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明日方舟—隨風飄蕩的燭影(5)

作者:修斯│2022-01-16 17:49:26│巴幣:1,208│人氣:142
隨風飄蕩的燭影(5)

前面章節請點開我的頭貼

———————————————

在裁判揮下開始手勢的瞬間,代表比賽開始的大鐘也敲下。

幾乎所有騎士都選擇了附近的人當做對手,兵刃的碰撞聲,在瞬間炸響在整個大廳。

博士則是提起裝載箱開始朝著高台跑。我也邁開步伐跟著博士的後頭。

博士那基本手無寸鐵西裝筆挺的形象,就像是瞧不起身穿重鎧的騎士們。

早在開始前,博士就已經被當成目標。他們攔截了博士的去路。

「我最討厭的就是抱著玩玩心態的傢伙了!」

「立刻滾出這裡,臭小子!」

個性比較衝的騎士直接抓著斧頭砍了過來,而博士側身一閃抬腿一個重壓,借著斧頭的重量,把那人的手臂狠狠向下壓去──

下一秒,博士收腿,弓身一蹲,躲過了背後的劍風,右手揮動裝載箱,反手一擊,砸在偷襲者的手,讓他的武器直接撞到了地上。

我本來要救援的動作頓時收攏,將原本救援的飛踢直接賞給想從背後偷襲我的傢伙。

突然,我感受到了風,我回頭一望。
不經驚嘆,博士的實力並不像表面上的那樣。

比賽會場突然刮起了大風,而且還是靠人力產生的,就是博士的傑作。

他雙手拉起裝載箱的纜繩,快速的揮舞了起來。

隨著向心力越轉越快,甚至把周圍的騎士給狠狠撞開。

「戰術技藝·末鞘阻斷!」

接著他奮力一甩,響起了巨響。因為場次將近聚集了至少兩百位騎士,白花花都是人不論怎麼扔都有十足的戰果。

長方形的裝載箱直直插入地面,揚起了塵土。

石磚被完全刨開⋯⋯那裝載箱到底是多重?

博士也不是隨便亂扔,同時也清掃出了前進的道路。

博士突然朝著我的方向高喊:

「欣特萊雅!走!」

博士這一操作直接讓敵人的仇恨視線全掃了過來。很顯然他們已經把我當成同夥,隨後衝殺了過來。

我忍不住咆哮:

「卡西米爾粗口*!我會被你活活害死!」

我只能立即擺脫糾纏,調轉方向,從博士打開的縫隙中疾馳而去,一同奔向高台。

博士此刻已經衝向了聳立在地面的裝載箱,藉著聳立而起的高度直接踩踏上去跳上了第二層的高台,還不忘拉起裝載箱的纜繩順著慣性飛越而上。落地時發出震耳欲聾的坍塌聲。甚至因為這劇烈的震動,讓一些攀爬的騎士都被震落。

我甚至開始擔心這高台是否承受得住嗎?

而始作俑者似乎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便老實的背起裝載箱,徒手開始攀爬高台。

眾人見狀,也紛紛爭先恐後的開始攀登,或者繼續跟周圍的人戰鬥。

這時,有一個帶著兩把長槍的騎士才剛起步攀上石壁,但看到我奔來,他臉色一變,直接乾脆放棄攀牆而是直接跳躍從半空伸出兩把長槍呼嘯著朝我的腦門突刺。

我一個急剎上身後仰,險險地躲過了這一擊,然後側過手臂拉住了長槍的棍身,用盡全身力氣向下一扯,把對方從半空中上扯了下來,緊接著,趁對方落地還沒有站穩,一個輕巧地前躍,鋼靴狠狠地踩上了他的背部,對方發出了一陣乾嘔的聲音就昏倒在地。

