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LF鬥士戰記》第一百零四回-〈潛入宮中的反抗軍〉

作者:闇之王者‧L‧雷剋司│小朋友齊打交 2│2022-01-23 18:31:18│巴幣:12│人氣:142
  「那個,您是Donna伯母對嗎?」

  囚禁於牢內的Firen和Freeze,自一聽聞身處隔壁牢房的女方自報身份即為Pinkrose的生母,從小就與Pinkrose有所熟識的兩人,當下立即聯想到這個女人必定就是他倆兒時也曾有過數次來往、性格親切溫良,同時具備有透過以手觸摸他人肉體來讀取,包括控制對方思想等特異能力,至今也早已多年未見,本名喚作Donna的女性異變者!

  「我就是。你們又是…?」

  「許久不見,Donna伯母,我是Firen,還有Freeze他也在。」

  Firen語聲剛落,霎時隔壁牢房傳來一把來自Donna的驚嘆,彷如正訴說著此刻她有多麼的不知所措又難掩內心的起伏波動。爾後有好陣子都沒再聽見她發出任何聲響。互望彼此的Freeze及Firen均感有異,便各別喚了Donna一聲。須臾,方聽Donna既是感慨又略激動的向著隔牆的兩人道:

  「Firen、Freeze…真的是你們嗎?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你們也被關在這裡?」

  面對Donna此問,兩人皆暗自慶幸了一番,事後才陸續將他們與Pinkrose於和平公會本部再逢、包括早先被懸賞通緝,直到終於被魔皇軍捉來至此等經過,向Donna全盤托出;而Donna聽完Firen的陳述與Freeze的從旁附和,起先又是好一會兒未再出聲,可就在她再次傳來回音時,四人所聽,卻是斷斷續續且充滿無盡悲酸的啜泣聲──

  至此,撇除Tornado和Thunder,Firen和Freeze的困惑又逐加擴大──由於兒時摯友的母親也被囚禁於此,在他倆而言就已是相當令人訝異之事,殊不知在透露他們與Pinkrose之間的內情細節後,又究竟何來原由,使這位為人母親這般傷感憂愁?且當Firen才要開口,卻聽Donna語帶萬般歉意又哽咽的搶先道:

  「真是對不起…如果…如果不是我夫君研製出針對異變者的解藥這件事走漏外界,又給魔皇軍的人知道,或許也不會害你們跟我女兒走到今天這一步…」

  聞及此言,暫且莫管Donna又自個兒淨顧著獨自飲泣,四人當下均一座皆驚──針對異變者所研發的解藥?那又是何物?普天世上的各方異變者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或是染上什麼未知的疾病?還會需要有人替他們開發所謂的解藥?

  經由Firen代表提問,Donna好不容易止住泣,又待心情平復,方開始敘述關於他們家從以前至今所發生的往事。從Donna的丈夫,即Pinkrose的父親Pollard透過約達十種不同藥草的解析,並從中提取成份,以此投入並製造出一種可完全抵制異變者與生俱來的特異能力的解藥,最初目的僅是為了幫助Donna與Pinkrose母女倆能以凡人的身份活下去,後續也因其他無法隨心控制自身能力,以致深感困擾的異變者求助,才導致後續投入大量研發作業…

  時日一久,有關異變者的解藥等消息傳遍各地,直到Julian終於下令派人將Pollard他們一家三口全數拘捕,不僅殺了其他所有投入解藥開發作業人員、又銷毀了絕大多數的藥品樣本後,還向Pinkrose予以要脅,要她終其一生替魔皇軍效力且不得抗命,否則他們家全都將性命難保一事,且聽Donna越說越難過,若非兩邊隔著一道牆,諒Firen和Thunder及Tornado早就出面並好聲好氣的安慰這位悲傷的母親。

  而Freeze在聽完Donna的陳情,即便在今天以前,他始終對Pinkrose所為有不少微詞,甚至絕不輕易原諒她背叛好友之舉,但基於他也曾從Katy那邊聽說有關Pinkrose的父母發生某種變故,導致她不得不懾服於魔皇軍的勢力與陰影下。今次照Donna所言聽來,同樣身為Pinkrose之友,顯然Katy所言也並非憑空造假。一則為此深為震驚,二來也難免替Pinkrose在他跟Firen都毫不知情的狀況下所獨自面臨的不幸而唏噓哀嘆一番。

  隨後四人又聽Donna表示她的丈夫Pollard在大約三天前被釋放召出,原因是Julian出於Pinkrose近期的表現實為優良,因此向Pollard告知說是當年被摧毀的那些解藥,其實還保留著部分樣品,為了予以Pinkrose嘉獎,Julian在放出Pollard時又特命他與Stanley博士共同為產出新的解藥而致力;而曾為了自己費上近乎十多年的研究心血,竟然在短期間內付諸一炬,因而數度悲痛絕望的Pollard只要想到自己的努力並無全然白費,又能藉此如願讓妻兒再也不需要當異變者,以此開通他們全家的自由之路,如何不教Pollard再次燃起希望之火?面臨Julian的要求,這檔事是否還有其他考慮空間,乃至拒絕之餘地,自是毋須多言。

  身為Donna之夫與Pinkrose之父的Pollard獲釋,此事乍聽之下,似乎是可喜可賀,首先ThunderFiren都因此鬆了一口氣;但FreezeTornado卻好生納悶──平常專門吸收異變者作為魔皇軍之主力的Julian,理當應會把這種只要經過適量注射就能令異變者永久成為普通人的解藥視作大忌,如何又突然改變心意,並且要作為初始開發者的Pollard再次投入藥物量產作業?想來其中必有蹊蹺,無奈以當前Donna所知,再怎麼費盡思慮,亦得不出什麼合乎情理的解釋。

  「無論如何,我們這趟的目的就是為了打倒魔皇軍才會來這裡的,所以還請伯母放心,我們一定會設法救出您丈夫,還有您女兒Pinkrose小姐的,好嗎?」

  「但願如此。」

  即令有Thunder出面保證,換來的卻是Donna一把萬念俱灰的迴響。為此Thunder本想再與她說上幾句話,未料Tornado卻遏止了他,同時拉他跟Firen及Freeze一塊討論起有關於那些Pollard發明的解藥。就在大家還正苦思Julian之所以需要人家幫他再次製造這種東西的原因時,位於角落的Fenrir不知何時已經甦醒,也八成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劈頭就語氣不佳道:

  「一群傻子,如果本大爺是Julian那種雖然該死,但也不乏謹慎的混帳,在需要招攬大量異變者的時候,肯定會盡量保存這些解藥,而要是還有能讓武鬥者瞬間武功全廢的專門藥物,本大爺也不排除會去搜刮它們,以備不時之需。」

  待Fenrir說盡,四人不約而同的全員瞄向他,還不等Thunder或Firen開口,再者Freeze依舊保持一貫的沉靜無語,Tornado便搶先一步問道:

