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路有君

作者:墨陽│2022-01-24 22:57:06│巴幣:0│人氣:40
「怎嘆那山有木兮那木有枝,心悅君兮啊君不知,可是前世與你錯過太多事,怎嘆那秋有月兮月有詩,也不及與你相守時,夢裡與你山水再相識。」清脆如鶯的嗓音吟唱著陌生的曲調,吸引了正準備回殿的九公主。
「…清華殿?這殿裡住的是誰?」佇足,九公主美眸朝宮門內瞧了瞧,沒瞧見任何宮人。
「似乎是六公主朝華。」一旁宮女連忙向前回答,九公主朝陽是當今聖上與皇后最疼愛的嫡公主,雖說不至於嬌橫但也是被寵得有些脾氣。
「六姊姊?」朝陽眨眨眼,前些日子宮宴上她聽聞朝華因失足落水被老將軍自荷池中救起已經沒了呼吸,好不容易嗆咳醒了過來卻昏迷了三日,據說朝華醒來後便失憶,連自己是誰全都忘了。
「去瞧瞧。」
「公主?」宮女想阻止朝陽已然不及,朝陽已快步踏入清華殿。
「奇怪,為何沒有任何宮人?」朝陽邊走美眸溜溜的四處張望,只見著蕭瑟的園子和幽暗不明的宮殿,一時間她困惑了。
「公主,鸝妃失寵多年更是在三年前便已病逝,六公主也不得皇上重視寵愛,這清華殿早就沒人來了。」宮女跟著朝陽不敢拉住她,只能亦步亦趨的回答她。
「沒人來也不該連個宮人都沒有。」朝陽語氣一次,她最厭惡宮人們的攀權附勢,每每見到那些人巴結的眼神和逢迎的笑臉,她都無比噁心、不屑。
「這…」宮女咬舌,一時口快踩了主子禁忌,這下她該如何安撫?若是沒處理好,一眾姊妹今日別想好過。
「不是沒宮人,是我讓她們去做點心了。」鶯聲響起,就見一抹清瘦的身影款款走來。「我忘了所有事,美女,妳哪位?」
「六姊姊,我是朝陽。」朝陽微笑的朝華福了福身,身後一群宮女連忙跟著福身問安。朝陽凝視著眼前眸光如炬神情淡然的朝華,與她記憶中那個總站在角落卑微的人不同。
「朝陽……喔,父皇最寵愛的女兒。」朝華隻手撐下頷思索了會,而後想起這些日子宮女們要她記住的人名其中一個就是朝陽。
「六姊姊身子可好全了?」一點不在乎朝華那看似吃味的用辭,因朝華的神情坦然,如同她確實只是想起了朝陽的身份罷了。
「除了營養不良外,我沒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朝華微笑,自己的纖瘦比朝陽身後那宮女都還像個奴婢。
「所以六姊姊才讓宮人們全都去做點心?」朝陽掩唇笑。
「是啊,我怎麼說也是身為一個公主,怎麼死都好,如果餓死,咱們皇室的顏面何存?」朝華理直氣壯的開口。
朝陽大笑,她好久沒笑的如此開心,皇城中虛假的人太多,若非她是嫡公主,又是最受寵的那個,怕是也要如同朝華一般受盡白眼冷落,連宮人都不待見自己。
「妳運氣好,跟我來。」朝華說著轉身朝偏僻的小廚方向走去。
才走近,朝陽便聞到一股郁的香氣,而她可以肯定她沒吃過這類食物。
「六姊姊,這好香。」
「蒸蛋糕,沒有牛奶,我讓她們加了些紅豆。」朝華說著提裙走進小廚房,身後朝陽也想跟進去卻被宮女攔住。
「公主,妳怎能進去?會汙了妳的衣裙。」
「滾開,六姊姊都進去了。」朝陽一把推開宮女,卻被另一個攔住。
「公主,妳千金之軀不能……」
「我說滾開!」朝陽沉下面色抬手便要搧人。
「別打臉。佛爭一柱香,人爭這張臉,我已經端出來了。」朝華連忙單手端盤,另手握住朝陽手腕。「走吧,我們去小亭子,剩下的妳們也趁熱吃。」
「謝公主賞!」廚中一群宮女歡天喜地的福身。
「妳們也去吃一點,別吃多,熱量高,變胖別怪我。」朝華腳步沒停,微側首朝跟在朝陽身後的宮女人說道。
「這…」
「去吧。」見宮女們猶豫,朝陽揮手讓她們退下,自己則和朝華兩人往花園亭子走去。
「吃吧。」朝華先拿了一塊就往自己嘴裡塞,一點客套都沒有,身旁的朝陽一時間還以為朝華會先拿給自己,準備接下的蛋糕的手停在半空一會才往盤子拿了一塊。
「啊,抱歉,讓妳誤會我要拿給妳。」朝華見朝尷尬的神情,連忙吞下口中蛋糕。「實在是宮鬥劇看太多,我怕我不先吃妳會以為我下毒。」
「哈哈哈…六姊姊真有趣。」朝陽又是一怔,而後大笑出聲。「不過這糕點真好吃。」
