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彼岸黎明:永不回頭的抉擇-第二章第二節

作者:PLUS修正帶│2022-05-12 01:17:41│巴幣:166│人氣:205
好久不見了各位
這裡是Plus
現實沒有很糟但是也沒有很順利
只能說小說不管怎麼樣都不會背叛我吧
倒是大家的等待我真的很抱歉

黑暗中,子彈穿過靶紙打上擋彈牆,發出清脆的金屬聲,數次的彈跳壓縮成一聲輕響,像彈珠檯一般落到底部的集彈槽裡。

我閉上眼,感受後方空調吹來的微風,想像著眼前矗立著持槍的對手,在睜眼瞬間快速擊出子彈。

空氣中瀰漫著甜辣的火藥味,那是種很難形容的氣味,彷彿一面展示自己的猛烈,又同時對周遭散發出誘惑。

我把槍插回槍套,叫回靶紙檢查成績。

輪廓簡單的人形靶上,頭部和胸部各分散著兩批彈孔。雖然已經校正過準星,彈著精度還是不太理想。

靶場的公槍就是會遇到這種事。

盡可能將G19被沒收的事甩出腦海,我舉起打光彈匣的空槍,確認瞄準圖形扣動扳機,試著習慣貝瑞塔的手感與重量。

我可受不了身上沒半支武器,好在警察使用的器械也在槍手申請的範圍內,意味著緊急情況下我得用警槍作戰,也必須熟習它們的操作。作為警務設施的一環,這座室內靶場自然就設在分局隔壁。

兩靶道外傳來一陣悠緩的槍聲,隨後間隔又變得密集起來。聽槍聲就知道對方也在測試手上的貝瑞塔是個怎麼樣的傢伙。

雖然政府也對一般民眾開放靶場練習甚至娛樂,整體用量卻沒有增加多少。

「感覺如何?」透過抗噪耳機,我站在原地問她。

「好久沒用手槍,感覺都跑掉了。」雖然理由不同,紫音卻跟我給出了差不多的感想。她在日本時沒有太多操作手槍的機會,回到台灣後才會像這樣陪我一起練習。

打了兩個彈匣、簡單熱身後,她將槍枝淨空,掛在隔間上稍作休息。

雖然戴著跟我一樣的抗噪耳機和射擊眼鏡,卻因為數位迷彩的防彈衣讓她像個軍訓課的高中生。公營靶場規定射手必須著規定護具,我則因為民防槍手可穿著自購裝備躲過這場時尚災難。

「妳穿這樣好呆喔。」腦海中浮現她還戴著鋼盔,手拿T91的模樣,還好今天不是練步槍的日子。

「我們現在,是在靶場裡喔?」察覺到我的笑意,紫音跟著抬高語調。

她把雙手插在防彈衣袖口,稍微瞇起眼睛。

「......我們開始練吧。」我立刻軟下想試著開玩笑的態度,卻得到不太開心的「哼」一聲。

「真沒幽默感!」

「這是我的幽默感啦。」我和她尷尬地互看一眼,都想裝冷酷等人吐槽,結果就是互相傷害,要抓到玩梗的節奏還是好難啊......

一股微妙而凝重的氣氛圍繞在我倆身邊,阻礙著兩人默契的流動。

是這幾天的事造成的影響嗎?

「要練什麼?」

「就莫髒比克吧。」我看著靶機新換上的人形靶紙,心中已經有了想法。

「我提議就我先上吧。」

「預備......」紫音輕聲說道,話音漸落的同時空氣也跟著凝結。

「開始!」輕微的緊張感從胸口爆發,反射動作接管身體。我直盯著眼前的把,讓肌肉記憶完成動作。

胸二頭一,5m靶擊破。

十公尺的靶,胸口一樣輕鬆,只有頭部多費了點心。

這個訓練源自羅德西亞,原本是確實擊倒敵兵的訓練,但這概念對槍手也十分有用。

殭屍…法律上叫他們感染者,並不是只能被爆頭殺死的魔法生物,破壞主要器官也有一樣效果,只不過它們的無痛症和狂暴韌性會讓這過程慢了點。

來到十五公尺,距離的偏差已讓我多花兩秒;二十公尺則是直接跳過,那樣的距離下該做的是找個好位子拿出步槍,或是仔細瞄準一槍爆頭。對人和對感染者多少會有差,不過以這套訓練應付也足夠了。

