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當故事寫到一半

作者:Lumière君│2022-02-16 23:16:50│巴幣:2,018│人氣:159

  挑了一張以這個帳號活躍的第一張巴哈小屋圖片。

  實在是不太可能再以創作者的身分活躍於這個論壇、或這個世界上,我想這個是一個不可避免的結果。自從四年前我幾乎停止了在巴哈姆特的活動以來,生活的變化對於我有些過於大了,這些變化有些屬於外在影響,有些則是內在心境的轉折;有些變化不見得是壞事,但有些意義上的變質讓人心裡五味雜陳。因此這篇文章大概是我以創作者身分交代的最後一篇文章了。

  說這篇文章是寫給自己顯得太過造作,說想讓別人看到似乎又過於自戀、不切實際,那麼我就介於這兩者之間做了個願望:希望偶爾有人能看到一個舊創作者留在這裡的自我回憶,不多不少,僅此而已。

  很難想像我也有了這個能夠說自己從事了某件事情十年的機會。對一個二十歲出頭的人來說,人生沒有多少成就是建立在能夠連續做十年的前提上的,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當一個生存很久的創作者。一想像自己在數年前會多麼崇拜一個像自己現在的人物,即便自己什麼也沒完成,也或多或少有些不好意思、或暗中滿足。

  也許現在回到過去,見著當時的我,我的心情會比他沉重上許多。

  我不確定這種悲哀感從何而來,但這兩個月我偶爾會回顧我在巴哈姆特上活動的軌跡,只是純粹的回憶,並不點開來看那些出自自己筆下卻讀了不下十遍的舊文章跟作品,以免觸景傷情。點閱率最高的兩篇文章:分別抨擊了冷漠殘酷的群體和情緒勒索,我從沒去認真回顧那些內容詞語,我害怕紛爭,時至今日也想不起來當初為何有勇氣去頂撞自信過度的群眾。

  我也不確定自己該如何起筆,從十年前在哈啦區寫的不成人形的網路連載小說開始,還是從企劃公會諸如RPG公會跟SilverCarnival開始,這些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回憶,甚至構築了我長達七年的青少年歲月。時至今日我依舊懷念這類光景,甚至奮不顧身地想犧牲現在有的大多數美好事物去交換那些只存留於記憶中的輝煌。我想這就像大多數人眷戀於他們的少年時代、或是青澀的戀情一般。

  少年總是會長大的。每當成長了一段年齡,有些東西就在生命中被捨去了,那些你曾花了大把歲月跟心血為之瘋狂的事物,有天大多會終歸於平淡。這些熱情總有一天會退卻、會消失、在人生中失去了所謂重要的意味。或許這很悲哀。

  然而什麼是真正的悲哀?
  
  我連這篇文章都沒什麼幹勁寫下去了,因為我甚至不覺得這件事情哪裡悲哀。



  如果我想再寫什麼可能會補充,原因是上面那一段是我一個月前寫的,而我完全忘記我原本想說什麼。人生走走停停,停在這裡也沒什麼不行。



  就像我說的,這些話只不過是一個創作者留下的自白,那麼即使沒有故事架構、沒有人物形象、沒有初稿、也沒有張弛有度的劇情環節,就只是當作隨筆似的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留下一點記憶,也並不是什麼不能饒恕的罪過。

  年前我回金門,閒暇無事間查找起了關於我家族的族史。與家人的交談間偶然知道了我的曾祖父愛寫日記,總把他在家裡的大小瑣事跟心境留在日記本裡,寫的一手好字。我預感那種手稿之於我的意義跟價值,就如末日審判書或資治通鑑之於這個世界一樣。無心間又升起了想寫些什麼的慾望,畢竟或許再過幾年,這個創作者的身分就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價值了。

  九年前我開始在巴哈姆特上活動,在當時,智慧型手機尚未完全取代家用電腦的地位,青少年的娛樂依然常依賴於桌上型電腦,在那個沒有Instagram跟Snapchat的年代,遊戲論壇跟臉書還是新生代的愛用玩物;巴哈姆特遍處都能看見小學生開花結果結成一串,公道價八萬一跟野格炸彈是最風行的迷因(那時甚至不太用迷因一詞),星二代們的念你跟冬天的第二把火還是流行樂排行榜,噓星爆還不是一種默契而是一種粉圈攻擊行為......我自然很想繼續回憶下去,但再說就離題了。

  少年們之中不乏有稍微沾點前人筆墨的孩子把玩幾下略顯生澀的文筆,偶爾,也有幾個能獲得注目。我印象中認認真真的在連載一部作品是在Mincraft版(在那時甚至還沒有官方中文譯名,由引進此遊戲的巴友定名為當個創世神),當時受到星空的啟發,這位前輩長我兩歲,以創世神物語為著名作。時至今日,他已經停止創作並且刪除當時留下的文章,就像我曾經作過的一樣,但透過他所認識的朋友,一直到今天都有與我互動。

