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DOGE聖誕節公會專案 第二回

作者:夏季泡芙│2022-01-24 22:44:59│巴幣:10│人氣:91
前言 ,很久沒發文,來說一下
起出這篇文是當初公會社團選了,要寫的內文,為啥會拖到現在才完成
首先,寫這種企劃文肯定是短文,搞長篇連載很耗時間
但是寫短文的話又有個問題,設定太簡短,劇本難展開、寫得太簡略,反而觀看閱讀看不懂、設定太冗長則是塞不進短文
然後因為有兩三年沒寫小說了 文筆可能有退步,寫的時間算下來這燒腦程度我覺得直接去寫程式會更實際==
內文裡面出現的能力,我先坦白,我中間開始寫的覺得很尷尬,到後面自己也撐不住了,真心佩服那些同仁文作家的羞恥力

---------------------------------------------------------主篇-------------------------------------------------------------

  冷,十分冰冷,隨著臉頰傳來的冰涼觸感,普羅不自覺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是米色的磁磚地板,以及白色的牆壁跟天花板,頭頂上則是掛著幾盞燈,光線勉強可以看見但不清晰。

  「綁架!?」腦海中第一個想法從普羅思緒中經過,隨即又否定這個想法,自己只是個魯蛇肥宅誰會這麼沒眼光想騙錢。

  「嗯……」此時前方不遠處傳來了呻吟聲,普羅才注意到,不止自己,眼前這房間也有數道人影或站立或躺在地上,但因為亮度不足緣故也只能看到個黑影。

  沒等多久時間,房間上方出現了一個投影,只見屏幕中坐著一位穿著黑色西服並且戴著派大星面具的男子,除了他兩間手臂鼓起的肌肉十分明顯以外,無法從他身上得出突出特徵。

  「咳~」戴著派大星面具的男子乾咳一聲,隨即說道:「首先歡迎各位參加DOGE柴犬社的聚會,敝人我很榮幸可以主辦第三季生存聚會,至於稱呼的話,按照你們之前的稱呼叫我阿敦就可以了。」

  網聚阿……隨著畫面中名為阿敦的男子說道,普羅記憶漸漸浮現。

  是的,自己就是因為參加公會的現實聚會邀請,而這次的聚會是約在一間名為【卯月女僕咖啡廳】的店面,自己才剛點完微笑蛋包飯和其他人剛碰完杯之後就沒有後面記憶了。

  「飲料下藥嗎……」隨著心中念頭這答案浮現起,普羅不禁皺眉。

  「生存聚會的遊戲規則也很簡單…」而阿敦也繼續講解下去,還沒等他說完一道喊聲中斷了他。
 
  「開甚麼玩笑?誰有空參加你這鬼聚會?我婆的3D初配信下午要直播,哪有空在這裡參加你這鳥遊戲!」

  「啪!」畫面中的阿敦打了個響指,只見原本昏暗的房間亮起了白色電燈,而方才打斷阿敦說話的男子正是一位穿著日本VT星街彗星圖案T恤的金毛男子。

  「早起蟲兒被鳥吃?我記得是這暱稱吧?」阿敦語氣沒有因為早蟲的話所影響,依然不冷不熱說著:「放心,參加這個活動完,你也不會再看VT了。」

  「少在那神神叨叨的,快點讓老子回去!」無視著頭頂的屏幕投影,早蟲轉頭看向房間四周,然而整個房間像是個密封盒子,沒有大門的設計,有的只有米色磁磚和白色牆面。

  「啪!」彈指聲再次響起,然而這次不再是燈光影響,而是隨著地面上傳來了聲動,一道道鐵欄杆從早蟲底下升起,鐵欄杆迅速地結合再一起成為一個牢籠困住了早蟲。

  「你真的很不禮貌呢~」阿敦說完輕笑一下,說道:「正好,讓你當個例子,在這個遊戲規則下失敗和死亡會變怎樣。」

  話音剛落,早蟲的牢籠底下再次傳來響動聲,而在早蟲前方不遠處同樣牢籠內位置的磁磚自動移開,底下一道身影逐漸往上浮現,出現在早蟲面前的是一位穿著破舊囚犯服的男子,而他臉上戴著只有上半面部份的面具。

