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寶可夢小說 第七十二章 藍色回憶

作者:艾恩比│2022-01-27 02:09:34│巴幣:2│人氣:74

  這裡是作者前言


  話說阿爾宙斯的影片我也看過了,可以攻擊訓練家這點真的差點把我給笑死www

  某方面也跟小說內的設定不謀而合吧,寶可夢打不過就訓練家上的概念

  ------------------

  「我覺得牽手還是等之後再說好了。」

  「咦?為什麼?」

  紅葉面對同齡女生的牽手邀請,當時的他還是選擇了拒絕,理由也很簡單,就是覺得很丟臉,只是他不會當面說出來。

  「現在可不是做這件事的時候,妳看前面。」

  順著紅葉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原來兩人聊到不知不覺已經要進入第二個行程了,大木博士正在佈置下一次的分組,等一下似乎是要二到四人一組來對野生寶可夢進行素描。

  此時的翠藍還對分組的事情惴惴不安,因為她除了紅葉以外誰都不認識,不過好在紅葉悄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放心吧,大木博士通常分組都會讓我們自己選組員,因為這樣最省事。」

  就在紅葉說完的下一刻,大木博士便提議讓大家找自己喜歡的人組成小隊,當然大家也都一舉同意這項建議,預測結果跟事實相符讓他對翠藍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用多說,紅葉跟翠藍兩人組成一隊,儘管不清楚彼此對素描在不在行,但倚靠紅葉對寶可夢的理解,最好挑個不會動又溫馴的寶可夢來畫會比較好。

  「在常青森林裡面有很多蟲系寶可夢,找一隻鐵甲蛹或鐵殼蛹怎麼樣?」

  「鐵甲蛹?鐵殼蛹?」

  聽到翠藍的疑問,紅葉意識到剛才那段路好像沒有遇到上述兩種寶可夢,綠毛蟲跟獨角蟲倒是看到不少。

  「翠藍妳知道寶可夢會進化的吧?」

  對方點了點頭,那就好說了。

  「有些蟲系寶可夢的進化需要儲存力量,因此會縮在一個地方等待下一次的進化,鐵甲蛹跟鐵殼蛹就是這樣的狀態。」

  翠藍又點了點頭,似懂非懂的樣子讓紅葉有點懷疑她真的有理解嗎?也罷,當場看到應該就行了。

  「為了避免被鳥類寶可夢捕食,通常牠們都會躲在比較陰暗或偏僻的地方,總之先從樹蔭底下開始找吧。」

  一男一女開始撥開樹叢跟枝葉開始尋找,正如同紅葉所說的,他們很快就在某個樹枝底下的陰影處找到了一隻鐵殼蛹,而且這隻鐵殼蛹的顏色還跟周圍的綠色融為一體,因此找了一陣子才發現。