「是好吃,只是沒工具做起來太費力,還好人多。」朝華輕嘆。「唉…算了,誰讓我跟流行。」
「六姊姊需要什麼工具?我請內務府送來。」朝陽很快的又拿了一塊。
「…這裡沒有。」我總不能說我缺電、缺打蛋機、烤箱吧?朝華無奈搖首,身為烘焙師,她從沒覺得考蛋糕有多累,直到她穿越。
「沒有就請人製辦,我幫六姊姊開口,看那些狗奴敢不敢推托。」朝陽將手中蛋糕塞入口中,義氣凜然的怒道。
「痾…朝妳冷靜,下次我要做妳讓兩個宮女來打下手就好。」朝華眉,眼前人明明跟原主一點也不熟,怎麼今天這高高在上的朝陽公主對自己一見如故。
「六姊姊,妳當真把以前的事全忘了?」朝陽準備拿第四塊蛋糕卻又朝華拍了手背阻止。
「我全不記得。妳不能貪嘴,等等長胖了會變醜。」朝華聳肩,把最後一塊蛋糕塞進嘴裡。「女孩子家身段要注意,我現在太瘦,而妳這樣很美,但是再多兩斤肉可就不美了,等下回我找到做果凍的材料再多給妳吃一塊。」
朝陽眨眨美,這是自她有記憶以為第一次被打,但朝華隨之出口的話卻讓她好氣又機笑。「六姊姊真的變好多,有空也來我宮裡坐,陪我聊天可好?」
「若我找得到我會記得去,可惜我是路痴,妳別太期待。」朝華無奈搖首,上回她被召去太后的壽康宮,去時有領路太監,回來只有她自己,陪著去的宮女被指責照護不力拖下去杖斃了,然後她就在皇宮中上演迷航記,等她終於找到善心人帶她回清華殿已是亥時,嚇哭了一眾宮女和太監。
「路…路痴?」
「就是對認路痴傻。」朝陽怔然,而朝華則是很坦白,她可不想又一次讓清華殿裡的宮女以為她被賜死了。「我上回去見皇祖母,差點讓清華殿被以為辦喪事,而我自己也腿疼了三天才好。」
「…所以六姊姊很容易迷路?」朝陽忍著笑,畢竟一個人能在從小到大生活的地方迷路很難。
「對啊,所以要放生我很簡單,但要找回我很難。」朝華目光放向遠方幽幽開口,藉喝茶的動作掩去她喉間忽湧而起的澀然。
「六姊姊別擔心,我很會認路,這宮裡就算是狗洞我也一清二楚,就算閉著眼也能走到想去的地方。」朝陽拍胸驕傲開口。
「……那是因為妳坐在驕裡吧?」朝華牨是一怔,而後緩緩開口,說完兩人都笑了。「對了,妳怎會突然來我這?據宮女們說,自我母妃故去後,清華殿除了我那沒良心的皇兄偶爾會來謑落我兩句外,幾乎不會有人來。」
「四皇兄確實很冷情,不過他對任何人都不理不睬,還願意來同六姊姊說話,看來他對六姊姊還是比較關懷的。」朝陽掩唇忍笑,心間愈來愈喜歡朝華。
「這關懷我消受的艱難又拒絕不了,真可憐。」朝華搖首嘆息。「妳就別忍笑,小心內傷了我要被誤會對妳下毒。」
「哈哈哈…六姊姊太好玩了,改明兒個我還要再來。」朝陽大笑,以巾帕拭去眼角的淚水,而後清了清喉嚨。「今日我其實是被歌聲吸引而來,那曲子我沒聽過,是六姊姊唱的嗎?」
「是啊,我母妃是當年第一歌姬,父皇不就是因為她的歌聲才納她為妃,我就想試試自己的嗓音是不是也一樣好,果然還真的好聽,所以我就決定把那些我以前常聽的歌一首首的唱來聽。」朝華才不浪費這嗓子,以前她唱歌還有親戚會給她十元,當她以為是小費時,親戚卻跟她說十元讓她別唱了,麥克風也不給她,卻又每次都約她去幫忙分攤費用。
「那六姊姊下回也唱給我聽。」朝陽起身,亭外宮女們臉上的神情,看得出來她們對朝華口中的蛋糕也甚是喜歡。
「當然。」朝華也起身微笑頷首,目送朝陽離去直到她踏出清華殿,朝華將蛋糕空盤放至茶盤上一併端起,轉身準備走回小廚房。
「身為公主,妳這是在收拾?」沉聲響起,朝華皺眉回身看向來人。
一身寶藍色華貴的衣著都比不上來人那張俊逸清冷的臉龐,如墨的髮高束而起,深邃而肅穆的雙眸如鷹緊凝朝華。這莫不是我那個沒良心只會數落人的兄長?「順手罷了,何況收個自己用的茶具盤子又是多大的事?成天吃白食,我又不是廢人。」
朝華不理會來人轉身繼續往小廚走去,就像她根本沒見來人。
「請穆王安。」廚房中忙著收拾的宮女見著來人連忙跪下。
穆王?誰?比我老子大?朝華將手中茶盤放入洗滌桶中才緩緩轉身疑惑的看向穆王。
「沒想到整個皇城除了皇上和太后外,唯一敢如此跟我說話的竟是不受寵的六公主。」穆王環胸一笑,笑的朝華頭皮發麻。
「痾…要不我給穆王沖杯特調花果茶,咱們這事就過去了,你當今日沒見過我如何?」朝華福了福身。奉茶道歉,不知道受不受用?