  「這位狼老兄何以見得?」

  「別讓本大爺再跟你們強調這種廢話:人類這種東西一概不可信任,管你是武鬥者還異變者,到底也都是人,總會有處心積慮想要造反的特例。那麼,既然這種藥物能使異變者變回普通人,加上Julian平常也不笨,為何不能拿來對付那些膽大包天的叛徒?」

  「喔?照你這麼講,意思是說──」

  「說白一點就是,假定魔皇軍旗下的異變者意圖謀反,或是外頭那些亟欲向Julian宣戰的異變者跑來這裡找死,屆時Julian自然就可以利用這些藥品,先把那群不自量力的傢伙統統變成毫無用武之地的凡人,事後再一舉消滅已經喪失武力、再也不能盡情施展攻擊手段的他們,這就是他老混蛋的思路和策略。說到這裡,就是笨蛋都懂…」

  有虧Fenrir的剖析,Firen和Thunder都恍然大悟的「哦」了好一大聲,但在他們來說,最多也僅是理解到這種解藥還有此等用途,自己都尚未聯想之事,竟然就這麼給Fenrir於此道破,說難堪倒不至於,但終究也難掩某種微妙的不平衡心理。

  可若換在Tornado跟Freeze而言,這種情況卻是天大的不妙──就算不提如今這座宮內到底有幾名異變者,光是反抗軍當中有確認參加征程,且身份為異變者的同伴,怎麼樣也恐怕抵不過敵方異變者的人數之多,如此要是進攻到這裡,那些對於解藥一事尚還不知情的友軍們,諸如Curter、Katy、Ace、Pantera、Karen、Brutalize,包括Laser、Climate、Peter教授還有Steel跟Kanetank等長輩們,一旦捲入這場爭戰,必將因解藥所能帶來的威脅,而陷入重大危機!

  「這下真的糟了!」

  只消Tornado一聲倉皇大喊,在場所有人均被他所吸引視線,其中Thunder還不乏內心存疑、滿面好奇的提問,方引得Tornado沒好氣的一語道出他與Freeze於此所共同聯想之事態,實則嚴重且不容輕忽。想到他們這支反抗軍中,絕大多數的異變者都因那解藥實為可怕的另一面,導致紛紛失去戰鬥能力,勢必將造成非同小可的不良影響,更甚連這場征戰的得勝率也將會大幅減低,終歸怠慢不可。至此已達成共識的四人,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設法避免這場災難的降臨…

  然而就目前現狀而論,也無奈沒法立即脫離此處,否則就算僅憑他們四人聯手合力,還暫時也救不起受困的Pinkrose跟她父母,最少也要在短期內儘速通知Davis和Bastato他們,關於Julian所持有的那異變者的解藥,必得小心提防。念及於此,未料牢外又響起了腳步聲,再次引起牢中五人的注意,紛紛撇頭往外看去,卻見離開地下監牢處直到現在已經超過一個多時辰的Nasica終於又帶著Sunrise出現在牢門口──

  一見這兩位小姐的現身,頓時不只四大霸主馬上彷若遇到救星般的充滿活力與精神,即令被鐵鍊跟大鐵球限制其行動,依然試圖努力擠到牢門前,就連處於角落的Fenrir見得此景,也不免略有詫異的看著牢外的Nasica和Sunrise──且看兩眼乍露精光的Thunder向Nasica激奮道:

  「噢!Nasica小姐,我的天使、我的女神,能再見到妳真是太好了。怎麼樣?我們可以走了嗎?」

  「老弟你能不能別這麼噁心啦!」

  看著身上雖仍充斥血污和瘀青,眼神卻依然十足明亮的Thunder充滿無限期盼的神情,包括Firen語調不失活潑頑皮的向Thunder回敬一句,Nasica始終搖著頭並擺出苦笑。關乎她和Sunrise的出現,是否也意味著他們四人便可就此重獲自由,光在Freeze看來,自也是顯得曖昧不明,不僅感到稍許不自在,更別提之後的Thunder跟Firen才一瞥見Nasica那模稜兩可的表態,兩人原本萬般期待的神色,一時之間竟也瞬即煙消雲散,僵在原地出聲不得…

  片刻後,一貫保持理性Tornado帶有他意的向其他夥伴輕咳了兩聲,隨後才氣度沉穩又不失禮數的向Nasica問道:

  「那個,請問後續狀況如何?方便的話,可以直接告訴我們嗎?」

  問畢,Nasica瞄了Tornado一眼,又看看其他三人,與其說滿懷期望,不如說他們此刻的眼神中,多少都蘊含著一抹不安的意味,再者Sunrise亦上前表示最好將實情說清為佳,至此還有些勉為其難的Nasica也就聲調柔和委婉的給予答覆:

  「是的,首先讓四位久候真是抱歉,再來根據情報回傳,咱們的盟友在這時已經準備入宮,同時聽說在皇族三巨頭那邊,有兩名幹部預定準備接受懲處的樣子,因此我們有考慮利用那兩個幹部和你們交換位置,但有因對方只有兩人,所以最多只能讓你們其中兩個出牢。再來最近有消息指出,禁絕之塔第四層樓的主管,目前正需要兩名菁英人才幫忙陪同守塔,假若你們有人願意接此重任,條件就是可以立即被釋放。當然前提還是只能先放兩個人。以上,由你們自行決定哪兩位作為優先順位,事後再安排你們的去處──」

  聽完Nasica的回覆,四大霸主各自以交換眼神示意,多數都認為只要能離開這種臭氣熏天又著實讓人不好受的鬼地方,什麼都好談。至於皇族那邊若有需要任何協助,原則上他們也是義不容辭;唯有兩件事情卻始終令Freeze有所在意──

  依照Nasica言下之意,便是他們四人當中,頂多只准其中兩人優先離獄。而當初前提在若能四人一起脫逃此地,那自是再好也不過,可偏偏事與願違,光是要做出這方面的抉擇就已實屬為難;再者若非去禁絕之塔不可,目前那坐鎮第四層樓的主管,至今也尚不曉得究竟是與三巨頭如同,均為誓死效忠皇族的大臣,還是隸屬魔皇軍旗下的另一個敵方幹部?要和這種當前身份皆屬未知者共事,怎麼說就是不甚妥當…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先讓Freeze和Firen出去,我跟Thunder老弟在這裡不會有事。」

  且聽Tornado併出此言,首先伴隨而來的,自然是Freeze、Firen及Thunder等人無比驚愕失措的神情與目光;Nasica先瞄了Firen跟Freeze約片刻後,又重新望向Tornado,隨之露出的表情,彷彿在問他是否確定就是先讓這兩人優先離開;至於牢內Fenrir和牢外的Sunrise兩人則都面無表情,靜靜的端看情勢將會如何發展──

  「Tornado哥,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就算你自認為不會有事,老弟我可要先給這間牢房搞到崩潰了耶!」