  「……怪了,鐵殼蛹不都是黃色的嗎?」

  「咦?真的嗎?」

  在紅葉的記憶中,鐵殼蛹是獨角蟲的進化型,鐵甲蛹是綠毛蟲的進化型,兩者都跟前一階段的體色比較接近。

  綠毛蟲會進化成綠色外表的鐵甲蛹,咖啡色的獨角蟲會進化成土黃色的鐵殼蛹。

  難道是自己的記憶出錯了嗎?他這麼心想,但後來轉念一想,素描又不需要塗色,應該沒差吧。

  「……這件事先放一邊吧,翠藍,我們開始動手畫。」

  「嗯。」

  她用力點頭的同時,後面的小馬尾也一起跟著擺動,就像是某種乖巧的小動物一樣。

  兩人對細節方面都相當用心,對設計一概不通但會特意畫出陰影跟環境,儘管有些笨手笨腳又粗糙,卻對這幅素描付出了最大的小心。

  彷彿連多吸一口氣都會打斷專注力似的,即便兩人都因為陽光跟熱氣而滿頭大汗,雙手都沒有停下。

  「……終於完成了!」

  「太好了!」

  耗費一個半小時跟兩人的心神,一幅對設計師來說、對成年人來說差強人意,但對兩人來說十分完美的素描完成了。

  「時間還有半小時左右,如果算上回程的時間……啊……」

  紅葉邊擦汗邊自言自語的時候,意識到一件很可怕、很緊急的事情,剛剛才擦掉的汗水又再度浮現在他的臉頰上,不過這次是緊張的冷汗。

  「怎麼了嗎?」

  翠藍把素描紙用細繩綁牢,那是用來當作髮帶的繩子,還好自己有多帶一條在身上作為備用。

  「……妳還記得原路怎麼走回去嗎?」

  「不,我都是一直跟著紅葉走的。」

  這時候紅葉的臉色又變得更沉重了。

  本來紅葉是記得大概的方向,但經過長時間專注在繪圖上,放鬆的那一刻讓他忘掉部分的記憶,加上森林不像城鎮,有象徵性的建築物能讓人回想起路線。

  死定了,而且過來這邊的路上也沒看到任何一組跟他們走一樣方向,雖然本來就覺得太多人的地方會把寶可夢嚇走。

  紅葉跟翠藍坦承迷路一事後,兩人只好按照記憶中的路線試看看。

  毫不意外的是,兩人直接迷路在森林裡面,失去方向的精神壓力加上強烈的日照,就算是身體能力比同齡人出眾的紅葉也漸漸負荷不了,更別提跟在身後就竭盡全力的翠藍。

  最後,身體跟精神都撐不下去的兩人坐在某棵樹的陰影處,活動時間已經結束,大木博士大概會發現兩人都沒回來吧。

  紅葉此時這麼心想:是自己太沒用了,才害得身旁的女孩子吃這麼多苦,虧自己還對她擺出一副了不起的樣子。

  翠藍此時這麼心想:因為自己太依賴紅葉,連走過的路線都沒注意,所以才讓兩人迷路,都是自己的錯。

  「……翠藍,妳流血了?」

  「血?」

  一陣子的沉默過來,紅葉注意到翠藍的嘴角旁掛著一絲血痕,仔細檢查一看,她的嘴唇乾澀又沒有血色,呼吸也很急促,應該是乾裂而流血。

  回想一下,兩人的飲用水都在素描的時候喝完,之後又為了趕路而消耗不少體力,身體可能有中暑或脫水的情況也不意外。

  「對不起……」

  說出這句話的不是紅葉,而是翠藍,儘管紅葉同樣也對她心懷歉意,但對方卻早一步把這句話說出口,這讓他的愧疚感又更加膨脹。

  「我、我去附近找找有沒有水,妳先在這邊休息一下吧。」

  就像是在逃離現場般,紅葉留下這句話後便去附近尋找水源,模樣看上去相當狼狽。

  「等等!不要、紅葉等我一下!」

  虛弱的翠藍根本追不上紅葉的腳步,不只難過地流下眼淚,還發出如同小動物哀鳴的聲音。

  如上述所說,她並不是因為身體不適而難受,而是那種被當作累贅拋下的感覺讓她湧上絕望的心情,家人是這樣,親戚是這樣,紅葉也是這樣。

  在目送紅葉離去的那一刻,她潛意識裡浮現出父母親跟家人們的背影,他們的背影重疊在當時的紅葉身上……

  拜託不要拋下我。翠藍緊緊抱住素描紙,在內心低語著,一滴淚水落在素描紙上。



  真實世界的翠藍清醒過來,伸出來的右手也停留在空中,披頭散髮外加冷汗直流。

  左右環顧後,確認這邊不是關東地區的森林,而是父母親租屋處的房間,身旁的悠橙也還睡得香甜,原來自己是久違做了一次彷若真實體驗的夢。

  常有話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翠藍確實體會到了。

  雖然外面天色都還是一片漆黑,但翠藍已經完全喪失睡意,包含悠橙和精靈球內的寶可夢們都還在夢鄉之中,她也不想多加打擾。