「特調花果茶?其中的花莫非是曼陀羅?」穆王邪氣一笑。
「…我沒種曼陀羅,不過如何穆王喜歡,我可以種。」朝華美眸微瞇了瞇,唇角微揚將穆王的譏笑反諷回去。這時當綠茶可以保命嗎?橫豎都是死,我死前也要佔些唇舌上的便宜。
「哈!有趣,難怪朝陽會笑的如此開懷。」穆王將朝華的反應看在眼底,斷定朝華必然知曉曼陀羅是毒卻依舊鎮定。
原來是為了朝陽而來,早說嘛,看來我一時半會死不了。朝華在心噓了口氣。
「妳喚什麼名字?清華殿的朝華公主呢?」穆王目光沒離開朝華腦中卻不停思索。清華殿除了朝華公主外還住了一個年紀相當的六公主?不過朝華排行第幾?
「敢情失憶的不只我一個?」朝華不解的垂首看向身側還跪著不敢起身的宮女,卻只能在她們低垂的臉上瞧見恐懼,不得已只好自己回答。「我就是朝華。」
朝華移動蓮足往穆王走近了些。「穆王難不成只是佇顏有術,實則眼力已然退化?」
近視?還是老眼昏花?真可憐,可惜了這皮相、身材。朝華難掩同情的目光讓穆王笑意愈深。
「朝華妳變了,本王以為自己認錯了,沒想到真的是妳,看來我見皇上前先來清華殿是對的。」穆上冷不防抬手撫上朝華的臉,讓她嚇得急退了步。
「媽啊!你從冰櫃裡爬出來的嗎?」朝華一聲大喝,沒有女人的嬌羞反而帶了絲薄怒。「雖然天還不冷,可這忽然往別人臉上放冰塊還是很無禮的行為。」
這穆王原來是墓王嗎?住冰櫃所以通體冰涼保鮮?
「哈!過來!」輕笑向前,穆上長臂一攬,朝華便教他拉入懷中。「陪我一起去見皇上。」
「蛤?」又要迷路?朝華在穆王胸前抬首,此刻她才發現自己不但瘦,連有身高都不足,居然連穆王下巴都只是勉強碰到。
沒有給朝華拒絕的權利,穆王攬著她便走出清華殿,身後宮女連忙跟了上去,就怕她們還要再滿皇宮的找主子。
「我說…我已經適應你手的冰冷,不過我適應不了你走路的速度,咱們腿長有落差,你能體諒一下嗎?」朝華微喘,面色嫣紅,但雙眸卻寫滿了怨懟。
「那…這樣吧。」穆王唇然微揚打橫抱起朝華,步伐更快了些。
「等等…你有王妃、側妃、妾、通房或是未婚妻?」朝華緊張的僵直了身,雙手不安的環住穆王頸子。
「未婚妻一個,其他都沒有。」挑眉,穆王對朝華此刻的問題感到不可思議。
「那你快放我下來,別教人誤會了,我還想多吃幾年飯,別想讓我有被毒死的意外。」朝華連忙放開穆王便掙扎著想離他遠一些。
「放心除非妳想自盡。」穆王一句話讓朝華停止掙扎,一雙眸子溜溜的凝視著他。
「什麼意思?」我自盡?莫非他的未婚妻…
「承乾宮到了,走吧,面見皇上。」穆王放下朝華,直到此刻朝華才發現承乾宮外所有的眼珠皆瞬也不瞬的盯著她,那下巴都快緊貼胸口,而她還沒來得及拒絕進殿已被穆王牽住手拖著踏入承乾殿。
這人是有什麼問題?以霸總做為人生目標嗎?朝華眉頭微蹙卻只能垂下眸子跟著穆王走,在他停足時跟著停下。
「臣參見皇上。」「兒臣參見父皇。」
「穆王?快、快平身!何時回京的?」皇帝自龍桌後繞至穆王身前,一雙眼滿是驚喜的上下打量穆王。「看看你,沒事自請守邊境做甚?瞧你都瘦了。」
「皇上,自重。」皇帝雙手在自己身上東拍西捏,穆王挑了挑眉無奈口,而一旁尚福著身垂首不敢動的朝華則是明顯的抿緊了唇。「也請讓我的未婚妻先起身。」
「你的未婚妻?你什麼時候有未婚妻了?」皇帝此刻才注意到穆王身旁的朝華。「平身吧。」
「謝父皇。」朝華雖站直了身卻依舊低垂著目光。
「朝…朝華?承煜你何時與朝華有婚約?朕還想把朝陽指給你。」皇帝震驚的視線來回在朝華和穆王宋承煜之間。