  「吼~」囚犯服男子發出了低吼聲撲向了早蟲,雖然街頭鬥毆的經驗讓早蟲第一時間抬腳踹出,但因為沒有掌握先機緣故,早蟲的腿還是被囚犯服男子咬傷。

  「你這是在放狗啊!?」腿部受傷的早蟲不禁怒道,隨著刺痛感傳來神經,早蟲抽出了後腰間的甩棍走向囚犯服男子,第一下先打頭然後分分鐘教這傢伙做人。

  然而才剛向前兩步,早蟲的身子直直往前倒落。

  「怎麼回事?」看著方才憤滿的8+9突然倒地,普羅納悶道。

  「牢籠裡的那位是上一輪聚會的失敗者,因為是輸家,我們給他一個統稱叫蛇者,被蛇者咬傷的話五秒鐘左右就會失力渾身不受控制,大約一分鐘左右就會被感染成為新的蛇者。」畫面中的阿敦聲音再次傳來,然而這次他的語氣中帶著幸災樂禍的意味。

  「這次沒人有意見了吧?那麼我就繼續,首先先公布一下本次的聚會參加名單讓各位認識一下。」阿敦說完,在他的屏幕投影旁邊又出現了一個新的屏幕,只見上面列出了一連串名稱。

  刀魯諾 夏季泡芙 光頭一哥  
  普羅  烈風 潮爽德雷
  早起蟲兒被鳥吃 鳥鳥 麥香魚堡難吃不服來辯 
  亞梨子貓杯 Swat-豹豹模式   30C的兔子生活
  黑死精齊克 河豚  使徒  』

  「這次的規則是團體戰,三位一組,然後在我說明結束後有意見再發問,不然我不介意提早讓你們退場當蛇者,待會你們會隨機送到一個房間,和你的另外兩位隊友,並且我會給你們每個人潛意識中所想要的能力當作參賽的資本。」拿起旁邊的腳本,阿敦低頭依序講解著。

  「比賽內容也很簡單,兩條路,團隊戰,以及蛇者戰,每次結束一場會以你們獲得的能力做基礎進行提升,獲勝條件只會有一組到達終點房間,並且可以攜帶你們的能力回去。」翻完手上腳本後確認沒有遺漏內容,阿敦隨手一丟腳本說道:「為了觀賞收入只會同時進行一組組別流程,其他組別則是觀戰或休息等待下一次輪替。」

  「好了,我話說完了,誰贊成誰反對?」阿敦的話音剛落,牢籠中的早蟲動了,他的臉上如同吐絲一般誕生出了和蛇者相同的面具遮住面龐,而他也隨著旁邊靜置的蛇者站在一起。

  場面安靜沒多久,只見一個人影舉起了手臂,阿敦點頭示意道:「麥香魚堡難吃不服來辯?是這暱稱吧?有甚麼事情嗎?」
  「按照這分組的話,早起蟲兒是跟我同組別吧?這樣不就等於我們少一人?是不是有點不太公平?」來人身高一米七左右穿著一件灰色襯衫和牛仔褲,有著一頭簡短俐落的平頭和適中的臉蛋。

  「這倒是個問題。」阿敦先是深思了一下,隨即又是一個彈指,而麥香魚堡面前底下出現一個平台,平台上面放著一個紋路奇異的水果。

  「……惡魔果實?」看著眼前和漫畫相似的東西,在場的所有人不約而同想到這個稱呼。

  楞神了一剎那,麥香魚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下平台的果實吞咬入腹,一顆分量不大的果實很快被消滅殆盡,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乾嘔聲。

  「……真的味道跟屎一樣。」麥香魚堡不予置評的說道。

  「講得你好像吃過屎似的…」在麥香魚堡前方不遠處一個人低聲說道,音量雖然不大,但在這密閉空間下回響的十分清楚。

  麥香魚堡沒有回話,眉頭一皺,順著體內的本能伸手朝方才說話的人身上揮出:「火拳!」

  看著眼前火焰從對方身旁擦過,麥香魚堡不禁罵道:「後期劇情一堆人都能打出火焰,給我這大便果實幹嘛!?」

  「有賺到額外能力就很好了。」此時一位戴著眼鏡穿著褐色風衣的中年男子一旁說道,他胸前則是掛著字牌『30C的兔子生活』。

  聽著30C的勸解,麥香魚堡愣了一下,是這個道理沒錯。

  雖然作品後期燒燒果實和其他比起來不怎麼樣,但是在現實中能額外獲得一個惡魔果實能力怎麼想都賺到,就只是缺點不能碰海水的困擾而已。

  還沒高興片刻,麥香魚堡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隨即再次舉手問道:「那如果說我之後的個人能力也是惡魔果實的話怎麼辦?」