  夢境的情況跟小時候夏令營的記憶如出一轍,兩人深陷迷路的窘況時,紅葉打算去找點水來,雖然知道紅葉是為了幫助快脫水的自己,但當時的翠藍卻覺得自己是被拋棄的累贅。

  仔細回想起剛才的夢境,紅葉的形象相當栩栩如生,天真爛漫的笑容、對寶可夢的知識、全力以赴的樣子,都跟十年前的他一模一樣。

  如果不是求學時期被各式各樣的人惡意中傷,他一定也能保持樂觀跟積極吧……自己真是沒用。

  可能是因為夜晚的魔力,人總會往負面方面去思考,翠藍覺得自己做得還不夠多,但對紅葉來說,卻可能不這麼認為。

  儘管她沒有自覺,但就是因為這十年來的陪伴,紅葉才沒有完全走歪路,就算中間經歷了許多挫折,對兩人來說這些都是難以取代的回憶。

  「……我真的辦得到嗎?」

  紅葉在記憶中總為她排除萬難,不管以前遭到附近小孩欺負時,還是現在旅行遇上困難,只要他知情,總會第一時間到達她的身邊。

  從那次夏令營事件過後,因緣就像兩條線一般纏繞在兩人身上,無論發生了什麼變故,大大小小的回憶,有著彼此給予的一切,兩個親人都不在身旁的小孩子一直都在對方的記憶裡面。

  而如今立場對調,換成他需要幫助,狩獵地帶、紫苑鎮、希爾佛公司的接連戰鬥讓他的身體變得殘破不堪,心靈更是墮入無底的黑暗之中。

  若是真的拿到美夢之神的羽毛,成功化解了噩夢,但紅葉卻還是沒有醒來……

  聽悠橙跟熙黃前輩說,有種非常規的心理治療方式:在高等級寶可夢協助下,能夠透過建立連結,來進行共享意識的夢境。就像是青燕的鬼斯通對於噩夢相當拿手,能夠創造出介於真實跟虛擬的夢境進行拷問。

  題外話,翠藍甚至聽紅葉提過青燕拿自己來當作實驗,醒來後的第一句感想是效果不錯……真是太可怕了……

  「嗚……越想越睡不著……」

  此時在翠藍的腦海中,明明想多去思考其他方面的事情,例如明天的行程、跟爸爸媽媽解釋更多、要不要去神和鎮找奶奶……但卻又一直浮現出紅葉的樣貌。

  理所當然,因為這些事情就是為了他而起的。

  自己很久之前就喜歡紅葉,這點她早就知道了,喜歡上他每次都在自己最需要倚靠的時候出現,喜歡上他為了目標可以不顧一切地往前衝,喜歡上他就算一次次被挫折擊倒,也能不斷站起來。

  而這一切的原點,就是剛剛那場夢的延續……



  另一方面,紅葉本人也不好受,假借找水的名義離開翠藍身邊對一向誠實的他來說相當愧疚,但看到她狀態那麼差,不多走走做些什麼事情會讓他更難受。

  除了越來越焦躁的情緒以外,在紅葉內心深處又多了一點點陌生的情感……但由於現在事態緊急,紅葉本身並沒有注意到渺小的不知名感情正開始萌芽。

  「……還是先找找有沒有水吧。」

  他用力甩甩頭,想把除此之外的事情拋諸腦後,並把注意力都放在五感上。

  從小開始,紅葉就會為大木博士幫忙,通常是採集樹果或者確認寶可夢種類,但兩者都需要進入森林甚至進入寶可夢的巢穴附近,也因此他磨練出比起一般人更出色的體力跟感知能力。

  耳朵並沒有捕捉到河流那種潺潺的聲音,今天灼熱乾燥的空氣也不足以下雨,比較容易取得的河水跟雨水看來都沒什麼機會。

  曾經聽說野外求生頻道會拿尿液來過濾成水,不過光是想到翠藍喝那種水的畫面……還是把這個排到最後手段吧。

  平常自己都是在找樹果,突然要生出飲用水總感覺有點麻煩啊……等等,樹果……樹果裡面也含有水分吧,雖然不像平常會喝的水,但確實是有的。

  如果只是要找點樹果,難度就降低很多了。紅葉自信地心想。

  而邁開腳步的他並沒有意識到,就在腳邊的岩石縫隙裡面,就有極其乾淨的泉水正緩緩流出,就算沒有注意到,其實身旁許多樹裡面都暗藏著許多水分。

  知識永無止盡,能利用知識更是困難,後來的紅葉充分認識到了這點,但六歲的紅葉依然利用現有的知識量去開闢生存的道路。

  不一會兒的功夫,紅葉就在某棵樹上找到掛著的甜桃,利用敏捷的身手迅速摘下兩、三顆並順利跳下樹枝,這種宛如泰山的行動方式他已經駕輕就熟。

  而為了避免再度犯下迷路的錯誤,紅葉非常聰明地拿撿來的尖銳石塊在經過的樹幹上做記號,方便他可以順著路回去翠藍身邊。

  但當他邊確認方向邊走回去的過程中,紅葉卻嗅到了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這是什麼……不是寶可夢身上的臊味,也不是樹果散發的氣味……」

