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自創連載小說』King的傳記(序章)

作者:井爵│2022-05-14 23:10:13│巴幣:326│人氣:96
前言:大家好久不見,這裡是井爵。

原本這篇作品是不打算公布在網路上,是為了弔唁我家的寵物兔而寫的紀念作品。

但是今天心血來潮,終於將兩年前寫的內容完善了後續。

我的文筆並不好,只希望公布在網路上能夠讓大家看的開心。

怪物與少女38目前也正在趕工中,謝謝很多巴友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鼓勵。

我會繼續努力完成怪物與少女的,而King的傳記也會同步完成。

如果對King生前的故事有興趣,可以點這邊看:寫在前面:King的傳記前言

-------------------------------------------------------------------------------------------------------------------------

『自創連載小說』King的傳記

序章:甦醒的小騎士

井爵
2019/7/10創作
2022/5/15修改

  一望無際的草原綿延覆蓋整個索菲斯大陸北部,在一個雨過天晴的日子裡,一個潔白又鑲嵌些許黑色花紋的幼小生命在父母的祝福下誕生了。

  剛出生的小生命有雙比其他動物更長的耳朵,加上圓潤的身軀佈滿黑白相間的花紋,鼻子旁長出略微細長的白色鬍鬚,與布滿臉頰的黑色斑點成明顯的對比,靜靜的呼吸著,父親粗壯的手臂將小寶貝抱給母親,母親露出慈愛的眼神,問著父親寶貝的名字,父親驕傲的說道:「他的名字是『King』,以我們偉大的勇者祖先的最好朋友名字來紀念命名。」

「孩子的爸,我記得我們的勇者祖先的好朋友是……神秘的東之國的貴族:天竺鼠家族的爵士對吧?」

「沒錯,我希望我們的孩子成長後也能周遊各國,增廣見識的同時並且結交各國的英雄好漢,並且遇到生死之交的朋友。」

「我們的祖先之所以能夠成功討伐惡獸成為勇者,一半以上的功勞都是來自天竺鼠家族的幫助,因此我覺得以King命名是一種榮耀。」

「呼、呼呼。」King在熟睡的同時聽著父母的聲音,發出了興奮的鼻音。

「看來這孩子也很滿意自己的名字呢,呵呵。」

  在King出生的同時,索菲斯大陸的北方正值寒冷肆虐的季節,King的父親穿著厚厚的禦寒裝,手持鏟雪鍬將一層又一層的積雪反覆鏟起到兩旁,King的母親則是在屋內編織保暖用的衣裳,一邊哼著搖籃曲,一邊輕輕推動King的嬰兒床,King仍然在熟睡著,壁爐的溫暖火光攀爬在屋內,伴隨母親哼出的搖籃曲,讓整個屋子充滿祥和的氣氛。

  就在King的父親清完積雪後,一陣吵雜的腳步聲從遠方逐漸接近,來自哈力藍德王國的傳令兵與一個小隊的士兵整齊有規律的行進,停在小屋的前面。

「你們是?」King的父親打量前來的傳令兵,忽然豁然開朗。

「打擾了,布列克前王國禁衛隊隊長。我來傳達國王法奧斯V世的命令:請您擔任新兵操練的總教練,以彌補您提早退休帶來的影響。」

「我明白了。請讓我再和家人打聲招呼,結束後我會馬上出發。」布列克表情沈重,語氣卻相當和緩。

  布列克扛著鏟雪鍬快步推開家門走進屋內,呼喊愛妻與寶貝的名字:「親愛的席愛妮,請守護我們的寶貝孩子:King,我有一陣子可能無法回到家了。因為國王親自徵召我回去,我必須為了提早退休享福的舉動付出代價。」

