的縱向立體關卡,直接關乎到關卡設計師的功力,這點反而沒有太多討論的空間,畢竟From Software過去已經交出太多教科書級別的縱向立體關卡,要《西域禁地》追上這個標準實在有些強人所難。

顛倒書齋這樣的關卡對From Software的設計師來說大概還不夠複雜

不過《西域禁地》有一點值得一提,便是地圖上的許多聚落都是由人類滅絕前的建築物所改建而成,例如商場、博物館等,它們在保留原本建築特徵與結構的同時,也能表現出該聚落的特色,著實讓我感受到場景設計師的用心。

  • 缺乏應用場景的跳傘

《西域禁地》的盾翼

另外《西域禁地》有一點實在讓我難以忽視,就是它在這代新增了與《曠野之息》功能相同的滑翔傘,但實際上與之配套的傳送塔(長頸獸)、關卡設計都不算多,也因為地形高低差起伏較少,較少需要像《曠野之息》用滑翔傘來更快到達無法傳送、坐騎難以行走的地區等,導致使用機會屈指可數,缺乏對設計目的的理解而只學了皮毛實在令人感到惋惜。


B.路線設計


儘管《西域禁地》因為導航系統的存在,基本讓路線設計失去意義無從討論,但因為本作遊戲預設為探險家模式,會關閉手把手的路線引導,這時關卡設計的缺失還是會暴露出來。

  • 空間理解帶來的成就感

過去魂系列關卡設計帶來的成就感,很大程度來自玩家對複雜空間產生理解的瞬間,而這點在《艾爾登法環》的開放地圖仍然偶爾會出現。

從海岸洞窟會接壤到龍饗教堂

而《西域禁地》的開放地圖幾乎看不到任何複雜結構,主線中的封閉式地城也基本只有出入口與開放地圖接壤,非常的工具導向

  • 替代或分歧路線


《艾爾登法環》的開放度圖其實存在許多正規的替代路線,讓玩家可以繞過主線BOSS、提前到達特定區域等,充分展現開放世界的自由度,但《西域禁地》因為本身就沒有對探索區域進行限制,所以也不會存在替代或分歧路線。
如果玩家願意,《艾爾登法環》前期可以直接跳過兩個主線BOSS


C.關卡引導

在設計完路線後,要如何引導玩家可以說是比路線設計更需要設計師傷腦筋的地方。

  • 用興趣點截走玩家的注意力

前面說到:設計師在進行開放世界設計時,會刻意藉由隱性引導讓玩家偏離原本道路,這樣的概念可以在的CEDEC 2017《荒野之息》相關講座中見到。


所以一般在關卡設計上都會刻意安插興趣點來截斷玩家對當前的任務的注意,盡量不讓玩家以線性、像處理工作清單一樣的完成任務,這麼做除了是讓每個玩家都有不同的攻略流程,展現自由度與探索感,同時也因為在蔡加尼克效應(Zeigarnik effect)的作祟下,對玩家來說那些只做一半的事情,都會帶給玩家更深刻的印象,從而給玩家的冒險帶來一種豐富、內容龐大的感受,並且有更強的探索動機。

  • 對地貌暗示的利用



要挑起玩家的好奇心,過去最基本的做法只是在地圖圖標上放置一個"?",而任天堂同樣在CEDEC 2017《荒野之息》中告訴我們:「我們才不屑用這種粗糙的方式!」
任天堂的設計師老早就敏銳的意識到,三角形的尖端對玩家來說有著不可忽視的吸引力,只要把秘密放在了尖端處(也就是常見的山頂)總能勾起玩家的好奇心,除此之外其他許許多多在構圖、形狀、顏色,地形上的暗示,才構成了玩家總是不斷受到一個接著一個的目標吸引,自然而然到處探索的世界。

而《西域禁地》儘管能在主線地城的探索中找到少量這樣的暗示,但他們也幾乎都沒有出現在開放地圖中,玩家如果想自發的探索這個地圖,將會得到一個缺乏目標的體驗。

  • 易於辨識的興趣點

在沒了地圖上的圖標後,除了可以用上述的方式暗示玩家興趣點的存在,直接了當的在玩家視野中安插一個顯眼的物件,讓玩家『阿,這裡有那個東西!』並主動追求也是其中一種必要的強引導,而這類顯眼的物件需要玩家擁有清晰的視野。

