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御龍之拳 第十三回 天祥對理人,慘烈的戰鬥

作者:亞爾斯特│2022-01-20 09:37:54│巴幣:34│人氣:266

  理人聽到御龍流這三個字的時候有些驚訝,因為他根本沒有想到眼前的天祥和作為獎品的女人一樣是御龍流的倖存者,於是他忽然露出邪惡的笑容便開口說道:「喂喂,我還以為御龍流只剩下那邊那位漂亮小姐了,想不到居然還有倖存者啊,喂,你和那位小姐是什麼關係呢?」

  「跟你沒關係吧。」天祥冷冷的回應,而且也不打算把對方的話語放在心上,但是理人卻像是十足的惡人一樣露出猙獰的笑容,「啊哈哈,難不成是你把她賣給商人,哎呀,修行者的賺錢方式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

  「才不是這樣!你不知道的話就不要隨便亂說!」原本平靜的天祥因為理人的話語露出凶悍的神情,但是理人完全不知道分寸,並繼續說道:「哎呀,難不成她是把自己賣掉的?哎呀,這讓人想不到呢,她居然為了錢把自己給賣掉,難不成她是為了錢就可以不惜出賣自己尊嚴的人吧?或御龍流是會把漂亮的女孩收進去然後在……」

  他的話還沒講完,就馬上迎接天祥的拳頭,理人立刻用自己的手擋住,天祥面露猙獰的怒吼:「講得夠多了吧!你這臭傢伙少在那邊大放厥詞,而且還侮辱師姐與御龍流,我要讓你的嘴巴再也講不出任何一句話出來!」

  「喔!就讓我們來看看彼此的實力誰比較厲害吧!」理人用手將天祥的拳頭推回去,他本來是想要把天祥的手用力捏碎,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剛剛不管怎麼樣都無法捏碎,不過這沒有辦法改變他的傲慢與勝券在握的心態。

  至於天祥的拳頭為什麼剛剛沒有被理人捏碎,最主要是因為天祥在下意識的情況下將土屬性置換成金屬性,而理人的拳頭自然也沒有辦法輕易的將他捏碎,於是兩人開始了一來一往的拳頭較量。

  理人在出拳的同時也同時防備著天祥的攻勢,天祥在攻擊的時候就如同海嘯一樣激烈,想要將理人徹底打爛,同時天祥也再度發揮起了之前剛剛用在熊徹上面的相生蟠龍,碩大的水屬性蟠龍在注意到理人的時候就好像是看到獵物一樣就衝上前同時張開他的血盆大口。

  但是理人看到天祥使用這招的時候露出邪惡的笑容,同時他也將手放在地板上,所有人都不理解理人這個動作以及他臉上笑容的意義,接著他用力抓起了地板,把地板狠狠的掀起來,這個被掀起來的地板成為了他的擋箭牌,但是這個盾牌對水屬性蟠龍來說只不過是如同薄薄的紙一樣的存在,才擋住了沒兩下就瞬間沖破。

  但是水屬性蟠龍並沒有擊中理人,理人早已經繞路到天祥的面前並狠狠地給天祥一記拳頭,但是天祥並沒有因為這個拳頭而倒下,他很快就起身也馬上賞了理人一記拳頭作為他的回禮,現在他的心中已經沒有冷靜思考這個詞,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教訓這個侮辱師姐與御龍流的人。

  但是理人也不甘示弱,立刻出拳回應,現在兩人的拳頭就像彈珠一樣不斷碰撞,就算彼此的拳頭已經傷痕累累,但是雙方完全沒有停下的意願。

  所有人看到這場戰鬥的時候就不禁拍手叫好,因為這場戰鬥可是在所有比賽中最精彩的一個,雙方你爭我往,完全不知道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結果,而在優等席上的布朗克就笑著說道:「真是不錯的對戰,隼,你認為誰能拿到F組的冠軍呢?」

  「這個嗎?以我的拙見來看,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可能是理人會贏得勝利吧。」隼看著眼前的戰鬥不禁露出認真的神情觀看,聽到這點的布朗克就疑惑地說道:「這什麼意思啊?」

  「這點只要繼續看下去你自然就會知道了。」隼回了一句話後就全神貫注看著比賽,而在獎品的位置上的鳳舞也知道天祥再這樣下去也不妙,雖然憤怒是驅使某些人戰鬥的情感,但是憤怒也同時會蒙蔽他人的視野,也會無端的浪費力量與能量。

  現在的天祥就像西班牙鬥牛的公牛一樣,在憤怒之下蒙蔽了雙眼,最後只能慘死於理人的手上,但是鳳舞知道天祥也是有實力的,所以她只能默默祈禱天祥發現自己的問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天祥還是有機會獲勝的。

  「好了,我也不想再和你玩了,我要把你直接送上路了!」理人囂張的笑聲彷彿就像是法官一樣宣告天祥的末路,但是天祥卻還沒有意識到這點,就只是想要戰勝理人,而理人將自己的五指攤平,然後與天祥的拳頭擦過去。