  Thunder實有意見的朝Tornado叫嚷起來,但Tornado卻絲毫不理他的厲聲抗議,逕自瞥向Freeze與Firen──其實他當下這麼做也並非他本人所願,僅出於他自己對現下情勢認定使然,方出此下策。且聽他鄭重其事的向Freeze跟Firen道:

  「你們兩個,相信這種時候也都該知道了,Pinkrose小姐並沒有惡意,她只是為了救她父母,連自己也遇到危機才會這樣,否則要她背叛親友,諒她也是千百個不願意。所以我讓你們先出去,一來就是要你們利用機會找到Pinkrose小姐,好好把話說清楚;再來你們除了順便把Donna伯母救出去,最好儘快找到Pinkrose小姐她父親,把Julian企圖利用他的研製成果為非作歹的這件事和他告知,畢竟比起我們,你們跟他們家的關係比較要好也熟悉的話,要讓人家明白自己走上歪道,自然也會比較容易;另外剛好Bastato老兄他們也準備要來了,因此你們還得想辦法通知他們有關解藥的事情,而當然我相信這件事,以Nasica小姐的力量應該做得到,但凡是在我們的能力範圍之內,該做的就是要盡力去做──」

  面對Tornado極其認真的眼神和沉穩蓄力的腔調,Firen等三人不免全都驚呆了。和平常就成熟內斂的Tornado相比,他們三人大半都較傾向性情單純的那群,鮮少會有如Tornado這樣的思慮縝密又設想週到,或許也正因如此,他這風霸主才有資格能在這支武鬥團中擔任近乎領導者般的存在。就在三人依舊處於無語狀態,彷彿都不曉得該作何回應之際,Tornado眼看他們似乎也沒打算發表其他較為不同的意見,於是繼續道:

  「最後要知道,擅長冰和火等能力的你們兩位,才是咱們四大霸主的首要主力,我跟Thunder老弟到底都不過是輔助,儘管似乎要是沒有我們,你們也經常性會把事情搞砸,例如Pinkrose小姐,若沒有捱到現在,說不定你們都還被矇在鼓裡,更不知道她從來就不是故意要欺騙我們。再說,接下來你們透過坐鎮禁絕之塔,還可藉此觀察跟瞭解它的環境跟內情,等我和Thunder老弟也順利出牢,咱們正好來個裡外應合,管那幫傢伙都給殺到片甲不留,如此豈不美哉?或許你們有人還是無法接受這種結果,但願你們要相信,即使不得不暫時分開,我們的心,起碼是為打倒當前大敵而選擇共同奮鬥的這份心,也永遠都是在一起的,無論有多麼遙遠,最終只要心意相合,必定會再次相逢,否則咱們從前至今的努力又是為了什麼?難道不是這麼說的嗎?所以不用擔心,也毋須多說,儘管放手去做吧。而我們之後也會跟著追上去的!」

  經由Tornado一番鼓舞,Firen跟Freeze對望彼此片刻,前者看似已然聽懂Tornado的話中之意,帶把視線轉回Tornado時,便帶以自信意味的神情,朝他點過頭並露出抿嘴笑;後者則依然有些無奈似的搖著頭,方語調冷淡道:

  「才說個教而已,諒你也講得出這種有夠曖昧到家的結論啊…既然如此,我們還等什麼?」

  「就是!仔細想想,或許只要兩位老哥能跟Pinkrose小姐和好如初,老弟我再給這種鳥不拉屎的鬼地方苦一陣子也算值得。重點是你們兩個,別說那個在寒冰火山域養著那隻火山老鳥的怪大叔,臨走前還要咱們鍛鍊的雙人同步率都還沒完成,你們還想不想再多『調教』一下那些寧死都要幫Julian舔屁眼的廢柴?在那之前,可別再跟Pinkorse小姐吵架了才好啊!總之,兩位可最好別在我們也都出來的時候又莫名其妙被人押送回這裡,如此咱們四大霸主乾脆就解散吧──」

  Freeze剛說完沒多久,原本也想趁早離牢的Thunder亦如就此被點通了般,士氣高漲的予以附和與激勵。到此不只Firen,Freeze也估計知曉自己往後的命運,不管是重新面對Pinkrose,還是幫忙鎮守禁絕之塔,以上均是勢在必行也違抗不得,終歸點頭答應了最後的協議。事後四人便一起回望Nasica並作出他們的答覆──他們決定讓優先釋放者前去禁絕之塔幫忙看守塔位,同時和她表示盡快通知Davis他們,務必要當心Julian所掌握的,讓異變者變回普通人的解藥。

  縱然Nasica身為巫女族中的女英豪,強勢勇猛、驍勇善戰,乃是她平常的為人作風。然而心性正直也常態性把持正能量的她,到底亦不乏溫柔和善。且看四大霸主最後作出的決議,不僅她和Sunrise以此起到了莫大共鳴,連Fenrir也約略對這四人感到那麼一點不可思議。隨後Nasica方道:

  「知道了,我這就和Sunrise小姐去匯報,等上頭指示一下來,立刻就先放了Freeze先生和Firen先生。這段期間還得再讓你們稍候一會兒,然後關於解藥的事情,我們也會儘量去告知,請他們仔細留意的,晚點見。」

  說罷,Nasica看著牢裡的四人一致性的向她點頭以示瞭解,這才再度帶著Sunrise轉身離開。良久,四大霸主才準備以禁絕之塔,包括目前鎮守第四層樓的主管究竟是何許人為當前主要論題,再次展開一場交流辯論,一則附近的Fenrir始終默不作聲,二來隔壁牢房又傳來了Donna的聲音,這回她僅向四大霸主表示只要確保她丈夫Pollard跟女兒Pinkrose直至現在都安全無虞即可,不需額外浪費時間和精力救走她。若論今次他們四人落此田地,作為Pinkrose的母親與Pollard的妻子,Donna自認也身負一半責任,又何來面目請求早在往年即有熟識,如今又被這一連串事件害至入牢的Firen及Freeze出手相救?