所以除非刻意,否則設計師都會留意這些玩家站在高海拔、視線不被遮擋、大氣可見度高等地方的機會,但《西域禁地》中其實感受不太到設計師的這個意識,在更多時候場景中的物件都沒有被有意識的擺放,許多明顯的興趣點不是一次出現多個以上,就是被許多裝飾用的樹木、植被、牆壁完全遮蔽。

《西域禁地》中有許多這樣的平原,沒有提供高度變化,許多興趣點直到到達前,都被裝飾物完全遮擋起來。

還有就算上述狀況不存在,一個顯眼的興趣點本身在視覺設計上也需要下功夫,舉例來說如果設計師希望玩家能馬上注意到某個地點,往往會將該地點用比場景更高的彩度、與場景不同的色相、特殊的光源等方式來明示玩家。

但《西域禁地》不只沒有在這些地點的視覺上做出太大區別,還在部分地區出現了幾個反面的案例:

《西域禁地》中的這個建築是無法互動的裝飾物件

為了配合上述需求,一般在視覺設計時會避免無法互動的物件在場景中過於突出,導致玩家無法辨認那些是可互動物件、那些是裝飾,除非是大量出現,不然多數時候都會將這類過於突出的裝飾物件降低彩度或是調整外型。
但這裡可以看到這個特殊的建築是無法互動的裝飾物件,你可以說《西域禁地》的場景美術組實在太努力了,遊戲中不乏許多精緻的裝飾物件,它們都極大的增添了場景中的豐富度,但也導致玩家到達新地區時無法一眼辨認那些東西其實無法互動。
在費盡千興萬苦到達目的地後,卻發現基本什麼都做不了,會對探索意願造成不小的傷害,大量並列時也會讓玩家不能立即辨認可互動物件。

類似的問題其實在《艾爾登法環》也並非完全沒有,蓋利德中的花苞與珊瑚狀山丘就有這些問題,儘管因為大量並列而沒有讓玩家誤會是互動物件,但仍然增加了在這個場景中分辨可互動物件的難度。

為了呈現蓋利德的混亂與美麗,或許這些犧牲也是必然的

D.謎題設計

儘管謎題設計的好壞不與探索感直接相關,但多樣且高品質的謎題設計,除了不會有重複感,也讓玩家對接下來的探索有期待。

  • 不能只有觀察力考驗

《西域禁地》中不管主線或開放地圖,都可以看到常見的謎題:尋找場景中被標上藍色且可拖曳的物件、尋找場景中可觸發的捷徑、找到正確的門等。
這些都屬於典型的環境觀察謎題,考驗的都是玩家的觀察力,但除此之外很少看到其他類型的謎題。

同時Focus的存在會在玩家需要觀察環境中的線索時,清楚標記出該注意的地方,完全失去觀察不同環境與推理的必要,讓這類探案任務的操作過程都不需要任何思考。

《西域禁地》會千篇一律的標記出玩家該注意的地方

以上設計都讓我深感開發團隊的懶惰,就以《曠野之息》中的謎題來比較,隨便都能列舉出不同類型的謎題:對磁力的理解與應用、物體間的物理關係推理、空間與圖像記憶、互動時間的預判、對操作系統本身的熟悉度、體感操作的能力,等族繁不及備載,其中一些甚至不容易進行明確的分類。

而《艾爾登法環》中也有環境觀察謎題(魔法師塔),但設計師仍然盡力在每個同類謎題之間做出了差異化,考驗玩家的文字推理能力、聯想能力。

導致《西域禁地》的解謎流程相較之下有著極高的重複度與手段缺乏,體驗非常枯燥。

  • 特殊裝備的功能重疊

前面說到《西域禁地》存在經由主線解鎖的特殊裝備,但這些特殊裝備除了解謎方式與上述同樣千篇一律,絲毫沒有對機制本身進行挖掘外,同時有一半都無法用於解謎以外的地方,缺乏遊戲設計上的優雅性(Elegance in game design)

並且最誇張的是,這四個特殊裝備中,有兩個裝備的功能其實可以互相取代,為了不劇透就不在本文說明,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由此進入,並思考看看是哪兩個。