「皇上,臣一直以來的未婚妻都是朝華,婚約是皇上在臣六歲時賜的。」宋承煜伸手握住朝華,此次他回京便是聽聞朝華落水,趕路途中又接到密報,皇帝有意將朝陽許配給他便日夜兼程的趕回,一路跑死了三匹馬,原以為朝華已然辭世,他不願再回京便不會娶任何一個公主,尤其是皇帝最為寵愛的朝陽。而這一切在他踏入清華殿全都改變了,此刻他有些慶幸自己在向皇帝討要解除婚約的聖旨前先見到如今的朝華,雖他不想再回這龍蛇混雜、處處勾心鬥角之地,但為了朝華,他可以試著每年陪她回來一次。
「有這回事?」皇帝很刻意的裝傻,看的朝華無言。「朝華妳說呢?」
「兒臣落水失憶,父皇貴人忘事,或許……」
「臣把當初的指婚聖旨帶來了。」朝華順著皇帝的面色說話,才說到一半便讓宋承煜打斷。
「皇上金口玉言,聖旨都下了,就別再要臣迎娶朝華以外之人。」宋承煜平淡帶笑的語氣卻隱隱透著讓人膽顫的殺氣,皇帝不免輕咳了聲,而朝華則是不自己的嚥了嚥不敢多說一字。
而宋承煜就像早已清楚皇帝會賴帳般勾起了唇角,滿意的看著皇帝和朝華兩人一個尷尬一個無辜的神情。
             
             
自那日與宋承煜一同見過皇帝後,清華殿忽地熱鬧了起來,一些平常連聽都沒聽過的人都來朝華面前裝熟,什嬪啥妃的,甚至連十七、十三公主都來了,而她壓根不知道原來她還有這兩個妹妹。
「怎麼平時鮮少有人來的清華殿今日如此熱鬧。」沉著嗓音響起,就見宋承煜昂然立於殿門前,鷹眸一掃,最後落在朝陽身上。「連朝陽都在?真難得。」
敢情這是到朝陽宮裡找不到人跑我這撒氣?朝華淡淡一嘆。自古情字多是非。
「見過穆王。」一眾女子除了朝陽外,個個千嬌百媚的朝宋承煜福身。如此美景著實讓朝華有股站到宋承煜身旁欣賞美人的衝動。
「我想跟妳單獨談談。」宋承煜沒理會那群女人直接邁步走向朝華。
「不、你不想,有話直說便是。」朝華連忙搖手就怕朝陽誤會兩人關係,以後宋承煜不好解釋。這男人不知虐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的道理嗎?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約其他女人單獨聊聊?想找死也別拉我壂背,我還想多喘幾年,鍋自己扛,我才不揹。
「全都出去!」宋承煜挑高眉,唇角微揚,一聲喝下。他近來很喜歡來找朝華,但每次來都會看見朝陽,有時他會直接離去,有時他會想辦法讓朝陽離去。
一群女人逃也似的爭先恐後奪門而出,唯有朝陽先是轉身向朝華微笑福身,而後才款款離去。
「你這是何苦?如今讓朝陽誤會,以後要哄可就沒那麼容易了。」朝華端起茶喝了口。「對了,上回欠你一杯特調花果茶,你在這裡等等。」
「我陪妳去。」宋承煜困惑的跟著朝華往小廚房走去。為何要哄朝陽?
「放心,我還沒種曼陀羅,太醫也沒膽給我。」朝華說著側首朝宋承煜綻開玩味一笑。
「哈!看來穆王妃也是個記仇的小女子。」宋承煜輕笑。
「唯女子、小人難養也。孔夫子的話有他吃過的虧。」朝華已然習慣宋承煜以王妃戲稱她,反正最後火葬場她是不奉陪的。
「他吃過的虧…哈哈哈,朝華,邊境有妳,人生定然十分有趣快活。」宋承煜冷不防自身後摟住朝華。「陪我回邊境好嗎?」
「能不陪嗎?你還帶著聖旨……話說抗旨要誅連九族吧?我父皇會如此將我定罪嗎?我母妃死了,第一個砍的就是他自己。」僵直身子,朝華忽覺身後抱著自己的男人莫不是所謂的情場渣男,愛朝陽,抱自己,招惹其他女人,然後說要回邊境。這是為了吃乾抹淨拍拍屁股走人?
「哈!自然不會,不過或許會把妳和親到蠻荒之地。」宋承煜沒放開朝華,又為她的奇妙累維大笑。
「……虎毒不食子,人心毒起來天誅地滅。」朝華輕拍了拍宋承煜的手要他放開自己。「喝茶喝茶,再想,心都涼了。」
「我對朝陽只是兄妹之情。」突來一句,朝華忽覺雷擊。這啥?當真惹到渣男?再來要說我是特別的?他心悅的只有我?
