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LF鬥士戰記》第一百一十二回-〈熾寒交融冰火合體〉

作者:闇之王者‧L‧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22-04-18 17:00:12│巴幣:20│人氣:227
  在Elizabeth的力量驅使下,得以順利重返禁絕之塔、在此於焉甦醒的Louis,睜眼卻見在場氣氛有些凝重,為此Louis朝眾人叫喚一聲,方引起多數人的注意──

  「啊!Louis…你…原來你沒事啊?太好了!」

  這也難怪,原本剛才還戰意甚烈且絕不輕易罷手的Louis,突然因三叉戟出現異常現象,導致陷入生死未明的狀態,任誰都會不安,更以為他已遭遇不測。一旦失去Louis,在Davis跟Bat他們而言,都是極其嚴重又令人惋惜的一大損失。這會兒看Louis總算恢復正常意識並清醒過來,事後Davis振奮驚喜的向Louis叫道,Louis也本能的應了一聲,眾人才終於放下忐忑不安的心。隨著在場騷動逐漸平息,Redan便向Louis提詢:

  「剛剛是怎麼回事?殿下,莫非這把三叉戟有問題不成?」

  「與其說它有問題,不如該說是它也會因主人的現況而產生某種自我意識吧?不說這個了,Davis,我再問你們,Sherry她到底在哪裡?你們真的沒對她動過手?」

  在眾人來說,Louis出此一問,答案自然是肯定的。縱使目前還尚無法確認Sherry的下落,也不乏有人為了Louis始終這般在意Sherry的行徑而抱有微詞,起碼Davis與Bat等人依舊堅定毅然的以點頭或言語表示根本從未擅自出手傷害Sherry;至於Louis看在眼裡,又想到不久之前,Elizabeth所告訴他的話,以此有感這件事情並不單純,加上母后和妹妹要是還跟Julian一起在樓上,或許Sherry的失蹤,也跟Julian脫離不了關係才是。

  念及於此,Louis瞥了此刻仍握於自己手上的三叉戟一眼,又向眾人道:

  「各位,雖然我自己也不是很確定,但我懷疑Julian很可能又故意在我們背後動了什麼手腳,因此必須去追查一下,才能知道Sherry她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而這趟沒有你們也是不行的。所以…我們先到五樓抓Julian吧!」

  語落,儘管就目前看來,Louis到底仍十分在意Sherry,甚至只要是為了她,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因此總免不了給人動機實則不單純的印象。不過在眾人而言,最少接下來可以毋須再與Louis交戰的結果自然就是最好的;加上追擊這一連串事件的始作俑者Julian又勢在必行,更沒有不就此答應的道理。後續且聽Davis信誓旦旦的代表眾人答稱「當然」二字,Louis也向Davis點過頭並主動和他握起手來,雙方才終於得以暫息干戈。

  Louis重新帶著Redan及Summer加入Davis和Bastato一行的陣容,一夥人再次踏上征程;而位居五樓的Julian也透過負責偵查塔中現狀的幾名Bandit口耳相傳,進而得到最新消息──面臨Louis的反叛之舉,Julian毫不意外,哪怕多少也預料到這時還在四樓的Firen和Freeze,十之八九也將與Louis跟Bat他們走上相同的末路亦同。反正只要邪王假面還在他手上,並且足夠讓他變成並掌控邪鬼的威力,再艱難的局面也會有反轉的餘地,屆時何止坐鎮四樓的Baldwin,若連七神鬥俠和目前僅剩五人的十王異變軍都撐不住了,沒有利用價值的棋子,理所當然都與垃圾全無兩樣也不再需要,而從那時起,亦代表他將得重新祭出邪鬼的力量才行。

  正當Julian轉過身,跟此刻正用鐵鍊銬住的王后Mahoro及Lucy面對面,不時又瞥了附近一旁同樣被限制行動、陷入昏迷狀態、全身水藍皮膚的女子一眼;而Louis與Davis等人正將從三樓抵達四樓時,鎮守四樓的Baldwin與Firen及Freeze這邊,一來Baldwin又找時機暫離崗位,除了留下這對冰火霸主二人,另外有因剩下的其他幹部也都隨同Julian來到塔內,先不論五樓的十王異變軍與七神鬥俠,此刻和Freeze跟Firen共同守塔的,則正是控火人Devin。

  自願投效魔皇軍的Devin,過去與Firen是如膠似漆的摯友。儘管他們打從兒時就經常處在一起,雙方之間的情誼亦堪如兄弟般的融洽。但好景不常,就在Firen另外結識了Freeze後,Devin一來有感自己和Freeze之間的距離甚遠也不太合得來;二則隨著時間的流逝和進展,乃至Firen和Freeze終於跟Tornado及Thunder組成了四大霸主,基於Freeze他們的存在與長期渲染下,最終Devin與Firen之間也很不巧的出現隔閡。爾後從八年前開始,Devin便很少和Firen再有常態性的往來,更遑論與Freeze、Tornado還有Thunder他們建立聯繫或否,兩年後,他倆就再也不曾見過面。

  然則至今暫且莫論Freeze,就是Firen也料想不到,身為已經六年未見的好友,Devin竟會選擇背叛自己,與專門作惡多端的魔皇軍為伍,尤其他和Freeze還未出牢前,從Pinkrose的母親Donna那邊聽說有關Pinkrose為了父母的安危,不但處處忍辱,還得任由Devin帶以惡意擺佈和欺侮一事,亦很是驚怒。以Firen來說,如今這已並非隨便說聲絕交就可輕易了事的地步──只要有機會,他非動手教訓Devin不可;甚至相信同樣身為戰友的Freeze也將必定十足樂意成全。

  良久,似是Devin為了打破當前有些稍嫌僵硬與沉重的氛圍,又趁Baldwin暫時不在場,因而相當不知趣的和Firen及Freeze開口提道:

  「啊!很快呢,沒想到把守三樓的那位大王子也才這一丁點能耐,事到最後還得由咱們負責發落跟善後,你兩位都期待之後準備大鬧一場了嗎?」

  面對Devin此番話,Freeze毫不作聲;Firen本欲當場炸聲回覆,但看Freeze態勢沉穩如常也不受話語搧動,於此也只能勉強先把這口氣忍了下去。豈料他倆的忍讓,不但沒能如同預期的暫得安寧,反而讓Devin更加得寸進尺,語氣張狂的接續道:

  「欸!虧我還當你們是朋友,講個話也不出聲是什麼意思?或是你們果然除了Pinkrose小姐外,其他人都完全不管囉?真是見色忘友的一群傢伙…」

  正如請將不如激將,或者說隨便觸及他人的底線,通常都不會有好下場。忍無可忍的Firen還沒來得及開口,卻聽Freeze早已搶先動怒道:

  「這是你一廂情願的,憑你這種連朋友都敢出賣的賤貨,沒有資格在我們面前談論Pinkrose!」

  「嘿!這位老兄,你把話說得這麼絕又是何苦咧?況且聽你這樣說,我反倒還想知道,究竟誰才是一廂情願到毫無自覺的那一方哩!」

  「什麼意思!?」

  聽得Firen語調同樣甚為不佳的質問,Devin先是實為不屑的冷哼一聲,接著才毫無忌諱的在他倆面前講述起以他自己所知,有關Pinkrose的事情──由於武鬥者和異變者自長年以來早已交惡許久,縱然兩族之間的恩怨嫌隙究竟是什麼,又是從何時源起,至今仍是眾說紛紜。但歸根究柢,Pinkrose身為能操控玫瑰花的異變者,依然是不爭的事實,哪怕無論是Firen和Freeze,亦或是Devin,均很早就知道她母親Donna也是異變者,可Firen他們卻從未聽說她女兒Pinkrose承繼了另一種全然不同的特異能力,甚至還要作為凡人的父親Pollard研製專門針對解除異變者的特異能力而成的解藥,就只為了讓她們能從此不再繼續以異變者的身份活下去。

  有鑑於此,Pinkrose向來都特意跟他人,尤其是屬於武鬥者的親友,包括Firen跟Freeze隱瞞自己是異變者的事實,免得因兩族向來相互仇視等不良因素,以致影響了本就建構與維持不易的友誼。直到魔皇軍的降臨與Devin的出現,有虧當時Julian還正掌握Pollard和Donna夫妻倆的性命,再者Devin亦向Pinkrose強調自己與她同為異變者,毋須像面臨Firen及Freeze時那般,隨時可能只因為自己的身份及立場,而遭到作為武鬥者的他們所投諸的異樣目光,甚至被鄙視或拋棄;若非Pinkrose始終無法自拔,否則早就全心歸從Devin。然而Devin以此依舊不甚費力的搶在Freeze和Firen之前,就從Pinkrose的心中尋得並佔有一塊自己的位置。

  「怎麼樣?在你們還想責怪我跟Pinkrose小姐替Julian陛下他老人家效命前,何不先想想,假設你們都和其他武鬥者如同,專門排斥我們這些異變者,想來遲早有一天,這位至今還把你們當成永久摯友的大小姐,估計也會與你們形同陌路囉?只為了這種不穩定因素,還得長期活在恐懼與不安中,不如跟我們其他異變者一塊追隨大王陛下,如此豈不更輕鬆自在?至於你們呢?你們又拿什麼來保證跟她之間的關係不會出現裂痕,或是給她足夠的安全感咧?」

  針對此說,不只Firen,這下連Freeze也都感到有些理虧詞窮,不知該何應答;而Devin看在眼裡,知道自己在這場辯論中,肯定是佔足上風,自也不乏感到快意十足。趁Firen他們還未有什麼立場再繼續辯駁,Devin又往那些大窗口位置步去,從四樓高處往下俯瞰羅伊爾皇宮的現況,卻看有大量還正被烈火焚燒的賈幽斯鳥群的屍體,在宮外被堆得幾乎到處都是。

  Devin暗中思忖,為了應付反抗軍的崛起,連這群被Julian養在地下室的食人巨禽也給派了出來,雖然就現在來看,牠們已全數死盡。但在那之前,先莫管牠們如何群集死亡,為了逃離長年禁錮之處,又出於牠們那驚人的胃口,勢必曾在宮內流竄好一陣子,目的即是大量進食。依此所見,就算那些為討伐魔皇軍而來的逆賊僥倖逃過一劫,宮中侍衛與侍女們,包括某些來不及逃出宮外、來到禁絕之塔的幹部,只怕就沒那麼好運,也大概被吃了不少。畢竟這群巨禽沒把眼下發現的食物統統吃乾抹淨,是不會停止獵食的,因此直到宮裡能吃的人類都所剩無幾了,又必須到戶外尋覓下一頓美餐,最後才遭到那些叛賊的圍剿殺戮,以致落得如此下場。

  有鑑於此,再以Devin的印象而論,不只Pinkrose,她父母照理都應該還在宮中,也沒及時跟他們在追隨Julian之下來到塔內,以此為前提,整座皇宮真給這群食人巨禽這麼一淪陷糟蹋,就Devin自己猜測,他們一家三口八成也都早已進入牠們的五臟廟,即使為了找到屍體,不惜動手將牠們的腹部剖開,能尋獲的也恐怕只剩還未消化完畢的殘肢而已。

  縱然Pinkrose他們全家人之死,著實有些令人惋惜,可在Devin而言,哪怕不提每個普遍男性都有所嚮往的巫女族,反正世上的凡人女性又從不短缺,隨便找一個條件比Pinkrose要好的女人又有什麼困難?還有什麼好值得牽掛?因此Devin這回含帶強烈諷意的向Freeze及Firen道:

  「你們自己來看吧!雖然陛下飼養的那些吃人大鳥,全給那些叛賊消滅了,但我打賭你們最掛念的Pinkrose小姐,這會兒也都和她爸媽從牠們的大嘴裡直達陰間去『團聚』了也說不定。你們還別說是我們故意在背後陷害她,假如你們之間的關係真那麼要好,在我親手燒掉和平公會那天,你們也不該隨便和她斷絕友誼。要知道,這可是你們自己為了一時的感情用事而間接害死她,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成為那些畜生的糧食,可怨不得我們啊!哈哈哈──」

  此話一出,Freeze和Firen互望彼此,均深感不甚對勁,片刻後才輪番擠到大窗口前並往下看去,見得那些被旺火燒起的巨禽群屍,即便人在四樓,都可聞得濃厚撲鼻的燒焦氣味,看那大火的規模,沒有燒到一整晚,火勢大概也不會自動停止蔓延。

  但比起這種事,即便並未親眼所見,在這種非常時期,任何不祥之事,都有可能突如其來的降臨,因此Pinkrose和她父母是否真的已經遭到不測,無論如何,還是得做出最壞打算──有因於此,正可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Firen與Freeze的內心皆受到驚愕與絕望等兩大情緒衝擊。回想起最後一次見到Pinkrose,還是距離現在也即將快要二十四個鐘頭以前的事情,暫且莫論她是否成功通知Pollard,不可再繼續製造讓異變者變成凡人的解藥,若她真的死在那些食人巨禽的腹中,對Firen他們來說,又該何面臨與承受這種生離死別所帶來的憂傷和愁苦?

  所幸前陣子虧得Donna透露實情,其中Firen即令再傷悲,也依舊沒有忘記Donna所告訴他們的每一句話,縱然Pinkrose的確欺騙過他們,但那也是出於不得已的苦衷才會出此下策,而這一切的源頭,不消說,正是他們無時無刻不意欲討伐並擊敗的魔皇軍。且看Firen憤然轉過身,當面怒視Devin並厲聲喝道:

  「你這混帳,再繼續搬弄是非也沒關係,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很早就在覬覦人家她爸開發的解藥,才打算利用他的研究成果來成就Julian的野心。話說到底,要不是你們當初幹的好事,她現在還會在那些畜生的肚子裡?憑你那張滿是胡言亂語的賤嘴,也想撇清責任?沒那麼容易!在那之前,看我們先斃了你再說!」

  面對Firen之言,Devin絲毫感受不到任何威脅與危機感,從容不迫的向Firen回嘴道:

  「喔,看來你們永遠都學不到教訓是吧?姑且不說你已經決定要徹底背叛我,別忘了我可是能任意操縱火焰的控火師,連你放的火都能成為我的助力,況且要壓制你朋友的冰屬性攻擊,根本不過小菜一碟,就你們兩個還能奈我何?」

  「誰管你那麼多廢話!總之,今天就是你他媽的要為Pinkrose的死付出代價的日子──」

  語落,Firen立即聯合Freeze向Devin出手;而Devin看在眼裡,僅是向兩人投諸一抹蔑視的目光且又冷哼了一聲,馬上呼喚Sorcerer大軍前來幫忙制伏這兩人──就在Firen跟Freeze還沒開始放出火焰彈跟冷凍波,眼下的綠袍巫師軍團已搶先從他們的魔杖中各別釋放出大量外觀與威力幾乎相同的冷凍波與火焰彈,以排山倒海之勢向兩人轟然襲來!

  「哼哼,管這些綠袍巫師來對付你們就足夠了,根本不用勞駕我出手!」

  Devin實則不屑的一面說著,又看Firen和Freeze因不敵大量冷凍波和火焰彈的重重夾擊而陸續倒地的模樣,心裡自也是相當快意。隨後才命令Sorcerer們動手擒拿二人,先把他們挾持起來,等樓下的反抗軍一眾抵達此地,屆時也將有其他可利用之處;未料眾Sorcerer剛靠近沒多久,位於場上中央處卻突然竄起一陣凜冽冰寒的龍捲風,還伴隨一道蓄含驚天爆炸威力的熊熊烈焰,不是把Sorcerer們一個個凍成大冰塊,就是將他們全都炸成火烤人並朝天花板飛去!

  歷經這波攻擊後頻頻摔落至地的Sorcerer,足足有三分之二的人數全部當場陣亡。可Devin卻毫不意外,畢竟發動這場反擊的不是Firen和Freeze又還是誰?畢竟可是四大霸主的其中二人,光派雜兵應付,顯然也不是最有效率的作法。於是Devin動用他的特異能力,將那些由Firen使出大轟炸後,在紅毯上留下的殘餘火苗吸取至自己的手掌心中,接著運足氣力,藉此增加它們的火勢,最後把手中之火猛然轟向起身的Freeze和Firen!

  而Firen跟Freeze也自然不會束手就擒、坐以待斃。且當二人各別揚起手時,佩戴於他倆手上的兩枚戒指突然彷若產生某種共鳴似的,於同一時刻雙雙泛起澄亮奪目的精光;見此,兩人於第一時間雖然為此感到少許困惑,但在後續想到這一路下來,Ghirudy所曾吩咐他們要鍛練的雙人同步率一事,此刻這些戒指發生的現象,或許正是他倆成功達就的見證也說不定。

  經由長期努力過後所換來的辛苦代價,儘管確實讓人無比振奮喜悅,由於Devin的火焰將至,為了抵擋對方的攻勢,正當Firen和Freeze趕忙將心思重新轉回戰場上,同時抬起集滿氣的雙手,準備用焰氣與凍氣予以阻絕,在這過程中,似乎剛好有因二人的戒指在無意中互相觸碰在一起,結果也正如Tornado和Thunder的兩組手鐲碰觸時所引發的相同情形:

  就在Devin控制的大火即將抵達兩人位置的一剎那,霎時現場竟然「轟隆」一聲,爆出絢麗燦爛的金黃光,周圍還不時夾雜著向外擴散的大量冷凍波與火焰彈──待這場『冰火大爆炸』產生的火焰逐一於空中消散,爆出的冷凍波也在附近結成一座座宛若Freeze打出冰霜拳時所留下的冰山,且看這場共伴效應帶來的餘波威力,當下便把剩餘的Sorcerer全部消滅到一個也不留,更別說Devin自己也受到不小的波及時,更不免納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其後一陣「噠、噠、噠」的腳步聲隨之響起,Devin放眼一望,卻見那些沒多久便自動碎裂崩垮的冰山中,走出一名身材極為高大,穿著金黃色外衣和鐵灰色長褲,繫著純白色斗篷,腳穿金黃長靴、兩腕均戴著鐵灰色護腕套,而左右兩手的中指部位,此時都還各別佩戴著火紅色與水藍色的兩枚圓環戒指的陌生男子──

  眼前這名眼白紅瞳、膚色偏白、濃眉挺鼻且面容俊俏、留著呈油蔥綠色調的留長翹髮,表情卻不苟言笑的男人,既不是Freeze也不是Firen,卻看其神情韻色,彷若結合了Freeze身為冰俠所經常一貫的冷酷沉穩,與Firen作為火俠所向來具備的熱情豪邁,因而無時不顯露出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場,令人數度望而生畏。而這人又是誰?Devin越看越摸不著頭緒,終究只得開口提問:

  「你是什麼人?Firen跟Freeze到哪去了?還是你把他們怎麼了?」

  對此,綠髮男子首先停下腳步,與Devin維持約三米外的距離,表情毫不所動,僅將嘴角微彎,同時炯炯有神的紅眼迸射出精光,顯得不懷好意的模樣,語調沉淡卻仍為宏亮的給予回應:

  「你問我是吧?你可以說我是火俠Firen,也可以說是冰俠Freeze。但若要說得更正確一些,我是由他們兩個藉由冰火靈戒的力量所融合而成,能同時操控冰與火兩大元素的冰火合體者。由於他們兩個的雙人同步率達到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之間,所以我就順勢出現了。至於你要是好奇我的身份到底是Firen還是Freeze的話,因為我還並沒有屬於自己的名字,所以就從誕生出我的這兩人的原名來重組一個新名吧!是的,刺骨的寒冰、燎原的烈火,兩者將結合於此,用融合的力量來擊破一切!吾乃冰火交融之王──『Firzen』!」

  說罷,且看自稱Firzen的綠髮男子揚起雙手,右手正泛出呈水藍光的凍氣;而左手則被炎熱無比的火紅色焰氣所圍繞。縱然還有些令人難以置信,可看他既然能一次從雙手運功使出兩種截然不同的屬性力量,哪怕像Sorcerer這類的綠袍巫師,控制冷凍波跟火焰彈就是他們的專長,然而他們這種雜兵級角色,要說也不會像這個Firzen散發一種強者的戰慄跟霸氣,說是由冰俠與火俠誕生的合體戰士,恐怕也並非純粹胡言亂語那麼簡單。

  「呵呵哈哈哈哈──還真有趣啊!你們以為出動這種合體技能就算抵得過我的攻擊了嗎?讓我再說一次,不管你們做什麼,都是徒勞無功的!」

  縱使Firzen的出現,的確讓人有感不可思議,但Devin依然不改其跋扈,仍舊氣勢張狂道,旋即又把佈於地面的殘餘火苗吸至手上、擴大其火勢並將它們向前轟至Firzen的面前!

  面臨Devin所操控與釋放之大火,Firzen僅是輕描淡寫的從口中併出「愚蠢」二字,便把纏繞於兩手的寒氣與焰氣交織在一塊,頓時方冒出另一道外表呈金黃色,整體彷彿雷射光炮般的規模巨大,又具備一定程度的衝勁與威力的耀眼光波,隨著Firzen發出「喍哎咿」一聲宏亮驚人的長音怪吼,那道金黃光炮才依循Firzen將兩臂伸直的動作,赫然向前射去!

  針對Firzen的攻擊,Devin也不甘示弱,逕自加強火勢的控制;可令人驚訝的是,那道巨大的光炮在衝向並抵達Devin控制的火焰面前時,居然毫無阻力的當場穿破並使其火勢減弱,直到它正面擊中Devin之際,卻看Devin全無阻擋其足以摧枯拉朽的衝擊力道,連慘叫聲也發不出來,只聽得被這光炮擊中時所發出的數串「轟隆」聲,便見Devin被擊至向後飛行了四至五米之遙,最終無所氣力的砰然落地!

  「看到了吧?面對我這招『冰炎光龍砲』還不趕緊閃開的,就是這種下場!」

  Devin於焉倒地,Firzen停止釋放宛如金黃雷射光炮且威力極強的冰炎光龍砲,正打算使出下一招來對付還未倒斃、隨時將可能再度起身的Devin,不料橫裡卻立即又傳來Baldwin的聲音:

  「你是什麼人?從哪進來的?還不快住手!」

  此言剛落,Firzen依聲轉望,一見身著黑衣和暗褐色長褲並繫著黑色斗篷,兩眼透出有些令人詭譎恐怖的血紅光的Baldwin,手握掛於腰間的那把寶劍的劍柄,擺出一副隨時將拔劍應戰的姿態。至此,Firzen看在眼裡,顯得不以為然,先是帶有蔑視意味的哼了一聲,方開口道:

  「我知道你是誰,你就是Freeze跟Firen他們的守塔主管是吧?在我解決掉他們的仇人之前,勸你暫時別隨便插手,免得連你也都將不得好死!」

  「放肆!我家大王命我嚴守重地,有要務在身,憑你一個來路不明的入侵者也敢擅闖滋事,又欲取我部下性命,事關重大,又該當何罪?還有我另外兩個手下都跑到哪去了?你最好別說是你趁我不在的時候才恣意殺害他們,否則休怪我辣手無情!」