  「嗯…」聽到麥香魚堡的疑問阿敦愣了一下,隨即抬起左手,在自己眼前露出兩根手指頭笑著說道:「诶嘿~(<ゝω・)綺羅星☆」

  話音剛落普羅底下突然打開來,瞬間失衡感讓普羅知道自己正在掉落,而此時還能聽到房間內有人罵出髒話,看起來墜落的不止他一個。

  隨著不知道多久的墜落與黑暗,體感可能大概半分鐘左右,普羅感受到自己屁股傳來柔軟的躍動,似乎是掉落在一個軟墊上。

  在普羅剛落下不久,身旁也傳來的物體墜落波動以及兩聲悶哼聲,看起來這就是自己接下來的兩位隊友。

  『技能書籤已激活』

  『當前已解鎖人物–麥香魚堡難吃不服來辯
   燒燒果實能力10/100%』

  看著自己腦海中浮現的面板,普羅大概了解自己獲得的能力是甚麼了,是自己前陣子看的作品主角的能力。

  藉由了解故事中他人的存在而獲得暫時借用對方能力的技能。

  知道自己能力後普羅迅速打量著四周圍,並且朝著眼前房間中心點走去,而此時房間兩處角落的兩道人影也跟著走了過來。

  隨著距離靠近,人影逐漸清晰,此時普羅左手邊來人穿戴著一件印有青眼白龍圖案T恤,穿著牛仔褲戴著眼鏡,黑色短髮,臉上還帶有稚氣,整體看起來像是一個斯斯文文的還在讀書的大學生。

  而他的胸前別有字牌寫著『烈風』兩個字,烈風露出青澀的笑容:「認識一下,暱稱烈風,能力的話…我只是個路過的假面騎士。」

  對……在普羅網路聊天中的記憶印象,眼前這位名為烈風的人,當初聊天真的是五句不離卡面賴打,是個假面騎士死忠粉,如果真要覺醒自己潛意識想要的能力的話,還真的是沒假面騎士以外的選擇了。

  而此時普羅右手邊的人也走到了,他綁著單馬尾,穿著調酒服,沒有打上領帶,而腰間露出半邊衣角,整體裝扮要是再叼根菸,妥妥的熟男打扮,而他的胸前字牌寫著『潮爽德雷』。

  ……網路平時冒泡留言都是射精兩個字的居然是個熟男,果然網路不可信嗎?

  「暱稱潮爽德雷,能力…這個碼表我怎麼感覺很眼熟?」潮爽德雷低沉的男性嗓音發出,他拿出一個粉紅色的碼表,那樣簡陋的樣式存在,讓不少閱覽過健康保健影片的男性清楚是甚麼樣的道具。

  「暱稱普羅,能力的話,應該也能算燒燒果實吧?」普羅不確定的說著,畢竟目前技能面板除了麥香魚堡的燒燒果實以外沒有其他內容存在。

  可能解鎖技能並不包含使用道具觸發的?對著自己書籤技能普羅不禁有這樣推測。

  「獲得能力還有不確定啊?」烈風不自覺吐槽一下。
   在三人走到房間中心點時,普羅也打量完了整個房間設計,如同上一個被抓進去的地方,一樣是牆壁磁磚設計然後也沒有門的設計,而方才自己降落地方明明感覺有軟墊設置,但回頭看來處時也和其他地板磁磚設計相同。

  還沒等普羅多想,房間中心驟然出現了屏幕,映入眼簾的是三個人走進了房間,而他們的頭上顯示出了三個名稱,如同線上遊戲的設置一樣,而三人分別是【夏季泡芙、光頭一哥、刀魯諾】。
  「果然,替身使者是會互相吸引的!」畫面中的光頭一哥一臉雀躍地對著旁邊刀魯諾說道。

