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魘-第三部》第二章:試探與秘密

作者:夜梓的臨殃│2022-03-04 23:46:04│巴幣:508│人氣:316
————————————

  溫熱的洗澡水灑了下來,散發出氤氳的水霧,為冷冰冰的浴室增加另一種氣氛。

  可使用者卻對這些事物,沒有任何的反應,也沒有多餘心情享受這片刻時間,則是不停拿著清潔用具,在自身皮膚上,用力的刷洗,像是想洗淨身上的不潔。

  但他早已因過度清洗,皮上逐漸浮出紅色的痕跡,甚至出現細小出血的傷口,直至雙手無法在拿起任何物品,可他的呻吟並未因動作而停止、減少頻率,更出現嘶嚎。

  他身軀無力的滑落,將手靠在浴缸邊上,讓水不停的拍打。

  再次看向自身的雙手,無神的眼神填充著絕望與憤怒,而淚水因他的強忍,卡在眼眶裡,則身體出賣他的軟弱,不停的發抖,緊閉雙眼,抿住了嘴,使自身不要在為此哭泣,可腦海又一一浮現起她的死亡畫面,讓他接受現實的殘酷,無情,以及真實。

  在怎麼開朗的人,都是會有一道底線的,人不是神,無法拋棄五感,無法逃避罪惡的枷鎖,始終都會出現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吧?

  ✦

  亞倪爾將身體斜躺在沙發上,手上拿著資訊板,目光無神的看著,則食指,讓今日訊息一則則在面前滑過,沒有想深入了解。

  只要知道就好,反正明天還是同樣的東西,他是這麼想的。

  他將資訊滑到底後,就將板子丟在桌面上,而自己則是起身,無力的走向加大的雙人床,倒臥在裡面,沒有在意髮尾的濕氣,韻染在床單上。

  閉上雙眼,疲憊的進入夢鄉,在朦朧中,似乎有一隻手撫摸著他的頭,並聽到一個熟悉的、輕柔的說著:「這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

  當他再次甦醒,張開眼,看著窗外的景色,已是傍晚了,沒有烈陽,取代的是將要下班的夕陽,以及橙染紫的雲霞,鳥兒輕鳴,訴說著今日的結尾。

  他再次的起身,開了床頭燈,讓昏黃的燈光打亮了房間,他離開溫暖的床,讓帶有寒意的微風梳理他,使自身清醒一點,而走到書桌旁,看著被擺在桌上的那日記本,用帶有語疑惑的語氣說道:「是你嗎?」

  可這樣的氣氛沒有持續多久,而是被突然的提示音打斷了,一個、一個的響起。

  亞倪爾一聽這鈴聲就知道是誰傳來的訊息,因為只有她和某人的鈴聲是有特定設定的,他馬上走過去看。

  『我在你家樓下……能找你一下嗎?』

  簡短的一句話,就讓亞倪爾感到有些震驚,這個時間點找他嗎?

  亞倪爾先是收拾一下房間,他又看了一眼桌上的日記本,本來想收起來,只是內心中一直有道感覺,讓他還是停止了動作,還是趕緊下樓來得重要許多。

  ✦

  「嗚……」

  「沒事的,妳還有我們呀!不哭不哭。」

  當亞倪爾推開,走出別墅大門時,看見的場景是一位白髮女子,為不知何事哭的如此傷心,讓臉上滿是淚痕,雖說她不停用手抹去,但還是無法阻止淚水流下,且可以從狹縫中看見,因血絲更加通紅的雙眼。

  然後在她的身邊,是一名一直安撫著她的淺杏髮色系的女子,如天空般清澈的天藍雙眼充滿了擔憂,與不安,而至腰際上的長髮,可能因剛才途中的慌亂,有些凌亂、分岔。

  「莉薇依和……」

  「是初白!呼……就說不要再叫我莉薇依了。」

  亞倪爾先是與初白點頭致歉,接著看向她身旁的那人,他沒有想過這樣子的情境會發生。

  對他來說,眼前正在哭泣的她,是個非常堅強,就算遇到重大事件也不落淚的那種人。

  可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自家左右看查周遭,檢查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物跟蹤。
  