「妳似乎有些誤會,我澄清只是為了讓你明白……」
渣男語錄標準篇。
「只有妳才能一直讓我發笑,這腦子當初落水時到底灌了多少才能有這麼多不凡見解?」宋承煜放開朝華俊容滿是笑意,語氣盡是調侃,與朝華想像的故做深情全然不同。
「…你腦子才進水,全京都知道,放著皇帝最寵愛的朝陽不娶,要一個死過一回瘦不拉嘰又被所有人忽略的六公主。到底誰不凡?」朝華雙手叉腰沒好氣開口。死渣男,姑奶奶不吃你這套。
「既然妳我都屬非凡,那還當真絕配。」宋承煜眸光一柔,臉上笑意加深了些。「這是妳第一次對我大聲。」
「……你放心,以後還多的是機會見識,還要跟進去嗎?還是在外頭等我?」朝華停足在小廚房邊的倉庫前回首瞧了眼宋承煜。「這裡頭蟑螂、老鼠可能隨時會出現。」
「妳是要我陪還是認為我會怕?」宋承煜長腿一邁雙手拍在門板,微傾前將朝華鎖在自身雙臂間,薄唇則是有意無意的擦過朝華耳骨,惹得她嬌羞閃躲卻無處可避。
「…你…你…不忉就好,我也不怕。」緋紅了頰,耳根也發紅,朝華垂眸不敢多瞧宋承煜一眼。混蛋,這渣男在調戲我?身為新時代獨立自主的女性,我該回敬他一番,但他的氣場好強…嗚…媽啊,我遇色狼了。
「喔?老鼠也不怕?」朝華此刻羞澀的模樣讓宋承煜更加想捉弄她。
「開門進去你就知道了。」宋承煜刻意的聲調撩撥的呼氣都讓朝華更加不知所措,只能嘴上逞能。
退一步讓朝華開門,一開門宋承煜便聞到各式果乾花草的味道,當然一隻老鼠、蟑螂也沒有。
「哎哎這群妮子又忘了把果乾拿到外面曬。」朝華隨手拿了個小碟子,裝了些果乾再走到另一邊取了些乾燥花草,然後遞給宋承煜。「幫我拿一下,我把這些拿出去曬。」
「這個妳拿,我搬這些。」宋承煜把小碟子塞回朝華手中,輕輕鬆鬆就把她那些果乾全都搬了出去。
「謝謝。」朝華悔噶宋承煜的背影道謝。渣男都有這該死的溫柔讓人心動,我不能被騙。
            
              
「六姊姊,我聽說妳上次泡花果特調給穆王喝。」朝陽拉著朝華的手撒嬌。
「痾…我只是欠他。」朝華挑眉,那天除了她和宋煜外就只有兩個宮女知道這事,若說宋承煜想當養殖業主,應該不會向朝陽透露此事,除非兩人對自己有所謀劃。
「我不管,我也要喝!」朝陽就像個貪食的孩子任性的向朝華撒潑。
「那妳等等,我去準備。」一個個的,我是欠你們嗎?朝華扶額輕嘆起身,才踏出大廳便教一強經臂膀攬住,瞬間她已落入一個帶著淡淡沉香的懷抱中。
「不准去。」沉著嗓音在朝華頭頂響起,讓她不得不抬首困惑的凝望宋承煜。
「不准去?」你心尖上的朝陽要喝,難不成你要自己去泡?朝華忽地明白了。「你想自己親手泡給朝華喝?」
「我…」
「我要姊姊泡!」宋承煜沒來得及回答朝華,朝陽已小跑步到兩人身旁嬌嗔。
「不准。」宋承煜語氣更沉,鷹眸一冷。
「……你倆猜拳如何?」莫不成是宮鬥中,側室對正妃下馬威的名場面?朝華任宋承煜緊摟自己語氣極為平靜。看來宋承煜是想我更加入局才讓朝陽演這麼一齣戲,到底圖我什麼啊?
「猜拳?」
「……」兩人同時將目光放到朝華身上,就像朝華說了什麼奇人異事般。
「痾…沒玩過?剪刀,石頭,布。」朝華邊說邊做動作解析。「剪刀剪布,布包石頭,石頭砸剪刀,這樣明白嗎?」
「煜哥哥來,一次定贏。」朝陽挽袖,小臉上盡是怒意。
「本王不與女鬥,只是本王的王妃也不能替別人沖茶。」宋承煜目露兇光霸氣十足的讓朝陽白了臉色。
「朝陽不是別人,她是…唔…」朝華無奈輕嘆,這兩人要怎樣?明說不好嗎?這是演給誰看?我很好溝通的。還在思索宋承煜和朝陽兩人對自己的密謀,話都沒說完便教宋承煜吻住。
「對妳我而言,她便是外人。」不容反駁,不允迴避,不許違逆,宋承煜的威勢惹得朝華面色通紅,一旁的朝陽則是氣的頓足。
「放開六姊姊!」
你這是飛車趕往火葬場?朝華垂首抿唇。
「放開?我偏不,朝陽,我聽聞懷王世子鍾意妳多年,他有才有德,懷王又有權,要不我替他討份聖旨。」宋承煜唇角勾起那邪魅一笑,惹得朝陽頰微嫣咬唇不再多說一句。
「懷王世子?司馬懷安?」朝華抬首看向朝陽那少女情荳初開的神情。難道我誤會了?其實是郎有情而妹無意,所以在我這處處針對朝陽,報復她辜負了自己的深情?