  「太近了、太近了!我知道你很高興,但真的不用靠這麼近!」伸手推開光頭一哥的臉,刀魯諾甚至可以感受到光頭一哥的鼻息噴在自己掌心上。

  而此時落在兩人身後的夏季泡芙揹著一個黑色長條物體,臉上露出微妙又不失禮的神情說道:「果然很像馬卡歐和裘馬的存在…」

  而隨著三人走到房間中心點,三人的另一頭也走來了三位蛇者,三位蛇者看到來人沒有一絲遲疑馬上拔腿狂奔。

  「Sticky Fingers!」隨著光頭一哥話音剛落,一道藍色身影從他背後跳出,只見替身一拳打在身前地板,如同被拉開的拉鍊,地上出現一道深長拉線。

  而蛇者中間那位則是雙手拳掌拍握後浮現出淺藍色的光芒,隨即被拉開的拉鍊則被凍結起來。

  「忘了提醒,蛇者雖然是輸家,不過他們也有上一輪參加的能力保留哦~」場中不知何處傳來了阿敦的聲音。

  「替身使者對上FT嗎?沒出現在眼前我還真覺得這是哪裡來的爽文小說橋段。」看著眼前場景,烈風則是一臉無言地吐槽著。

  「比起這個能力,我更想要的是主角他老爸的替身阿…」看著前方踏過冰層過來的蛇者,刀魯諾默默說道:「Gold Experience!」

  一道亮黃色身影從刀魯諾背後跳出,伸手就是一拳打向前方的蛇者,但蛇者則是右手掃開了替身直拳並且一腳踢向側腹。

  感受到左腰間傳來的劇烈陣痛,刀魯諾身形一頓,而他左方的蛇者則拿出一把日本刀砍了過來。

  「叮!」隨著一聲輕響的金屬聲,夏季泡芙拿著一把木劍的東西阻擋了日本刀,而他的牙齒則咬著一個藍色的小球,隨即藍色小球咬碎吞入腹後,木劍變幻成了一把武士刀。

  「老實講,雖然說有能力看起來很威猛,但這種打架經驗對咱們這種宅男來說還是太為難點了吧?」夏季泡芙用著武士刀推開了蛇者後,擺出了架式:「時雨蒼燕流一型-車軸雨!」

  「這不是最強劍道燕撞牆嗎!?」看著屏幕中的湛藍色火焰和那把變幻的武士刀,普羅無言看著。

  好傢伙,這個生存遊戲畫風越來越不正常了。

  「別太小看人啊!」光頭一哥再次讓自己的替身鋼鍊手指打向日本刀的蛇者,而擦過劍身的日本刀隨即被開了鍊子。

  看著自己只剩下劍柄而刀身不存在,日本刀蛇者笑了一下,輕聲說道:「射殺他,神槍!」

  只見劍柄瞬間竄出刀身筆直伸長的刺進光頭一哥的胸口。

  「斬魄刀阿…」看著眼前三人短暫時間減少一員戰力,普羅已經不太看好他們。

  「泡芙掩護我!黃金體驗可以救光頭!」刀魯諾著急喊著,而他也趁著日本刀蛇者的神槍斬魄刀還沒收回一拳打向對方,在日本刀蛇者精神暴衝的期間,刀魯諾的替身則藉機踢飛了對方:「木大!」

  「第七型 繁吹雨!」隨著刀身流轉,一道水幕瞬間鋪展在夏季泡芙身前。

  「Ice-Make:Ice Geyser」還沒等夏季泡芙鬆口氣,夏季泡芙身前的水幕瞬間凍結了起來並且沿著他身前水幕延伸凍住了夏季泡芙左手。

  「這該死的屬性上嗑下!」看著冰線逐漸往自身身上蔓延,夏季泡芙揮刀斬斷冰線蔓延源頭。

  然而才剛切斷當下,一道身影瞬間跳至夏季泡芙身後,並且一腳踹向夏季泡芙的背部,強烈推擊力使的夏季泡芙身子向前飛去,還未落地映入在他眼簾的是一道耀眼的冰錐。

  而畫面另一頭,此時刀魯諾的身子也被神槍連同光頭一起串連在一起。

  『蛇者勝』

  看著畫面上的三個字,普羅沉默了,就經驗以及眼前結果呈現,寧可選擇和其他組別團隊戰,也別和蛇者對抗,不管是體能還是能力熟練都遠差蛇者一截。

  「碰上蛇者組別,咱們是不是可以先給自己上炷香了?」此時說話的是潮爽德雷,不知何時起他拿出了包菸盒點了根菸。

  隨著吞雲吐霧了幾口,潮爽德雷說道:「只是個網聚而已,怎會碰上這種鳥事?莫名其妙要人參加這種東西,然後還說這種玩意兒,是真的會出人命。」

  「舉辦這種東西,他們就不怕被法律律法所責罰嗎?」此時的烈風也覺得自己懷間的腰帶不香了,可以真的變身很爽沒錯,但玩的代價是要命。

  「我寧可玩狗叫腰帶也不要參加這種聚會遊戲!」烈風再次不滿說道,自己還年輕還有著美好的大學生活甚至交女朋友可能,他喵的!居然要自己在這玩命?