  「你說Firen和Freeze嗎?這你可以安啦!他們兩個要是都出了什麼意外,我也不可能站在這裡和你那麼多閒話。總之你到底是讓路還不讓?別浪費我的時間好唄!」

  語落,還不等Baldwin給反應,Firzen瞬即又察覺Devin已然站起,還打算在他跟Baldwin互相對峙的空檔就趁亂偷跑。對於已把Devin視作攻擊對象的Firzen,哪能輕易容許目標脫逃?於是Firzen暫時不理會Baldwin,兩手重新集氣並各別竄出寒光與焰光後,將其交叉再置於額前,大喊一聲「天厄滅絕」四字。不出半刻,方見約達五至六顆呈圓狀的冷凍波和四顆拖著火苗尾的火球,從Firzen的頭頂飛出,朝Devin逃跑的方向自動追蹤而去──

  不愧為Firzen所身懷的另一招『天厄滅絕』,無論Devin跑得多快,這些冷凍波和火焰彈均有若長了眼睛一般的具備極強追蹤能力,加上行進速度之快,沒兩下便追上並給予Devin炎寒兩極的刺激性衝擊,不是將他凍結就是在被火焰彈擊碎冰塊之際,又讓餘火延燒全身,加上Firzen又奇狠無比的接連補上三次天厄滅絕、總計十六顆冷凍波和十三枚火球,從四面八方夾擊防不勝防的Devin。須臾,慘遭猛烈重擊的Devin便在凍住他的冰塊終將自動碎裂後,軟綿綿的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哼,一逮到機會就只想偷溜的傢伙,果然不過是個垃圾而已。還沒用大絕就倒下了,可真是教人不痛快啊!」

  Firzen停止藉由天厄滅絕放出大量冷凍波與火焰彈來追極目標,看著已無動靜的Devin,皺著眉頭、不屑一顧的說著。爾後當Firzen重新將視線轉回Baldwin時,卻看Baldwin已拔出他的大劍,殺氣騰騰的向Firzen展開攻擊;對此,Firzen又把兩臂交叉、拱起身子,將臉部埋於手腕之間,直到Baldwin距離他已不過二米,忽然將兩手向外伸展的同時又直起腰來,厲聲喊出「極地火山」四字,當下便發生另一場冰火大爆炸!

  且看Firzen全身上下爆出猶若Firen使出大轟炸時的猛火熾焰,不時還另有兩枚火焰彈與兩枚冷凍波從頭頂方向飛出。與此同時,離Firzen所站立的位置前後上下各約三米處,更接續竄出好幾座經由Freeze的冰霜拳所產生的冰山;而有因Firzen使出此招『極地火山』,導致原本打算先發動攻擊的Baldwin不巧被爆炸的衝擊波與火球及冷凍波等攻擊所反制,也沒能傷及Firzen一根毫毛,好半响才再度起身,提起大劍,作勢準備向Firzen反擊。

  「先賞你一招『獄龍斬』──」

  隨著Baldwin語聲落去,方見他那把大劍向前揮去時,從劍刃甩出一道色調為紅中帶紫、外觀狀似一條兇猛惡龍的光波氣勁,宛若殘暴的掠食猛龍般,聲勢烜赫的朝Firzen猛撲而去──有基於Firzen的實力不可輕看之故,為了確保求勝,Baldwin甚至還接續放出另外兩發外形與威能幾乎同等的龍形氣勁,均氣貫長虹、張牙舞爪、來勢洶洶的襲向Firzen!

  而Firzen則依然不為所動、毫不在乎這等攻勢。即便剛才使出極地火山,從而消耗了大半功力值,但與平常的武鬥者不同,無論是Firzen又或是Tornado與Thunder合體誕生的風雷合體者Thunado,他們這些合體戰士的能量值恢復速度是普通武鬥者的兩倍之快。不過一分鐘,其自身蓄含的功力值已足夠讓Firzen再使出一次冰炎光龍砲──

  且見Firzen併攏後又伸直的雙手所釋放的金黃巨型光炮,縱然無法順利除滅Baldwin的三發獄龍斬,卻也足夠將其攻勢與威力減弱,直至雙方的攻擊全被相互抵消。見此,Baldwin搖了搖頭,心想對方也著實難纏,就算用另一招魔劍閃光,恐怕也未必能見其成效…

  然則說也奇怪,正當Firzen因耗盡功力值而不得不暫時收招之際,下一秒卻見他的身體像是被某股無形的力量給強行拉扯似的分裂開來,連原本身著黃衣和白斗篷、留著綠髮的形象也全然大變,最終又變回了Freeze與Firen的原貌──如同Tornado和Thunder合體變成Thunado的情形,他們從雙方融合成功,直到經由分裂並恢復原狀,有效時限只有兩分三十秒。這會兒正是合體時間已至,方不得不分離解體。而回復原形的Firen跟Freeze,朝自己的身體左顧右盼,於此都還顯得有些困惑,彷如根本不曉得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般…

  Firen和Freeze的復原,並沒有就此讓他們避免接下來得繼續面臨Baldwin的攻擊,畢竟在Baldwin看來,剛才還正與自己交戰,甚至還具有一定威脅性的Firzen就是經由自己這兩名與他共同守塔的部下所合體變成的,那就代表連他倆都意欲背叛魔皇軍並起勢造反。正所謂斬草就要除根,對於這種叛徒,不早些消滅盡淨,只怕也會釀成難以收拾的後患。因此Baldwin仍未有所留情,揚起大劍就準備揮向於此還有些弄不清現下狀況的Freeze跟Firen,直到前方飛來一顆黑龍波、一支洞穿矢又外加一枚黑靈彈,剎那間意識到攻擊將至的Baldwin才趕緊在收劍之際向旁閃避!