「換我了。」按下按鈕叫回靶機後,我從紫音手上接過碼表,走到身邊準備為她計時。她上膛出槍的動作,與我們親身戰鬥的當年相比毫不含糊。

「開始!」她幾乎和我的口令同時出手,雖然動作稍微有些僵硬,但也是標準以上的精湛了。不管是標靶閃現或槍的後座力,習慣打鬥的她身上看不到一絲緊張,就像在便利商店用微波爐那樣,穩定持續地接戰。

靶紙回傳,紫音的分數讓我冒了幾滴冷汗,兩人差距只有幾分之差。

「怎麼?緊張了嗎?」紫音看了我一眼,賊笑了一下。

「…才沒有咧。」

「我是不是也該去考個槍手執照呢~」她把雙手抱在胸前,饒富興味地說道。

比賽結束後我們又回到各自的練習,紫音先打光了子彈,她便開始清理槍枝、繳回櫃檯。就算已經很熟悉她的經歷,但我還是覺得有個能上靶場完全不用照顧的女友,是件很酷的事。

她繳回武器後又回到了射擊區等我,射擊桌邊堆了我事先裝好的七八個彈匣,將靶機設定成連續做動後,我再次開始手邊的練習。準度、拔槍速度、判斷的速度......必須練習的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雖然維持著一定的節奏和速度,心裡卻大吼個不停,就像當時面對的殭屍怪物都出現在眼前般,我一張一張地轟掉靶心,直到桌上的子彈都化作腳邊的彈殼為止。

熟練地卸匣拉滑套,再扣下扳機後定,讓手中咆哮的鋼鐵回歸沉睡。這個動作不論何時都能讓我感到心安,對我來說槍可能已經不只是武器,而是確認自己獨特性的道具。

直到把槍交回櫃檯,一直在旁邊等待的紫音碰了碰我的肩,我和她交換了一個微笑。

電擊棒、甩棍、臂盾、警用級噴霧罐……我把洋洋灑灑的清單攤在桌上,讓已經很習慣我的警察再次嚇掉下巴。

雖然也可以像社長一樣,買把鎮暴槍就會比G19輕鬆得多,但我不太想用致命武器的心態去操作一把不會殺人的東西。

這不代表他的觀點就一定比我差-槍手不是士兵,每個人的思考都大異其趣;我的思考來自數年前的實戰經驗,但也有人只想當個獨立身分的巡警。

事情處理完之後,我跟紫音來到附近的公車站,對面就是畜牧系的農產品店,練完槍以後到這裡吃冰淇淋,每次下來幾乎成了我們的例行公事。

店裡沒有位子,我買了兩杯冰淇淋,紫音就在樹蔭遮蓋下的候車亭等我。

雖然我們學校以觀光景點聞名,但因為地處偏僻利用這裡的人卻不多,道路兩旁的樹蔭遮擋了熾烈的陽光,葉隙間灑落的日照和不時吹過的自然風,形成一種舒服而又隱密的氣氛。

「你真的很拚呢。雖然為了愛好也是很好啦。」紫音用兩手捧起我遞過來的冰淇淋,對我這樣說。

「因為敵人確實存在……而且我本來就很喜歡槍。」

擔心話題變得太沉重,我硬是把講到一半的回答給轉到另一個方向去。

「對啊,考上的那時候你爽死了,翻了兩個禮拜的資料才決定好要買G19。」好在紫音也沒有想太多,很乾脆就接起我新開的話題。

從社團活動那天的衝突後,我們之間就一直沒像這樣好好地共處過。在她跑出去之後甚至還被歹徒攻擊,但她卻沒有對我透露任何事情。

她當然有告訴我這件事,但語氣就像前天中午吃了些什麼一樣平淡。我甚至不知道戰鬥是如何收尾,只聽到紫音淡淡地說自己沒有受傷。

我不願意懷疑她什麼-畢竟我自己也帶著一個不吐不快的秘密,卻不是能夠隨便在電話或訊息裡說出來的程度。

「我花了很多力氣才弄到這張執照,如果不磨練技術那就太浪費了。」

「我一直都很擔心……自己跟不上妳。」打從認識她的那一刻起,眼前的女孩就在我喜歡的各方面都勝於我-近身她有武術和兵器,還有在日本的家族安排過的射擊訓練,現在有這種能夠跟上她的機會,我也只能全力追趕。