  一段時間後沒見到異狀才放心,神色和熙的跟她們說:「進來再說吧。」隨後吩咐了管家幾句,就讓兩位女子上樓作客。

  ✦

  一進到房間,他就先與初白將白髮女子帶到懶人沙發那休息,想必她已經疲倦,亞倪爾是那麼想的。

  而跟他所想的一樣,那人一到沙發後,僵硬的身體有些放鬆,可因情緒的波動,還是無法鬆懈下來。

  他則是努力收拾好自己剛才陷入情緒中,深怕稍有不慎,也會跟對方一起跳入谷底,畢竟他在此刻扮演的角色是「疏導者」,而不是「發洩者」。

  雖然情緒依然過意不去,但還是披上具有他特色的笑容,語氣中充滿對那人的溫柔,絲毫沒有任何破綻給予對方戳破:「怎麼突然哭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呢?」

  那人伸手拿過亞倪爾遞來的布巾,抹去眼睛旁的淚水後,雙手緊抓著衣角,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語氣中透露出痛苦。

  「我好像什麼都做不好,他們永遠都對我不滿意,不管我再怎麼付出,花時間、花心力,不管我用多少方式學習,他們都會無視我、討厭我,甚至重傷我。可我是…是真的已經很努力、很努力了……」

  「我感覺自己在被迫一邊前進,一邊被撕碎,被分裂成不是自己的自己,這……還是我嗎……」

  「我不知道……現在我已經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已經嚴重到連一點小事都決定不了,我果然……果然是個爛的要死的人,所有這些都是我的錯對吧?」

  「我當初是不是不該反抗的,是不是!!我應該像個人偶隨他們擺弄、裝扮,跟著他們的設定行走,對吧?我真的……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已……(我真是個垃圾,不…不…可能連垃圾也稱不上…)」

  原本平緩的情緒,到中間不知是被什麼牽扯,或想起了甚麼,她突然激動了起來,但說著說著,最終還是敗給了哀傷,氣勢低落了下來。

  而那些不堪入耳的言語,最終也哽在喉中,嚥了下去,生怕兩人討厭她。

  「別這麼說自…」正當初白想開口安慰時,那人卻一點機會都不給她,直接打斷她的思緒,繼續開始她的話語權。

  就像她是發表人,而剩下的兩人只是她的聽眾,只是看她表演的觀眾。

  「為什麼不能,反正這個世界沒有人會愛我,我就是個累贅而已!奶奶說的沒錯,我只不過是一直造成別人困擾的負擔而已!」

  「雖然沒有聽到,不代表沒有!!在你們的眼皮下,有多少人會說實話,你們到底要哪時候才看清現況……」

  「到底我做錯了什麼?受到什麼的詛咒?為什麼我會一直讓他人失望?為什麼大家都不接受我…就連現在的我,連哥哥一點痕跡都找不到,他到底去哪裡了…已經十三年了……我真的好想他,但是我又沒有資格想他……」

  「…小尾巴,妳已經很棒了,妳是我看過最好、最善良的人……」聽見眼前的人這麼說自己,亞倪爾的內心也相當的心疼難受,他一直都很清楚眼前的女子,內心是多麼的痛苦與無助。

  他從以前就常常陪伴在她的身邊,看過太多次她受到惡意的欺凌,甚至是遭受到更過分的凌辱。

  雖然能立馬上前制止那些人的行為,卻沒有辦法停止他們的惡意,或許再他看不見的地方,她已被銳利的荊棘爬滿全身。

  「我真的好想結束啊…就能跟莎一樣解脫了……」

  刺耳的話語輕飄飄的傳進了亞倪爾的耳中。

  這讓原本心情已跌進谷底的他,又提起了幾層,腦海中,閃過瑪麗離別的那一抹微笑,感受到心被數以萬根針扎,伴隨刺痛與麻痺,且被緊緊的抓住、提起一樣,窒息感侵襲整個他思緒。

  亞倪爾不自覺站起身來,雙手緊抓住對方的雙肩膀,因力道過猛,對方整個人被壓在椅背上,想反抗,但還是被固定在那,動彈不得。

  對方為這樣的動作開始害怕,甚至開始否決自己,聲音顫抖的重複說道:「對…對不起…起……對…不……起…」

  可現在的亞倪爾,無法再聽進這些負面的言語,在對方的情緒牽扯下,還沒解決的壓抑最終還是打破了這張面具,他瘋狂地大吼著:「不可以!不可以!我已經沒辦法拯救她了,我不想連最重要的妳都失去了!!」