  天祥對於理人剛剛的攻擊感到不解,因為要再這樣下去那麼天祥的拳頭就會直接打中理人的臉部,忽然之間撕心裂肺的感覺刺激著他的神經,而他的手臂也綻放出深紅色的血之花,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天祥也就只能夠退後幾步來避免這種奇怪的事情發生。

  但是理人卻絲毫沒有給天祥休息的時間,他就像瘋子一樣不斷的對天祥窮追猛打,隨著理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天祥身上的傷口也像雜草一樣不斷叢生,所有人都對於理人的表現都感到訝異,在前三場比賽中的所有對手就是因為這樣的攻擊而紛紛倒下的,所以所有人都懷疑他真正的能力是切割。

  天祥也和觀眾們一樣抱持著同樣的疑心,為什麼自己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而那傢伙看起來明明是以肌肉強化為主的異種人,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能力?但是天祥很快就想到那位之前闖入德爾薩克帝國的那位名叫艾迪的異種人,如果是切割的話那麼應該不會是只有這種程度才對,而且再加上天祥注意到了理人的手指頭上面有鮮血。

  看到這點的天祥馬上就明白自己的傷口是怎麼來得,這些傷口不是被理人的能力直接切開的,而是理人的指甲在搭配上他的能力而出來的。

  爪子,對於很多動物是相當必要的東西,有的是像樹懶與無尾熊那樣依靠爪子緊緊抓住樹木的動物,也有的是像老鷹和老虎這類利用爪子狩獵的猛獸,所以也有一些修行者會將自己的指甲作為武器來模仿野獸的爪子來戰鬥。

  但是這件事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首先人類的指甲並不是野獸的利爪,所以自然沒有辦法和野獸的爪子一樣可以輕易的撕開他人的皮肉,若是想要做到這個地步就必須要把自己的指甲修剪好才行。

  而就算把指甲修剪好但還是不夠,必須要有強大的力量才可以將自己的指甲化為類似於野獸的利爪,就這點來看恐怕之前的參賽選手都是敗於理人的指甲手下,所以才會被逼到快要和他一樣的程度。

  「哈哈!看樣子你好像注意到我的刀的秘密了,不過看你現在的樣子也是快要不行了吧?在你倒下之前我就告訴你一件事,理人這個名字並不是我真正的名字,那算是類似於藝名的東西,因為我是超越了所謂常理的人,也就是打倒了所謂正確的修行者的人!」

  理人在看到天祥因為鮮血而被染紅全身後就停下了攻擊,認定天祥過不了多久就會倒下便對他露出狂妄的笑容時也同時回憶起過往的回憶,理人並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只知道他有父母給予的名字,當時的他是身處在一個貧民窟中,而他擁有著超乎常人的力量,當時的他對於這樣的力量感到自豪,但是他很快就被現實給擊倒。

  當初擊倒他的人是執行異種人狩獵的一位修行者,當時的那個國家對於異種人是相當厭惡的,由於因為異種人一生下來就擁有特殊能力,所以被部分國家認定是惡魔的轉生或怪物,所以就很多以正義為名的修行者與好事之徒對異種人進行所謂的打壓。

  而當時受到打擊與打壓且只能苟且偷生的理人在心中埋下了怨恨的種子,而在他苦練他的能力的同時就也發現的指甲可以化為刀刃,於是他就每天勤加修練,為的就是證明自己是正確的。

  而在他親手打倒那位給予他傷痕的修行者的時候,他的內心中出現了一種特別的情緒,那就是自滿,他彷彿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一樣所以不斷的攻擊修行者,參加這次的地下競技賽不過就是為了證明自己是最強的,不管是什麼樣的修行者他都會打倒,至於異種人也是一樣的,他心中並沒有什麼異種人要和平共處的想法,只要是擋路的那麼他就會把所有阻擋在面前的全部都幹掉。

  「對了,你這小子剛剛好像說那個做為獎品的漂亮小姐是你的師姐吧?那麼我好像想到一個好點子了,我要在你面前好好的享受你的師姐,然後讓你看著你的師姐在我面前玩弄到死的模樣,想必你的表情一定會很精采的!」

  理人露出的邪惡笑容與吐露出來的那不堪入耳的污穢言語只要是正常人聽了都應該會氣到火冒三丈,但是天祥卻出奇的冷靜,並淡淡地說道:「謝謝你……」

  「啥?謝謝我?你該不會其實很討厭你的師姐,恨不得她遇見這種狀況吧?修行者之間的同門師姐弟的情感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呢!」理人開口就嘲笑天祥與鳳舞之間的情感,但是天祥卻只是冷冷地靠近他並開口說道:「不,我要謝謝你的地方是,好像是因為你讓我大量出血,我終於可以冷靜下來了,而且,我也會把你給打倒的……」

  天祥緩緩地抬頭,臉上的眼睛絲毫不見任何污濁,在那之中的光輝彷彿是確信自己已經把勝利給緊緊的握在手中一樣,看到這樣的光輝理人相當的不悅,明明已經被砍成快要變成番茄一樣卻還可以露出這樣的神情,理人憤怒地大吼:「你這臭小子!這次可不會有人來救你了!夢話就到那個世界去說!」