E.獎勵設計


對遊戲中獎勵的期待,是驅動玩家探索意願最有力的管道之一,而《西域禁地》的獎勵設計同樣存在幾個問題。

  • 毫無神秘感的獎勵


前面提到過《西域禁地》任務清單完整揭露了任務獎勵,讓玩家以功利的心態來衡量要執行哪個任務,而非基於探索循序漸進的進行。
而地圖上的獎勵配置則是在經過一定時間的遊玩後,玩家便可以清楚了解他們提供的永遠都是換金道具、道具、材料,這一方面也是遊戲本身在道具種類上就沒有進行擴展,導致探索能獲得的獎勵是完全可預估的,大大減少玩家探索的神祕感。

其實就算是《曠野之息》,獎勵類型過於單一也是本作少數被認為可以更好的地方。

你還記得當初翻山越嶺後找到一堆木箭的無奈嗎?

而《艾爾登法環》則在這點上作出了巨大的突破,除了遊戲獎勵本身就存在法術、武器、盾牌、防具等眾多種類外,就算同樣是大盾類武器,設計師也會盡力確保每一個盾牌都有各自的特色,例如最輕的盾、防禦強度最高的盾、火抗最高的盾等等,再搭配上每個裝備又有專屬的、縝密的、獨具神秘感的背景設定,一切都是為了給玩家獨一無二的感覺,而不是像《西域禁地》選擇去強調裝備的強弱。

更進一步來說《艾爾登法環》中的獎勵甚至並不限於「玩家能獲得的道具、裝備」,一個小型的場景敘事、獨特的怪物、一個傳送門、一個秘密等,對基於好奇心探索的玩家也可以是獎勵,豐富的種類極大的維持玩家的探索慾。
談到傳送門讓我忍不住要說說,這代的寶箱以傳送作為陷阱實在是很聰明的設計,它用最低開發成本的方式就讓玩家體驗到:
1.突然進入未知環境的驚喜感
2.困難區域提供的懲罰功能
3.讓玩家提前領略完全不同的地區換換口味並增加期待感
4.提高角色強度後舊地重遊的成就感
5.拉高玩家對內容量的預估

打重心底佩服這樣的省錢方式。

但是對於觸發傳送陷阱後,直接硬性封鎖玩家的傳送能力,解鎖條件也不那麼直覺的設定下,個人認為算不上優雅的設計。

  • 將獎勵作為引導

對《艾爾登法環》與《曠野之息》的設計師來說,「用獎勵引導玩家找島某樣東西」這件事早已駕輕就熟,這些引導可以讓玩家錯以為那些地圖上的秘密都是自己不小心發現的,帶來成就感與未來更強的探索驅動。不過一方面也是因為《西域禁地》並不存在「某個懸崖下藏著東西」這種事,所以這設計者並沒有也不需要設計這類隱藏點,就算有也會被系統提前揭露。

而獎勵除了可以引導玩家到另一個獎勵,也可以是引導到風險之中,並且也分為隱性與顯性。
如果是引導到不易察覺的隱性風險中,帶給玩家的是緊張感。
如果是引導到容易察覺的顯性風險中,例如熔岩中的寶箱,則是刻意讓玩家暴露在風險與回報的兩難之中,是正循環反饋的典型運用。

獎勵引導亦可以用於刻板印象的建立與打破,舉個較容易理解的例子,在好幾個相同房間之中都放上一模一樣的獎勵,之後再在其中一個房間放入正面或負面的道具,都能帶來不錯的驚喜感。

以上種種很遺憾都未能於《西域禁地》中見到。

四、在玩家心中建立潛在敘事


在遊玩《艾爾登法環》時,最吸引我的部分就是總感覺這個世界在任何角落都藏有秘密,而這些感受除了是魂系列品牌積累下來的結果,以及受到前面大半篇幅談及的探索感影響外,敘事設計本身也是關鍵。

  • 敘事方式的單一化

《西域禁地》之所以無法像《艾爾登法環》一樣給玩家帶來這個世界處處是祕密的感受,很大程度是受到敘事方式的影響。

雖然《西域禁地》在文本量上並沒有比《艾爾登法環》來得少,也同樣有為角色與勢力建立細碎的背景與人物設定,但關鍵在於它選擇將這些內容全都一股腦的丟到對話中,從NPC口中呈現,如此一來除了讓玩家得到像在看視覺小說的體驗,想要了解就要經過冗長的對話。