  布列克將席愛妮和King緊緊抱在懷中,席愛妮只是點點頭,溫柔的抱起King,母子露出捨不得的表情幫布列克送別,直到布列克與士兵們的身影消逝在靄靄白雪中為止。

  布列克穿著塵封已久的黑色禁衛隊制服,整齊劃一的白色線條攀爬在雙肩上,刻畫出猶如一隻兔子形狀般的圖案,胸前配戴閃閃發亮的勳章,在進入王都時引起許多人的注目,也有人高聲歡呼哈力蘭德王國的英雄終於歸來,只是這一切對布列克而言僅僅是耳邊風,牠只在乎著家鄉的家人們。

  哈力藍德王國,是一個由各種草食性動物組成的國家。首都:史達爾,更是索菲斯大陸,連通東西南北四大國家的金融與交易重鎮,以位於索菲斯大陸北方的哈力藍德王國為主軸,南方的外德沃帝國與東方的密斯特瑞共和國,加上西方的歐迅聯合城邦,組成錯綜複雜的交通網路,無時無刻不間斷地進行熱絡的互動往來。

  今天也是個特殊的節日,除了前禁衛隊隊長布列克的歸隊,加上時逢一年一度難得的豐收日子,哈力藍德王國舉辦了大型慶典,熱鬧的景致讓布列克想像自己與家人們也能參與其中的模樣。

  布列克戴著輕盈的步伐隨著一群士兵走入了皇宮,經過層層精緻的擺設後,最深層的王座上,哈力藍德國王:法奧斯V世正摒息以待,露出歡愉的神情迎接過去的友人歸來。

「歡迎回來,布列克隊長。朕與你已經多久沒有敘舊了。」

「老臣想向陛下贖罪,辜負了王國的要務貪圖自己享樂,臣罪該萬死。」

「且罷。今天是大喜之日,其他的瑣事都不用多說。」

  法奧斯王那雙飽經風霜的眼眸,仍然炯炯有神,頭上的犄角隨著他強而有力的話語,顯的格外耀眼。

「老布,不勞朕多說,你也明白今天是朕的息子誕生之日,也適逢豐收之際,無不彰顯今年會是鴻運當頭。」

「所以呢,朕聽說不久前你也喜獲一子,想讓你的兒子接受王宮的受洗,成為未來小王子的禁衛隊一員,你意下如何?」

「是,老臣誠惶誠恐的接受。只是犬子接受洗禮的年紀尚早,是否能讓老臣先將犬子鍛鍊至七歲的時刻,再進入宮內接受訓練呢?」

「哈哈哈。」法奧斯王豪爽的笑著,長至胸前的白色鬍鬚也抖動不已。

「行!畢竟是親衛隊隊長的請求。那麼老布啊,朕決定將你一家接來皇宮附近的離宮落腳,並且讓小王子與你家的小少爺一起成長切磋,你覺得呢?」

「老臣對陛下的提議不勝惶恐,竟然陛下如此賞識老臣,雖然對故居可能會念念不忘,但是陛下的旨意臣收到了。」

「那好,你待會捎封信給你的賢妻,告訴她朕會安排人手過去接她們母子兩過來。」

「謝陛下,臣斗膽遵旨。」

  法奧斯王對兩旁的侍從使了眼色,包括護衛官與下僕接連恭敬的彎腰鞠躬,並且離開王座,徒留法奧斯王與布列克兩人。

「那麼,該談正事了。」

「陛下?」布列克張開他渾圓的兔眼,戰戰兢兢的望著沈思中的法奧斯王。

「最近神官有預言,說十年前侵蝕我國的『惡獸』,又將席捲而來。」

「這!!」布列克陷入了恐慌,回想起十年前的戰役。

  『惡獸』,在這個全部由動物組成的星球上,惡獸的存在可說是肆虐各國的可怕災害。

  『惡獸』相貌畸形,不屬於星球上任何一個物種,自古以來就是到處殺戮與破壞的惡魔,曾經在一百年前被哈力藍德王國、外德沃帝國、密斯特瑞共和國與歐迅聯合城邦的四名英雄共同封印在大陸的普萊森地區中。

