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藤蘿章七

作者:臃腫的懶人│2022-05-07 21:59:20│巴幣:0│人氣:33


  章七

  神樂掙扎的從被子裡鑽出來,頭殼還是一陣陣的刺痛,昨日賞花會他也跟著那群刀劍喝了不少酒,套句他們說的畢竟成年了,總不能連酒都沒喝過一次,於是,他拿到酒杯後,就開始被灌酒,從一開始的三分之一杯到最後都不知道喝了幾瓶。

  最後似乎是堀川國廣把他送回房間的,畢竟他的近侍長谷部也喝的一蹋糊塗,恍惚中記得對方也是被扶著回房的。而離平時對方來呼喚起床的時間也過去了許久,很大的機率跟他一樣在被窩裡掙扎。

  神樂捂著頭想繼續躺回去時,門外傳來細碎的聲響,燭台切光忠關切的聲音在門外呼喊。

  「主人起來了嗎?我拿了醒酒茶過來。」

  「…進來吧!」

  燭台切光忠說了句失禮,便拉開門端著放置醒酒茶的托盤進入房內,看見神樂在被子上痛苦的模樣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主人請喝茶吧!昨日你也喝了不少,我會定時將餐點拿來,今天你就休息一天吧!」

  他拿過杯子後一飲而盡,隨即又將杯子放回原處,整個人又趴回了被子上。

  「應該說今天再讓我工作是不可能的!光忠,我記得你也喝了不少啊?」

  「大概是習慣了,主人昨天是第一次喝酒自然不適應,工作的話也不用擔心,現在長谷部正在幫你處理。」

  「是嗎?」

  神樂早就知道刀劍們的酒量很好,但還是第一次這麼深刻的體悟,雖然喝了茶頭痛有比較緩和,但時不時還覺得有人拿針在扎自己的頭,而眼前的燭台切光忠喝的酒比他還多,但今天依舊神采奕奕地坐在自己面前,更別說昨日被扶著回房的壓切長谷部。

  燭台切光忠也沒有停留很久,稍微交代幾句就起身離開了。

  他將自己沾染了酒臭的衣服換了下來,隨意的丟在一旁,簡便的梳洗過後,打開了房內的窗,新鮮的空氣從窗外闖了進來,將原本還帶著酒味的房間掃個乾淨。神樂看向外頭的庭院,櫻花依舊燦爛的盛開著,春季的熱鬧現在還在持續著。

  有些短刀經過還會向他打招呼,今劍更是跑到他窗旁問他要不要一起玩捉迷藏,對於還在頭痛的他只是揮手婉拒,看著對方又蹦蹦跳跳的跑走了,十足的有精神。對他來說像這樣的閒置也是難得的,畢竟工作空閒下來的無聊時光他還能到處找其他刀劍的麻煩,而現在的只能發呆的時間是真的少之又少。

  以前是吃喝玩樂加訓練,現在依舊是吃喝玩樂加工作。神樂在房內滾了幾圈,沒多久又聽見了腳步聲,大概是燭台切光忠將午餐送過來了,這麼想著,他還是躺在塌塌米上沒有動彈,聽見熟悉的近侍聲音。

  「主,我替您送午膳過來了。」

  壓切長谷部沒有等他回應就逕自開門進入屋內,神樂看見對方神采奕奕的臉,就莫名的不爽。

  「我沒有叫你進來吧?」

  「抱歉,因為主從早到現在都沒吃什麼東西,我擔心您餓壞了身體。」

  毫無悔意的發言。壓切長谷部盡責地將放置午餐的托盤放到他面前,簡單的菜色大概是燭台切光忠擔心他久沒進食而傷胃所準備的,神樂嘆了口氣,將壓切長谷部趕到一旁,拿起筷子默默地吃起今日的第一餐。

  壓切長谷部也沒有打擾他進食的意思,只是在他吃飯時撿了一些簡單的工作稟報,剩下還有一些內番時的雜事,神樂從一開始毫無興趣,但最後把其他刀的消息當作笑話來聽,畢竟對方所說出來的大多都是其他刀的糗事。

  等他將最後一口湯喝完,對方也將今天該稟報的工作說了差不多,壓切長谷部伸出手將托盤拿起,禮貌的向他告辭,神樂摸了摸吃撐的肚子,朝他揮揮手,整個人顯得有些懶散。

  目送壓切長谷部離開,神樂轉頭查看了時間,一個早上被他消磨了過去,然而他卻突然覺得時間變得十分漫長,莫名地嘆了口氣。





  閒得發慌的日子只度過那麼一天,之後神樂又開始面臨逐漸變成山的文件,分明資深的審神者何其多,扣除那些會上戰場的審神者,像他一般只處理公事的也不少,但不知為何他的文件卻比其他人還多,他心裡開始埋怨那些比他年長的審神者,只會將工作推給他人來處理。