  在中學期間,我並非一個出色的學生,也不是一個受歡迎的人物。我有的僅是對於少年讀物、冒險小說的熱情,以及對網路世界的依藉,這使我對網上創作這件事情有極大的興趣。大概在2013年時,我開始連載我的第一部作品,這篇小說名為《反抗軍的逆襲》。不得不承認的是,這篇文章的取名來源其實剽竊於其他作者,為在戰慄時空版上的一篇小說,但這篇文章的內容則沒有相關。

  整篇小說的內容並沒有太多的特色,但倒是盡可能地取用了在麥塊中的元素。鐵劍、村莊、以及當時最有名的都市傳說Herobrine。然而我並非是一個能夠長時間專注在同一項目的人,大約在小說更新到第十七回時就終止了創作。

  十三歲時的中學生活並沒有太多的樂趣可言,由於處在青春期,家人的管束跟娛樂項目的不足,閱讀各種小說是我少數的樂趣。我前後讀過大仲馬的三劍客、基督山恩仇記,羅蘋荷布的刺客正傳、山德森的王者之路跟迷霧之子,都是排行榜上有名的奇幻作品或歷史向著作。在那個年紀,我也同樣很著迷於各種輕小說,例如《精靈使的劍舞》、《刀劍神域》......等各種後宮死萌向作品,也不得不說初中時的偏好也很直男。當時我最喜歡的輕小說尚未動畫化,中文出版只有一集,但在看了一次後就徹底愛上了,名字叫做《在地下城尋找邂逅是否搞錯了什麼》。

  在那段時間,我陷入了很嚴重的創作瓶頸。我前後陸續按照各種風格,例如模仿山德森風格的《八指射手》(在我的另一個帳號中還留著文檔),戲謔向的神魔之塔同人,記錄我情感生活的《貓》,以及各種半途而廢的奇幻作品,但我卻始終感到一種無力感。原因是我的人生歷練跟知識都不足以支撐起我的作品(時至今日這也依然在影響著我);同時在網路上寫作是很難有機會被曝光的;使用電腦卻不去玩遊戲跟娛樂,而是拿空暇時間去寫作,這對一個初中生而言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然而寫出的作品無法得到關注,這種徒勞無功的回饋感讓人難以為繼。

  然而在中學時期我很快就獲得了新的寫作管道,也就是透過共同創作的方式來完成作品。在巴哈姆特上有許多具有企劃性質的公會跟社團,其中最有名的就屬於從2011年運營至今的RPG公會了。這類的公會以桌遊跑團為發想,由運營方訂立了一個寬鬆的世界觀跟主題,允許玩家延伸其設定寫自己的故事,同時鼓勵玩家以文字創作、或是角色扮演來互動。在我的整個初中、高中生活,我幾乎都在這種團體裡發揮我的創作空間。

  我大概在2014年第一次加入RPG公會,當時我的角色是一名叫做瓦爾的研究員,擅長以道具戰鬥,但在公會的大多數時間,我主要的活躍方式都不是跟玩家戰鬥或是參與官方劇情,而是跟其他角色互動跟發表自己的相關創作。同在圈子裡的其他人常常會參訪自己朋友的創作,也因此帶來了讀者以及評論,這也是我第一次體驗到創作跟設定的美好。

  隨後在朋友的推薦下,我也加入了另一個叫做SilverCarnvial的公會,這個公會則是以明星志願進行發想,以經紀公司培育藝人為主軸,透過獎勵來引導玩家進行圖文創作,以此分享自己的作品。不幸的是,時至如今這個公會已經解散,但感受到自己的角色透過文字創作、與其他藝人合作來提升自己的事業,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非常非常喜歡這樣的企劃,甚至到今日我都在想有這樣的企劃我會義無反顧地去參加。

  在這兩個公會的經歷後,我自己創立了一個叫做故事之都伊絲菲的公會,但那時我並沒有能力去運營這樣一個規模的企劃,最後不了了之。

  無論這幾個公會後來經營得如何,在2016年左右時,我的課業逐漸繁重,因此退出了所有公會。同時隨著年齡跟知識增長,我累積的作品數跟經驗已經開始能支撐我挑戰更多的作品。我在同年赴法交換學生,在我的學生生涯中斷了的這一年間,我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有更多的時間去讀自己喜歡的文學作品。我開始讀狄更斯的《孤雛淚》跟《雙城記》、讀希臘神話、各種美國名著如《大亨小傳》跟《老人與海》等等。