  「法規這種東西,只要你有能力有管道,根本算不了甚麼。」普羅默默說著,同時看向自己的技能書籤,只見面板上多出了一個能力。

  『當前已解鎖人物–
   麥香魚堡難吃不服來辯
   燒燒果實能力10/100%
   蛇者           
   流水岩碎拳 30/100%』

   這不是大名鼎鼎的一拳裡面的六歲鋼塞拳?

  撇除另外兩位能力明顯的蛇者,方才投影用拳的蛇者除了身手了得以外並沒有特別明顯的能力,而隨著面板上的技能名稱,普羅也清楚了用拳蛇者的能力。

  並且就剛才蛇者搭配,遠程以及控制跟近衛輸出安排十分剛好,反之參加者刀哥一組三位都只能算是近距離輸出的能力。

  「看來能力的安排定位也很看運氣呢…這遊戲。」每人的能力定位都不同,而對上影響戰局的話影響就十分重要,如果三位遠程對上三位近距離能力的話,風箏跑就會是唯一的發展。

  「好吧,是我太高看你們了,反正剛好也剩下四組人馬,之後安排就是團體戰了。」中央屏幕再次切換到名為阿敦的男子身上,而此時他正坐在沙發椅上左手拿著可樂無奈說道:「希望你們下一把加油點,不然觀眾看得不高興不贊助了,那我可是要捲鋪蓋跑路了。」

  阿敦的話音剛落,普羅的面前牆壁傳來了一陣聲響,隨著牆壁位移轉動一道鐵門出現在眼前。

  「這是到我們的意思嗎?」看著面前鐵門,烈風吞了一口水說道:「現在逃來的及嗎?」

  「先不提逃不逃得出去,我們連自己所在位置在哪都不知道,而且這房間目前出路只有這道門,向早蟲那樣下場,我不覺得我們所在一舉一動主辦者會不知道。」普羅否定了烈風提案,逃跑?能逃的話他當然也想逃,但照目前環境來看這個提案很明顯不符合現實。

  「聽天由命吧。」丟下手中抽一半的香菸,潮爽德雷推開了鐵門。

  在走進房間的第一時間,烈風從口袋抽出了一個藍色盒子掛在腰上,隨即從腰間抽出物品喊道:「流水拔刀!」

  在烈風喊完隨即就是一道白光覆蓋他的身上,並且場中傳來了不知名的聲音。

  「被水勢劍流水選上的劍士與蒼藍之獅的傳說童話……」

  隨著白光褪去,一位穿著藍色假面服裝的人影戰在普羅身旁。

  「哇觘!」看著自己手上的流水劍和自己衣服,烈風不自覺報了一句粗口。

  無視烈風的驚呼,普羅看向眼前走來的三人,臉上沒有戴著蛇者面具,三人頭頂分別頂著不同名稱『黑死精齊克、河豚、使徒 』

  「黑鬼、同性戀、噁男嗎…」隨著腦海中浮現的名詞,普羅對眼前三人的印象逐漸清晰起來。

  「玉犬!」隨著一聲輕喝擊掌聲響起,站在最左邊的齊克腳下出現了兩條一黑一白的狼犬。

  「魔術迴廊連結。」而在右方的使徒則是手部散發出了鮮紅色光芒,隨即就是他腳下出現了一道鮮紅的陣紋。

  「書籤翻印-火拳!」趁著對手的從者還沒招喚出現,普羅一道火焰打了過去。

  「匡噹!」然而當火焰席捲過去時,沒有傳來半點聲響,反而是物品落地聲,當焰幕散去殘留在地下的只剩下一個燒得焦黑的木頭。

  「替身術?」看著眼前的木頭,普羅已經哪還認不出這是某部回憶忍者的三身術。

  「就不知道他的能力可以讓他學會到哪個級別忍術了。」烈風揮動出一道水流阻擋一條玉犬同時也砍向另一條玉犬。
  「該慶幸假面變身至少讓我有不怕近身戰的困擾嗎?」看著自己面前白色狼犬的狼嘴咬著自己流水劍,烈風不禁苦笑著,也還好是因為咒力構成的生物沒有口臭問題,不然這麼近距離還不被熏死。

  而此時使徒的法陣也構建完成,只見一位有著藍色馬尾穿著深藍色緊身衣的男子手持著鮮紅色長槍出現。

  「庫夫林!?按照我的興趣,應該是阿斯托爾福才對啊!怎麼會是槍兵E!」看著自己招喚的從者,使徒瞬間感覺自己風中凌亂了起來,不是說能力會遵從使用者潛意識所想的給予,不是阿福而是槍兵E,難不成自己性癖其實是喜歡槍哥?