  而工作結束後的晚上,那些喜歡喝酒的刀劍開始會詢問他要不要一起喝酒,客氣一點的如太郎太刀就會遞一小杯清酒給他,豪爽一些的如日本號等,就會直接塞一壺酒給他毫不客氣地大口暢飲起來。他也終於明白每個月的酒錢為何從來沒有減少只有增加的意思。

  不過就算他減少酒錢的開銷,這群刀依舊可以從不同地方生出新的酒出來,甚至還會在遠征時偷偷拿酒回本丸,至於那些錢他有些懷疑是這些刀藏起來的私房錢,但每次突襲檢查都找不到,最後他也只能放棄想把那些錢充公的念頭。

  好不容易將一座小山消除,他敲了敲痠痛的肩膀,身後自然是緊跟不放的壓切長谷部的噓寒問暖,理所當然被他無視,而走進餐廳在喝酒的依舊在喝,像是飲酒會似的——雖然每天都是飲酒會。

  「主人,今天的工作結束了啊!要不要來一杯?」

  日本號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拿著酒杯,有些醉醺醺地詢問他,他則是無奈地嘆氣。

  「我說,這個月的酒錢是不是透支了?」

  「嗯?才沒有這回事!主人你記錯了吧?嗝。」

  「算了,計較這個也沒用,你們慢慢喝吧!」

  日本號有些遺憾的拿著酒離開,壓切長谷部則是替他將晚膳送到了他的面前,只可惜坐下來吃沒多久,就看見博多藤四郎懷裡抱著帳簿往他的方向衝了過來。

  「主人!你快看!這個月的支出變多了!」

  「什麼支出?」

  他疑惑的詢問,看著博多藤四郎暴躁的表情接下對方手中的帳簿,不看還好,一看差點連血都吐了出來。平時本丸的基本開銷大多都是食物的方面比較大,畢竟本丸這麼多刀,糧食的消耗速度當然快,剩下的就是一些瑣碎的開支,但不太會超過伙食費的一半。而眼前的帳本就顯示這個月的酒費竟然超過了伙食費,他當然想吐血。

  「是誰一直在買酒!」

  他氣的站了起來,然而方才還在餐廳喝酒的刀劍們早在博多藤四郎衝進來的那一刻就鳥獸散去了,博多藤四郎用著悲痛的語氣說明自己的省錢不易,他點頭理解的拍了拍對方的肩,畢竟本丸內的支出大多都是靠他的俸祿,時之政府給的薪資大概就是能支撐一個本丸的運作,剩下的都靠刀劍去遠征時撈回來的零錢及一些外快。

  總之在上任前對方總會說得天花亂墜,讓人相信有美好的展望,實際上就是個血汗工作。

  「別難過了,來,下個月的酒錢刪了吧!這樣就不用擔心透支的問題了。」

  「主人果然英明!」

  博多藤四郎眼睛亮了起來,向神樂信誓旦旦的保證下個月的帳簿會讓他滿意後,又抱著帳簿跑出了餐廳,他滿意地看著博多騰四郎的背影,拿起筷子打算繼續用餐時,方才跑得不見蹤影的次郎太刀小心翼翼地抱著自己的酒瓶靠近他。

  「主人,酒錢的預算該不會真的要全刪?」

  神樂則是看了眼他的酒瓶,堅定地向他點了點頭。

  「主人!我們只是多喝了幾瓶酒,別扣掉我們的酒錢啊!」

  「那不只是幾瓶,而是無數瓶了。」

  別以為他不知道這群刀私下喝酒的次數可不少,神樂狠下心腸無視了次郎太刀們的勸說,開心地籌畫著省下的錢之後到底用在其他地方。

  壓切長谷部看他這麼開心的表情沒說什麼,只是跟在不遠處的燭台切光忠表情無奈地對視。

  要是等到下個月沒有酒喝,神樂大概也會跟著抗議,因為這段期間買酒買最兇的就是身為這個本丸的主人神樂本人。不過他們也不打算提醒對方,畢竟誰做的決定就要自己來負責承擔後果啊。


  TBC.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538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審神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noin6m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藤蘿章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zsx9453喜歡純愛的人~~
隊伍被滅團,轉生後又遇見初戀的聖女 要逃還是要撲上去,大概就是這樣子的小說,勇者與治癒聖女熱烈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