玩家也不需要好奇在世界的某個角落存在什麼特殊事件或是人物的過去,因為前期的體驗已經告訴玩家,所有的內容都只會出現在NPC口中

幾乎每個NPC都有非常瑣碎或日常的背景設定,但都只能藉由對話得知。

而《艾爾登法環》不管在環境敘事或任務敘事上,從系列之初就總能用最低成本的方式帶出最大的衝擊力與帶入感,簡單的一具屍體與旁邊散落的東西,背後通常都可以找到相應的故事,讓玩家充滿想像空間。

  • 文字選項以外的交互方式


如果玩家選擇與某一個NPC為敵,在《西域禁地》基本都會是出現一個文字選項讓玩家選擇,但在《艾爾登法環》可以是奪走某樣物品、攻擊某個NPC來達成。
甚至玩家在探索地圖的過程中就會出發某些影響劇情的交互,玩家並不是只有在文字選項出現時才在做選擇。

這種交互方式的多樣化,除了很好的維持沉浸感,也讓玩家在面對遊戲的不同狀況時,願意對遊戲進行更多種嘗試,充分發輝自己的聯想力與好奇心,甚至讓事件存在常規外的選擇

如果遊戲永遠只會提供文字選項,玩家就沒有機會靠自己發現"是"與"否"以外的第三種選擇。



後記、最後提幾個比較主觀的部分


  • 可惜了的營火設計

在《西域禁地》中,玩家通常在遠處就能發現營火的狼煙,它本身就足夠作為玩家尋找的視覺標的,並且到達營火後會補充消耗性物品,這個設計常見於想營造生存體驗的遊戲中,目的是為了用有限的資源營造生存感,而《西域禁地》有了一個開放式地圖,同時傳送又要耗費一定量的資源,顯然都是有相關功能來營造上述感受。
但實際上狼煙在老遠就用獨立的ICON標示,物品也很少會不夠,主角移動手段基本沒有任何成本限制,加上遍地都是可以傳送的地點,都讓這類生存感幾乎不可能出現。

當然生存感本來就不是《西域禁地》要追求的遊戲體驗,所以也藉由各種數值調整來削弱這些功能的影響,但既然這些功能顯而易見用不到,為何當初仍要開發呢?

  • 或許錯的不是《西域禁地》,而是在不對的時間遇到它


其實一開始我就很清楚《西域禁地》之所以讓我哈欠連連,是因為在體驗過《艾爾登法環》、《曠野之息》這類對開方世界探索有著精準理解的遊戲後,已經很難再對Ubisoft的清點式開放世界提起興趣,真實的感受就如同這位Reddit玩家

還記得我五年前遊玩前作《地平線:黎明時分》,對它的開放世界設計儘管沒有到著迷,卻也能耐著性子打完,甚至更久以前我也曾被《刺客教條》中撿起寶箱中羽毛的時刻娛樂到。

所以今天對《西域禁地》的批評都是基於「與前作相比在開放設計上幾乎沒有進步」這點感到惋惜。

另外我確實有遇過少數對探索這件事興趣缺缺,只想趕快進入下一個事件與戰鬥的玩家,如果你是這類玩家,我很樂意承認上面說的這些觀點並不適用於你。

最後,畢竟寫了超過一萬字,肯定有你不認同的地方,還請各位不吝賜教。



※如果你認為我對《西域禁地》的批判過於嚴重,本人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本文一開始就是想用兩者對比,來找出開放世界在營造探索感時需要設計那些細節,必然會更多的關注那些《西域禁地》缺少的部分,而我們必須承認《西域禁地》其實一開始就沒有花太多心思在探索感營造上(儘管它有這個意圖),從而讓比較兩者的本文看起來有些吹毛求疵。
同時我也沒有在這裡花篇幅說明,《西域禁地》一如既往優秀的戰鬥設計與高度自洽的科幻世界觀是如何打動我,衷心希望未來能看到更多這樣的作品,在此只是替它們被過於保守的開放世界設計所拖累而感到惋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05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遊戲設計|艾爾登法環