  當年上市的戰地1是我極度期待的作品,也因此我深深著迷於各種關於一戰的故事之中。我也樂於玩像是歐陸風雲或是十字軍之王的歷史向作品,在那一年間,我把身心投入到無止盡的鑽研之中,體驗了無數我喜歡的事物。我熱衷於使用知乎這類網站,常常讀大陸民眾對於政治跟歷史的觀點,最重要的是那年我不再關心成績跟課業,而是試著改變自己。

  2016跟2017年大概是我創作的巔峰期。我已經開始用這個帳號很久了,並長時間投注精力在各公會的創作文,並且那時幾乎已經放棄了。在三年以來的時間,我嘗試過各種不同風格的作品廢土風、奇幻風、愛情風,但最後幾乎都無疾而終。我的每篇文章點閱率只有二位數,我對我的文筆也不再有信心,但在2016年底,我隨筆寫的一篇名為《家規》的短篇小說(很不幸的是我依舊沒完成這篇)得到了精選,那一天,我的作品點閱率來到了兩百出頭。

  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在一篇小說中獲得那麼多點閱率。在法國的早上,我激動的情緒無以復加,一直盯著那個點閱數以每分鐘數人的速度增長。無論用什麼方式都無法描述我當時心中的狂喜。在那天過後,我快速寫出了另外一兩篇文,並且趁著這個機會申請了達人。在當時,達人並不是能輕易申請到的,沒有達百的點閱數跟足夠的GP的申請都會被駁回。而趁著這股勁,我申請到了那個我渴望了三年的徽章。

  當時我寫了一篇文,在文中,我說:

  「爽啦,吃巧克力慶祝,今明兩天不更新

  很像那時候的我會說的話。當然,你們可能也猜到了,我本來就沒打算更新那個系列。

  我感到很幸福。

  從那刻開啟,我的創作慾望得到了無比的增長。彷彿我是這世上最受歡迎的作家一樣。我大量創作不同的作品,在達人身分的加持下獲得了我根本無法想像的觀看量,那時使用巴哈小屋功能的人比現在還多,而在孩童時期使用巴哈的人也逐漸長大,開始能更積極地上網了。我也意識到我能夠有更多的創作空間。第一篇使我觀看數暴漲的故事是《1917貴婦小徑》,在一天內就獲得破千的觀看數,僅僅這一篇就比我獲得達人身分前寫的任何一篇小說都更受歡迎,比他們加起來的點閱數還要多。

  我一直以為我的作品不會有人看。

  那之後,我意識到奇幻向的作品常常又臭又長,而看似有趣的設定到了現在也不見得能吸引讀者。我放棄寫北境紀年錄》,改變了寫作風格,轉而創作更好拿捏篇幅跟立意的短篇故事,並嘗試了更加日常的故事,並且,我在我的作品中加入了更多內心的感觸跟想法。《DreamHouse》系列由此而來。我寫了《那天,我殺光了我的同學》,這些映射現實的作品使我因此獲得了更高的成功,我也因此訂下了逐漸堆積文字跟情節來築構故事的寫作風格。

  我開始注意到人們喜歡看這類文章,而我也同樣有許多想說的事情,我嘗試去批判許多我當時所看到的現象,例如《怒文》系列。似乎我所指出的那些論點成功戳中了很多讀者的想法,也確確實實的表達我內心的想法。那幾篇文章直到兩年前我點開巴哈姆特時,都還會有人按讚跟留言,但我深知我的文章火藥味重,加上我本就不擅長作鬥爭跟辯論,因此對這些有可能質疑我的留言,我始終不敢點開來看,還因此惹來誤會。

  2017年後半,我回到臺灣。在重新回到教育體系後,我再也沒有機會像之前一樣將大量的時間跟心力安排於文字創作上。我在這幾年的時間又回到了平時庸庸碌碌的那種生活方式,在現實的不順遂使我的創作阻滯,不再分享我的作品。我以新的身分回到RPG公會,當時留下的一些設定至今仍在沿用。

  而2018跟2019年可以說是我的命定之年,我進入了升學的準備期,玩企劃跟創作的空閒都沒有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我都沒有進行任何創作,盡其所能的忙碌於課業上頭。直到我錄取大學,進入學校後,我在2020年重新回歸巴哈姆特。由於種種原因,我在巴哈姆特的創作不再像之前那樣順遂了。這是我最後一年在巴哈上寫作,應該說,是我最後一年寫作。