  「火遁.鳳仙火之術。」河豚迅速結了手印,隨即張嘴就是噴出了小型火球噴發。

  「銅牌下忍。」潮爽德雷側著身子閃開了小型火球,雖然火球殺傷力有了,但使用者的準度明顯不夠,五發有四發是沒瞄到人身上去的。
  
  「你噴火的準頭跟你尿尿的準頭一樣歪!」看著自家隊友的肉包行為,齊克忍不住罵了一句。

  「死黑鬼你說啥!?」聽到有人批評自己的準度,河豚不甘示弱地回嘴回去:「放著自動打的還好意思說人?有本事你領域展開啊!」

  「老子會領域展開第一時間先拿你的菊花開刀!」

  看著眼前兩人直接轉向對方砲火,甚至連齊克的玉犬都停下動作反而轉向河豚。

  烈風眉頭一挑,放下手上的流水劍,眼前這情況,出力也不太對,但生存競賽不出手也哪裡不對勁,總不可能因為對方內鬥就放棄不打然後任憑宰割吧?

  「老子都不嫌棄你這瘦身猴Master了你好意思來嫌棄我?」好樣的,吵架還有揪團來的,這邊操作更厲害了,直接自己招喚一個從者來跟自己吵。

  看著眼前的忍術與咒術對決,普羅唯一感到不滿的就是身旁沒有爆米花。

  「咳,觀眾要看的是比賽不是撕逼。」此時場地周圍傳來了阿敦的聲音,而隨著他話音落下,使徒隊伍的三人連同招喚物被黑洞帶了下去:「這幾位待會會有黃金十二猛漢親自處理,這場便宜你們了。」

  只見天花板緩緩降落了三個赤紅色箱子,依序停在普羅三人身前。

  當普羅打開箱子同時,一把發出淡青色光芒的青銅長劍出現在眼前。

  『不會折斷的信念,星遺物。』

  果然是這玩意兒,按照基礎能力延伸給予的獎勵,會出現這種獎品也就不太意外。

  「但我又沒有白清罡氣給我這種東西是要我平A嗎?」普羅納悶道,眼前這武器說是稀有品嘛?在原作裡面星遺物等級絕對是高稀有物,但自己有這樣東西卻沒有可以操控的能力,說白了目前這把劍對自己來說就只是個鋒利堅韌的利器而已。

  「帥诶!彼得幻想曲!可以開流水二冊了!」旁邊的驚呼聲,是烈風的聲音,而他興奮的語氣和十分鐘前哀嘆比賽不合法的自己有著天壤之別。

  「第六人的氣息?甚麼東西啊?」聽著潮爽德雷的聲音,普羅與烈風靠了過去。

  「爽哥你開到甚麼?」烈風好奇問道。

  「開啟箱子後跟我說獲得技能第六人的氣息,還能on/off這技能是電燈啊?介紹只說是啥騎姬世代的某位成員技能,這騎姬世代是甚麼出處?」潮爽德雷不自覺抓著自己後頸納悶道,如果說碼表經過提醒還能想起是甚麼功用東西的話,那這第六人的氣息根本聽都沒聽過。

  「哦!那個我知道,是某部作品主角的特性吧,他的特色是沒甚麼存在感,沒說話都不會有人注意的技能。」烈風驚呼一聲,身為比較偏向宅男的他自然清楚這作品。

  「時停跟透明,我感覺如果獲勝出去的話,你去拍愛情文藝動作片都不是問題了。」普羅摸著下巴說道,如果說這裡其他人的能力畫風像是個二次元大亂鬥的話,潮爽德雷的畫風就是直接硬生生的變成成人哲學風格♂

  好傢伙,就你最特別!