  就在十年前,一群惡獸的漏網之魚曾經侵略哈力藍德王國,葬送無以計數的人民與掀起一波可怕的疫病,差點讓哈力藍德王國步入滅國危機。

  當時的法奧斯王與禁衛隊長布列克奮勇殺敵,最後依靠密斯特瑞共和國的馳援,終於逆推局勢反敗為勝。

  呈現在眼前的,僅是淒涼又血腥的場面,那些被惡獸啃食地亂七八糟的肢骸,與殘破不堪的家園,化為無止盡的夢魘不斷纏繞在布列克的腦海裡。

  法奧斯王並沒有因此心灰意冷,反而積極聯繫密斯特瑞共和國與歐迅聯合城邦,進行家園的重建與整治。

  布列克當初抱著沈重的心情,參與各種建設與安撫人心的工作,也因此認識在災難中倖存的席愛妮。

「陛下,當初人們無助的呻吟聲突破耳膜,迴響在腦中揮之不去,回想起那種絕境與慘狀,老臣已經不堪負荷。」

「老布啊,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是時候培養繼承彼此精神與力量的下一代,才能防範未然。」

「孩子們還那麼小,就要面對如此殘酷的未來嗎?」

  布列克一想起King在懷中撒嬌的模樣,又想到King也可能會面對如此沈重的未來,他不禁老淚縱橫。

「唉,說實話,哈力藍德也必須恢復與外德沃帝國的邦交,不然惡獸一旦襲來,加上帝國的武力虎視眈眈,哈力藍德可是會撐不住的啊!」

  布列克也明白法奧斯王的憂慮,一旦惡獸摧毀北方的哈力藍德,原本堅固的四國聯合就會產生防禦上的破洞,其他國家也將如同百年前,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情況已經如此刻不容緩了嗎?」布列克眉頭緊蹙,修長的白色鬍鬚微微下墜。

「是呀,老布。殘酷的現實加上外交上的困境,這件事只有宮內幾名老臣得知,並沒有大肆宣揚,破壞今天的豐收節氣氛。」

「老臣明白了,這就加緊進行對新兵的特訓,希望能在惡獸侵襲之前,讓犬子與王子殿下能夠習得一身保護自己的功夫。」

「萬事拜託了,老布。至於外德沃帝國,朕已有準備相關的計策。」

  法奧斯王那雄壯的鹿角聳立在他結實的頭頂,但是斑白的鬢角與長鬚顯露出歲月不饒人的疲憊感。

「索菲斯大陸的主神薩爾塔,請賜予史達爾免於惡獸威脅的祝福,並且加護您所深愛的哈力藍德王國。」

  法奧斯王在布列克離去後,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在主神薩爾塔的雕像前下跪,虔誠的禱告著。

  數日後,席愛妮與King被法奧斯王指定的部隊安然無恙的護送來史達爾,母子兩人一路上見識到繁榮的都市景象,King在母親的懷抱中也顯得興奮不已。

「親愛的席愛妮。」

  布列克見著母子兩人,彷彿時隔多年一般的懷念,不禁緊緊擁抱在一起。

「布列克,我從護送部隊那邊聽說了,除了照顧兒子的生活起居外,也請讓我在王宮中盡一份心力。」

「那麼,失去母親不久的小王子也要麻煩妳視如己出的照料了。」

「好的。」

  法奧斯王的王后在產下小王子後,便不幸去世。

  法奧斯王正苦惱如何讓奶媽照料小王子的生活,剛好席愛妮有豐富的照料孩子經驗,法奧斯王也恭敬的請席愛妮一併照顧年幼的小王子。

  布列克一邊積極的訓練新兵,一邊重新磨練武藝,面對惡獸帶來的夢魘,他每每作夢都揮之不去。

  席愛妮在布列克操練的同時,與僕人們細心照料King與小王子,每天的煮飯、洗衣、打掃、服侍法奧斯的生活起居等事情,她都身體力行,絕不懈怠。

  就在和平的日子輾轉過了七年,來到King與小王子的同一天生日,調皮的小王子科特爾,使著他尚未成熟的犄角將圓球從地面頂起,接著用強健的雙腿踢出讓人難以招架的力道。

「King,接招!」

  科特爾對自己的球技相當有自信,希冀能給擅長玩球的King一記重擊。

「嘿呀!」

  想不到King正面接下了強勁的直球,用全身的力量將球頂起來,接著只用頭錘撞擊這顆柔軟的皮球,不偏不倚的飛向正在防守狀態的科特爾。

「還沒結束!」

  科特爾興致勃勃,一個助跑將球用小小的犄角給頂著,接著扭動身軀,將球用力一甩!