  他加重了力道,讓對方因此被用的緊皺眉頭,並因對方的發怒,充滿絕望的眼神,在那時已轉變成無助與呆愣,而充滿淚水的眼眶,不停的眨,像是被嚇到一般。

  可這樣的情形並未持續很久,而是女孩緩過神後,伴隨的是大哭。

  只是她的哭泣聲似乎沒有傳進亞倪爾耳裡,反而對她憤怒的繼續說著:「對我來說妳是最重要、最特別的……我不能想像沒有妳的未來是怎麼樣!明明妳可以不用淌這混水,只是為了他?那些事情還不如我來做不就好了!!」

  有些心底的話,被亞倪爾咀嚼在口中,就像冰淇淋一樣,化在口中,這種味道,在此刻還是不適合跟女子說。

  「你快給我住手!」自從進房間後,就再沒怎麼出過聲的初白,眼看情況不對,就迅速站起身,用力將亞倪爾拉離女子,並推至一旁。

  沒站穩並倒在地上的亞倪爾,只是很震驚看著一臉生氣的初白,似乎腦袋還沒反應過來,但看到初白的眼裡充斥著氣憤。

  她指著他說:「我拖她來找你不是要你用這樣子開導,也不是要出現這樣的場面,你是怎麼了,你之前都不會這樣,亞倪爾,給我冷靜點!」對方特別在叫名字時加了重音。

  被初白這麼一罵,亞倪爾整個人瞬間清醒過來,緩緩看向被自己的失控行為而嚇哭的她。

  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蠢事,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犯下這麼嚴重的失誤,心裡滿是悔恨以及心疼,何時連自己也成為傷害她的其中一份子了?明明曾經在內心發誓要誓死守護她,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內心的躁動,暫且平息了下來。

  等心態稍許冷靜後,他重新從地上爬起,過去安慰正捂著臉啜泣的她,用溫柔的懷抱,抱住了她,讓那人的頭輕躺在他的胸口,撫摸著她的頭,而熟悉的蘭風鈴香,飄進那人的鼻中,讓原本是炸毛的貓,稍有緩和了下來:「剛才對不起,我的錯,我太著急了,沒控制好情緒,我應該要陪你面對的,可我沒做到,我真是一個混蛋。」

  「我只想讓妳知道,妳在我眼中,是我的星辰;在我心裡,妳是我的明月,更是我的世界,我唯一存活在這罪惡世界的真理,答應我,不要再難過了,好嗎?」

  亞倪爾微微低頭看著懷裡的人,無意撇到她因不斷自殘而還沒癒合的傷口,他感覺到心又被千斤的鎚子重擊了一下。

  他忍住淚水從眼角落下,像是沒任何事在發生一樣,他對天發誓,以性命作為代價、作為牽連,一定要守護住眼前的這人,他不想讓珍愛就此消失在這骯髒的世界,自己一定會去改變她的天空,讓她看到想看到的日光,而不是讓她繼續苟活在灰雲下。

  在亞倪爾溫柔的安撫後,女子放棄再與疲倦抵抗,進入睡夢的懷抱中。

  當亞倪爾發現她哭累,並在自己的懷裡睡著後,輕輕的把對方抱起,移到客房,讓她躺在柔軟大床,蓋上棉被,接著從衣櫃裡的角落拿出醫療箱,小心翼翼的為對方包紮,遮掩住那不堪的羽翅。

  等一切都完成後,他就跟初白暗示到房間外面的走廊,留下女子一人在房內,以防打擾到她難得的安寧。

  ✦

  「所以說……她是發生什麼事了?」

  亞倪爾堅定的眼神中,帶著悲傷,看著初白,語氣裡則是自責的問起整件事情的源頭。

  初白小聲嘆了口氣,面容滿是擔心,撇了一下嘴後回答:「我個人也不太清楚……早上的時候,打給她想知道她還好嗎,但是一直都聯絡不上本人,所以我就很擔心的過去找她,結果你知道我看到什麼嗎?!那時在路途中,經過她常去的公園,想說可能碰到,沒想到就遇到她,而且你又知道她在幹嘛嗎!!她窩在垃圾桶旁邊哭,我的天呀!在垃圾旁邊哭耶!!」

  「……」亞倪爾沉默,腦海在初白的口述下,逐漸出現畫面,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我跑過去問她怎麼了,但是她哭的太傷心了,什麼話都含在嘴中,說得不清不楚,我根本就聽不懂,但她一直對著通訊器哭,所以才想說讓她來,讓兩個人一起關心,會比較好讓她開口,結果你……」