  「Firen哥、Freeze哥,你們沒事吧?」

  在兩人聽來,此聲正來自Thunder,這就意味著其他反抗軍的支援人力都好該順利抵達此地,轉頭一望,首先見得Thunder和Tornado二人紛紛朝他倆的方向直奔而來,連剛才向Baldwin出招,以此得以讓Firen他們脫離險境的Bastato、Bimons、Botter三兄弟,還有Davis及Woody跟此時仍舊脫鎧持戟的Louis等人也都陸續趕來會合。

  四大霸主終將得以平安相逢,首先Firen略顯嘲諷意味的向Tornado與Thunder調侃一句,說是他們從脫離地下監牢,直至現在才總算前來這裡與他跟Freeze會合,未免也太會拖延時間,弄得他甚至還想是否有必要去地下監牢把Thunder他們都給『保釋』出來也說不定;而後當Firen一說完,就連Freeze也跟著附和一聲「同感」兩字。

  對Firen他倆的表態,隨後而來的,自然是Thunder不甘服輸的回嘴,包括Tornado也不落人後的回敬了幾句。儘管兩邊的語氣都各稍有些帶水帶漿,卻始終表露他們四人之間的情義深厚融洽,換在平常,看了總難免令人會心一笑;但以現況而言,他們四人在此感受劫後重逢的欣慰與喜悅,到底也絕非良機──剛才避過Bastato三兄弟的聯合攻擊的Baldwin在重新鎖定目標後,將大劍指向眾人,一抹教人背脊發涼的殺意,逐漸從那雙泛出血紅光的兩眼流露而出,正說明了眾人此刻還不得隨意放鬆警戒…

  在四大霸主過後,面臨Baldwin的再起與即將到來的襲擊,取而代之的自然是Bastato三兄弟──前陣子透過Wendy的幫忙,方得知身為他們母親的Lilya教授,最初並無死在父親Baldwin之手,因而重新燃起希望。可看自己這許久未見的生父,迄今宛如又被Julian擅自利用邪鬼的力量洗腦控制,使其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加上尚未身亡的Lilya教授又遲遲不見人影,三兄弟豈可因而鬆懈,又不提起精神準備應戰?很快父子四人已於場上陷入對峙,更隨時將引爆另一場骨肉相爭!

  為此,Anny、Leah、Doris及Dennis還有Dave三兄妹,包括Sonia跟Wendy,以及John與Raven等人均自願陪同Bastato三兄弟參戰,連終於全員到齊的四大霸主也選擇留下來幫忙阻攔Baldwin的襲擊,好替其他同伴爭取時間──在Bastato他們總數十六人的掩護下,Davis、Louis、Bat跟Falcon等一眾也不拖延時間,繼續朝第五層樓的方向前進。

  與先前的幹部有所不同,不愧是魔皇四天王的成員之一,也不負為Lilya教授的丈夫與Bastato他們三兄弟的父親。且看Baldwin縱然猶若一名專職劍士的穩持大劍,以此曝露出某種作為武者的氣魄與架勢,但此刻的他,亦無時從身上散發出呈紫紅色調的不祥氣勁,宛如著了魔,又不失身為魔法界人士的佼佼者所具備的強勁壓迫感。以此何止Dennis三兄妹,包括John及Raven還有Wendy等年輕巫師們,就是Bastato和Leah與Anny等人也都略感一絲無形的壓力。

  儘管如此,其中Bimons和四大霸主跟Botter這邊則都無所遲疑、面不改色,當即朝Baldwin進攻。首先四大霸主各自以近身招式攻向目標;Bimons以七連矢跟爆破矢作以支援和掩護,接著Botter則打算藉由Sonia的幫忙,再次以凜寒白光喚醒父親的原有意識──

  話分兩邊,就在Baldwin逐一破解四大霸主的攻擊,又設法抵擋Bimons的箭矢攻擊之際,透過巫女族女王Mareena施法救活Carrie後的Cyborg一行人也終於順利穿過第二層樓,準備前往第三層樓的同時,為了確保已經沒有其他賈幽斯鳥苟活殘存,而來到羅伊爾皇宮中勘查現狀的三巨頭,一來順利找到御用畫師Allen跟皇族女使者Sunrise後,亦順利尋得並確認Stanley博士的安危,六人結伴共行於一樓與地下室等總計四個樓層的各個角落,都未再找到一隻活著的食人巨禽。

  眾人重返一樓位置,Garuda與Griffin均想:這群拜Julian所賜才得以重新大量繁殖的掠食者,至此總算是成功撲滅,即使牠們貪食人肉的習性,在戰場上也多少會有些用處,可嚴格說來,再也沒有什麼是比無法人為控制行動的危險生物,還要更加必須留意與緊急處理的,因此將牠們宰殺殆盡,終歸是好事一件,無論Julian之所以砸下資金包養繁殖牠們又有何用途亦同。

  然而這些食人巨禽消滅歸消滅,由於牠們的體型本就不小、繁殖後的數量又多。在Satan的命令下,給Zeal跟Nightgirl那些幹部打開禁關牠們牢籠並全數放出後,這些重獲自由、逃離生天的畜生,為了不斷尋找可吃的人類作為食物,勢必曾在宮內四處亂竄、橫衝直撞,進而導致了宮內有不少貴重物品跟擺飾,全被牠們破壞的一蹋糊塗、亂七八糟;至於為何現場並沒有發現其他因這場災難降臨而亡的死者,可想而知,碰上這群食慾旺盛又偏食人肉的巨禽,下場多半都是死無全屍,即使還有些蹤跡可尋,能找到的也只是牠們吃剩下的少許殘骸。

  眼看自家環境被這群畜生搞至面目全非,下人部屬也估計是損失了近乎大半,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外乎就是目前正躲在禁絕之塔的Julian。三巨頭等人著實為此傷神苦惱,尤其Allen發現幾幅過去費盡心血所繪成的圖畫,還不巧的被弄髒或撕破,想來也是那些畜生的傑作,更是無比失望痛心;Stanley博士亦有些無奈又自責的搖頭嘆息,而Sunrise則用手摀嘴,許久說不出話,想到Lekers暫時不在這裡也算是大幸,一旦給他看到這種凌亂不堪的場面,還不當場氣至暈厥?