  出乎意料的,這顆球繞過King的防守,滾入了得分的球網之中。

「耶!50比48,敝人贏了呢!」

  科特爾為得到僵持已久的勝利而手足舞蹈,King則是不服氣,一邊直跺腳。

「科特爾殿下再來一場!這次小的一定會超越您!」

「呵呵,你不服輸的樣子和你的父親好像。但是敝人打從出生到現在還沒見識過布列克叔叔輸給任何人呢!」

「你們兩個,吃飯的時間到囉!」

  席愛妮溫柔的呼喊,讓科特爾與King興奮地抖了抖鼻子,兩人開心的衝向皇宮內。

「媽媽,今天吃什麼呢?」

  King靈敏的嗅覺讓他聞到不只新鮮青草的味道,料理中還混雜著某種特殊的香味。

  面對滿桌席愛妮準備的佳餚,科特爾也忍不住流了口水,想要搶先在眾人之前偷吃幾口。

「科特爾殿下,別忘記吃東西之前要和大家一起禱告。」

  席愛妮露出慈愛的神情,讓剛運動完的科特爾與King瞬間卸下了活力,轉為安靜的祝禱。

「啊,父王。」

「父親大人。」

  法奧斯王與布列克同時從宮外走進來,兩位孩子禱告完畢後,恭敬的向自己的父親們鞠躬。

「父王父王聽我說,我今天的踢球以50比48險勝King耶!」

  科特爾不斷炫耀自己的戰績,一旁的King則是默默的吃著餐點。

「科特爾,表現的比人優秀是好事,但是你也要懂得謙讓。」

  法奧斯王露出略微疲憊的神情,這七年來的國家事務時常壓得他喘不過氣。

「是,父王大人。」

  科特爾也察覺到父親的重擔,一心一意想要趕快長大,分攤一些事務。

「King,輸了雖然會很不甘心,表示你還有成長的空間,不要輕易氣餒。」

「好的,父親大人。」

「科特爾、King,今天多吃點,明天布列克閣下可要開始鍛鍊你們了喔。」

  席愛妮盼望King和科特爾能夠成長為溫柔的紳士,而布列克與法奧斯王何嘗不是希望兩名孩子能成長為獨當一面的騎士。

  愉快的用餐時間結束後,King和科特爾進入皇宮的澡堂中,享受褪去疲憊的沙浴。

  兩人在成堆的雪白細沙中摩擦著身軀,並且舒服的側躺過去。

  席愛妮也在他們盡情沐浴之後,準備好輕薄的毛巾幫他們拂去多餘的沙塵。

「晚安,席愛妮阿姨。」

「晚安,母親大人。」

  夜晚悄悄的到來,兩名孩子很快的陷入夢鄉。

  席愛妮關愛的看著他們的睡顏,無聲無息的離開孩子們的臥房。

  在皇宮的一隅,布列克滿臉愁容,與法奧斯王正等待席愛妮的到來。

「陛下。」席愛妮恭敬的彎腰作揖。

「親愛的布列克,這麼晚了,發生什麼要緊的事嗎?」

「我們收到外德沃帝國將於近日進軍哈力藍德的消息,但是孩子們還沒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恐怕……。」

