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以諾與青燈

作者:UMU│2022-01-20 12:52:33│巴幣:14│人氣:272
※架空世界觀
※短篇
※公會創作:箱庭世界
※角色:以諾





以諾與青燈




  黃昏的夕陽,似乎不再溫暖。

  少女靜靜地坐在石台上,身周滿是雜亂的青草,破碎的石塊,書寫著未曾相識的名字。

  害怕?

  或許會吧?

  在餘輝中的少女,一頭金髮被這晚霞所染紅,是那烈焰般的緋紅,又似殘忍的腥紅,為這稚嫩的臉蛋,增添一抹不符合裝束的妖艷。

  她穿著一身銀白色的戰甲,就像平常的她一樣。

  「真是的……」

  以諾,雙手環抱膝蓋,將頭埋進了自己的雙臂,一對幽紫色地雙眸閃爍光芒,正如那雲彩中的夕陽。

  「為什麼,現在滿腦子都會是她的笑容啊!」微微紅著的雙頰,卻是帶有一絲冷傲的嬌氣,平淡地表情,那一抹紅暈更顯得極其珍貴。

  她是渡鴉之眼傭兵團的副團長。

  但是卻在戰鬥前夕,滿腦子都是自家女團員的身影。

  為什麼她的笑容會這麼夢幻?為什麼她笑起來會那麼可愛?穿著和服的她就像是只有在漫畫裡才會看到,不對,是比漫畫裡面看到的女孩子還要可愛,她白皙的肌膚、長長的睫毛,還有那小小的嘴唇……

  「這樣不行啊!」明明才剛被發了好人卡而已。

  「但是……」

  「怎麼可能不去想啊!」

  將整顆頭埋進了雙臂,不符合戰士體格的嬌小身軀微微捲起,早就紅透的臉蛋不願讓任何人看見,所以她才沒有帶其他團員一起。

  「好狡猾……」

  她早就記不清,自己究竟是何時喜歡上她的。

  是在某次任務中嗎?還是平日裡的溫柔?又或是那天晚上,她對自己所說的話語?

  每當她去思考,都會使她感到不安,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去喜歡上她,喜歡一個女孩子、一個機器人、一個不擅於回應感情的人,自己真的喜歡她?又或著只是一閃而逝的錯覺呢?

  像雷光一般轉瞬即逝『喜歡』,亦或是永恆的『愛』?

  她思考,卻不得答案。

  她只知道每當自己感到疑惑時,總是忍不住地想到她,想要更親近她,這難道,就是『答案』?

  「那麼……就用時間來證明吧……」

  想到這,少女緩緩的抬起頭,只見此時的她面無表情,彷彿那個嬌羞的神情才是那一閃而過的雷光。

  當黑夜降臨在這片大地,青藍色地火焰自石碑中揚起,引領死者靈魂的精靈,提著青色的行燈,身披破舊的黑色長袍,漂浮著輕輕地站立於以諾的身前。

  墓園的燐火、青行的燭光。

  藍色的火焰總是代表著另一個世界,死者的世界。

  「但是實際上,是吸收死後靈魂的妖物吧……」從石台上起身,燦爛的光輝照耀著周圍的一切,在墓園上飛揚的青火,由火焰所構築地妖物,看著眼前終於等到的,以諾的臉上不帶有絲毫的情感。

  她向神靈祈求永恆,而神靈僅是詢問她的價值;她對於神靈的意義,她能給神靈的價值。

  但是這些問題,都沒有意義。

  腰間地長刀出鞘,冰冷地雪風繚繞,由冰所鑄成的刀身,反射著耀眼地冰光,四周的溫度,彷彿也因此下降了幾分……就連她的面容,也多了幾分冷酷。

  她,不需要對於神靈有什麼意義。

  只需要自己,對於那少女有什麼意義就夠了。

  一般來說問題的答案,無非是成為神靈的代言,為之行走這片大陸,為祂供奉信仰,然而以諾,是絕對不會走上這條路了。

  她所追求的永恆,必須要有深愛著那名少女的自由。

  獻身給神靈,一定是NO。

  右腳一蹬,像是那追月之箭猛然射向提燈的精靈,左手的圓盾頂在身前,一把撞在精靈的懷中。

  火焰,並非永遠代表炎熱。

  第一時間,以諾感受到的唯有寒冷,那隱藏在破舊黑袍下的冰色火焰,就像是一塊千年玄冰,當鐵製的盾牌接觸到精靈的霎那,薄薄的白霜便攀上了盾面,陰冷的寒意也順著戰甲侵入以諾的身軀……但也只是這樣。

  碰!