  然而聽到是技能後,普羅下意識的打開自己的書籤技能欄。

  『當前已解鎖人物–
   麥香魚堡難吃不服來辯
   燒燒果實能力 10/100%
   潮爽德雷
   第六人的氣息 50/100%
   蛇者           
   流水岩碎拳 30/100%』

  要不自己出去也跟著轉行?普羅不禁思索著這個可能。

  「噹!」還沒等普羅多想,房間的中間再次出現投影,而這次也一樣是團隊戰,唯一不同的是左邊那方是兩個人,右邊則是三人組合。

  『鳥鳥 麥香魚堡難吃不服來辯VS亞梨子貓杯 Swat-豹豹模式   30C的兔子生活』

  「不知道趕不趕得上35的晚上直撥。」說話的是右方隊伍的30C,他有著一頭翠綠色短髮,以及穿著一件黃色的短袖上衣上面還寫著我愛VT四個大字。

  「放心吧!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會死!」回應他的是旁邊的Swat-豹豹模式,隨著他嘴巴吐出淡淡白霧,拔出了腰間一把深紅色的佩刀。

  「完了,入戲太深。」說話的是一旁的貓杯,而此時的他旁邊也出現了兩支猩猩。

  看著對面擺好架式,麥香魚堡伸出了兩手食指與中指併攏:「火槍!」

  瞬間一連串火舌從麥香魚堡指尖發出,而一連串的火彈綿延不絕射向豹豹三人。

  「可惜只拿到射命丸文,不過獲勝的獎勵應該可以解鎖其他人物能力。」30C嘆了一口氣,右手向前揮動,在三人身前形成一道透明的風牆阻擋住了火球。

  「鳥鳥,在一旁待著,反正你現在能力也幫不上忙。」看到火槍對對面沒有影響,麥香魚堡改用螢火,只見一道道綠芒一生二、二生三的方式延展蔓延的浮現在空中。

  而被稱呼鳥鳥的人則是默默退到後方,他拿到的能力是癒之勇者回復能力,而那作品他也有看,還貢獻了不少精華上去。

  但很可惜的是自己獲得的是原本的能力,而主角二周目衍生的能力並沒有跟著過來,自己目前功用就只剩下幫忙回復作用,但自家隊友是元素系果實能力者有受傷可能嗎?

  「炎之呼吸壹之型-不知火!」隨著一道鮮紅色殘影一閃而過,隨之而來的是灼熱的氣息以及耀眼的火焰,豹豹揮著手中日炎刀撞向麥香魚堡。

  當斬擊落下,只見日炎刀穿過麥香魚堡的身子,看著豹豹詫異的神情,麥香魚堡嗤校一聲:「自然系部位元素化根本不怕斬擊,你拿炎之呼吸打燒燒果實一樣是玩火你覺得你能影響到我?」

  「說的也是,這樣比賽實在沒啥公平可看性。」阿敦的聲音再次傳來,只見一聲彈指輕響。

  「啊!」麥香魚堡一招火拳打飛了豹豹,只見麥香魚堡的身上插著一個頗深的孔洞,而孔洞此時正噗滋的流出鮮紅色血液。

  「死粉紅同性戀生物!」此時感覺自己在良好的素質也忍受不住脫口而出的麥香魚堡,從開頭少一位隊友外加現在直接禁止住自己的元素化,麥香魚堡只感覺到自己正在被這位主辦人員針對著。