  然而已然明白自己誤會了Pinkrose的Firen,基於Donna終究是人家的生母,依然熱誠的和對方表示只要有機會,他和Freeze絕不會棄她於不顧;待Donna仍了無希望的應過一聲,Firen和Freeze方與Tornado跟Thunder談論起有關爾後的作戰計劃,包括又該如何練起至今都尚未成功的同步率,才能如同Ghirudy曾告訴過他們的,以此產生所謂的史上最強大之戰力…

  話分兩邊,當四大霸主與Fenrir還正共蹲牢獄,由皇族三巨頭等人負責帶領的反抗軍一行人終於來到了羅伊爾皇宮的所在地──放眼一望,這座外觀上採傳統中世紀城堡型的貴族棲息地,首先它的主體是一棟有著三角型屋頂的長方型大樓建築,總高大概六層樓高,樓體的四面,包括那片由寶藍色屋瓦堆砌而成的屋頂,都佈滿了好幾扇圓拱型的狹小窗戶。距離樓房四角平均約不到三米處,皆各矗立著總計有四座圓柱型的尖錐瞭望塔。就整體觀之,光在皇宮的主樓方面,縱然就像一棟規模特大且裝飾豪華的大平房,最終其整體氣勢實則不輸、更甚超越過去作為和平公會據點的那座中原閣樓式建築的浩大雄偉,令人神往不已。

  透過由設於地面位置所照射而出的夜間燈火設備照映,大致可見皇宮主樓的色調,皆以略微偏黃的淡棕色系為主,但若非Garuda親自解說,眾人還尚不曉得構成其樓體的主要建材竟然是石材,而非當今較普遍的鋼筋混凝土,畢竟已經是數十個世紀前就存在至今的傳統建築,儘管有夜間照明映出其面目,但在夜幕已然降臨、四周昏暗又不見五指的此刻,這座有著城堡外觀的古老皇宮,依舊襯托著一股深不可測的神祕氛圍。

  再來可看到位在主樓前方的周圍,還有好幾座平均大約三至四層樓高的裙房所在。比起高聳壯觀、沉穩均衡的主樓,這些主色大半為米褐色調,同樣也不失有數座尖頂塔樓點綴其中的附屬建築就要顯得精巧敦實許多;而位於距離它們前頭約五米開外處,還有兩座高達十六米,大體為長方柱型,在十二米高處的塔位還設有瞭望台,塔頂亦是圓錐狀的騎士塔。據Griffin所說,那兩座塔正是至今仍誓死效忠皇族的親衛隊最後的所在地,待開戰時刻一到,那些平常打扮與鎮守禁絕之塔各樓層的Knight相差無幾的鐵甲士兵們,自會在三巨頭他們這些上司的號令下現身相助。

  由於這座占地面積約達八百五十平米、總樓層面積足達九千四百八十平米的羅伊爾皇宮,當初就被建於平原地帶,也並沒有開挖護城河之故,儘管有茂密樹林環繞整座皇宮四面,但在它底下又設有最高達六米的岩石基台。因此在抵達皇宮正門前的內院廣場,還得逐步向上穿行那條有些迂迴複雜,中間不時還得穿過那條諸如在長城堡壘常見的樓台出入口的斜坡道。

  在即將抵達坡道入口前,其中Davis和Woody及Zero等人在半途就已注意到位於皇宮主樓後方,可見一座比目前所看到的各棟建築要更加高大,目測估計約有三十米高,但包含頂樓在內,卻似乎只有六層樓,大體呈圓柱型,窗口極其寬闊,以致足以清晰見得室內透出之光亮,在皇宮外的公設夜間照明的映照下,外牆體現出較偏向暗色調的鋼青色高塔──有基於Davis依稀記得,當時擄走Yahui和Alice的Bat在臨走前,曾和他告知過,想要救回她們倆的話,就必須到禁絕之塔的第二層樓找到他才行。迄今見得那座同樣神祕莫測的高塔,又始終顧及Yahui的安危與亟欲和Bat再戰,Davis忍不住向三巨頭問道:

  「那個,在皇宮後面的那座塔該不會就是…?」

  「是的,Davis先生,那就是距今十多年前,Julian下令蓋的禁絕之塔。姑且別說在你看來是否壯觀宏偉,也不提我們之後會否動手拆除,去那裡和負責守塔的王子殿下會合也是遲早的事情,所以現在什麼都別說,先跟我們一起來吧!」

  待Wyvern答覆Davis所問,Davis僅「呃」了一聲,內心卻又掀起另一股頗巨大的波動,想到此時Louis和Yahui他們都身於那座塔中,而自己現在除了只能先跟隨三巨頭他們入宮也不能即刻前去塔內和他們相會,亦實為難免心中的不自在…

  爾後依照三巨頭跟Climate的協同與計劃,除了以Mareena為首的其他巫女族援軍,於此先駐留於皇宮外附近觀察情勢,僅讓Luna、Spring、Yoky、Autumn、Miklu及Yuko等六人陪同進宮,就在Davis及其他夥伴也都來不及駐足遠觀禁絕之塔的模樣,當即就被Climate叫住,隨同三巨頭與Falcon等人進入陰暗的坡道入口,一旦從出口踏出便開始向上而行。在經過約六至七米的路程,方又踏進了第二個樓台口。

  對於此刻身旁跟著Falcon、Shou、Cyan,還有負責押解Ladyice跟Nightgirl的Lupus及Behorn兩兄弟等人的三巨頭來說,由於這條進宮前的必經之徑,先前就已走過不下數次,以致要由此抵達內院前的廣場,自然是駕輕就熟也毋須多言;而在其他首度來到此地的同伴,尤其在多數年輕一輩而言,在這條兩側都還有如同在長城牆頂上常見的垛口,中途還要穿梭各種樓台的坡道行走,亦令他們對此略有新鮮感。數分鐘後,所有人總算抵達了皇宮院前的廣場。

  細看這條用石英磚材鋪成,總面積約一百一十平米的院前廣場,除了幾處草坪與植栽,包括附近一角有座水池以及四棵看上去不甚蓬勃生氣的植樹,樹下還有兩組有些斑剝的花崗石製桌椅外,大致並無什麼較易引起他人長久注意的擺設。但在左右兩邊與正前方,此刻正從各扇窗口透出亮光的裙樓和主樓襯托之下,使這座廣場於入夜時的景緻實則賞心悅目,堪稱遺落人世的稀奇珍寶般的驚為天人又不乏教人嚮往的思古幽情。

  到此,且當此行的大多數年輕女生們還正有些流連忘返的傾心欣賞內院的風景,走在最前頭的三巨頭等人一停下腳步,由Wyvern代表眾人朝主樓的方向高聲叫喚──自Wyvern喊聲剛落,沒多久便見前方一扇位於主樓右側的小門「咔」一聲打開,兩名Bandit從門內走出,一看是三巨頭回來了,經過Garuda告稱,才知所有意欲討伐魔皇軍的戰俘已全數捕獲並帶回,需要人幫忙開啟主要大門好以入內,同時有不少要事得向Julian拜見覆命。

  聞及Garuda之令的兩名Bandit全然不敢違抗,雙雙道出一聲「是」字,轉身返回那扇小門內,直到眾人聽得那扇設於主樓正前方,高度足足有四米,寬則近乎三米的圓拱木門,發出極為短促且沉厚的「嘎」一大聲,再看有兩名Mark在開啟那扇大城門時,一邊用手按門並請三巨頭等人入室,可當眾人還沒在三巨頭的引領下準備入宮,卻見有數人紛紛從大門內湧出──經由細看,這群人正是Stan、Rubber、Zeal、Snatch及Darkolf、Serhant、Devin還有Cobra跟Pinkrose及Bullet等人,俱是先前與眾人相遇,包括在寒冰火山域交過手的敵方幹部。

  之後又有一名幹部從這群人當中現出身影,而這個幹部的出現,自也引起了Davis和Zero及Dennis等人的注意──且看這個全身為綠色、赤裸著上半身、長著一顆如同變色龍的頭顱,同時用深色眼罩把左眼遮起的異變者,他們當下察覺這個人就是先前在赤柱監獄所遇,並在當時徹底擊倒,未料竟沒死成,還在此處『恭候迎接』他們的變色龍人Dimetry!