「而且我……也想保護妳。就像前幾天那件事,如果我早點追上妳…唉啊!」講到一半時,額頭被敲了一下。

「又沒怎麼樣,你就不要在意了。」紫音舉著手,看著我的眼睛卻很溫柔。那是足以讓我相信,她也在尋找方法支撐這段感情的眼神。

「照你現在的步調變強就好。」

一時之間,我也沒有能夠接上的話題,兩人就這樣默默地吃著冰淇淋。我在心底盤算著,或許現在就是對紫音坦白,跟似荷有接觸的好時機。

「「紫音/小P,其實我……」」

當我轉身要向她搭話時,她也轉過頭來,對我說出一樣的話。我們就像衝線的電話般,尷尬地頓在空中,但我很快恢復正常。畢竟這次再錯過就不會有機會。

「我可以先說嗎?」這一次我鼓起勇氣開口問,她靜靜地點頭。

我兩手握著吃到一半的冰,放在腿上試著整理自思緒,也想調整表現給紫音看的態度,用很認真的語氣開口:

「……我跟似荷後來有碰面,我請她喝了杯咖啡,不過是有理由的。」

我知道,打從聽見那個名字的瞬間,她就嫌惡地別過眼神。

深吸一口氣之後,她才轉頭回來面對我,表現出一副沒有特別驚訝的樣子。

「為什麼特別跟我講這個?」

「因為不想讓妳誤會。」

「為什麼要跟我報告?你當然有權力跟任何人見面。」她仍是一副不在乎的樣子,這不是我所想要傳達給她的。

「不是那樣的......聽我說吧。」我耐著性子對扳起面孔的她解釋。

「天聖盟的人找上我了。」這才成功將她拉出醋罈子。

我一五一十地把那天我們互傳訊息後,假記者出現,又在我招架不住連番逼問時,似荷出現替我解圍的事告訴了她。

「這樣啊……就算我在也幫不上甚麼忙吧。」「不如說還好妳不在......要是我們一起出現,一定會變成八卦頭條。」說到這邊時,紫音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如果是妳的話,會怎麼處理?」「我的話......把攝影機搶過來砸掉?」「......我就說吧,那狀況不是我跟妳能解決的。」

「妳可別真的要我請人家罐裝咖啡喔。」

「才不會咧!」

「我哪知道,社團那天妳要是直接把她摔出教室都不奇怪。」「哼!」

雖然看起來毫不留情,但紫音這些反應我都可以理解。接下來要說的才是重點。

「不過,她也請了我一塊蛋糕。」

「怎麼?」

「她想知道我怎麼認識妳的。」

「你都說了什麼?」

「我說了一些實話,但只有提到我跟妳的部分。」

對於紫音來說,對他人揭露這個秘密無異於背叛,但似荷卻也不是完全能含糊帶過的局外人。

「我還沒提過我怎麼認識似荷的對吧?到國中她都住在C鎮上,所以她的家人都還留在那裡。」

「原來你們還有這種因緣。」紫音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地吐出,像是調整好自己後才這樣回應我。

當我說到這裡時,她也不得不點頭-對一些C鎮受難者的搜尋,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結束。我們都知道那只是一個虛假的希望罷了。正因為如此,在面對同樣傷痛的人面前,那股罪惡感更使我們沒有辦法掩蓋真相。

「所以我沒辦法騙她......對不起。」我對紫音低頭道歉,她則挖起了一大匙冰淇淋,將自己那份全部吃完。

她讓冰淇淋在嘴裡停留許久,抽了幾張面紙,優雅地擦擦嘴,收拾好垃圾後才面對我,重新清了清喉嚨。

「剛剛至少有三次,整整三次我都幾乎要爆炸,但是還好忍下來了。」

「而且你挑在這個地方說也蠻賊的,」她伸出手,用指間感受吹過我們的微風,「這樣要我怎麼發飆啊。」

看著紫音的眉間,我感覺卡在她心裏的某些東西,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化開了。

「謝謝你跟我說這些。」

手裏的冰淇淋早已完全融化,我把還有涼意的香甜液體一口喝完。

「不要停止思考。」

「嗯?」

「這是紫音妳說過的話啊,教我武術的時候妳不是都這樣說嗎。」

「是這樣沒錯......」

「妳真的是一個身體力行的好老師耶。」

「別說了啦,要是我會教的話,哪還讓你只有現在這點程度。」這個稱讚讓她有點不自在,偏過頭去玩了玩頭髮。但是隨即又轉回來,帶著一個全新的好奇。

「問你喔,」

「如果我不存在……不對,應該說沒遇到我的話,你會跟似荷交往嗎?」

「可能會吧,」我注意到,在我說到這裏時,紫音臉上的表情一點也沒有動搖。

「不過那樣的話,跟似荷在一起的就不會是現在這裡的葉志貴了。」

「我能成為現在的自己,跟妳有絕對的關係。」

「而且啊,我還蠻喜歡這樣的自己喔。」

「......」紫音沒有回應,只是紅著臉,拍了我一下。

「做為說的那麼詳細的回禮,我也提供一個情報吧。」害羞了一下子之後,恢復過來的紫音突然對我說。

「你不是很想知道,最近我下課都去哪了嗎?」

「是、是也沒那麼想知道......」這次換我把臉撇到旁邊去,卻被她整個人湊了上來。言語上找回主動的她,彷彿要把剛才的帳一次討回來;帶著賊笑的眼神,不停用手指戳我的臉頰。