看向高台,我用腳抄起剛剛搶過來的兩把長槍一個個投擲而出,長槍從石壁的縫隙中插了進去,一高一低都只露出半截槍身在外。

接著默默拔出腰際的雙彎劍順著滑軌結構將其分成兩把。

我拉開助跑距離然後狂奔,縱身一跳,雙彎刀扎進了石壁,然後向上用力幾扎就爬到了兩把長槍的高度之上

然後,我鬆開抓著雙彎劍的手落下

腳尖在下方槍桿的上一點,雙手抓牢上方的槍桿開始順著慣性開始迴轉身體,並且逐漸加速。

接著用力一個空翻,劃出了漂亮的弧線甚至率先越過了博士,我倆眼神交會之時我露出了一絲先得的笑容。

「我先走一步了,博士。」

接著,多踩了一個倒霉的騎士當踏墊穩穩地第一個躍到了高台之上。

觀眾的歡呼聲響起,因為局勢開始有了變化。

落地的當下我突然覺得,當初在當偶像騎士見習研修時學的技藝,這時能派上用場真是太好了。

突然一道冷光,向著頸部而去──是箭矢!遠處有人使用遠程狙擊。

幾乎是本能地一側身子,躲開了箭矢,心有餘悸地看向箭矢射來的方向──

一名騎士拿著長弓,又再次瞄准了自己。

這個時候,沒有遠距離武器的劣勢就徹底展現出來了。

與此同時,其他腳程更快的騎士也都爬了上來。

不過還好,遠距離攻擊沒有奏效的話,那些爬上來的騎士對我造不成太大的威脅。

面對撲面而來的騎士,我拔出了未出鞘雙彎刀,彎刀鞘的頂端接上了鋼弦。

我雙手張開透過鋼弦阻擋了對方持武器的手,接著————

「數一,碎足。」

巨大力量的下壓讓那位騎士的鋼靴變形塌陷,伴隨他的一聲哀號。


他一定是被代理商騙了,這靴看似堅固實則只是為了耐看的薄鐵片拼貼而成的仿造品。

除了顏色辨正,被我一腳跺凹陷就是最佳例證。

在他哀嚎之際我直接對準他的胸口再補上一腳。

碰!

這就是幾秒間的事情,對方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呆頭呆腦地捂著腳摔下了高台。

緊接著又有一個騎士爬上了擂台,但他似乎沒有做好體力管控,才正要喘氣時,更快的,是我疾衝後附帶的飛踢!

碰!

還沒來得及拔武器,第二個騎士也被巨大的踢力給踢下了高台!

台下的騎士們輕微地騷動起來。

這時候第三位也爬上了高台,上來就手持重劍對著我一頓狠劈──

「數二,破甲。」

但我只是持劍輕描淡寫的彎腰下蹲,緊接著找準空隙,側身小跳一步,對其的側腰一個用力的橫掃,緊接著追加了膝肘攻擊。

鎧甲重量的偏移,讓他的重心完全失衡。

伴隨著慘叫,第三個人狼狽地落下了高台,順便把其他倒楣的騎士一起帶了下去。

經過這一波操作,那位遠攻的騎士暫時不敢輕舉妄動了,畢竟還要考慮到殘箭數。

但就在我稍稍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脊髓一涼,一陣撲面而來的殺氣讓我猛地沈下了重心擺開了防禦姿勢──下一秒,一道人影艱苦的翻身爬上了高台。

是博士。

全身的毛孔,不知為何在瞬間緊縮起來。
身體已經自動舉起彎刀防御在右側。

「看來妳已經出了不少風頭呢。有妳這隊友還真是可靠。」

「是博士你動作太慢,而且——誰是你隊友!我還沒找你算帳。你剛剛居然把我當誘餌!」

我發出了咆哮,一腳踹飛打算從博士背後偷襲的騎士。

「啊⋯⋯哈哈哈,因為我也沒多想就把武器拋出去,當下手無寸鐵的,剛才我其實挺著急的。」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一支箭矢衝著他的頭部而去。

「博士!右邊⋯⋯」

博士甚至連眼珠都沒動一下,便伸手啪地一下,穩穩擋住了箭矢。

正確來說是被博士的武裝給擋住了。

剛才的長方裝載箱已經變形成一雙巨大的鐵甲拳套,因為攀牆而磨損的衣袖下是閃爍著能源光芒的手甲,原來那不單單只是件防具而是操控器嗎?

接著博士的手一握拳,箭矢也被應聲捏碎。


似乎是感受到我的疑惑視線,他主動展示了自己的武器。

「MVN武裝·鐵意六合。簡單的說就是提線木偶的概念,只是看不到線而已。」

博士做了一個推手的動作,鐵甲拳套也隨其作動,強大的推力讓剛爬上來了的騎士直接因為失衡而落下。

對方這一落下引發了不大不小的沙塵,暫時遮蔽了高台,讓我們短暫得到了喘息時間。

不過,商業聯合會很快就會為了比賽錄像清晰而開啟大風扇排解。

博士趁機重新調整有點歪斜的拳套支桿說道:

「從剛剛的攻擊看來,對方的狙擊技術了得,但很顯然他的任務並不是要贏,而是擔任阻擾者。在殘箭量有限的情況下下一箭恐怕就是我們即將得勝之時才會到來。在我們沒有反擊手段的情況下就只能⋯⋯」

很快,一陣風開始吹起,我撥開有些吹亂的髮翹說道:

「我有辦法。」

「恩?」

「我有辦法應付那個弓箭手⋯⋯但前提是博士⋯⋯」

「原來還藏著什麼秘密武器嗎?好。那我就幫妳製造機會。我的背後可就麻煩妳了,欣特萊雅。」

我本來還想說的話,被博士的話給硬聲聲的中斷,甚至自顧自的對著重新爬上來的騎士們擺出了戰鬥姿態。

「有本事就一塊上吧!」

————————————————

騎士競技復活賽,倒數十五分鐘。

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
第十二個、第十五個、第十八個。
十分鐘過去,二十分鐘過去,落敗者越來越多,但我與博士依舊卻依然穩穩地站在高台之上。