  根據過往的經歷,紅葉多少聞過一些寶可夢或樹果本身的味道,雖然有些味道的確難聞得不行,但直覺告訴他這並不是正常生物會有的味道。

  有種甜膩過頭到讓人反胃的感覺,又有股東西生鏽的味道。紅葉難以形容,但能保證那絕不是香味,而且越是跟著記號返回原路,那股味道就越濃厚。

  懷揣著些許不安跟好奇心,紅葉一步一步往前走,並途中發現了一個令他震驚的東西……

  「這……我的天啊……」

  是一隻拉達,這在森林裡是個很常見的寶可夢,如果不算牠的下半截身體只剩血淋淋的脊椎跟腸子……確實是很常見沒錯……

  氣味濃度在牠的身邊達到頂峰,是一種就算掩住口鼻也阻擋不了的腐敗臭味,原來當時聞到的就是牠的屍體味嗎?紅葉心想,炎熱的天氣讓牠腐爛速度加倍提升,臭氣也更加可怕。

  雖然很神奇,但紅葉及時摀住嘴巴,成功忍住想吐的慾望,慢慢走近拉達的上半身屍骨後發現,附近的樹林都被破壞得亂七八糟,地面也有各種坑洞,拉達的前爪跟門牙都有不明的生物組織,明顯是有過激烈戰鬥過。

  當然六歲的紅葉看不出這些,他只注意到屍體旁邊幾個巨大的腳印而已,而且那個腳印的走向竟然正朝著自己回去的路線……



  時間回溯到紅葉發現拉達的三分鐘前。

  留在原地的翠藍也相當不安,除了面對心中的愧疚感跟絕望以外,身體同樣已經到了極限。

  雙腳雙手都很無力,大口吸氣還是覺得頭很暈,心跳加快,很想吐卻又吐不出來,好疲倦……好想回家……希望父母親可以奇蹟般出現在自己眼前,摸摸頭哄自己,說這一切都只是場夢而已。

  在這種接近失去意識的情況下,她自然不會發現附近的寶可夢們像是在逃離什麼的樣子,各種寶可夢都發了瘋一樣四處亂竄。

  直到有陣巨大的地鳴聲把她從恍神狀態中拉回,本來翠藍以為是地震來臨,但自己在戶外,旁邊都是扎根的大樹應該很安全。

  就在她想到這裡,並打算繼續等紅葉回來時……

  啪唰——

  某個東西飛出去了,就砸在翠藍面前,還在她眼前翻滾了幾圈。此時視野再次變得明亮,原來是她倚靠的樹被從樹幹處打斷,零散的枝葉還掉落在身上。

  如果她是站著的情況,下場就是跟樹幹一樣身首異處吧。

  往旁邊一瞧,一隻長有巨角的紫色寶可夢面露凶光、肌肉暴凸、鱗片上沾滿無數紅痕,她對寶可夢不是很熟悉,因此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哪種寶可夢,但對方要殺死自己絕對是綽綽有餘。

  本來還有些恍神的翠藍,被眼前的情況徹底驚醒,腦袋重新恢復運作的時間不到一秒鐘,什麼頭痛、暈眩一時之間都被恐懼跟驚嚇給取代,沒有第一時間尖叫吸引對方的注意力也是因為被震懾到。