  理人準備揮動自己的『刀』把天祥給切碎,但是天祥卻冷靜地用右手掌貼住了理人的右手,而出乎意料的是理人的右手沒有辦法弄傷天祥的手臂,理人見狀就準備用自己的左手砍下去,但是天祥也用自己的左手擋住了,現在的理人根本就沒有辦法揮動自己的刀。

  「喔!這是怎麼回事呢?理人的攻擊明明就可以切開修行者的防禦用的氣,為什麼現在什麼都做不到了呢?」布朗克看到戰局有很明顯的變化時就露出很感興趣的神情,在旁邊的隼看到後就哈哈大笑的說道:「哈哈!看樣子他已經察覺到了!」

  「诶?察覺到什麼?」布朗克有些疑惑的看著隼,隼也只是開口說道:「我剛剛講過,如果再這樣下去那麼贏的就會是理人,但是情況已經逆轉了,那小子已經知道理人他那自豪的王牌弱點。」

  「诶?剛剛的招式難道有什麼弱點嗎?除非是遇到可以用強大能力或武術,否則我想不管是誰都沒有辦法破解那一招的。」布朗克不解的提出自己的疑問,隼就笑著說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我們修行者有一句話是這麼講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也就是說在這個天下中只有速度快的招數是無法被輕易破解的,只要速度正確的話那麼就算是一顆小石子也可以破壞掉擋風玻璃,理人的招式就是在於加速自己的手讓自己的手指化為刀刃一樣鋒利。」

  「那樣的話不就是近乎天下無敵的招數了嗎?怎麼還說有弱點啊?」看到布朗克那張驚訝的面孔,隼就繼續說道:「看樣子你還沒有明白我剛剛講的意思,雖然快是最強意義上的武功,但是如果沒有辦法快起來的話那麼他的指甲也不過只是一般人的指甲而已,這所謂以慢打快、以柔克剛,現在的他已經完全被抓到弱點了。」

  聽完隼的解釋,布朗克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隼也用看好戲的態度來看這場比賽,鳳舞也對天祥剛剛的表現鬆了一口氣,看樣子天祥是有找出對方的弱點。

  「可惡的傢伙!看我把你捏碎!」憤怒的理人打算用自身的力量將天祥給擊潰,畢竟單憑力量而言是理人佔有優勢,但是理人準備施力的時候,同時他也感受到自己的手有冰冷的感覺,當他的視線飄到自己的手時,他的手早已經凍傷了,疼痛的感覺讓他自信的面容逐漸扭曲。

  「好了,現在我該讓你為侮辱師姐還有御龍流這點贖罪了!」天祥趁著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將自己的左手灌入了由相生的力量所提升的水屬性蟠龍,天祥大聲說道:「水龍衝擊!」

  天祥的左手瞬間就像瀑布的洪流一樣直接打入理人的身上,接著理人忽然感覺自己被大量的洪水打擊,最後也因為這樣而昏死過去,天祥就這樣勝過了理人,不過同時他也因為疲累而直接癱軟坐在地上,並仰望天花板發呆。

  「比……比賽結束!是天祥的勝利!讓人沒有想到的大逆轉,明明應該快要完蛋的天祥卻利用了對方的力量將理人給徹底擊潰!真的是太厲害了!」主持人看著天祥相當的驚訝且開心,因為他沒有看過這麼驚險的比賽,對於這樣的比賽主持人可是相當高興的,甚至所有觀眾都為天祥歡呼三聲。

  天祥他也在細細回想剛剛的戰鬥,他剛剛使用的是水屬性蟠龍的力量,水屬性蟠龍不只是可以用來冰凍對手或是召喚出洪水,也可以借力打力克制住以強大的力量來壓制對手的人,而且剛剛的水龍衝擊就是打亂對方體內的身體的水,雖然不至於鬧出人命但是恐怕會有好幾天都得在床上度過。

  不過在天祥勝出的同時每一場賽區都已經分出高下,加拉雷斯也得以進入決賽,但是A組那邊卻因為雙方死去所以沒有辦法勝出,布朗克就只是無奈地說道:「真麻煩,兩邊居然都被彼此的必殺技殺害了,現在恐怕必須要在只有五人的情況下上場才行了。」

  「大人,有人說想要和你見面,是傳說中的馴獸師珈唄。」艾德溫出現在布朗克面前,布朗克聽到後就開口說道:「知道了,快點把他叫過來,我可是很忙的。」

  隨後艾德溫將一位身形侏儒,面貌醜陋的男子帶過來,而這位男子就是傳說中的馴獸師珈唄,布朗克看到珈唄就只是露出不耐煩的神情說道:「有什麼事情快說,我可是很忙的,現在正在為地下競技賽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如果是無聊的事情就趕快……」

  「姑且先問一下,你知道傳說中的鬥神狼?」聽到珈唄的這句話,布朗克眼睛就瞪的比往常還要大,隨後珈唄就開口說道:「如果你有興趣的話那麼讓在場的觀眾們看看傳說中的鬥神狼如何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85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鬥冒險|奇幻|武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tyu158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龍之森—龍... 後一篇:[達人專欄] 勇者.化為...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