  良久,由於宮內靜得很,別說那些畜生尖銳刺耳的鳴叫,此時所能聽到的,也就只有眾人的腳步聲,以上便足以說明,宮裡已無一隻賈幽斯鳥殘存。可他們卻也未再找到其他倖存下來的侍從與下僕,三巨頭決定讓Stanley博士帶著Allen跟Sunrise先去宮外附近避難,爾後他們三人得儘速去將騎士塔內的支援兵力放出,再一齊趕往禁絕之塔支援那些即將與Julian開戰的夥伴們。

  還未展開行動,六人卻聽附近傳來另一串陌生的聲響,尋著聲源前去一看,當即驚見一名穿著粉紅色上衣,有著深紫色短髮的少女──對於長期身在宮中者,無論三巨頭或Stanley博士,包括Sunrise及Allen,見得對方的身影,一致皆曉此人正是Pinkrose。

  「怎麼?原來這裡還有一個魔皇軍的幹部僥倖逃過這場大難啊!」

  「也沒差了,反正就算沒給那些畜生吃了,在這裡遇上我們就是妳活該倒楣,準備受死吧!」

  Garuda首先併出一句,Wyvern則不懷好意的說著,迅即拔出腰間的斬龍牙,作勢打算朝Pinkrose揮出一劍,好就此結束她的性命;Pinkrose見此,還未發出尖叫就想轉身逃跑,卻因重心不穩而跌倒在地。就在她勉強轉頭回望,登時發覺Wyvern的大劍準備朝她的頭頂劈落而下──因死神即將降臨,以致深感絕望之際,豈料Stanley博士卻突然上前制止,要求Wyvern先把大劍放下。

  「大人,劍下留人啊!您們還記得之前那位研製出消除異變者所身懷的特異能力的特製解藥,最近被Julian要求跟我一起合作開發新解藥的Pollard博士吧?這個女孩正是博士的獨生女;而要是沒記錯的話,博士的妻子,也就是這位小姐的母親,現在也應該還被關在地牢裡,怎麼可以這麼隨便的就把人家女兒給殺了?還請大人們三思啊!」

  Stanley博士剛說完,三巨頭互望彼此片刻,又轉眸看看Pinkrose,不免稍嫌錯愕;Sunrise也主動前來扶起並安慰著吃驚受怕的Pinkrose,並詢問她究竟出了什麼事…

  縱使在面對三巨頭時,作為魔皇軍幹部的Pinkrose還不免得提心吊膽,畢竟在這種時候,向來與魔皇軍處於敵對立場的皇族勢力已然崛起,在迫使Julian跟其他幹部移至禁絕之塔時,也重新奪回了對羅伊爾皇宮的主掌權。換言之,如今整座皇宮均是皇族人的地盤,而三巨頭又是皇族的主力之一,可由不得Pinkrose在宮裡輕舉妄動,否則隨時都會發生什麼不可預知的意外;但在隸屬皇族那方也同為女性的Sunrise予以表露友善親切的神情,再者Stanley博士也親口提及Pollard的名字,代表他與父親有過一面之緣的前提下,Pinkrose倒也不再害怕,旋即向眾人述及她的當前處境──

  原來Pinkrose為了兌現與Firen跟Freeze的約定,決定設法找機會和Pollard表示必須停止有關異變者解藥的開發,原因正出於Julian打算利用他的研究成果為非作歹,要是不及時制止,只怕後果將會不堪設想。可誰知這會兒她卻遍尋不著Pollard的蹤跡,碰巧又差點給那群被Zeal放出來的食人巨禽發現,逼不得已下,只得先找地方躲藏起來,免得成為牠們的口中餐。

  大約一個鐘頭過去,等巨禽們都『傾巢而出』了,Pinkrose四下觀察宮內現狀,自行判定宮中應已無什麼危險,這才從藏身處現蹤,準備繼續尋找父親的下落,之後才又遇上了三巨頭與Stanley博士等人。待她解釋完畢,Sunrise、Stanley博士跟Allen都以點頭表示了解;至於Garuda和Wyvern有因她仍是魔皇軍的人,而有些半信半疑,好在以Griffin看來,除了對方的父親既然與皇族的自己人,即Stanley博士有過來往,再者她看上去也不像是在撒謊,方勸二人可毋須多疑。

  Griffin剛說完,Wyvern也把大劍重新插回劍鞘後,Stanley博士亦想起什麼似的望向眾人道:

  「說起來,距離現在也大概是一個多時辰前,本來跟我一起待在研究室的Pollard博士後來就都沒再看到他出現過,我原以為他只是又找空檔去看看他那位被人關在地牢的夫人,還是他女兒Pinkrose小姐了,照這樣來看,已經都一個鐘頭過去了還不見人影,確實是有些讓人感到奇怪呢!各位大人,您們又怎麼說?」

  「嗯…畢竟王后陛下和公主殿下這時也給Julian那老混蛋綁到禁絕之塔去了,如果這位Pinkrose小姐說得是真的,或許Pollard博士這會兒也跟Julian和王后陛下他們在塔裡也不一定。」

  Garuda說罷,剛把心情平靜下來的Pinkrose忽然又顯得緊張起來──以她所知,萬一Garuda所言為真,這已經不只是父親的人身安危與否的問題,心懷不軌的Julian又將利用父親研製的解藥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一想至此,Pinkrose立即向三巨頭要求和他們一同前去禁絕之塔,一則營救父親,二來阻止Julian的陰謀。