留言共 41 篇留言

泛可
原文連結:https://link.medium.com/lmNgkNKN1pb
可以獲得更清楚的排版喔~

05-15 16:02

ワクワク!わくわく!
就算10萬字,我還是選擇玩艾爾登之環

05-18 15:13

ペコリーヌ
看個人喜好吧 我是覺得地平線好玩

05-18 15:22

BestNoobTW
劇情都不怎麼樣,一個是從頭到尾都充滿不符合部落文化的現代輕浮感,我永遠不會忘記花了3個小時只為了過一扇門的白痴體驗,。另一個就是

05-18 15:25

noah
地平線的地圖呈現和引導,和對馬戰鬼比起來,真的太亂了

05-18 15:27

BestNoobTW
明明只是被找來幫忙的水電工,結果被所有原住民視為恐怖分子,明明世界正在崩壞,一堆神人只會當宅男對你裝逼不幹正事,結局超空虛

05-18 15:28

紳士
雞腿與牛排的問題
沒什麼好比較的
真要比看信仰吧

05-18 15:28

de unknown
索廚集結還有幾分鐘?

05-18 15:35

第三方訪客
對馬戰鬼的支線任務太單調了,唯有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比較有變化,而且會好奇下一條支線任務是什麼事!

05-18 15:35

Enigma迴轉
對馬一堆支線連角色鏡頭都不給 帶入感越玩越差

05-18 15:56

雲渡
其他的我不清楚 但至少關於主角能做到的事 肯定是災厄林克最多

05-18 16:15

名叫射的男人
回樓上,法環就不是強調畫面的遊戲,人家討論探索遊戲性,你在那邊比畫面?笑死人

05-18 16:23

名叫射的男人
我個人ub刺客忠實粉絲,地平線也覺得好玩。但可能也玩太多那種追逐地標的開放世界,現在看到ub式滿圖標地圖就倒彈,完全不想玩,不管畫面多精緻,地標都爆雷了,我還去探索個屁

05-18 16:26

我就住在裡面了
說一堆理由,光是要一直看著大媽我就已經不玩了

05-18 16:50

辰奕
兩個都玩了,覺得地平線比較好玩

05-18 17:04

寧靜旋律
法環的任務導引不是好的 法環吸引人的重點從來不是任務

05-18 17:32

eocoeeocaacc
這兩款都贏過目前9成遊戲了啦

05-18 17:37

音樂蝦
法環世界場景上幾乎所有東西都能看出他背後隱藏的歷史
地平線的山就只是山 樹就只是樹 雲就只是雲
玩遊戲如果是為了看這種東西我還不如把錢拿去下載高清4K桌布

05-18 17:46

雫の彼方
法環雖然沒任務清單,但他的任務基本上都只會叫玩家去哪找人或拿什麼,不會有太複雜的內容

05-18 18:37

喜歡DD的35P
好的! 不喜歡玩 我知道了 理由可以不用那麼多^_^ 法環只是在魂係作品裡銷量脫穎而出,拿去跟你沒興趣的刷刷刷rpg類型的刺客或2077比那銷量也就只是普普,不差你一個
btw樓上484沒看過舊金山只能對虛構的古城堡意淫

05-18 18:37

熱血的ACG牛
地平線雖然探索性薄弱 初到新區域的壯麗感還是有的 有些較沒時間的玩家反而適合這種點對點地圖

05-18 19:48

Hannagoo
講這麼多,說白就是法環比較難,但法環也是从黑魂1這種搞死人的設計慢慢簡單化的

05-18 21:18

亞米
一個全平台一個限定遊戲機,一個續作一個全新作,客群就不同了,很像雞腿比懶X

05-18 22:02

TAKEY
地平線畫面影音用心呈現,才是次世代遊戲標竿

05-18 22:36

夜神月
理由不需要那麼多 不喜歡就不玩,SJW搞的大媽地平線 你和SJW玩完我那份

05-19 03:17

熊吉
分析得很好。但我覺得對於開放式類型各有喜好吧。就像有人喜歡燒腦電影,但也有人喜歡肥皂劇。可以拿其他遊戲對比並提出你認為法環好的地方,但沒必要因此否定其他遊戲的內容。

05-19 07:05

SunWei
非常愛地平線的劇情以及設定,但二代還是那套清點式開放世界玩法真的有點啃不下去...有一種只想趕快把主線破完知道劇情的感覺,真的很可惜[e21]

05-19 10:26

飼料雞
我就是比較喜歡地平線,hehe

05-19 19:47

閃光的炸雞改
不同意法環筆記本的部分,會跟人設產生衝突。那個精美的筆記可能是占星,但是搞不好站士跟一無所有根本不識字需要用其他方法去記,像囚犯可能不會畫圖,就會產生違和感。