  距離上次積極的使用巴哈姆特、混跡哈啦板跟其他創作者的小屋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隨著與我同年齡的人逐漸成長,網路跟手機功能逐漸發展,而比我們年紀小的人更加熱衷於其他短影片、手機遊戲跟其他平台,整個大環境都在改變。就連我也一樣。距離我第一次用巴哈以來,很多事情得以改變。我記得小屋的留言功能似乎曾經要停掉,曾經用的很熟悉的創作頁面居然變成舊版了。星爆跟陳平偉一樣變成神話般的存在,倒是陳平偉本人不知道去哪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我心中的閉塞,當我打開這個頁面時,我的身心總是回到2017的那個我身上,回憶起那時我的文章能輕易的獲得千人點閱,但似乎現在巴哈姆特上已經不再有那麼多人。小屋功能越來越死寂,但也有可能只是因為我已經被淘汰了,因此看不到外頭有多麼輝煌--若真是這樣,想到這點就讓人更加哀傷。

  小說創作平台非常多,卻沒有一個能夠提供給我寫作的空間。若是我離開巴哈姆特去創作,那就代表我得白手起家,我沒有獲得達人的機會,也不能在這個我熟悉的頁面提供我的小眾作品給有可能感興趣的人。那就代表我又將要回到那個沒有觀看基數,不會有任何回報的、艱難的創作歲月。

  或許這就是轉型的困難。

  知識支撐不足也一直都在影響著我。至今我都試圖想寫出更多的作品,然而,我對故事必須的架構建設的卻始終不夠透徹,無法忠實的反映真實性。當我想寫歷史向作品時,我總是懷疑自己寫的東西偏離史實性;當我寫現實向的故事時,我總覺得某個鏡頭不夠真實。當我想寫奇幻向故事,卻總覺得缺乏原創元素。在我創作的十年間,隨著我的題材越寫越大,作品越寫越多,在這方面的不足就更加困擾著我,我想我大概再也寫不出新的作品了。

  最重要的是,開頭時我的問題是,什麼是真正悲哀的事情?

  我想真正的悲哀在於,我再也不認為這些事情很重要了。寫不出好的作品、作品沒有人關注、我的巴哈姆特小屋逐漸凋零,這些對我來說曾經很重要的事物跟困境已經不值一提。

  我曾經會試著動筆看能不能寫出的題材,現在只會偶爾拿來幻想幾輪;我花時間收藏的輕小說、卻沒有打開的動力;曾經的癡迷的喜好,對現在的我而言不過是件偶爾會想起、但不再會想去嘗試的事情。隨著年歲越來越增長、慾望跟眼界寬廣後,就不再會覺得這些事情值得留念。《在武漢的陽台上抽Marlboro》這篇文出來後,曾經一度有受到編輯願意幫忙牽線認識出版商,然而我只覺得太麻煩、干擾到我的課業就回絕了。如果十七歲的我知道我就這樣放棄這條寫作的道路,他還會覺得看到我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嗎?還是會感到扼腕,試圖改變自己的人生?

  這幾年以來,我在巴哈上的跑過的數個企劃,寫作的經歷使我驕傲。我的小說跟文章在巴哈姆特上有十萬人以上看過,這是我剛開始寫作時無法想像的。我也很想念當時我文泉思湧的我,對寫作我很懷念我的角色,瑞爾、皮埃蒙,以及這個帳號的第一個角色伊芮娜,這些角色構築我多年的創作生涯,是我曾經幻想的化身,無數故事的開端。我想念當時那個會因為遊戲、寫作、對串感到難能可貴的快樂的我。

  寫了這麼多,花費了比我想像長的時間。我已經打了20116個Byte了,也就是大概三千字以上了吧。這個頁面跟記字數的方式使我懷念,而在這裡能再寫出文章也算是滿足我目前最後的願望了。這個發表創作頁面還會陪伴我多久呢?或許當它消失的那天,我也不會知道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901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花妮擾聲
哈哈

02-17 00:56

Lumière君
02-17 03:45
Maxcofi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2/6c8ae53118bfb20eb280dd0cc8a3bb04.JPG?w=300

02-17 13:57

鯊鯊~
我到現在還是常常想到你,我覺得你的文筆和演繹難以超越,只是都聯絡不上了

02-17 19:35

倒數計時器


沒,沒事。現實畢竟就是這樣。迷戀上一些、做出選擇、捨棄一些,然後回頭看著自己捨棄的東西沉思、懊悔、懊惱。大家都會想著當年的快樂,思考自己是不是留下了遺憾,後悔自己的選擇

但這樣會不會有點不尊重你自己現在的選擇,與你現在所擁有的其他一切呢?大家都有些遺憾,但正是這些遺憾構成了你現在的所有。正是這些遺憾,讓生命中的某些片刻顯得特別美好、獨特

以上。加油囉

02-17 22:12

Aoaiyaですわ~
看完了實在感觸良多,我想我也差不多了。

為了至今一直辛苦在巴哈奮鬥的大大你給予一個尊重,辛苦了。

02-18 19: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zxc325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記】我想隔離的是這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38360異世界日輕毒物
8-1 稻米之靈與我同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