  「對不起……」亞倪爾自責的低頭,看向地面,雙眼無法直視眼前的人。

  「沒事,倒是你看看那些人都傳這什麼話給她!真的太過分了!」初白邊說邊從口袋裡拿出剛剛從那人身上拿走的通訊器,輕點了幾下面板,眼神注視著畫面,嘖了一聲,皺起的眉頭更加深了,氣憤的把畫面轉向給他看。

  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才剛看到第一條訊息,他表情就整個往下垮,而拳頭越發緊握,憤怒掩蓋了軟弱,一瞬間怒火湧上了心頭。

  那些訊息傳遞的都是如此的刺耳、傷人,根本不堪入目,甚至語帶嘲諷,把一個人貶低成了一文不值,使得好像這世界沒有她值得存活的餘地,這些話……就是她每天接收到的內容嗎?難道這就是她所盡心維護關係的家人?

  除了家人外,還有其他旁人傳著類似的話重傷著她,甚至在列表中的一位,顯得格外刺眼,那人是她口中所認為的「朋友」……難道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了嗎…莫非就跟她說的一樣嗎……

  「在他們的眼皮下沒有人說什麼,不代表私底下沒有,全部都是表面上的好。」

  亞倪爾陷入一陣思考與沉默,腦海的回憶倒回以前兒時三人一起玩角色扮演的往事,她總是公主,而自己永遠搶著當她的守護騎士,還有是法師的初白。

  喔,其實應該是四人,但某人每次加入時總板著一張臉,反倒被她指認為王子,雖然不是很願意,可他還是會擔任那個職位。

  事實上,自己不是很想要當騎士,而是當她這故事中的真愛,但她想要的是他,而不是自己,他到現在應該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想當那名王子吧……

  只可惜王子只有一個,而到現在這個職位還是沒有改變呢……

  想到這裡,亞倪爾抬起了頭,表情多了些許興奮,不知心裡在打什麼算盤,他開口道:「初白…我們要不要找他來幫忙?或許我們可以把這個『秘密』跟他說,他的方法一定會比我們想的還要好,而且還要有效,畢竟他很有經驗。」

  「他?閻墨嗎?」初白疑惑的問道。

  「對!而且妳也看到了,她這樣的狀況下,秘密已經無法在守護了,這樣只會失控,而且她的心病愈來愈嚴重了,也該讓那人知道發生這樣的情況。」

  初白聽完後,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否決他這樣的想法,她非常認真、堅定,看著亞倪爾說:「你是清楚這件事的嚴重性,而且我們已經『欺騙』,讓他傷心過了,難道你還要往他心裡在捅一刺,他已經夠冷血了,我沒想到你跟他有得比,亞倪爾。」

  「再說了,他答應了,但在這個過程中沒處理好,你要怎麼收拾殘局?!我們已經沒有能力在賭一次,如果沒有用好,是『真的』會毀了她,你也知道的,最嚴重的後果是讓她的未來直接被抹去,就算她還活著,你確定她是真的『活著』嗎?」

  初白深吸一口氣撫平情緒後,繼續說:「我知道瑪麗的死讓你想加快這件事的速度,但有些事是在快也沒辦法解決的 ,現在的她是需要時間、時間,亞倪爾。」

  果然還是這樣子的結果呀,亞倪爾是這麼想著。

  初白看亞倪爾沒有任何表示,伸手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很擔心她,我當然也很擔心她,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問一下,那我呢?」亞倪爾歪頭問。

  「第二名喔~這不是重點好嗎,我是想說,我也不想看著她走向死亡,你還記得她當時寫了什麼?和想做什麼嗎?我和你一樣都不想看到她實踐那張列表,或是被人抹殺,所以我們必須要小心行事,這也是我們最初立下這個秘密的原因,不是嗎?」

  「初白,對不起,是我太心急了。」聽完初白的這一番話,亞倪爾點了點頭,帶著歉意的向對方道歉,然後也在內心與房內熟睡的那人道歉。

  等初白跟他說要準備怎麼樣的後續,以及女孩的生活機能後,她的離去,他才稍微放鬆的靠在牆上,讓牆面的溫度爬上身軀,使得緊張過度的大腦些許的好轉。

  自從與閻墨出任務,到拯救瑪麗失敗,再到現在,亞倪爾就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好好休息,就算是前陣子的午睡,也才一小片刻,根本無法補足體力與心力,眼神一直注視著窗外一望無際的風景,也望向遙不可及的未來。

  在要進入夢鄉時,他刻意走進開著黃燈的房間,手拿著點心與水,深怕那人等會醒了,沒人能夠為她準備餐點,讓她餓着了。

  將東西放在一旁的櫃子後,輕抱起熟睡的她,讓她躺在胸口,然後用著深情以及愛意的眼神,親吻她熟睡的側臉,如果沒有哭紅腫的眼會更好。

  他在她耳邊悄悄聲說:「我只想讓妳知道,如果這世界拋棄妳了,我會建立一個國度,只有妳、我,和初白。沒有討厭的人,沒有會批評妳的人,而在那裡,我也可以拋棄我所有的面具,真心對待妳,妳是我的月亮,我愛妳……。」





to be continued


▲預告.下次更新時間:4/23、4/24(六、日)其中一天!