  剩餘的樹幹足夠讓她躲進對方的視線死角,但她連移動一毫米都做不到……甚至可以說呼吸都不敢的程度。

  對方只要一個轉頭就等於是宣判她的死刑,嘴巴跟前爪上滴著的紅色液體無庸置疑就是鮮血,體型方面比起小孩子的翠藍大了好幾圈,一個重拳就足以讓她粉身碎骨。

  明明她已經接近脫水的狀態,但因死亡將臨而冒出的冷汗卻不斷湧出,幾秒鐘之後被對方打成一攤肉泥的畫面也愈加清晰起來。

  就在此時,紫色寶可夢邊發出尖銳刺耳的咆嘯聲邊揮舞自己粗厚的重尾,好死不死,尾巴正好朝向翠藍所在的位置……

  轟——的一下,直接連剩餘的樹幹都給打成碎片,而紫色寶可夢卻像是渾然不覺的樣子,逕直朝向前方走去,連一點點憐憫都沒有。

  ……

  ……

  ……

  「沒事吧?」

  在樹叢中目送對方離去的紅葉對懷中的翠藍問道,但明顯後者都被剛才的情況嚇傻了,能點個頭做回應就已經很了不起。

  當時紅葉一聽見尼多王的怒號,更是不顧一切衝回翠藍身邊,雖然多了一些外傷,但就是因為加快速度才能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下她,這點連紅葉自己都無法理解,就像是身體自己動起來一樣,這一切的行動跟判斷都是如此一氣呵成。

  在尾巴即將砸下來的前一刻,趕回來的紅葉及時把翠藍往後一拉,並順勢滾進樹叢裡面,這才讓她脫離變成肉醬的命運。

  只能說運氣真的很好,要不是剛才那隻大型尼多王是背對他們的,否則就算紅葉能從第一次攻擊中救下翠藍,那接下來恐怕又是一場躲貓貓大戰,抓到就會被大卸八塊的那種。

  「呼——真是嚇死人了……」

  無庸置疑,這是來自紅葉的肺腑之言,但他並不是怕剛才的尼多王,而是擔心翠藍出了什麼意外,拉達的屍體確實嚇了紅葉一大跳,不過那也是自然生態的一部份,尼多王是雜食性寶可夢,理所當然會獵殺其他寶可夢。

  只是……第六感告訴他,那隻尼多王似乎不單單為了充飢,一路上紅葉也見到其他受害者,但鑒於經驗不足,他自己可能沒發現有些雖然死狀悽慘卻還保有全屍,明顯不是為了捕食而攻擊其他寶可夢。

  ……算了,反正兩人也沒那個實力跟時間去追擊尼多王,況且牠就算在這一帶大鬧,對整座森林的影響也微乎其微,整個生態系統也不會因此就被打亂。

  接下來該怎麼做呢?剛才被尼多王這麼一鬧,本來的方向感又徹底迷失,但也好在經歷這件事情,總感覺從今天最緊繃的情緒中解脫了。

  不只是紅葉而已,翠藍同樣也是。

  「……嗚呃……嗚哇哇啊啊……」

  不過跟能冷靜下來的紅葉相比,翠藍做出更相符小孩子的事情:崩潰放聲大哭。

  如果仔細一看,翠藍身上的衣服都被弄得髒兮兮的,皮膚也多了一些擦挫傷,應該是剛才那場騷動造成的,加上粗暴把她拖進樹叢裡,雖然是不得已之舉,但還是被一些樹枝割出傷痕來了。

  以上都只是身體的傷勢,心理方面更嚴重,本就搖搖欲墜的心靈,鬼門關前走一遭的體驗成為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時候的紅葉說不出任何安慰的話,差點被尼多王殺死的那幾秒鐘對她來說可能是一生難以抹滅的陰影,此時對彼此都還不熟悉的他剛好說出了最合適的一句話:

  「……妳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雖然講出口的那一刻讓本人瞬間爆炸,在內心吶喊自己幹嘛要講這種話,在某個身體的小角落彷彿有個自己正在抱頭打滾。

  但就是讓他如此狼狽的一句話,穩穩接住翠藍持續下墜的內心。

  本來她除了剛才遭遇到可怕事件以外,其實在心底也不斷否定自己的存在必要,對自己的無能生氣,覺得她就是扯別人後腿的無用之物,害得紅葉處處被自己拖累。從一開始認識他之後,找寶可夢、找方向、找水源……自己什麼都沒幫上忙,全都是紅葉一個人在想辦法跟行動。

  證據是儘管自己受了點傷,但紅葉本人更是為了趕回來救她變得更加悽慘,上衣跟短褲同樣也被樹枝割得破破爛爛,手臂跟小腿的新傷也多了不少。反過來說,若是紅葉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而保持速度,那他就只會看到一攤血肉跟被染紅的素描紙。