「實用武術研究社,聽過嗎?」我在腦海裡快速轉了一遍,但仍然只有模糊的印象。

「那個社團......沒問題嗎?」我說的當然是天聖盟的事情。這所學校的社團一大堆,其中也有一些色彩鮮明的團體,一看就知道跟他們有所來往。

「我也還在調查,但到目前為止,那裡的活動很適合我。」

「他們的對練......很真實。社長是個大三學姊,她也知道你的事情,整天叫我拉你過來。」

叫我?我感覺自己睜大了眼睛。現在的我在學校裡的確算是個名人,但也不是走在街上就會被圍著要簽名的那種。

「但是我都推掉了。」

「為啥?」

「她可能有點危險,在她身上有種......」紫音抬起頭,瞇著眼睛望向隙間的陽光。

「跟我一樣的氣息。」

「……這跟那天的事有關嗎?」

「我從頭開始說吧。」她稍微伸展了一下身子,彷彿準備面對一件很難搞的事情似地。

「那天我跑出去之後,就又被系籃隊長纏上了。」

「他沒對妳怎麼樣吧?」我忍不住開口問。儘管我知道他被襲擊紫音的歹徒揍得很慘,也知道這只是我自己的佔有慾跟不安在發作。

「哈,他能對我怎麼樣?」一如我所預料,紫音得意地笑了,「我是一邊甩開他,一邊在街上亂晃時,被那些歹徒包圍的。」

「是天聖盟的人嗎?」我說。

「不,應該不是。」

「那些攻擊者都是新住民。」

「這種事怎麼不跟我說……」她的表情帶著歉意,而且主動靠在我懷裡的樣子讓我也沒法再追究了。

「一方面那時還在氣頭上,另一方面……之後的事也讓我不太想說。」

「那時狀況其實很危險,我以為要受傷的時候有人幫了我。」

「我想我知道是誰了。」

「學姊一口氣打趴了他們兩個。」

「妳也辦得到吧。」

「至少那時候不行,對方比我想的更耐打、更訓練有素。」

「只是歹徒的話不會這樣,但對方卻不是天聖盟?」

「我也不知道,退役軍人吧?總之是那個學姐幫了我,但她看起來……很樂在其中。」

「妳的看法呢?」

「或許在外人眼裡,這只是一個有點過激的正當防衛吧,但我覺得她跟我是同類。」

其實我非常清楚。在心底深處,我跟紫音都是充滿暴力欲望的人,只是找到了正確的地方放置心中的野獸而已。

因為我們同時也不願意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被那頭野獸給傷害。

但是這個人...她是抱著怎樣的想法,與棲伏在肩上的野獸共舞?這樣的人主動去接近紫音,甚至對我表示興趣更加讓我不寒而慄。

「那你呢?有什麼想法嗎?」

「我會去問問教官,他已經在調查混進學校的天聖盟了。」自從豆子姊上次交代過後,應該也差不多有個結果了,現在我只希望新的社團顧問是個有能力的傢伙。

「還以為你會不讓我再去呢。」她的語氣誇張得有些訝異,明顯就是在挖苦我。

「我很想啊,但我又不是妳爸。」我有點無奈地回應,不過除了尊重紫音的自由意志,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而且妳還會去,就表示有原因吧。」這次換她對我眨眨眼,用眼神無聲地擊掌。