「妳竟記得他?」宋承煜雙臂一緊朝華便整個人緊貼在他精實的胸口。
「你…抱太緊了,留點空間好嗎?不是花前訑不是月下,更不是兩人獨處,你是慈悲心泛濫怕大家沒吃飽?」朝華扭不開,只能邊推邊開口,出口的話聽得宋承煜和朝陽兩人又想笑又困惑。「司馬懷安就是我在記的人名其中一個,你的資料成冊,他不過兩張,你可以放開了吧?」
「為何要記我們的事?」宋承煜收起笑容,沒想到朝華竟打探自己的過往。
「廢話!如果你不娶我,我一輩子不出清華殿,我還需要記這些?我就是混吃等死就好。」底心湧起一股怨氣,朝華睨了宋承煜一眼,拜他所賜她本來要記的人從十來個暴增至百來人,她每天像參加會考的學生一樣苦讀,就為了早一日將所有身旁的重要人物記熟,哪日她嫁給宋承煜時也不至於給他丟臉。
「所以妳是為了我?」宋承煜唇角再次揚起。
「…我…我是為了我自己!怕自己未來每天耳癢打噴嚏。」朝華微怔,一時口快竟忘了掩飾,她要低調求生存。
「哈!煜哥哥自作多情,六姊姊的茶沒喝,但看到場面也值了。」朝陽大笑,在她記憶裡,宋承煜是天驕,從來只有他嘲弄別人,何人敢像朝華這般與他說話。
「朝陽妳就笑吧,等聖旨一下,看妳還笑不笑的出來。」宋承煜輕選,摟著朝華的雙臂微鬆怕抱疼她。
「少威脅我,在你大婚前,父皇絕不會幫我賜婚。」朝陽得意的笑道。
「那我們可以坐下好好說話了嗎?」朝華無力的放棄掙扎,只能靠嘴皮試著讓宋承煜放開自己,那群宮女八封的眼神已經清楚的告訴她,未來幾天她和穆王的風月會是所有宮人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
「哈!妳們聊吧,我去討聖旨。」宋承煜不避許的側首在朝華頰面輕吻了下,而後放開朝華轉身邁步而去,留下羞紅了頰面的朝華和一臉賊笑的朝陽。
「登徒子!」朝華對著宋承煜背影大吼。
「六姊姊,看來煜哥哥是真的喜歡妳,我可是聽說很多人把女兒送上他的床都被踢了出去,據說其中幾個下媚藥的都直接被扭斷脖子丟去餵狼。」宋承煜背影消失在兩人面前後朝陽挽住朝華臂膀小聲開口。
「蛤?連下媚藥都得不到他的人?所以其實是他不能人道?」朝華眨眨眼頓時有股強烈的同情心升起,畢竟不行對男人而言自尊可是很受挫的。「難道…」
腦海閃過兩人一同面見皇帝時的情景,皇帝的舉動,朝華又明白了。原來是龍陽,難怪女色對他無用。
「六姊姊妳…羞死人了,煜哥哥若知妳如此說他,他一定會很生氣,明明大家都說是煜哥哥定力好。」朝陽被朝華大膽的言談惹紅了頰,但隨後閃過腦海的一幕又讓她蒼白了臉。「六姊姊,妳一定要記住煜哥哥的脾氣不好,她曾當著許多人面前一劍殺了芳貴人。雖說後來查明芳貴人是奸細,但煜哥當時狠厲的神情真的很可怕。」
「嗯。」想對他的情人不利,死有餘辜。朝華點頭,忽覺自己好偉大,要當自己的父皇和未來的夫婿的遮差布,世上有幾個女人做的到。
               
                 
自從想明白宋承煜的用意後,朝華對他的擁抱、親吻都不再那麼抗拒,畢竟這些都是演給旁人看的。
「華兒,妳最近乖順了許多。」宋承煜輕摟朝華坐於腿上,一旁宮女也逐漸習慣眼前這般場面。
「……我這是配合演出,你的心情我明白,放心,我會支持你,別擔心旁人的眼光,我會盡全力為你掩護,只要你保證我未來的日子吃飽穿暖有銀子花就好。」朝華眼中滿是同情及認真。
「配合演出?」宋承煜挑高了間,忽覺懷中人又誤會了什麼,上回他花了幾天才發現朝華誤會他和朝陽之間有情才會刻意在朝陽面前做那些舉止,如今看來朝華還是不認為在他眼中只有她才是特別的存在。
「別擔心,我口風很緊,我一定不會、絕對不會、肯定不會出賣你。」朝華拍了拍胸口。重要的事情說三次,眼神更要堅決如鐵,我如此夠仗義了吧。
「出賣我?你能出賣我什麼?」果真誤會了什麼。宋承煜俊容盡是溫柔。
「這…就是你跟父皇的事,我一定不會說出去。」朝華湊至宋承煜耳邊稍聲開口。「你放心勇敢的去愛,龍陽又何妨,真愛無敵,我支持你。」
「哈哈哈…哈哈哈…朝華,妳可真是太有趣了,我愈來愈喜歡妳,不如妳現在立刻與我到承乾殿請旨,立即成婚。」宋承煜大笑不止,笑的朝華都懵了才揉了揉她的頭說道。
「立即成婚?」朝華先抬手探探宋承煜的額,再摸自己的。「沒發燒啊,你是不是傻?我們完婚你還能每天藉故往宮裡跑,到承乾殿找父皇嗎?何況你不考慮父皇的感受嗎?他得眼睜睜的看著你娶他的女兒,再接受你的朝拜,最後送你離開皇宮,多磨人,他怎麼捨得?」
「多磨人?他如何捨不得?」朝華誤會如此深,竟以為我好龍陽,不知這腦子裡還誤會了些什麼?