  本來翠藍都還覺得自己不應該存在在這裡,不然紅葉跟家人就不會因她而勞心勞神,但剛才那句話確實把她從完全崩潰的懸崖前拉回來了。

  「……謝謝你……」

  大哭一場後翠藍的第一句不是道歉,而是道謝,這讓紅葉有些錯愕,不過他也心領神會,對前者笑了笑,不再多說什麼。

  「來吧,我找到了一些甜桃,吃完之後再一起想想辦法吧。」

  「好!」

  過去了十年,翠藍依然能回想起在樹蔭底下跟紅葉一起吃的甜桃滋味,那是她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樹果,感覺之後不管吃過幾次都覺得沒那麼美味。

  在這之後的兩人討論出結果:往南邊直直走,走到常青市為止,雖然路途依然多災多難,走了又停停了又走,但最後還是順利抵達常青市,並在寶可夢中心的電話跟大木博士聯絡。

  拿電話撥通的人是紅葉,因此絕大多數被斥責的情況都是由紅葉來扛,連珠炮等級的火力讓在一旁的翠藍都感覺有些難以招架,而通完話的紅葉表示之後等大木博士他們行程結束後再說。

  兩個小孩在寶可夢中心等到傍晚,博士終於一臉嚴肅地到達現場,表示行程由於他們遲遲沒有出現而受到一點耽擱,但確認兩人平安無事才是第一優先。

  接著紅葉跟大木博士開始談起兩人的遭遇:

  「常青森林出現尼多王?雖然不是沒有案例,但我挑的地點應該不可能出現才對。」

  「我很清楚博士挑的路線都是精心確認安全疑慮,可能真的就是運氣不好吧。」

  紅葉回想起那隻大型尼多王的模樣,如果自己出現在牠面前,估計也不會比那隻拉達的下場好太多。

  「現在也不是繁殖期……尼多王跟尼多后的巢穴應該都會離人類很遠才對。」

  「我也不清楚,但好在我跟她都只有受點傷而已。」

  「嗯,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話說回來,博士,我們還會繼續參加明天的流程嗎?」

  大木博士聽了紅葉的疑問,思考了一下後回覆:

  「如果你們想就此退出休息也可以,只要你們願意待在研究員身旁就行,但想要實地參與繼續的話我也不反對。」

  兩人討論出的結果則是:休息,之後跟在研究員身邊就好,這一次常青森林的冒險可以抵得上一整個夏令營的刺激程度,兩人到達寶可夢中心的時候感覺身心都到達極限的另一端了。

  在之後告訴大木博士,他們遇到異色鐵殼蛹則是在夏令營結束後的事情,要遇上一隻異色寶可夢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博士為此大呼可惜。



  雖然他們沒有參加剩下的活動,唯一有參與的就是最後大合照,但她已經很滿足了。

  對翠藍而言,結識紅葉是這次參加夏令營最大的收穫,之後那張素描畫錯過交給大木博士的時機,因此到現在都還放在她神和鎮家裡的房間,而合照的照片則是夾在自己的筆記本裡。

  她逐漸進入青春期的過程中,有越來越多男生對她示好或搭訕,不只在真新鎮或常青市,寒暑假回去神和鎮的時候也有幾個認識的叔叔阿姨推薦他們兒子來多加交流。

  翠藍自己沒有認知到她本身的條件有多好,只是單純認為她無法跟紅葉以外的同齡男生相處自在,在國小國中時期已經驗證過這點,至於意識到自己喜歡紅葉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越想就越挖出更多的記憶,也就更加睡不著覺,翠藍隔天早上掛著黑眼圈起床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小藍?怎麼了嗎?」(母)

  今天是假日,翠藍父母親都相當早起,四人桌上面擺放兩盤餐點跟熱牛奶,一些炒蛋跟樹果切片的搭配雖然稱不上豪華,但營養都相當均衡。

  翠藍父親出門買點東西,而母親正在收拾吃完後的餐具,見女兒睡眼惺忪的樣子忍不住詢問。

  「不,沒什麼。」(藍)

  她不好意思說自己都在想紅葉的事情,想到凌晨才睡著,那多丟人啊。

  「這樣啊……小橙呢?」(母)