————————————
角色人物介紹:*【第一部】:主要角色人物介紹 
       【第三部】:(待之後公布)


「此小說(世界的夢魘系列)夜梓臨殃共同創作而成

歡迎喜歡這小說或這篇的人可以按個喜歡或在下方留個言
喜歡我們的話歡迎訂閱一下或加個好友呦
也很歡迎訂閱或加好友喵夜梓作者

非常歡迎與謝謝大家的觀看與留言,各位大大的支持是我們的原動力
也歡迎告訴我們心得 什麼都可以告訴我們岰

這裡是臨殃和喵夜梓,我們大家下次見
歡迎來與我們互動互動

連結喵夜梓小屋喵夜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4023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界的夢魘

留言共 7 篇留言

夜風196
雖然被很多人霸凌,但只要有一個真心喜歡,應該還是能夠撐下去吧?

03-05 03:38

夜梓的臨殃
雖然有一個人喜歡自己,但有時一個人的內心還是會被多數人擊倒,連那個人都無法幫助的地步
所以這是一個不一定的問題~~
有可能她能撐下去,但也可能……QQ
接下來就敬請期待之後的劇情///04-27 19:11
一瓶樹
亞倪爾......亞倪爾也是沒辦法啊......憤怒擔憂的說著你是我重要的一部份的場景超好看;;
好期待後面呀,還有那個人是誰呢,秘密又是什麼...超期待的

03-05 11:59

夜梓的臨殃
亞倪爾真的也已經盡力了QQ 謝謝ㄋㄆ喜歡那段>////<
那段的亞倪爾也是情感大爆發,他真的很在乎這個人QQ
這個人是誰跟祕密在之後一定都會揭曉的!!而且已經在不遠處了~~
超級謝謝ㄋㄆ的期待,之後的劇情一定會更加精彩的!!也一定會讓妳喜歡的>////<04-27 23:53
虚ろな光
沉重且悲傷的氛圍 些許但鮮明的溫暖和親密 反差的兩種感覺用景色跟人物的狀態(如頭髮 淚痕)柔和的混在一起 畫面與傳達個感情十分清楚呢^^

不過看到"正確"那邊 有不少想法 究竟是無可奈何才做得叫正確 還是普世價值的正確較正確 又或者是無愧於心叫正確呢ww

然後結尾停在這 究竟下一章會怎麼樣呢

03-05 12:20

夜梓的臨殃
真的太好了能讓阿光成功感受到這些QAQQ
也是想用這些來顯示出他們的處境ˊ▽ˋ

真的QQ 這其實就是女孩她的難處QAQ
究竟甚麼是正確呢,這好像很難有解答(但我是無愧於心叫正確這派//)

老實說雖然這章和下一章看起來沒有關聯,但其實這兩章在中後期的劇情是有很大的關係~~04-28 00:03
喵君
[e13]

03-05 19:47

夜梓的臨殃
謝謝喵君大大//04-28 00:0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很讓人感到不捨,卻也能感受到亞倪爾堅定的心(ˊ;v;ˋ)
你是我的明月,這樣的形容很浪漫,而且能感受到在心中的重要性

03-05 20:19

夜梓的臨殃
亞倪爾真的是一個很堅定的人QWQ
對亞倪爾來說女孩對他來說真的很重要,是他這輩子最想守護住的對象QQ(不過這句話其實也有暗示ww04-29 00:07
東堂隼人
有沒有心靈支柱真的在關鍵時刻是非常重要的呀![e34]

03-06 00:19

夜梓的臨殃
真的!!
這種時刻真的很需要有人能陪伴與支持著自己QQ04-29 00:08
井爵
這一章好甜啊! 亞倪爾對他的真愛雖然一開始情緒有點失控,

還好有馬上恢復。Q w Q

瑪麗的死的確給亞倪爾內心造成不小的創傷,希望他能走出來。Q w Q

05-22 00: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changevely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世界的夢...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