  「啊啦啦!這些之前跑來赤柱監獄撒野,現在更是明目張膽的直闖咱們魔皇軍陣地的賤種,可終於都給抓來啦?真不愧是三巨頭大人,果然比其他任何幹部都要靠譜。尤其這個上次害大爺我瞎了左眼的拳師,本大爺今次非把他眼珠子全都挖出來不可啦──」

  Dimetry語氣張狂猖獗,說著就準備朝Zero進攻,但才踏出沒幾步,未料Wyvern馬上從腰間拔出他的斬龍牙,二話不說就指著Dimetry並厲聲道:

  「靠譜你個老母!拍馬屁的廢話少再多說,在把他們帶去見大王陛下前,誰都不准對這些俘虜擅自妄為,何況後續該作何處置,一切由大王他老人家作主,輪不到你們這些連戰犯都打不過、一點屁用都沒有的飯桶在那邊叫囂放肆!還不給本官退下──」

  不愧是持劍且語出驚人的Wyvern,何止在他拔劍時所發出的那串猶如龍吟的鞘音就已足夠令人心生敬畏,這一氣勢顯露,別說Dimetry,其他幹部亦不得不懾服於Wyvern的盛氣與大劍之下,紛紛向後倒退也不敢輕舉妄動;在這之後,Garuda也出面喝道:

  「你們這幾個老大不成熟,還要本官幫忙出面收拾爛攤子的小鬼,有誰去和陛下報告,本官於此趟已任務完遂?要是還沒,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盡速前去通報;若是陛下已經知情,那就識相一點,別只會擋在這裡妨礙本官帶人拜見陛下!」

  在Wyvern過後又加上Garuda的加持助陣,眼下這群幹部左顧右盼,一來沒人敢隨意得罪這些階級地位都在十王異變軍與七神鬥俠之上的宮中高級幹部;二則有虧Garuda之言,Devin和Cobra才彷如想起什麼似的,有些尷尬曖昧的向三巨頭聲稱會立即去通知Julian,說完後,便見這兩人率先朝室內疾步奔去…

  在場眾人等了約十多分鐘,方見Cobra單獨從門口步出,表示Julian和四天王等人已在宮中大殿等著接見他們;得到Cobra的答覆,Wyvern和Garuda均衝著她點過頭,旋即下令所有人往宮殿的方向移動,包括其他在場的幹部都要負責擔任護衛,直到抵達Julian的御座前為止;眾幹部絲毫不敢抗命,首先三巨頭和Falcon及Lupus帶著Nightgirl和Ladyice走在最前頭,接著反抗軍一眾絕大多數都走在最中間;而後才是行於後方的Zeal跟Stan還有Bullet及Dimetry等人,並且由Darkolf與Serhant連同門口的兩名Mark將大門關上,眾人便開始前往大殿。

  象徵皇族權勢之中心的羅伊爾皇宮大殿被建於二樓位置,平常都是現任君王用於辦公,或是召集諸位大臣商議國家要事、亦或舉行包含世代君主交替王位等各種盛大禮儀,還有接見訪客的首要重地,除了作為皇族的統領者有通令准許,一般人通常不可隨意擅闖,否則下場一律將以重罪處置。但在三巨頭看來,今天必定有所不同,能將所有意圖反抗的叛賊一網打盡,在Julian來說,肯定是個值得慶幸且非露面不可的時刻,再者這些人之後又將如何安排去處,肯定得在大殿加以進行,截至目前為止的計劃,起碼有過半以上都在掌控之中…

  「喔──沒想到我的作品居然還被掛在這裡,真教人感慨跟懷念呢!」

  這時突然傳出已許久未開口說話的Allen的聲音,一看原來是他發現自己過去的幾幅畫作還被懸掛在長廊牆上,回想起自己隨同Cyborg離開羅伊爾皇宮到M基地暫住,至今也已超過十多年,以他自己的認知,自從Julian上任以來,他的作品估計也早應隨著某些宮中改革制度而給大量撤下才是,豈料就現在而言,情況恰好相反,這多年來竟然還這般完好如初,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然而由於時間因素之故,別說其他人幾乎都毫無空暇停下腳步來欣賞這幾幅出於Allen之手的佳作,連Allen自已亦無機會介紹或炫耀自己於早年還在宮中擔當御用畫師時所留下的成品。隨後在Griffin的命令下,由Shou帶領Allen前去他還未離宮時所使用的個人專屬畫室。

  看Allen跟Shou兩人朝長廊的另一頭走遠了,作為同樣曾在宮內頻繁活動的一份子,其中Muntiacus和Katy兩人為此均有感觸在於自己最終會以叛徒的身份重返此地,殊不知在見到Julian後,又會被如何處置;另一方面,縱然身為前任顧命大臣Cyborg的獨生女,從小亦為了當年的重大宮變,被父親帶離宮外的Carrie,無論失憶與否,如今的她也還是首次見證與瞭解宮中內情;再者由於是遭致魔力洗腦,以致全無個人意識之由,對Leah和Hikari而言,針對眼下環境的認知或否也自不例外,因而顯得既陌生又不乏一定程度的新鮮感。

  由於在場人數之多,原本漆黑幽暗的廊道因人潮頻頻往來而逐加亮起掛於牆上的燭火,並維持其明亮度。良久,眾人終於來到另一扇同樣為圓拱型、兩米寬且三米半高的茶褐色老木門前,待Garuda親自上前報備,門後隱約傳來似是Lilith的聲音,說是有請入殿,這才由Falcon和Cyan還有Behorn兄弟倆四人聯合開啟殿門,隨後三巨頭在幫忙押解Ladyice與Nightgirl的同時,仍舊領著眾人行於那條鋪在大殿地板上的長條鮮紅地毯──

  且看這條有著米黃與淡棕跟茶褐等三色交錯點綴的邊緣,總長估計超過十米的鮮紅地毯的盡頭,乃是共計三階、象徵王者通行之用的磚砌台階,台上那組正閃耀著金黃光輝的王座上所坐著的,正是身著紫色衣褲與繫著深褐色斗篷,頭上頂著皇冠也無配戴邪王假面,維持著普通人的身形,寧和穩重的面色中不時流露著少許兇險氣息,令人有感不祥韻味的Julian。

  此刻穩坐王位,左右兩邊還各有Lilith、Lucifer及最近才恢復些許精力的Satan在陪侍的Julian,兩眼霎時迸射精光之下,別有他意的朝三巨頭與身後的反抗軍一眾,包括其他隨行前來的所有幹部們瞄了又瞄,傾刻後便逕自拍起手來,開口讚許道:

  「不愧是三巨頭,果然是階級與實力都僅次於四天王的高級幹部,連七神鬥俠都有能力逐一擊退的這群逆賊,結果遇上你們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可真不是浪得虛名啊!哈哈哈──」

  語畢,面對Julian併出此言,在三巨頭之中,頂多僅有Wyvern為此番讚言而暗自欣喜一番,Garuda與Griffin則完全不予理會,隨後見Garuda上前向對方奏道:

  「啟稟陛下,本官於今趟任務結束回來,有兩件事情需要向陛下報告──依照最初定下的賞金獵人規則制度,一旦懸賞通緝者被捕,其他人皆禁止任意搶奪他人獵物。在這些叛賊當中,最少有早先被懸賞四百萬的黑衫拳師Bastato、四百四十萬的黑衣弓箭手Bimons、四百五十萬的黑袍巫師Botter、合計總共七百五十萬的天地人三大尊者、三百九十萬的火俠Phoenix,包括五百四十萬的風俠Woody與兩百九十萬的風俠Robin,還有目前最高價的五百五十萬,藍衣拳師Davis所在,如今這些榜示通緝犯全由本官帶回來向陛下覆命,理當應有權利索取他們的懸賞獎金,豈料作為咱們旗下幹部的Jinx、Ladyice、Chill跟Nightgirl,她們四人竟敢膽大妄為,欲與本官爭奪到手不易的賞金,擺明就是藐視規則;再來本官想確認現在究竟是誰在負責照管地下室的賈幽斯鳥?不僅照養不周,居然讓部分個體逃離宮外,還在斷背懸崖連累Chill和Jinx兩人葬身鳥口、斷送性命,此事實為嚴重,必得問那飼養人一個有失職守的罪名。以上,還請陛下主持公正!」

  聽聞Garuda的控告,Julian首先有些不置可否的別著臉,爾後才彷彿欲看穿什麼般的半瞇著眼,正視Garuda的眼神片刻,接著又看向Nightgirl跟Ladyice,卻看她們此刻似乎有著滿腹苦水,卻又礙於某種無形的壓力也不便當面吐露。縱然如此,Julian也並不打算追究,或許比起違反獎金獵人的制度,唯今能將眼下這些膽敢挑戰魔皇軍的逆賊手到擒來,方為上策。且看Julian笑了笑便道:

  「無視獎金獵人的規則這種小事就別計較了唄!反正自古以來總是會有幾個不遵守規定的例外,不過就是該給予的懲處不可忽略就是了?要監禁或處死,還是直接驅逐出境,愛玩哪一套就用那套吧!再說也不看看這些孩子們,本王隨便從中挑出幾個,有本事取代Ladyice和Nightgirl的人選,想必都多的是,估計還有想跟王子殿下一塊共事的特例呢!呵呵…」

  語畢,見Julian毫不遲疑的把視線撇向Davis和Woody及Dennis等人;而Davis亦不甚客氣道:

  「此言差矣,咱們此趟除了管你老實把王位還給Louis他們,其他一概毋須商量!」

  Davis話聲剛落,Lilith和Satan才前後各別怒喝一聲「不得無禮」與「放肆」等話,事後Julian仍將他們勸下,Lucifer亦藉機向他倆投諸一抹帶以禁忌意味的目光,至此這兩人再怎麼不滿,也只能先安份下來。接著又聽Julian語調奸邪道:

  「哈哈哈哈,果然氣度豪爽、直口直言,乃是出於市井者之一大寫照。只不過,有虧這位藍衣拳師身價高達五百五十萬,當初希望你能來,還不是因為你有擊敗七神鬥俠的統領Drake的能耐,再者目前七神鬥俠也正有一個空缺,要是由你代替Drake擔當七神鬥俠的領袖,豈不更加壯大我魔皇軍之勢?而王子殿下一旦知道你幹出此番大事,如何不為你高興?而你就為了那不曉得究竟值多少的尊嚴,非要與本王針鋒相對,恐怕王子和公主殿下都得為你這種寧願自取滅亡的愚蠢之舉而大失所望、沮喪悲傷呢!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不吃敬酒就得吃罰酒,這樣真的好嗎?」

  好個現任君王Julian!比起毀滅他們這些目的十足明顯就是要擊潰魔皇軍的遠征大隊,似乎更加偏好踐踏對方的自尊。真虧他這種作惡多端的傢伙,也會拿識時務者為俊傑這種道理來當藉口。Davis一時氣不過,又向Julian喝斥道:

  「聽你放個春秋鳥屎狗屁!我要是這麼隨便加入你們的陣營,還跟你們這些垃圾一塊妄作胡為,那才叫Louis他們跟我的同伴蒙羞負辱咧!說來真是諷刺,你的兩個大臣剛剛才說我放肆無禮,原來你這位大尊大貴的國王陛下更會搬弄是非,看來你根本不用祭出那個什麼邪王假面,還使出邪閃波轟死人家,光是你這些連狗嘴也吐不出來的屁話,就不曉得有多少無辜者會被你笑死了──」

  聞及Davis最後所言充斥滿滿的諷意,不只Satan跟Lilith因而惱羞成怒,Climate和三巨頭等人亦打算勸退Davis,豈知於此進而響應Davis之話語的也是大有人在──且聽附近傳來一陣逐步加重的跺步聲,而後方見緊皺眉頭的Carrie正握緊兩拳,憤然行至Davis身旁並怒聲附和:

  「識時務者為俊傑?普天世上就你這種人渣最沒資格講這種話,要不當年在你殺了先王陛下後,又重傷我爸、放縱手下殺我愛人、還砍下我的兩腿,這些帳又該怎麼算?沒說還不知道,為了出這口氣,本小姐可是等了大半輩子才終於等到現在,最好別欺人太甚!」

  Carrie越說越憤怒,甚至一動手就準備要甩出氣功波──眼見Carrie出此一舉,舉凡與她熟悉者,皆知過去魔皇軍曾對她與她父親Cyborg所為,以致她對魔皇軍的怨恨可是非同小可。唯今對於Julian這個身為魔皇軍的最高統領這般大言不慚,自然也不可能忍氣吞聲;再者有Davis首先發聲,縱使她對Davis印象不甚良好,亦給對方展現的氣魄所產生共鳴,進而表達內心之不平。關乎這一切,Katy、Terra、Marine、Raven等女生們看在眼裡,儘管雖感些許不妥,卻也不乏好生同情,更遑論在場唯一最能理解Carrie之心情者,必非Andromeda莫屬。

  可即便如此,Carrie之表態,除了Davis或多或少也有數分認同,一則Julian在無動於衷之際還顯得有少許興趣的瞄了Carrie一眼,隨後換來的,自是同樣也沉不住氣的Lilith十足動怒的反彈──且當Carrie還來不及拋出氣功波,卻見Lilith搶先從集滿氣的雙手射出兩枚呈金黃色、外觀均如蛇類張嘴的特殊氣功波,氣勢洶湧的將滿腔怒火的Carrie轟飛到三米之外!