  在盾牌接觸的同時手臂一震,寸勁的盾猛拍打在死亡精靈的身上,雖然是半元素的身軀,那青色的火焰依舊被震得的搖曳。

  破碎地冰霜隨動作而綻放,就像是一朵銀白色的蓮花,而在這銀蓮的蕊心處,卻是一輪青色火團,猛然爆裂。

  「喔?」

  輕鬆地將盾牌回防,鬼火的火團在身前爆炸,並非灼傷而是霜凍的效果,再次凍結了以諾的右臂,然而這一次,就算是沒什麼靈智的死亡精靈,也清楚地看到了以諾頭上那形似龍角的王冠,浮現出冰藍色的微光。

  「嘿。」淡淡地笑了一聲,得逞式的微笑,能夠同時獲得抗寒與抗火適性的冰炎兩儀冕,正是以諾引以為傲的道具。

  銀白色的冰刀,順勢捅入死亡精靈的胸口。

  沒有哀鳴、沒有血液,麒麟寶刀勿忘的霜凍成功攀上了它的身軀,但這樣代表。

  比先前還要巨大的火焰突兀的在左肩浮現,那是剛才火球命中的位置,並不是指盾牌,而是空間上的,以諾因為攻擊而身體趨前,那個改由左肩重疊的座標。

  復燃。

  不再受到盾牌的保護,而是只剩下戰甲來承受這冰冷地火焰,雖然說入侵的寒氣影響並不是很大,但是除了溫度之外,這火焰更重要的是爆炸一瞬間的衝擊。

  突如其來的擊退,順勢在左肩關節處結上了冰霜,毫無意外地打斷了以諾進攻的節奏,迫使她拔出了本已命中的長刀。

  接下來,就是精靈的反擊。

  揮舞手中的行燈,四周地燐火化作無數飛鴉襲來,代表死亡的使者,確實並非一擊可勝。

  連忙穩住身形,以諾只來得及再次舉盾抵擋,但就在前方的火鴉爆裂時,卻有更多的攻擊繞過盾牌,襲向側邊的死角,麻煩的自由,確實是這種元素塑型能力的特色,不過這也是顧慮到了這一點,她才從未換下團長贈與的披風。

 肩上的渡鴉紋章亮起,渡鴉披肩的效果發動,對於遠程魔法攻擊的抗性,為以諾擋下了這突然的一擊。

  而接下來,就是反擊了。

  頂著四周燃燒的青炎,以諾衝出了爆炸的火團,這一次她沒有再選擇刺擊,而是一刀劈向了死亡精靈手裡的行燈,這本就是她的目標,他本就不是為了討伐死亡精靈而來。

  她的目的,一直都是死亡精靈身上的素材,如果不能打到,那就拿走需要的部分,而要說死亡精靈的力量源頭,那絕對是這用來攻擊的行燈。

  一刀劈斷了行燈的握把,一聲痛苦的哀鳴也隨之迴盪在整個墓園,來自前方的死亡精靈,黑袍下的火焰之軀逐漸扭曲,而當這燃燒著青火的燈掉落地面,那本以為是軀體的人形,竟開始逐漸消散。

  「還以為是鬼火的精靈呢……」

  看著消散的火焰,以諾露出了些許意外的神情。

  本以為是死亡與怨念誕生出鬼火的精靈,再以力量凝聚出手裡的行燈,結果是鬼火點燃了行燈,以此為媒介誕生出來的精靈嗎?

  「不過怎樣都好。」

  彎下腰,輕輕撿起地上的青火行燈,引領死者的死亡精靈,手裡的燈火吸收著亡者的靈魂,他需要的正是這個能力的素材。

  神靈問題的答案,他在最初便早已有了答案。

  他無法犧牲自己與柒的幸福去給予神靈任何承諾,這樣追求永恆的行為無疑是本末倒置,所以她能做的,就是跟神靈進行交易。

  收集永恆的靈魂,換取永恆的生命。

  對於神靈來說她的意義就是一個交易者,而他能付出的,將是一路收集而來的靈魂。

  站在墓園當中提著行燈的美人露出笑容,燈中淡淡的青色光芒,遠遠不及身上戰甲所帶著的不滅之光,但是看著這微弱的火光,以諾卻感到一股淡淡的幸福。

  她不知道小柒是如何看待她,會不會喜歡她,雖然兩個人都是女孩子……

  但是——

  當自己不會因為必然的消亡而帶給她痛苦時,自己也會有了追求她的資格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86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箱庭世界|箱庭の世界|百合|GL

留言共 1 篇留言

心靈毒物
究竟[e20]

01-20 17:43

UMU
感謝
01-20 17: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misakirit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跨越風暴(... 後一篇:寶寶之王項鍊...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小說連載
《克蘇魯的黎明》0367.百轉千折的結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