「痾…畢竟你我成婚後他若想與你親熱也得避著人些…難道你打算把我這變成你們私會的地方?」租金,如果真是如此,起碼也付我一點租金。朝華又是頓悟的神情。
「華兒,妳淨想這些姑娘家不敢想的事好嗎?」宋承煜著實吃驚,看著朝華神色的變化,卻也不免在底心猜想她真實的想法。平時到底都看了些什麼?還是聽了什麼不該聽的?
「欸,誰說姑娘家不敢想這些?她們想了敢說嗎?你和父皇的事我絕不會說,但如果你們要以清華殿做為私會之處,多少也付我一點租金。」朝華雙眼晶亮,一雙手抬至宋承煜面前討賞。
「妳缺銀子?」看來不快些成親,這小妮子現在要銀子,再來不會是想逃跑吧?
「現在用不到,但以後可能會用到,誰能保證我哪天不會流離失所?有備無患。」朝華無辜開口就像她並不貪財,而是為防她口中那所謂的“萬一”。
「哈!可惜,我不會跟皇上私會,也並非好龍陽之人,雖以往不近女色,但那不過是她們與妳不同引不起我的興趣,不論妳聽了何傳言,妳只要明白,現在我只對你感興趣。」果真想跑,可惜妳沒機會。宋承煜愈說朝華雙眸愈大,她才想著起身便被吻住,圈著她的雙臂力道也愈漸加大,就像精鋼所鑄的鍊子般禁錮她。
「痛!你無賴!放開我!」朝華捂著被咬痛的唇瞪向宋承煜,目光滿是氣惱。
「不放,這是對妳胡思亂想的懲罰,現在妳陪我去承乾殿,要知道如若妳父皇知曉妳是如此想他,不剝妳一層皮都算輕的。」宋承煜打橫抱著朝華起身便往清華殿外走。
「快放我下來,好丟臉!」朝華紅著臉輕搥宋承煜,不敢動作太大就怕宋承煜一個手滑自己會跌得四腳朝天更加丟人。
「只要妳乖乖跟我走,我就放妳下來。」宋承煜停下腳步,周遭所有目光之於他而言如同不存在。
「我…我答應你。」朝華點頭如搗蒜,上回摟肩去已經夠轟動,這次如果變成抱著去,她可能得挖洞把自己埋了,才有喘息的時間。
兩人並肩走了一段路,宋承煜忽地停下腳步轉首凝視真的乖乖跟在自己身旁的朝華。
「妳不問我為何帶妳去承乾殿嗎?」
「問了能不去嗎?既然沒意義,我何必多此一舉?何況…我不知道怎麼回清華殿。」朝華聳肩,她就是路痴,更是死亡穿越者,就算再糟也不過是再死一次。
「妳不是朝華吧?」宋承煜雖是問句,語氣卻堅定,鷹眸瞬也不瞬的凝視朝華。
「是也不是。」朝華往一旁的荷池走去,幽暗的目光看向荷池中,語氣淡然。「我也名朝華,卻不是你們熟知的六公主朝華,真正的我已經死了,死在幾乎不會有人去的廢墟古閣樓上,殺我的人是我最信任的閨蜜…也就是所謂的好姊妹和那個口口聲聲說愛我的情人聯手殺害。」朝華柔荑緊握成拳。「媽的,那一刀刺來真的好痛,要分手就說,兩個人要交往也可以商量,想要我的錢也能開口,為何殺我?我很好說話的。」
「妳不恨他們?」被自己最信任的姊妹跟愛人背叛?她…宋承煜目光有些憐惜。
「恨又如何?我好像忘了瞑目,然後等我再有意識已經全身濕透躺在地上,一群人圍著我,有哭、有不屑、有暗笑,也有惋惜的,然後就是現在這樣了。」朝華旋身面向宋承煜苦笑開口。
宋承煜向朝華伸出一掌。「握住,往後我會照顧妳。」
「這麼小氣…我不握你就不照顧我了?」朝華很猶豫,眼前人說是不近女色,但誰知道是不是不行,她可不想守活寡。
「過來!」向前一握,將朝華拉入懷中摟著。「我此次回京本因朝華落水失憶,想藉此與她退婚,送中又聽聞皇上想將朝陽賜婚予我,我快馬加鞭便為阻賜婚聖旨。」
敢請這傢伙真的不行?朝華眸光又泛同情。我出軌一定低調,不讓你頭上綠光太盛。
「不過現在我想儘快與妳完婚,回邊境去,只要回到邊境就不需應付這些虛偽附勢的人們,更不需擔心得罪了誰,在邊境妳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穆王妃。」宋承煜深情的話說得朝華嫣紅了頰面。
或許嫁給他真的不虧。
           
             
媽的,我後悔了,啥情況?為什麼我要頂著這東西一路頂回邊境?整天坐在關鐘上還頂著這冠,再趕一個月的路,我比死還痛苦。朝華不停在心中大罵,若她知道要承受這樣的酷刑,她連夜退婚也要窩在清華殿裡等死。