  Terra和Marine及Climate都朝Carrie大喊一聲,紛紛前去扶起她;二來Davis回眸望向Lilith,心想這個身穿米黃色短袖上衣和金黃色長裙,雙手配戴白色腕套,不時從臉上流露出不輸Julian之傲氣與殺氣的中年女性,印象中她還是Louis跟Lucy的姑媽,意即先王Lennox的妹妹。才隨便使出一招蛇頭外形的氣功波就能輕易擊飛Carrie,可見其實力與武功底子確實了得,也難怪有資格跟人家組成像魔皇四天王這樣一支在階級上更勝三巨頭的幹部團體。

  「妳以為妳是顧命大臣的女兒就很了不起嗎?如今本公主那兩個『可愛』的侄兒都認了本公主是他們的姑媽,並且乖乖的替咱們偉大的國王陛下做事,憑妳這種不懂事的小女生,在國家統領者的面前也敢學那個藍衣拳師這樣沒大沒小?也難怪呢,虧妳父親作為輔佐一國之君為己任的顧命大臣,要也只能怪當年的他實在太軟弱,不但沒能保護本公主那同樣懦弱不堪的王兄,到頭來也救不了自己,包括其他臣民,因此別說他往後這輩子都只能當個生化改造人,有妳這個不成氣候的女兒也沒什麼好稀奇的。妳這正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啊──」

  Lilith才剛說完,又煞有介事的哀嘆一聲,彷彿為眼下所見著實無奈一般。其他聽得Lilith口出此言者,多數皆認定她為人實為惡毒,與Julian可謂不惶多讓,尤其三巨頭與Climate更是對她那不惜背叛身為兄長的Lennox與其他王室成員,也寧願一面倒向Julian的劣行而有所不齒。最多僅有Bastato多少對Lilith之言帶以三分贊同,哪怕Carrie此刻早已失去那段曾與他互動的記憶,也不論自己始終站在亟欲打倒魔皇軍的立場,終歸也難以改變他對Carrie的不良印象。

  霎時間,突然一把大馬士革刀從橫裡疾速飛來,那來勢與煞氣之迅猛,即令Lilith當下意識到危機將至,因而趕忙閃避,依然不巧被刀鋒割破了右胳膊的袖子一角。其後方見那把長刀筆直的穿過Satan與Julian的中間位置,最終不偏不倚的插在王座後方的牆上──待Lilith、Satan及Julian全數回過頭一看,才見已重新站穩、於盛氣之下召喚並射出那把大刀的Carrie,此刻正目眥欲裂的瞪向他們,語氣極其慍怒道:

  「再說一次…剛才妳說我爸怎樣?有膽妳再說一次,看我還不撕爛妳的嘴、拔掉妳的舌頭,讓妳再也說不出廢話!」

  「妳…妳這沒教養的臭丫頭,看本公主先教訓妳再說!」

  說罷,且看另一場女性鬥爭於焉在即,甚至Leah及Kryma還有Kryan,包括Dennis跟Doris也陸續上前為Carrie助陣,趁Lilith還未動手,且見Doris和Dennis各別賞了對方一記半圓刀和追蹤波,外加Leah一枚蒼龍波,這才把她轟至Lucifer和Satan的腳前,遲遲站不起身…

  「這位大公主倒說說看,像妳這樣隨口羞辱人家的父親又好到哪去?到底誰才沒教養,只怕妳自己都毫無自覺呢!」

  就在Terra跟Marine還正力勸Carrie息怒之際,Lilith在由Satan及Lucifer聯合扶起,並把視線瞥向前方,登時才見剛剛跟她說話的正是現下將雙手叉腰的Leah,同時Kryma跟Kryan也各別立於Leah左右兩側,目不轉睛的盯向Lilith,露出極為厭惡又不滿的神情;而Lilith一看Leah的面容,當即驚覺眼前這個身著寶藍短袖上衣與水藍短褲、留著深褐色長髮、眼眸亦為深綠色的年輕女孩,單就神韻而言,與過去也曾身於宮中的某位女性政務大臣,竟足足有八分神似,不禁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嘴裡喃喃唸著「不可能」三字…

  眼看Lilith的言行有些古怪,不只Satan和Lucifer有感好奇,連Julian也從王座上起身並依循Lilith的目光向前直視,待Leah的身影映入他們的眼中,卻見這三個男人亦不免萬般詫異的愣在原地,更甚Satan還語帶顫抖的支吾道:

  「Domina…不可能的!怎麼會有這種事,妳…妳早就死了──」

  此話一出,正當多數年輕一輩,包括Leah自己都尚還納悶是怎麼回事,Garuda與Wyvern亦撇頭端看Leah。長久以來,以他們所見,Leah充其量不過是相當常見且具有一定實力水平的女拳師,唯今將她與Domina聯想在一起,這才發覺她跟Domina之間,除了髮色與眼色略有差異,其他細節均無二致,若不仔細觀察或是生來洞察能力較弱者,一般恐怕還真會把她誤認為本尊。那麼疑問便由此而生──這個Leah到底是何許人?她和去世已久的Domina究竟有何關聯?

  良久,由於當前Garuda向Julian所予之報告,至此還未有完整下文,因此就在眾人幾乎不是目瞪心驚就是滿頭霧水之際,Griffin出面說話了:

  「陛下,關於這個女孩和已故的Domina大臣到底有什麼關係,稍後可再詳細調查,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得盡快決定該何處置Ladyice和Nightgirl,以及負責照顧賈幽斯鳥的飼育人,包括這些叛賊的去留,何況現在也並非開戰之時,不可為了區區芝麻小事,導致耽擱當前要務!」

  「說得也是呢!還是Griffin最為明理。那本王就在此講明了──要知道本王也是個重情重義的正人君子,除非必要,也不喜歡無謂的流血殺生。本王就給你們一點時間慢慢考慮,是要老實投降並追隨本王,還是到死都堅持要和本王抗爭,明日正午時分,本王期待你們的答覆。順便說明一下:凡是自願歸降者,日後將會再行安排你們在宮中的職位;至於抵死不從者,明晚將會在院前廣場全部處以極刑,一個活口也不留。怎麼樣?以本王看來,你們既然能跟兩位殿下混在一塊,想必都很聰明,也知道自己在這種時候該怎麼做才是正確的,否則對王子殿下來說,豈又能接受平常跟自己那麼要好的兒時玩伴,背後原來全是一群固執古板又不明事理的蠢蛋呢?以上,望墾你們這些小孩子都要三思而後行啊!哈哈哈哈──」