  「這位小姐,就算我們相信妳不是魔皇軍的同路人,也知道令尊的處境不利,但要說這趟路程也是十分危險的,憑妳一個女孩子也打算跟來,確定沒問題嗎?」

  面對Garuda的質詢,Pinkrose全然無言以對,卻露出失落晦暗,又有些心有不甘的神情。Griffin和Stanley博士看在眼中,多少也感到於心不忍,何況既然她的父母此時都還身陷敵陣、情況危急,自然不可能完全不關她的事情。於是幾經一番商議,最終Garuda點頭同意讓Pinkrose參與行動;而似乎只要Garuda跟Griffin說好,Wyvern自也都全無其他意見。

  待Sunrise跟Allen都跟隨Stanley博士避難去了,三巨頭才準備帶上Pinkrose一塊去宮外的騎士塔叫出幫手、進軍禁絕之塔,不料前方不遠處又響起一把熟悉的喊聲,四人一看,卻見來者正是隸屬十王異變軍的Corrodent,而他身後還跟著照理現在已經逃離宮外的Rubber和已經落敗許久的Smokey兩人,三者皆露出奸邪詭譎的目光,緊瞪著三巨頭與Pinkrose等人不放。

  「哼哼,打從我家Lithoid老兄陣亡,而我和Violet小姐又在力肯海爾城那邊受重傷以來,這段期間也發生了不少事情嘛!要不是Zeal他們還曉得到外頭找幫手,恐怕連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原來宮裡也藏了不少叛亂者,包括咱們的上司之一的皇族三巨頭!」

  Corrodent語藏諷意的衝著三巨頭說道。論及這個早先曾在與化獸巫師Beast之戰吃了一場大敗仗、以致性命垂危的腐蝕人,究竟是如何熬過現在?那天半夜,正當Beast把其他受重傷的同伴帶離力肯海爾城、往M基地的方向飛去後,虧得Sorcerer大軍還在城內巡查,正巧發現傷勢甚重的Corrodent和Violet,縱然使出醫療之光幫他們治好了身上重傷,之後仍然在附近休養了幾天,直至今日下午,當Beast他們開始正式向羅伊爾皇宮發動攻擊的同一時刻,才得以啟程返宮,又正巧在路上遇見了逃難的Zeal等人,縱然宮內有大量賈幽斯鳥活動,依舊被Corrodent他們強行拉回。

  此刻便是Corrodent帶著Rubber先行解救了被困在Cygnus製造的大冰棺中的Smokey,透過Smokey告稱,方知有因藏匿於宮中的皇族勢力已然向他們魔皇軍正式宣戰,致使Julian帶著其他殘存下來的幹部前去鎮守魔皇軍最後的防線要塞,即禁絕之塔,準備和反抗軍開戰,於是Corrodent這才讓隨行的Zeal、Violet、Cobra、Nightgirl還有Bullet及Snatch前去塔中支援;而他們三人本欲進入宮內查看還有多少危險的食人巨禽,卻正好在這個時間點碰上了皇族三巨頭。

  「知道就好,你們這些從以前到現在,什麼都不知道,淨會跟Julian那個早該千刀萬剮的混帳侵佔咱家財產的廢渣,都什麼時候了還不知悔悟,居然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跑回來找麻煩?既然如此,由本官送你們下地獄去接受應得的懲罰,相信是再適合也不過的了,準備領死吧!」

  這回與面對Pinkrose的情況不同,眼前這三人擺明就是一副要與三巨頭他們作對、至死方休的模樣,Wyvern便知可毋須客氣,話剛說盡,再度拔出斬龍牙;連Griffin和Garuda也紛紛擺起戰鬥架式,眼看Rubber以自身猶若橡膠般柔軟的特異屬性,拉長了自己的兩臂;Smokey和Corrodent,前者將自己的下半身化為了深色濃煙狀;後者則從兩手散發出呈深褐色,帶有極強腐蝕性的氣體,另一場位於皇宮內的大戰,亦將於焉展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375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5 篇留言

亞爾斯特
新的大戰一觸即發,眾人接下來一定是要與大頭目對峙了!

04-18 17:15

闇之王者‧L‧雷剋司
目前預計再兩回或三回才會寫到,而且必定要先來一場十鬥士與邪鬼的十打一大戰[e1]04-18 17:19
亞爾斯特
Firen與Freeze面對Devin的問題一時之間說不出來,但是朋友本來就是不分任何場合的。

04-18 17:17

闇之王者‧L‧雷剋司
畢竟他們以自己當初受到欺騙而毅然決定與Pinkrose絕交的案例,如今又面對Devin這一質問,他們也很難保證自己又會怎麼選擇04-18 17:21
亞爾斯特
既然如此,那麼下次見面就要好好把握,不要再放手了。

04-18 17:23

闇之王者‧L‧雷剋司
後面得再看看如何編排,雖然故事到最後一定會齊聚塔頂面對邪鬼就是[e6]04-18 17:27
虚ろな光
喔喔喔 有冰火人有冰火人 形容的超有畫面!

還有出現的方式跟理由我覺得頗讚

最後 我喜歡獄龍斬

04-19 12:56

闇之王者‧L‧雷剋司
本來有參考建議說是否真的在賜死Pinkrose後才讓他們憤而合體,後來想想似乎也未必真的要這麼做,就這樣給他寫下去了XD 還有獄龍斬的話有看過犬夜叉劇場版就知道其實是【獄龍破】的改版,只是就純粹變成龍形劍氣而已(笑)04-19 18:19
虚ろな光
喔喔 獄龍破我知道

說起來有龍系特效的感覺都頗讚

04-20 12:23

闇之王者‧L‧雷剋司
呵,我自己也都很喜歡,如此說來R-LF2給Freeze和Firen追加的冰龍火龍絕招也是真他絕讚啊www 有玩過就知道了,儘管至今還是很好奇是這兩位就算了,為何Woody跟Louis也都要跟著加上火龍跟冰龍的招式,一個用巨虎特效另一個則用雷鳥特效不就好了說= =XD04-20 14: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ANDA... 後一篇:[達人專欄] LF2小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ason990505各位巴友
歡迎各位巴友來我小屋觀看小說及插圖 或單純交流認識!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