05-22 00:29

qo^_^op
講這麼多,其實一句女角太醜”就結束了。

05-23 21:40

qo^_^op
認真說的話...PS5 產能不足。
全平台 作生意就是香,也給獨佔遊戲個思考方向。

05-23 21:47

孤傲的球手
我覺得地平線屌打薩爾達跟法環,只輸最後生還者2一點。

05-25 21:49

希普諾斯
我覺得,大大寫出來的東西都是拆小細節出來分析,可是這些小細節都不太是決定性的事物,我覺得地平線和法環會在玩家心中有高低差的根本在,地平線看起來沒那麼好玩。
這個不好玩的原因可能來自於大大分析的全部細節的集合,也可能是畫面表現或是遊戲模式等等,但是不論原因如何,地平線的畫面與遊戲模式,就是沒那麼有趣,我覺得美術和整體表現,地平線都很不錯,但是核心的遊玩模式太沒有靈魂,導致重點不夠集中,不是說地平線爛,可是與遊戲風格玩法明確的法環相比,很難形容地平線在玩些什麼,就讓它看起來沒那麼好玩。

05-30 12:34

D
儘管艾爾登法環是款非常優秀的遊戲,但引導方面依舊是無可質疑的爛。
任務解說不夠明確(NPC還TMD會到處亂跑)跟地形高度差非常不直觀(跳下去到底會半血還是準備撿屍)的問題,對我這種完全不看攻略的玩家來說,嚴重影響遊玩體驗。
試問有多少支線能夠在不依賴攻略的情況下自行完整解完(甚至連要觸發都有問題)?
當然有人喜愛將全地圖逐格掃完(我也有點這種症狀),個人也偏好將遊戲中的世界觀與人物故事逐步釐清的那種探索感,
但以這款遊戲的任務數量與訊息提供量,對比其地圖之大實在過於稀少(越到後期的地圖越明顯),
造成大部分的探索時間都只是在不停的找路(不斷誤判地形摔死重跑更是沒有半點樂趣可言),
卻又很常發現花了大把時間終於到達想去的地點時,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

當然,以上這些問題並不適用於喜歡跟著攻略跑的玩家。

06-01 13:20

Yuri0215
主要是各有各好, 但這是客套話....
我2個都有完成, ELDEN RING是白金.... 好玩得太過份, 可探索的地方太多, 首領要研究弱點打法。。。
而地平線,畫面是很好,但很多時間都在看劇情,而劇情沒多少驚喜。。。。。。

06-01 15:39

KENT
不同類型的遊戲有啥好比的阿...都玩都白金了阿....小孩子才做選擇

06-07 01:12

HGGGF
其實我覺得遊戲好不好玩主要是看玩家拉!你認為好玩就好玩!不好玩就不好玩!
一切都只是一個主觀性論點罷了~~~總之兩款都有玩過!但是雖然是開放性世界!
但兩者之間在類型上還是有所差異,我是覺得不能拿來做比較拉!
不過遊戲重要的是自己認為好玩就好~~~~

06-13 13:02

Letmegod
這幾年玩了不少開放世界遊戲,從來沒一款是可以靠著自己努力全破的!我寧願直接看攻略找==但地平線一代跟二代地圖設計基本上一致阿!歐美開放世界大多都是採育碧式設計,但他們的故事真的就不會讓我很想特別了解。英高的遊戲厲害在他的故事總是乍看很純粹,細究卻深邃久遠~我認為好的故事永遠是從簡開始,歐美那種磅礡盛大然後內容塞很多無聊小事的製作還沒玩就先累了

06-27 22:28

金剛
如果很常玩UBI的公式開放世界 西部禁區就跟那些差不多
這才是很多玩家更喜歡法環的原因
因為他們終於玩到新東西了

06-27 22:54

椰羊アスナ
現在就是法環廚硬要拿法環去貶低其他遊戲

題外話:連類型完全不同的遊戲都能拿來比

前天10:04

Foul Tarnished
樓上不是那位連1200都嫌貴的嗎

前天10: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2喜歡★fr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nricn 所有人
https://discord.gg/XtBkUapWZN 有正在創作文學寫作,或是本身喜歡文學有興趣的作家,都可以共同加入交流討論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