  Julian語落,又轉身坐回王座,略皺兩眉、嘴角上揚,看著眾人忿忿不平又莫可奈何的模樣,心裡亦是十足快意。對於Julian下此命令,身為四天王之一又身為對方的妃子,Lilith縱然也還有些微詞,但若是僅為了自己的一時不快而擅自違抗陛下的命令,惹得他不高興也自不會有好下場,因此Lilith終究只能用以不悅的眼神狠瞪了Carrie一眼,又向Leah投諸一抹困惑之目光,方老實的退回Julian的王座旁一聲不吭…

  稍後Julian才和此時在場的Serhant及Darkolf表示先去查明照養賈幽斯鳥的負責人身份,並火速傳喚對方前來大殿;待兩人恭敬的點過頭並離去,Julian又下令將Nightgirl跟Ladyice,包括反抗軍一眾統統拘禁起來,由Lucifer和三巨頭負責監視其行動。且聽四人極為鄭重的道一聲「是」,Julian才吩咐Zeal前去禁絕之塔的第二層樓一趟,把有關Nightgirl的事情,向作為十王異變軍之統領的Bat報告,方見Zeal在眾人的目送下,從大殿正門消失身影。

  到此,反抗軍等人的造訪與後續,大致可算是告下一個段落。但過沒多久,卻見女使者Sunrise和巫女族的Nasica出現在大殿門口,向Julian表示準備與Baldwin坐鎮禁絕之塔的兩名人選已經抵達,特來求見。在徵得對方的首肯,眾人且看隨同Sunrise與Nasica入殿的兩人,驚訝的發現他們居然就是今日到頭均遲遲未見的Firen和Freeze!

  「怎…怎麼會…他…他們竟然答應要去看守…禁絕之塔!?」

  四大霸主當中的冰火兩大霸主的現身,以及他們之後的去向,首先以Davis為首的諸多年輕一輩自然是大吃一驚;緊接著其他魔皇軍的幹部,包括Satan與Lilith則都饒有興致的端看Freeze跟Firen,唯有一人則是例外,那就是Pinkrose──從和平公會本部被摧毀的那天直到現在,她始終未曾忘記也持續不停的思念這對兒時摯友,更想著要找到適當的時機,藉此澄清過去的誤會,並把當年做給他們的那串象徵三人友誼的造型手環交還給他們,又怎料會在這節骨眼下聽聞他們竟然自願要去坐鎮禁絕之塔的消息?

  念及於此,又看Firen跟Freeze似乎沒發現自己也在場,Pinkrose一時心急,正想放聲叫喚他倆,卻馬上被Cobra伸手攔住;看著Cobra一臉嚴肅的搖搖頭,甚至Devin也把視線撇轉過來,Pinkrose再怎樣也無計可施,只能把手攤下之時默默的讓內心淌著血;一旁的Katy看在眼中,亦替Pinkrose和Freeze及Firen三人未來又會擦出什麼未知的火花而擔憂…

  須臾,Julian和Freeze跟Firen說了幾句話,便命Stan及Bullet負責帶他倆去找Baldwin報到。眼下事實已成定局,甚至似乎有因Julian在場之故,Firen他們也沒和反抗軍等人招呼一聲,便給Bullet和Stan以及Sunrise還有Nasica四人帶離大殿。一則Davis嗔目切齒的怒望向Julian;二來Lucifer和三巨頭及Climate等長輩們相信這冰火霸主必定也是為了當前情勢,而不得不做出自己的抉擇,靜靜的看著他們的背影逐漸被大殿門板蓋去──

  Firen和Freeze的事情於焉告終,其他幹部們在Julian的命令下陸續散去;其後在三巨頭與Lucifer的聯合安排下,反抗軍的所有人皆被收監於地下一樓的空房密室,除了Katy、Muntiacus跟Behorn兩兄弟似是因情況特殊之外,現場總計五十九人分別被關入十間僅有幾張老舊的椅子,除此之外什麼東西也沒有,牆面與地板皆略微骯髒,連室內空氣都有些潮濕的房間。除非有必要之事,並且要徵得三巨頭的同意,否則均一概不得任意出入。

  儘管室內環境有欠理想,也所幸不是被關在地下監牢,而且照當下情況發展看來,事情仍舊有轉圜的餘地,即便眾人之中,Davis和Carrie兩人都實在難以忍受自己得暫時在Julian的麾下做事,也虧得Woody、Croaker、Ruyue,還有Terra及Marine等人的勸說下,到底也只能順從眾人最後的決定──無論如何,三巨頭他們也是處處忍讓魔皇軍多年,就為等待正式宣戰之時,再說目前還停留於M基地的Cyborg跟Laser及Peter教授他們也肯定會追上來解救大家,當前還是保命要緊,否則只要想到拼死抵抗者到了明晚就要被處決,如此還談何推翻Julian的政權?

  姑且不說Carrie依舊對魔皇軍的仇恨與執念之深,基於Croaker和Ruyue的理性與柔性勸說,Davis亦理解若想從禁絕之塔救出Louis和Firen他們,包括擊敗Bat、讓Yahui及Alice全都恢復自由,活著才是最大的本錢。為了不給同伴們失望,Davis最終與Woody他們一起達成共識。就在他們全都準備先稍作歇息,卻聽隔壁傳來一陣略不尋常的聲響──

  眾人把耳朵貼在牆壁上,雖然不是非常清楚,但大概聽得出就是Griffin的說話聲,且聽他開口就衝著Leah表示四天王的Lucifer有事找她單獨洽談。在這之後,起初響起一把來自Bastato語出警戒且絲毫不予同意的抗議聲,但在Leah親自向Griffin詢問是否可找一個她自己信任的夥伴陪同,縱使並無聽得Griffin的答覆,但估計Griffin應是以點頭准許,後續方聽Leah找了Anny一塊前去,爾後也就沒有再傳來Bastato的任何回音。

  待響起一聲「砰」,代表房門已然關上,頓時隔壁房間又安靜了下來。於此令眾人有感納悶的,並不是現在隔壁那端的Bastato他們現況如何,而是四天王的Lucifer派Griffin來找Leah又所為何事?還有剛才在大殿,為何Lilith和Satan一見到Leah時會顯現非比尋常的表情?還有那位名喚Domina的女性又是何人?她與Leah之間到底是何關係?對此疑問,不僅Davis和Woody等人,與他們隔一層牆的Bastato和Bimons及Botter也都陷入了重重困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712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朋友齊打交 2

留言共 1 篇留言

亞爾斯特
再好的技術也還是會有人將其用在不好的地方上,希望眾人可以早日團結對抗魔皇軍,也希望眾人可以早敵人一步避免藥劑的使用。

01-23 19:11

闇之王者‧L‧雷剋司
正如一把刀,到了醫生手上就變醫療器材;到了罪犯手上就變殺人兇器,世間萬物的性質沒有絕對好壞之分,端看擁有它們的人如何使用而已

早日團結對抗是必須的,至於解藥的使用,我預計會用在接下來的戰鬥上[e2]01-23 19: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leviathan7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Adobe...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進度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oward58022hi
晚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