這麼多場戰鬥下來,我也多少看出了博士的退敵風格。

技。

僅僅仰仗這一個字,短劍、長劍、大劍、雙刀、長槍——各式各樣的武器都在恰到好處的角度抵住、架開、帶開。

如流水的將攻擊偏向他處,卻又能宛如激流般猛擊對手。

沒有任何華麗的噱頭動作,沒有片刻的猶豫和迷茫,沒有任何可供判斷的行動前兆。

簡單的踢、撞、打、擊──在數秒間,化身成黑色的殘影飄忽不定地游走在敵人身側,然後找準對方的破綻,用最小的消耗,給予最大的傷害。

就在距離取勝只剩一分之隔時,偷襲的弓箭又再次來襲,這次又是朝博士的正面而去。

博士也注意到了,非常瀟灑的接住。結果卻是一陣煙霧從手甲中炸開。

「沙土?!」

先前的攻擊,原來只是誘導的心靈陷阱。
真正的殺招就在被遮蔽視線的下一秒。

但啪地一下,一隻手卻在煙幕中穩穩抓住了第二發箭矢的箭桿。

這是我在這場戰鬥中第二次被博士的實力感到驚訝。

「你們似乎有所誤會,這終究只是套武裝。情報不足就是你們的弱點⋯⋯啊。」

博士的話還沒說完我已經把他手上的箭矢抄走了。


因為我也完成了相對應的準備。

雙彎刀鞘此刻已經接在伸縮弓把的插銷中
,鋼弦也隨著固定扣的緊定完成了調節。

簡易式的複合弓就這麼完成了。


從藏於衣袖中褪出了撒放器搭載上撿來的
箭矢。

眼角的凜冽的寒光,如匕首一般。直直瞄準了那位遠方身著鎧甲準備再射箭的騎士。

始終還帶著騎士美好的傢伙射箭實力最多僅限於此⋯⋯穿戴著鎧甲射箭,能靈活到哪去?

就算輕量化也比不上「無冑」的優勢。

「欣特萊雅!眼鏡戴上。專心瞄準目標!」

後頭的博士突然大喊出聲,然後我聽到了金屬的摩擦聲,然後極為清脆的噴出聲分別投向了左右。

然後閃光激奏,高台以下發出了劇烈哀嚎。

而我在護目鏡下安然無恙,這也是我頭一次這麽感謝他們配發的設備。

「數三,貫身。」

收緊腹部,身體保持直立。

重心置於兩腳中間。

引弦至定位點、弦內瞄準。

我已經看到了其罩門所在。

陽光的角度正好,一縷一縷的光芒從身後照射過來。

滑行鬆弦。箭頭命中肩膀與手臂的間隙。
在他慘叫之餘,第二發命中其膝蓋處。

他這次直接被痛絕硬聲聲的痛暈過去。


我頭微微一側身,舉起左手打開手指。

這是自己過去還參加騎士偶像通告時被要求的招牌動作。

「如此一來,便是將軍嘍。」


實力就是一切的賽場上,他們也只能抬頭仰望。

這優雅而淡然的餘勢,毫無保留地展露在此刻還在發愣的博士面前。

隨著象徵結束的鐘聲再次敲響。


哦哦哦哦哦──

像是見證了新的強者誕生似的(也有可能是因為賭錢贏了),觀眾席發出了亢奮的吼聲。

騎士競技復活賽。

偶然路過的旅行者、欣特萊雅。

一戰成名。


—————————————
(後記線)
好的,閱讀至此的各位辛苦了。

畫中人復刻,持續的剝龍身體裡的石頭。

轉眼過了兩週,不只是因為工作,PF場次,加上意外砸到我頭上的空氣清淨機,讓我這幾天過的非常的忙碌。

最後是瞻仰完昨日陸服的新春特輯過後,今天才開始完成本篇的創作及後記的撰寫。

鷹角依舊維持著高品質的節目製作,一樣振奮人心。

果然,異格的第一個規則就是一定只能五個字對吧?

「寒茫」克洛絲。
不是作為Skin而是異格啊?但我可以。

「夜半」。
這一身黑的風騷姿態我可以啊。那召喚物也挺可愛的。

接著是重頭戲的兩位六星。

看完我忍不住想,每次有年的新姐妹登場時,是不是一定都要搭配一位獸人?(夕例外

「老江湖」老鯉,撇開獸人臉譜不說,表情韻味滿足的,化為人形一定也是個帥大叔吧。

技能也很特別有趣,讓我想抽一隻來嘗試。

「將進酒」令,召喚物的極致。合體什麼的實在是太帥了。真正實現了一人大軍的概念。還有這裸白的腿真是——(以下省略500字

總之,兩隻都要抽到!300保底也要把令抽上島!(別立旗啊!

遊戲實況至此,來說說本篇。

騎士競技復活賽結束。

魔改劇情之三,讓白金帥炸一波,以及博士新武裝亮相。

為了搞清楚複合弓的結構與射箭姿勢,還特別去請教真的有在玩弓箭的朋友。

知道了不少弓的演變與知識,真的受益匪淺。

感謝觀看至此的各位。

希望各位喜歡這次的創作。

請各位踴躍留言告訴我您最真摯的感想,我是修斯,我們下次再見。

——————————————
(圖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3657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e101501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明日方舟—旭日東昇的起點... 後一篇:明日方舟—旭日東昇的起點...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