  而此時麥香魚堡後方的鳥鳥自動自發的向前使用治癒能力,自己狀況自己知道,如果自己這隊伍剩下的輸出倒下了,那別說後續能力改惡跟模仿了,自己能否活下去都是問題。

  「哼!」哪怕自己知道這個能力副作用,當治癒發動時,鳥鳥還是被痛感給影響。

  好聽點是治癒能力,但實際上這治癒效用副作用等同把傷害疼痛轉移到施展治癒的人身上。

  「我聽的到哦~警告一支,下次再說我壞話,馬上送黃金十二猛漢教改。」阿敦的聲音再次傳來,而連同他的話音同時,還附有著咀嚼瓜子的喀擦聲。

  「練!」貓杯深吐一口氣,而隨著貓杯身上氣息逐漸茂盛,貓杯身旁的兩隻猩猩身形也逐漸增長。

  當貓杯的念能力增長到一定程度時,兩隻猩猩也自動向前衝去。

  「順風」30C揮動幾道風刃同時也帶起了一陣強風吹向對面,連帶影響的讓兩隻猩猩速度驟然上升。

  「集中呼吸。」即使自己的右肩被燒的焦黑,豹豹也藉由能力的呼吸止住了血流。

  「我本來不想使用這個能力的。」看著對面來勢洶洶的進攻,以及調整好呼吸的豹豹,麥香魚堡深吸一口氣,隨即踏步連踏。

  「剃!」麥香魚堡的身形瞬間出現在30C伸手,只見他的雙手握拳伸出。

  「六王槍!」一道氣柱貫穿了30C身體。

  場上的風停了下來,隨之而來的是空氣中的凝結頓感。

  「六式!?」看著麥香魚堡的動作,普羅詫異道。

  除了一開始主辦方贈與的燒燒果實,而麥香魚堡落下來所獲得的能力居然是六式,而且還附帶精通六式才會的六王槍。

  「我可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看著麥香魚堡自信脫口而出的話語。

  好傢伙,又一個中二病末期的患者出現了。

  然而還被等麥香魚堡得意多久,貓杯的猩猩能力也因為沒人阻擋,進攻到了對面,而此時的鳥鳥還沒從痛感後的脫力回復過來。
  
  「啪!」隨著陣陣拳骨搗肉的聲響起,兩隻猩猩身形所擋住的背後不經意間噴灑出些許鮮紅色液體。

  「鳥鳥的仇我會替他報的,雖然他剛開始嘴臭我,但我的人很好不會計較的。」麥香魚堡嘴角微微上揚,隨著手掌向前伸出,一道火線從貓杯腳下畫出。

  「住手!」只見豹豹再次揮動出手中日炎刀,而隨著他的揮動原本止住的鮮血又再次冒出。

  「伍之型-炎虎!」只見一條火焰形成的巨虎撲向麥香魚堡。

  「鐵塊!」雖然無法元素化躲避,但有著燒燒果實能力,以及六式的使用,麥香魚堡身形不動只讓自己的身體化為鋼鐵。

  「說過了,你的炎之呼吸和我的燒燒果實影響力實在太差了,你會累、會受傷,而我還有六式跟自然系的先天果實能力,你比不過我的。」伸手拍掉自身上殘留的火花,麥香魚堡的右手虛握。

  「鏡火炎!」一道強烈的火柱從貓杯腳下直衝天花板。

  看著自己最後一位隊友倒下,豹豹的神色默然不語。

  正當麥香魚堡以為豹豹要放棄打算給他最後一擊時,只見豹豹原本垂下的日輪刀再次抬起。
  「或許我出社會後就只是個無情的加班機器,老闆要甚麼我就做甚麼,女朋友要錢我也直接給,沒有任何自己的意識判斷,只是聽從著周遭人們的要求並回應他們的請求。」豹豹淡淡說著,然而毫無變動的語氣和剛才入戲的自己判若兩人。

  「可能因為這個生存遊戲獲得能力緣故,當我拿到日輪刀學會炎之呼吸時,我想到第一個想法是自己平乏無味的人生開始終於有了變化。」隨著手上擺出了記憶中的架式。

  「或許我可能會死,但我的意志只准許我努力過後結束而不是放棄掙扎!」豹豹露出了露齒的笑容。

  「玖之型-煉獄!」火紅色的龍焰衝向了麥香魚堡。

  而隨著強烈耀眼的光芒,讓在場所有人不自覺閉上雙目。


  「叮~」隨著咖啡廳的門口被推動傳來了悅耳鈴鐺聲,只見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金髮男子走出了咖啡廳,他的胸前還別著字牌『VIDISKOR』。
  VIDISKOR拿出口袋的菸盒點了根菸,嘴角露出意味深明的笑容:「剛好一分鐘,各位做了場美夢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723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清流
尷尬是還好,我幾年前也寫過類似的東西ㄏㄏ

01-25 00:30

夏季泡芙
暖男 愛了愛了[e5]
01-25 00:33
螞蟻安安
==

01-25 01:09

夏季泡芙
[e5]01-25 08:29
TooTall
有夠長==

01-25 04:22

夏季泡芙
長度很難掌控阿== 我也想寫短01-25 08:29
通知達人
GAY

01-25 04:25

夏季泡芙
這裡的誰不是???01-25 08:29
亞梨子貓杯
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種東西??

01-25 10:31

夏季泡芙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1/0598c95919bc1b649e2a7160920ab18c.JPG?w=30001-25 10:37
30C的兔子生活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1/32521d60c42704ff5f4d13dee8aa4543.JPG?w=300

01-25 11:22

夏季泡芙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1/7fdd1ec21b454ebe4b89bab85c558c09.JPG?w=30001-25 11:38
刀RyS的枯燥生活
我是你心中的惡

01-25 19:20

夏季泡芙
下次換我拿世界替身 直接打到你喊爸爸==01-25 19: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hs423845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力那貝... 後一篇:賽季初金牌沒一個簡單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zp83502在線上巴友們
小屋新文章更新中 歡迎抽空來參觀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