  翠藍父母為悠橙取了「小橙」的暱稱,就跟自己被叫做「小藍」一樣,都是拿名字中的顏色來取名,如果仔細一想,她們比較熟悉的人裡(AKA主角團),名字中都有一種顏色。

  紅葉、悠橙、熙黃、綠霖、翠藍、青燕、瑀紫,總共七種代表彩虹的顏色,雖然對顏色重複的紅楓跟青瞬有點抱歉。

  「還在睡覺呢。」(藍)

  「是嗎?那妳們今天有什麼預定嗎?我跟爸爸打算去一趟隨意鎮。」(母)

  「隨意鎮?是要回去神和鎮了嗎?」(藍)

  冬天就是父母親工作告一段落的時間,也因此翠藍以前寒假回來不久,一家人就會從家園市一路回去神和鎮,途中便會途經名為隨意鎮的地方,通常都會在那裡過一夜休息,第二天才會抵達神和鎮。

  「不是的喔。」(母)

  翠藍母親伸出細長、保養良好的食指,在空中轉了幾圈。

  「是因為我跟爸爸的寶可夢都寄放在那邊,而且我們也需要去祭拜祖先喔,因為小藍妳比往年都早回來,所以不知道吧。」(母)

  經過母親的解釋,原來夫妻倆每年都會在翠藍回家之前去隨意鎮的靈骨塔掃墓,只是今年剛好她提早回家,加上已經過十五歲,也是時候把一些祭拜的流程跟細節告訴她了。

  順帶一提,翠藍的父母親都不是正式訓練家,工作也跟寶可夢沒什麼關係,租屋處實在容不下牠們,因此牠們平時都在隨意鎮的飼育場,名望高且服務態度佳,價格也便宜。

  「原來如此……我本來是想去圖書館查閱一下神話傳說的書籍……但既然是祭拜祖先的事情,那還是一起去拜拜吧。」(藍)

  翠藍母親也很滿意地點點頭,她知道紅葉一事確實對女兒很重要,聽了兩位孩子的描述後也欣賞他,但兩者放在天平權衡之時,女兒並沒有忘記家族的規矩。

  由於出生自重視傳統的神和鎮,翠藍一家同樣也有飲水思源、不忘本的道理,每年至少都有三次會特地敬拜靈骨塔的祖先,就算平時再忙,寒暑假肯定也會挑一段日子回去故鄉見奶奶他們。

  至於神話傳說這件事……竹蘭這幾天都因某個叫做銀河隊的小型組織而忙碌,兩三天過後才能抽空回去神和鎮一趟,到時候再拜託她好了。翠藍母親心想。

  「既然妳說要去,那等會兒問一下小橙的意願,說不定她也會想去。」(母)

  「好~」(藍)

  早餐相當美味,果然回到家的感覺很棒,跟外出旅行不一樣。


  同一時間,關東地區的金黃市,熙黃每天都會去探望昏迷不醒的紅葉,除了是代替悠橙跟翠藍她們,內心中也包含了一些歉意。

  逗留在金黃市的這幾天,熙黃遇上了青燕……的弟弟,是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兄弟,由於她透露自己認識青燕本人,因此也被他們給纏上,希望能問出青燕的行蹤。

  經由他們口中,熙黃拼湊出青燕來到關東地區的真實目的,原來他是為了找出被火箭隊綁架的家人才會遠渡重洋,怪不得他跟紅葉總是被火箭隊追殺的樣子,對於變強這點也很執著,這一切的原點原來是這麼回事。

  只是……青燕本人在希爾佛公司之戰後就完全失蹤,最後一次看到他是在大樓地底,最可能的結果就是來不及脫逃……被活埋而死。

  翠藍跟悠橙為了喚醒紅葉而前往神奧地區,青燕的親友們一天比一天還絕望……這些都讓熙黃回想起自己已經離開故鄉——檜皮鎮三年,從未跟家人報過任何一次平安。

  十五歲,也就是他們這般歲數時,她孤身一人到處打工,沒有技術也沒有人脈,曾經的經驗讓她對任何人都相當警戒,把過去的陰影帶給現在的人,在狩獵地帶時的三位男生就受她嫌棄過,雖然他們也沒做錯什麼,但熙黃就是不喜歡他們太接近自己。

  「……原來是熙黃前輩。」

  推開病房門的是她也很熟悉的人,染成褐色的頭髮跟草綠色雙眼,來者便是綠霖。

  「綠霖?你怎麼……」(黃)