「我聽聞穆王妃今死在驛站發了好大的脾氣。」宋承煜坐入馬車,一張俊容笑的燦爛,盛妝打扮過的朝華,麗容豔然帶俏,比之朝陽有過之無不及,連皇帝都看得移不開眼,認不得她就是那個被自己冷落多年的女兒,一旁曾經欺負朝華的妃子公主甚至皇子們,個個詫異不已,唯有四皇子一臉淡然,就像他早已知道朝華就該是如此美豔。
「…我悔婚了。」朝華嘟唇嬌嗔,兩人只在皇宮拜了堂便一路趕回邊境,還沒洞房她還來的及跑。
「哦?妳覺得我會同意嗎?」宋承煜隻手握住朝華下頷,鷹眸閃過一絲笑意,早在今晨他就聽陪嫁的嬤嬤細說了朝華動怒的原由。
「我就想知道歹活跟好死你會選哪個?」朝華深吸了口氣索性將頭整個放鬆讓宋承煜替她撐著。
「常言道好死不如歹活,不知本王的王妃又是何見解?」宋承煜以雙手捧住朝華的臉,將唇印在她的額際,不介意為她分擔那鳳冠的重量。
「頸椎裡神經很多,隨便斷一條都會讓我癱一輩子,一輩子讓人把屎把尿餵食洗淨,沒尊嚴的活著,你說我會選哪個?」朝華翻了個白眼,她可看多了社會新聞裡那些歹活之人有多可憐,也看多了多少情深變怨恨,一病反目,她才不要變那樣。
「那妳可有興趣知道拿下這讓妳大動肝火的鳳冠的方法?」宋承煜唇角輕揚眼中閃動詭譎光采。
「那你不早說!」朝華怒瞪宋承煜,粉拳更是直接揍在他胸口。
宋承煜任朝華搥打,傾前吻住她,而後如雨般的吻移至朝華耳際惹得她僵直了身。「洞房。妳願意嗎?」
「…在馬車上?」古人都玩這麼大?朝華紅著臉低喃。
「如果王妃不介意,本王能配合。」宋承煜先是一怔,而後忍笑開口。我的朝華果真與尋常女子不同。
「我…我不介意在馬車上…啊!等等!」朝華話沒說完就被宋承煜撲倒撞在車板上連忙大叫,雙手抵在他胸口。「但是我介意外面這麼多人在聽啊!」
「哈哈哈…」宋承煜大笑,將朝華緊緊摟坐至腿上,狠狠的吻了她一下。「華兒,今晚驛站侍寢如何?」
「…好。」朝華埋首在宋承煜頸項間,羞澀頷,雪白肌膚嫣然,連與宋承煜交握的掌都緋紅。
                
          
媽的,老娘又後悔了,誰說他不行?誰說他不近女色?又是誰說他連媚藥都沒用的?我的老腰快斷了,我的腿不是我的腿,老娘根本下不了床。朝華躺在床上,滿臉怨氣,處子的痛楚早在寅時便已適應,而此刻已然近午時,她卻依舊下不了床,而那個害她如此的男人正神清氣爽的坐在床沿笑看著她。
「王妃這般怨婦神態可是本王表現不夠努力,沒能滿足王妃?」
「…你再努力一點,我也就殘了。」朝華羞紅了頰沒好氣的開口,她能聽見外頭宮女們正低聲夜談,而她相信她就是她們交談的內容。
「王妃的稱讚本王收到了。」宋承煜伸手輕撫朝華泛紅燥熱的頰,語氣極為寵溺。
「夫君可知我是個路痴?」朝華抬手握住宋承煜的掌,一雙眸子認真的凝視著他,與她以往的漫不經心全然不同。「所以往後的路,我會一直跟著你走,不論你帶我走向何方,只要你不丟了我,我定會緊緊跟隨,但若你丟了我,相信我,我找不回原路回去,你也定然找不到沒停留在原地等待的我。」
一段話中有話的告白,前段聽得宋承煜一陣暖心,後面警告意味十足也讓他明白朝華有多認真看待兩人的感情。
「握住了嗎?」將朝華握住自己的手抬至兩人面前,宋承煜溫柔微笑。「握住了就別想放開,本王死心眼,妳除了真切體會外,也要勞勞記住,千萬別鬆開。」
朝華綻開甜笑,猛地起身環抱住宋承煜。「夫君,往後餘生,請多指教。」
「娘子亦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723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ndy07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數日月 第三部 蓬島巫山... 後一篇:金.玉.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o01325216大家
小屋插畫更新~!歡迎來看~~~前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3: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