「小女明白,要是有什麼萬一,小女會盡全力保護王子殿下和King的安危。」

「妳都不過問為什麼我和陛下遲遲不給孩子們接受訓練嗎?」

  布列克感到疑惑,而席愛妮的面容已經給了答案。

「沒問題的,小女明白。就算要讓科特爾殿下和King到密斯特瑞共和國與歐迅聯合城邦接受進一步的指導與訓練,小女也已經有了與他們分開的覺悟。」

「抱歉啊,親愛的席愛妮,陛下和我早已經規劃好,讓孩子們進行長達三年的赴外修行。」

「請安心,席愛妮女士,朕相信王子科特爾與您們的孩子King一定能攜手共度難關。在他們回來之前,哈力藍德王國就由大家一起守護。」

「好的,有勞陛下費心了。小女這就去準備他們的行李。」

  席愛妮再次恭敬的鞠躬,慢慢轉身離開。

「老布啊,讓我們一起向主神薩爾塔祈禱,讓成為未來國家棟梁的孩子們能夠堅強的熬過試煉,拯救這個國家。」

「是呀陛下,老臣由衷的祝福孩子們的旅程能夠順利。」

  翌日,科特爾與King在席愛妮的輕聲呼喚下清醒,並且告知他們關於旅程的事情。

「我不想和父親大人與母親大人分開!」

  King露出無辜的水汪汪褐色雙眼,他難得向母親撒嬌。

「別害怕,就算你們和我們分隔兩地,在寂寞的時候只要看看這兩條墜鍊,就能想起我們。我們的心無時不刻都是相連的,要堅強,好嗎?」

  語畢,席愛妮從懷中拿出一條金色與一條銀色的墜鍊,金色的墜鍊是一隻雄壯威武的鹿造型,而銀色墜鍊則是一隻兔子造型。

  她分別將金色墜鍊戴到科特爾的脖子,又把銀色墜鍊戴到King的脖子上。

「席愛妮阿姨,請保重。在出發前我能再見見父王嗎?」

「可以的,科特爾越來越成熟囉。King,你要學學人家,不可以丟你父親的臉。」

「可是母親大人……。」

  席愛妮展開雙臂擁抱哭泣的King和略微倔強的科特爾,在他們的耳邊輕聲說道:「你們兩個都是榮耀的哈力藍德王國的小騎士,慈悲的薩爾塔與我們都會隨時與你們同在。」

  King嚎啕大哭的時候,科特爾走到皇宮內晉見法奧斯王,父子談了一會兒,互相擁抱後,科特爾自信滿滿的走出來。

「King,敝人知道你比誰都難過,但是沒問題的,我們經過修練回國時,將會是榮耀的哈力藍德騎士,就來比賽誰先當上最高職位:王國的聖騎士如何?」

「科特爾殿下。恩,我也不能輸給殿下,就算路途很遠很難熬,我也要為了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而努力!」

  下定決心的科特爾與King,在王國騎士的護衛下,終於離開了皇宮,展開屬於他們冒險的第一步。

  此時,一直蠢蠢欲動的外德沃帝國,在他們離開的三日後,果然大舉進攻哈力藍德王國。

  法奧斯王親自率領騎士團,而布列克率領禁衛隊,迎戰時隔百年來的大型戰役。

  沙場的廝殺奏響兩國的恩怨,巨大強壯勇猛的肉食帝國與疾速驅動戰力的草食王國,驚天動地的戰役開啟被後人稱為『格寧姆決戰』的壯闊戰爭序章。

  小騎士們的目標是密斯特瑞共和國與歐迅聯合城邦,東西相隔半個星球距離的兩大國的旅途,如今將會對他們的未來產生怎麼樣的衝擊,目前並不得而知。

  而隱晦在黑暗中的惡獸,也感受到格寧姆決戰的波動,正要再次覺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600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創小說|短篇小說|King的傳記

留言共 1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很溫暖的家庭,感覺king和科特爾很幸福(。ˊωˋ。)

05-15 10:01

井爵
謝謝愛茵大的讀後感,King和科特爾真得很幸福呢,屬於牠們的冒險也正要展開!

> w < /05-15 11: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firstte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蘿莉Power!... 後一篇:『自創短篇連載』怪物與少...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小說連載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86.那些名字可不能輕易說出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