  「這傢伙,」(綠)

  綠霖往紅葉的方向點了一下頭。

  「好歹也是同一屆,至少也得見一面。」(綠)

  綠霖在這金黃市幾乎打遍無敵手,照理來說早該先行一步離開,但聽翠藍說,綠霖甚至免費將家裡的藏書贈與她。

  「你來做什麼?」(黃)

  「算是來道個別吧,我在金黃市已經無事可做,沒有更多時間可以浪費在這傢伙身上了,況且我跟他也不是什麼生死之交,沒理由一定要幫忙到底。」(綠)

  說完,綠霖還真就離開病房,消失在茫茫人群之中了。

  「什麼啊……」(黃)

  熙黃並不是覺得綠霖無情,而是搞不懂他竟然為了道別就特地跑來這邊,他大概率口是心非,實際上也在乎紅葉生死的。

  不過聽悠橙她們提過,紅葉跟綠霖以前關係並不好,是在外出旅行……準確來說是黑暗皮可西大鬧寶可夢中心後,兩人之間才漸漸發展出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紅葉會提醒綠霖在對戰的缺點,相對的,綠霖也會提供一些紅葉不知道的資訊。

  這就是男孩子之間的友情嗎?好羨慕啊。

  熙黃把視線轉回到紅葉身上,仔細一回想,這名紅髮少年在狩獵地帶時總是充當六人之間的潤滑劑,例如一開始青燕對其他四人都相當冰冷,這點倒是跟熙黃自己很像,雖然自己對三位男生也沒有多好,但能充分感受到青燕只是看在紅葉的面子上才不多說什麼。

  是到了後來,紅葉經過多次勸說跟一段時間的相處,青燕也逐漸放軟態度,有一天還在悠橙面前講過雙關語冷笑話,他說學會關東語言後就一直很想玩一次,哪知道紅葉跟紅楓不吃這套。

  在對戰上一絲不苟,但其實紅葉也意外地會照顧人,可能是大眾對紅頭髮的人都有一些偏見的關係?

  當青燕用鬼斯通,把翠藍的伊布跟悠橙的皮皮耍得團團轉時,紅葉就會往他後腦杓拍一記:

  「你啊,別太欺負翠藍跟悠橙,勝負已分了。」

  某一天夜晚,悠橙請教紅葉怎麼跟青燕溝通的時候:

  「面對青燕的時候可以直說,雖然他看上去一副不好相處的樣子,其實那傢伙都會做到有問必答。」

  當綠霖向紅葉詢問對戰的事情,他都會大方提供自己的經驗跟見解:

  「就我的經驗,對寶可夢下達的指令越淺顯易懂越好,攻擊的方向、使用的時機……這些都是一門學問。」

  翠藍更不用多說,只要她有問題,紅葉都會當場為她解惑:

  「為什麼訓練家也要鍛鍊自己的體能?嗯……正式對戰另說,但寶可夢對戰不會侷限於訓練家指揮而已。況且我家那幾個問題兒童,可不會聽從一個頤指氣使指揮他們的人。」

  某天,紅葉把熙黃單獨找來,因為男女之間的差異讓他很是苦惱:

  「熙黃前輩,妳是我們之中最年長的人,而且我對於女生的生理問題不太了解……如果有什麼意見都可以盡量提出來。」

  儘管有些生澀,但能夠看得出紅葉很努力搞好六人之間的關係,而他也確實做到了,所有人之中就屬紅葉最得信賴,這樣的人格魅力,怪不得能夠一致得到手下六隻寶可夢的認同,果然人不可貌相。

  如果只論天賦跟能力,最突出的人是青燕,但若是六人之中誰做最適合做隊長,那必然是紅葉。

  也是多虧這幾個學弟學妹們,熙黃才難得度過一段還算平穩的日子,那是她在外流浪最舒服的時間。

  「家人……嗎?」(黃)

  熙黃望著沉睡不醒的紅葉,陷入了沉思。

  新月之夜,還有十三天。

  ------------------

  (下集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740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gtr348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寶可夢小說 第七十一章 ... 後一篇:寶可夢小說外傳 序章 新...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aterfall10大家
PM2 女王父嫁短篇歡樂同人《一代女皇》第七章「魔王的主意」已發佈!歡迎瀏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