「的確是有原因沒錯。」就算她不說,那個原因我也大概猜得出來。

「答應我一件事就好。」我向她開口,她也屏氣細聽。

「需要幫忙就叫我,不管有多危險。」

「如果會變成兩個人一起死的狀況呢?」她也很單刀直入的問了。

「妳去哪,我就去哪。」不奢望下次能有一樣的奇蹟,但就算要死,我也希望是在紫音身邊。

說到這個....我從位子上跳起來,衝進剛才買冰的商店裡。回到座位的時候,手裡拿著兩條巧克力。

十元一條的便宜貨,最近漲了三塊,還失去了原本的名字,但對我跟紫音來說,卻是串起兩個靈魂的珍貴鑰匙。

「要吃嗎?」我所說的話,和當初遇到她的時候一模一樣。

「......當然了。」她接過去、俐落地拆開包裝,微微仰起脖頸,讓雪白的犬齒嵌入深褐色的可可塊,折斷裡面硬梆梆的草莓餡。

「今天是我們相遇三年的紀念日呢。」

對於紀念日這件事,我和紫音在這三年來一直未有定論,一方面是我們分隔兩地、最近才聚在一塊,另一方面就是能夠被紀念的日子太多了。

遇見她的那一天、和她並肩作戰直到獲救的那一天、當然還有她確實接受我告白的那一天,這幾個日子全部都同等重要。但我跟她卻也不是有心力去每天狂歡的那種派對咖。

總之今年就以相遇紀念日為準吧。

「還以為你會忘記......這種慶祝很有小P的風格嘛。」

「現在就驚訝還太早喔。」我重新在她身邊坐下,故作神秘地說。

「哦?那麼厲害啊?」她有點不服氣,又像在等著看好戲的樣子等待我揭曉。

「妳想現在聽,還是到時候揭曉?」

「現-在-我不想在浪漫的日子被騙去練高風險突入。」她冷冷地看著,對我抱持的浪漫絲毫不抱一點期待。但我必須強調那絕對不是我的慶祝想法,只是根本沒想到期待跟她訓練的日期會撞上紀念日罷了。

「那、那次是意外啊……好啦,我在廣場酒店頂樓訂了晚餐。」

「難得你會想到這種地方......等等,你說哪裡?」

「廣場酒店啊。」

「廣場酒店?」

只見她的臉一下變得比剛才還要紅,一副想要逃跑卻又無處可藏的表情,最後只能把自己的臉當成還在醃漬的菜乾揉個不停。

「廣場酒店廣場酒店廣場酒店廣場酒店廣場酒店......」

「喂,妳還好吧......是甚麼需要我幫忙的事嗎?要取消也可以喔?」看到她這個樣子,我也忍不住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即便誤會解開,我們之間還不了解的事依然多如牛毛。

「沒有,計畫照舊。」她一手摀著臉,另一隻手握著我的手,抬頭回應我。好在指縫漏出的瞳孔神采說明了不是甚麼壞事,八成是甚麼慶祝項目被破梗而已吧。

「只是些說不出口的事罷了.......」

依舊擺著那張比訂位畫面看到的龍蝦還要紅的臉,她揉了揉頭髮,重新找回向來的冷靜。

「我們就約在門口吧,不過要分開過去。」

「诶?為什麼?」

「儀式感。你不想紀念一下當初等我等你的感覺嗎?」

「的確。」

「那晚上六點吧,門口見。」

我伸出手,和她輕輕地互擊拳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576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軍事|小說|原創小說|惡靈古堡|科幻|殭屍|彼岸黎明|戰術射擊|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飄泊筆尖
我想小說一定不會背叛寫作者,但我近期的決定卻背叛了小說。

這幾天是我這兩個月以來最糟糕的日子,我也因此而陷入了根本沒人想看我寫的文、於是我決定放棄一切的心態當中,但你的更新簡直是件天大的好事,我想我也該重新振作起來了。

我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出下一集,但我一定會相當期待,祝你好運!

05-12 02:39

PLUS修正帶
能幫到你太好了
我原本覺得是我背叛了你們…05-12 07:48
吉原吉助
今天早上偶然又點進這裡看到你最新發文說想放棄巴哈,結果晚上就看到你更新了,開心

05-12 03:22

孤羽殤
今早打開巴哈意外看到你更新了,雖然我很久沒看巴哈上的小說,但我國高中時很喜歡你的小說,希望你能繼續堅持下去。加油!

05-12 07:27

PLUS修正帶
謝謝你
我這陣子迷失很久才覺得小說不會背叛我05-12 07:49
鴞吉
廣場酒店,感覺是個有酒吧、有餐廳還有房間的地方,喝茫了還可以直接就近找房間睡,小P君的暗示還真明顯w(並沒有)

05-12 13:50

PLUS修正帶
下一集(長度上應該是)就會說明w05-12 14:16
存在大叔
原本想說追到最新進度再來留言
可是看到這麼會講會的小P讓我受不了想留言了
太會說話了吧~葉志貴~~

06-10 08: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5800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彼岸黎明:永不回頭的抉擇... 後一篇:彼岸黎明:Point 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88724畫畫阿阿阿阿阿阿阿
畫ㄚㄚㄚㄚㄚㄚ( ~'ω')~( ~'ω')~( ~'ω')~( ~'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